SARS曾从​实验室泄漏,而且不是一次是三次!

by , at 16 February 2020, tags : Sars 实验室 病毒 宋某 2003rd 点击纠错 点击删除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来源 | 深度新闻

版权 | 归属于权利人

电影中的p4实验室

实验室SARS病毒泄漏事故回顾

来源科学网

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4/7/299630.shtm

提及高致病病原微生物,大多数中国人的记忆都会回到2003年那一个个与SARS殊死搏斗的日子。然而时至今天,中国人仍心有余悸:它们会不会卷土重来?中国科学院院士、分子微生物学家赵国屏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不无感叹地说,SARS过后,我国的疾病防控体制得到了进一步加强,然而在对传染性病毒的研究方面,并没有总结出应有的经验和教训。

这也许恰恰给2004年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以下简称中国疾控中心)的SARS病毒实验室泄漏事件埋下了伏笔。

就在2003年下半年,新加坡和台湾实验室先后出现了实验室病毒泄漏事故。

2003年9月,由于不当的实验程序导致西尼罗病毒样本与SARS冠状病毒在实验室里交叉感染,新加坡国立大学一名27岁的研究生感染SARS病毒。9月底,新加坡环境部长林瑞生就环境卫生研究院实验室发生的SARS感染事件,向新加坡人民致歉。林瑞生说:“环境卫生研究院必须承担责任,国家环境局也必须承担责任,身为环境部长,我更应该负责。因为调查小组的调查结果显示,我们的实验室的确是不够安全。”

2003年12月,台湾军方预防医学研究所44岁的詹姓中校,因在处理实验室运输舱外泄废弃物过程中操作疏忽染上SARS。台湾科学委员会随即作出决议指出,詹中校违反了SARS项目研究计划的“实验室安全准则规范”,被给予不得申请研究计划经费的处分。

在台湾和新加坡分别发生SARS实验室感染事件后,内地的研究机构曾经严阵以待,特别提出要加强实验室的安全管理,以免重蹈台湾和新加坡的覆辙。

2003年12月20日,卫生部发出紧急通知,要求各地加强传染性SARS病毒毒株、人体标本集中管理,确保病毒实验室及保管单位生物安全,未接受培训者不得接触毒株和样本。对拒不执行者予以通告,对出现严重后果的将依法严肃追究其责任。2003年年底,科技部联合卫生部还对全国各地的P3实验室进行了安全督察。

百密一疏。2004年4月,SARS疫情重又进入人们的视线。只是在这次SARS疫情中,肇始之地显得身份特殊。没错,这一次SARS疫情正是源自实验室:随后的调查证实这次SARS疫情源于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以下简称病毒所)的实验室感染(在2003年SARS疫情平息后,病毒所被卫生部指定为SARS毒株的6家保管单位之一)。这次疫情,北京和安徽两地共出现9例SARS确诊病例,在短短的几天内有862人被医学隔离。

国家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直属机构成为疫情的源头,实验室安全问题给当时中国疾控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

“安全无小事,任何地方都可能出现安全漏洞。”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高福在谈起这起意外时说,“生物安全的这根弦,一刻也不能放松。”

《中国科学报》 (2014-07-25 第14版)

根据事后媒体报道:

宋某是安徽医科大学在读研究生。

2004年3月7日至23日,宋某在北京病毒所腹泻实验室实习。

3月23日晚,宋某乘火车回合肥。

3月25日,宋某感到全身酸痛、发热、身体不适,自服感冒药、抗生素,症状未有缓解。

3月27日,宋某乘火车返京。

3月29日,宋某到北京市健宫医院就诊,以肺炎入院治疗,该医院护士李某曾护理过宋某。

4月2日,宋某乘火车返回安徽淮南,在淮南矿二院治疗。

4月4日,宋某以病毒性肺炎转入安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继续治疗。

4月5日,护士李某开始出现寒战、发热、咳嗽等症状

4月7日,护士李某住院治疗。

4月8日,宋某的母亲魏某开始出现发热症状,以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在安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入院治疗。

4月14日,护士李某转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治疗。

4月19日,宋某母魏某病情突然加重,经抢救无效死亡。

然而从工作角度看,宋某并不能接触SARS病毒。参与调查此事的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贝汉卫(Henk Bekedam)贝汉卫,当时在接受《财经》杂志采访时说:未进行SARS研究的研究人员感染SARS,这意味着“本来应该清洁的地方被SARS病毒污染了”。

最后的调查结果是:

任小莉,病毒所腹泻病毒实验室的博士生。在中国工程院院士洪涛和时任病毒所腹泻病毒实验室主任王健伟的指导下,任小莉和杨某、郭某等另外21名博士和硕士研究生,便投入了SARS的科研前线。

她在把装着SARS病毒的试剂盒拿到普通腹泻病毒实验室。而腹泻病毒实验室所采用的灭活SARS病毒技术,并没有得到有效的验证。最终污染了宋某所在的腹泻实验室。

所幸的是,事件发生不久,北京市政府迅速反应,病毒所包括科研人员、研究生和家属在内共有260余人被集中或分散隔离。其中24人去了北京胸科医院,昌平区小汤山镇的一所度假村接受了145人,当时所里还留有28人接受集中医学观察。

事故的后果是,一名疑似病人死亡,7人确诊为非典患者,另有几百人接受隔离观察。

卫生部严厉处理了这起重大责任事故,共有5名责任人受到行政处分。其中包括时任中国疾控中心主任的李立明。

在2004年5月8日病毒所的整改动员会上,时任中国疾病控制中心主任的李立明曾经非常痛心地说,台湾、新加坡实验室感染均未造成二代病例,但这次我们的SARS事件不仅造成了传播,而且出现了第三代病例,这是我们的工作没做好,对不起政府和人民,在这个问题上我们是没有任何理由的。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拨乱反正,告别恐慌】国家疾控中心肺炎风险评估报告解析

在讲述这份报告的具体内容之前,我先放出一张下图,交通部严禁各地自行封堵道路,事实上,这就是拨乱反正的第一步。 要知道,近期以来,各地在恐慌情绪推动之下,几乎到了闻肺炎而满地打滚的程度。除了湖北全省封城之外,周边省份统统仿效,城市里纷纷暂停公 …

湖北换帅,有些人要换脑袋

作者:秦鉴君 2月13日上午官宣: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同时被换,上海市长应勇接替蒋,济南市委书记王忠林接替马。 算上之前新任武汉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党组书记的王贺胜,湖北已经更新三个省委常委了。 为什么在这个时间换人? 注意报 …

永不消逝的哨音

1989年10月,美国雷斯顿的灵长类免疫中心收到100只来自菲律宾热带雨林的猴子。 没几天,在这个距离首都只有50公里的美国最大动物实验中心,猴子开始陆续死亡。 美国陆军传染病研究所在死亡猴子的样本上发现了一种丝状病毒,在P4实验室里检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