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未来形势的想法:「重新思考」

by Gratesque, at 15 April 2021, tags : 未来 选择 命运 点击纠错 点击删除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这次,没有什么「Anglosphere」了,也没有什么「西方风云」了,纯粹从自己的角度出发。

本来是不想发什么帖的,因为最近都是在「自己专心看」的状态下。

不过呢,今天逛推特的时候,看到一值得注意的推:发推人是翻墙者应该都多少听过的何清涟

[@heqinglian]( “https://twitter.com/HeQinglian/status/1382041600516308992")

全世界有少数人清楚,2020年之后美国已经改变。 但美国两党似乎都不明白这点:民主党以为只要坚持认为没有舞弊就一切OK;共和党以为只要等到2024年就重归以前。 美国其实已经五脉俱伤。我这位经历过极权统治的人心中非常清楚。 美国对华外交受挫只是一个开始。

不过更值得注意的,是此推回复中的三条互动。

@JJH_CHI

你说的这些少数人中还愿意“做点事”的更少数人,应该聚到一起做个新智库,开始研发未来的修补治疗的方法。如果研发能够到位,不远的将来必然有用。例如那个老故事里的鲁班看过赵州桥工地之后,默默自己去打磨一块最后的封顶石。

@heqinglian

有你这想法的人有好些,也有其他人对我说过相同的想法。
以我的经验,知易行难,组织成本太高。没钱成不了事,有钱必成内耗。程晓农花时12年办好的《当代中国研究》就是一例。人生有几个12年?这还不包括我尽的数年义务。
我老了,默默打磨自认为的石块就好。

@jiang629

认清了也无能为力,否则就不是人类历史了。就个人而言,要么避世,要么游戏心态观世,也许是最好的选择。

让我看着最有感觉的,就是最后一条。

「就个人而言的选择」,究竟该是什么?

这个问题就像扎进头脑的别针一样,吸收了所有注意力。然后我的手就跟着动起来了……

写作有两种,一种是把想好的东西表达出来,另一种则是成为思维的一部分。两种其实都是写作者的家常便饭,虽然对读者来说不是。

以前我在品葱发过的主题帖,应该都是前一种。不是说其中没有「我的思考」,而是我想好了才写。

这一帖,倒是真真正正「我思考的一部分」。

-—————————–
好了,以上为由来,以下为「真正要进行的思考」。

「就个人而言的选择」,究竟该是什么?

去思索之前,该做的不是去看选择在哪儿,而是最优先看清楚「我自己是谁?」

连自己是谁都不清楚,就等于不知道自己的位置,不知道自己当前的方向,不知道自己在当前位置,当前方向,也就是当前状态中的可能性。

这个不重要?

驾车飚到100mph的时候,你有仰卧起坐健身的可能性吗?

和人亲密地搂在一起做爱时,你有完成筛选算法的可能性吗?

换种更明白的:客居一国之时,你有「指导革命」的可能吗?(说的就是你,那些个天天叫嚣民主中国的老书生!说的也有你,那些个天天剁碎支那的流浪客!说的还包括你,山中之王们!)

要是能,拿破仑死得可真遗憾。孙中山,蒋介石的眼泪都白费了。反过来,加速主义不可能会今天成为「显学」了。

所以,能看得到的,不等于你能选的。

反过来说,你真正选得了的,极有可能(当前状态中的)你永远看不见,或者(更大可能性)视而不见。

(命运很有幽默感?很有虐待狂?似乎没区别吧?反正你心甘情愿,而每分钟都选了最心甘情愿的。要说残忍,先劳驾把自己吊树上。To the tree with yourself!)

但命运很有趣,那是超・肯定的。你以为自己人生单调,生无可恋?祂岂会容许这种事存在?

明白这一点,就可以知道一件事:看不看得到,真的希望都存在。

但你能不能看到,该不该看到,可不一定。前者取决于努力行动,后者取决于命运安排。你自己,最多可以满足前者。

不知情就行动,当然盲目,当然可以预期失败,它的用处不是达成目的,是让你「脱离当前状态」,或者让你「意识到自己是谁」,让你跳出你自己住到太舒适,结果没发现自己哪也去不了的蛋壳。

所以……

-—————————–
以上,为一番乱想。接下来才要面对现实。

何清涟所说「2020之后的美国」,当然我自己早就明白,虽然明白的时候要比现在激动得多。

该怎么办,能怎么办呢?

除了让自己接受现实,面对现实,其实并没有什么别的可做。这不是错,任何正确行动,都从看清现实开始。

但,时间过去不少了,现实也越来越清楚。

在「很清楚我自己是谁」的情况下,如今已是时候面对这问题了:我该选什么?

我当然不会在这里谈关于自己的事,就以上面转推的最后一条为例:

认清了也无能为力,否则就不是人类历史了。就个人而言,要么避世,要么游戏心态观世,也许是最好的选择。

选什么呢?

不管选什么,首先都得选:问自己……问不明白,最少把身体朝自己认定了有光的地方挪一挪(如果你追求光的话)。最起码,这一来就改变了「当前状态」,说不定就看得到新选项了。反正,不动的话就是绝对不会有的。

显然,上述避世完全不合我胃口,又无可能去改变,最好的选择,也就……

品葱用户 決不再做奴隸 评论于 2021-04-14

青銅器時代晚期大洪水:

億萬富翁的兒子亞伯拉罕:帶追隨他的米甸人騎兵、雅雪拉教女祭司(都會射箭)、和科塔·卡西斯教冶金師前往西奈山區,割據一方,以絕對優勢的組織度和武力,讓百萬張獻忠沒有一個敢來挑戰他。

利凡特地區的狂熱先知粉絲:追隨亞伯拉罕上西奈山。

利凡特地區的溫和派「愛與和平」主義者:為百萬張獻忠提供了美味多汁的烤人扒。

埃及的狂熱先知粉絲:投靠亞伯拉罕上西奈山。

埃及的「信任法老能保護窩們」派:被拉美西斯三世法老全部抓去充軍,與百萬張獻忠在尼羅河三角洲大決戰,取得了「相互保證毀滅」的輝煌勝利。埃及所有青壯年男性人口在此次戰役中全滅。

(當時的埃及正處於文明鼎盛時期,武德充沛。)

載歌載舞的多神教歐洲人:進行了英雄的衛國戰爭,然而仍然被百萬張獻忠全滅,結果全民族的男女都變成了張獻忠的烤人扒。少數兒童趁亂逃進森林。這些兒童多數被狼群吃掉了。然而個別幾個兒童(羅穆路斯和雷穆斯)被狼群收養,從而僥倖逃過了大洪水。

百萬張獻忠:在尼羅河三角洲大決戰後,由於戰敗而無能狂怒,開始了自相殘殺,最後也都變成了其他張獻忠的烤人扒。

品葱用户 **gratesque

                                決不再做奴隸** 评论于 2021-04-14

[>>]( “/article/item_id-631979#“) 青銅器時代晚期大洪水:億萬富翁的兒子亞伯拉罕:帶追隨他的米甸人騎兵、雅雪拉教女祭司、和科塔·卡…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真心大笑。

现在我也终于明白了,这种只有明白人兼过来人享受的小众娱乐。

品葱用户 **和科盛商会

                                決不再做奴隸** 评论于 2021-04-15

[>>]( “/article/item_id-631979#“) 青銅器時代晚期大洪水:億萬富翁的兒子亞伯拉罕:帶追隨他的米甸人騎兵、雅雪拉教女祭司(都會射箭)…

我向来看不懂楼主说的话,因此只能打扰足下了:

张献忠来袭,究竟应该如何做呢?

绝对优势的组织度和武力可以阻止张献忠,但是达到何种程度才算绝对优势呢?

张献忠吃光了黎凡特,埃及和欧洲,那么遥远的澳洲南美安全吗?

品葱用户 **決不再做奴隸

                                gratesque** 评论于 2021-04-14

[>>]( “/article/item_id-631982#“)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心大笑。现在我也终于明白了,这种只有明白人兼过来人享受…

鷹比較瘦,因為在高山上生存艱難。鷹即使在困難時期,在高山上面對的風險也比在山下小,但是,鷹需要有極好的眼光和在高空翱翔的靈魂層次。

獅子比較胖,因為在低地的牛羊眾多。但是,獅子需要面對的風險較大,沒有特別矯健的戰鬥力就會在困難時期滅亡。

牛、羊、豬等:困難時期來臨了,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品葱用户 **吳樂天

                                和科盛商会** 评论于 2021-04-15

[>>]( “/article/item_id-631984#“) 我向来看不懂楼主说的话,因此只能打扰足下了:张献忠来袭,究竟应该如何做呢?绝对优势的组织度和武…

吃雞來襲就遠離毒圈 有能力的遠行避禍 普通人結社自保 城市比鄉村安全 帝都比山里安全 有得選擇的話 選安全性大的地方囉

現在不是大海賊時代 獻忠估計也點不出遠航科技 澳洲南美應該是安全的

品葱用户 qbc 评论于 2021-04-14

选择让自己开心才是最重要的 像好莱坞电影 被纳粹抓进集中营 但爸爸每天都用最乐观的心态鼓励自己的小孩 电影名字忘记了 好像叫美丽人生还是什么的 有时候岁月静好也是一种选择 愚公移山或者蚍蜉撼树 不是人人都有这样的心态的 时光匆匆一转眼已是暮年 珍惜你能把握的美好时光才是最真

品葱用户 knifee 评论于 2021-04-15

其实看不太懂你在写什么。

但是我并不认为美国在2020大选后完成了什么重大的改变。

要说目前的政体问题的确是有,其一就是社交媒体代表的大众精英对于传统资本精英的冲击。从所谓民主制度的根源封建制度来说,本质上并没有变化。

商业的兴盛和文艺复兴,造成了资本精英对贵族精英的冲击,君主立宪和共和政体解决了这次冲击的波澜。

但新成立的政体,原则上和过去的封建领主并无不同,那些商业精英,如果不能像封建领主那样保护自己选区的利益,那么他是无法坐稳位置的。

再看看今天所谓的左右之争,我们可以看到,随着信息革命的影响,网红政治家开始上台,这些新兴的政治家像他们五百年前的前辈那样,通常是政治素人,通常是因为一些理念获得了大量人群的认可而上台。但是在美国宪法体系下,就算他当选,他如果不能够像过去的封建领主那样保护自己的选区,那将是毫无意义的事情。拜登这种建制派虽然能上台,只不过是川普最后阶段的选举策略失败的结果,它不影响大势所趋。

另一个美国社会真正意义上的问题,是福利国家建设过程中导致的对于宗教事务的替代问题。换句话来说,过去的针对于穷人的医疗教育生活之类的补助,通常是由宗教团体解决的,无论是伊斯兰教还是基督教都有这种职能。但现在政府大包大揽把这件事情全包下来,造成宗教空心化,而失去了宗教的道德约束,容易出现社会的道德滑坡,这是必须要重视的问题。

对于这个问题,美国应该借鉴欧洲尤其是北欧的经验,也就是会涉及到移民准入机制。这又牵扯到一个现实迫在眉睫的问题,这个问题不仅仅影响到美国,也影响全世界。那就是全球化的逆转。

大规模全球化在执行了七十年后已经千疮百孔,尤其是在引进了俄罗斯和中国这两个体量较大的国家后,这俩货一个籍此稳定了政局,一个甚至有了长足地发展,而这两个国家从诞生之初,就是作为秩序挑战者存在的,那么在他们搅局的情况下,全球化逆转趋势已不可阻挡。

目前拜登想做泥瓦匠的难度非常大,而且确实会多消耗美国的国力。对于美国本身来说的确增大了经济崩溃的风险,但有两个好处显而易见。

其一是成功争取到了全球排华时间表的推后,让更多的清醒者有时间有机会跑出来。要不然照川大爷的搞法,绝大多数国内的葱油就算觉醒,也会烂在国内。
其二是让中国未来产生的大洪水更具毁灭性。目前世界经济很明显是建立在美国的过度消费的基础上的,当这个基础崩溃,中国受到的冲击绝对比美国更大,美国那边最多是严重紧缩,而中国面对的就是全社会的失业和失信。

洪水越大,摧毁得越彻底,物种的多样性才越丰富。

品葱用户 knifee 评论于 2021-04-15

我擦,我一大片回复打完,这里都这么热闹了。。。我回答的时候还一个人都没有,而且我觉得应该不会有人能看懂这楼主在说什么。。。

品葱用户 **決不再做奴隸

                                knifee** 评论于 2021-04-14

[>>]( “/article/item_id-632009#“) 其实看不太懂你在写什么。但是我并不认为美国在2020大选后完成了什么重大的改变。要说目前的政体…

劉仲敬也聊到過這個事,不妨一看:

[32:33]我之所以要赌习近平会赢,唯一的原因就是,美国拥抱熊猫派和美国全球主义者的策划中,改革开放干部在这个全球计划当中只扮演次要角色,这个全球计划有着内在的不可持续性,按照历史经验来讲的话很难维持二十年以上。即使川普下台,习近平下台,其他人都下台,人事上完全依照他们的安排,他们设计的这个体系也很难自我维持下去,无法避免由于这个体系内在的弱点而造成更加严重的经济危机。

[33:11]同时更致命的弱点就是,它违背了共同体构建的根本原则:共同体的核心是血和钱,血在钱之上。按照罗马共和国和人类大部分历史的经验,当金钱利益和枪杆子利益发生致命矛盾的时候,枪杆子就要重新夺回自己的话语权。而他们很致命地忽视了枪杆子的权力 — — 罗马军团的力量,构成美国军队主力和美国大多数州选民团核心的这个政治集团的利益。这个政治集团就是当年把凯撒推过卢比孔河的政治集团。即使是在纽约和加州,你只要出了纽约城,周围的各个教区仍然全是他们的天下。所以你按照州规划选举技术其实是不对的。如果你按照民兵规划选举技术的话,纽约、洛杉矶和芝加哥可以忽略不计。能够产生民兵的地方,包括纽约州和加州的大部分地方,全都站在另一边。这样做会引起美国本身的宪法危机。早在这个宪法危机爆发以前,全球主义的路线就已经在美国本土破裂了。因此谈判是无法成功的,这是由大格局决定的。美国的全球主义者无法实现他们自己的承诺,他们在美国的权力基础不足以支撑这个计划。因此把赌注压在他们身上的人也像是一座楼上的承重墙破裂以后稀里哗啦地一路倒下来,这是不可避免的。

品葱用户 **亞巴頓

                                gratesque** 评论于 2021-04-15

[>>]( “/article/item_id-631982#“)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心大笑。现在我也终于明白了,这种只有明白人兼过来人享受…

我明白樓上玩諷刺和典線

但始終無法理解,為中國人時常都是有這種何清涟,張維為這種一本正經的爛貨?

品葱用户 **吳樂天

                                knifee** 评论于 2021-04-14

[>>]( “/article/item_id-632011#“) 我擦,我一大片回复打完,这里都这么热闹了。。。我回答的时候还一个人都没有,而且我觉得应该不会有…

沒關係 看不懂也能發表自己的看法 又不是在做學術報告 發言都要切合主題

美國的過度消費不知道還能撐多久 享受這最後的榮景吧(笑)

品葱用户 **knifee

                                和科盛商会** 评论于 2021-04-14

[>>]( “/article/item_id-631984#“) 我向来看不懂楼主说的话,因此只能打扰足下了:张献忠来袭,究竟应该如何做呢?绝对优势的组织度和武…

你能问出这种话,说明你一点都不理解,而且本身就是个费拉。

绝对优势的组织度和武力,这种话是结果。在张献忠们来之前,所有的组织度都是相对的而没有绝对的。能最终抗住张献忠的冲击,支撑到大洪水后,才有绝对一说。

而你现在要做的,不是问逃到澳洲还是南美还是南极洲比较安全,而是组织自己的共同体,准备好跑路条件,提升自己的生存能力,洪水来临的时候,才是考验的时候。这不是考试题,请不要当做题家,认为什么问题都应该有满分答案。

品葱用户 Cfx159802 评论于 2021-04-15

我也是看不懂楼主在说什么,邪恶任何时代都存在,同时正义也会在邪恶时代崛起,就近代来说,不就有纳粹,然后苏共,现在是中共,未来会不会是民主党?如今有效的正义力量还没看到才是令人悲观,充满争议的特朗普也昙花一现,一下下去了,悲观至极。
但至暗时刻也是光明力量的崛起之时,如果还没有看到,说明还没有到至暗时刻。

品葱用户 Cfx159802 评论于 2021-04-15

好比如自然界一物降一物,那么现在人类在动物界顶端,就是人类自成生态链,一部分人降一部分人,永远在争斗中。
幸与不幸,自在天成。

品葱用户 **決不再做奴隸

                                Cfx159802** 评论于 2021-04-15

[>>]( “/article/item_id-632034#“) 如今有效的正义力量还没看到才是令人悲观,充满争议的特朗普也昙花一现,一下下去了,悲观至极。
但至暗时刻也是光明力量的崛起之时,如果还没有看到,说明还没有到至暗时刻。

我也同意,不要受五毛渲染的悲觀情緒污染。

上帝:我要讓這淨化過後的土地上再度興起萬國。而你們遵守了我的戒律,沒有忘記我的聖名,我要讓你們的子子孫孫做這萬國的諸王。

品葱用户 **gratesque

                                亞巴頓** 评论于 2021-04-14

[>>]( “/article/item_id-632015#“) 我明白樓上玩諷刺和典線但始終無法理解,為中國人時常都是有這種何清涟,張維為這種一本正經的爛貨?…

我是不大感冒「献忠」啦,虽然我知道破灭的结果中,献忠乃是必有的一环。但现在也没有兴趣拿它们取乐。刚刚是临时有感而发。

何清涟的书教会了我明辨事实,以及基于事实如何去思考。然后我自己靠钻研历史,自我控制,甚至用AA的办法自己戒掉了些从来无法改变的坏毛病。然后我明白了信仰,以及随之而来的伦理道德究竟有多重要。(也许比我现在认为的还要更重要)

就算何清涟不像汤因比一样明白「信仰」对文明的绝对重要性,说她「烂」还是过头了,起码她一直说实话,哪怕她自己在深圳的时候受共产党特务的威胁。

虽然她一般只从经济、法律、教育这些「显性结构」谈事情,但这是这个时代的大部分受众看得懂的语言。这注定了何清涟最好也就收到卡姗德拉的待遇。但那种困难也没妨碍她继续说实话呀,为什么说烂呢?

张维为,那可就完完全全的胡叼盘同类了,不知你怎么将他们并列的。

倒是可以说,他们都是「中国人的佼佼者」,不过方向完全相反。就从「党对他们的爱恨」看,岂不是一目了然?

品葱用户 **gratesque

                                和科盛商会** 评论于 2021-04-15

[>>]( “/article/item_id-631984#“) 我向来看不懂楼主说的话,因此只能打扰足下了:张献忠来袭,究竟应该如何做呢?绝对优势的组织度和武…

直白一点讲,就是:秩序的崩溃,文明的破灭,乃文明史上演过多次,可以拿来借鉴。

但是,这两条代表的东西太复杂,没办法简单讲,就像对只学了四则运算的人没法讲抽象代数。只能靠简单地应用「著名事件的标签」来表示。

想真正知道清楚,就自己读哲学和历史,然后学会逻辑和类比吧。斯宾格勒说的,数学和尼采,两者乃是他的指路明灯,其实不是真指具体的数学和尼采的各种观点,而是两者代表的认知与思维模式。

否则没办法真懂。(此为我个人的最终结论)

-——————————————–
或者你搜索一下 Thomas Cole 的作品,The Course of Empire(记得使用google图片搜索),那是真的一目了然,抽象复杂的文字一个都没有。

(我干脆抽点时间,把这一作品发到“人文政史”好了)

品葱用户 **gratesque

                                Cfx159802** 评论于 2021-04-15

[>>]( “/article/item_id-632034#“) 我也是看不懂楼主在说什么,邪恶任何时代都存在,同时正义也会在邪恶时代崛起,就近代来说,不就有纳…

先假设是真的:邪恶任何时代都存在

为什么坟墓崇拜这种事只在埃及和中国做得那么辉煌?

savvy? no?

具有时间维度与自主意识的人类世界,对你来说只不过是「均匀的溶液」而已。

品葱用户 相由心生 评论于 2021-04-14

@JJH_CHI

你说的这些少数人中还愿意“做点事”的更少数人,应该聚到一起做个新智库,开始研发未来的修补治疗的方法。如果研发能够到位,不远的将来必然有用。例如那个老故事里的鲁班看过赵州桥工地之后,默默自己去打磨一块最后的封顶石。

\===========================================================
老夫没这个能力,但是老夫会自保来应对接下来的漫长的全球黑暗时期,当漫漫黑夜到来时,你需要准备坚固的堡垒、明灯、食物、饮水和武器。人类本身就长期存在于奴隶制和封建制,民主制度不过是白驹过隙,现在民主时代结束了也是正常的。

品葱用户 **Cfx159802

                                gratesque** 评论于 2021-04-15

[>>]( “/article/item_id-632245#“) 先假设是真的:邪恶任何时代都存在为什么坟墓崇拜这种事只在埃及和中国做得那么辉煌?savvy? …

必然存在啊,生物本身是不完美的,如下面所说,一物降一物,若是以文明人的看法,便是看来合理合法的吃掉你便是正义的,若是使用不合理不合法的吃掉你便是邪恶的,合理合法只是在人类看来嘛,普通动物界并没有合理合法这个概念。
现在人类自成生态链,人吃人,有文明的吃法,有不文明的吃法,中共这种就代表非常不文明。
为什么会有不文明的人存在,因为这世界本身不完美,凡事都有两面性,要不要抗争,要的,因为我们希望我们生活的周边是文明的。
绝对的文明,按照合理合法做事的世界,存在吗?或许吧,但古往今来,还没有真正实现过。

品葱用户 卡拉爱死 评论于 2021-04-16

普通人怎么选?第一 在确保自身和家人安全和健康的基础下谈钱 第二 在确保生活基本水平(吃得饱 穿得暖 有地方睡)谈提高 第三 在确保基本逻辑正确的情况下谈价值观
国家怎么选? 第一 在确保国内社会稳定的前提下谈民主 第二 在确保没有战争(隐形战争不算)的前提下谈发展 第三 在确保高层精英清醒的情况下谈开民智 
这个社会并非只剩下零和博弈 并非我抢了你的 你就一定会少很多 这个世界这么大 即使在科技发展停滞的情况下都在进一步发展 说明人类社会有潜力 而且潜力相当巨大 我们并没有达到一个巅峰状态 那么谈什么零和博弈?

品葱用户 **gratesque

                                卡拉爱死** 评论于 2021-04-18

[>>]( “/article/item_id-633491#“) 普通人怎么选?第一 在确保自身和家人安全和健康的基础下谈钱 第二 在确保生活基本水平(吃得饱 …

某个除了瞎了的眼睛与聋了的耳朵之外,全身插满管儿的临终病人床前,来了一位健康教练,高唱着:「漂亮的腹肌是展现健康魅力与活力的基本。来!来!跟我一起跳起来!」

品葱用户 Anihilist 评论于 2021-04-17

個人選擇是由 “個人 “和 “選擇 “組成的。

個性,甚至一個人,是由什麼構成的?
總結一下
1.個性,當一個人或動物是社會性動物而不是孤獨的動物時,自由意志是不存在的,它也生活在一個群體社會中,每天與所謂的同伴互動。
2 .2.選擇是在 “你 “無法控制的情況下做出的。

你的每一個決定都受到童年經歷的影響,因為家庭背景的影響,因為鏡像神經元的影響;你的決定受到祖先遺傳的影響;你的決定受到大腦導向的荷爾蒙的影響;你的決定受到社會壓力的影響,也就是鏡像神經元的影響;甚至你當時的氣質也對你的決定有很大的影響,尤其是在壓力下你必須做出快速的判斷,所有這些都是在潛意識的影響下做出的。

回到你手頭已經做出的選擇,就把自己歸入一個著名的反共組織而言,你已經做出了行動的選擇,不被社會主流影響,不就已經是所謂避世了嗎?這個行動是否足夠,是另一個時間的話題了

品葱用户 **gratesque

                                Anihilist** 评论于 2021-04-18

[>>]( “/article/item_id-633735#“) 個人選擇是由 “個人 “和 “選擇 “組成的。個性,甚至一個人,是由什麼構成的?總結一下1.個…

你的每一個決定都受到童年經歷的影響,因為家庭背景的影響,因為鏡像神經元的影響;你的決定受到祖先遺傳的影響;你的決定受到大腦導向的荷爾蒙的影響;你的決定受到社會壓力的影響,也就是鏡像神經元的影響;甚至你當時的氣質也對你的決定有很大的影響,尤其是在壓力下你必須做出快速的判斷,所有這些都是在潛意識的影響下做出的。

回到你手頭已經做出的選擇,就把自己歸入一個著名的反共組織而言,你已經做出了行動的選擇,不被社會主流影響,不就已經是所謂避世了嗎?這個行動是否足夠,是另一個時間的話題了

先总结一下这么大一篇台词:「反正,除了我自己之外,一切都应该对我负责。」

我有生之年从未见过比这更完美的行事逻辑与理想追求,两者完美地合二为一,即是目的,又是途径。

我确信在剩下的时间里,自己也不会见到比这更加完美的左路逻辑追求了。

品葱用户 Anihilist 评论于 2021-04-18

因為科學界還沒有找到意識到底是什麼,所以我無法回答你的問題,一個人所做的決定是完全受制於她自己以外的一切,還是她至少要負部分責任。

科學知識的基礎是基於這樣一個事實,即理論總是可以被修改,改進,甚至完全被證偽。總會有更好的理論和更好的行為修正技術,可以實用於你在這個遠非完美的、被稱為人類社會的動物群中生存甚至發展;因為兩千年的哲學連因果理論的堅實基礎都無法建立,這告訴你我們所處的境況,人類作為一個種族太年輕了,在純粹的知識爆炸之前,哲學的偉大問題還沒有得到正確的回答。

品葱用户 **卡拉爱死

                                gratesque** 评论于 2021-04-18

[>>]( “/article/item_id-633673#“) 某个除了瞎了的眼睛与聋了的耳朵之外,全身插满管儿的临终病人床前,来了一位健康教练,高唱着:「漂…

还没到那一天

品葱用户 **卡拉爱死

                                Anihilist** 评论于 2021-04-17

[>>]( “/article/item_id-633877#“) 因為科學界還沒有找到意識到底是什麼,所以我無法回答你的問題,一個人所做的決定是完全受制於她自己…

麻烦这位懂王不要再发言了 人都被你挤跑了 安静如鸡不好吗 你算个屁

品葱用户 **卡拉爱死

                                Cfx159802** 评论于 2021-04-17

[>>]( “/article/item_id-632034#“) 我也是看不懂楼主在说什么,邪恶任何时代都存在,同时正义也会在邪恶时代崛起,就近代来说,不就有纳…

美国佬搞懂邪恶指的是谁没有?读懂了话语没有就乱插话 看人不看事的美国佬 不会做人更不会做事 😓

品葱用户 **Anihilist

                                卡拉爱死** 评论于 2021-04-17

[>>]( “/article/item_id-633988#“) 麻烦这位懂王不要再发言了 人都被你挤跑了 安静如鸡不好吗 你算个屁

既然你沒有幾顆腦細胞,無法理解別人甚麼時候在詆毀你,而發帖人已經這樣做了,但你這個白痴卻無法理解,讓我來給你翻譯一下。

除非整個世界剷除你這種人和你家族的基因,否則中國這種獨裁國家就會存在。一個消失了,另一個就會出現。

你有嚴格的家長,你恨他們讓你從小就受到嚴酷的對待,你甚至從來沒有意識到你的個性是你所恨的那個人的複製品。你的一生都在努力想達到別人的期望,自身的價值建立在別人對你的評價上,卻似乎永遠無法達到。恨自己不爭,恨自己不讀書,恨自己不敢對上級表達異見,恨自己卻不知道為什麼。

点击品葱原文参与讨论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为什么许多科幻作品中的未来世界很少有民主社会?

品葱用户 萨格尔王吃冰棒 提问于 11/7/2020 我看过不少科幻作品描述的未来世界都是极少精英把持着世界,普通民众毫无价值如同蝼蚁,连创造财富的资格都没有,靠着打游戏虚度一生,毫无个人价值和尊严可言。 这种可怕的未来真的有可能发生吗?尊 …

招核日本的昨天就是共产中国的明天

我曾在无数地方复读过一个道理:喜欢或讨厌一个人、一个主义、一个党、一个教,别看它名字是什么,而应该看它内核是什么。 新文化运动时期,那帮根本不知道 “儒家” 是何物的粪青,盲目地颠覆整个 “儒学”,生生毁灭掉了华夏大地仅有的一点良知、也间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