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会对世界格局有什么改变?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知乎用户 caterpillar​ 发表

短期的影响并不大,先进的生产力还在西方。从物质到影响力,西方仍占据优势。

但是西方丧失了他最重要的道德优势。让我们知道 “我们的事业是正义的” 不再仅仅是透支革命热情的口号,而是有着坚实的物质支撑的信念

他们属于一个旧世界。强者堕落无度不自爱,弱者愚昧无所依 。腐败的旧世界只有砸烂重建才有希望。一如太康十年的洛阳,三世纪末的罗马,以及百年之前的中国和七十年前的欧洲。旧世界不具备自新的可能 。

而我们属于一个新世界,高效、正直、怜悯、富有同情心。哪怕被人恶语相向,依然在帮助他人。

新冠破除了我们群众内心的道德自卑,曾经我们以为他们的体制富足便天然道德高尚,以至于我们自我矮化。但现在那样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威尔逊时代的美国,尽管外交上依然被老欧洲挤兑奚落,但国民早已有了发轫于内的自信。这也正是此时此刻的中国所经历的。

放伐桀纣,解万民于倒悬,领导世界建立一个新世界,是我们未来的使命。

让我们再复习一下教员六十多年前的讲话吧,“我们的事业是正义的。正义的事业是任何敌人也攻不破的。我们正在做我们的前人从来没有做过的极其光荣伟大的事业。我们的目的一定要达到。我们的目的一定能够达到。”

知乎用户 西街以西​ 发表

我知道你们想听什么答案。但没有那么简单。一个在道义和力量两方面,都无法维持其地位的,缺乏和平传统的孔武有力的超级帝国,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所以我们首先要考虑的,不是如何获取最大利益,而是如何更好地保护自己,既要敢于斗争,又要善于斗争,始终保持理性和冷静。

切不可轻易膨胀。

关于中国—中央之国的传统与现实:四中全会总结了制度的十三大优势,没料到是以这种方式全面展示出来,但这种优势是如此明显,以至于谭德赛被深深折服之心溢于言表。在世界级亿年不遇的大洪水面前,某些族群迅速就崩溃躺平,后来创作个书还编成一户人上船跑路才得以幸免,这是传统艺能。这个大一统的国家,这片疆土,这个伟大的民族,是靠严密的组织和科学的方法,以全体动员的方式成功解决困难,领导解决问题的大禹同志才众望所归领有天下。这是中国人的精神传统:众善奉行,不断努力,智慧勤勉,集成合力。我们成为唯一延续至今的上古存在不是没有道理的。我们从来本来以及未来是世界的中心,也部分因为没有这种传统就不配成为中心,当然我们仍然需要付出艰辛的努力,还要防止敌对势力和敌对行为的干扰。

关于美国摔跤但远没倒下的超级强权。霸主之所以成为霸主不仅依靠强大的力量。齐桓公除了励精图治也践行了旷世知名口号 “尊王攘夷”,美国佬其实在特没谱之前是高度重视立牌坊的,那牌坊越立越高,越立越久,让大家都相信了,最后连他自己都相信了。特没谱则称得上是 “他改变了美国”,各种不要责任,各种放弃担当,竟然搞成了 “何必曰义,唯利而已”,大旗倒了就难再立起来。至于力量,美国地位优越,长期以来空手套白狼何其爽哉,这也是 “资源陷阱”,实体经济就不那么受到重视。至于该国民众,从不攒钱,习惯于寅吃卯粮,经济形势只许好不许坏,一有个风吹草动,不是上街油行,就是上街抢劫,传统艺能,不乱才怪,毕竟科斯说的很好:混乱就是浪费

个人不认为美国佬能够迅速摆脱,经济青云直上,印钞票了不起,但也不是全世界最了不起。

关于欧洲—酒肉朋友终于掀桌了。平时推杯换盏是不亦乐乎。临事就 “水太凉”,然后推朋友进水,欧洲各国的关系比旦总和邢酒肉的关系差远了。这次冷漠无情也就罢了,竟然上手抢东西了,过去我特不理解这帮人居然以祖先是海盗为荣,这下就豁然开朗了,欧洲的分裂和衰落,今后走势会更加明确

关于其他国家—进一步认识了中国的真实力量。不管他们是夸你还是骂你。正因为深刻认识了中国的力量,所以才不忿而骂,折服而夸。这次力量展示的效果不逊于 2008 年伟大的奥运会,而且更加直观,更加具有冲击力。

不必惧怕去展示力量:“蛮夷,禽兽也,畏威而不怀德。”—司马光。

所以我们要做到三方面有应对预案。

应对某国在贸易上的进一步紧逼,提出全部减免债务等无理要求,以不满意无理要求为借口扩大争端。

应对某国种族灭绝前奏式的道德攻击,比如毫无根据但斩钉截铁的污蔑,随后为利益共同体披上道德共同体的外衣,“弄死某国某族某人天经地义且此后天下太平”,一旦形成这种舆论潮,情况就极其艰难了。

在当今舆论战中,只要不管不顾坚持理中客,就是站在对面来反对祖国,奇葩说的辩手们估计不是不懂—他们只是以为我们不懂。

应对某国挑起的军事冲突,对于某国,转移视线的最好办法是树立敌人,团结一致只有靠攻击敌人,敌人的确定标准又是看谁不顺眼就确定型,所以不得不防。

至于我们该怎么办:无论你是程序员,管理员,安全员,公务员,司令员,或者其他什么员,不忘初心而牢记使命:将该做的事情做好,每个人都如此,则天下太平矣。

感谢邀请。

这些时间大家都辛苦了:祝各位顺利顺意。

在工作和事业上遇到困难,不必过于沮丧,你很难挺过去,老外更难。

知乎用户 蓝色龙骑兵 发表

谢谢邀请。

说点我的预测(没有依据,都是胡猜)

疫情在美国造成的破坏比较大,美国账面数字还不难看,但实际情况一定糟糕的多。我估计感染人数已经超过中国。今天连汤姆汉克斯都感染了。

有人说,疫情会打的美国元气大伤,交出权力指挥棒,失去霸主地位。我认为,这过于乐观了,美国是会大伤,但不至于失去霸主地位。

伤的最厉害的是欧洲。疫情把欧洲的制度缺陷打回原形。加上傻白甜的人民,再加上难民涌入的问题,欧洲的未来,堪忧。

首先,美国的国策就是让中东乱,所以中东会一直乱下去,难民就会一直产生,难民就会一直往欧洲涌。

第一代难民中不乏高级知识分子和熟练技工,而越往后,这个比例越低,难民就越来越成为欧洲纯粹的负担。

欧洲不能指望挑拣难民中的人才补充本地高级人才缺口,而由于欧洲社会治安会进一步恶化,极右势力兴起,和站稳脚跟的难民势力搞对立甚至仇杀。欧洲的高级知识分子将不得不大量外流,有两个最好的目的地,美国和中国。

中美抢人才大战将在二十一世纪展开。

人才为我所用,很好,

人才不流失到美国,更好。

后者我看更重要。

知乎用户 兔斯基 发表

起步于一则不起眼的新闻,新冠在 2020 年 3 月 21 日这个时点,从各个层面,在所有国家,已经造成了巨大的影响相信已无人怀疑。而这,只是这次瘟疫的序幕在徐徐展开。

不到 3 个月,新冠已造成 25 万人感染,1 万人死亡,美股跌去 13 的后果,就在这个时点,很多人还在使用同花顺焦急的等待着美股的下一次熔断才愿意洗洗睡去。

1,序幕拉开,演员就位,正剧开始

从 2 月 25 日左右意大利公布了一号病人的运动与夜游轨迹后,中国的防务压力正式交棒欧美。直到今天,世界每日新增确诊,已经远超中国新增最多的一日,欧美战力可见一斑。

事情发展到今天,两个月前还在规划旅行计划,或是困扰于七大姑八大姨的诘问的大家,一定是从未想到吧。这就是大时代,你我的命运,不过是大海中飘落的轻舟,妄想循着自己的计划行动,却不知道只是老天掌控的玩物罢了。

远的不说,就说说欧美媒体。欧美媒体愚蠢的将冠状病毒的战疫成果深度绑定在了制度与文明之争上,面对中国的交卷与病毒的偷塔,高高举起的石头瞄准着自己的脚面以很高的力量砸下,现在眼看要砸到脚面,却倾尽全力也难以改变石头的速度和方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肢残体弱,鸡飞蛋打。更有些没有科学素养的媒体以为冠状病毒不会找到本国,对中国采取了无下限的种族主义嘲讽,政府还为其背书,现在却要为国民的生命承担历史后果,间接杀死成千上万的同胞,真是惨呐。

今天不出意外全球新增确诊将达到 3 万人。然而,这只是开始。如同 1 月 23 日中国人记忆中的开始,所有人惴惴不安,不敢互相靠近,假消息漫天飞舞,红区的每日新增确诊和死亡一天比一天多,你不知道什么时候缓解,或是无法缓解,冠状病毒点满了所有的传播点,就差顺着网线爬过来飞到你嘴里了。你只能安慰自己是大禹的后人,人定胜天,但不敢打开关于武汉的视频。相信我,尽管国外拍了很多关于新冠的搞笑段子,他们坐在阳台前面唱歌,但心里想的和你差不多,嗯,顶多把自己是大禹的后代换成是诺亚的后代吧。

然而,可以明了的是如下几个趋势,

1,病毒在欧美国家更加肆虐,欧盟的确诊人数在今天已经超过中国,远超中国也就是在下周末。

2,夏天新冠不可能就此沉寂,甚至可能不会停止加速肆虐

3,世界在未来几十个月内将进入隔离时代

随着中国的全国大考告一段落,欧盟开始加速狂飙,新冠渐渐为人所知,序幕拉起,正剧开演。最终历史注脚中,如果就感染人数,新冠在二战后的战绩将超过美国猪流感,美国 H1N1 流感和美国艾滋病。

2,病毒将何去何从,我们是否能够战胜病毒

求是。——浙江大学校训

我们很快就取得了阶段性成果,代价就是两个月全国经济停摆,服务业近半年的停摆。虽然很让人痛心,这却不是最坏的结果,因为我们在这个过程中做到了实事求是,科学的将损失降到了最小。江苏甚至做到了零死亡,如果直接换肺不算赖皮的话。新冠病毒虽然可恨,但中国人是尊重新冠的,尝试着摸清怎么传播,怎么治愈,怎么产生抗体。我们实事求是的想办法切断传染源,想办法将所有潜在病患摘出来,全民对病毒不抱有侥幸心理,最终,今天国内自发确诊,零。这里请为自己鼓掌一次,因为你为抗击疫情出了一份力,这是你应得的掌声。

那么就有不那么实事求是的国家了,将这种隔离的方法评价为老旧的中世纪手段,将戴口罩评价为不健康的方法,将同坐出租车的人定义为非密切接触者,将第一次阳性,第二次阴性的结果定义为未感染。他们或轻敌,或拘泥于意识形态,或刻意与中国所为划清界限。那么最终,就会被科学的病毒教育。或即将被科学的病毒教育。

那么病毒将何去何从?

病毒将去不讲实事求是的国家,就这么简单。中国,韩国,伊朗,意大利,都是实事求是的国家。你别笑话意大利,今天他确实是伤亡最惨重的,最终伤亡比今天还要惨重好几倍,但他不会是欧盟伤亡最惨重的,因为他初期由于傲慢与懈怠没有做到实事求是,但他现在做到了。他认识到了冠状病毒很厉害,需要全民防疫,全国动员,需要经济代价来换取人命。

那么说到不讲实事求是的国家,欧盟,美国,日本,这些地方就是病毒更多的地方了。直到今天欧盟还无法达到中国的基层控制力度,美国还没有从中央的层面做出人员管控的决定。被深度洗脑的民众到现在还认为口罩是无用的,只要见面碰肘就不会互相感染病毒。所以,欧洲,美国,冠状病毒,来拉。目前美国,德国,每日增加的确诊数量都超过了 3000,医疗系统会不会被击穿,那是另一个问题了。

另一种玩法就是装死,只要我的检测数量做了限制,就没有那么多确诊。那么你是相信冠状病毒去了该国之后变得有礼貌并且不添麻烦了呢,还是相信这火在闷烧了又一阵之后,终于捂不住盖子,boom!

虽然这些欧美国家的骚操作看得你目瞪口呆,但估计德国或美国医疗系统被击穿的大戏你是看不到的。这些国家会被一时蒙蔽双眼,或只是与中国与众不同做了错事,但他们不傻,一个控制不住疫情的国家不配称作发达国家,只配叫做欧洲病夫。

中国人加欧美人才不到 30 亿,大多数人口在非洲,在南亚,在南美。这些国家甚至连实事求是的范畴都无法涵盖,你甚至无法说他的检测数据是谎报,因为他每天就那么些检测棒的产能。这些地方有管控吗?甚至有政府吗?当你在批判中堂要搞全民兽群免疫实验时,要知道这只是人家嘴上说说,未必不是一种试探,或者干脆就是反向操作。而在中东的难民营里,里约的贫民窟里,墨西哥的边境墙脚下,孟加拉的简陋作坊里,兽群免疫是正在发生的事情。英国人,瑞典人躺着了是不好,但你多少还能找到正主,把他们钉在耻辱柱上,这些贫民窟里的人,你找得到负责人么?这里的人得了新冠 20% 的会死,但不去上工,或出去贩毒,死亡率可是百分之百呢。而且你可以 ban 掉中国人不去你国,ban 掉欧洲人不去你国,你可以 ban 掉难民和毒贩子不去你国吗?

那么我们是否能够战胜病毒?

我们最终将毁在兽群免疫的国人手中,很难说这国是有意还是无意,但这一定会发生。你阻止的了英国,阻止的了 ISIS 吗?不断有病毒携带者进入国境,这是早晚的事儿。目前你还能所有进入的境外人员隔离个 14 天,未来具有传播力的无症状携带者越来越多,你怎么办?任何一个国家将怎么办?所以看到第五层的张文宏早就说了,我们要做好长期伴随此病毒的准备。说实话就是疫苗了,病毒将长期存在,我们也将长期存在,win-win,耶!

3,偌大寰球,谁主沉浮

自强不息,厚德载物。——清华大学校训

最近在热门的除了新冠,那就是川普熔了,你现在还有闲心刷手机,但对即将到来的大浪一无所知。你还在为意大利人面临救治什么样的重症抉择而潸然泪下时,却忽略了未来人类更多的还要面临上班得新冠还是在家呆着饿死的抉择,是大批量撤侨增加引入风险还是狠心让其在国外自生自灭的抉择。你更忽略了几个月后将要到来的大型企业破产潮和世界级的失业潮。当然,相对来说,我们受到的负面影响更小。

拥有一半以上医疗产能的我们,多少会比别人过的好一点。

从最近外交部的表现来看,我们对外的援助是体现亲疏有别的,这体现了我们的实用主义一面。然而,这次疫情,真真正正的改变了世界的政治生态,舆论生态。

1,中国在外国人的认知中,将变成绝不可与之交战之国

随便他们嘴上怎么贬低,但经此一疫,我们对危机的识别能力,决断能力,人民的默契,基层的组织力,资源的调配力,产能的调整力,这么多维度,我想他们心中都有数了。任何一个国家想和中国硬碰硬试试,都要想好如何面对这样的组织体系。有些国家可能想要连横,哼哼,你的想法很不错。

赳赳老秦,共赴国难,赳赳老秦,复我河山。血不流干,死不休战!西有大秦,如日方升,百年国恨,沧桑难平!天下纷扰,何得康宁!秦有锐士,谁与争锋!

2,中国的舆论

最近是不是发生了惊天的逆转,嗯?事实是最能够教育人的。人民是用脚投票的。最近为我们自己方案而感到骄傲的,请举手。我们其实不应该太飘,要知道,这是使用了合适的制度的必然结果,这件事只是我们制度的一个小小体现而已。提升中国人的自信心需要时间,大家需要共同努力。

我国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具有多方面的显著优势,这些显著优势,是我们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的基本依据,是我们实现民族复兴的有力保证。

对于国外的抗疫,我想,我们应该是像下面的图这样看待他们的罢。

3,外国的舆论

西媒会更客观的报道中国的情况吗?会赞扬中国的表现吗?你想多了吧。主流媒不会因为中国在某件事情上做的比较好就改变了对中国的歪曲,屁股决定脑袋听过伐。但歪曲中国麻痹大众的玩法,这次算是他们吃的一个苦果吧。这次他们付出的代价可真不小,光顾着笑话别人去了,延误了疫情的追踪,为了刻意显示自己的先进,宣传违反科学的应对方法,制造了大量的人员伤亡。有的媒体甚至为此在关键时刻失去了能保命的关键物资,真的很惨痛啊。

直到现在中外结果对比如此悬殊的情况下,外媒还在负隅顽抗,不承认中国做法的成果。我要说的却是,冷暖自知,我们却通过血淋淋的事实,让他们看到了资本主义的致命问题,随着经济危机的降临,这颗种子将继续变得无比巨大。意大利人已经真真切切的看到了关键时刻欧盟伙伴的背信弃义,他们可能不怎么喜欢中国人,我们可能也不怎么喜欢他们,他们可能在意大利语中也没有这个词,但他们肯定感受到了一个词叫厚德载物。美国人民也将真真切切看到如果没有全民医保,免费治疗,资本主义社会将会怎样无情的吞噬掉他们的所有。御用媒体当然不会报道这些,但这些都会在未来的中西文明大战中变成一个个鲜活的舆论阵地。

未来这些外媒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事情会越来越多的发生,为什么,因为社会主义中国的崛起,加速了西方资本主义或帝国主义的倾覆,在下坡路上,自然坏事多发。至少目前,这次疫情,西方的应对体现了其外强中干的一面,自己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打造的医疗评价体系在真实的战争中并不刊用,这些纸面指标和该国真实的死亡率相对照成了笑话。更重要的是,各国人民越来越能看明白这些被资本收买的政府到底是在为谁服务了。当然,看不明白也无所谓,冷暖自知,或是自寻死路。

美国已决定骂死中国了,但欧洲却有些不一样。欧洲对中国的认知不可能有什么善意的,这个请你将心比心,非我族类,沐猴而冠这些成语都是怎么来的。但去年美国集全国之力封杀华为,华为并未像阿尔斯通这样认怂,后者是欧洲人心中永远的痛,而是坚强的挺着,目前也在坚决推动 HMS,这在很多欧洲人心里实际产生了敬佩之情。而现在中国对欧洲的帮助与美国对欧洲率先的遗弃产生了鲜明的对照。相信欧洲对美国的信任又会创下新低,在未来的经济危机中,美国自私自利的自救行动,欧洲各国之间的各怀鬼胎,将确保欧洲恐成未来一段时间的最大输家。

4,经济危机

凛冬将至。

这次我们会去救欧美吗?

我们会失业吗?房价会跌吗?

据央视网报道,科技端的基础设施建设的 “新基建”,包括 5G 基建、特高压、城际高速铁路和城际轨道交通、充电桩、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七大“新基建” 板块。

让我们撸起袖子加油干,让国家再上一个台阶。

4,结语

乘还新鲜,怀念一下两个月前的生活吧。因为未来很久,你将不会再拥有他了。

知乎用户 阿源老师​​ 发表

对疫情的判断:

(1)从目前看欧美的操作来看,这次疫情是可能跨年的

MRC 全球传染病分析中心的建模程序负责人 Neil Ferguson 称「我们将生活在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一年或更久。」

帝国理工大学的分析报告说最强隔离措施也要持续 5 个月才可能建议「群体免疫」,而现在并没有实施完整的最强措施(整个人口的社会距离、家庭隔离、病例隔离、关闭学校和大学)。

如何看待英国将隔离 70 岁以上老人,以防止他们被新冠病毒感染?

(2)中国的严防策略难以持久

国内需要尽快清零复工了,严守国门是一个耗人耗财的大工程,复工不仅是经济需求,可能还得给这事输血。

(3)中国会开展适量的对外支援

中国在全力抗击本国疫情的同时克服自身困难,已经或者正在向巴基斯坦、老挝、泰国、伊朗、韩国、日本、意大利、非盟等数十个有需要的国家和地区组织提供了他们急需的医疗物资。

中国已经派遣四川专家团队支援意大利、派遣广东专家支援伊拉克,派遣江苏专家支援巴基斯坦,派遣上海专家支援伊朗,除此以外,西班牙、塞尔维亚、菲律宾三国也同时向中国请求援助。

by the way,台湾省还支援了美国。

(4)疫苗是这次抗疫的曙光

但是现阶段不能把希望完全放在疫苗上,因为疫苗的时间还有点长。

但是比较好的一点此前国新办在湖北武汉举行新闻发布会上给出的数据是,多数疫苗研发预计 4 月中旬甚至更早申报临床试验。

而这次重组新冠疫苗已经在 3 月 17 日完成了 I 期临床试验注册,预计纳入参试者日期是 3 月 10 日。已经提前了一个月

临床试验的实施时间,是从 2020 年 3 月 16 日到 12 月 31 日,将在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武汉特勤疗养中心和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进行。

虽然有四期临床试验,但是完成 Ⅰ、Ⅱ、Ⅲ 期之后基本就上市了,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于 2 月 12 日在日内瓦的一次会议中,透露过疫苗可能在 18 个月后研制成功。

所以按照这样推断,明年上半年可能出现疫苗。他们要靠自然筛选来群体免疫,我们就得靠疫苗了。明显后者更靠谱。

世界局势

引用这句话「我们将生活在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一年或更久」。

这个完全不同的世界里,

  • 中美和好的可能性基本没有了:特朗普咬死了「Chinese virus」,中国也做出了回应和反击。
  • 欧盟有部分会亲中,参考上面的求援和援助名单,这个应该还会再增加的。
  • 日韩的态度会很暧昧,会不会真的亲中,估计难说。
  • 一带一路估计会得到一个推进。

会不会有 1947 年再现,最吓人的是 1939 年再现,当然 1939 年的可能性很小了。

知乎用户 李旸​ 发表

原以为,下次世界大战…

还是与 “与人斗的 PVP”,没想到是 “与天斗的 PVE”!

注:PVP = player vs. player = 与人斗;PVE = player vs. environment = 与天斗;

“与人斗的 PVP” 世界大战基本流程:

经济历史原因 → 意识形态差异 → 站队 → 开骂 → 擦枪 → 走火 → 开打 → 更多势力卷入 → 调整阵营 → 最终结果:

① 一直打到全都肌无力收手:一战的结局;
② 一直打到压倒性地毁灭另一方:二战的结局;

无论哪种,最终的大结局,都给每个 player 留下了 “正确站队很重要” 的印记。

为了防止下一次更大群 PVP 中吃亏,意识形态靠近的 players 提前抱团儿,甚至意识形态原本不相近的 players,都要假惺惺地做出相似意识形态的样子往里面凑,甚至委曲求全接受 PVP 带头大哥对分工的苛刻要求,以防下次 PVP 型世界大战中,被秒掉。

但是,有少数因为主观、客观因素,没法站队里一起玩儿的,就只能 “生活一切自理 + 自主捣鼓一切” 了,比如太楞、太骚或者个太大…

(以上可以参考二战、北约华约、泥盆、大寒冥国、天朝、火鸡国、伊朗等等等~)

但是,“与天斗的 PVE” 的世界大战,原理不一样。基本流程如下:

大怪突然出现在每一个 player 家里,所有人都打了一样的副本:

信 XX,能防怪 → 我靠 XX 防不住怪 → 想逃 → 退无可退 → 调整思想 → 动员 PVE 力量 → 边打边摸索经验 → 喊队友帮忙…

现在的世界上各个 player,基本就在上面这一条线儿的不同阶段上,但是:

  • 有的 player 体量小血又少,还过早加入了 PVP 模式下的社会分工,只负责一个细分末端的,既没有 PVE 装备又造不出 PVE 装备,被怪一刀剁残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 有的 player 体量大血还厚,还是过去 PVP 模式下不加玩儿那种,以前一直都 “生活一切自理 + 自主捣鼓一切” 的状态。这次突然进副本,赶紧换一套 PVE 装备,上去就把怪剁残了。然后,就是防止别人家的怪,流窜到自己家就行;
  • 绝大多数 player,都是中间状态:一边反抗,一边喊救命!

(哦对,里面有 SM 癖好的,任怪凌辱的,咱就不提了…)

被怪强暴喊救命,最先都是同阵营里面的队友听见… 结果,有人冷嘲热讽、有人袖手旁观,有人说躺平的姿势更舒服一点… 最可气的是,还有队友 TMD 偷我刚搞来的 PVE 装备!说好的意识形态呢?说好的阵营呢?说好的普世价值呢?尼玛~

这里还有一个关键人物,就是 PVP 形态下的带头大哥。

如果此时,带头大哥像 70 年前一样,有责任有担当,普世价值普度众生,照顾好小兄弟们,PVP 的基本盘就不会跨,世界还是那个世界,格局还那个格局。但是

这届带头大哥,就是靠着这个 first 上位的,现在队友遭殃了… 帮则对内食言,不帮则对外食言。难…

用简单的方式,

不考虑 “地主家也没余(gu)粮(shi)了”,

不考虑有些 player,是带着 debuff,还残血进副本的,

如果,这次世界性的疫情,真的是 4 月底奇迹般地结束了,带头大哥完全可以说,自己没来得及反应哦…

如果,拖到了年底、跨年甚至更长,且烈度不减、疫苗没有的话…

  • 过去的 PVP 型世界站队格局,可能会逐渐瓦解;
  • 以皿煮 / 毒菜等意识形态为划分标准的信仰,可能会逐渐崩塌;

旧的 PVP 下的意识形态瓦解掉,逐渐替换成 “管你皿煮 / 毒菜,怎么好用怎么来” 的 PVE 新意识形态 ~

时间一长,各 players 们,很可能会根据地理距离,风俗习惯,形成地区性抱团取暖、群防群治的新格局了 ~

当然,旧 PVP 服留下的不愉快,不是一天能改的…

所以,在新 PVE 服下,是敌是友,还要考验的,比如,可以先暧昧地写写诗、松松羊、互赠些口罩,试探一下吗 ~

嗯,咱懂!

医学科普:要靠谱医学英语:太重要

知乎用户 且如风行 发表

这个难说,短期内就是全球经济下滑,不要想着天朝前期度过就没事了。

早知道在这个全球经济一体化的时代,咱们也严重依赖别的国家。

好在可以通过贸易回点血,这个年代没对面烂就是重大利好。

关于欧洲,欧盟接近崩溃,无论再多语言修饰也让德法意主导,其余打工成为大家心照不宣的现实,其余小国大概率会担心自己成为欧盟的乌克兰,早知道苏联怎么玩完的?要是欧盟解体,后世说起来必然是这事件是导火索。

添加关于英国: 大概率这次被吃掉的可能是英国,假如说中国控制住了,显示了政府能压制全国,美国勉强控制住了,说明你大爷还是你大爷(这个勉强还是在石油股票双跌的情况下。)欧洲快控制不住了,显示要崩,那么英国就是一开始就崩了。显示出国家没能力也没想控制(这个没想是最可怕的,如果试着努力控制一下还可以说我们尽力了,还说明英国高层至少有股我还能打的气魄和心劲,那么这个什么都不做,表示英国高层和死人相比也就多口气而已了。)

关于美国,盛极必衰几乎是肯定的,这倒不是因为别的,仅仅是因为人类文明的周期律而已,他在那个位置上占的时间太长了,所有老牌帝国的毛病一样不拉,能安稳的退下来就阿弥陀佛了,就怕跟苏联一样摔得四分五裂。(像股市暴跌,石油暴跌,疫情什么的美国不是没经历过,当年处置的啥样,现在处置的啥样,处处显示出一股暮气,而且这三件事同时暴雷也透着诡异,大有一股家里老爷子快不行了,二房三房开始闹事的节奏。)

特别点下特朗普,这位算是清醒的知道美国问题并打算着手解决的,美国的问题说白了就俩,第一金融,第二种族。但他选了最为激烈见效最快后遗症最大的办法,具体做法不一一说了。其实某种意义上我也挺特理解他的,他必然没时间,美国人也没耐心让他用几十年慢慢梳理。万历三大征厉害不厉害?但明实亡与万历。

关于天朝,其实很简单,就是什么都不要做!!!任何一个帝国,一个秩序的崩坏基本都是因为自己内部先出问题,同时一个帝国刚开始崩坏的时候往往是最危险的,他要全力的炫耀自己的力量,这个时候谁上谁挨打。

什么时候动不取决与我们,取决于李自成或者戈尔巴乔夫。

ps:3.25 更新

知乎用户 胡悠 发表

目前可以预见到的,是欧美价值道德体系的挫败和瓦解,和中国政治文化在世界的影响扩大输出,甚至可能成为中国真正崛起的非常重要一步。

原本我是不想用这么愤青的话语,中国的政治和文化输出以前也只是吹得厉害,实际没啥用。但是,全靠欧美国家的衬托,他们用自已的自私、傲慢、拖沓,为中国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机会。

重要的转折是英国人为代表,他们提供了一种全新的抗疫模式:放弃隔离,集中救治重症,保持平衡,万不得已的情况下群体免疫。这其实是一种不错的,很有诱惑力的思路,欧美国家由于其经济政治体系和社会文化传统,不可能采取中国的办法抗击疫情,政客不会答应,资本更不会答应。

我们可以看到,全球抗击疫情的格局,已经出现了分化:一方是以中国、伊朗、韩国等为代表的积极防御派,另一方是以英国、美国、瑞典等为代表的消极拖延派。

两种不同的派别,根源就在于各自文化、制度背景、利益考量的不同。这次的新冠疫情,已经远远超过了公共卫生层面。新冠疫情真正考验的,其实是一个国家的组织执行能力,生产能力,国民的自律性,利他主义和责任感,而这些东西正是源自政治体制和文化传统。换言之,中国抗击疫情的成功,意味着中国政治体制和文化的体现。

而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恰恰是曾经光环照射的欧美发达国家,其政治体系之低效,基层组织之无力,国民自律和社会道德责任感的缺失,自私自利,在灾难面前,通过信息时代的放大和中国海外公民的亲身经历,活生生的展现了全世界的眼前。所谓发达国家的各种骚操作,导致无数的神话破灭,无数的眼镜跌破,相信,这应该是中国某些群体的至暗时刻。

如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方主张积极防御,保护生命,另一方认为空间换时间,积极防御不适合本国国情,不如维系平衡。而尤为讽刺的是,主张保护生命的是 “残暴的魔鬼”,拿人命做筹码的,恰恰是所谓的“文明” 国家。

这里不想评论那一个的选择更好,各国的国情不同,所谓的 “抄作业”,不过是网民的一厢情愿。如果我们进一步分析,两种抗疫方式的政治文化背景不同,但最终目的却是一样的:熬疫苗。这就很有意思了。

透过这个角度,我们会发现欧美国家,尤其是部分欧洲国家,把自已摆在了一个火山口上,他们在进行一场前所未有的赌博,正是这一场豪赌,为中国的政治和文化传播提供了天赐良机。

以英美国等消极拖延派的想法很简单:以拖待变,集中资源治疗重症,保持体系平衡,只要轻症和疑似不检测,那我就是没有确诊,如果有死亡的,能压则压,实在扛不住了,大不了养蛊,只要拖到疫苗出来或者天气变热就算我赢。再阴暗一点:你中国就算抗疫成功,世界工厂总不能闭关锁国吧,待劳资毒功大成,三天两头把人弄过来,就问你怕不怕?

真要这么干中国当然怕,14 亿人家里蹲才换来今天的良好局面,再这么搞,谁都会发疯,要是搁我大清和民国那会,估计早凉了。但是中国也有研制新冠疫苗的能力,于是这个所谓的算计,就成了一个笑话。

如果这是一场赌局,中国通过几个月的全民努力,已经把一把烂牌打活,也赢得了足够的筹码。不管你英美怎么跳,都无法改变中国抗疫的成果,也无法改变许多海外华人和留学生对他们丑陋面目的厌恶和国际社会的观感,通俗的话说:我们已经回够本了,哪怕赢一块钱都是赚的,吃饱了跟你梭哈?反之,英美不一样,他们之前的消极应对失分太多,输得只剩一条内裤,如果不搏一把怎么可以。所以,中国已经经受了最艰难的考验,而他们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抛开美国不说,反正英国这是打算梭哈了,要知道消极拖延派的策略,在现代社会信息化条件下变数太多,很容易崩:他们的民众会安静的等待命运的裁决?扯淡吧。这么干很容易引发政治和经济危机,导致社会动荡,到时候死的人恐怕比病毒还多。就算军队强行弹压,正常的生产生活秩序也必将受到严重冲击,唯一的出路似乎是捂下去,可是欧盟会让这个二五仔如愿么

而且从意大利的事情看,这个病毒,捂是捂不住的,德国法国这些天拼命的褥羊毛,也是在为此做准备,搅屎棍这次本钱投得太大,收益却微乎其微,怕是要悲剧。

再看积极防御这边,中国已经稳住了,韩国情况也在逐渐好转,基本盘已经稳住,接下来就是伊朗和意大利,撑住住局面后,大家一起等疫苗。因此只要咱们稳住,消极防御派的就算输,你的制度、文化、道德优势没有了啊,老百姓好忽悠,精英能忽悠住吗,文艺复兴与黑死病的关系了解下。

别忘了中国已经开始复工复产,庞大的产能正在恢复,一个是复工复产熬疫苗,一个是坐在火山口上熬疫苗,哥几个内忧外患的跟我耗,跟我梭哈,是梁静茹给的勇气吗。

中国在支援各国的同时,很自然的就会把自已的政治和文化观念带过去:大政府要有大责任、对生命的尊重、面对生存挑战的积极态度、集体主义和团结自律,当然还有连花清瘟胶囊。这当口别跟说中医不科学,安慰剂就安慰剂,如今的老外信这个,谁让你中国控制住疫情了呢,哪怕你说喝符水有效他们也照喝不误。为了抗击疫情,日本人在吃纳豆,印度人洗牛屎浴,波兰人发明了包治百病的神奇牛奶,老毛子把戒指开光防治新冠你特么敢信?! 与之相比,中国淫民抢购双黄连已经是很尊重科学了。

欧洲的傲慢坑了他们,某些国家是非常有可能爆的,甚至不排除引发道德和人道主义危机的可能。在这样的背景下,如果中国帮助意大利控制住疫情,那么这场政治体制与文化的导致的抗疫模式之争,谁会是胜利者,又会引发西方文明发源地的欧洲什么样的思考呢?

从未想过中华文明的复兴居然这样出现在眼前,又是如此的简单:1、内防扩散,外防输入,国民继续保持警惕,安全生产,等待疫苗的研发;2、在稳定本国疫情后,积极帮助日本、韩国、伊朗、意大利、伊拉克等国防控疫情,输出国内的产能。

当然,最重要的提防意大利的奇葩属性,不过嘛,它算是跳反过来的,根据之前的经验,我们要相信它站队的眼光。

知乎用户 六爷阿旦 发表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群体免疫是老弱病残的墓志铭。
随着疫情在欧洲的爆发,西方现在要搞群体免疫,首先是英国提出了这个概念,然后要求 70 岁以上的老人居家隔离,其他人正常活动。消息一出,93 岁的女王陛下,连行李都来不及收拾,就要西狩,坐上车才长出一口气,王八犊子爱谁谁,白金汉宫不能呆了。别说白金汉宫,就是白宫也不安全呐,现如今最安全的只有坤宁宫了。

连纽约时报都被英国群体免疫给吓坏了,开始夸中国防控有力,生怕美国被英国带沟里去,毕竟媒体人在美国也是普通人。之前骂中国是为了恰饭,现在夸中国是为了活命。

所谓的群体免疫,数据模型天花乱坠,说白了就是社会达尔文主义的残酷实践,总结起来就是八个字:优胜劣汰适者生存。在他们的国情制度下,这么做也许是一种无可奈何的选择,他们已经错过了最初的小代价下的防控窗口期,所以用这样的方式延缓高峰期集中爆发,是想用最小的代价,牺牲一小部分人的生命,去取得整个防控的胜利。
这种放任自流的方式,对于普通人而言毫无疑问是一场灾难。中国的强力防控模式是不计代价,去保全普通人的生命安全。西方国家在道义上自然要将这种做法包装成一种科学的模式,否则的话实在是太违反人道,其实根本上是不想付出太高的经济代价,追求的是成本最优模式,所谓成本最优,无非就是普通人的命不值钱。
不然你去看英国,为什么球员,高官,富豪得病之后总能在第一时间得到检测和确诊,而普通人即便达到了检测条件,也总是被推诿,不给你检测的机会。
而新冠肺炎轻症患者,有没有基本的医护介入是转为重症的重要前提之一,那些普通人,连确诊的机会都没有,还谈何医护介入。
那些死了的人连是因为什么而死的原因都不知道,死了也就死了,最后成了群体免疫的代价。当年二次世界大战,快要亡国的时候,丘吉尔发起全国总动员进行战略反攻,英国也曾举国上下万众一心,如今竟堕落至令人不齿。
本来西方国家要怎么防控跟我们其实没有多大的关系,但是大张旗鼓的搞群体免疫,一下子就让我们的防控压力骤然加剧了,他自己一个大毒窝不管不顾,等于是向全世界源源不断的输出病毒,这是对自己不负责,对全世界也不负责。
我是咸吃萝卜淡操心,有几个疑问。
第一个疑问:1% 的死亡率。
群体免疫说是有科学的数据模型,那么所谓的科学模型对病毒的了解,是从哪来的,对新冠肺炎的了解从哪来的?现在世界上唯一一个经历爆发到控制住,并积累了大量相关数据的国家就是中国,大部分都从中国的数据来的吧。中国数据是从强力防控的中国方式中国经验之下来的,中国总体死亡率大概 3%,武汉死亡率将近 5%,意大利更是接近 8%,中国只有除湖北外总体死亡率不到 1%,他们哪来的自信用放任自流的方式得到和中国除湖北外其他地区一样的结果?就凭他们连意大利都不如的医疗条件吗?

退一万光年讲,就算死亡率是 1%,谁来当那 1%,是首相拍板吗?还是民主投票决定?此外,首相敢不敢说一句:群体免疫从我开始。
第二个疑问:虽没有亡国但万一灭种了怎么办?
假如英国 80% 的人感染,然后 85% 自愈,群体免疫最后成功了,但是万一随后出生率断崖式下跌,虽是没亡国,一下整灭种了,那可就没有然后了。自己对病毒不了解,美国可是提醒过的。

第三个疑问:病毒变异了怎么办?
要是病毒来了死一波,还没得来得及群体免疫,病毒变异了又死一波,这么下去人会死光的。当年印第安人被欧洲人带去的天花病毒传染,好像就没有群体免疫,欧洲不能这么健忘,忘记印第安人意味着背叛病毒。
第四个疑问:人死的差不多了,疫苗出来了怎么办?
他们不相信自己能开发出疫苗,这判断准确,可以理解。他们凭啥又认为别人也不能及时开发出疫苗呢。要是搞群体免疫的国家,人死的差不多了,突然疫苗研制成功开始出口了,那死的人就白死了吗?难道这是在解决人口
那些搞群体免疫的国家,成功了是几十万生命的代价,失败了还得重头再来,归根结底,群体免疫是无能和自私的挡箭牌。当然,免费的总是最贵的,放任自流的防控,看似成本低,隐性成本是国家信誉,是西式民主制度的信誉危机。将来东西方选边站队的时候,人心向背自有公论。
要想获得群体免疫,其实还有一种叫做疫苗的东西。要想为疫苗的研制争取到时间,完全可以用更有力的方式进行防控,虽然经济代价可能会更大,但只要人活着,就还有希望,就还有未来。关于疫苗,进展最快的是军事医学科学院,当然其他机构也在快速推进,我认为 4 月底就会出来,现在湖北疾控已经开始疫苗的临床测试了。

很多人揪住美国人说的最少要一年不放,认为疫苗要明年才能出来。我觉得不但中国的很快会出来,美国也会很快,这不已经开始临床测试了。

现在可能并不是疫苗正式推出的好时机,疫苗就像未来的防空系统,你加入哪个防空系统,就选择站在哪一边,受其保护。所以这个时机大家都会慎重拿捏,在最恐慌无助的时候拿出疫苗来,就像经济危机的时候,世界银行发放的贷款一样,一针下去这辈子就跟你走了,这才行。
现在英国法国瑞典这样的国家,不到人死国崩老百姓暴乱,他可能就这么放任自流下去了。万一病毒不是他们了解的那样,人越死越多最后社会崩溃又开始恐慌了求救,那时候自然就听话了。否则的话,他还是跟病毒先讲政治,对自己人民不负责,对世界也不负责,这就没法弄。
现在这种情势,国外的疫情一时半会是结束不了了,现在的热带国家虽然没有出现疫情大爆发,但是病例还是在继续增加的,比如印度,印尼,马来西亚。而且还不知道他们检测全不全面,在现在不太透明的情况下,确诊患者也在快速增加。可以预见即便到了夏天,疫情有可能趋缓,但可能很难就此结束。我们的防境外输入压力不会变小。据悉现在各省市正在加紧加强传染科室的建设,以防止未来出现疫情二次反扑。正所谓好人有好报,全国四万多医务人员奔赴湖北支援,一方面是救湖北于水火,另一方面锻炼了一只数万人的医疗队伍,这支队伍在战斗中得到了锻炼,有了很好的处理类似问题的经验。可以这么说,即便未来疫情真的出现季节性二次爆发,各省都有强大的中坚力量可以处置,不会慌乱无序应对。
理想的状况就是,一带一路国家首先跟着中国一起联防联控,一起制定相同的防控标准,采用统一的健康标准码,人员、货物的流动都用电子健康码覆盖,这样采纳执行这一标准的,可以跟中国一样复工复产,开展贸易往来,进行客货流通,加入这一防控体系的,可以提供中国经验和医护人员救援,可以平价出口紧缺的防疫物资和疫苗、药物。不采纳执行的,您就自生自灭,没有中国的低成本生活用品产业链供应,这些国家只会崩得更快。

现在美国态度暧昧,股市已经击穿了川普的心理防线,川普已经在开始准备甩锅病毒是中国的了,如果美国破罐子破摔,也采用群体免疫,那就是两个世界平行前进,让人们自己选择吧。

知乎用户 曹多鱼​ 发表

目前看来疫情带来的最大影响还是全球范围内的恐慌情绪。

而恐慌带来的市场的崩溃以及此时我国与美国的动作才显得至为关键。

现在谈世界格局未免有些大了,但现在能预见的就是欧洲的衰弱,但这个衰弱的程度要看欧洲各国反应以及红蓝方的动作。

但具体扩散到世界还不好说,接下来主要取决于西方国家如何站队以及他们的选择了。

对美国来说,大家分析负面也很多了,说说积极吧。

欧洲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疫情带来的恐慌情绪让原本的资本市场遭到了重创。这也是很多人提到的美国目前资本的机会,从理论上看,美联储目前降息空间没有了,而其他的办法就是扩表,可以简单理解为印钱,这个印钱多少嘛,全凭美联储良心。

美股最近的波动不用多提了,逼空又逼多的。但是需要注意的是,美股还有很多公司属于优质的资产,他们或许会跟着股市下跌而下跌,但这些不改变他们本身优质标的的根本。

在这次疫情中,大家可能只是看到了美国股市接连熔断,但似乎忽略了全球其他地方的市场,相对于美股,A 股下跌并不明显。但全球各地市场都在无休止跌,而这样的情况,资本完全可以跑到欧洲去抄底,因为这波疫情总会过去,过去完之后,那些以极低价格购买了这些国家优质资产的资本就可以选择把这些资产卖出,或者是直接控制了。一些小国家可能核心产业都会被人控制,这也就是现代经济殖民体系,可以参照理解三星,这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收割意思。

对美国的这点好处在于,不管再怎么看,美元依然是世界货币,世界绝大多数商品依然是美元计价,在美国自身能维系这一套金融体系的前提下,美国依然有很多牌可以打。

不要试图用一场疫情就击败美国,疫情可能会是美国不再绝对强大的信号,但绝不可能导致美国崩溃,尊重对手是我们能击败对手的前提。

美国目前依然在很多领域占据了优势,虽然在处理疫情问题没有我国这么高效、快捷,但这不代表美国就不强大了。

这段时间给我国的最起码是一段窗口期,这段时间由于我国率先下场,复工预期良好,已经可以向世界输出物资了,而短暂时间一些紧缺物资:口罩、防护服这些属于卖方市场,我们可以适当利用这些赢得一些好处,但是疫情总会过去,我们既要考虑着不仅仅是当下的利益而是更长远的利益。

我国目前在国际还没有什么大动作,其实也是谨慎防止类似川普这种国内矛盾转到国外矛盾的行为导致的国际氛围恶化。但说实话,美国人的态度我们大可不必放在心上,双方的核心利益存在质的分歧,反而是我更希望川普大统领连任美国总统,毕竟我真不知道没有了川普我们还哪来的国运。

我们看得更多是其他国家的态度,这个时候我们是不妨拉一波国家的,比如说塞尔维亚总统,慢慢积攒人品,猥琐发育。

但近期我国还没有什么大动作,这往往是更让人浮想联翩的,我们不会错过这个难得的窗口期。但我国目前估计也在等,等美国防疫工作正式铺开进入矛盾突发阶段无暇顾及我们的时候来一波大动作。

看看我国的防疫工作,估计接下来的动作也会带着一种不动则已,一动梭哈的气势。不必去质疑我们几千年的智慧,窗口期的红利只会被利用的更好。

欧洲衰弱已成定局,但是美国这次能不能满血复活还有待考虑,这次疫情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我们的亚洲发展战略能否实现还有待考究,但目前看来日本疫情确实存在较大问题。

美国自身所维系这个金融体系会不会在这次受到冲击?美国收割欧洲过程会不会顺利?各国已经纷纷开始救市了。但即使说美国收割完欧洲暂时补充了血条,但由于割韭菜的问题,当世界上美国阵营纷纷衰弱,那他所维系的金融体系也会越脆弱,我国崛起也更有可能,但双方矛盾毫无疑问会进一步激化。

可以预见是,我们双方的矛盾也会越发不可调节,不要太在意川普辱华,他也就是过过嘴炮,国与国之间就是拼实力,要养成就喜欢他讨厌咱还拿咱没办法的态度。

但现在一切还不明朗。

但可以遇见的是,这次疫情会让全世界人民重新思考国家、人民的关系。

中美还是有能力自救。(美国存疑)

欧洲有的反抗有的躺平。(还有一些声音)

其他的一些国家,比如非洲那些国家。

根本没有任何话语权,没有人知道,更没有人关系,国际社会,丛林法则在这一刻显得淋漓尽致。

接下来可能也会面临不可避免地站队,这个时候的我们广交益友是没坏处的,政治就是让我们的朋友多起来。


随便聊了聊,但其实有时候觉得分析世界局势还是有点力不从心。

忽然想聊聊别的什么。

这两天大家都在说见证历史,但见证历史有什么用呢?

只有那些见证了历史并借助历史起飞的人才会缅怀这段历史。

否则就像是父母对孩子说:儿啊,妈也算是见过中国房地产神话的人了。

孩子:妈妈,那你当时贷款买了多少房呢?

父母:………… 这该死的历史…………

其实与其写点肉食者的世界格局,我更想尝试看看这次疫情下会给普通人带来什么影响,以及我们自己能做点什么才能借着这波机遇发展自己。

曹多鱼:如果 2020 年发生了经济危机你会如何应对?

毕竟一些关于一季度 GDP 预测已经出来了,还是很让人难受的。

希望让我们的国民,熬的过疫情,看得见崛起吧。

知乎用户 「已注销」 发表

国际关系中最重要的三边关系是中美欧,俄罗斯虽然在军事上首屈一指,但在经济上被欧美压得死死的,日本虽然不可小觑,但在国际关系中只能居于二流,包括韩国印度埃及巴西等地区强国。所以世界格局在一定程度由中美欧主导。

我们不能被目前的形势遮住眼,要知道我们已经过了疫情高发期,国外正处于疫情的第一个潜伏期,所以现在盲目自信是要不得的。

国内有研究预测,今年我国一季度 gdp 增长仅 1.2%,餐饮、旅游、房地产等受重创,且需要大约半年的恢复周期。政府直接投入的经费有约 665 亿元,加上延迟复工,对小微企业的减税措施,各大企业的援助,对外援助等显性成本,还有学生上学,高校毕业生就业,外贸受创等等隐性成本,整个国家机器相当于停转了半个月,损失估值已难以测量。所以中国经济一季度受了重创,并且还要忍受其他国家疫情带来的挤兑,进出口贸易受限,整个经济要完全恢复只能等下半年。

欧洲是彻底奔溃了,不仅是经济。如果说英国脱欧只是在欧盟圈上划了一道裂纹,那么疫情就直接敲开一个口子。欧诸五国彻底被打垮,本来经济就不景气,靠欧盟救济,结果欧盟大佬德国自顾不暇,还破坏团结。可以说疫情过后,欧洲经济一片惨淡,尤其是旅游业发达的意大利,至少要一年以上才能恢复到原有水平。

欧洲国家各自为政,塞尔维亚总统已经指出,欧盟仅仅是个童话,一触即溃。一个欧盟,一个声音似乎很难了,但欧盟不会垮,马克龙默克尔等不会坐视不管,因为欧盟一旦垮台,欧洲没有哪一个国家能同时对抗中美,甚至俄罗斯。欧盟的影响力会大幅削弱,再不是铜墙铁壁。

而美国,也会受重创,一个月内已经三次熔断,前无古人 后无来者,我认为还有一次猛烈的超级熔断,也就是类似于一百年前的黑天鹅。尽管特朗普重拳出击,降息又拿钱,但对于波动的股市而言,难有实效,美国虚拟经济极度繁荣,而实体经济却发展缓慢,奥巴马当年推出量化宽松之后,也重申让制造业回归美国,就是这个道理。

特朗普的推特疗法是靠不住的,未来一到二周才是检验美国的时候。在疫情发生之前,美国已经有流感病毒,所以一旦新冠病毒肆虐,号称铜墙铁壁的五角大楼都扛不住。

所以,中美欧三个地区都会陷入增长低潮期,甚至出现负增长。

我比较关注的是美元走向,如果美元贬值而人民币坚挺的话,外汇储备这块要吃大亏,外贸出口也更难。我想央妈一定会保持人民币汇率稳定。

说到世界格局,从经济上看,2020 年谁都不好过,经济负增长很难说会对势力格局有颠覆性影响。欧盟死而不僵,美国仍然世界第一,俄罗斯虎视眈眈。

枪炮拿不下的高地,经济这杆枪也无济于事。从英国确立世界霸权,到美国建立世界秩序,都是在枪炮、战争以后拿下的。

中国通过对外援助能起到宣传国家形象的好处,疫情过后对外投资会受到欧洲欢迎。但要说取得多么大的成果,我不置可否。

中国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

更完整的分析:

Red Cherry:疫情下的世界格局:秩序混乱与重建

知乎用户 随狂风去​ 发表

谢邀。长文,建议细读,以下来自我于另一问题的回答,可转,希望更多人看到。

目前来看,在新冠的冲击下,西方社会陷入衰退并爆发经济危机已不可避免。

事实上,用金融危机来描述将来的情形,大概会更准确一点。

2020 年,将是世界经济秩序鼎革的一年,旧有的经济格局将被打破,新的经济秩序将会重新建立。

因此,任何以美国为首的旧有世界经济格局为标准来判断新的经济形势的观点,都是不准确的,甚至是错误的。

新冠爆发之前,全球的经济秩序有过两次重大变化,一是美英苏等国在二战后确定的战后秩序,二是苏联解体,美国一超多强,进一步控制了全球经济发展,自此以后,全球绝大多数国家的经济发展,都是在美国划定的框架内运行,美国则以美元、石油、军事力量三个大棒强有力地操控着世界经济,即使是中国,也部分受限于这个框架的安排。

美国这么多年搜集的天量财富,一部分是花掉了,但大部分却存在了美股之中,世界上主要财富,都集中在了美国,集中在了美股,世界各地的资本,都通过购买美股和美债,与美国政府共同分食美国搜刮来的世界财富,同时美国人民通过买美股,也搭了便车,所以,在此前提下,全球的资本都竭尽全力的维护着以美国为首的这套经济运行制度,在新冠之前,这套体系牢不可破,就算世界工厂某大国,也不得不屈服于这个框架之下。

历史的车轮隆隆行进到公元 2020 年 1 月 23 日,这是一个几百年后都会让人类记忆深刻的日子,这一天,中国武汉封城,拉响了人类社会对抗病毒的凄厉警报,新冠病毒,它来了!

新冠来势汹汹,不到三个月时间,170 多个国家和地区相继沦陷,中国以举国之力击败病毒,意大利告急、伊朗告急、西班牙告急、美国法国德国告急、英国瑞典半投降。人类世界各主要国家都陷入与病毒的苦战之中。

全球供应链出现大块大块的空洞、美股短短几周三次熔断、石油暴跌、全球三十多个国家股市熔断,新冠造成的冲击波横扫全球,摧枯拉朽般摧毁了旧有的世界经济政治格局。

特朗普说:上帝保佑美利坚。

可惜,新冠面前,上帝也要戴口罩。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再以西方经济学去判断未来的经济形势,就很有问题了。

至于普通人,在世界变化的大潮下,无异于一片大海中微不足道的一滴小小水珠,怎么翻也翻不起浪花,唯一可行的,是与未来的胜利者站在一起,沾得片许胜利者的荣耀,就足够了。

那么,究竟谁会成为最终的胜利者呢?

回答这个问题之前,先看历史。

世界财富的转移,在历史上发生过多次,地理大发现,催生了西班牙与葡萄牙的全球霸主时代;英国工业革命,让 “日不落帝国” 享有了一百年的荣耀时光;两次世界大战的爆发,让美国登上了世界霸主的宝座,并延续至今。

这里面最为核心的,是世界经济中心的变化,是全球财富的转移。以二战为例,二战摧毁了欧洲,美国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和强大的工业产能,让世界的财富与人才逃离欧洲,并逐步汇集在了美国,英法德就此衰落,同时造就了新冠之前的美利坚,全球经济中心的转移就此完成。

这一次,美股三次熔断,所有西方国家或类地方国家的股市同时暴跌,不是简单的经济问题,而是一个政治问题,资本以及资本后面代表的国家集团已经不信任美国了,美国建起的高楼,塌了,所以,特朗普才卑微的祈求:上帝保佑美国。

新冠的爆发,让全球国家和资本们看到美国的虚弱,看到如果绑死在美国这条船上,风险太大,资本是聪明的,也是无情的,你安好时,大家一起搜刮世界,你这船看样子危险了,就别拉着兄弟一块送死了。

老祖宗早就告诉我们,“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资本也是这样想的,因此,美股和全球主要股市暴跌,其本质是一部分资本的出逃,美联储就算再降息十倍,也是无力回天。

这就意味着:美国世界经济中心的地位,将发生部分转移。这和二战时,资本人才出逃欧洲,何其相似

出来的资本,要选择新的栖息地,放眼世界,还有比中国更安全的地方吗?这里有巨大的市场、有完善的工业体系、有充足的劳动力、最重要的是,中国展示了危机之下维持稳定的强大社会治理能力,现在已经变得安全。

因此,大批财富进入中国是必然发生的事实,而这,就对我们普通人有巨大的影响了。二战之后,不,不,实际上是二战打的昏天黑地之时,美国的资产价格就已经开始像坐飞机式的暴涨了。

接下来,大家也许会在短期内看到,人民币大幅升值,股市上涨、房价上涨,最近有一系列的配套政策紧急出台,比如外国人定居中国条例、比如证券市场金融开放、比如土地市场加大供应等等等等,这是在迎接即将到来的盛宴!

此疫过后,世界将不止一个超级大国,而是两个,只是一个犹如缓缓上升的朝阳光芒四射,另一个却是夕阳的余晖般慢慢沉寂,但是美国毕竟有上百年积累,双巨头时代大概还要延续很多年。

我们改革开放四十年不懈奋斗、中华民族持续百年的复兴之路,大概就要结出最为甘美的果实了。

但我必须指出,这轮盛宴,虽然每一个中国人长期都能获得巨大的好处,但是短期来看,当前有资产的人获得收益会更多,具体不愿多讲,每次知乎上一说到房子和股票,总有一些人打了鸡血似得为反对而反对。有什么想法,评论区里讨论。

这次世界财富转移到中国,绝不是以前的热钱涌入,也不是简单的产业转移,而是从金融层面、产业层面、技术层面的全面的真正的投资中国,要与中国与国同休,我们将会见证历史。

再从另一个方面讲讲,经济的转移,需要政治的支持,俗话说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中国要接收美国的庞大遗产,少不了世界各国的政治支持。

美国因为一二战,出钱出人支援欧洲,击败元首,拯救了诸多欧洲国家,从而获得了西欧主要国家的拥护,没有付出就不可能有收获。那么这次新冠,我们也不能放弃未来的盟友。

从意大利开始,在对抗新冠的战争中,欧洲已在逐步分裂为两派,全面抗战派和消极绥靖派,这是各国的不同情况所决定的,是政府和人民的选择,怪不了谁。但这两派客观上却呈现出来一种模糊的阵营,也可以理解为将来各国要走的道路。有些事情没法细说,自己体会。

要说的是结果,通过抗疫,越来越多的国家会选择中国,在生死存亡面前,某些意识形态的差异几乎不值一提,而且通过惊天泣地的共同抗击新冠战争,意识形态是可以逐步靠拢的,毕竟,全面抗战,就已经说明就算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民族,在对面物种战争时,同样有着自由不屈的灵魂与精神,而中国的抗击成功,对世界各国政府和人民是巨大的鼓舞,意大利和伊朗即使到现在也没放弃,因为在他们前面,一个光辉的灯塔正在指引着罗马元老院和波斯帝国胜利前行的方向。

新冠病毒,证明了世界不止一个灯塔,中国防控战的胜利,对全球各国来讲,是一次伟大的胜利,其意义毫不逊于斯大林格勒战役,当任何国家和民族的命运在面临选择时,是投降任病毒杀死人民苟且偷生,还是英勇反抗战胜病毒,这就是个二选一的选择。

我毫不怀疑,作为人类的一员,绝大部分国家必将选择战斗到底,至于英国,查理一世的结局殷鉴不远,也懒得多说。

因此,越来越多的国家将会加入中国抗疫的道路,我们岂能不得道多助?

各位,好好守着您手中的财富吧,如果您的资产在海外,建议尽快换成人民币或人民币资产,人的一生机会不多,这样改天换地的机会百年难得一遇,只要你是一位中国公民,就可以躺赢。

一年内见分晓。

原创不易,点个赞,持续分享干货

也可以关注我

[@随狂风去]()

知乎用户 南风窗​ 发表

不请自来,谈谈这场疫情对全球政治的影响吧。


毫无疑问,这已经是一场世纪瘟疫。根据世卫组织的数据,截至 3 月 20 日,新冠肺炎疫情已蔓延到全球 160 个国家和地区,确诊病例总数逼近 28 万,死亡人数突破一万。(数据还在迅速增长中)1918 年 “西班牙流感” 导致约 5000 万人死亡的悲剧不会重演,但就影响的广度和深度而言,新冠肺炎疫情在百年内已找不到类似的对应事件。

对于各国政府来说,这都是一次压力测试。但远不止于此,这次疫情还会深刻地影响全球政治。这种影响,不是说疫情会像两次世界大战以及冷战那样显性地重构世界政治版图,而是指疫情的余波,会通过人们对政府角色的再思考,导入到 “政治机器” 未来的运行中。

疫情结束后,有政府将因防控不力而倒台,有政党会因战疫无方而付出代价,甚至走向衰败。这种 “政治审判” 的到来,就是人们重新思考政府角色的结果。当然,也会有政府和政党令世界刮目相看。

疫情全球蔓延与各国战疫表现,客观上形成了政府间比拼危机应对能力的局面。自现代国家诞生以来,保护国人的安危都是政府的基本职能之一。根据马克斯 · 韦伯的说法,一切自主的领导行为皆可纳入 “政治” 的范畴中。政府在疫情危机中的表现,是对 “自主领导行为” 的终极考验,也是政治的应有之意。

从全球政治层面来看,这次疫情的影响之一,将是政治中意识形态的光环变淡,政府治理能力要素的提升。东亚的中国、韩国、日本、越南、新加坡等国,此前要么是疫情的危机中心,要么处于危机的边缘,但都没有走向全面失控。

在这些国家的战疫过程中,人们看到的是一个 “有效政府”,如何把政治、经济、科技等资源转化为危机应对能力。从根本上说,这种能力就是政府的治理能力,与意识形态关系不大。

如今欧美成了疫情的危机中心。论医疗技术实力、公共卫生体系,以及可动用的资源,欧美国家都排在世界前列。这些优势虽不能确保免遭疫情碾压,但至少 “先天条件” 不输上述东亚国家。欧美战疫结果如何,最终将取决于政府的治理能力。意识形态上的心理优越感,在现实中起不了任何作用。

人类社会面临的现实,是致命病毒光临人类的频度比以前更高。这是人类的宿命,正如历史学者威廉 · 麦克尼尔所说:“应当牢记,我们越是取得胜利,越是把传染病赶到人类经验的边缘,就越是为灾难性的传染病扫清了道路。我们永远难以逃脱生态系统的局限。” 未来政治的进化,在治理体系层面不得不考虑病毒的演化。

当然,人类社会不可能永远处于 “抗疫” 状态,但经历这次世纪瘟疫之后,人们肯定会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什么样的政府才是 “好政府”?那应该是在 “常态” 下能给社会创造公平、公正,给人以尊严和体面,为民众谋福利,在 “非常态” 下能给社会提供安全感的政府。这会成为政治进化中的“显性基因”。

主权国家意识的强化,将是这次疫情的另一个政治影响。从世界范围来看,虽然有 “山川异域,风雨同天” 的国际道义,也有国际组织与国际协调的努力,但民众得以依靠、起主导作用的,还是主权国家。危机过后,从普通民众到政治人物,对政治的思考都会凸显国家因素。

意大利在疫情严重时,因向欧盟求助无门而怨声载道。马克龙与默克尔关于新冠肺炎疫情的讲话,反复强调的是危难之际呼吁国家团结,看不到 “欧盟合作” 的表述。作为欧盟轴心国,法德 “大难临头各自飞”,不会是压垮欧洲一体化的最后一根稻草,但肯定会褪去“去主权化” 的神圣光环。作为主权国家间合作、融合的典范,欧盟的政治演化,“侵蚀”主权国家的阻力会更大。

在马克斯 · 韦伯的逻辑中,政治与国家之间存在天然联系,两者可以说是 “相互定义”。弗朗西斯 · 福山在《政治秩序的起源》中,提出了成功的现代自由民主制的三个条件,即国家、法治和负责任政府。虽然福山强调的是三者之间需要平衡,但他也有一个隐含的偏向,即“国家能力” 的重要性。

早在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前,福山就预言了美国的政治衰败。依他的逻辑,美国的社会分化、政治极化,导致行政效能降低、国家能力式微。特朗普政府糟糕的战疫表现,成了论证福山论点的经典案例。特朗普对 “深度国家” 的防范,对建制派的攻击,使美国疫情防控几乎处于“无政府状态”。直到疫情暴发,特朗普才匆忙进行政策调整,而最重要的调整,就是 “唤醒” 国家能力。

作者 | 南风窗常务副主编谢奕秋

知乎用户 Paul Liu 发表

很多核心的东西并不会改变,比如:

  • 西方主流对 zg 的不信任,对社会主义 / 共产主义的鄙视
  • 白人对有色人种会继续歧视,包括白人对华人的歧视
  • 这个世界还是那几位大(强)屌(国)说了算,毕竟还没有比核弹更牛逼的东西出现
  • 经济结构还得是开放、全球化
  • 强国依旧会剥削弱国、贫富差距会继续拉大
  • 科学和宗教还会各自占各自的地盘,谁也弄不过谁,同时也合作不起来,双方本质不变
  • 美国依旧是西方文明中心,天朝依旧是东方文明中心
  • 极端主义、民粹这些,该自爆自爆,该键盘侠继续键盘侠
  • 人性中依旧存有丑恶、自私自利、恨人有笑人无等那些各种龌龊
  • 钱还是钱,还是王八蛋,长得真 TM 好看
  • 双向性的人口危机,就是有的出生率太低以及有的出生率太高的问题,依旧会存在
  • 向左的依旧向左,向右的依旧向右,好多人还是会选择中间派,变色龙依旧变来变去
  • 利益永远至上,利益永远至上,利益永远至上,恒久不变

但,有些事情,我认为可能会改变,比如:

  • 为了利益,西方会有转向东方的玩家
  • 所谓种族大和谐这个谎言可能会被戳破,同种族都能互相捅刀子,何况不同?但人类会想办法在种族和谐 / 合作这个主题上找到新的办法,这是人类文明发展的一个坎,但我不知道是什么办法,我没这个脑子
  • 屌大的几位会换换椅子,但玩家不会变,昨天你是老板椅我是沙发,今天我是老板椅你是沙发而已
  • 各种现存结盟利益体有的会被打散重新综合,有的会暂时选择独善其身,有的会更加紧密,但最后还是得一起玩,这牌才打的下去,互相还是得倒一杯卡布奇诺
  • 有些弱国也许会变成强国,但强国很难变成弱国,有些弱国会非常非常惨,甚至有些人类会从社会性、经济性、文化性上形成相对的 “非人” 生存状态
  • 科学会继续发展,宗教亦然,且都会找到自己新的形态
  • 东西方文明会换个方式撕逼,同时也会换个方式合作,一个人玩蜘蛛纸牌在这世界不大可能,最后还是得斗地主
  • 极端主义、民粹这些,会有新鲜血液输入,也会淘汰一部分变了心的,而因为有新鲜血液输入,可能会有新的恶心人的事儿发生,那种现阶段大家都看不见的、想象不到的
  • 人性中美好的东西会比以前被放的更大,产生更大的影响力,会出现一些真正意义的英雄,当然,出现英雄就等于要死人
  • 爱钱的会变得特别特别爱钱,不爱钱的会变得更加不爱钱,同时双方阵营会有角色对调产生,而且可能是领军人物对调
  • 人口问题会找到很多新的解决方案。这些方案是怎样的现在没人知道,但各种方案都不会长久,会以变化的形态推进,可能要到全球人口达到 100 甚至 120 亿的时候,才能产生一个真的长效方案
  • 左右对调,左右和中间派互换都会发生,短时间会出现左中右比例不平衡的情况,但长期看,最后还是趋于平衡
  • 人类文明要想真的突破,就要突破利益至上这个枷锁,短期我看不到希望,但 5500 万年前人、猴、猿还都是同样一动物呢,说不定 5500 万年后这枷锁能突破呢?

人不完美,但身为人,咱们也没得选。面对现实,embrace it, take it, and fucking deal with it,别无他法。

感谢邀请,全是废话,我自己写完觉得自己什么都没说,惭愧。

知乎用户 欧皇九​ 发表

先说一个大家都能猜得到的改变,那就是中美逐渐脱钩,世界从全球化慢慢开始筑起高墙,重拾民族工业。

其实早在疫情之前,全球就有比较明显的右倾倾向,这次疫情必然加速了右倾速度,连基辛格这些犹太资本主义代言人,都明确说出了 “筑高墙” 的国家会在疫情中收益。

接下来,应该就是工业转移了,日本,美国等国家肯定会把一些生产线移回本国。

可能有些人会觉得,这是对我国经济的重创,百害而无一利。下面我说一点我的小看法。

所谓右倾,其鼎盛无外乎二战。彼一刻,极端民族主义和帝国主义给世界带来了惨痛的回忆,但也同时带来了人类文明的一次新的思想变革,也就是——赤潮

无产阶级团结起来,推翻资本家的剥削,是那个时代的主题,后来为啥不提了?其一是资本家和资本主义国家在苏联的高压下,逐步提高了本国福利,但更主要的原因是,他们通过某种手段,使得自己本国的无产阶级无法联合——产业转移。他们把第二产业转移出了本国,再用移民或者雇佣者来填充社会底层服务。

当一个国家运作,不再完全依靠本国工业生产,他们自然也就不那么怕罢工。法国罢工的那么激烈,实际上也没有让国家无法运作,是因为他们随时可以通过全球化贸易来获取必要资源,毕竟黄马甲都来自义乌。

资本家赚了钱,政府压力得到释放,本来被剥削的本国百姓升级为所谓中产,升不了级的也有无数救济方法,因为不计算底层劳动人头导致人均 GDP 释放性提高,一举多得,唯一的缺点,也就是转移过头后可能会导致在重大危机面前必须依赖他国才能生存。比如这次疫情。

然而,一旦第二产业回到本国,筑起高墙,本国的工人阶级就又会回到被剥削的窘境了,再因为由奢入俭难,工人还会和那些堂而皇之剥削他国工人的资本家进行激烈斗争。这就意味着,那个被称为共产主义的幽灵,将再一次降临西方土地。

集体右倾,必然产生新的赤潮,只不过这个时候,我们是选择一路 ZZ 到底,还是转向到一个更高的高度,就不得而知了。

知乎用户 Harderman 发表

别的不说,我只知道产业链至此以后要逐渐洗牌了。不信的,现在可以去百度一下马克龙。而且一旦有效果了,其他国家很可能会模仿,直到引发全球产业链更替的问题。

疫情的伊始阶段,法国政府就不止一次提出,不能放任欧盟的例如药品等战略性生产工业继续流落海外。口罩荒爆发以来,法国舆论开始猛烈谴责政府多年前做出的,削减口罩库存,依赖亚洲生产的决策。就像总理菲利普所说,这场疫情过去之后,很多事情都将发生重大转变。3 月 12 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发表电视讲话,反思本国经济体制:“这次疫情启发了我们,必须将某些商品和服务置于市场规则未来将汲取地在的教训 之外,将我们的食物、防护、医疗、生活、环境托付给别人是一件疯狂的事情。我们必须重新取得控制权,建立一个比现在更独立自主的法国和欧洲,一个牢固掌握自己命运的法国和欧洲。”

还有一点,我观点不同的是:欧盟不会就此趴下,反而比它没有遭遇到疫情衰落的几率要小得多了。为什么这么说?这次疫情对经济的影响会导致福利缩减,当自己都没有钱了的时候,难民大概率就不能得到白左的庇护了,退一百步说,清理掉老龄人口之后国家的负担也会大大地减小。而且目前看来,极大概率德法会联系更加紧密(你看援助就知道了,别说什么那是原来德国的,你要知道那里人基本都不认为自己是德国人,只相信自己是法国人),这很可能成为以后欧盟的一个趋势,这种趋势势必引起欧盟的蜕变。欧盟起不来无非就是因为没有一个能统一其他国家想法的国家的内耗问题和各种包袱,有了较为统一的头头之后,就会好的多的去了。至于本身不想要呆在欧盟的,估计他们也就不会太在意了,其他小国也真的不能影响他们多少。再说了,为了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他也必须呆在欧盟。德法如果思想进一步统一了的话,那些国家不管哪些利益至上,他都只能选择听取。

并且,这次疫情会清理掉过剩产能,很大程度上延缓资本主义危机的爆发,加上清理掉很多福利负担,不好说未来会怎么样。

温水煮青蛙,青蛙很可能会死。你把它突然扔到烫水里面,你看它会不会跳。

对我们来说,怕的不是进步缓慢落后没有意识,怕的是突然知道自己会支持不住,在有底子的时候,马上丢掉包袱。


四月二日更新:

法国喊话意大利了,法国前一阵给意大利了防护服和口罩,德国接纳了意大利法国患者,我看有新闻说德国叫美国驻军滚出去,意大利还是跟随它盟友去巡航了。我觉得,和我当初的预测差不多。

德国现在明确表明自己能做也想做欧洲的领头羊了,德法真的是要来了,德国之前是因为二战的问题不敢也不想去做,现在不这样了,这样的话,欧洲强权精英政治还会远吗。

最大输家真的可能是美国,不是欧洲。我也不是太懂为什么总有人说欧洲肯定是最大输家,我现在看种种事情感觉是欧洲真的是要玩真的了,看透了美国,意大利也真的是不想出去也出不去,其他国家更别说了。

这次疫情注定会引起欧洲的变革,这让我想起了黑死病。

为什么我更新了以后找不到我的回答了?

补充一下我的论据(截取转载的):

据《卫报》报道,欧盟委员会前主席雅克 • 德洛尔(Jacques Delors)上周末打破沉默,发出警告称,在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之际,“缺乏团结将对欧盟构成致命危险”。与此同时,意大利前总理恩里科 • 莱塔(Enrico Letta)在接受《卫报》采访时也提到了威胁欧盟的 “致命危险”。“我们正面临一场从未有过的危机。” 莱塔说,“一部分原因归结于新冠病毒的发展不可预测,大部分是因为欧盟过去 10 年发生的其他危机削弱了‘欧洲主义’。”莱塔解释道,欧洲的团结精神大不如从前。欧盟面临的最大危险不是新冠病毒,而是“特朗普病毒”“分裂病毒”,即民粹主义。
目前,欧洲已经从最初的 “自我优先”(me-first)反应中走了出来。德国、奥地利和卢森堡现已经开放医院,收治来自疫情重灾区的病人。意大利、西班牙、法国、葡萄牙、德国在本国抗疫设备极度缺乏的情况下,通过内部的协调和安排,相互为一线救护人员紧急调配口罩、消毒液等抗疫用品。欧盟执行委员会表示,法德两国向意大利捐赠的口罩数量已超过了中国。此外,意大利抗疫取得一定成效后,欧盟一些国家“适度” 学习了意大利经验,采取适当的封锁措施,以控制疫情扩散。欧洲领导人也已就应对新冠病毒公共卫生危机达成一致,其中包括承诺改革欧盟危机管理体系、为疫苗研究提供资金、联合采购医疗物资等措施。欧洲领导人也已就应对新冠病毒公共卫生危机达成一致,其中包括承诺改革欧盟危机管理体系、为疫苗研究提供资金、联合采购医疗物资等措施。
面对新冠疫情带来的影响,一些评论家认为,欧盟似乎已经变得岌岌可危,站在了分崩离析的边缘,但也有声音认为,新冠疫情是欧盟的一根 “救命稻草”,或许可以将各国再次团结在一起。据 BBC 报道,新冠疫情的全球大流行意味着需要全球性的解决方案,而欧盟必须处于斗争的中心。面对危机,人类的本能往往是切断外部联系、自我防卫。这种立场虽然可以理解,但很容易弄巧成拙。随着全球化的发展,团结、合作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基础,“欧洲之父” 雅克 · 德洛尔(JacquesDelors)早已提出“目前笼罩在欧盟上空的乌云窒息着欧盟,昭示着欧盟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期,唯有团结合作才能走出阴霾”。
“每一次危机都降低了成员国之间以及整个体系内部的信任,这是一个真正的问题。”欧盟扩大委员会前委员顾问希瑟 • 格拉贝(Heather Grabbe)表示。据悉,巨额的 “新冠债券” 对欧盟预算而言也是一大压力。欧洲理事会将在 4 月 7 日召开理事会再次讨论 2021 年至 2027 年预算和疫情两大主题。峰会将以 “团结和责任” 为基础讨论预算,努力实现欧盟提出的绿色方案和数字经济等框架目标,并在此基础上,为抗疫找到一个“快捷有效的解决方案”。

4 月 20 日:补充一点最近发生的进展,总体势头向好。德国联邦卫生部长施潘 20 日宣布,德国将负担欧盟邻国新冠肺炎患者在德国治疗德费用,如果有必要,德国将接收更多的新冠肺炎患者。目前,来自法国、意大利、荷兰等欧盟国家的 200 多名新冠肺炎重症患者在德国接受治疗,费用总计为 2000 万欧元。

所以说,就像我评论里说的,这次只是把由难民问题开始其他问题叠加的信任问题的严重性完整暴露了出来,这次事件无疑是对信任问题的非常好的一次解决缓和的机会。如果没有这次疫情,自己同床异梦的严重程度可能自己都还不知道。

作为德国疫情重灾区的北莱茵 - 威斯特法伦州,也参与接收了意大利的重症患者。用该州州长拉舍特的话说,这么做是为了捍卫 “欧洲精神”,“我们需要欧洲各国的团结”。德国总理默克尔出面给意大利和荷兰“做工作” 之后,欧盟各国财长 4 月 9 日深夜终于达成总额 5400 亿欧元的大规模救助计划,包括以贷款形式提供的 1000 亿欧元财政援助,欧洲投资银行为受疫情影响严重企业提供总额 2000 亿欧元的贷款担保,欧洲稳定机制为欧元区国家提供总额 2400 亿欧元低息贷款——唯一条件是将资金用于应对疫情的卫生保健、治疗和预防工作,但只字未提欧元债券问题。
欧盟的救助计划还需获得欧盟 27 国领导人批准,将使得欧盟迄今出台的抗疫财政措施总额增至 3.2 万亿欧元,在世界经济体中排在首位。欧元集团主席森特诺说:“我们响应了民众要求欧洲提供保护的呼声。” 法国经济与财政部长勒梅尔说,“欧洲已作出决策,准备直面危机的严重性”。
同时,欧盟也加快了医疗资源调配行动,通过欧盟民事保护机制,一批罗马尼亚和挪威的医护人员赴意大利北部疫情最严重的米兰和贝加莫地区支援;奥地利向意大利提供消毒剂;意大利启动欧盟全球环境与安全监测系统绘制卫生设施和公共空间地图。此外,意大利还受到欧盟应急反应协调中心调配的防护装备,以及多个欧盟国家运送的口罩、防护服和呼吸机等装备。
似乎觉得说一次 “对不起” 还不够。4 月 16 日,欧洲议会的一次辩论中,冯德莱恩再次代表欧盟向意大利致歉,“当意大利在危机之初需要帮手时,很多国家没有及时到场”,但现在的欧洲已重新成为“团结的中心”。
话虽如此,但欧洲重新团结起来并不容易。近年来民粹主义风潮已深刻改变了欧洲政治版图,今年 1 月底英国也正式 “脱欧”,内部发展不平衡以及在财政、移民等政策上的分歧,无不显示出欧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团结。
偏偏在这个当口,新冠病毒疫情接踵而至,欧盟及各成员国本能地走向了团结的反方向。待到转身时,已经走了很远,但愿这会倒逼欧盟朝着团结加紧赶路。
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打破了欧盟的许多惯例。已经渐渐融为一体的各个成员国之间,又建起了一座座检查站;一向 “难控制,要自由” 的欧洲人,不得不在一个个春光明媚的日子呆在家里。
但是,欧洲内部其实也需要这样一个共同的敌人来加强团结。和之前的想象不同,欧洲仿佛恢复了某种团结。各主要国家的领导人,在最新的民调中,支持率也是一路上涨。连最 “佛系” 和“不幸”的鲍里斯的民调,也上涨了 25%。

4 月 25 日更新:

金融方面,疫情促使(或者说迫使)南欧与北欧达成了一种妥协 - 利益共同化,即北方与南方必须为了共同利益生活在一起。他们面对了很长时间以来一直回避的话题:成员国特别是较为富有的必须负担更多风险,否则欧元 / 欧盟将不复存在。

例子:过去一直反对共同化的荷兰央行行长现在也看到了支持欧元债券的理由。

还是那句话,这次只是让原来不愿意面对的问题暴露出来了,未必是个坏事。


还是金融方面:

说点题外话,今天看到新闻,说疫苗美国有非常利好的消息出来了(说是第一期试验结果出来了,结果很不错),欧美股市大涨,和很多答主预期看来不太相同,可能过去很多答主的答案准确率也就不高了。疫苗出来了,一切都难说。

知乎用户 司马嘉曜​ 发表

这次疫情最重要的是给了中国人信心并且缓和了国内社会矛盾。信心比金子更可贵,价值不可估量。

长期以来有太多太多的人觉得自己国家不如欧美日等发达国家,公知天天挑中国毛病,有钱了就移民。世界都相信中国会超越美国唯独中国人自己不信。

财富两集分化仇富、仇恨政府的风气愈演愈烈。各种陷阱: 中等收入陷阱、塔西佗陷阱、修昔底德陷阱。有多少人相信中国将要崩溃。

无数的二鬼子天天叫嚣,精神外国人忙着割裂自己与祖国的关系。

疫情来了让世界和国人看清所谓西方价值体系多么荒诞低级,哪里和文明沾的上边。西方发达国家的国力现在看来也是值得商榷的。

相信我们在奋斗二十年,我们就可以告慰先烈、祖先了。我们的后代可以生活在世界上最富强的国家,过上比我们这辈好的多的日子。


最近新写的文章敬请诸君雅正。

司马嘉曜:嘉曜观天下 2020——印度

司马嘉曜:嘉曜观天下 2020——日本

司马嘉曜:嘉曜观天下 2020——朝韩

司马嘉曜:嘉曜观天下 2020——东南亚

司马嘉曜:嘉曜观天下 2020——中东

司马嘉曜:嘉曜观天下 2020——非洲

司马嘉曜:嘉曜观天下 2020——拉美

知乎用户 西风独自凉 发表

英国思想家大卫 · 哈维在《雅各宾》发表《新冠时期的反资本主义政治》:

作为近年资本主义内核的消费主义驱动力衰退极有可能导致经济崩溃,盛行于欧美的新自由主义将公共卫生问题引入更晦暗的深渊,而所谓的 “病毒面前人人平等” 不过是一种假象。

已确诊的摩洛哥元首、意大利内政部长、澳洲高官、美参议员…… 对此有不同的看法:有时候病毒也会嫌贫爱富,没想到吧。

相比之下,美国哲学家、性别理论学家朱迪斯 · 巴特勒的《资本主义的局限》更为靠谱:疫情显示资本垄断下公共医疗卫生与个体权利的脆弱性,既有的阶层、地域与性别区隔也被病毒感染的随机性所掩盖。

没有市场不行,全靠市场也不行。

法国总统马克龙发表电视讲话:经过这次疫情将汲取教训,反省民主国家暴露的缺陷,计划取回民生医疗行业的控制权,将其置于市场规则外。

“知识界的摇滚明星” 齐泽克赞同中国抗疫的方式:“我们很高兴地了解到,中国因为冠状病毒而封城,使获得拯救的生命多于被病毒杀死的生命。”

据媒体报道,特朗普向建在德国图宾根的生物制药公司 CureVac 提供了 10 亿美元,以确保它 “只为美国” 生产疫苗。德国卫生部长延斯 · 斯潘表示,特朗普政府要接管 CureVac,此事 “没有商量余地”:CureVac 只会“为全世界而非某个国家” 开发疫苗。

齐泽克批评川普,褒扬德国:“我们在这里看到的是野蛮与文明斗争的一个范例。”

《置身疫情,永远着眼于全球性景观》的结尾,齐泽克期待一个更好的世界:

这次疫情会被简化成内奥米 · 克莱因所谓 “灾难资本主义” 的漫长的悲惨故事的一个章节吗?或者,一种新型的(或许更加温和的,同时也是更平稳的)世界秩序会由此脱颖而出?

齐泽克的很多观点都散发着几个世纪前天下大同的霉味,但他对弱者的深刻同情,以及应对现实的灵活性,与象牙塔里的那些僵尸道长截然不同。

勒卡雷最新谍战小说《特工在行动》(Agent Running in the Field)充满愤怒:

对全世界的自由民主而言,英国在特朗普时代脱欧,接下来就不得不仰仗美国,而如今的美国正在大踏步迈向体制化的种族主义和新法西斯主义,最最操蛋的事都凑一起了。

冷战铸就了勒卡雷谍战小说的辉煌,但毕竟是 88 岁的老人了,用他的话来说:“凡事都有一个与一望而知不同的真相。”

这是一个复杂、快速变化的世界,如果还在沿袭冷战时期的暗杀、接头、阴谋论、道德困境,不仅小说离读者越来越远,作家也会与真相背道而驰。

疫情爆发之后,恐怖小说大师史蒂芬 · 金怒发冲冠:川普冠状病毒团队成员,全部是老年白人男性!

医学博士、海军中将杰罗姆 ·M· 亚当斯是美国第 20 任医疗总监,也是川普冠状病毒特别工作组的成员,并非老年白人男性:

作为黑人精英,杰罗姆 ·M· 亚当斯中将是一名获得董事会认证的麻醉师,拥有公共卫生硕士学位,曾担任印第安纳州卫生专员。

川普的冠状病毒团队近 50 名成员,不仅有黑人成员,还有多名女性成员:

史蒂芬 · 金的指控不仅不符合事实,从逻辑上来说也非常荒谬:评价一个医学团队,主要指标应该是专业程度和是否称职,而非肤色、年龄、种族、性别。

德国韩裔哲学家韩炳哲,是一个以不说人话、擅长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的学术明星(泡沫):

韩炳哲《为什么东亚对疫情的控制比欧洲有效?》,认为东亚地区对此次新冠的疫情处理比欧洲好,主要得益于东亚 “儒家思想” 的“服从”传统,“数字监控”系统的发达以及口罩的及时使用,而后两者也都与儒家文化密不可分。

事实上,人们眼巴巴期望这些哲学家能够拿出行之有效的面对这个世界的姿态,但一碰到关键性的难民、移民、文化冲突、自由派的胡作非为,他们要么装聋作哑,要么同流合污。

是的,一线学者不讨伐自由派,就是是自由派本身,他们放弃了作为学者启蒙、引领大众的责任。

法拉奇会怎么看疫情,怎么反击藏污纳垢的自由派?

真正的大知识分子可能很左,包括法拉奇,但她她对权力、宗教、弱者的态度一以贯之,不断调整自己——

可惜《愤怒与自豪》已成绝响!

现在欧美的文艺界,个个都是犬儒、缩头乌龟。

作为一个动态系统,世界需要平衡:右翼泛滥,左翼必然崛起。反之亦然。

自由进步派走火入魔、只注重表面的多元化显示了欧美最深刻、最本质的分裂。

知乎用户 张浩驰​​ 发表

这个问题我想没人敢真的去回答一通。但是如果按照题主所说,疫情平稳地发展,我想对大家来说,都未必是一件好的事情。下面我分几点来谈。

一、疫情持续发展,对全世界都没有什么好处

我们国家现在疫情基本得到了控制,所以复工复产是现在很重要的一个工作。然而,在全球化的今天,我们的很多企业的上下游均可能在国外,比如北美、比如欧洲、比如日韩、比如非洲等。如果这些地区的疫情得不到控制,作为世界工厂的中国,必然也会受到一定的影响,尤其是很多大生产大装配的行业,必然需要大多数大国之间的合作,才能把事情做好。对于我们国家的影响主要是经济上的影响。

对于中国以外地区,现在开始逐步感受到当时中国疫情爆发的滋味,但某些国家对待疫情的态度,显然还没有到正确的轨道上来。所以这样下去一些国家的疫情会发展到什么程度,真的不得而知。不要小看这个 1% 的死亡,基数上去了,死亡的人自然也就变多了。人死了,但死者的家庭依旧需要继续承担痛苦。当这种局面发展到一定程度后,陷入和中国 2 月时期的暂停经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二、这次疫情,对中国来说,是一次教训,也是一次机会

在疫情爆发的早期阶段,我们对待此次疫情的重视程度还是不够。但当 1.23 日之后,全国上下一心,在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之后,终于把疫情控制住了。现在可以说,中国是这个世界上最懂这个疫情的国家,无数的经验。如果说疫情是一场大考。中国或许无法交出满分的试卷,但是至少是一份优秀的试卷。现在轮到其他地区开卷考试了,一开始大家对中国的答案可能并不信任,就和我们拿到一份非官方的答案去学习的时候,也会存在疑惑。但是,慢慢地,会有越来越多的国家无法招架当地的疫情,转而开始相信中国,开始寻求中国的帮助。现在世界形势就是在这一阶段,比如塞尔维亚、伊朗、意大利等国开始寻求中国的帮助。但是还是有部分国家采取了佛系答题,这里就不点名批评了。现在中国在疫苗的部分也有所突破,这无疑是一个好消息。如果越来越多的国家认可中国的防疫措施,并且中国也非常愿意主动帮助,那么中国的国际形象无疑会有很大加分。但我认为,事情的发展不会这么简单,依旧会有一些国家从中作梗,这里也不点名。希望中国在这次疫情中扮演世界扛大旗的角色。

三、部分国家输出的价值观或许需要重新审视

部分国家在之前是这个世界的主旋律,我们国家一直都没有真正加入到这个游戏圈中去。这些国家现在对中国依旧没有一种包容、接受的心,疫情的发展也没有按照他们所设想的那样,和流感一样发展,毫无压力。当然,我不会幸灾乐祸,我衷心希望这些国家的人民可以早日摆脱病魔的威胁。这次疫情结束之后,对于这些国家的地位不会有轻易的撼动,但是会不会成为一次价值观崩塌的契机,就拭目以待了。

总之,这一次的所谓世界格局之变化,主要还是看三点:

  1. 世界经济之变
  2. 中国的担当与影响力
  3. 某些国家的价值观与文化输出出现怀疑的声音



知乎用户 摇摆的猪 发表

1 疫情会加速中美经济脱钩。这个没什么好说的,中美经济脱钩之所以缓慢是因为直接割裂会打击国内经济。但一年多的经济停摆足以给美国时间摆脱对中国产品的依赖,无论是补贴国内制造商还是重建经济安全。

可以想象,面对中国在疫情中的表现。美国所有人都会认识到中国对美国经济安全的威胁。堂堂美帝被中国卡脖子这种事会让中美经济脱钩这个议题在美国没有任何反对意见。

脱钩完就是新冷战。

2 美帝金融市场的崩盘暂时还不会伤害实体经济。但如果疫情严重的话,会引发全球金融危机。同样会加速中美经济脱钩。

3 疫情里中国表现的善意和能力并不能挽救全球化。大部分国家体会了一下产业链不足造成的严重后果后,都会考虑振兴民族工业这种事,欧洲政治会出现普遍的右转。中国只能进入一些完全没有工业能力的国家市场。欧盟各国会考虑重新建立低端制造产业链,并通过贸易壁垒保护起来。所以中国在这些国家的市场占比反而会缩小。

总而言之,无论疫情是否造成对美国的伤害。中美经济脱钩与逆全球化都会加速。当然有很多不喜欢美国的人大概会觉得是好事吧。我也相信中美脱钩以后中国可以凭全产业链的实力拖死美帝。

知乎用户 Oliver​ 发表

整体上看,我认为此次疫情不会使世界格局产生根本上的改变,但构成格局的单元会出现实力对比上的变化,世界格局转变的趋向会加快。

一、首先我们要明确一下 “世界格局” 的概念。国际政治学界一般将 “国际格局” 同“世界格局”的概念等同看待,即“国际体系中各个单元的实力对比状态”。

二、关于当前的世界格局,有一些声音认为二战后雅尔塔体系下的美苏两级格局仍旧主导世界,但比较普遍的定论是 “一超多强”,也就是以美国为 “极”,与欧盟、俄罗斯、中国等实力较强的行为体共同构成的单极多元格局。

三、世界格局因何而改变?

根据上述对 “世界格局” 概念的定义可知,格局的改变即各个单元(主权国家或欧盟等一体化程度较高的行为体)实力对比的改变。而实力又被分为“硬实力”(军事力量、经济体量等)和“软实力”(文化影响力、制度优势等),一般认为硬实力是决定实力对比的关键。

所以总的来说,当前的单极多元的世界格局如果要发生改变,就意味着各个单元的硬实力对比状况发生了改变。

四、新冠病毒肺炎疫情是否会造成世界格局改变?

1、在本次疫情中,美国特朗普政府实行孤立主义的右倾政策,基本抛弃了其作为 “极” 所应当承担的国际责任和领导地位,极大地破坏了全球治理体系,但我认为美国的 “硬实力” 至少中短期内难以发生较大改变,一方面美国的军事实力基本不会因疫情而削弱,其通过军事基地而在全球构建的军事存在网络也始终坚固(疫情期间基地的封闭并不意味着停摆),美国的军事威慑能力依旧无可匹敌。另一方面,除非疫情在美国的存在时间足够长,否则美国经济体量和经济控制力世界第一的状态也很难发生改变,而且作为进口大国,美国经济的衰退还会对全球各个主要出口大国的经济产生较大影响,相对经济实力对比恐难改变。所以总的来说,疫情中美国孤立主义政策会伤害其国际形象等软实力、破坏全球治理体系,但对其相对硬实力的影响可能较小,美国 “极” 的地位还会保持。

2、欧盟在本次疫情中所表现出的 “各自为战” 基本上使欧洲一体化进程中所建立了各个合作机制都走向了瘫痪,恐将极大地伤害欧盟的凝聚力和公信力。伴随着在疫情严重状态下的互相指责、彼此孤立,又有英国脱欧、难民问题、集体右倾等问题的加权,此次疫情很可能会加快欧盟这个拥有较强实力行为体的分裂、退化甚至崩溃,那么其实力便会分化,在世界格局中的地位也将严重受挫。

3、在此次疫情中美国、欧盟各国走孤立路线的状态下,中国通过合作和援助等方式会在在很大程度上提高在全球治理体系中的位置,但硬实力恐难在短期内发生飞跃。即使随着疫情发展,中国有可能成为全球工业生产的 “绿洲”,抢占供应链,但疫情结束后保持这个位置面临很大难度。

4、其他诸如俄罗斯、日本、印度、巴西等相对实力较强的国家,目前看来在短期既没有能力增强自身地位,也没有很高的风险使自身相对实力被削弱,基本上不会对世界格局的改变起到明显作用。

所以我个人分析认为,本次疫情在整体上不会对世界格局产生根本性影响,单极多元格局还将维持,但格局中的主要行为体欧盟的相对地位恐面临大幅下降、而中国的相对地位可能会保持基本稳定,但中国在全球治理体系中的地位将会得到大幅提升,这对中国在未来改变世界格局大有裨益。更为重要的是,全球治理体系的震动也预示着世界格局发生改变的趋向更加明显,这给了学界进一步研究的空间。

谢谢!

知乎用户 小葵​ 发表

这正是我们担心的,疫苗也一样不会产生长久免疫力,与其说群体免疫,不如说准备好常态化共存。

只不过这种共存比流感要严峻的多,甚至可能彻底改变我们的生活和生产方式,这就是所谓新的世界格局。

知乎用户 卧牛 发表

反对所谓的吸血论,因为吸血轮不到你。

也反对中美合作,美国不会和你合作。

更反对中俄合作,俄国只是暂时性低头,俄国有很多选择,中国作为亚欧大陆边缘,没有选择。

首先要认识到世界格局不是一次世界大战就决定的,英国彻底失去霸权都用了两次世界大战,谁能保证美国疫情过后就一定解体衰败?

美国疫情后大概率陷入衰退,但就像英国在布尔战争后逐步陷入衰退一样,霸权的失去是一个过程。美军还在全球驻扎,小弟都还在,别想一步到位,我们不少心红的网民应该冷静。永远要往最坏处想,谁知道会不会有打不死我的只会让我更强大,推一把也要看时候。

更何况我们还依附于美元霸权和全球化,在没有建立自己势力范围之前美国如果倒下,得意的只是俄国。


上图能看到我国地处世界岛边缘,如果中国想要成为世界独霸,就必然与俄为敌,我们的北方会有很大压力和负担。

不仅如此,俄国的军事触角会深入中亚中东欧洲,意味着我们的一带一路会非常困难。这同样意味着中国未来的一带一路必然与俄国大欧亚战略产生冲突,只是美国霸权还在。


未来格局怎么走取决于各国,也取决于中国。

中国目前的国际战略集中在一带一路,一带一路也是我国目前国际格局构建和破局美国霸权的支点所在,一带一路的终点是哪儿?是欧洲,是非洲。我国目前在东非布局较多,未来深入西非中非就需要欧盟帮忙,所以重点就是欧盟。

这也几乎是唯一选择,中国如果想要实现世界治理在没有军事霸权的前提下就只能与沿线国家合作,沿线国家分为五个范围三个国家。五个范围是东亚 (包括东南亚),印度,中东,非洲,欧洲。三个国家是俄国,美国,印度,咱们一个一个说。


疫情如果向全球扩散,在中国优先自保的前提下,我们只能从近到远的救,主要集中在东亚,以及伊朗和欧洲。

目前俄国看起来没事,欧盟事情很大。许多人就说了,欧盟解体的好,可以割韭菜了。且不说欧盟会不会解体,如果要解体,对中国利益是极大的损害。

非洲前面说了,救欧洲有利于帮非洲,非洲出事中国能更好的深入非洲。印度就不要指望了,能不捣乱就不错了,我这里首先说欧洲。

政治角度上说,姑且不说未来可能的两极化,在多极化态势下,欧盟一极的存在感足以保证俄国和美国在欧洲始终有一个包袱。

一旦欧盟解体,我国距离欧盟过远,想去吃尸体都轮不到你,受益方只能是美俄。俄国这个欧洲宪兵可是等了很久了,俄国再弱只要能拖到欧盟先解体他就赢了。二战后东西欧对立不就是欧洲衰弱的表现吗,而冷战时欧洲对峙停滞必然导致东方陷入热战。

欧盟的存在使美俄必须把精力放在欧洲身上,中东乱局也有欧洲影响延伸的结果,欧盟与中国的关系可以是远交近攻

英国脱欧打乱了中国在欧盟的布局,伦敦都成了第二个人民币离岸交易中心,结果英国走了。

可以说救欧盟是必须要做的事,但不意味着欧洲国家都要救,有选择性的救,法德必救是原则,这一点从两国元首通话就能看出来。

中法:
我向法国政府和人民致以诚挚慰问并表示坚定支持。中方愿继续向法方提供力所能及支持和帮助
中德:
中方坚定支持德方抗击疫情,愿继续提供力所能及帮助
中西:
我代表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向西班牙政府和人民表示诚挚慰问。。。中方愿同各国开展国际合作,并提供力所能及援助
中英:
对英国政府和英国人民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表示诚挚慰问。。。中方愿向英方提供支持和帮助
中美:
中方理解美方当前的困难处境,愿提供力所能及支持
中意:
中方予以坚定支持,对意方战胜疫情充满信心。我们将急意方之所急,向意方增派医疗专家组,并尽力提供医疗物资等方面的援助
中波:
中方坚定支持波兰政府和波兰人民抗击疫情的努力。。。愿同包括波兰在内的世界各国加强抗疫合作,共同维护全球公共卫生安全。

怪不得有说意大利擅长站队呢,为什么意大利这么重要?通话里写了中方愿同意方一道,为抗击疫情国际合作、打造 “健康丝绸之路” 作出贡献。细细品。

所以中欧合作,保证欧盟的存在感有利于中国利益。而且救欧盟目前也不会损害中国利益,现在也就英国在远东有点利益纠葛,英国脱欧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当然所谓合纵只是手段,连横也可能出现,终归还要靠自己。


接下来往回推是中东,中东主要玩家是土耳其伊朗沙特以色列,埃及叙利亚伊拉克基本出局。

土耳其最大的问题是有选择,导致想法太多。沙特有后路,又在安全上依附于美国,不能彻底放心。以色列没得说,美国的爸爸。

只有伊朗没有选择,也要求独立自主,其地理位置和历史关系决定了中国可以有条件推一把。现在最大的问题反而是伊朗独立自主太倔,以及美国盯得太狠,需要一个好时机。

说不准伊朗真能自己解决问题,说不准。。。不过也仅限于现在,中东问题太复杂,常新常变不要刻意寻求盟友,起码不是现在。

印度的话没什么好说的,帮了人家不会感激,不帮人家也不在乎,市场经济拿钱办事,保住印度周边就行。


重点反而是东亚,最近美军疯了似的在中国周边游荡,说明它急了。我们这个时候不要着急,要等他们疲软再出手。

虽说不要妄想一次性击败美国,落尽下石还是可以的。要学会你打你的我打我的,第一岛链就算能突破却也是现实问题。

东南亚的重心是南海,东北亚的重心是半岛,第一岛链两块区域中间的纽带锁心就是台湾。

个人认为如果疫情在美国不能快速结束,并向美军扩散,美军将来必然会出现一定程度的收缩,西太地区会出现短暂的真空期,这也是我国难得的一次机遇期。

如果能抓住,真有可能在今年实现祖国统一大业,而且能顺势解决许多东亚问题,这就不多说了,大家都懂。


全球布局不能少了拉美,中国对于美国后院自然是要挖一挖墙角。中巴两国元首谈话除了惯例的支持帮助巴西,里面提到了我国在世界疫情中的基本态度。

中方始终秉持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本着公开、透明、负责任态度,及时发布疫情信息,毫无保留同世卫组织和国际社会分享防控、治疗经验,并尽力为各方提供援助

从上面看,轻重缓急还是有的。

这一点比较赞同陈平教授的观点,可以趁机加强人民币国际化。利用各国流动性不足的问题用人民币国债替换美元国债,正愁我国美债无处去。


最后总结,这一切是建立在美国不能短期内控制住疫情并持续恶化的前提下,如果短时间内控制住了那意味着其他国家也应该会很快。

第一,美国会陷入衰退,必然发生。

第二,美国霸权仍在,必然发生。

第三,欧盟解体,大概率不会发生,但有可能有部分国家脱离,而中国有条件的援助至关重要。

第四,如果美军在西太出现真空期,我军填补事件大概率发生。

第五,收复台湾,条件取决于第四,决心取决于上层。

第六,变数在俄国,印度,伊朗。保住俄国和伊朗就是胜利,印度自由即可。

知乎用户 陈伟杰​ 发表

新冠会加剧欧盟的分裂。

欧盟境内国家几乎都大面积停工停产,即便是这样,每个国家受到的冲击是不同的。比如意大利境内就有相当多的制造业,比如服装,汽车,机械,家具,制药,制造业产值仅次于德国。

虽然很多人嘲笑意大利是个 “伪发达国家”,但意大利的经济总量相当大,只是媒体很少提这点, GDP 总量在全球排在第 8,欧盟境内第 3(德法之后)。

现在意大利制造业停摆一个多月,虽说每个欧洲国家经济都遭到重创,但对意大利造成的冲击远比德国法国要高,这倒不是因为新冠导致的病死人数高。而是因为意大利是依靠制造业谋生的国家,银行职员在家隔离可以用电脑工作,但是工人总不能把生产线带回家吧?而且意大利本国的很多第三产业都是为他们本国的第二产业所服务的,也只能跟着停工。

意大利的制造业一向都是给他们国家出口创汇的,这是意大利经济的为数不多的亮点,让在他们目前称沉重的债务压力下(GDP 的 136% 左右,远超过了欧元区要求的 60%)也没被评级机构屡屡降级的原因之一。

新冠一来,直接把意大利饭碗砸了。

欧元区本来都是个妥协的产物,从不完美,每个国家都带着自己独有的经济周期加入这个货币圈,为了自由贸易和欧洲的稳定妥协下也是值得的。欧盟一直也在鼓励欧盟各国要产业分工,发挥自己优势,关税没了,大家都按照比较优势发挥自己特长就是。

这就是欧盟构架一个逻辑矛盾,要发展经济鼓励欧盟内部贸易,就要鼓励资本在欧盟境内自由流动,各国发挥比较优势来产业布局,本身就会导致各国抗冲击的能力不同,同一套政策使用的力度按照哪个国家为基准呢?

但只要国家产业结构不同,经济冲击的感受一定不同。冲击越大,越是让欧盟各国的经济周期都不在一个频率上。

虽然欧盟内部也有产业分工,但毕竟欧盟不是国家,可调动的资源没有一个中央政府能得到的这么多。欧盟不可能倾尽全力来就意大利,大家看新闻都是看到。这也为意大利反欧盟思潮提供了动力,世界都在逆全球化,欧盟内部更是如此。

意大利极力想推动欧盟发 Coronabonds 来给自己充血,但是偿还的话,需要欧盟所有国家一起来还。德国和荷兰两个富国当然极大的反对者,一想到又要掏钱给西班牙和意大利,德国是怎么都和意大利走不到一起来。

意大利最好是能自救,所以这两天所以在新确诊人数曲线开始向下时,意大利就在制定全国复工计划了,因为实在是扛不住了。

我对意大利复工是完全不乐观的,我前几天给留学时认识的意大利朋友打电话,我问他最近还出门吗?他说,出,当然出门,不然憋在家里干嘛?他每天早上就带着孩子出门去走走,虽然被警察拦住过几次,但都说自己孩子不舒服,想出来走走。警察也就作罢,让他们赶紧回家就行。

意大利民风。

知乎用户 辣笔小桃​ 发表

特别艰难的一年!

新一轮经济危机也许只是刚刚开始!

谈世界格局我觉得太大了!

如果持续下去对所有人都不友好!

看看国内的一些外贸厂真的很太难了

上述图片整理来源:洞察评论 图片见水印

这灾难是全世界的啊!

怎么安排失业人员就业又是一个大问题!

瑟瑟发抖!

只希望疫情早日结束!

知乎用户 纪卓阳​ 发表

作者 / 迈克尔 · 罗伯茨(Michael Roberts)

翻译 / 飘渺 泡泡 杜平

校对 / 杜平

为抗击新冠病毒流行,全世界约有 27 亿工人(占世界 33 亿劳动力的 81%)受到了全部或部分封锁措施的影响。世界经济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几乎所有对 2020 年全球国内生产总值的经济预测都认为,2020 年的全球 GDP 会比 2008-2009 年经济大衰退时期收缩的更为严重(图 1)。

图 1:全球实际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百分比)资料来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数据

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数据,在封城期间,大多数经济体的产出将下降四分之一。每停摆一个月,GDP 的年度增长将损失 2 个百分点。肯尼斯 · 罗格夫(Kenneth Rogoff),曾与卡门 · 赖因哈特(Carmen Reinhart)共同撰写的有关经济危机历史的著作,他认为全球产出的短期崩溃与过去 150 年中的衰退相比有过之而无比及。1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克里斯塔琳娜 · 格奥尔基耶娃(Kristalina Georgieva)预计,“今年将有 170 多个国家的人均收入出现负增长。”2 摩根大通投资银行的经济学家预测,新冠大流行将在未来两年中使全世界损失至少 5.5 万亿美元的产出,超过日本的年产值总量,而这些将是永久性的损失。到明年年底,这些损失几乎占全球 GDP 的 8%。仅仅发达经济体的损失就将超过 2008-2009 年和 1974-1975 年经济衰退所损失的总和。此外,国际清算银行警告说,各国为遏制新冠肺炎所作的各种混乱操作可能导致第二波疫情,到 2020 年底,美国国内生产总值将比病毒感染前低近 12%,比 2008-2009 年还要差得多。最近的一项研究认为,美国的停摆将使其产量在短期内比正常水平低 25-28%。到 4 月底,美国的就业人数已经减少了 3000 万。3

在我 2016 年出版的《长期萧条》(The Long Depression)一书中,4 我发现,从 2008 年大萧条开始持续 18 个月即 2009 年中的谷底,全球主要经济体的 GDP 损失超过 6%。但是,在此期间,全球实际 GDP 下降了约 3.5%,因为所谓的新兴市场经济体并没有收缩,主要是因为中国继续扩张。国际银行研究机构国际金融研究所(IIF)现在认为,到 6 月底,美国的年收缩率将达到 10%,欧洲将收缩 18%。5

在新冠肺炎大流行之前,由于经济疲软和中美贸易战,世界贸易已经以每年 2% 的速度下降。现在,预计今年的贸易收缩率将超过 13%,比大衰退时期还要快。6 货物贸易的崩溃对所谓的 “全球南方” 即发展中国家或新兴经济体的损害尤其严重。许多大宗商品出口国的燃料、工业金属和农产品等商品价格自大衰退过后又暴跌。

新兴市场灾难

当新冠肺炎大流行来袭时,全球不发达国家中的许多较大经济体,如墨西哥、阿根廷和南非已经陷入衰退。牛津经济研究院现在预测,新兴市场的产出今年将下降 1.5%,这是自 1951 年有可靠记录以来的首次下降,这一数字包括中国和印度这两个经济大国。中国和印度在大萧条时期的增长确保了当时发展中经济体没有出现平均收缩,但是,这次不同了。

至于规模较小的新兴经济体,情况已经在迅速恶化。世界银行认为,新冠肺炎将使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在 2020 年陷入 25 年来的首次衰退。世行在《非洲脉搏》报告中说,该地区经济将萎缩 2.1%-5.1%,而去年增长率为 2.4%,由于贸易损失、价值链中断和其他因素,新冠病毒今年将使撒哈拉以南非洲损失 370-790 亿美元的产出。7 90 多个 “新兴” 国家,几乎世界上所有国家的一半,已经询问过了 IMF 的救助计划,并且至少有 60 个国家试图寻求世界银行的救助计划。这两个机构总共拥有高达 1.2 万亿美元的资源来应对经济危机,但其中只有 500 亿美元可用于“新兴市场”,只有 100 亿美元可用于低收入成员国。与收入、GDP 和资本外流的损失相比,这些数字微不足道。根据 IIF 的数据,自 1 月份以来,近 1000 亿美元的资本流出新兴市场,与之相比,十年前的全球金融危机期间则仅有 260 亿美元的资本流出。罗格夫认为,“肯定会随之发生大量政府债务危机…… 该系统无法同时处理如此多的违约和重组”。8 此外,陷入困境的经济体最不需要的是 IMF 的另一笔贷款,正如巴基斯坦的例子所示,在新冠肺炎大流行期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仍在要求巴基斯坦政府采取紧缩措施,以换取此前的贷款。9

除这场政府债务危机外,自大衰退以来,私人债务也有所增长,且在所谓的发展中经济体中增长最快。正如世界银行的许多经济学家指出的那样:“自 2010 年以来,债务增加的大部分集中在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EMDE),它们的债务占 GDP 的比重上升了 54 个百分点,达到约 2018 年占 GDP 的 170%。这一增长有着广泛的基础,影响了大约 80%的 EMDE。”10 这些债务大部分是以美元计价的,而这种美元这一霸权货币在危机期间作为 “避风港”,其价值不断增加,这些经济体的还款负担将越来越大。

增加政府开支以减轻打击的空间不大。与 2008-2009 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相比,“发展中”经济体的地位要弱得多。2007 年,40 个新兴市场和中等收入国家的中央政府财政盈余合计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 0.3%。去年,这些经济体的财政赤字占 GDP 的 4.9%。亚洲 “新兴市场” 经济体的政府赤字从 2007 年占国内生产总值的 0.7% 上升到 2019 年的 5.8%;在拉丁美洲,政府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从 1.2% 上升到 4.9%;在欧洲,政府财政盈余从占国内生产总值 1.9% 变成了占国内生产总值 1% 的政府赤字。

因此,新冠肺炎大流行预示着 “发展中” 经济体将陷入全球萧条。全球失业率也在飙升。国际劳工组织(ILO)认为,全球工时损失将相当于 3.05 亿个全职工作岗位。4 亿多家公司和个体经营者组成的企业处于如制造业、零售业、餐饮业和酒店业等 “风险” 行业中。11 就业不足也被预计将大规模增加。而且,正如以前的危机所见证的那样,劳动力需求受到的冲击很可能转化为工资和工作时间的大幅下调。劳动力收入的损失可能达到 3.4 万亿美元。经济活动的减少给收入带来的压力将摧毁接近或低于贫困线的工人。根据 ILO 的 “中高” 经济损失预测,与新冠病毒 Covid-19 出现之前对 2020 年的估计相比,工作贫困人口将增加 2000-3000 万。

这些国家几乎没有或根本没有 “安全网”。全球经济衰退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劳动人民的打击,即使是短暂的,也将是严重的,尤其是在多年的财政紧缩和工资压制之后。对于“发展中国家” 的数十亿人来说,这将是毁灭性的。

快速恢复?

尽管如此,主流经济预测人士仍持乐观态度。所有人都预计到 2020 年下半年将出现大幅复苏。这种观点认为,中国正在迅速复苏,到 9 月份,一旦新冠肺炎大流行消退或当局能够控制住疫情,主要资本主义经济体将反弹(在撰写本文时,中国、韩国和日本的情况似乎都是如此)。

全球股市也出现了乐观情绪,尤其是美国股市。美国股市在实施遏制新冠病毒 Covid-19 的封锁措施后下跌了 30% 左右,而 4 月份又反弹了 30%。有两个原因。第一个是相信封锁很快就会结束;治疗和疫苗正在阻止病毒的流行,新冠肺炎大流行将很快被遗忘。例如,美财政部长史蒂文 · 姆努钦(Steven Mnuchin)重申了他在封锁开始时所表达的观点,“你将看到经济在 7 月、8 月和 9 月真正反弹。” 白宫高级经济顾问凯文 · 哈塞特(Kevin Hassett)表示,到 2020 年第四季度,美国经济 “将非常强劲,明年将是一个伟大的一年。”

第二个原因是美联储(即美国中央银行)最近的信贷注入和政府的财政措施。然而,央行的慷慨援助或计划中的财政一揽子计划也将无法避免这种衰退。一旦经济衰退开始,收入就会崩溃,失业率就会迅速上升。这对整个经济产生了连锁效应或 “乘数效应”,尤其是对非金融公司而言,即导致一系列的破产和倒闭。尽管如此,并非只有政府官员和银行家认为,大流行和封锁造成的经济损失将是短暂的,即使不是那么美好。美国许多凯恩斯主义经济学家也提出了同样的观点。拉里 · 萨默斯(Larry summers)曾在比尔 · 克林顿任期内(Bill Clinton)担任财政部长,他认为,封锁衰退类似于夏季旅游目的地的企业因冬季而关闭。夏天一到,他们都会敞开心扉,像以前一样做好准备。“复苏的速度可能比许多人预期的要快,因为它具有每年科德角经济从被冬季打击的总体萧条中恢复特征,或每周一早上发生的美国 GDP 的复苏特征”。”12 主要的凯恩斯主义者大师保罗 · 克鲁格曼(Paul Krugman)认为,这次经济衰退不是一场经济危机,而是一场“救灾” 局面。13 虽然现在可能必须增加支出,赤字也会增加,但一旦这种支出奏效,经济将恢复到以前的状态,赤字将得到偿还。

之所以如此乐观,是因为凯恩斯主义理论一开始就认为,经济衰退是 “有效需求” 崩溃的结果,然后导致产出和就业下降。但这种衰退并不是 “需求” 崩溃的结果,而是制造业、尤其是服务业生产关闭的结果。这是一次“供给冲击”,而不是“需求冲击”。

海曼 · 明斯基学派的 “金融化” 理论家们也无所适从,因为这场衰退并非信贷紧缩或金融崩溃的结果,尽管这种情况有可能会到来。14 这种流行病通过改变供给而不是凯恩斯主义者宣称的需求来打击世界经济。15 当商店、学校和企业被封锁以控制疫情时,生产、贸易和投资首先被停止。当然,如果人们不能工作,企业不能销售,那么收入下降,支出崩溃,将产生“需求冲击”。事实上,所有资本主义危机都是这样的:它们始于供应萎缩,最终导致消费下降,而不是反过来。

凯恩斯主义者认为,人们一旦恢复工作并开始支出,“有效需求”(甚至是 “被压抑的” 需求)就会猛增,资本主义经济将恢复正常。但是,如果从供给或生产的角度来看待经济衰退,特别是从恢复产出和就业的盈利能力出发(这是马克思主义的方法),那么经济衰退的原因和复苏缓慢疲软的可能性都会变得很清楚。

转折点

Covid-19 是经济的转折点。打个比方,想象一堆沙子堆积在山顶,沙粒开始滑落,然后到某个特定点,再增加一个沙粒,整个沙堆都坍塌了。如果你是后凯恩斯主义者,你可能更喜欢称其为 “明斯基(Minsky)时刻”,这是因为明斯基认为资本主义在变得不稳定之前,看起来都是稳定的,因为稳定孕育着不稳定。马克思主义者则认为的确存在不稳定,但会补充说,由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内在矛盾,不稳定会周期性地形成雪崩

正如英国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克里斯 · 迪洛(Chris Dillow)所说,冠状病毒的流行实际上只是使主要资本主义经济失调和停滞的一个额外因素。他将停滞的主要原因归因于资本利润率的长期下降:“基本理论(和常识)告诉我们,金融资产的收益率与实际资产的收益率之间应该存在联系,因此债券的低收益率应该表明实物资本的低收益率。实际上确实如此。” 他指出了 “三个大事实”:生产率增长放缓;面对危机的脆弱性;低级工作。正如他所说:“当然,所有这些趋势早已被马克思主义者讨论过:利润率下降;导致停滞的垄断;发生危机的倾向;许多人的生活条件恶化;有很多证据支持他们。” 16

主要经济体的资本利润率一直呈下降趋势(图 2)。此外,在 Covid-19 爆发之前,全球利润的总量也已经开始收缩(图 3)。因此,即使病毒没有引发低迷,实际上也不存在重大复苏的条件。

图 2:七国集团内部资本回报率(以 GDP 加权)资料来源:Penn World Tables 9.1 IRR series,作者的计算

图 3:来自六个主要经济体的全球公司利润(加权平均值,同比百分比,2019 年第四季度部分估计 *)资料来源:国家统计数据,作者的计算

然后是债务。在过去十年中,由于利率创历史新低甚至为负,大量公司一直处于借贷狂潮中。自 2009 年以来,在漫长而疲软的 “扩张” 期间,所有地方的公司债务都在飙升。如果资本的利润率急剧下降,那么巨额债务,特别是公司部门的巨额债务,是严峻灾难的 “良方”。根据 IIF 的数据,2019 年第三季度,全球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的比率创历史新高,超过 322%,接近 253 万亿美元。美国非金融公司债务的增长尤其引人注目(图 4)。这使大型的全球科技公司能够购买自己的股票并向股东发放巨额股利,同时在国外积累现金以避税。它还使美国,欧洲和日本的中小型公司——这些公司多年来一直没有值得一提的利润——能够在所谓的“僵尸状态” 中生存下来,收入刚好足够支付工资,购买生产资料并偿还(上升)的债务,但又没有任何剩余资金用于新的投资和扩张。经合组织最近的一份报告声称,到 2019 年 12 月底,全球非金融公司债券的发行量达到了历史最高点 13.5 万亿美元,是 2008 年 12 月实际水平的两倍。金融时报的约翰 · 普莱德(John Plender)写道:

“在美国,这种上升幅度最为惊人,据美联储估计,公司债务已从金融危机前的 3.3 万亿美元增至去年的 6.5 万亿美元。考虑到仅苹果,脸书,微软和谷歌的母公司 Alphabet 截至去年底就拥有 3280 亿美元的净现金,这表明大部分债务集中在旧的经济领域,在这些领域中,许多公司的现金产生能力不如大型科技公司。因此,还本付息负担更大。”17

图 4:美国非金融公司债务比资产净值(百分比)资料来源:美联储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新的《全球金融稳定报告》通过模拟显示了这一点,该模拟显示,如同 2009 年严重程度一半的经济衰退,就将导致持有 19 万亿美元未偿债务的公司没有足够的利润来偿还债务。18 因此,如果销售崩溃,供应链就会被打乱,盈利能力进一步下降,这些负债累累的公司可能会崩溃。这将打击信贷市场和银行,引发金融崩溃。

约瑟夫 · 贝恩斯(Joseph Baines)和桑迪 · 布赖恩 · 海格(Sandy Brian Hager)最近发表的一篇论文清晰地揭示了一切。几十年来,资本家已经从投资于生产性资产转向投资于金融资产,即马克思所说的 “虚拟资本”。股票回购和向股东支付股利已经成为日常工作,而不是将利润再投资于新技术以提高劳动生产率。这尤其适用于较大的美国公司。大量的小型美国公司已经陷入困境。对于他们来说,利润空间一直在下降。因此,美国资本的整体盈利能力下降了,特别是自 90 年代后期以来。贝恩斯和海格称:“股东资本主义的动态已将处于下层的美国公司推向了财务困境的状态。” 结果,不论以绝对美元衡量,还是相对于收入来计算,公司债务都增加了,特别是对于小型公司而言。由于公司债务需要付出的利息已大幅下降,使偿债成本下降,进而一切还能维持的住。即便如此,与大公司相比,小公司支付的利息要高得多。自 90 年代以来,它们的偿债成本或多或少保持稳定,但几乎是前 10%公司的两倍。尽管美联储不顾一切地试图降低借贷成本,但如今廉价信贷的日子可能已经过去了。在疫情危机期间,公司债务收益率飙升。债务违约浪潮现在已在议程中了(图 5)。这可能“在本已动荡的金融市场上发出冲击波,为更大范围的崩溃提供催化剂”。19

图 5:美国非金融公司的债务与收入比率,WRDS Compustat 数据资料来源:Penn World Tables 9.1 IRR 系列,作者的计算

当乐观主义者谈论快速的 V 形复苏时,他们只是没有意识到 Covid-19 产生的不是 “正常” 的衰退,它不仅冲击了单个地区,而且冲击了整个全球经济。许多公司,尤其是规模较小的公司,在疫情之后不会再回来。在疫情限制之前,美国和欧洲大约有 10%到 20%的公司几乎没有赚到足够的利润来支付运营成本和偿还债务。这些 “僵尸公司” 可能会发现 “科德角冬天” 将是他们棺材的最后钉子。几家中等规模的零售和休闲连锁店已经申请破产,航空公司和旅行社也可能紧随其后。大量的页岩油公司也在苦苦挣扎。正如金融分析师穆罕默德 · 埃尔埃利安(Mohamed El-Erian)得出的结论:

事实证明,债务已成为竞相适应危机的公司的分界线,也是优胜劣汰竞争中的关键因素。陷入重债危机的公司将很难继续经营。如果您从中脱颖而出,您将出现在许多竞争对手都已消失的环境中。20

主流政策反应

那么,世界各国中央银行的巨额信贷注入以及政府的巨额财政刺激方案又如何呢?这样不会更快地扭转局面吗?毫无疑问,央行,甚至国际组织(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都已通过以前所未有的规模购买政府债券,公司债券,学生贷款以及甚至更多奇特的金融资产来注入信贷 ,即使在 2008-9 年度也没有如此。美联储的国债购买已经在先前的量化宽松计划之前展开。经济学家预计,央行的债券,贷款和新计划投资组合将从去年的不到 4 万亿美元膨胀至 8-11 万亿美元。在此范围内,投资组合的规模将是上次危机后达到的规模的两倍,几乎是美国年产值的一半。这将使央行在经济中的作用比在大萧条或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更大。《崩溃:金融危机十年如何改变了世界》一书的作者亚当 · 托兹(Adam Tooze)说:“美联储担起了前所未有的使命”。他写道,央行官员 “正陷入一系列他们无法控制的纠缠之中,他们通常不会碰到突出的问题,但这次却感到他们必须参与其中,努力进取”。21

美国国会批准的财政支出远远超过了大衰退时期的支出计划。财政刺激措施已达到 GDP 的 4%以上,信贷注入和政府担保也达到了 5%。这是大衰退时期的两倍,一些主要国家甚至加大了补偿力度,以补偿失业的工人和关闭的小企业(见图 6)。

图 6:截至 2020 年 4 月 12 日的财政配套占 GDP 的百分比资料来源:IMF 数据,作者的计算

这些援助的大部分是为了维持企业,特别是大企业的生存,而不是帮助工人和小企业。如果我们拿美国国会通过的 2 万亿美元一揽子计划来说,其中三分之二将以直接注资和可能无法偿还的贷款的形式,流向大企业(旅游公司等)和稍小的企业,但只有三分之一的资金通过现金补贴和税收延期用于帮助数以百万计的工人和个体户生存下来。英国和欧洲的情况是一样的:首先,拯救大企业;其次才是,帮助劳动人民度过难关。此外,下岗工人和个体经营者的工资预计只能在短期内得到保障,而且人们通常在几个星期内都不会收到任何现金。因此,这些措施没有为数百万已经被关闭或被公司解雇的人提供足够的支持。现实情况是,与大企业相比,转移到工人身上的钱是微乎其微的。例如,英国的一揽子计划为雇员和自营职业者提供 80% 的工资,但这并不比欧洲许多政府通常提供的失业救济金比率高。英国的福利比率很低,现在正短暂提高到欧洲平均水平。即便如此,仍有数百万人没有资格获得救济。

然而,这些现金救济是新的。政府直接向家庭和企业发放的现金,实际上就是臭名昭著的货币主义经济学家米尔顿 · 弗里德曼所说的 “直升机撒钱”,即从天上掉下来的美元。不顾银行,把钱直接交到需要钱和愿意花钱的人手中。因此,推动“直升机撒钱”(或他们更喜欢称之为“人民的钱”) 的后凯恩斯主义经济学家显然得到了证明。22

此外,一个长期被主流政策排除在外的想法已经成为可以接受的:财政支出不是通过发行更多的债务(政府债券)融资,而是通过简单的 “印钞”(即央行将钱存入政府账户)来融资。现代货币理论(MMT)的政策已经到来。这种“货币融资” 本应是暂时的、有限的,但现代货币理论的支持者们却如痴如醉,希望它能如他们所主张的那样成为永久性的。在这种方法下,政府只需创造货币和支出,使经济朝着充分就业的方向发展,并将其保持在那里。资本主义将被国家和现代货币理论拯救。23 这种方法的问题在于它忽视了关键因素:资本主义的社会结构。在资本主义制度下,生产和投资是为了利润,而不是为了满足人们的需要。反过来,利润取决于对工人阶级的剥削是否充分,而不是技术和生产性资产的投资成本。这并不取决于政府是否提供了足够的“有效需求”。

著名的 “资产负债表” 宏观经济学家迈克尔 • 佩蒂斯 (Michael Pettis) 在北京对印钞以增加政府支出的乐观假设提出了质疑:“如果政府能够将这些额外的资金用在使 GDP 增长快于债务增长的方式上,政客们就不必担心失控的通胀或者债务的堆积。但如果这些钱没有得到有效利用,结果恰恰相反。”他补充道:“创造或借贷货币不会增加一个国家的财富,除非这样做直接或间接导致生产性投资的增加…… 如果美国企业不愿投资,不是因为资金成本高,而是因为预期盈利能力低,那么它们不太可能通过加大投资来应对资本成本降低和需求下降之间的权衡。”24 你可以把马引向水,但你不能强迫它喝水。

历史证据表明,所谓的凯恩斯乘数在恢复经济增长方面的作用有限,主要是因为在振兴经济方面起作用的不是消费者,而是资本主义公司。25 没有理由相信这一次会更有效。最近的一项研究认为,从这场大流行中迅速恢复是不太可能的,因为 “需求是内生的,并受到供应冲击和其他经济特征的影响。” 这表明,传统的财政刺激在由供应冲击造成的衰退中不太有效。需求确实可能对供应冲击反应过度,导致需求不足的衰退,原因是 “各部门的替代性低,市场不完善,消费者流动性受到限制。” 这意味着“财政政策上每多花的一美元,效果并不显著”。26

但政府还能做什么,主流经济学家还能推荐什么呢?如果资本主义经济的社会结构不改变,那么只有印钞和增加政府开支。

一种社会经济

然而,还有一种选择。一旦当前的封锁结束,恢复产出、投资和就业所需要的就是一种 “战时经济”,或者更准确地说,是一种 “社会经济”。只有通过大规模的政府投资、战略部门的公有制以及国家对经济生产部门的指导,才能扭转经济衰退。安德鲁 · 博西和 J W· 梅森概述了战时美国经济中公共部门角色的经验。它们表明,各种贷款担保、税收优惠和其他措施最初是由富兰克林 · 罗斯福政府向资本主义部门提供的。但很快就清楚了,资本家们无法完成战争任务,因为他们在没有利润保证的情况下不会投资或提高产能。直接的公共投资接踵而至,并且政府指导加强。博西和梅森发现,联邦政府的开支从 20 世纪 30 年代占国内生产总值的 8%-10% 上升到 1942 年至 1945 年的平均水平,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 40%。最重要的是,在战争期间,商品和服务的订约支出平均占国内生产总值的 23%。目前在大多数资本主义经济体中,公共部门的投资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 3%,而资本主义部门的投资则是 15% 或更多。在战争中,这个比例被颠倒了。27

这里发生的是政府投资和支出的大幅增长。1940 年,私营部门的投资仍然低于 1929 年的水平,实际上在战争期间进一步下降。因此,在战时经济中,由于资源(价值)被转用于武器生产和其他安全措施,国有部门几乎接管了所有投资。约翰 · 梅纳德 · 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亲口说,战争经济表明,“在政治上,资本主义民主国家似乎不可能组织必要规模的开支来进行庞大的实验,以证明我的观点,除非在战争条件下。” 28

1941-1945 年的战争经济并没有刺激私营部门;它取代了 “自由市场” 和以利润为目的的投资。为了组织战争经济并确保其生产战争所需的商品,罗斯福政府催生了一系列动员机构,这些机构不仅经常购买商品,而且密切指导其生产,并对私营公司和整个行业的运营产生重要影响。博西和梅森总结道:

经济越需要改变,就越需要计划。与美国历史上任何时期相比,战时经济都是计划经济。从民用生产向军事生产的大规模、快速转变需要比正常的经济增长过程更为清醒的方向。国家应对冠状病毒和摆脱碳排放的转变也需要政府进行比正常程度更高的经济计划。29

长期萧条中的一段路

如果没有这一点,世界资本主义经济非但不会在封锁结束时迅速复苏,反而有望在以低产出、低投资和低收入增长为特征的 “长期萧条” 中再走一段路。在大衰退之后,再也没有回到以前的增长趋势。当经济恢复增长时,增长速度比以前慢了。自 2009 年以来,美国人均 GDP 年均增长 1.6%。2019 年底,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比 2008 年前的增长趋势低 13%。在 2008-2009 年经济衰退结束时,这个数字比过去的趋势低了 9%。因此,尽管美国经济经历了长达 10 年的扩张,但自大衰退结束以来,美国经济已进一步跌破趋势。这一差距现在相当于人均收入永久性损失 10200 美元。如今,高盛(Goldman Sachs)预测,人均 GDP 的下降将抹去过去 10 年的所有“收益”。美国国会的巨额支出和美联储的巨额货币刺激计划,并不能阻止这场严重的衰退,甚至不能让美国经济回到以前的(低)趋势。

经济衰退会导致 “伤痕”——对经济造成长期的损害。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经济学家指出,经济衰退后,复苏并不总是呈 V 型。事实上,以前的增长趋势从未重新确立,这是经常发生的情况。他们利用 1974 年至 2012 年的最新数据发现,对产出造成无法弥补的损害不仅限于金融危机和政治危机。平均而言,所有类型的衰退都会导致永久性的产出损失。这不仅适用于单一经济体,还影响到贫富经济体之间的差距:“穷国遭受更严重和更频繁的衰退和危机,每次都遭受永久性产出损失和倒退”。30

他们的论文补充了我对 “经典” 衰退和萧条之间区别的看法。31 在萧条中,经济衰退后的复苏表现为相反的倒平方根形状,而不是 V 形,这将经济置于一个新的较低的轨道上(图 7)。

图 7:各种衰退形状的示意图

或许,这场流行性衰退的深度和广度将创造条件,使资本因破产、倒闭和裁员而贬值,从而使较弱的资本主义公司破产清算,被更成功、技术先进的公司在更高的盈利环境中接管。这将是马克思主义理论所提示的典型的繁荣、衰退和繁荣的循环。然而,过去的十年与十九世纪末的危机时期更为相似。现在看来,从流行性衰退中恢复过来的时间将被拉长,而且在未来几年里,经济增长率将低于之前的趋势。这将是我们过去十年经历过的长期萧条的延续。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大萧条和随后发生的战争的故事告诉我们,一旦资本主义陷入长期萧条,在新的扩张时代成为可能之前,必须对前几十年积累的资本进行碾压式的破坏。没有任何政策可以避免这种情况并保护资本主义部门。如果这一次没有发生必要的资本破坏,那么世界资本主义经济自大萧条以来所遭受的长期萧条可能会进入下一个十年。除非市场规律和价值法则被公有制、投资和计划所取代,劳动者的所有技能和资源得到充分利用,否则主要经济体(更不用说所谓的新兴经济体)将难以走出衰退。这次大流行表明了这一点。

注释

1 Rogoff, 2020a; Reinhart and Rogoff, 2010.

2 Georgieva, 2020.

3 Mulligan, 2002.

4 Roberts, 2016.

5 Brooks and others, 2020.

6 World Trade Organisation, 2020.

7 World Bank, 2020.

8 Rogoff, 2020b.

9 See Ali Jan, 2020; Roberts, 2018.

10 Kose and others, 2020.

11 ILO, 2020.

12 Quoted in Cohan, 2020.

13 Krugman, 2020.

14 Hyman Minsky argued that financial systems would tend to move from stability to fragility, resulting in a sudden collapse of financial asset prices. His work has influenced many “post-Keynesian” economists. See Roberts, 2019a.

15 As Marx wrote in a letter to his friend Louis Kugelmann in 1868, “every child knows a nation which ceased to work, I will not say for a year, but even for a few weeks, would perish”—Marx, 1988, p68.

16 Dillow, 2020.

17 Plender, 2020.

18 IMF, 2020.

19 Baines and Hager, 2020.

20 El-Erian, 2020.

21 Tooze, 2020.

22 Coppola, 2020.

23 For a Marxist critique of MMT, see Roberts, 2019b.

24 Pettis, 2019.

25 Roberts, 2012.

26 Guerrieri and others, 2020.

27 Bossie and Mason, 2020.

28 Cited in Renshaw, 1999.

29 Bossie and Mason, 2020.

30 Cerra and Saxena, 2018.

31 I discuss this in depth in Roberts, 2016.

参考文献

Ali Jan, Ammar, 2020, “How Pakistan’s Terrible Covid-19 Response Forced Doctors onto a Hunger Strike”, Jacobin (3 May), https://jacobinmag.com/2020/05/pakistan-coronavirus-doctors-protests-hunger-strike-coronavirus

Baines, Joseph, and Sandy Brian Hager, 2020, “Covid-19 and the Coming Corporate Debt Catastrophe”, Sandy Brian Hager blog (13 March), https://sbhager.com/covid-19-and-the-coming-corporate-debt-catastrophe

Bossie, Andrew, and J W Mason, 2020, “The Public Role in Economic Transformation: Lessons from World War II”, Roosevelt Institute working paper (March), https://tinyurl.com/yd6x37fk

Brooks, Robin, Elina Ribakova, Sergi Lanau, Jonathan Fortun and Benjamin Hilgenstock, 2020, “Capital Flows Report: Sudden Stop in Emerging Markets”,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 http://www.iif.com/Portals/0/Files/content/2_IIF2020_April_CFR.pdf

Cerra, Valerie, and Sweta Saxena, 2018, “The Economic Scars of Crises and Recessions”, IMFBlog (21 March) https://blogs.imf.org/2018/03/21/the-economic-scars-of-crises-and-recessions

Cohan, William D, 2020, “Grim As It Is Now, Larry Summers Guesses Recovery Could Be Faster Than Anticipated”, Vanity Fair (2 April), http://www.vanityfair.com/news/2020/04/larry-summers-guesses-recovery-can-be-faster-than-anticipated

Coppola, Frances, 2020, “Is ‘Helicopter Money’ the Answer to the Looming Economic Crisis?”, Open Democracy (17 March), http://www.opendemocracy.net/en/oureconomy/helicopter-money-answer-looming-economic-crisis

Dillow, Chris, 2020, “On Capitalist Stagnation”, Stumbling and Mumbling blog, (4 March), https://stumblingandmumbling.typepad.com/stumbling_and_mumbling/2020/03/on-capitalist-stagnation.html

El-Erian, Mohamed, 2020, “Advanced Economies Must Combat Covid-19 Threat to Developing World”, Guardian (16 April), http://www.theguardian.com/business/2020/apr/16/advanced-economies-must-combat-covid-19-threat-to-developing-world

Georgieva, Kristalina, 2020, “Confronting the Crisis: Priorities for the Global Economy”,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9 April), http://www.imf.org/en/News/Articles/2020/04/07/sp040920-SMs2020-Curtain-Raiser

Guerrieri, Veronica, Guido Lorenzoni, Ludwig Straub and Iván Werning, 2020, “Macroeconomic Implications of COVID-19: Can Negative Supply Shocks Cause Demand Shortages?”, 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2 April), https://economics.mit.edu/files/19351

ILO, 2020, “Covid-19 and the World of Work: Impact and Policy Responses” (18 March), http://www.ilo.org/wcmsp5/groups/public/—dgreports/—dcomm/documents/briefingnote/wcms_738753.pdf

IMF, 2020, “Global Financial Stability Report” (April), http://www.imf.org/en/Publications/GFSR/Issues/2020/04/14/Global-Financial-Stability-Report-April-2020-49020

Kose, M Ayhan, Peter Nagle, Franziska Ohnsorge and Naotaka Sugawara, 2020, “Debt and Financial Crises: Will History Repeat Itself?”, VoxEU (16 March), https://tinyurl.com/ycfu78ss

Krugman, Paul, 2020, “The Covid-19 Slump has Arrived”, New York Times (2 April), http://www.nytimes.com/2020/04/02/opinion/coronavirus-economy-stimulus.html

Marx, Karl, 1988 [1868], “Marx to Ludwig Kugelmann in Hanover, 11 July 1868”, in Karl Marx and Friedrich Engels, Collected Works, volume 43 (Lawrence & Wishart), https://marxists.catbull.com/archive/marx/works/1868/letters/68_07_11.htm

Mulligan, Casey, 2020, “Economic Activity and the Value of Medical Innovation during a Pandemic”, 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 http://www.nber.org/papers/w27060.pdf

Pettis, Michael, 2019, “MMT Heaven and MMT Hell for Chinese Investment and US Fiscal Spending”, Carn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 (11 October), https://carnegieendowment.org/chinafinancialmarkets/80054

Plender, John, 2020, “The Seeds of the Next Debt Crisis”, Financial Times (4 March), https://www.ft.com/content/27cf0690-5c9d-11ea-b0ab-339c2307bcd4

Reinhart, Carmen, and Kenneth Rogoff, 2010, “Growth in a Time of Debt”, 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 http://www.nber.org/papers/w15639.pdf

Renshaw, Patrick, 1999, “Was There a Keynesian Economy in the USA between 1933 and 1945?”, Journal of Contemporary History, volume 34, number 3.

Roberts, Michael, 2012, “Keynes, the Profits Equation and the Marxist Multiplier”, Michael Roberts blog (13 June), https://thenextrecession.wordpress.com/2012/06/13/keynes-the-profits-equation-and-the-marxist-multiplier

Roberts, Michael, 2016, The Long Depression (Haymarket).

Roberts, Michael, 2018, “Pakistan: It’s not Cricket”, Michael Roberts blog (25 July), https://thenextrecession.wordpress.com/2018/07/25/pakistan-its-not-cricket

Roberts, Michael, 2019a, “MMT, Minsky, Marx and the Money Fetish”, Michael Roberts blog (26 February), https://thenextrecession.wordpress.com/2019/02/26/mmt-minsky-marx-and-the-money-fetish

Roberts, Michael, 2019b, “Modern Monetary Theory: A Marxist Critique”, Class, Race and Corporate Power, volume 7, number 2, https://digitalcommons.fiu.edu/cgi/viewcontent.cgi?article=1133&context=classracecorporatepower

Rogoff, Kenneth, 2020a, “Mapping the Covid-19 Recesssion”, Project Syndicate (7 April), http://www.project-syndicate.org/commentary/mapping-covid19-global-recession-worst-in-150-years-by-kenneth-rogoff-2020-04

Rogoff, Kenneth, 2020b, “The 2008 Financial Crisis Will Be Seen as a Dry Run for Covid-19 Cataclysm”, Guardian (8 April), http://www.theguardian.com/business/2020/apr/08/the-2008-financial-crisis-will-be-seen-as-a-dry-run-for-covid-19-cataclysm

Tooze, Adam, 2020, “Shockwave”, London Review of Books, volume 42, number 8.

World Bank, 2020, Africa’s Pulse, volume 21, https://openknowledge.worldbank.org/bitstream/handle/10986/33541/9781464815683.pdf

World Trade Organisation, 2020, “Trade Set to Plunge as Covid-19 Pandemic Upends Global Economy” (8 April), http://www.wto.org/english/news_e/pres20_e/pr855_e.htm

原文发布于 2020 年 7 月 13 日

原文链接:

http://isj.org.uk/pandemic-economics/

知乎用户 s10397 侯逸超 发表

福山今天发文提了很多有趣的观点比如继历史的终结后,又提出了新自由主义的可能终结。

2020 年 78 月号的《外交事务》杂志(Foreign Affairs)刊登著名政治学者弗朗西斯 · 福山的重磅文章《大流行病和世界秩序》(The Pandemic and Political Order),是目前我看到讨论全球疫情最深入的一篇杂志文章,他的最新观点如下:

1、成功应对新冠的关键是国家能力,社会信任和领导能力。而与政权类型无关。比如美国 高度分化的社会和无能的领导人阻碍了政治运作。

2、世界的复苏可能是 L 型或者 W 型,而不是 V 型(听起来似曾相识?)不应过分乐观。

3、东亚对新冠的管理强于美欧,全球权力分配将继续东移。

4、尽管有民族主义兴起作为背景,但鉴于核武器和共同危机,国际动荡的可能性小于国内动荡。

5、气候变化造成全球不发达国家的危机,疫情加速了这一危机,绝望者将迁徙、反对者将夺权、腐败者将窃占,许多政府将瓦解,新一轮的难民潮可能到来。

6、但大流行不仅可能造成法西斯主义,还可能催化弹性民主(RESILIENT DEMOCRACY),改革僵化的政治制度,增强社会团结,推动社会保护措施(正如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灾难后的福利国家)。

7、新自由主义的极端形式可能会被终结(put to rest)。疫情可能增加对政府干预解决社会问题的支持,也会刺激新的国际合作。

8、悲观的是,数字革命中,人类认知层级扁平化,政治决策口水战化,人类集体的自我反思并没有良好的环境。如果特朗普 11 月连任,那民主和自由秩序复兴的机会将更少。http://t.cn/A62eHbcI

知乎用户 凉宫春日 发表

让美国经济危机和台海战争都大大提前了。

\======

嗯,台海战争提前这个说法大概是错的。依然得是 2024 年以后的事情。

知乎用户 清风朝露脸颊红红​ 发表

既是学政治的,从政治角度分析一下此次疫情对世界政治格局影响。

1. 中国制度优越性显现。

现代西方政治思想主要起源于古希腊时期,西方的民主自由价值观也都来源于此。随着一战二战世界格局的形成,以西方价值观为主的政治思想也成了当代主流政治理论依据。

而在这个过程中,马克思的理论是独立于西方政治思想外的又一主流政治理论。

所以当中国搞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时,对于是否遵循马克思的理论标准,西方显然是认为我们背离了马克思观点的。

中国一直饱受诟病,不被西方主流政治思想所接受的原因也就在此。

而此次疫情,现实困难摆在台面上了,不是纸上谈兵了,中国的特色也就由此凸显了。

由于媒体的工具作用,西方国家过度将中国妖魔化,以及西方历史文化给予的那种优越感和狂傲自大,实际上很多西方国家对于我们中国的现实情况是不大了解的。

很多普通民众认为我们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火神山等医院是集中营似的存在,这除了有媒体的报道问题以外,还有就是西方的优越感作祟。人们更愿意相信我们过着这等生活。

而这次疫情,就是西方政府以及普通民众了解我们真实状况的一个契机。

2. 以美国为首的 “西方阵营” 的逐渐瓦解

这一点其实很好理解,西方思想最崇尚民主自由,各自为营也就很好解释了,我追求我的自由民主呢,哪有时间救济你呢?

实际上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西方阵营已经在崩溃瓦解的边缘了,毕竟一脉传承的思想文化观念不能让大家生活的更好。而美国自从特朗普上台,大搞孤立主义,搞美国优先,再加上美国并不是上个世纪那种碾压式的领先优势,所以实际上欧洲一片散沙,美国也根本没能力去管。

此次疫情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让世界看到并不是只有单一的政治理念能让世界变得更好,多元化是大势所趋。

3. 美国 “老大” 地位难以为继

中国有一句古话,患难见真情,此次疫情美国嘴炮打得响,实际自顾不暇,根本没精力关注欧洲。再加上美国本土的医疗器械设备进口依赖中国,想援助也有心无力。

意大利向中国求援,因为美国老大哥罩不了他了,欧盟这个二当家也没法保护他了,只有中国这个过气瓦当寨当家的有能力有意愿支援他。

疫情再严重一点,就会有更多国家指着中国过活。

不过需要警惕的一点是,传统的西方主流政治思想,经过成百上千年的传承,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被影响的,正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对于中国的援助是否真的心存感激,是否真的能够平等看待中国,是个存疑的问题,我持悲观态度。

文化理念都是潜移默化地影响世界,这次疫情只是中国向世界展示自己的一个机会,这仅仅是个开始,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中国人辛勤奋斗了几十年,才有此机会和西方大哥坐在一个桌子上吃饭,前路任重而道远,需要十四亿人齐心协力继续努力。

我到不希望中国这么快站上世界舞台,因为我们确实还没这个实力。美国当老大哥当的多难有目共睹,当老大哥就要有老大哥的责任,世界警察也要装备啊,所以中国还是要戒骄戒躁,潜心发展,不要唱高调也不要高估自己的实力。

量变积累到一定程度,才能为质变做准备。

知乎用户 不确定的法师 发表

没有改变,只有加速。病毒加速了熵增,即世界的混乱程度,让大量旧的有序体迅速到达临界点而消亡;给新的有序体提供了空间。

其有利的是一而诸如激发内需,行政变革,产业升级,信息基建,互联网 + 从原来的有生之年到触手可及。

其坏的一面是,原来美国引领的全球化秩序已经宣告终结,新的全球秩序已经非常明朗:即中美对立,全方面的针锋相对。而我们大部份人还没准备好。

从芯片到 5G,从五代机到航母,从货结算币体系到一带一路;即便是最开明的互联网行业内,也因为抖音的起飞,让西方互联网精英不再能够从容面对中国这个大局域网;这一点从扎克伯格对中国市场态度的转变可以观察到。原来在西方互联网精英眼中,中国互联网不过是一块大肥肉;然而抖音反攻西方网络腹地,吓坏了整个西方互联网的精英。类似这般的事正在不断发生,大疆无人机,华为 5g,;从此扎克伯格这一类人从中国坚定的朋友慢慢变成了最可怕敌人之一;再也不能俯视着笑着说是我喜欢中国。

中美已杜绝了互补合作可能性,剩下的全部是敌意与对抗。

利益之争不死不休。疫情惊吓中,我们在美国拥有影响力的唯一一群人,已经多数跑了回来。美国已经不再有我们的朋友了。

吃了几年饱饭的人算定不可能战争,然而战争只是结果而矣。战争已经开始了!

新的冷战会促进科技的进步,原来很多舍不得投入的大项目将拥有更多的资源;国家层面会变得越发强力,然而个人层面将受到更多的限制;幸福感将急剧下降。

考虑到美国相比苏联有更雄厚的积累,耗到它崩溃将极为漫长的过程。

能解救世界于核战威胁的出路只有两条:

其一,是可控核聚变,当大家都过上比现在好 10 倍的生活,对抗就没有必要了。

其二,是超级区块链网络,这是唯一能跨越政治与偏见的网络,基于数字的信任基础,促使新的全球化协作出现,将带来全球资源的有效利用与公平分配;这时候大家也能过上相当不错的生活,战争也没有必要了。

知乎用户 深具世界眼光 发表

♦【在中美欧 3 进 2 的过程中,我们需要拉下的是欧洲】♦

————

能达成或加速在 2030 年【西方=东方】,即

【美欧澳=中日韩】才会真正叫做改变世界格局。

也就是西方衰落,尤其是欧洲实力衰落到沦为美国附庸。

说实话。

【在以前 4 进 3,我们拉下的是日韩。】

【在中美欧 3 进 2 的过程中,我们需要拉下的是欧洲】

——

当然那种美国霸权就此瓦解、美元崩溃、川普死亡(就是死了也不会改变太多)这种事情 应该不会发生,至少需要严密观察。那些讲大话(中国价值观取代西方价值观)都没必要,

关键还是看 GDP 方面实力的此消彼长吧。

【至少汽车上,中国要拿下欧洲吧,否则回家玩泥巴去吧】

【再一个欧洲虽然没有互联网巨头,但却敢于对美国互联网巨头征收巨额数字税。但中国如果没有互联网巨头,我真不知道敢不敢。】

我们需要在各个产业都赶上来,

尤其被以下跨国公司统治的这些方面

当然在字母霸权的情况下,可能会不好办,但至少短期得有 10 个(超过美国外大部分单一国家),

中期得超过欧洲总数,得 30 个吧。

而现在呢,在这个表里是韩国都没超过哦。

知乎用户 钟丁丁​​ 发表

阿富汗的普什图部落有一句古谚语:

我和我的兄弟联手对抗我的堂兄弟,我和我的堂兄弟联手对抗我的陌生人。当没有外人时,我对付我的兄弟。

因此,所谓全球化只是历史长河中的一个短暂瞬间,人类文明延续至今全靠地缘政治和家族 / 民族文化。今天看到的一切,都没必要大惊小怪。从物质到精神,西方社会短期内还要忙着扑灭疫情,恢复生产,这个过程存在世界格局大变动的可能性 ,等疫情过去,世界格局的变化也就逐渐趋于平缓

知乎用户 曹驷​ 发表

1、美国软硬实力进一步削弱。这次疫情,充分暴露出美国的虚弱,由美军、美联储、华尔街和科研圈前面几十年塑造的超级大国形象一落千丈,股市大跌大涨还将继续,但总体会往下走,美国经济将雪上加霜,世界各国和各组织将进一步加快脱离美帝控制的步伐。

2、中国继续扩大影响力,树立伟光正形象,将在未来五年逐步抹平与美帝的差距。这次中国遭遇新冠疫情,因为及时纠错和毕其功于一役的莫大决心,使得国家转危为安,虽然身受内伤,却未伤根本。疫情爆发同时,俄罗斯和沙特大打 “石油战争”,石油价格下跌,不仅美国在大量采购低价石油,中国也大量抄底收购,预计本次疫情过后,中国的石油战略储备将大大提升,为保障国家能源安全提供保障。中国本次快速控制疫情,向世界展示了一个更为强大、团结、理性、乐于助人的正面形象,正好与美帝自私自利、傲慢自大、手忙脚乱的形象形成鲜明对比,而且中国自己控制住疫情后,还积极援助韩国、日本、意大利、伊朗等国,不分阵营、不分国别、不分文化,必将为中国赢得世界各国的信任创造坚实的信任基础。

3、欧盟恐将名存实亡。此次疫情,充分暴露了欧盟诸国彼此之间面和心不和的原生缺陷。原本因为英国脱欧带来的预算危机,再加上本次疫情过程中意大利屡次求援欧盟屡遭忽略,以及德法两个领导国屡次截留其他国家的医疗物资,必将加剧彼此间的不信任。马克龙等人本可以利用此次疫情,效仿中国一省援一市的策略,对意大利实施一国援一区的救助,救意大利即是自救,加速欧盟的实质团结和统一,可惜欧盟本身就没准备好(经济低迷、互相猜忌、希腊危机带来的余悸未消),也没有出现有如此魄力和实力的强大领导人,非不为也,实不能也。疫情过后,欧盟将加速离心离德,前面几十年的努力毁于一旦,后面逐渐沦为后面中美争霸的棋子。

4、俄罗斯或因欧盟衰落伺机而动。这次疫情,俄罗斯从数据上看,还不算严重。与沙特的石油争端,虽然导致油价大跌,但可能是两国恐惧于疫情过后的全球通货紧缩,降价不止,中美趁机大肆抄底,可谓因小失大,次轮过后,俄罗斯在与中美的竞争中将进一步掉队。但由于美国相对疫情前进一步衰落,对于中东控制力降低,再加上欧盟名存实亡,俄罗斯或能利用这些,推进叙利亚统一全国,通过不断渗透 加大自身在中东影响力,并对欧盟诸过逐个击破,也未可知。

5、韩日两国将面临选择危机。疫情过后,日本因奥运取消元气大伤,韩国因祸得福,消除邪教危机并在世界上树立更正面的形象,韩国与美国的驻军谈判、日本与美国的驻军谈判将增加很多变数,韩日与中国的关系进一步紧密,三国自贸区逐渐形成。韩日将面临在中美之间站队的选择危机。未来中美之间的韩国、日本、中国台湾这些势力,因为科技水平依旧很高,将从第一岛链变成科技岛链,成为中美争夺重点。

6、东南亚将崛起。本次疫情过后,东南亚相对损失较小,作为世界上一个较大的市场,将进一步崛起。但仅限于经济层面。

综上,本次疫情过后,欧盟衰落、东南亚崛起,韩日左右逢源,世界格局将演变成中美主导的两霸多强格局,中美逐渐形成争霸局面,世界各国纷纷面临站队危机。

知乎用户 油菜尖儿 发表

欧洲可能完了。

最近我们看够了欧洲的洋相,他们的媒体和官员先是对中国冷嘲热讽,结果现在自己也重病缠身。

其实,他们不得不这样做。

整个欧洲至今依然笼罩在 2008 年金融危机的困境之中,欧债危机导致他们在这十年里经济停滞,就业低迷,繁重的国家债务,还要加上的非法移民。

中国这些年的发展挤压了他们的生存空间,非法移民蚕食了他们的生存资源,欧盟里的穷国家拖累了富裕国家。

于是,右翼们纷纷浮出水面,一个组织想要发展壮大,首先就要找到敌人,敌人越多他们就越团结。

他们反中国,反 MSL,反全球化,反货币一体化…… 本质上都是树敌,以便于笼络更多的 “受害者”。

“什么是政治? 政治就是把敌人的人搞得少少的, 把自己的人搞得多多的!”

一百年前,德国作为一战战败国备受压迫,加上经济危机,通货膨胀,民不聊生,有个人就开始宣扬集权主义,只有团结起来,才能拯救我们的国家,他还反 GC 主义,笼络了小资中产者的支持,也反犹太主义,团结了除犹太人以外的所有人,

在大萧条的时候,德国人真的相信这是一条自我救赎的路。

现在他们同样有这个感觉,右翼政党纷纷走上台前,当然要对中国这个天然的敌人猛烈攻击。

如果说以往对中国的敌视,是政治对抗的惯性,那么现在这些右翼们则会更加卖力地 “表演”。

可他们如何改变自己国家的命运?

如果他们什么都不做,喊些口号把民众哄高兴,上台捞一笔就走人,那么欧洲诸国将雪上加霜,坠入衰退的深渊。

如果他们中间出了一个天才政治家,励精图治把国家搞起来——然后环顾四周,开始对自身的地位不满了……

欧洲上百个右翼政党活跃在台前,总有一个会走上这条路。

疫情毫无疑问会急剧加重整个欧洲的经济问题,人们没钱过日子了,会更加急迫地寻找出路。

这时候,稍微煽动一下,一个崭新的世界秩序就诞生了。

知乎用户 林先生 发表

1、可能出现全球经济衰颓

2、如果欧美疫情无法快速得到控制,中国的世界工厂可能不保,供应链转移是很可能发生的。或许会比供应链转移更为可怕的事情。

3、经济衰颓可能导致政治的大洗牌

4、民粹主义进一步抬头

有点类似于 1929-1933 年的时代,相当于二战之前的年代。

简单来说,苏联解体相当于一战,而这次疫情加快了苏联解体以后的世界变革,可能使得国家之间矛盾进一步加剧

当年,一战并没有彻底解决欧洲国家之间的矛盾,因此需要二战进行消解。苏联解体以后,同样如是。

知乎用户 梁八​ 发表

我列举几个历史上改变世界格局的大事吧。

第一次世界大战,英法获胜,但真正的赢家是早早宣布脱离帝国战争的十月革命的俄国,以及在远方独立的美国。

第二次世界大战,英法获胜,但真正的赢家是隔岸相望最终收拾残局的美国。

冷战,美国获胜,但换来的是一超多强的世界格局。欧洲坐享其成,日韩分得电子等产业的羹汤,中国与美国建交成功破局。美国扫平道路,开启了美元收割的全球化时代。

911,差点意思了,美国成功建立了秩序,但最终撤军,一地鸡毛,期间国内金融泡沫横行,社会分化严重,停滞不前。中国利用这个契机得到巨大发展。

这次疫情,影响面很大,但要说影响世界格局,目前来看还是差了点。

而且,赢家不是获胜的一家或者是失败的一家,而是埋头发展的那家。

德国两战皆败,却每每依靠埋头发展重回元气。

那些登顶的,从来不是因为赢了某次战争,而是因为发展的够快。

邓老说过的两句话,要牢记在心。

一是实事求是。

二是发展才是硬道理。

知乎用户 持续低熵 发表

现在专家们普遍认为美国疫情持续一年半以上。如果是这样的话,到疫情结束时,中国与美国的实力对比就类似于上世纪一战结束后美国与英国的实力对比。谁是第一算是个见仁见智的问题了。我觉得届时中国可以宣称自己是综合实力第一大国了。日期就定在建党百年之际好了。

知乎用户 浩然​ 发表

我觉得最大的改变就是极大的增强了中华民族的自信心和凝聚力。

我举个不恰当的例子吧,高考前两个月,本来也就是班级中游的我,在一个和父母大吵并失眠的夜晚后,开始学习了。也没做什么特别的事,就是上课听讲,下课趴桌子睡觉,每天刷卷子,弄个错题本。最主要的是每当同学说快考试吧,老子学不进去了的时候,我都埋下头,做了一道又一道题。就这样,我高考成绩班级第一。

我国也是这样,从来没想过称霸全球,当世界警察。只是单纯的想让 14 亿中国人过上有饭吃,有衣穿,少有所学,老有所养,病有所医,住有所居的生活。所以我们埋头苦干,潜心发展,从八亿件衬衫换一架飞机,到 5g 技术引领全球,这期间我们流过多少汗,多少泪,耗尽了多少人的青春,流干了多少人的血汗。

转瞬间到了高考之时,第一科语文 (新冠病毒),我们开头的选择题答得并不好,但是后面的阅读理解就游刃有余了,尤其是最后的作文,写了一篇精彩绝伦的好文章,提前 30 分钟交卷。有人说处理新冠肺炎中国已经写出了一份完美的答卷,其他各国照着抄还漏洞百出,选择题是可以抄的,可是作文怎么抄?一百眼中有一百个哈穆雷特,况且作文对于国家来说,就是国家的体制,格局,气度,以及领导层的意志与决心。

第二科数学 (经济危机) 已经开始,隔壁美国开始扔骰子填选择了,我们还在一个数一个数的算,我们这个班级,就没有数学过 130 的,对于我们班来说,数学就是比烂,谁最烂,谁就被淘汰,哪怕比最烂的高一分,就是胜利。

后面还有美国最优势的英语 (科技和金融),以及最难的理综 (综合国力)。

以前的我是多么的绝望,觉得美国是用全世界的金钱和人才来发展科技和军事,用全世界的钱来控制各国的金融业。中国一国,如何抵抗全世界?后来才发现,中国也好,美国也罢,都是全世界的一部分,何来一国对抗全世界?美国产业的空心化已经把美国的制造业摧毁了,科技失去了制造业的转化生产就成了空中楼阁,军事上因为两场战争打的国力尽失,面对用导弹摧毁自己基地的伊朗,只能说声算了,老子不和你计较。世界货币美元,离终结之日也不远了。领导人川建国,一副政客嘴脸,欺软怕硬,谎话连篇,甩锅高手,哪里像个总统?哪里像个政治家?你看建国同志,新冠病毒这 60 天里,可否想过发动群众,组织群众制作防护口罩防护用品,主动隔离,主动申报?他似乎忘记了,二战时期的美国,也是靠政府带领群众克服各种困难,牺牲无数生命才获得胜利的。

帝国主义是纸老虎

资本主义是纸老虎

一个新冠,你就真的发现这个天天晒肌肉的老虎,真他娘的是纸糊的。

再说说我国吧,免费检测,免费医疗,全力救治。全国各省尽全力支援湖北,群众踊跃捐款捐物。所有中国人都明白,在家待着就是最好的抗疫手段,于是真的在家老实待了几十天。眼观国外群体免疫荒唐事,细看国内抗疫的英雄事迹,那个中国人不骄傲,不自豪?那个中国人不是信心满满?现在的我们在尽全力恢复生产生活,齐心协力迎接经济危机这场大考,大考过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就实现一半了。

还是那句老话,很荣幸和各位一样,是后面伟大一百年历史的见证者与奠基人。

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风流人物,永远不是顶层精英,永远都是经过教育,经过发动的人民群众。

知乎用户 白底黑字 发表

个人观点,欢迎讨论,不喜勿喷。

受伤最大的是欧洲。

这些年欧盟对那些拖后腿的国家本就心怀不满,加上如今英国脱欧,欧盟伤了元气。加上瑞士由于不是欧盟成员,被德国劫了医疗物质无处申冤,欧洲表面的一团和气也被扯下最后一块遮羞布。

欧洲的知识分子,尤其是高级知识分子不全是真的傻白甜,此次疫情皿煮的欧洲国家抄作业都抄不及格。自由皿煮的资本主义体制和平时期你好我好大家好,但面对疫情,政客的奸商嘴脸就暴露无遗。

而此时中国进一步放宽绿卡审核机制,处理得当有机会吸引国外高端人才。绿卡审核放宽势必也会带来一些麻烦,具体有大佬解读过,我就不再赘述了。

补充一点

目前中国是世界上对于疫情掌握知识和经验最丰富的国家,同时也会是最先控制住疫情的国家,这个时候中国对于其他国家的医疗援助,尤其是一带一路国家,会使中国加快一带一路的部署,同时中日韩三国自由贸易的推进有机会再迈出一步。

………………………………

针对知友的评论再补充一点

1. 我所说的进一步放宽绿卡制度是针对目前我国所实行的制度,不是针对这次司法部发布的。

2. 由于中西方文化差异、制度差异和我国巨大的人口基数,决定了中国不可能称为移民国家。所以放宽绿卡制度说白了就是人才引进手段。优秀的人才自然多多益善,那么中国需要做的就是尽可能完善制度筛选出真正的人才。

3. 尖端人才是稀缺资源,尖端人才的科研成果需要大量的中高端人才去实现应用化。我们不能忽略中高端人才的作用,也不要觉得中国自己就完全能够培养出足够多的人才。因为市场最终会决定人才的流向达到大致平衡的状态。

4. 外国人在中国在中国做危害国家安全的非法行为,这个根本问题不需要担心。第一,今天外国人进入中国本来就很容易,不需要永久居留证更不需要加入中国国籍。相反,外国人如果持有绿卡甚至中国国籍在中国犯法,那么中国在审判的时候就不需要在外交上浪费口水,阿克毛了解一下。

知乎用户 不想发光的小金子 发表

一直以来,某某高中每场考试监考都非常松,监考老师一边监考一边刷手机,手机刷累了趴在讲台上小憩,睡烦了再逛到考场外面和隔壁班的老师闲聊。

全县就这一所高中,因此无论中考的成绩好或者差,只要想读书的,都无一例外会被安排在这所中学里就读。因此,这一中学的学生五花八门,学习成绩更是差得十万八千里。有些人好打架斗殴,有些人仗着自己力气大平日里也爱欺负一些弱小的同学,所以整体上平静的校园或多或少还是时不时的会发生校园暴力事件。但不管怎么样,每一位同学来到这个学校,都是为读书来的,或者说,都是为了考到更高的分数来的。而渐渐的,随着大家慢慢发现考场监控力度约等于零,有些同学就开始了投机取巧。

小 M 是学校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大佬级人物,他不仅以中考第 1 名的成绩考入这个学校,而且力气大,好打架,还养着一帮看似对他唯命是从的小弟。一开始虽然仗着过去的成就姿态依然趾高气扬,但到底还是保持着认真听课,好好完成作业的习惯。他是个嫉妒心和好胜心都极强的人,绝不允许任何一个人取代他第 1 名的位置,因此他经常自己或者派手底下的小弟去盯着那些他觉得对自己有威胁和自己看不顺眼的那些家伙,然后向教导主任老 L 打小报告。其实,那些所谓的小报告好些个都是他自己胡编乱造的,最过分的是,有一次他居然买一包洗衣粉偷偷塞进同学小 Y 的书包里,然后向教导主任报告说自己发现小 Y 偷偷吸毒,教导主任知道是他胡说八道,但碍于他家庭背景的庞大不敢轻易得罪这个学校的风云人物,所以就给了小 Y 一巴掌,学校其他同学都知道真相,只能在背地里偷偷诅咒小 M,明面上却只能支持他或者选择沉默。

小 Z 来自农村,当年祖上家境显赫又广积善德,县上之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后来到他爷爷那个时候招来了一伙强盗,一夜之间被瓜分了家产。小 Z 从小就很懂事,即使自从他生下来就家徒四壁,他也没有自暴自弃,反而比其他孩子更加勤劳踏实,上天不负苦心人,中考的时候,他以前 5 名的成绩考入了这所高中。小 M 很讨厌他,总觉得他是个威胁。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小 M 不再像以前那么努力了,因为他发现,只要稍微地做个弊,他就能够稳居第一。他开始打心底里嘲笑小 Z 之流只晓得埋头苦干的那些家伙。直到有一天,他赫然发现小 Z 已经从开学初的第 4 名进步到了第 2 名。他开始有些慌张,因为他越是作弊,学习就越不努力,作弊做多了,反而成了一种习惯,一门心思琢磨怎么样才能更加安全地作弊,怎么样才能不被任何人发现,同时又能不断地提高作弊的质量,提高手机的网速,提高搜题软件的准确度,他甚至想到了直接去偷试卷的答案。他怕总有一天,小 Z 的成绩会达到满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算他偷到了答案,也只能和小 Z 并列。

恨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他开始通过各种途径抹黑小 Z,到处说小 Z 的坏话,还恐吓其他同学说,小 Z 那么努力是为了报仇,他要把爷爷失去的一切从其他无辜的人身上夺回来。小 Z 的知识不断增长,考试成绩也稳步提升;而小 M 的分数水分却越来越大,绝大多数被他蒙在鼓里的家长老师和同学都不知道,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越是这样他越不敢失手,他战战兢兢地安排好每一次考试,作弊计划制定的还算完美,从来没有被别人发现过。

有一天,学校通知说要在考场上安装摄像头,小 M 慌了,他害怕自己原形毕露。考试当天奇怪的是,一直坚持运动身体健康的小 Z 捂着肚子趴在考场上,说大概是吃错了东西,上了好几趟厕所,所以这场考试很不理想。而小 M,侥幸躲过了摄像头,考试结束后他到处散播谣言说小 Z 肚子痛是装的,说小 Z 成绩有水分,有了摄像头他害怕就干脆装肚子痛躲开不考了。有些同学将信将疑,有些同学则在背地里议论,猜测小 Z 肚子痛估计和小 M 有关。

那一场考试,成绩严重下滑的不止小 Z,还有不少一直以来都偷偷在作弊的其他同学。学校大吃一惊,决定除了安装摄像头以外,进考场前需要经过金属探测仪。小 M 慌了,很多习惯作弊的人都慌了,人一紧张就容易肚子痛,所以最后的一场考试很多人都往厕所里赶。而小 Z,则凭借着自身强大的免疫力和实力满心欢喜地交了答卷。

那一天,小 M 强忍着害怕紧张导致的肚子痛没有去厕所,因为他的身体也一直很好,不能被其他同学看扁了。不过,他的这次考试成绩却让所有人大跌眼睛,大家只看到他捂着肚子答题,没想到真正有问题的是脑袋。

虽然小 M 向大家解释说自己看到那么多同学没有好好答题,就觉得这场考试无关紧要,他不屑于认真地完成这份试卷,他是故意考砸的。但很多人已经对他产生了怀疑,而下一次的考试,是高考前的模拟考。之前没有作弊的同学想看小 M 的真实水平,之前在作弊的同学在担忧自身的同时也想着看这个坏蛋的笑话。

小 M 终究还是没有躲过这一次的模拟考,他责怪出卷老师出的题目太奇葩,他说就是因为小 Z 带头拉肚子,导致他现在每次考试脑子里都是一大伙人拉肚子的画面,没法集中注意力答题。

一群人依旧默默地吃瓜。

那么问题来了,你猜猜看等高考成绩公布的那一天,情况会如何?

知乎用户 QIANQ 发表

新冠病毒是中美的代理人战场。

从现在的结果看,美国输给了中国。

中美之间的较量,如同美苏之间,英美之间,美日之间,美德之间的历史上的较量,是不可避免的。美苏冷战而不是热战,是因为双方都清楚,热战的代价不可承受。

中美之间的较量,十年前就开始了。科技领域,经贸领域,难分胜负。新冠病毒的出现,非常历史巧合。

以它为战场深度和广度都够了。

在这个战场上中国不属于吃亏的一方。胜负,需要的是纵深的工业实力。

不用过分的看重舆论战,丢锅战。战果是藏不住的。

知乎用户 后厂老神仙​ 发表

看疫情持续多久,也看主要国家防控情况。

国际疫情尽早结束,总体上,短期内来看是有利的,不管对于世界主要国家还是中国本身,疫情结束,经济水平慢慢恢复,你好我好大家好。

尽早结束,从中长期看,肯定是不利的。在国内疫情控制住之后,利用这段时间加紧复工复产,利用优势积累国际威望,争取友好国家,扩大一带一路规模。但可能受到国际市场需求疲软的影响,大多数外贸出口产业日子会更难过,传导进国内形成失业潮,这需要在国家层面上稳住就业,进而稳住内需,把水放进实体经济,让钱流进老百姓的腰包,那么过一段时间的紧日子也是可以接受的。

但对于国外来讲,二战之后,尤其是冷战结束之后建立起的制度和文化自信会受到不小的冲击。别看时至今日还有部分西方国家和他们的民众,要自由不要命,那是板子打到自己屁股上。真的大规模爆发甚至失控后,看谁还不老老实实蹲在家里,到时候输出一波 “生存权才是最大的人权”,“资本主义国家不仅财富遵循二八定理,生存权也要遵循二八定理”,“在生死存亡之际,你的盟友在哪里?哦,要么在抢你的医疗物资,要么在来抢医疗物资的路上”

不需要他们真的转向,内耗即可。

更宏大一点,如果疫情大范围失控

那么中华民族悬而未决的一项大事也可以一起解决了,否则再来一次全球动荡多么的不值。

尤其是美国的医疗船上面全是本国的病人。

又有极大的经济压力。

天予不取,天说老弟你不给我面子。

知乎用户 陆羊羊 发表

首先,个人对中国疫情过程中及疫情结束后的国际关系持悲观态度。

全球流行造成无可挽回的经济损失,转嫁矛盾的最好目标是目前已经被媒体渲染成了疫情发源地的中国,偏见和偏激的仇恨情绪,不是外交部说几句狠话可以解决的。

负面情绪往往比理性更容易蔓延,借助反华情绪,各国右翼党走马上任,进一步控制舆论,抹除中国援助的痕迹,激化民众的排华情绪,华人在海外必定要面临更多的种族问题。

中国的舆论宣传落后,对外影响力不足,对内报喜不报忧,面对美国及港台一众的右翼媒体的肆意抹黑毫无招架,反华已经在外媒形成一种政治正确。

但是利好依然存在。中国疫情控制得当,生产力的恢复为经济复苏奠定基础。制造业给力,品类全面,这是战时最关键的因素。二战时期美国通过武器和物资出口大发战争财。如今中国拥有较强的工业生产力,可以凭借物资出口获得收益,借助有条件的援助提升影响力。

资本是永远不会睡眠的,经济危机形势下,资本很有可能流入避险,要积极引导外资向制造业等实体经济倾斜,不能放任其蒿一波羊毛就走,同时警惕优秀国有资本被架空。

危机从来都是有两面的,中国人和洋人打交道也快两百年了,不要再幻想以礼相待能换来真诚了,有些人的偏见很难改变,至少很难用所谓的真诚来改变,想改变,只能把他们踩在脚下。适当的人道主义援助之后,该是生意就做生意,钱先赚到,再说名声。

精英阶层理性但是不发声,普通民众愚蠢且极易被煽动,所以中间地带才会有带节奏的人。现在要做的应该是拉拢精英阶层,更深层次地捆绑他们与中国的利益关系,迫使他们发声。

美国澳呆利安都是老反华了,特朗普政府也已经表明态度准备甩锅了,不断煽动国内种族主义情绪以转移矛盾,并借此推动其逆全球化的政策,这是很危险的,要知道,国与国之间,贸易结束了,没有了相互交织的经济利益,那么战争就不远了。

但是目前欧洲国家基本不会在官方层面公然做出反华表态,媒体也会保持克制,因为欧洲疫情严重,中国的支持和帮助是后路,撕破脸皮并不理智,但是疫情结束后就不一定了,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要做好欧洲国家疫情过后翻脸的心里准备。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进一步民族复兴指日可待,退一步有可能会被再次孤立,包围,制裁,复兴之路难上加难。而我们非决策层能做的就是守好自己的岗位,坚持制造业的发展,欧美国家制造业的重建和回流基本不可能了,我们的产品甚至是比军事能力更重要的谈判筹码,made in China 这个牌子不能倒,而且立得越坚挺,我们就越安全,手上有闲钱的有识之士们多买些制造业的股票,多支持国产的厂家,多支持国内的品牌,就是在做贡献了。

知乎用户 缘分让我们相遇 发表

之前美国商务部长罗斯还在暗自得意,一不小心心里话说出来了:新冠疫情会加速制造业回归美国。虽然被媒体狂骂,但是我想很多美国高层也是这么认为的

这下好了,特朗普一个多月时间没有对疫情做任何预防,结果火在美国烧起来了,这下别说制造业了,金融业都要加速逃离美国了

天道好循环啊

天降伟人特朗普,Make America Recession Again!

知乎用户 郑建兰​ 发表

新冠疫情对 2020 的影响几乎是划时代的

自从苏联解体后,世人都生活在一个幻像里:以个体自由,公民权利,自由贸易,小政府大社会的时代将一统全球,个别不服从西方价值观的国家行将就灭。

然而事实却不断在证明:美利坚,以及他带头倡导的西方政治形态,不但没有顺利地接管曾经追随前苏联的社会,反而因为自身的扩张已经严重的超出了他的承受能力,以至于不得不像苏联一样依靠谎言来维系他的价值观。

约翰加尔通曾经预言美帝国在 2020 会崩溃,论据中提到了美帝国在苏联解体后接管了世界,成为了一个:近乎全球帝国,但可惜,他还不是真正的全球帝国,因为美国统治世界依靠的力量,不但没有加强,反而出现了严重的衰退,分别是:1 超强的军事实力,2 超强的工业实力,3 超大规模的金融市场,4 在海洋文明中通行的价值观,如今这四种力量中除了军事,其他已经出现明显的衰败,这是美帝国透支性扩张带来的后果,只是以往大家意识不到这点,而这一次被新冠疫情给烧出了原型

苏联解体后美国沉迷于在非西方国家中推行美式价值观,遭遇了严重的水土不服,因为美式文明是一种‘海洋文明’。一种文明的价值观能够被其他社会接受,虽然政治和军事等硬件元素是一个因素,但是最主要的因素其实是这种价值观的类型是否和该社会契合。美国的价值观包含的元素:个体自由,公民权利,自由贸易,小政府大社会,在非海洋文明的大陆国家很难推行,原因是大陆文明普遍传承的价值观中的集体主义,宗族主义和美式价值观相悖,所以美国在推行他的过程中,更多的依靠是另外三种力量:1 军事维稳,2 金融粘合,3 产业转移

这三种力量的消耗对美帝国来说是一种严重的亏损,我们看看他们都承受了怎样的代价:1 不断地海外军事行动消耗了国库,2 依靠对新加入全球化的国家的‘行贿’(开放金融市场,导致了债务滔天),3 将生产线转移出去,产业空心化(同样为了行贿,连自家人丢了工作也不顾)

前几年,大家还只是着眼在美式价值观受挫的问题上,而新冠疫情,迅速的把另外两种更关键的支柱力量几乎砸倒:‘产业空心化,和金融崩溃’。这一次的金融崩溃的影响甚至超越了 08 年,美国金融市场在不到 10 年时间里内发生了两次重大下挫,而导火线几乎都是难以置信的‘小问题’

而曾经维系美国盟国的价值观也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个体自由变成了精致利己主义,公民权利成了被媒体煽动的集体暴力,自由贸易成了有钱大家赚没钱管你去死,小政府大社会,则成了联邦和地方互相甩锅的集体无责任,当疫情袭来的时候,西方人首先表现出来的是一种无知的优越感,认为这是一种针对‘不西方’社会的病毒,民主国家是免疫的,然而,当面对真相的时候,整个社会从上到下都是一种惊人的无准备,盲目乐观和不遵守公共安全的幼稚行为,发展到后来,则变成了集体的互相推责任,而且是中央政府级别的推责,实在找不到理由,就把问题推到了近乎弱智的‘中国病毒论’上,这种级别的不团结已经到了近乎亡国的程度。

美国政客依靠不断的制造金融繁荣的泡沫维系西方优越的企图被新冠病毒彻底断送,面对中国这样具备产业竞争力,不但有发展潜力,还具备极强抗压能力的竞争者,几乎不可能再有下一次机会了

有一种观点认为全球化会往后退,从短期来说,确实会衰退,但是这其实是由美国绝对主导的全球化衰退,而不是真正的全球化衰退,因为美帝国式的全球化其实是一种盲目强力推行一种偏激的价值观,依靠行贿揠苗助长出来的‘全球化’,这样的全球化,只能同富贵,不能共患难,只要有一点灾难袭来,需要大家团结起来,让渡资源照顾他人,就会导致野蛮的自私抢夺,无底线的暴力排外,甚至就连政府最高领导也必须顺从这种倾向,这不是真正的全球化。

也许当大家都认识到了为什么必须共患难,愿意把责任扛上肩的那一刻,真正的全球化就会破土而出了。

知乎用户 冷布丁 发表

别傻了,你看到的都是想让你看到的,筛选出来的个例。支持我们国家的大多数是左翼战线,西方不可能承认我们的。华人还是在自己国家好,别想着别人怎么看我们。

知乎用户 寒烛 发表

先给大家泼盆冷水,疫情短期内不会改变任何世界格局,并且长期上来讲,未来怎么世界格局怎么变,其实是充满未知的。

西方横行天下五百年靠的无非是科技和制度,科技很好理解,没有科技的更新迭代就不会有生产力的跨越式发展,而没有生产力的跨越式发展就不会有世界格局的根本性变动。

君不见,没有大机器对手工作坊的碾压,就不会有横霸天下的日不落帝国,没有内燃机对蒸汽机的淘汰,就不会有德意志帝国的蠢蠢欲动,没有信息技术对电力技术的更新,就不会有美帝霸权的稳固。

但目前能够带来生产力质变的第四工业革命,它就像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歌女一般,没人知道她真正的面目,有人猜她是 5G,有人说她是能源革命,但到底是什么,却没有统一意见。

咱们中国 5G 确实发展不错,但是 5G 到底是第四次工业革命,还只是第三次工业革命的继续,目前尚不知晓,并且未来中国能不能在第四工业革命中形成一定的科技垄断,这一切都是未知数!

制度稍微有点复杂和敏感 (被关小黑屋多次),在这里先说明一下,帮助西方问鼎天下的制度,从来不是所谓的西式民主制度,而是充满了血与泪的资本主义制度。

(政治部分先开个头 未完待续)

知乎用户 电商狗 - 老李 发表

我觉得这次新冠肺炎会让很多国家的政府和企业家产生了强烈的危机感,他们会认为,将制造业订单放在中国并不是一件好事。

所以,欧美日等国家,可能会出台各种政策,让本国的制造业订单回流。所以,从今年开始,国内以代工国际订单为主的企业,会越来越艰难。

其实,我们看近几年中国的外贸数据,对欧美日的出口都出现了滞涨,特别是美国,还出现大规模的下滑;反而是对东南亚、非洲、中东、金砖四国、中亚等地区的出口增长强劲,才勉强维持住中国的出口规模没有下滑。在未来几年,如果美国仍然是特朗普当总统,这种趋势就不会改变,这是值得大家关注的。

以往做欧美订单的企业,可以关注东南亚、中东、非洲、中亚和金砖国家,机会会越来越多。对于这些市场,中国其实有比较优势的。

为什么洗碗机在中国不流行?现在小米 10 Pro (5499)和 iPhone 11 (5499)哪个更值得买?

精彩推荐:

扫地机器人哪个牌子好?2020 年最新扫地机器人排行榜(前 10 名)

2019 年中国智能手机销量排行榜(TOP10)

家用破壁机什么牌子好?2020 年破壁机销量排行榜 (排名前 10 名)

最受欢迎的平板电脑有哪些?2020 年平板电脑销量排行榜 (TOP10)

2019 年笔记本电脑销量排行榜(TOP10)

知乎用户 阿打​ 发表

中央已经说了,要做好较长时间应对外部环境变化的思想准备和工作准备。

世界格局具体会怎么变化很难说,不确定性太多,一次擦枪走火就可能演变成一场战争。现在各个国家的疫情都还在发展,欧洲美国的峰值还遥遥无期,印度非洲这两颗炸弹则似爆未爆。唯一确定的是,疫情过后会有一波清算中国的高潮,很多国家会有从供应链上摆脱中国的正当理由和行动,具体能做到什么程度则要看各自的造化。

我们不能再期待能有像 21 世纪前 20 年那样四平八稳的发展,以这次疫情为节点,一个动荡的时代即将徐徐展开。我们可能在相当一段时间内面临恶劣的外部环境,经济会衰退,甚至不得已陷入某场局部战争。地球上的很多国家已经相安无事太久了,但表面的平静并不能掩盖社会矛盾在逐渐逼近临界点的事实。暴风雨来临前总是异常平静,身处其中的我们很难跳出漩涡全盘观察。也许后人在评价随后几十年世界局势的变化时,会把这次疫情作为所有故事的起点。

但我始终相信,国家是有 “势” 的,旧王若死则新王当立。没有哪个国家能永远统率天下号令八方,盛极而衰是几千年来所有朝代、所有国家逃不过的宿命。当初美国也许也没想到,一次二战能奠定百年霸业,让它在全世界横行霸道至今。这次疫情让美国以及其他众多西方国家的缺陷暴露无遗,甚至开始撕下伪善的面具,使出一些下三滥的招数。相信他们自己也已隐隐感觉到,历史的天枰终究到了重新向东方倾斜的时候。

幸运的是,我们这一代人活在一个由衰转盛的古老国度。它从谷底走来,最艰难的时候已经熬过来了,面前的风雨再大,也不能使它停下脚步。而这股 “势”,将是不可阻挡的。

知乎用户 低调雾雨霏霏​ 发表

19 年 12 月底,新冠肺炎在网上已有消息,比如这个帖子就 19 年 12 月 31 日发出来的。不过,作为一名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这种小道消息我是不会相信的。

https://tieba.baidu.com/p/6421079971?traceid=

有在武汉的吗,居然开始抢板蓝根和楼口罩了,服了【切尔西吧】_百度贴吧

有在武汉的吗,居然开始抢板蓝根和楼口罩了,服了【切尔西吧】_百度贴吧

再加上官方媒体让大家不要担心,所以我自然而然也觉得肯定没有问题。因此,即使在这一时间段,我依然过着开心小日子,还去看了开心麻花的话剧,坐高铁去天津看海河。

在这个期间,临近春节,我有家人也预计在大年初二从外地来我这里过春节。事情那时候形式有了微妙变化,从钟院士说 “此次病毒肯定人传人” 后,家人就犹豫要不要退票,但是一年一次的春节,能见面也不容易,所以也没有下决心。直到 1 月 23 日我起床就看到武汉封城消息,我才意识到这件事非同小可,然后果断退票(可惜退得速度快了点,没赶上免费退票政策)。

后面一段时间,我感觉每天信息量都大得出乎我想象,现实演得比电影还离谱。

在当时的我看来,发生的第一件离谱事情就是电影院、公园被关闭。本来全家人都已经想好了,春节要去把《唐人街探案 3》看了,然后逛逛庙会,开开心心过大年,当时微博、知乎上还在抨击徐峥的《囧妈》非要在大年三十上映,结果直接电影没得看、公园没得逛,真惊呆我了。

第二件离谱事就是春节假期延期,以前朋友圈里面的玩笑话居然真的实现了!虽然只是延迟了 3 天,但也是破天荒头一遭。但是,再牛逼的编剧也没想到,这个假期远远不止 30 天。大家现在倒回来再看当时的新闻,居然要求 2 月 3 日就正常上班,是不是觉得魔幻呀。

第三件离谱事就是国外很多国家要限制中国人以及近期去过中国的人入境。

当时看见这个新闻,我心里可谓是义愤填膺啊,这难道不是对中国人的歧视吗?当时,外交部还抗议多国中断两国之间的航班,说这是过度反应措施,现在再看也是有点的恍如隔世。


1. 中国表现及后续预测:

这一次疫情来袭,中国的表现可以说是糟糕的开局,给力的中后期。糟糕开局的标志性事件就是那句名言 “尚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持续人传人的风险较低”(请看第 3 条),而给力的中后期就是指钟南山院士明确表示“肯定人传人” 以及武汉封城为标志性事件。

整体上看,中国表现无愧于世界楷模,在对病情严重依然缺乏了解的情况下,果断对武汉做出了封城的决定,并调集全国医疗力量进行支援。要知道,做出封城决定的那天(1 月 22 日),武汉累积病例是 375 例,就为了这些病例封锁一座千万人口的城市,在历史上也是前所未有的,也是需要决策层痛下决心才能实现的。

由于措施及时、得力,中国疫情得到了极为有效的控制,人民的生命安全得到了保证。截止 2020 年 4 月 12 日,中国除湖北以外感染人数为 15716 人,死亡 130 人,死亡率不足 1%。即使是疫情最为严重的湖北地区,死亡率 4.7%。

对比一下,意大利目前死亡率已经超越 12%,法国、西班牙、英国、比利时等西欧发达国家死亡率也超过 10%,简直惨不忍睹。

未来中国的发展趋势:

现在中国已经进入了复工复产的新时期,巨大的产能让中国已经实质上成为了世界抗疫战争的中心。除了现在嘴硬的美国外,其他国家都不同程度开始跪舔中国。当然,为了等疫情后还能从美国身上占到便宜,许多国家还是需要两面下注,一面跪舔中国,一面恶心中国,具体套路是:在野议员、媒体在那里恶心中国,政府负责跪舔中国。

举个例子,美国铁杆小弟——英国。这个国家一方面某些小丑议员要求中国赔偿损失、甚至附和美国计划成立 G20 卫生组织以替代 WHO,但一方面又在美国怼完 WHO、威胁停止对 WHO 的资助后,却突然宣布对 WHO 捐赠 6500 万英镑,再加上之前的 500 万英镑,英国已经对 WHO 捐款 7000 万英镑(中国同期总共向 WHO 捐了 2000 万美元)。大家可以私下考虑考虑英国这一波操作是个什么意思,反正我感觉这个国家又想当搅屎棍了,要是以后中国赢了,他们可以说自己当时就与中国站在一起;如果美国赢了,他们就可以说自己当时也响应了美国号召。

今年对中国来说是个很大的机会,中国可以利用自己复工复产的先机,顺势挤压世界其他国家的市场份额、同步抄底收购濒临倒闭的优质企业,为疫情后的爆发增长提供先机。如果再让抗疫物资以人民币结算,也可以在事实上提高人民币的国际化程度,美国有石油美元体系,中国也可以搞口罩人民币体系嘛。

最后,大家可以关注下今年股市,尤其是基建和消费类的股票。原因很简单,央行为了保增长,定向放贷是必然选择。在外贸肯定要扑街的背景下,扩大内需和大搞基建是唯一选择。只要不松绑房地产市场,巨额资金只能流向股市,拭目以待吧。

2. 美国表现及未来预测

美国这次的表现是出乎意料的差,即使是最反华的人士都必须承认美国疫情应对是很失败的。而且美国表现之差,让我至今也难以理解,原因有 2 个:

一是极差的反应速度。中国爆发疫情后,美国有两个月准备时间;韩国爆发疫情后,美国有一个月准备时间;而欧洲各国相继爆发疫情后,美国依然有两周准备时间。在全都懂的特朗普总统指挥下,感觉美国一直没有认真准备,直到疫情爆发到本土了,才开始有所动作,简直是匪夷所思。

你要说美国高层不知道疫情危险程度,我觉得也不合理,因为美国参议院凯利 · 吕弗勒在听取了疫情通报后,2020 年 2 月份就开始抛售手中股票,然后大笔吃进医疗企业股票。要知道,那时美股还在不断创新高,资本市场普遍认为美国才是疫情期间能够避险的地区。要说没有内幕,大家信吗?

二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式的甩锅。外交部发言人赵老师在推特上暗示病毒是美国起源,结果美国方面反应极为激烈,甚至都到了召见中国驻美大使的地步了。此后,美国官方刻意把新冠病毒与中国挂钩,甚至大肆攻击 WHO。从来都是反华为主的美国之音 VOA,只不过报道了一下武汉解封的灯光秀、报道了一下中美死亡数字对比,就被白宫严厉批评,一点不顾自己标榜的 “言论自由”。

按理来说,疫情是全世界人民共同的灾难,按照美帝自身所谓的普世价值,现在应该展现出大爱无疆,各国人民团结抗疫的新闻才对。而且,作为一个正常的政府,面对居高不下的确诊和死亡数字,精力不放在国内抗疫上,还一直搞这些事情,为啥呢?

未来美国发展趋势:

作为世界霸主,美国人靠着印美元就能维持自己优越生活,因此维持霸主地位可谓是美国人第一任务。今年是美国大选年,就算疫情控制住了,但经济垮了,那特朗普想连任也不可能了。因此,现阶段美国需要抗击疫情,但更重要的是尽快复工复产,保住经济增长,保住股市。

美国已经开始不要命的救市了,第一波降低利率,直接把利率降低到 0%~0.25%,这也太吓人了。第二波撒钱救市,首批救市计划就是 2 万亿美元。大家看看,疫情前美联储资本负债约 4 万亿美元,结果现在一咔嚓就飙到 6 万亿美元了,预计到 4 月 17 日将达到 6.4 万亿美元。短短 1~2 个月时间增加了 60%。有分析人士称,到年底美联储资产负债将会超过 9 万亿美元。对比一下,08 年金融危机前,美联储的资产负债才 1 万亿美元。。。

我算是看出来了,美国这边是不把股票市场救起来势不罢休的,就跟中国救楼市一样。

3. 欧洲表现及未来趋势

欧洲这次表现是意料之外,但也在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是欧洲表现居然差到如此地步,意大利,西班牙,法国,英国等主要大国死亡率都超过 10%,这居然还是在中国已经泄题以后表现。

情理之中的原因是,欧洲现在下坡路走得明显,无论是科学技术、经济还是执政能力层面都一天不如一天。如果没有疫情危机,难民问题、民族问题、福利财政问题都会拖垮欧洲。

欧洲自从使用欧元以后,有了统一的欧洲央行,然而各国财政依然各行其是。面对新冠疫情,财政状况好的国家(比如德国)不愿意欧洲央行发行特别债券,而意大利等国就等着这笔钱救市。发个几千亿欧元债券,就要各国财长磨磨唧唧讨论好几天,人家老美咔咔就发两万亿美元的债。

此次疫情不过让欧洲衰退快点而已,欧洲迟早完犊子。要真正救欧洲就必须真正统一欧洲,所有国家对外用一个声音发声,对内搞转移支付,这样才有可能逆转衰退趋势。

知乎用户 忠君爱国洪承畴​ 发表

卐重新在欧洲 (意大利) 复苏,西班牙大流感 3 年后墨索里尼在意大利上台,10 年后全球陷入经济大萧条,20 年后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

意大利 (西班牙 / 英国) 恰恰是新冠病毒疫情最严重地区

1918~1919年大流感及其源头

1918年爆发的大流感是人类历史上迄今为止造成灾难最大的一次流感,席卷了全球,史称 “西班牙流感”。“西班牙流感” 两年之内横扫全球,甚至人迹罕至的荒野和偏僻岛屿也难于幸免。1918~1919年 大 流 感 的 元 凶 现 在 已 经 查明,它系 H1N1引发。美国华盛顿军事病理学院分子病理学家杰弗里 · 陶贝格尔将1918~1919年大流感称为“所有大流感之母”,因为这场 H1N1流感是人类历史上最致命的一次流感大流行。他认为,这次大流感造成全世界约5亿人感染并有明显的临床症状,死亡人数在5000万至1亿 之间,全球平均致死率高于2.5%。

1918~1919年大流感之所以被称为 “西班牙流感” 或“西班牙女士”,是因为专家在西班牙确诊了这种呼吸道疾病,并不代表它起源于西班牙。H1N1病毒在1918年11月从法国传到西班牙后,由于西班牙一战时是中立国,不像其他交战国那样有严格的消息封锁措施,因此流感在第一时间得到媒体的特别关注,来自西班牙的流感消息也往往更具可信性。协约国将这次大流感命名为“西班牙流感”,以至于给人们一种错觉———西班牙即使不是唯一的,也是受灾最严重的国家。关于1918~1919年大流感 H1N1病毒的来源地,有多种说法,世界卫生组织至今仍认为其来源地不详。专家逐渐意识到,以一个国家名称为病毒命名存在许多问题,一方面对该国没有表现出足够尊重,另一方面也不利于对病毒的科学认知,更何况这种疾病并非首先爆发于西班牙。

因此,我们有必要梳理这次病毒的前因后果,为所谓的 “西班牙流感” 正名。英国议会档案就此次流感有如下叙述,内容包括流感的名称、死亡人数、防护措施及其高度致命性的原因,较完整地呈现了此次流感。现撮述如下:  

2.12 1918~1919年流行病称为西班牙流感,是人类历史上最致命的疾病之一,死亡人数在2000万~5000万之间。一个共识是,一年之内死于流感的人数超过第一次世界大战四年的死亡人数之和。”

“2.13 第一波在1918年3月爆发于欧洲和美国,然后被传播到亚洲和非洲。第一波传染性很高,但不是特别致命。第二波在1918年8月开始于法国塞拉里昂和美国,与第一波相比死亡率增加了10倍。高死亡率发生在青壮年身上,这一点非同寻常,因为一般疾病的袭击对象往往是老人和孩子。

2.14 控制疾病的措施包括:隔绝、医学隔离、个人卫生、消毒、禁止公共集会。许多公共设施,包括学校都暂时关闭。大范围的医学隔离,很可能效果非常有限。尽管严格的海上隔离使得流感病毒在1919年才在澳大利亚登陆,到这个时候病毒的杀伤力已经大大降低,但澳大利亚还是经历了一个温和的、却历时更长的传染期。即使在澳大利亚,60%的死亡人数仍集中在20~45岁这样一个年龄段之间。

2.15  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地方能够逃脱1918~1919年的这场流感,全世界25%~30%的人口都被感染。各国政府应对流感的能力都显得捉襟见肘。…………

2.24 最近的发现表明,1918年病毒的高度致病性至少可以从这样一个事实得到部分的解释:它来自一个纯粹的鸟类,对人类来说是全新的,导致人类完全不具备这样的免疫能力。…………

2.37 然而,1918~1919年流感中出现的这种高死亡率,死者也许并不是死于直接的病毒,而是他们自己免疫系统反应的结果,被称做细胞因子的蛋白质———免疫反应的正常部分,假如过度反应就会造成有害的结果,损害肺和其他的器官,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具有高免疫力的人往往会有更高的死亡率。

1918~1919年大流感何以导致年轻人大量死亡?免疫系统对流感的过度反应也会造成可怕的结局,这种对青壮年死亡率奇高的解释是否恰当?目前尚无定论。可以确定的是,大流感在全球范围内肆虐导致的年轻人异乎寻常的高死亡率,增加了恐怖气氛。1920年,韦尔奇心灰意冷地预言道:“我想,这场流行病可能已经过去,而我们对这种疾病的控制并不比1889年疾病流行时 的 人 们 熟练多少。这是个 耻 辱,却 是 事实。” 科学应对流感是一个历史命题,界定流感发源地显得非常迫切。

关于1918~1919年大流感发源地的说法,归纳起来主要有以下几种

中国起源说,认为流感是由1917年中国支援欧战的劳工传播开来的,中国劳工在此之前就已经历过类似的流感,产生了一定的抗体,因而可以携带病毒远涉重洋。W.I.贝弗里奇认为,流感在中国和日本几乎与欧洲的第一波流感同时爆发,他倾向于美国和中国是第一波流感的中心。C.格里弗倾向于中国独立来源说,他认为,第一波流感在1918年9月21日抵达加拿大,美国第一个病人死于1918年3月5日。中国起源说缺乏有力证据的支撑,偏见的成分多于事实。

俄国起源说,认为俄国的阿什哈巴德首先爆发流感,随后传入美国,自1918年9月始传入欧洲和世界各地。美国起源说,认为病毒最先起源于美国的堪萨斯州。这一说法得到历史学家阿尔弗雷德 · 克罗斯比的支持。

澳大利亚起源说。政治学家安德鲁认为,澳大利亚的档案材料表明,最早的流感于1917年春季爆发于澳大利亚。

法国起源说,认为1918年流感首先爆发于法国的一个军营。医学专家们通过档案发现,1915~1916年间在法国西北部的军营中曾出现过一种严重的、神秘的呼吸道感染疾病。

关于病毒起源的看法,有一种趋势,即西班牙来源说、欧洲来源说和亚洲来源说皆让位于美国来源说,认为流感病毒来自美国,后又由美国军队传播到法国战场,其后传播到世界各地。

1918~1919年大流感的发源地依然是一个没有确切证据的历史之谜,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西班牙并非此次大流感的发源地。人们倒是应该感谢西班牙,因为正是西班牙的中立状态加速了人们对这种瘟疫的认识。当时,很多人认为,大流感就是起源于西班牙。《泰晤士报》认为,西班牙之所以爆发流感,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得到解释:干燥、多风的西班牙春季是一个不舒服和不健康的季节,而下雨的天气和潮湿的风或许有助于阻止流感的来临。其他报纸报道了西班牙国王、首相和其他内阁大臣感染流感的消息,使得 “西班牙流感” 这一说法在全球内不胫而走。几十年之后,许多西班牙人仍然认为 “西班牙流感” 这一说法具有不友好性,冒犯了西班牙人。或许只有葡萄牙可以将此次流感称为“西班牙流感”,因为葡萄牙人之所以被感染,其源头确系来自西班牙。交战中的国家不希望自己的民众和敌方知道有一半的军人病倒在床上,因此流感的消息在交战国由于新闻检查制度而处于被封锁状态,其严重性也因战争而被人为地大打折扣。换言之,战争扭曲了人们对大流感的认知,低估了大流感的严重性,另一方面又加速了大流感的传播

 1918~1919年大流感的易感人群和传播途径

  1918~1919年大流感与之前和之后出现的流感非常相似。只要有新的流感病毒株出现,并携带大多数人免疫系统从未接触过的新特征,就可能爆发并大规模流行,而先前处于与世隔绝状态的土著居民,因为抗体更少而更容易被感染,且症状严重。流感潜伏期通常为2天,但也可能短到1天或长到7天。医生对于一般流感病患者的建议是:第一,在发热期间卧床休息;第二,在病后康复期间也要注意休息,否则症状很可能会复发并愈益严重。大部分流感死亡病例是由结核病导致,因此通过使用抗生素和硫磺类药物,可以减少死亡率。患有慢性支气管炎、慢性心脏病、肾脏病的人更容易感染流感,怀孕的妇女比不怀孕的妇女感染的几率要大得多。由于流感导致的堕胎和死胎的现象非常多,因此孕妇或者即将要怀孕的妇女应当接种疫苗,而且是不会传染的疫苗(killed vaccine)。只是这种疫苗的有效性尚待商榷。

在1918~1919年大流感中,死亡率最高的是15~35岁之间的青壮年,65岁以下的人占了死亡总数的99%。1918~1919年大流感可以区分为三波。第一波是发生于1918年春季的温和波,基本上只是普通的流行性感冒;第二波是发生于1918年秋季的超严重波,是死亡率最高的一波;第三波是发生于1919年春季的严重波,死亡率介于第一波和第二波之间。前后两波中间有一定的间歇期。每一波流感持续时间都不超过几周,流感曲线表明这种传染性流感的潜伏期和持续期,来去匆匆,只是死亡率很高。这一发病模式在全球具有普遍性。但是,澳大利亚由于采取了海上隔离措施而使得流感的全面爆发推迟到1919年,因而不同于全球的普遍模式。

关于流感传播环境论的观点比较盛行,环境论者往往强调环境在流感传播过程中的决定性作用。例如,《泰晤士报》1918年12月3日刊文认为,“炎热或者潮湿的天气,也许会使人的抵抗力下降,人在这样的天气下容易变得沮丧,这样对来自外界的威胁往往会缺乏抵抗力”。考虑到战争动员引起的军队大量调动,1918~1919年大流感传播过程中环境的作用也许并未超过人为原因。大流感爆发后,欧洲交战国家因为处于交战状态而无暇顾及,或采取了封锁消息的措施以免引起恐慌,这一措施对战争来说似乎是合适的手段,但对于预防和应对流感来说却是致命的错误。战争与流感之间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但是士兵的大规模流动加速了流感的传播,加之军营的封闭状态和糟糕的卫生状况,增加了病毒变异的风险,病毒的致命性也由此大增。何况,战争期间特定的生存状态———营养不良、精神压力以及化学武器对身体的伤害———削弱了士兵的免疫能力,无形中增加了感染的几率。

中国的情况很可能是:流感于1918年年初由俄国人传入哈尔滨、北、天津等地,之后南下到达 广 州、香 港、台 湾 等 地。香 港 在6月 时流感死亡率达到高峰,7~8月继续肆虐,流感在9月 蛰 伏 后 于10~12月 再 次 达 到高 峰。1919年、1920年 死 亡 人 数 与1918年 基 本 持平。上海流感死亡率也是在1918年6月达到高峰,1919年3月也是高死 亡 期。台湾形势更为严峻,1918年6月在基隆出现流感现象,随后传播到台湾各地,到1918年12月中旬为止,有77万人感染,25 394人死亡。随后爆发的第三波流感也是从基隆开始的,造成约14万人感染,19 244人死亡。台湾的日本人社区由于受到较好的医疗照顾,死亡率较低,约为1.1%。1918~1919年大流感在整个中国的情形现在尚难以做出判断。

1918~1919年大流感几乎波及世界各地,死亡人数也是空前的。世界卫生组织专家查尔斯 · 科 伯 恩(Charles Cockburn)在1973年 写道:“流感病毒现在的表现正像它在500年前甚至1000年前一样,我们在阻止病毒的传播方面并不比我们的先辈先进多少”

大流感死亡的人数和规模

死亡模式的考察将会涉及到流感的易感人群、传播方式以及致病率。1918~1919年大流感的死亡模式不同于历史上已有的瘟疫,大流感在不同的时段、不同的国家和地区,有不同的死亡模式。不同地区之间的共同之处在于第二波的死亡人数最多,死亡者中以青壮年居多。要准确地统计1918~1919大流感的死亡率,除了确定直接死于流感的人数之外,还要调查由并发症所导致的死亡和次生疾病造成的死亡,它们之和即是死亡总人数。

在第一波流感中,病人、老人死亡的风险大而年轻人和身体健康的患者在感染后身体很快就得到康复。当1918年8月第二波来临之时,病毒变得更具致命性,凶神恶煞般地劫杀着生命,死亡人数空前增加。第二波的高死亡率与第一次世界大战有关,因为和平时期,病重的人往往呆在家里,而病情温和的人继续正常地生活、工作,这样传播的往往是温和的病毒;而在战争时期,传播的模式却恰恰相反,患有温和流感的人往往原地不动,而病情比较严重的人被送进拥挤的火车或医院,这导致更具致命性病毒的传播。

对总的死亡人数的估计至今仍处于波动之中。乔丹(E.O.Jordan)认为 死 亡 人 数 为2160万,帕 特 森(Patterson)和 派 勒(Pyle)认 为 是3000万,奥 克 斯 福 特 认 为 是4000万,布 内 特(Burnet)认为可能高达1亿。根据帕特森和派勒的估算,如果将死于脑炎的人估算在内,死于流感的人数可能再增加50万。陶尼贝格认为约等于5000万。乔丹的估计是在1927年做出的,很长时间为人们所接受。米尔在1986年估计印度的死亡人数为1800万,这样就对乔丹的数字形成挑战,修正后的数字波动在2470万~3930万之间,总的死亡人数在5000万~1亿之间。这些估计尚缺乏坚实的统计数字支持,因而数字之间存在着较大差距。如关于中国的情况,帕特森和派勒估计,流感中的死亡人数摇摆于400万到950万之间,这一估计缺乏统计数据的支持,完全出于推测。他们认为,中国是和印度尼西亚一样贫穷的国家,因此将死亡率估计在1.0%~2.5%之间。问题是:关于中国的数字较完整的是香港和台湾;关于中国内地的统计数字主要是海关统计,涉及几个主要的海关;关于其他省份和城市的统计残缺不全或者干脆为空白。甚至于,中国内地是否曾经有过大规模流感爆发也存有疑问,而且考虑到中国交通不发达,没有大规模的人口移动,流感传播的速度应该比台湾地区和日本要慢得多。在实行封锁和管制的地区,感染者要少得多,如日本就实行了较严格的管制,尤其是在海岸地区,使得病毒不容易传入,日本被感染者的死亡率只有0.42%,远远低于亚洲其他国家和地区

从上述分析中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大规模的人口移动一定是流感迅速蔓延的主因,尽可能减 少 人 口 的 移 动 是 应 对 流 感 的 重 要 方式之一。不同的职业面对流感时风险也不同,死亡率也就不同。关于医护人员和殡仪馆工作人员由于自身染病而无法履行自己的职责的报道,长篇累牍。美国电车工人在疾病的高潮时期向政府提出增加薪水等要求,他们认为自己冒着特殊的风险,因而应该享受特殊待遇。然而,铁路委员会拒绝了这一申请,认为 “大家都可能被感染,所有人冒着同样的风险”。事实表明,这一判断的后半句存在问题,如男性比女性更容易被感染,青壮年的死亡率最高,一些工种所受打击比其他的要大,城里不同地区的死亡率也有很大差别。

从事服务业的人员也更易被感染,因此流感严重期间一些社区商店关门,或者要求买东西的人将欲购物品写于纸上,以防病毒传播。这些自我防护措施导致社会正常生活秩序的破坏,即使在死亡人数较少的社区,由于过多的人失去了劳动能力,日常生活容易陷入瘫痪状态。

1918~1919年大流感死亡率随着年龄的不同而变 化:0~35岁 年龄 段 死 亡 率 为30% ~40%,50~70岁年龄段死亡率为20%,70岁以上者死亡率为10%

大流感造成庞大的死亡数字,究其原因,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首先,病毒的高致命性以及没有相应的疫苗可供接种。奥克斯福特教授称,从发掘出的7具冰封尸体中,发现了曾在1918年至1920年肆虐全球的 “西班牙流感” 的病毒的基因。初步检查发现,病毒具有特殊的基因变异,受害者染上流感后,肺部及身体重要器官均受侵袭,最后内出血而死。这种病毒另一可怕之处是健壮的青年人也无法抵御

专家的共识是,应对流感最有效的办法是接种疫苗,即使稍微奏效的疫苗也有必要接种,因为病毒往往出现在毫无抵抗的群体身上,大家集体接种疫苗,就使得流感病毒难以找到感染对象。在没有疫苗的情况下,可借助于抗生素以减轻并发症,最终减少死亡人数。研发疫苗是人类以生命为代价获得的教训。

其次,战争期间的非常状态加速了1918~1919年大流感的传播。面对大流感,重要的问题是如何预防和阻断其传播,战争却因其快速动员以及对人心稳定和医务人员的大量需求,成为流感传播的帮凶。战争使得流感随着士兵的流动沿着陆路和海上航道快速传播,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流感传播的时空分布、致病模式和致死率。第一次世界大战所造成的恐惧在逐步减少,政府为了恢复民众的信心,故意撒谎来淡化大流感的严重程度。大流感在全世界范围内快速传播造成的恐惧,由于政府的有意掩盖而愈加严峻,媒体也成为造就恐怖文化的帮凶。当时,大流感也反向作用于战争,甚至成为战争双方动员人民的武器,协约国就鼓吹大流感是德国人生物战的序曲,以此号召民众同仇敌忾。总的来说,战争助长了大流感的传播,甚至助长了流感病毒的变异。

再次,应对方式不力。面对肆虐的大流感,各国都有一些通行的应对办法,最常见的是医学隔离,减少公众集会,避免拥挤的会场,学校临时性放假等。根据强调重点的不同,基本上可以分为重阻止传播式、重治疗护理式和二者兼顾三种模式。一般而言,在尚未发现流感的国家和地区以及有零星病例报告的地区,适宜采取发现和围堵的办法。如果疫情已经大规模传播,这时围堵法不再奏效,可以将重点转向治疗和护理。即使是同样的应对方式,也由于各国发展程度和医疗队伍建设水平千差万别,因而所取得的效果差异也较大。澳大利亚属于典型的重阻止传播式,有效的措施推迟了流感的爆发,为应对流感的准备工作赢得了时间,因此流感死亡率相对较低,这在1918~1919年大流感中属极其罕见的个案。日本应对流感的模式包括先前的阻断和之后的重治疗二者兼顾模式,充分发挥地方的能动性以及市民社会的良好互动是日本处理流感危机的特色。美国由于处于战争状态,采取的是重照顾和治疗模式。应对流感的方式首先取决于当事国是否处于战争状态,其次是本国的综合实力,也与整个社会制度和管理结构相关,甚至与生活习惯和文化传统相联系。研究表明,日本在流感中死亡率较低,得益于日本文化传统中对内外之分的注重。

1918~1919年大流感以其特有的方式向人类敲响警钟,要求人们站在全球和全人类的高度来关注疾病和瘟疫。问题是,直到今天,关于这次大流感的流行病学特征及其病理学特征尚有待求证,这种大流行病对公众健康、社会整合和历史发展的长远影响仍待进一步深入研究,政府在中央层面和地方层面以及社会在应对大流感方面的经验教训也亟待总结。18世纪伟大的生理学家亨特将生命定义为抗腐败或抗感染能力。人类通过锻炼、营养等各种方式提高自身的抗病毒能力是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是人与自然界和谐相处,维持大自然的生态平衡。比较而言,后一方面更显重要。人类施加给大自然的负荷如果远远超出了它的承受能力,人类将面临巨大灾难。只要人类稍加思索,就不难理解这一道理。1918~1919年大流感造成的死亡人数远远超过一战中的死亡人数,足以证明大自然对人类的惩罚度为人类自身之间的屠杀所无法比拟。人们发现,在惩戒人类过错方面,大自然才是 “大手笔”。最近几十年自然灾害频发,就是自然对人类发出的严重警告,人类的反应模式决定着大自然的下一步行动

引自

《关于1918~1919年大流感的几个问题》

作者李秉忠,历史学博士,陕西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讲师

新冠病毒替发达国家解决了老龄化人口问题,发达国家官僚从此不用再替养老金发愁了,官僚们因祸得福没事偷着乐。

知乎用户 南风寺山 发表

不会有什么改变。

除非疫情导致西方发达国家崩溃,否则只要他们缓过来,宣传机器开动,我国依然是世界的罪人,因为我国导致世界其他国家也感染了疫情,导致了几十万人的死亡。

而公知依然愉快的双标,哪怕是现在,中国隔离就是禁锢自由,外国隔离就是政府负责任,等到疫情过去你可想而知公知会怎么说。

世界的格局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时间容易淡忘善意,拳头永远是真理。

知乎用户 Z 薛定喵 发表

美国还是老大,但老大伤了元气;

中国继续发展,也收获一帮小弟;

欧盟依旧团结,并继续装假和气;

亚太慢慢醒悟,就明白谁是真心;

第三世界国家,还坚定中国合作;

其他零零散散,我是我你还是你。

所以说实际上,没什么太大变化。

无非就是国内有些人在做香蕉和芒果之间犹豫不决,国外继续宣扬自己的皿煮嗞油,并不断给中国扣帽子。

最困难的就是那些小国、乱国。本来可能国内发展刚有起色,环境稍微稳定和平一些,百姓终于能够喘口气一家人围在桌子旁吃饭,不用担心害怕。今天早上热榜的塞尔维亚,我大致浏览了一下知友们的回答,可惜的同时,也对积极帮助他们的决定表示赞同。

就好比承包了个鱼塘,鱼苗刚放下去,突然被人下药了,有的死有的伤,肯定赔的一塌糊涂是真的。

用一句权游里的话:When the snows fall and the white winds blow, the lone wolf dies but the pack survives.

在共同的难题前,只有团结起来,这些小国才不至于伤的太惨,所以我们得帮助他们。

希望他们都知道我们的老话:

患难见真情

知乎用户 Sailing 发表

最近美国的外交政策 Foreign Policy 杂志有一篇文章,刊登了 12 位全球顶级政治学学者对疫情结束以后的世界的预测(政治学领域在国际上有影响力的期刊全是国外的,这点我们很被动)。

他们第一个共同观点就是美国将不再是全球化的推动者,或者说成为逆全球化的推动者。然而,美国去全球化的原因主要是为了扼制中国的发展。疫情过后,世界供应链体系将发生结构性的转变,中国的位置将被削弱,区域间的合作将变少,区域内合作增多。

第二个共同观点是,欧美国家及其主导创立的现有国际秩序在短期内将不可避免的逐步退位。长期看,有人对未来东西方合作持有乐观态度,然而也有人持有悲观态度,认为民主制度和理念将被人们质疑,而威权主义开始盛行。

总的来说,这些人大部分还是站在欧美国家的立场,从白人至上主义出发,去解读疫情的影响以及判断未来的国际秩序。我个人觉得是有偏见的,但是,考虑到这些人的学术和政治影响力,他们的判断很可能在多个场合都成为现实。对于中国来说,未来我们有更高的上限,也有更多的挑战。

下面,我只列一下标题以及他们的主要观点,大家感兴趣可以去看原文。

1. A World Less Open, Prosperous, and Free 一个更不开放,繁荣,自由的世界 by Stephen M. Walt

他的观点是,政府在疫情危机中将获得更大权力,疫情结束后,他们也不会愿意放弃权力。疫情中,中国,新加坡,韩国等亚洲国家表现最好,他们的影响力会进一步提高。

2. The End of Globalization as We Know It

全球化意料之中的终结 by Robin Niblett

他是观点是,随着中国经济和军事实力的增长,美国两党已经目标一致的要求国内高科技产业与中国脱钩。并且随着碳排放等气候问题的压力变大,企业会缩减供应链的长度,转移到国内或周边。

3. A More China-Centric Globalization

一个更加以中国为主导的全球化 by Kishore Mahbubani

他的观点是美国对中国的敌视越来越严重,政府总是宣传全球化和自由国际贸易给美国人民带来的伤害,使得美国民众越来越排斥全球化。然而中国因为历史原因,对于全球化持更加积极的态度。所以未来中国将成为全球化的主导和推动者。

4. Democracies Will Come out of Their Shell 民主将破壳而生 by G. John Ikenberry

他的观点是,就像上世纪 1930 年代的大萧条,虽然短期内会让民族主义得以复苏,但是也会有人像罗斯福那样试图找到新的国际合作模式。

5. Lower Profits, but More Stability 更低的利润,更高的稳健性 by Shannon K. O’Neil

他的观点是目前全球供应链太复杂,而且对中国的依赖太严重,所以导致疫情期间全球产业都受到了严重的影响。今后企业的供应链将更加注重稳健性,虽然会牺牲一部分利润。

6. This Pandemic Can Serve a Useful Purpose 疫情有助于有价值的思考 by Shivshankar Menon

他的观点是,疫情里表现很好的国家都是民主政府,威权政府都糟糕,这再次证明了民主的优势。疫情也让大家意识到全球的紧密联系,会促进今后的合作。

7. American Power Will Need a New Strategy 美国需要新策略 by Joseph S. Nye, Jr.

他的观点是,特朗普政府之前对于国家安全的策略是有缺陷的,不足以应对像病毒这样的全球灾难。美国需要学会与其他国家的合作。

8. The History of COVID-19 Will Be Written by the Victors

COVID-19 的历史将由胜利者书写 by John Alle

他的观点是,随着疫情对各国影响的越来越深入广泛,一些国家会宣称自己的成功。对于一些国家,这是民主的胜利,对另一些国家,这是威权政府的胜利。结果就是世界变得更不稳定,冲突会更多。

9. A Dramatic New Stage in Global Capitalism 全球资本主义的全新阶段 by Laurie Garrett

他的观点跟上面的 Shannon K. O’Neil 类似,就是供应链将更分散,区域内供应链密度增加,区域间降低。

10. More Failed States 更多失败国家 by Richard N. Haass

他的观点是,疫情减少了国际供应链合作,以及区域间合作,这将令贫穷国家的处境更加艰难

11. The United States Has Failed the Leadership Test 美国已经在领导力测试中失败了 by Kori Schake

他就说美国的表现糟糕

12. In Every Country, We See the Power of the Human Spirit 每个国家都能看到人性光辉的力量 by Nicholas Burns

他的观点也没啥意思,就是说虽然国家之间只是扯皮,没啥有成效的合作,但是困难之中也看到了许多乐于奉献的人,这让我们对于面对这样的极端挑战怀有希望。

知乎用户 望云山景 发表

所谓世界格局,无非当今世界四大地缘政治中心:北美、东亚、中东、欧洲。

和没有疫情时一样,老美拼命抹黑意图组建反华联盟,重竖铁幕挑起新冷战。但是美国做为世界老大,在这种全球重大事件中毫无建树,只剩下刻薄寡恩。

中国下血本抗疫最先取得成功,剧情反转烂牌变好牌,有助于化解连横之术。毕竟是货真价实的世界工厂,短期内全球所有国家的抗疫战争都有求于中国。

至于欧洲就引用一句吧:欧洲团结是不存在的,所有一切只是纸面童话。老美想要他们冲在前面限制俄罗斯,结局却是英国脱欧美欧分流,俄欧暗通款曲。

中东在页岩油气革命后对美国重要性降低,但依旧是美元霸权的基础。沙特暂时还拉不下脸去舔以色列,只能冲冠一怒油憾波斯湾,要留住老美对抗伊朗。

日韩的贸易战、驻军军费谈判依旧没有结果。东南亚越来越稳,新加坡开始见风使舵。唯一令人不爽的是东南方,胯下那一坨似乎得了梅毒,恶心的不行。

知乎用户 杨鉴 发表

一斑窥豹,看看倒牛奶吧,教科书上真是似曾相识,想想也是可以以史为鉴的。除了倒牛奶,川普上任后经济对应柯立芝繁荣,多次熔断对应黑色星期四,歧视华裔对应烧烤黑人,千万人申请失业救济对应百老汇门口排队领面包。

扩张那一套西方模式的确有优势,然而扩张总有到头的时候,殖民地瓜分和垄断阶段生产过剩引发了人类大搏杀。核平年代,马尔萨斯说,战争是不行了,疾病还是可以有的,大自然就这样以万物为刍狗地开始自我调整了。优胜劣汰适者生存,严复觉得不单单是生物,其实制度和文明也是一个道理,天道好轮回,这年头谁乌托邦谁就解决不了实际问题。扩张时代结束,人类命运需要一个能守成的制度。

三十年前福山大喊历史终结了,三十年后,武汉患者在方舱医院看《政治秩序的起源》,福山觉得还是要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比恩师亨廷顿更把握时代本质的,就是自信地承认一个西方噤若寒蝉的现实——中国制度就是比我们先进啊。

ps:看到一句知友说的话,大致意思是人类发展就是如此,组织形态不进步,它就只能收缩疆域。所以历史发展就是以人口多寡论进步,进步的社会总能养活更多的人,这是种管理挑战。

知乎用户 廿六 发表

上个庚子年:三年自然灾害;

上上个庚子年:八国联军侵华;

上上上个庚子年:第一次鸦片战争。

又逢庚子年,山河已无恙,

愿世人皆知,下一个甲子,

我们失去的东西一定都会拿回来。

知乎用户 附图 发表

就说世界中心的美国吧

短期看经济影响:

美国好莱坞得凉一阵子吧,网飞例外;石油和页岩气得凉一阵子吧;华尔街除了全球抄底的那帮人,其他人得凉一阵子吧;手机芯片销量也会萎缩,高通 865 积压,救救我们;医药行业最赚钱的是慢性病,一波疫情把全球的老年慢性病人带走了大半,你说金光闪闪的美国医药卖给谁去,医药行业凉凉;特朗普昨天还大骂新冠是中国病毒,趁着疫情把事儿都做绝了,那今年美国的大豆还要不要卖了;美国旅游业更是凉了;股市这是熔断几次了,利率也降到几乎为零了,接下来资金会逃出美国,美国的实际经济更没法要了。

长期看道义影响:

我本来是很看好特朗普的,真是上天赐给中国的大宝贝,但是这次疫情他应对的真是糟糕,得罪的人伤害的感情太多了,贪小礼仪而无大是非,嘴巴上不得理还不饶人,这样的后果是特朗普花了三年的时间把民主党的政治遗产铲除,但自己留不下新的政治遗产,相当于把美帝的家底儿败了。特朗普是依靠分化美国上位的,如果就这样结束的话,那他对于美国就是负资产。希望特朗普及其继任者不要构思什么出格的方案。

然后说中国,

我们中国前几年对国际分工特别的迷,就想学习英美的金融技术,学那个巧劲,赚那个不出力的钱。晴天卖伞真是爽啊。但这次疫情,我们是靠实打实的制造业扛下来的,全球哪儿都缺医疗物资,但只有世界工厂的中国能支棱起来,有些产业转移的呼声,就可以缓缓了,天塌下来是一群傻呼呼的制造业大佬扛起来的。血淋淋的事实摆在面前,大灾大难下,没有工业,国将不国。

怎么样将只吃肉不抗灾的传统金融业,改造成适合中国的 xxxx 大家庭的一部分,将是未来的课题,这个是路线设计,做好这一步,那就是美苏合体,起码一百年横行天下吧。

这次我们是赔了很多钱,但比起其他国家,我们还是前景最好的。财富不是数字,而是比例。当我们成了世界的稳定岛,就会有一些寻求避难的资产来我们这。这时候你再对比一下瑞士,就有国运将尽的感觉。

一带一路范围内,中国大概率会帮助扶持,巴基斯坦这次表现太突出了,他们的国运也就来了。

沙特和俄罗斯趁着疫情开始了一场石油大战,对象应该是美国,战略目标应该是很明确的,这个战斗持续的时间可能会比意料的长,博一个生死也未可知。短期内兔子肯定是囤货买买买,长期看不是一个可以轻易下结论的事情,这个是大棋,兔子有自己的棋盘和棋局。

抗疫让各国的家底儿透个够,澳大利亚有个大爷说话不好听却说到了点上,这个展现的就是各国的战争潜力,仔细观察,多思考,我只能说这么多了。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知乎用户 Icarus​​ 发表

黄金马桶木乃伊:COVID-19 新冠病毒与修昔底德陷阱 全球疫情下的中美博弈

COVID-19 新冠病毒与修昔底德陷阱 全球疫情下的中美博弈

让我们想象一下第三次世界大战

一个超级大国向世界第二大经济大国发起攻击了攻击,攻击是先发制人的,因此打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冲突会立即引起全球范围内的涟漪,导致大部分的工业国家迅速的军事化,进而转变为全球的军事冲突。各国开始对敌方公民展开拘留,封锁,以及对有同情心的本国公民进行迫害。而世界的政治军事平衡将会像冷战之初一样,迅速地划分出许多阵营

但是,与以往大国之间的冲突不同,这场冲突将发生在国家间联系空前紧密的时期。因此,这类冲突不仅会影响安全与国防或国际贸易与资本的流动,而且还将影响现代全球社会的基础。而数字科技,网络,太空,等新兴领域也会成为这场冲突的关键地带。也许,考虑到日益网络化的现代社会时代和不断发展的 “物联网” 等新兴技术,随之而来的是针对基础设施和信息的大规模网络空间之战

现在,想象一下这不是军事上的对抗所造成的,而是由病毒大规模传播的结果。

自从新冠病毒在 2019 年 12 月于武汉首次大规模爆发以来,这种虚构的情景已不再是虚构的情况。在很短的时间内,在迅速的防疫管控措施下,整个国家在短时间内暂时切断了与外界的许多联通渠道。而在数个月后,类似的情况开始在全世界范围内重演,把全球最重要的经济体囊括且其中

而与此同时,关于新冠病毒的信息战和舆论战在疫情开始的时候就已经爆发。中国政府说了一件事,西方的媒体和政府当局则质疑这种说法,或提出其他说法,嘴炮打得不亦乐乎。在疫情开始的阶段,西方媒体和政府对与中国所公布的数据和采取的措施极尽刁难之能事。特朗普多次公开对于疫情发表争议性的言论,而许多国家更是试图从法律上和外交上甩锅给中国,甚至让中国为西方的疫情买单。但是,与此同时,在某些方面,中国因其对疫情的迅速处理而受到赞扬,并对在抗疫中采用的尖端技术,以及国家机器动员上的极高效率收到了高度评价。

然而疫情依然在全球范围内快速的扩散。

于此同时,在短短几周内,新冠病毒取得的 “成就” 远远超过中美之间一年多来的贸易战,世界的头部经济体都与世界其他地区实际 “脱钩”。

而且,所有这些都是在不费一枪一弹的情况下发生的。

作为一个半吊子国关砖家看来,实际上传统的国关分析框架无法解释诸如新冠病毒等事件的本质。在全球化和信息化的时代,针对此类突发事件的分析和预测,通常需要进行许多虚构的假设,因为新型的突发事件往往没有可以参照的前车之鉴

1980 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Czeslaw Milosz 曾说过这样一段话:

People always live within a certain order and are unable to visualize a time when that order might cease to exist. The sudden crumbling of all current notions and criteria is a rare occurrence and is only characteristic of the most stormy periods in history. In general… the only possible analogy [for such] rapid and violent changes… may be the time of the Peloponnesian War, as we know it from Thucydides.
人们总是生活在一定的秩序之内,而许多人无法想象该秩序可能不复存在的情景。当前所有的观念和标准的突然崩溃是一种罕见的情况,仅见于历史上最为动荡的时期。总的来说……(对于这种迅速而剧烈的变化)唯一可能的类比…… 可能是伯罗奔尼撒战争的时期,正如我们从修昔底德的作品中所知道的那样。

在这段文章中,米洛斯使用了当代国际政治的最陈词滥调的分析框架之一,也是在西方国家的决策者中越来越受欢迎的框架:修昔底德陷阱。对于创造该词的作者格雷厄姆 · 艾里森(Graham Allison)而言,古代雅典作为新兴霸权与老牌霸权斯巴达之间的冲突,为中美关系的可能轨迹提供了有用的相似之处

修昔底德陷阱的依据是,伯罗奔尼撒战争是雅典力量的增长,及其在斯巴达引起的恐惧的必然产物。因此,修昔底德的陷阱是关于崛起的大国和衰落的霸权之间不可避免的军事对抗性质。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是美国全球霸主的挑战者,而华盛顿早晚会像像斯巴达在几千年前所做的那样,将发现自己处于必须通过主动进攻来捍卫其全球地位的处境

但是,米洛兹的推定性修昔底德的陷阱,并没有将伯罗奔尼撒战争作为同时发生的国际政治问题的框架,而是作为一个例子来说明对许多人来说国际秩序的崩塌是不可想象的

对于米洛兹和修昔底德而言,对一个国家和社会的真正威胁与战争,政权类型或国际威望无关,而是缺少对于社会秩序和政治秩序崩塌的想象力和未雨绸缪的远见。套用一句三体的名言,弱小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

对于今天因缺乏准备而疫情肆虐的西方国家来说,这句话尤为真切。

在修昔底德的作品里,这种对社会和政治秩序的破坏也以病毒的形式出现。公元前 430 年夏天,一场瘟疫通过比雷埃夫斯港口进入雅典,几乎摧毁了雅典的人口结构。修昔底德描述了由于疾病而导致的雅典社会和政治秩序的彻底崩溃,这种疾病消灭了年轻人,老年人,富人和穷人,没有任何歧视。雅典最著名的政治家伯里克里斯(Pericles)就死于这场瘟疫。修西底德斯认为:“灾难是如此的浩大,以至于人们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对任何宗教或法律规则都变得漠不关心”。这种流行病的影响是如此严重,以致雅典长期未能恢复,并最终输掉了伯罗奔尼撒战争(尽管如果斯巴达是否获胜则还存在争议)。

关键是,在这个版本的修昔底德陷阱中,对于政治体制和国家机器的信任,作为政治生活的基本组成部分已经随着日常生活秩序的消失而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在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焦虑和恐惧的时期,无法无天和混乱充斥着破坏性的经济和政治影响。放到今天的新冠疫情中,西方媒体和政客们的煽动性言论可以被视为这种混乱的代表,也可以理解为他们试图在危急情况下试图维护民众对于国家机器信任的一种手段:甩锅给其他的国家

然而,尽管有压倒性的历史证据表明,从修昔底德时代到今天,新出现的疾病对人类社会产生了深远影响,但似乎政治和安全专家仍倾向于将常规战争视为社会灭亡的手段。有些人可能会质疑,气候变化已成为对人类社会的公认的 “非常规” 威胁。但是,大部分国家仍然缺乏政治意愿和行动,可以说是源自于一种根深蒂固的短视。正如新冠病毒的情况所表明的那样,与现在影响我们的实际威胁相比,许多人仍然更愿意应对远程威胁(例如中美之间的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可能性)。而这就是真正的修昔底德陷阱的本质:无法想象和应对超出既定的思维模式外的威胁

这也是为什么在西方媒体的报道下,众多关于新冠病毒的阴谋论大行其道,而许多人对于中国抗疫工作的诋毁照单全收。因为长久以来,中美之间的博弈就是 21 世纪初的主要国际矛盾。而结果之一就是因为媒体和政府言论,思路的偏差,让公众和政策制定者对于病毒的严重性产生了错误的认识,造成了严重的后果。

而在新冠病毒已经对西方(尤其是美国)的政治制度和国家机器的可信度造成了严重损害的情况下,中国表现出来强大的执行力和动员硬实力让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极度紧张。反之,国内的疫情不但没有降低公众对于国家的信心,反而还加强了大家对于国家实力的自信。表现之一就是所谓的 “入关学” 大行其道

对于我们的对手而言,这绝对不是他们所希望看到的。

由此可见,与许多人的期望相反,中国对阻止疫情做出的努力,和在全球范围内的广泛援助不但不会提升欧美主要大国们对我们的友好程度,反而可能加剧竞争对手对我们的全方位围剿

孔子有言,查往而知来。希望这一次疫情能够给国际政治的决策者们带来新的思考,不要落入修昔底德陷阱的窠臼。

知乎用户 海阔天枫 发表

可能会推动全世界重新审视美国主导的世界体系,开始逐渐正视中国。100 年前,一战结束后,美国的硬实力已经是全球最强,但在巴黎和会上,还是英法唱主角。美国霸权的利益可能逐步消退。

1. 同样是在超市当收银员,同样是在餐厅当服务员,同样是在工厂的流水线,美国人比中国人挣得多那么多,为什么?客观的说,985211 毕业,去美国做科研也好,当程序员工程师也好,是要比在中国 “爽” 的:更大的房子、更猛的车、更便宜的牛肉。为什么?

2.“几十双袜子换一架飞机”,这是根本的问题所在。一方面,美国仍然是全世界创新成果最丰富的国家,互联网、能源、电子科技,汇集了世界范围内的优秀人才,创新、技术,带来了巨大的利润。而这部分利润像蜂蜜一样,滋润了美国的每一个人。即使是那些不劳而获的人、反智的人。

3. 当然,美国还有另外一手:霸权。印钞票就能买东西,这世界咋有这么好的买卖?美国的金融霸权来源于什么?一方面是硬实力,源于遍布世界的军事基地,源于强大的海军,源于百余年的强大资本积累。另一方面,曾经的美国是世界规则的引导者,高举着道义的大旗:平等、人权、自由贸易、开放发展、市场经济。这些理念也经受了理论和实践的检验,客观的看,全世界都在不同程度的受益。于此同时,也形成了一种 “信仰”。“我大美天下无敌!”。法币基于信用,曾经世界人民也都信任美国,绿钞成为世界中的硬通货。当然,美元体系下,受益最多的,还是美国人。美国所有人,都喝到了美国霸权利得的 “蜂蜜”。

4. 中国的崛起某种程度改变了这一切。中国人、聪明勤奋,刻苦耐劳,集体主义,从血汗钱开始挣,慢慢的,手机电脑、汽车轮船、高铁飞机、互联网,许多领域站在了国际前列。而美国,创新能力仍在但制造业流失,“锈带”的老工人们不服呀。我们的荣光时代呢?这里想说,美国人 100 年也是勤劳勇敢的。在帝国大厦的建筑工地上,在下饺子的航母船坞里,在福特汽车的生产线上。现在的话,“由奢入俭难”,不想在 “辛苦” 了。

5. 以这些人为基本盘,川大统领横空出世。口号喊的震天响,但自己水平不行,就开始搞事情。退群、攻击、单边主义,拼了命想占便宜。

平等?亚裔在美国受着何种歧视,对中国又是何种轻蔑。人权?生命安全都受到威胁,小命都没了,一切皆空。自由贸易?关税大棒为了敲诈利益。市场经济?这里提一句,97 年东南亚金融危机,美国说:你们该遵循市场原则,不能救市,需要市场自己出清。然后 08 年和现在,使出吃奶的劲儿去救。新冠肺炎肺炎一役,更显示出了现在的美国真的是 “纸老虎”。特大统领没责任感,美国这个国家,也没有责任感。力量仍在,但信仰,正在崩塌。

6. 反观中国,始终是把人民健康和生命安全放在第一位,而不是把 “经济”,把钱和资本放在第一位。在“人类命运共同体” 的思想下,作为负责任大国,积极支援全球,追求互利共赢。

中国人民,勤劳勇敢、甘于奉献。武汉封城、抗击疫情、复工复产,有的人自怨自艾、有的人垂头丧气、有的人只知道指责谩骂。但更多的人,在默默的奉献。有一线的白衣战士,有穿梭城市的外卖快递小哥,有小区门口的志愿者,也包括在认真工作,认真学习的你。

7. 种瓜得瓜 种豆得豆,善有善报 恶有恶报。我相信世间有正义存在。

美国不会就这样完蛋。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何况美国的精英层依然有着巨大的力量。当然,美国 “再次伟大” 的梦想毕竟不能靠吹逼实现。

中国,为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需要的是中国人真正的自信,需要的是国家层面 “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需要我们每个人未来 10 年、20 年,心继续凝聚在一起,不懈的努力。

知乎用户 吴越 发表

世界大战这一代打不起来,因为大家都看出来世界最强的漂亮国,上到总统,下到群众真是不怕死。。。

知乎用户 呼啦啦 发表

1⃣️美国软实力降低,但一场疫情不足以撼动西方资本主义的铁盟,美国依旧是超级大国,以其强大的科技军事 “震慑” 世界。

2⃣️中国制度开始显现出优势,西方的民主制度受到冲击。西方民众会开始怀疑人生,国家机制的老化跟不上社会发展的需求和民众的高期盼。虽然机器老化但还是得转,不可能换成社会主义新机器。

3⃣️欧洲各国与中国的关系将会回暖升温。各国心里都有杆秤有私心,一旦遇到国家性的灾难,美国这个超级大国是不可能会割肉救人的,资本主义都是守财奴。中国历来与人为善与朋友互帮互助共同发展,与中国交好,在危难时刻中国是要物资有物资要人有人,跟着发展经济还能分到大块肉,可以说百利无一害。对于美国逐渐表面笑嘻嘻心里妈卖批,但美国的科技军事确实太强,又同为资本主义,关系错综复杂,惧怕又割舍不下,但心里已经逐渐看好中国,想靠近。

4⃣️疫情严重冲击了第三世界国家。欧洲疫情严重但毕竟是老牌资本主义发达国家,巨有钱医疗水平又高,一时的困顿不足以压垮国家经济。比如欧洲重灾区意大利,疫情过后照样是奢侈品大国,旅游大国… 赚钱赚到手软。相反发展中的小弱穷国根本经不起大折腾,费钱费资源不说后期还缺少赚钱回本的产业,真真的一夜回到解放前。所以,第三世界国家还要继续抱团取暖恢复经济多攒钱。

5⃣️这次疫情,中国虽然在世界上做出了表率,援助各国尽显大国风范,赢得了赞誉,软实力得到了迅速提升。但想取代美国的国际地位还早着呐,中国还是要低调发展,保存实力,等到科技军事力量能与美国比肩时再一决雌雄。

知乎用户 边吏​ 发表

别的不说,国内的公知、慕洋犬等第五纵队已经不可逆转地失去了生存土壤。

知乎用户 南国的雪 发表

我关于这个问题专门非常详细的写了一篇文章

基本上都写到了,大家可以看一下

南国的雪:疫情结束后的全球格局及我国在疫情结束后的世界格局中有怎样的机遇和挑战

以下是原文


写在开头:

本人卑微工科硕士,专业领域不是国际关系研究,但出于平时对于国际关系这一话题十分喜爱,结合所听所看,还算有点自己的感悟。在这斗胆写一点自己对于此次疫情影响全球格局的看法,权当抛砖引玉,欢迎专业领域的朋友来指出我的不足和错误。

本文 3000 字左右,全是我一字一字将所思所想敲出,不是复制粘贴的水文。写的也非常累,希望大家可以认真读完。

正文:

毫无疑问这次全球的疫情对于整个人类文明来讲都是一次危机,是一次巨大的考验。唯物辩证法告诉我们凡事要辩证的去看待,“危机”当中不光有 “危” 还有“机”。这次疫情对于我们国家来说不光只有挑战与考验,机遇同样存在。

我们讲国际格局、全球格局,截至 2019 年,世界上共有国家 197 个,难道我们要对这 197 国家都了解才可以分析全球的格局吗?非也,我们只需要抓住在全球有着巨大影响力的几个关键少数国家就可以,通过分析这些关键少数国家就可以大体上分析这个国家所在地区周围的情况,以及未来国际关系的走向。

那么有了这些关键少数国家之后又该从哪些方面对这些国家进行一个较为准确的分析呢?我觉得应该从政治、经济、文化三个方面来进行分析。首先你得了解这个国家的体制和社会运行模式,不然你怎么知道这个国家出台一个政策可持续的时间是长还是短。其次你得知道这个国家目前经济的特点、三个产业的比重情况,明白这个才会知道有些政策出台的原因及出台背景。最后你得知道这个国家的文化特点,要知道这个国家的人民处于一种怎样的文化氛围中、有怎样的集体价值观。

那么从机遇与挑战出发,抓住关键少数国家,从政治、经济、文化三个方面综合的来考量,那么我们就可以较为清晰的分析国际格局的变化。

由于篇幅所限,本文不能将所有的关键少数国家系统的分析,但我们说分析其他国家和认清国际形式是为了更好的认清我国处于一种怎样的国际背景,为了更好的使我国发展。

所以这里可以逆向思考,不是站在世界的角度看中国,而是站在中国的角度看世界;我将从我国在此次疫情中遇到的机遇与挑战出发,来分析疫情会对世界格局产生怎样的影响。

机遇:

政治上:

通过这次疫情,我们已经体现出了社会主义制度巨大的优越性,我们的社会主义制度让我们的国家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又一次证明了只有共产主义、社会主义才能让中国人民解决好自己的事。通过此次疫情不仅让我们的人民增强了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而且使西方的一些头脑清醒的人看到了自己国家所谓的民主体制与我国社会主义体制的巨大差距。

通过我国在这次疫情中强有力的表现,使国外许多人尤其是西方人重新认识了这个古老东方大国在社会主义制度下所爆发出的实力。我国在这次疫情中用强有力的表现击碎了许多西方媒体报道妖魔化的中国形象。这样的好处在于通过我们国家在此次疫情中的强有力的表现更加坚定了国人对我们现行制度的自信、更加坚定了国人对我们现在所走的发展道路的自信、更加坚定了国人对我们中华文化的自信;通过此次疫情下各个国家在面对相同考验时的不同做法,彻底使中国的老百姓认识到了西方所谓的民主制度在面对挑战时是多么的不堪一击。

同样,通过此次疫情会使许多第三世界国家对中国的发展道路产生极大的兴趣,从而学习中国发展过程中可以借鉴的经验,更加有利于我国在国际上的话语权增加。

通过此次疫情,会加速以西方近现代民主制度为代表的西方政治霸权加速瓦解,同样会使西方民主制度的低效、选票民主,政客们的丑恶嘴脸使人们看的更加清晰。加速西方当代民主制度走向衰落,使第三世界国家可以看到一种不同于西方民主的制度正在逐渐引领世界的发展。

经济上:

我们知道资本市场最重要的是信心,如果人们对某一市场的信心受到质疑,那么由于资本的逐利性,大量的资本会马上逃离。这个现象在股市上表现的格外明显,截止到我写这篇文章时美股已经熔断了四次,这背后的含义我就不多说了,已经有大量专业人士进行分析。这时的美股令人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这还是那个割世界人民韭菜的美股吗?

当然不止美国,欧洲、日本、韩国、东南亚股市也是一片哀嚎。身处经济全球化的今天,哪一个国家都不能独善其身,我国的股市也受到冲击,但是我国的 A 股市场只是在疫情初期表现出了一点下降势头;当疫情开始在全球蔓延时我国 A 股市场却开始意外上涨,这与同一时期美股不断熔断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有专家分析称中国市场或许将成为国际资本的避风港。同时央行为了防止人民币泛滥造成进一步贬值压力,向市场收回一部分人民币流动性。

我们可以看到无论从市场信心还是国家对经济的宏观调控,我们国家的经济基本面都是要远远好于美国以及欧洲的。再加上我国制造业体系已经是全球最完善的国家,这与美国只将最赚钱的产业留下不同,我国市场的抗风险能力将大大增加。同时我国有着巨大的内需市场,这同样将进一步刺激我国经济在全球经济下行的大背景下逆势上扬。

因为我国有着稳定的投资环境、巨大的消费市场,一定会有大量的国际资本相继涌入。这对于我国的企业也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好时机,大量的国际资本涌入国内资本市场,这会给国内资本市场带来巨大的资金量,使国内企业得到发展。

文化上:

这次疫情后会加速中华文化在世界范围内的传播与学习,且看我分析。

我们讲弱国无外交,同样的道理弱国也无文化。一个弱国即使你有着辉煌灿烂的历史和优秀的文化底蕴,那么你的文化只会成为他人侮辱的对象,从我国历史到世界历史这样的例子太多太多。相反一个强国即使你没有历史也没有文化底蕴,仅仅是因为你的强大,也会有无数的文人会为你寻找、创造甚至编造出你的强大理由是因为你有优秀的文化。最好的例子不就是美国吗?美国 1776 年建国,一个到目前为止建国不到 250 年,靠着移民建国的一个移民国家哪来的文化底蕴?但是现在提到美国,人们不就默认美国代表了先进、代表了文化吗?

这是一个令人可悲但是真实的事实,到了 21 世纪的今天依然是一个遵守丛林法则的国际社会。我们应该意识到过去的几十年,外国人不认同中国的文化,真的不是中国的文化落后于外国文化,相反我们中华文化的许多部分要优于外国文化,但我们的文化为什么受不到别人的尊重呢?原因很简单,因为你国家的综合国力还不够强,还没有强大到你的一举一动就可以左右世界格局的地步。

人们的逻辑总是这样的——因为你强大所以你有优秀的文化,因为你有优秀的文化所以你才会强大。如今中国的实力应该不会受到任何国家的质疑。我们可以自豪的说中国的文化肯定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认可,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来学习。这样的局面不是谁施舍出来的,而是中国人民自己努力奋斗出来的结果,面对这些来学习我们文化的外国人我们不需要去刻意讨好,相反我们才是这些外国人应该讨好的对象。你要认清一个事实——如果你不强大谁来学你?在这里我就很不能理解那些面对洋人一身奴气的人,难道那些一身奴气的人真的以为尊重是靠下跪跪出来的吗?

挑战:

政治上:

多国的民粹主义已经开始抬头,有少部分国家的民粹政党已经开始参加执政竞选,这是我们国家应当警惕和注意的。并且国与国之间政治上的不确定性增加,这对我国在制定对外政策时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因为我国是拥核大国,而且战争的形态和方式都完全不同于二战爆发前的时期,所以二战时期那种用发动大规模战争来转移国内矛盾的方式应该不会出现。我认为取而代之的是各个领域的冷战,所以国家要做好各个领域冷战的准备。

经济上:

逆全球化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有所抬头,但经济全球化的趋势是无法阻挡的,我国应当保持战略定力,继续为全球化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所幸我们国家在积极推进一带一路计划,这将有助于将我国过剩产能推向世界,并且还在积极的通过进博会等方式招商引资。

文化上:

“中国威胁论” 西方已经唱了不止一天两天了,而且西方媒体经常恶意抹黑中国,例如选择性的进行报道香港事件、拿民族问题做文章等等。这时就要求国家把我国的实际情况通过公开的、客观的、有职业道德的媒体进行报道以正视听。

结语:

总而言之,对于我国来说这是一个机遇大于挑战时代,身处这伟大的时代,或许我们正在见证着历史,见证着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我们每个平凡的人,都应该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有热的发热、有光的发光,为我们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知乎用户 掷雨撩云 发表

首先讲一个道理,从大国博弈的角度来说,和中国有结构性矛盾的国家只有美国,其他国家和中国并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

此次瘟疫会造成美国的相对衰退,但依然是小的波动,还算不上伤筋动骨。不管是石油价格战还是疫情本身,还动摇不了美国的根本。可以给中国提供一年半载的机遇期,但要说可以掀翻老美的体系这是不可能的。

因为这次疫情还不足以让大洋彼岸的国家彻底崩溃,它的体系不崩溃,中国的处境就没有根本性的改变。

我认为美国死几千人、几万人甚至几十万人根本动摇不了其社会的根基。怎么也得死到几百万人,才能造成美国社会的混乱。但是看这个病毒它有这个能力吗?我个人认为没有。

具体到每个板块来说:

(1)由于在此次表现中,欧盟内部各国离心离德,以邻为壑。所以加剧了欧盟诸国之间的不信任,但是由于欧元区以及申根协定的影响,欧盟暂时不会解体,但是彼此之间的防范是肯定的。疫情结束之后,欧元有可能走弱。同时欧盟的政治一体化会陷入停滞。

(2)而由于中国对欧盟诸国进行了大力援助,国际上提高了中国的影响力,在民间一定程度上则重塑了国际形象。所以某些国家和中国的官方关系和民间关系都会好转。

但是大的体系不崩溃,老欧洲的国家和中国的关系改善就是有限的。我们期待值不能太高,这些国家好转的上限就是在类似于南海问题、贸易战等议题上保持中立,在经济上和中国加强合作,加入 “一带一路” 和亚投行,但是在政治上完全倒向中国是不现实的。这一点要有清醒的认识。但是他们和中国没有结构性的矛盾,能中立也是很好的,路人总比敌人要好一些。

(我说几句不好听的话,有些国家此次疫情中的做法,可谓是前倨后恭,中国疫情高峰期拼命诋毁中国。现在自己遭殃了又来求援,这种国家虽然对中国的看法有一定的改观,但是疫情结束后,政治立场必然回到美国一边,这不用有任何幻想。)

(3)美国方面来说,由于抗疫不力,加上俄罗斯和沙特打石油价格战,造成美股大跌。说明美国在世界上的控制力相对减弱,连沙特这种铁杆盟友都敢虎口拔牙了,因为石油价格战就是为了把美国页岩油的油泵关上。美国的页岩油企业受损失还是小事。就怕影响资本对石油美元的信心,认为美国已经不足以掌控对石油的定价权和美元结算的方式了。

(4)另外,从中美关系的角度,至此关键时刻,美国暂时是没有心思和中国打贸易战了,反而在某些地方需要中国帮助,这对中国是利好。由于中国提前复工,而老欧洲和美国疫情都十分严重,很多产业恐怕不得不停工,所以中国的外贸会有所恢复,尤其和医疗资源有关的行业。

至于伊朗、塞尔维亚、巴基斯坦、俄罗斯等国,本来也和美国不对付,中国援助不援助也和中国的立场接近。

总而言之,中国在国际舆论中的处境改善将是有限的。但是不能说没有意义,因为趁着彼岸大国因为疫情焦头烂额,中国要赶快复工,还要调整产业结构,这是一个为期半年到一年的战略机遇期,抓紧。另外除了彼岸某国,其他国家和中国并无结构性矛盾,都是可以争取的,做不了朋友可以做路人嘛,总比做敌人强,饭要一口一口吃。

还有,全世界最近一段时间都会过苦日子的,中国美国欧洲都不例外,作为普通人肯定得承受一段时间消费降级。但是之所以说这对中国还算是利好,是因为疫情结束之后中国和西方的差距会缩小。一则美国自己焦头烂额,贸易战是顾不上打了,等到疫情结束,大选到了,川普不至于打着贸易战去选举吧?二则中国先控制住了疫情,西方世界反而严重了,所以制造业不会流失。三则由于西方某些国家疫情严重,企业停摆,很多东西要从中国进口,可以赚一笔外汇,给某些企业回回血。四则沙特和俄罗斯趁机搞事,石油价格大战,资本对于美股的信心降低。

从自我发展的角度说,我们不能光把希望寄托在对手的退步上,抓紧这一年半载的机遇期,自己要进步。尤其是在产业结构调整方面,要抓紧继续进行。

知乎用户 平天大圣 发表

新冠肺炎引发的疫情,并不仅是医疗危机,还是政治危机、经济危机。

当各种救市措施无效时,还剩一个可以让一个国家走出经济危机的办法,那就是战争。

现在美国陷入巨大的经济危机,参考上个世纪 20 年代经济危机引发了二战,两千年经济危机引发阿富汗、伊拉克战争。

估摸着,美国人也在考虑以国际危机转移国人视线,可能会四处挑事。

一场大战的各种理由、角色齐备,下一个会是谁?

知乎用户 慧娴儿​ 发表

在地球班里,有一个孩子叫中国。他的性格比较内敛,大大只的话不多。因为他看起来家境不怎么好的样子。所以总是会被其他机灵鬼学生所嘲笑、轻视,班长美国尤其看不起他。

有一天,老师布置了一道难题。一开始大家不以为然,还在打诨玩闹,只有中国紧张满头大汗,战战兢兢地终于做完了。他很善良,为了避免其他同学走弯路,还很热情地告诉大家解题思路。谁知道没人相信他,就是不愿意抄他的作业,美国班长还不屑一顾得说没人比他更懂!

第二天老师要求交作业,发现只有中国解答出来,其他同学都陷入难题中。终于有几个同学开始相信中国的解题思路了,但还是被纠缠地烦躁不堪。而从不相信中国的美国班长还是拉不下面子,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糖果因为不写作业被老师没收……

越来越多的同学想找中国帮忙解决问题,善良的中国还是愿意一个个地帮忙,大家也不敢再轻视这个话不多的大个子了。

知乎用户 汤一白君​ 发表

这次疫情大大加快了历史前进的步伐,世界格局将急速变化。

先说结论,今后的世界将两条腿走路,即中国和美国,世界格局将变成两超多强。

01 美国加速衰退

昨天,美联储紧急降息 100 个基点,利率降至零!

哪怕在 2008 年金融危机的时候,美联储单日降息的最大幅度也只有 75 个基点。

而且美联储直接把子弹一口气打光了,0 利率,这是美联储历史最低水平!

此外,美联储还将推出 7000 亿美元的大规模量化宽松计划。

但市场并不买账,美股发生了史上第 4 次熔断,道指最终暴跌 12.93%,差点引发了二阶熔断。

为什么市场不买账?

这就相当于你看见和你在同一个战壕里的战友突然朝外面打光了所有子弹,而且还拿出了 7000 克重的刺刀,就算你没有看到战壕外面的情况,你也会明白,外面出现了非常强大的敌人,你们要顶不住了。

美股已经全面崩盘,一泻千里。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道指从 29500 点跌到了 20100 点,跌去了 1/3。

可以肯定,美股后面还会继续跌。

美国的衰退将从股市开始,经由债市传导到实体经济。

02 中国占据战略制高点

现在,各国忙于招架而无法开展正常的生产经营活动,那么中国将成为全球战疫战略物资的唯一供应国。

这就意味着,在抗疫战争中,中国将占据着战略制高点,犹如二战期间的美国。

具体情况可参考这篇文章的第三部分:

周末时事解读:庚子年大变局:国家崛起、个人逆袭的机会来了!

03 俄罗斯趁机出手

前几天俄罗斯和沙特打价格战,导致油价暴跌。

俄罗斯不顾自己的利益,也要把油价压到 40 美元 / 桶以下。

目的在于狙击美股,并趁机打垮美国的页岩油产业。

受疫情影响,美股已经大跌,给了俄罗斯一个绝佳的机会。

趁他病要他命,如果俄罗斯连这个机会都抓不住,那就不会被称为战斗民族了。

具体情况同样参考前一篇文章。

04 欧洲陆沉

这次疫情,欧洲是重灾区。

目前意大利的死亡率已接近 7.17%,高居全球第一。

西班牙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居欧洲第二,宣布全国封闭 15 天,进入国家紧急状态。

丹麦疫情突然失控,百万人口感染率突然拉升到 80 多,快速超过了法国德国等国家。

现在众多国家都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若不立即控制疫情,将有更多人被感染。

若采取强硬措施控制疫情,经济发展必然停滞。

在经济危机中,停滞就意味着死亡。

经济危机事实上已经爆发,而且欧洲比美国要严重得多。

美股至少还有几天反弹,而欧洲股市基本没有反弹,直线下跌,近乎腰斩。

关于世界性的经济危机,有 “尸体论” 说法。

哪个大的经济体先倒下了,就会成为其他经济体的食物。

瑞士的口罩被德国收了,医用手套被德国拦了,然后消毒液又被意大利缴了。

德国在拦了瑞士的物资后又拦了意大利的口罩。

意大利确诊人数破万,求助欧盟无果后,紧急向中国求救。

塞尔维亚总统算是看清了形势,称:“欧洲团结是不存在的,写在纸上的不过是童话罢了。”

然后近乎哽咽地请求中国援助,称;“唯一能帮助我们的只有中国。”

英国干脆直接躺平等艹,宣布了群体免疫计划。

死多少人不重要,先保住经济,这波不能当祭品。

05 总结

当前,我们正处于新旧秩序交替的关口。

旧秩序的碎裂声、新秩序的号角声不绝于耳。

我们看到的美股崩盘、疫情肆虐,不过是新旧秩序转换的副产品。

当然,美国依然强大,拥有金融霸权、军事霸权、科技霸权全方面的优势,中国想要全面赶超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前方必是苦战,但胜利终将到来!

知乎用户 墨羽 发表

“不谋万世者, 不足谋一时; 不谋全局者, 不足谋一域。” 这个问题问的很好,只有预见世界未来局势的发展,才能更了解我国的未来。

衰落的伏笔总是埋在黄金时代。

“为了共同应对疫情,让我们彼此疏远吧!”,这是目前国际力量之间的黑色幽默。

因为新冠的长期存在,整个世界,个人、社会都需要为新生活方式做好准备。

其实任何一个有心人对当今世界范围内发生的深刻变化,都可以得出一个结论——疫情的影响将是长期的,它深刻影响着国家的经济、人们的健康、社会的生活,以及全球体系本身。

疫情促使了国际上民粹主义与 “本国优先” 主义共同抬头,从国内的新闻报道上就可以看出,国际上这些力量对全球化的指责声音日益高涨。

这次应对新冠肺炎疫情,世界各国明显都采取了分散行动,打破了之前多数情况下的全球性合作。必然的,后疫情时代去全球化和缺乏合作性将是世界新秩序的特征。

我们目前仍只是处于新冠病毒改变我们日常生活的早期阶段。

这个失业人数应该比较真实,要知道美国总人口也就 3 亿出头。

目前看来,新冠病毒为政坛相互指责和抹黑开辟了一条崭新的道路,全球地缘 ZZ 风险在疫情后期和过后必将逐步增加。

这次疫情加速或说根本上改变了西方社会假想敌的转换。

我是金融领域的专业工作者墨于,欢迎关注、评论、赞同。

知乎用户 盖世汽车​ 发表

我们选取汽车产业的一个点来回答这个问题。

还记得一个多月前,中国的汽车零部件由于疫情不能开工,影响到了全球的汽车供应链,巴西、墨西哥、韩国等国都汽车制造都受到严重影响,而不得不停工了一部分工厂。当时国内汽车行业就担心会不会由于疫情而导致汽车供应链的外迁,事实上也发生了少量的产能转移,如马自达就将部分国内的零部件转移至墨西哥生产。

即便是没有疫情都影响,由于美国提高进口关税,以及近年来国内市场都饱和,再加上国内用工成本都不断提高,已经有较多企业选择了东南亚市场,如长城收购通用的泰国和印度工厂(开辟东南亚市场)。盖世汽车的供应链服务部也收到了越来越多由于关税影响,而寻找东南亚替代工厂的需求。

而疫情无疑是加速了这个过程。

直到最近一周,看到国外都各种 “神操作”,在国内,却是风景此处独好。

今天看到大众的一则新闻——

大众集团 CEO 赫伯特 · 迪斯(Herbert Diess)在该集团 2020 年度线上媒体沟通会上表示,受疫情蔓延的影响,本周将暂停其意大利、葡萄牙、斯洛伐克和西班牙工厂的生产工作,并准备关闭其在欧洲其他地方的工厂。大众集团表示,由于疫情的后果存在不确定性,因此该集团无法对其今年的业绩做出任何预测。

而就在之前不久,大众才发布了 2019 财年数据,大众集团 2019 全年销售收入达 2,526 亿欧元,较上年的增幅为 7.1%;未计入特殊项目支出的营业利润达 192.96 亿欧元,同比上涨 12.8%;未计入特殊项目支出的营业销售回报率为 7.6%;营业利润也增至 170 亿欧元,柴油发动机排放事件造成的特殊项目支出减至 23 亿欧元。

就在上个月,大众还预测该公司今年的汽车交付量将与 2019 年水平持平,并预计 2020 年其运营销售回报率会在 6.5% 至 7.5% 之间。但是现在该公司表示,受疫情影响,他们无法今年的业绩进行预测。即便是大众也无法对今年的数据做任何预测。疫情对国外的影响,已经超过了中国。中国壮士断腕的全体 “宅在家里” 的决策,对人的生命的尊重,让我们现在成为唯一控制住疫情,并恢复生产。可以看到未来,多种物资只有中国能够生产,并在满足国内需求都同时,源源不断的供应全球市场。

前面大众关停工厂都新闻,其实还有一段,虽然大众将暂停在欧洲的生产工作,但是其位于中国的一些工厂已经复产,当前只有位于长沙和乌鲁木齐的大众工厂尚未复产。

大众中国工厂大多都已经复工,而国外在关停四国工厂后,还有更多国外大众工厂随着欧洲疫情不断发展将不得不关闭。这对比之下,发现了巨大的差距。

汽车产业尚且如此,整个制造业也会大差不差。

现在受到疫情的影响,市场都普遍没有信心,可以说是,哪里能够先控制住疫情,恢复生产,资本就会选择哪里。危机也同时是我们的机会,希望以后回首过去,发现经历过的一些日子,却是历史的重大时刻。共勉!

知乎用户 「已注销」 发表

我做个比较大胆的预测吧。

中国的房、美国的股、欧洲的债。

世界 3 大泡沫, 谁抗不住爆炸,谁就直接当场死亡。

现在的情况是大概率欧洲跪了,然后另外两个吃尸体,苟一波。

首先是我国,由于我国已经抗过一波爆发了,攒了经验,所以在未来与病毒的战斗中有先手优势,不仅仅如此,我国本土已压制住病毒的势头,企业复工七七八八,有具备向其他国家出售医疗物品的本钱。最主要的是,我国工业体系还很坚挺,即使有第二波危机也挺得住。

接下来是美国,尽管川普骚话不断,操作也是骚到飞起。

但是,美国还真有骚的本钱。

尽管制造业外流,破破旧旧的工业体系也是可以捡回来的。

最主要是,人家身板硬,强取豪夺也是种办法

即使病毒大流行,只要主体安格鲁撒克逊人基本盘不丢,美国依然是老大。

好消息是,我们可以缩小和美国的差距。

现在比较难以琢磨的就是川普为了大选可以玩出什么惊天动地的操作了。

前阵子的中国病毒,摆了明的就是在甩锅,也是在威胁中国提供医疗资源。

如果今年没有病毒,川普大概率当选,因为民主党一个能打的都没,至于桑德斯,民主党的大佬更愿意支持川普。

正是由于美国两党互相甩锅,加之民众,才使得美国疫情扑朔迷离。

不知道大家有没发现,疫情比较严重的都是民主党的基本盘,细思极恐阿。

股市方面,无限 QE,苟住当下是没问题的,但是这招是透支美国的未来。

现在,美国失业人口飙升,如何平衡两党甩锅力度和民间的怒气正等着美帝高层解决。

至于欧洲,塞尔维亚总统都说了,欧洲团结就是笑话。

欧洲有比较完善的工业体系的也就德法而已,平日里欧洲小国做做自己的小生意还好,摊上大事了呢?

大家都看过了吧,德国抢瑞士、意大利,意大利抢瑞士……

这次疫情充分暴露出欧洲的离心力,即使疫情能提前解决,欧洲各国能否放下间隙要打个大大的问号。

况且,疫情大概率没那么早结束。

所以,欧盟,欧债,祝福你们欧利给吧。

这是三大泡沫的情况。

欧洲跪的可能性很大。

至于俄罗斯,在欧洲跪了之后,动点小心思是一定的。

日本和韩国与美国的联系会疏远,东南亚各国也会拉进和中国的关系。

加拿大,美国的传统小弟了,疫情过后还是小弟。

南美洲,这波疫情以后伤上加伤,彻底成了美国的后花园。

大洋洲,美国传统的小弟区,怎么搞都不会偏向中国的。

至于印度,实在是太迷了,目测实际感染人数不会比美国低。

不过他们那 10 亿牲畜 1 亿人,只要死的不是婆罗门和刹帝利,也就那样了。

知乎用户 马赛 发表

可能有两件事比较现实吧

一,以美国为首的国际秩序联盟逐渐松散;而中国从中获得更多的话语权。

美帝为首的联盟松散不是从今天才开始的,打川皇上台起,美帝就试图抽身国际事务与国外仅保留金融收割关系。而新冠疫情只是加速了这一进程。

而这次新冠疫情

1 体现了一二产在国家运行中的重要性,但是很多发达国家现在即便意识到也晚了。因为中国通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已经具备了全球无与伦比的价格优势,同样的东西在中国造,制造成本就是最低没有之一。

2 展现出了欧美互坑队友的传统美德,真正遇到了全球性的危机事件,美帝不是一个可靠的队友。而跟中国处理好关系,起码物资能够商量。

民间的反华声音会持续,但是政府高层就真不知道轻重么?跟谁站队有好处看不出来?

3 西方惯用的政治优势丧失,自由民主深入西方人骨髓,但已经走上了邪路。我之前曾认为台湾和泰国的民主上了邪路,但这次我发现,他们的老师,欧美的民主也没好到哪里去。资本家治国导致一切都是为了钱 (单纯的钱,甚至都不是为了 GDP);而多党制导致一切为了上台,而抗疫行为成为了花式甩锅大赛。这样让我不可理解的行为,很多西方人都觉得自然而然。

中国社会在短时间就能达到准战时状态也是非常吓人。我认为国内会刻意保留春运和双十一,就是检测国家人流和物流的极限状态,这次全国停摆也借此做了某些测试,现在看来成绩算比较满意。而那些自由民主的国家,emmmm……

因此导致现在及以后,面对国外对中国自由、民主、人权的攻击,国内也没什么市场了。

4 有个说法,老大老二打架,老三没了。

新冠疫情导致经济危机,中国是第一扛风险的国家,美国是第二。指望一个新冠打翻美帝没有可能,但是美国收割别的国家来恢复元气是很现成的。

和中国走的近的国家,中国还放着现成的一带一路、亚投行的合作项目。和美帝走的近的,包括五眼联盟,美帝打算管你么。

如果继续这样发展下去,美帝还是世界第一,但是话语权减弱,同时我看好澳洲、台湾、北欧几个不长眼的国家里有几个直接从发达国家 (地区) 里掉出去。

二,现在是三十年不遇的祖国统一的窗口期。

1 帝国主义列强自顾不暇,除了美国以外基本上还都有求于中国 (美国实际上也有,但是嘴硬)。这个阶段不能说是默许,起码是没精力管。

2 这个阶段美帝不敢大规模向外投送兵力。派两支航母战斗群,难保不出一两艘钻石公主号。即便没有落地成盒,出了病人,日韩澳新,有人接么?老百姓命不值钱,航母战斗群值钱吧。

3 现在外贸和消费都瘸了腿,倘若新基建再拉不动国内经济……

4 杀鸡儆猴。

但现在缺一个好借口,等五月。

再多了知乎不让说了,拆一座桥,再盖一座桥,里外里都算 GDP,就这样吧。

知乎用户 无产阶级 发表

可以预见,这次疫情的影响不亚于两次世界大战对国际格局的影响!以欧美国家在当今世界的影响力来说,这次抗击疫情理应由欧美国家为整个国际社会提供理论策略方法物资支持,特别是美国,作为当今世界的头号强权,理应由它牵头,领导世界各国共同抗击疫情。 但结果确大跌眼镜,美国领导地位的缺失,欧美国家陷入抗击疫情的震中苦苦挣扎,反而是中国,最先遭遇疫情,经过两个月的艰苦奋战,终于控制了疫情,并总结出一套有效的抗击疫情的方法策略理论经验,积极向世界各国分享,不仅如此还利用自身世界工厂的地位,向各国提供物资支持,这种角色,颇有些像一战二战时期的美国。

这次疫情不仅显示出中国出色的组织动员能力以及无可匹敌的工业力量,也曝露出欧洲国家在民主自由人权外衣下低下的组织能力以及去工业化后孱弱的国家力量,对世界主要国家的外交政策会产生重大影响。

对美国而言,中国崛起已经成为现实,严重挑战美国的超级大国地位,美国社会对中国的敌视会越来越严重,中国两国科技脱钩的风险也越来越大,华人在美国的处理也会变得艰难起来,只不过与上次美国带领欧洲北美日本围堵苏联不同,这次美国可能会发现自己是孤独的与中国进行冷战(只有澳大利亚加拿大两个铁杆盟友跟着自己),特朗普这几年的所作所为让美国与他的盟友之间的裂痕越来越大,而这次疫情又拉进了中国与美国主要盟友之间的距离(日韩及意大利为代表的欧盟数国),美国的盟友会重新审视自己参与与中国的冷战值不值(欧盟与中国没有任何地缘利益冲突,日韩与中国和则两利斗则两伤)。

对欧盟而言,这次疫情无疑加大了疑欧派与挺欧派之间的裂痕!欧盟目前的组织结构(效率低下,只能同甘不能共苦,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无法统一等等)已经无法应对未来的挑战,要么走向统一,要么解体或者变得更加松散(类似于东盟),如果疫情持续恶化而欧盟又一直无所作为,解体是很可能的!

对于很多第三世界国家而言,这些国家很多以前是欧美国家的殖民地,他们的政府要员社会精英都有留学欧美的背景,欧美那套体系对他们国家有较大影响,只不过这次疫情充分暴露欧洲的外强中干,他们会重新审视一直向西方学习的必要性,会有更多精英人士倾向将自己的子女送往中国留学,中国模式的吸引力越来越强!

知乎用户 make easy 发表

自由主义可能会在全球范围内衰退。

很多国家精英开始讨论大政府、小政府、国有化等问题。

医疗资源可能会成为战略资源,这也可能意味着全球医用品制造链的洗牌,但最上游的原料开采权竞争将更加激烈。

欧洲一体化肯定会受阻,疫情过后会迎来一波脱欧浪潮。

印度莫迪可能会再次连任,然后走普金道路,这对印度是个好消息。

中日韩的经贸往来将更加紧密。

川普有可能再次连任,盎格鲁 - 撒克逊人就是这么头铁,直到美军开始衰退为止,美军是目前美国民族主义唯一的支撑性力量。但只要美军不出问题,更魔幻的黑天鹅事件就不会发生。

俄罗斯已经走了 XX 的道路 —- 疫情让其更加坚定 —– 这个无法评价。

美联储的操作将让全球去美元化成为共识。这对人民币加速全球化是个好消息。

中美硬脱钩是双输,所以暂时不会看到,但已成长期趋势。

\===========================

以上都是不负责任的胡扯。

知乎用户 2627821 发表

世界政治说到底了就是利益。

这次世界性的疫情,会对局势有影响,我认为影响不会很大。

疫情期间,一些国家会有求于中国。这是一种利益关系,无可否认的。

但问题在于这个利益关系是短暂的。一旦疫情结束这个利益关系就不存在了。国与国之间,不要天真的去认为存在人性,什么知恩图报都是狗屁。即使被称之为铁哥们的巴基斯坦,都是和我们有着结结实实的利益关系才这么铁的。

但我开头提了,会有影响。那影响是什么呢?那要先理解正常运转下的世界局势。

其实世界局势真不复杂。可以用帮派控制的城市的生态来作比喻。

简单来说就是小弟选老大。

老大甲,对平民欺压厉害,对小弟也不好。但当他的小弟的的确确赚的多。

老大乙,对小弟好,但对平民也好,以至于捞的油水不多。当他的小弟会舒心一点,但收入少。

现在,老大甲小弟明显比老大乙的要多很多。

问题在于,甲的小弟怎样才愿意转投乙?

不愿意的,原因很明显,一是收入。受多一点气,换多一点收入,他们认为值。二是地位。比如小弟 A 是甲的心腹,地位比小弟 B 高,要是跟乙了可能要和 B 平起平坐,甚至站在平民面前的高度也会降低一些,自己对平民原本像主人对奴隶一样,可能转变为像老板对员工一样。三,转投乙了,甲一定会和你过不去,要搞你,毕竟甲势力大,被搞了很麻烦。

愿意的,一般是被老大欺压得实在太厉害了,受不了了。有的在收入方面都被压得狠,到了乙那边收入会好一点。有的是觉得多出来的收入换多受一些气不值得。

平民那边也不是都靠向乙,毕竟生活在老大甲的淫威下,怕支持乙了会被甲往死里搞,怕乙罩不住自己。

总之,小弟要从甲转投乙,最大的考量点在于收入。其次还要考虑受到的来自于甲的威胁。而受甲的气,其实是排在末尾的。

排在末尾的后面,简直不能算一个考量点的,就是乙对你的好。即使乙在关键时候救你一命,也未必会抛开前面最重要的考量点去叛离甲。

所以嘛,会因为这次疫情转为亲中的国家,我猜测会没有。

如果有零星几个,那已经算是一场极大的胜利了。而且我认为,就算有,也不会是 “小弟” 级别的,顶多是 “平民” 级别的国家。

但不管怎样,世界一些国家对美国,以及欧盟这种圈子的圈内,一定会积累一些不满。毕竟美国老大对他们完全不管不顾,甚至做出了错误的决定。这是影响,但我觉得不至于影响到大格局。

世界局势始终是以日常运转的利益为主导。

知乎用户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 发表

一是人类健康受到严重危害,全球性恐慌不断蔓延。新冠病毒席卷世界各地,感染人数之多,死亡率之高,史所罕见。二是世界经济严重衰退,国际经贸往来出现断崖式下跌。世界银行等权威机构专家认为,世界经济将陷入 1930 年代大萧条以来最严重衰退。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测算,今明两年全球经济损失达 9 万亿美元,规模相当于一个日本加一个德国的经济总量。三是西方社会内部群体严重撕裂,阶级分化加剧。西方国家贫富差距凸显,社会矛盾激化,街头暴力频发。美国黑人弗洛伊德被警察暴力执法致死案引发美全国范围内大骚乱,是新冠疫情背景下美国社会极化分裂的集中反映。四是西方政体严重崩塌,制度弊端进一步暴露。美欧政府束手无策,采取所谓 “全民免疫”,实际上是难作为或不作为,深层原因是制度运转失灵。执政党与在野党、政府与议会相互攻击,美联邦政府和各州政府竭力把责任推诿给对方。五是国际秩序严重失效,全球治理面临更大困难。

知乎用户 「已注销」 发表

世界格局,一般意义上是是政治,经济,军事,卫生,社会,文化,人口等诸多因素构成的格局。

近 200 年历史演变,形成了美国,欧洲,中国,俄罗斯等国家和地区的大格局,不会轻易改变。但是,这次新冠肺炎疫情在两个方面会带来与影响甚至改变:

1,世界卫生组织在抗击疫情方面的更紧密合作,有利于控制疫情,减少损失。同时,中国由于制度优势而采取的有效做法,中国做法,世卫组织和世界各国可以学习和借鉴。

2,全球经济产业链。一方面凸显了中国制造业在全球的重要性,如果中国不尽快恢复生产,将影响世界,对中国自己影响更大,我们必须有清醒的认知。世界各国特别是经济发达国家会重新布局,减少影响。

世界巳经将人联系在一起,同时,世界也将物联系在一起,都是地球人。疫情给我们的启示是:共同发展,改善人民生活是主轴,应该抛弃一些旧的东西,创造一个新世界。

也希望这样的疫情不会在爆发……

知乎用户 稷下小子​ 发表

改变太大了,一直在公号上做每天的新闻联播分析,本来今天想要写一个疫情下的大国关系走向,但前几天没写,现在迟迟不敢写了,因为疫情的发展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正在认真思考,这几天写出来,算是抛砖引玉吧。

先说一个,后面补充:

早上,跟单位司机出门,闲聊起来他突然说了句话: 这是他或这么大,第一次觉得中国真的很牛。

司机四十多岁。

说这句话的背景是聊到了今天美国确诊超过 10 万,意大利死亡超过 9 千。

我们一直以来,对西方有一种骨子里的仰视,一种与身份不相称的自卑。

或许,这次疫情就是一个拐点。

这帮经历过这次疫情的年轻人,他们将会怎么样去看待西方传统发达国家?崇洋媚外这个词即使不进入历史,也不会出现的如今天这般频繁。

在所谓高尚的那种价值观面前,生命依然如同草芥。这几个月他们对我们的批评和歧视,不是因为我们做的不好,而是因为我们是黄色的皮肤。

批评我们过后,他们做的好吗?事实是更烂!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对自己国家的未来充满信心,这是一个国家成为一个超一流国家所的必经的心路历程。

至少在现在,我们是所有疫情国家唯一的希望。疫情对整个世界经济的打击都是极端的,我们要做的是如何将自己的损失降到最小,以及如何在疫后秩序重塑中实现一个超越。

——————————

这个话题很有意思,欢迎探讨。

欢迎关注同名公号!

知乎用户 崇木夕​ 发表

现在中国全球救援,扩大我们贸易市场,能够推广我们优越的体制、5G、文化、中医药…

并且向全世界展示了中国实力

3 月 8 号的时候我就说过了

瞧,资金这不是快来了么?

放一下我当时 3 月 3 号的回答吧 https://www.zhihu.com/answer/1052938059

知乎用户 喜剧之王 发表

西方势力将空前团结,集体打压中国,排华、反华事件层出不穷,我国将完全处于四面楚歌、被动挨打的境地。

—————————————

简单写一下理由吧。

1、中国在应对这次新冠上的优秀表现体现出了制度上的优势,这种对比会动摇资本主义国家的执政根基,制度上的优越感一旦丧失,将可能陷入全民沮丧、自我否定的情绪中,容易引发社会动荡甚至国家崩溃。欧美各国执政党绝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哪怕是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他们也不能冒这个险。

2、这次新冠肺炎极易带动一次大规模的经济危机,中美欧的三国演义搞不好就演不下去了,蛋糕就那么大,欧洲在前有美国堵截后有中国追兵的情况下就得做出选择,是联合中国分食美国还是打死中国这个对手,重回 90 年代的世界格局,我认为后者的可能性更大。

3、这次疫情体现出手里有货是多么重要,而美国一直想让制造业回流,经过这次疫情美国将不计一切手段拿回制造业,这些年欧洲的生活水平有所下降,失业率状况堪忧,恐怕也会打制造业的主意。

这些都是切实的利益需求,白人固有的傲慢倒在其次。

知乎用户 东亚人 发表

个人认为,新冠肺炎疫情后各国将重新开始新一论的选边站队,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意味着从冷战结束以来的这一轮全球化面临终结,因为在现有的国际框架下已无法继续深化下去。从眼前来看,世界上许多国家 “封城”“封国”,全球化事实上已经停摆。从长远来说,这次疫情全球化对经济全球化乃至地缘政治必定发生深刻影响。世界经济从本来冷战的 “两大阵营,三个世界”、各自为政的冷战格局,发展为今天的跨越地域,跨越政治制度,涵盖几乎所有国家的巨大而统一的分工体系,是这一轮经济全球化的巨大成果。可是,这次全球性的疫情将这种各国深度分工,高度相互依赖的全球经济结构的内在脆弱性暴露无遗。

其深层次原因,是各国对三 0 目标(零关税、零壁垒、零补贴)的严重分歧。拒绝三 0 政策的国家出于各种考虑没有开放零关税,壁垒和补贴,使本国的国家主导的经济体制继续得到单边保护,以避免彻底市场化,实际上是保护本国民族工业。值得注意的是,欧美日之间最近几年一边打贸易战,一边多次发表联合声明,除拒绝了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和发展中国家地位外,还多次表示,它们愿意共同接受三 0 原则,尽快去除关税、壁垒 (当然包括信息自由流动的障碍) 和补贴(当然包括对国营企业的补贴)。所以,今后以欧美日的西方市场经济体制为一方,以中国的国家主导的市场经济体制为另一方的泾渭分明已经形成。

特朗普执政后,美国强调对等原则。二战之后,美国实际上奉行了一条单边开放原则,特别是出于冷战的需要,对欧洲和日本韩国台湾这些,在不要求被战争重创的欧洲和日本韩国台湾马上同等开放的前提下,与它们一起推动世界性的自由市场体系。但是,欧日韩台经济恢复后,并没有在市场开放程度上跟上美国的步伐。为此,川普决定以对等为原则,美国对他国的开放程度视对方的开放程度而定。值得注意的是,即使美国与墨西哥和加拿大重新签订了自由贸易协定,为了杜绝后门,专门规定,如果两国允许非市场经济体的商品自由进出,则美国有权中止执行与它们的协定,以防非市场经济国家的产品绕道进入美国。以美国与加拿大和墨西哥的自由贸易协定为蓝本,可以预料,中国的处境会很艰难,今后将无法根据目前 WTO 对最惠国待遇的规定,享受到欧美日三 0 政策的好处。

疫情得到控制之后,发达国家会加快重新整合。如果中国仍然强调自己的发展中国家地位,出于捍卫主权的需要,要求继续保留较高的关税,壁垒和补贴,那么世界各国就可能要开始归纳同类项了。一句话,全球疫情得到控制后,发达国家会自行抱团,另组阵营,推行无关税、无壁垒、无补贴的三无原则。

但是疫情之后世界是无法形成过去那种冷战局面的,因为如今的西方,尤其是美国已经没有了冷战的实力基础。

美国如今 50% 以上的人工作在服务业,60% 以上的 GDP 靠服务业产生,欧洲也是类似,整个发达国家世界,包括亚洲的日本,都是进入了后工业时代,社会分工与财富分配的差别非常明显,消费,和为消费服务。社会上层依赖从国外获得的财富来产生消费,同时养活大批依赖消费市场的服务环节。

没多少生产环节,这种局面的特点是不具备经济连续性,不得不依赖外界。

这种社会形态是不具备独立存在的基础,是不能自我维持的。

从另一个角度讲,中国目前的处境类似美国在上个世纪前期,仅凭自己的内需就可以自我维持,尽管不会是最好的和最尖端的,但可以独存,类似美国在门罗主义时期与欧洲的区别,不是世界上最好的,但可以独存。

一个社会形态向后走是很难的,从后工业时代走回到工业时代还没有先例。但向前走是自然的,这就是美国与中国的区别。

那么作为其他国家,你如何站队?

不难做出结论,你选择市场,这是唯一可行的做法。

如果非要用历史上的例子对比的话,别用冷战,因为不适用,而是近代时期的中国和当时的西方比较更合适,一个农业社会发展到了顶点的社会无法对付新兴的工业化社会。

只不过两者角色如今掉个罢了。现在是一个后工业化社会发展到了顶点的社会无法对付新兴的工业化社会,这才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真正内涵。

知乎用户 ADA FINANCE 发表

这种脑洞,多开无益,还容易造臆想症。不如面对现实,想想疫情结束以后大家面对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经济上,逆全球化成为趋势,外贸进一步下滑,制造业岗位流失。

在国外民间,除了少数理性民众认同中国的抗疫成绩,很多人认为是因为中国人吃野生动物造成全世界遭受损失,针对华裔的歧视事件会增加。

国家层面,美国依然是唯一的超级大国,美元依然是全球储备货币,疫情期间超发货币,再次对全球进行了财富收割。欧盟进一步解体分化,中国作为一个追赶者,面临更大的阻力。

正如另一回答所说的,认清形势,放弃幻想。

知乎用户 华北平凡人 发表

小改变会有,大改变不大可能。

另外看别人分析的头头是道,我觉得很多人看待西方问题就如同西方人看待中国问题一样,存在误解与偏差。

想指望一场疫情把西方格局彻底打散重筑,想起来有些可笑,那这场疫情估计需要持续个几年。

中华民族的民族自信和伟大振兴是要靠我们自己努力并且摸索出一条稳定且久远的路,而不是通过别国的土崩瓦解来获取。

不管是幸灾乐祸还是理智分析,这场疫情如果真给西方世界予以沉重打击,那对中国弊大于利。

到那个时候,我们比起他们好的地方,或许只是少死了很多人。

知乎用户 jerrymouse80 发表

1、新冠病毒溯源问题:看中国怎么应对新一波舆论战。

2、页岩油债务问题:还有一个重要问题是自 3 月 9 日以来沙特和俄罗斯发起的 “石油价格战” 将国际原油价格打落至美国页岩气开采盈亏线(折合每桶 30 美元至 40 美元)以下。

随着油价的下跌,目前这些美国页岩气企业的盈利都将转负,还债无望,只能通过 “借新还旧” 不断积累债务的方式艰难度日。

据惠誉国际评级(Fitch Ratings)的数据显示,仅美国 2018 年破产倒闭的 100 余家页岩气相关企业,就已经形成了近 400 亿美元坏账风险。2020 年至 2022 年还将有接近 2,000 亿美元的债务即将到期。

而且随着油价预期的走低,以及页岩气后期开采成本的显著增加,其债务评级已经接近 “垃圾级债券”,融资成本也将大幅上升。新一轮恶性循环已经启动。
页岩气公司债利率的大幅上行将带动整个美国市场公司债利率的上涨。将近 3 万亿美元,接近美国公司债市场的 50% 的 BBB 级债券有可能继续降为 “垃圾级”。由此引发的各类金融衍生品和连带信用风险的爆发,则将给美国经济带来更大打击。

目前看只有这两个关键影响因素明确至少一个后才能有所判断。

知乎用户 吾玄 发表

汉人气运于明末衰败不堪,近乎灭亡。而压垮我们汉人气运的一个核心原因,就是明末的那场瘟疫!

而今看来,世界格局似乎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按照正常发展来说,中国想要追上欧美列强,至少还需要几十年。而这次突如其来的疫情,我们中华民族的领导人展现出了碾压其他任何国家的统率能力。

无论是攘外还是安内,亦或者是自己缓过来后对外的帮扶,每一步几乎都是走的堂堂正正且无比正确。反观某些国家的领导人,如同跳梁小丑般损招连出,所谓的自由民主在突如其来的疫情面前看起来如同笑话一般。

注定了这个世界的多数人都是愚昧的,就是需要有人带领着前行。为了所谓的人权把家国命运交与个人,真是滑天下之大稽!自由需要有边界,这是束缚也是保护。

这次疫情,就目前来看,很可能会是我们中国弯道超车的机会。

加油,同胞们!让我们重回巅峰……

知乎用户 太上老君 发表

脑洞一下

和平崛起只是口号,暴力交接才是事实。老大之争是零和游戏,失败的一方并不是老二,而是会堕落成一个二流国家。中国和美国不干上一次,美国是不会甘心从老大的位置退下来的。

美国是个伪装成国家的公司。权力阶层不会在乎人民的命运,他只在乎自己的千秋万代。只要打垮中国,可预见的百年里,将不会有任何国家可以威胁到美国。所以,遏制中国,掐死中国,是白人文化圈的共识。由于这个题目要讲顺畅,需要太长的篇幅,所以,我只能随便写点,有兴趣的自行深入。

有人说,疫情是危机,危险越大,机会越多,这句话对我们合适,对美国也合适。现在猜一下,美国怎么利用这个机会来扼杀中国。

特朗普是个流氓政客,他上任四年只做一件事:反全球化,这是美国的国家意志。否则你以为他怎么上台的?为啥是他而不是别人?因为全球化是美国建立的,现在反悔想拆了,怎么开这个口?国家形象,信用,脸面不要啦?任何一个成熟的政治家都没法干这事。特朗普多好,大嘴巴,商人,政治素人,就算惹了众怒也很容易推出去挡枪。背锅的不二人选。

当美国干翻小苏,实力独步天下的时候,全球化是赚钱的捷径。维护一下生产秩序,让全世界给他打工进贡躺赚不香吗?但属于另一个文明维度的中国蛰伏了三十年后开始搅局了。慢慢靠近了全球化体系的核心位置。利益是最好的友谊黏胶剂,现在美国可以随心所欲的想打谁就是谁,因为世界其他国家基本上是一盘散沙。当以中国为核心的利益集团形成后,一个团结的世界是美国也惹不起的。美国会被彻底的边缘化。天下苦秦久矣。美国人自己也明白 。所以干掉中国是压倒一切的头等目标。政客是配合职业官僚集团共同推进国家战略的。总统有任期,但职业官僚集团稳定的很,所以,美国的战略规划也是具有高度连续性的。历史证明,任何轻视美国战略计划的思想都是要吃亏的。

现在特朗普在做什么?甩锅!为什么甩锅?掩饰自己的无能?也对,但肤浅了。甩锅的真正目的是:用自己的影响力在全世界把中国塑造成一个邪恶的帝国。你看:中国隐瞒数据,隐瞒疫情,误导其他国家导致死伤惨重的时候,又靠防疫物资收割财富,收买人心,扩大其影响力,你们感谢中国是被卖了还帮人数钱。这套说辞反复强调后,一个教科书般完美的邪恶形象跃然纸上。信不信不重要,只要普通人心存疑虑就够了。其他国家的人在性命堪忧,亲人离世,工作不保的时候,我们是一个多么合适的情绪宣泄对象啊。美国的目的是什么?造势。为下一步行动抢占了道德高地,做好舆论准备。有消息说,美国在故意夸大自己的疫情,不知真假。如果是真,也能理解,碰瓷的总要把自己伤势说的越严重越好,更容易取信于人并博取同情吧。

现在各国都有人要向中国索赔,虽然只是民间机构在发起,但没有一个发达国家政府出面明确驳斥这个现象,所有发言都是含糊其辞,留有余地的。这很有趣。中国不是在晚清,智商正常的都不会认为这种索赔诉讼有意义,但为什么欧美政府的态度这么含糊呢?答案是:为自己下一步的行动建立正义性与合法性。

美国下一步的行动是什么?和中国干上一仗。战场在哪儿?全世界!

有关中美军事的讨论帖汗牛充栋,主流结论是:第一岛链名存实亡,中国近海无敌。第二岛链也在中国打击范围以内。所以美国根本不会军事挑战中国。对!但这是基于传统战争概念的认知。太局限了。伊拉克,叙利亚,甚至伊朗,美国采用传统战争形式都可以,碾压并推翻原政府,扶持一个傀儡政府。无非代价大小而已,赢是肯定的。但对大国不可以。

扼杀中国,终结中国的复兴,让中国呆到血汗工厂的地位不要再有非分之想。从这个目标来看,和中国打一场热战是最愚蠢的行为。占地杀人,毁灭沿海城市和基础设施意义何在?难不成美国人想要开发房地产?14 亿的活谁干?难民,核武器会毁了全世界。他们可不是来寻求同归于尽的。既然不是要毁灭中国。那么美国最好的战术就是:用最直接,最暴烈的办法进行一场经济绞杀。既然他的优势在于全球遍布的六百多个基地和 11 艘航母编队,吃饱了撑的要来大陆玩抢滩登陆送人头。绕开联合国,凭借自己的影响力,威逼利诱主要国家对我们进行贸易制裁,全世界范围内抵制我们的船只和飞机,切断我们的运输线。这是他们基地和航母非常擅长的事情。中国是世界工厂,这是我们的骄傲,也是我们的软肋,如果我们和全世界的联系都被切断了,世界工厂也就名存实亡了。回到 30 年前是有可能的。

但美国需要一个借口发起这场战争,借口就是台湾。先派几个舰队在台湾外海待着,给台湾小确幸们心理支持,对大陆说几句狠话。私下承诺台湾当政者一个富贵未来,菜菜子们转身就敢宣布独立不带犹豫的。台湾连国家都不是,哪有什么国家责任感这种东西。当然是自家的荣华富贵最重要啦。

我们可是有 “反分裂法” 的,这下主动权在美台这边了,不想打也得打,否则执政合法性都会被动摇。打吧,不管打三小时还是三天,美国如果朝解放军射出一颗子弹,我直播倒立吃翔。他们会在攻击一开始撒腿就跑,目标达成。台湾那些井底之蛙不过是一次性厕纸而已。

既然舆论已经准备好了,邪恶帝国悍然吞并一个闽煮社会的故事就可以大讲特讲了。哪怕是了解并同情我们的国家,如果他们的人民被蒙蔽,那么他们也至多做到保持沉默。毕竟:选票在这帮愚民的手中。保证舆论优势真的很重要,不但绑架了人民,还顺便绑架了他们的政府。国际社会的规则和江湖是一样的,最强者战斗时候,其他国家只会在旁边围观,只有伊朗,俄罗斯,委内瑞拉几个连站队的机会都没有的国家死挺中国,其他国家(包括巴铁)不落井下石已经是中国的好兄弟,好朋友了。然后全体向胜利者输诚。

还记得现在不成气候的索赔诉讼吗?默许。白人愉快的提交诉状,白人愉快的判决。不要以为是一小撮,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全世界在疫情中损失惨重,能抢一点是一点。集体诉讼汹涌而至。我们的海外资产被以法律的名义被分赃。请注意这是文明的抢劫,也请中国用文明的方式来反抗,但什么是文明?什么是法律?他们说了算。如果我们敢动武甚至威胁动武,那么就坐实了是邪恶的战争贩子。如果只能抗议,而舆论,法律的解释权不在中国这边。谁在乎我们的抗议?

多么文明的第三次世界大战,无人宣战,没有轰炸,没有硝烟,没有枪林弹雨,甚至没有看得见的敌人。东风剑指苍穹却无处发射。但中国被全方位封锁,海外资产被瓜分,经济崩溃,生活大受影响,最有利于汉奸的煽动和颠覆,和真正的战争有区别吗?中国是世界工厂不假,封锁会给全世界国家带来损失也不假,但,请记住,资本主义国家本质上是不会在乎普通人的死活的。总统和政府只是符号,精英集团不会变。不用中国产品会死人吗?不,就是贵一点,不方便一点。而能用钱解决的问题最终都不是问题。就算失去中国市场和供给,导致本国经济崩溃,责任也可以推给前任政府和中国,总能熬过去的,至于中底层人民的困苦,谁在乎?如此长久的封锁下去 ,我们会怎样?

但我们并非毫无准备,其中一带一路是最伟大最具有前瞻性的进攻性防御计划。“一路”链接中欧,在陆地上美军的航母没有作用,中国的陆军可发挥最大的价值,最大限度避开了美国的封锁,形成威慑。航母做为进攻性武器在沿海本来就没什么用处。现在紧赶慢赶的造到第三艘了,为什么这么急?因为南海。我们的航母并不需要和美军在全世界争雄,只要能在 “一带” 可能的冲突中有一定的威慑力。有牌可打就行。保住东盟,威慑印度,牵制韩日,至少还有回旋余地。高频率的军机绕台,登陆演习已经明说了就是针对台独,为什么?国内供给侧改革,加强内需,清理双国籍,更换强硬派外交部发言人,时刻表明我们亮剑的决心。既然是流氓挑起的战争,我们也不会傻到和他们讲道理,只要中国政府敢下撕破脸的决心,我们就赢了一半了。只要打赢了,我们就是屠龙勇士。打平了,我们就是中式送温暖。打输了,我们才是邪恶的人类威胁者。相信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应该有更多的准备工作。如果再有二十年的发育,我们会从容的多,现在尽可能的在拖时间。但美国已经把刀举起来了,他们发现,如果再不动手就真的来不及了。怕吗?怕也没用,他们不会因为我们认怂就松开绞索。这是国运之战,无人能置身事外。关乎自己和子孙后代的命运。如果逃避无济于事,那么我相信既然朝鲜战场上我们赢了他们一次,就还会赢他们第二次!因为,中国人的坚韧,团结,信任,不惧牺牲,勇不言败的特性是我们最终取得胜利的保证。

黎明前是长夜中最黑暗的时刻,中华民族在黑夜中跋涉了两百年,即将迎来最终的考验,如果通过,我们会拥有无比辉煌的未来。如果没有通过,我们将重新堕入黑暗!准备好了吗?同志。

知乎用户 花栗鼠 发表

讲到底,所谓政府,其实就是群众让渡一部分私权利,建立公权力体系,共同发展或应对灾难。没有约束的民主和自由,是虚空的民主和自由。

政府是万万不应该和资本结合的(这句话同样送给中国自己引以为戒)!社会主义才是人类的出路。

知乎用户 刘言斐语 发表

本篇文章来自《纽约时报》,作者给出了自己的观点,那就是旧秩序将被打破。

It’s the End of the World Economy as We Know It

曾经的世界经济已近终结

Experts suggest there will be “a rethink of how much any country wants to be reliant on any other country.”

专家们表示人们将会 “重新思考一个国家对其他国家的依赖程度”

作者:尼尔 · 厄文

A container ship in Qingdao, China. One way the coronavirus may change the world economy is in making countries re-examine their reliance on far-flung supply chains.

一艘集装箱货船停靠在中国青岛港。此次新冠疫情会令世界各国重新审视自己对海外分布广泛的供应链的依赖,这将有可能改变世界经济。

When big convulsive economic events happen, the implications tend to take years to play out, and spiral in unpredictable directions.

当大规模经济震荡发生的时候,其影响往往可能需要数年才能显现出来,而且也会朝着不可预测的方向发展。

Who would have thought that a crisis that began with mortgage defaults in American suburbs in 2007 would lead to a fiscal crisis in Greece in 2010? Or that a stock market crash in New York in 1929 would contribute to the rise of fascists in Europe in the 1930s?

谁会想到始于 2007 年美国城郊抵押贷款违约的一场危机会导致 2010 年希腊的财政危机?或者谁又能预料到 1929 年纽约股市的暴跌会造成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欧洲法西斯主义的兴盛?

The world economy is an infinitely complicated web of interconnections. We each have a series of direct economic relationships we can see: the stores we buy from, the employer that pays our salary, the bank that makes us a home loan. But once you get two or three levels out, it’s really impossible to know with any confidence how those connections work.

世界经济是一张相互纠缠的网,无比复杂。我们人人都有一系列可见的直接经济联系:购物的商店、支付薪水的老板、提供住房贷款的银行。可一旦你从事了更复杂的经济活动,你就没法搞清楚这些联系之间是如何运作的。

And that, in turn, shows what is unnerving about the economic calamity accompanying the spread of the novel coronavirus.

反过来讲,这也显示出随着疫情蔓延所带来的经济危机为什么会令人感到不安。

In the years ahead, we will learn what happens when that web is torn apart, when millions of those links are destroyed all at once. And it opens the possibility of a global economy completely different from the one that has prevailed in recent decades.

在未来几年里,当这张网被撕破,千百万条经济联系瞬间毁于一旦的时候,我们就会明白到底会发生什么。同时,这也将开启一个契机,彻底改变近几十年来全球经济的旧局面。

“As much as I hope we are able to get ordinary economic activity back up, that’s just the beginning of our problem,” said Adam Tooze, a historian at Columbia University and author of “Crashed,” a study of the extensive global ripple effects of the 2008 financial crisis. “This is a period of radical uncertainty, an order of magnitude greater than anything we’re used to.”

亚当 · 图泽是哥伦比亚大学的历史学家,也是《崩溃》一书的作者,这本书研究了 2008 年经济危机在全球范围内引发的广泛连锁反应。他表示:“尽管我非常希望经济活动能够恢复正常,但是麻烦才刚刚开始。这是一段极度不确定时期,其不确定程度远超之前我们经历过的所有时期。”

It would be foolish, amid such uncertainty, to make overly confident predictions about how the world economic order will look in five years, or even in five months.

面对如此不确定性,过分自信地预测未来 5 年或者 5 个月的世界经济秩序,将是愚蠢的行为。

But one lesson of these episodes of economic tumult is that those surprising ripple effects tend to result from longstanding unaddressed frailties. Crises have a way of bringing to the fore issues that are easy to ignore in good times.

但是我们能从这些经济动荡的过程中明白一点,往往是那些长期存在的痼疾导致了那些出人意料的连锁反应。而危机有办法让这些从前在经济繁荣时期容易被忽略的问题浮出水面。

One obvious candidate is globalization, in which companies can move production wherever it’s most efficient, people can hop on a plane and go nearly anywhere, and money can flow to wherever it will be put to its highest use. The idea of a world economy with the United States at its center was already falling apart, between the rise of China and America’s own turn toward nationalism.

在全球化环境中,一件明显有望实现的事情就是:企业可以将生产转移到效率最高的地区,人们能乘飞机前往全球几乎任何角落,资金也可以流动到利用率最高的地方。在中国崛起和美国转向民族主义的思潮中,以美国为中心的世界经济理念已经分崩离析。

There are signs that the Covid-19 crisis is exaggerating, and possibly cementing, those changes.

有迹象表明,此次疫情正在扩大这些变化,可能会使这些变化形成新常态。

“There will be a rethink of how much any country wants to be reliant on any other country,” said Elizabeth Economy, a senior fellow at the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 “I don’t think fundamentally this is the end of globalization. But this does accelerate the type of thinking that has been going on in the Trump administration, that there are critical technologies, critical resources, reserve manufacturing capacity that we want here in the U.S. in case of crisis.”

外交关系委员会高级委员伊丽莎白 · 依柯诺米表示:“人们将会重新思考一个国家对其他国家的依赖程度。我基本上不认为这是全球化的终结。但是这的确加快了特朗普政府一直以来的思维方式,那就是美国需要关键技术、重要物资和储备产能以应对危机。”

Consider just a few pieces of evidence for the weakening underpinnings of globalization.

想想全球化的基础正在被削弱的几个证据吧。

France’s finance minister directed French companies to re-evaluate their supply chains to become less dependent on China and other Asian nations. U.S. Customs and Border Protection has said it will seize exports of certain medical supplies. And on Friday, Senator Lindsey Graham suggested that the United States should punish China for failing to contain the virus by canceling debt the Chinese government owns — a step that would risk the role of U.S. Treasury bonds as the bedrock of the world financial system.

法国财政部部长要求法国企业重新评估其供应链,以减少对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的依赖。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已经表示他们将控制特定医疗用品的出口。周五,参议员林德赛 · 格拉汉姆建议美国取消拖欠中国的债务,以惩罚他们防控疫情不利 - 此举可能会危及美国国债作为世界金融系统基石的地位。

Even before the coronavirus hit, the limits of globalization were becoming clearer.

即使在新冠疫情出现之前,全球化的局限性已开始日益显著。

Trade as a share of global G.D.P. peaked in 2008 and has trended lower ever since. The election of President Trump and the onset of a trade war with China had already made multinational companies start to rethink their operations.

贸易占全球 GDP 的比重在 2008 年见顶,然后一路走低。特朗普当选总统和中美贸易战的爆发已经让跨国公司开始反思自己的业务。

“I think companies are actively talking about resilience,” said Susan Lund, a partner at McKinsey who studies global interconnectedness. “To what extent would companies be willing to sacrifice quarter-to-quarter efficiency for resilience over the long term, whether that’s natural disasters, the climate crisis, pandemics or other shocks?”

苏珊 · 伦德是麦肯锡公司研究全球互联性的合作人,她表示:“我认为企业都在讨论复苏。要看不管面临自然灾害还是气候变化、瘟疫或者其他冲击时,企业愿意为长期复苏牺牲多少环比效益。”

She envisions not so much a full-scale retreat from global trade as a shift toward regional trade blocs and greater emphasis on having companies build redundancy into their supply networks. Governments will probably insist that certain goods, like pharmaceuticals and medical equipment, rely more on domestic production given the current global scramble for those items.

她设想与其是全面退出全球贸易,不如向区域贸易转移,同时更强调让企业在自己的供应网络建立后备资源。

China has reoriented its economic strategy, aiming to be not a low-cost manufacturing hub for the world but the maker of technologically advanced products like aircraft and telecommunications equipment. That has made Americans, Europeans and the Japanese all the more reluctant to have major operations in China, for fear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theft.

中国已经重新制定了经济战略,他们的目标是不再做世界低端制造工厂,而是要成为先进科技产品的生产商,生产飞机和通信设备这样的产品。而这让美国、欧洲和日本公司更不愿意在中国开展大型业务,因为他们害怕知识产权受到窃取。

Under the Trump administration, the United States has experienced strain with even traditional allies in Western Europe. Put it all together, and a more every-nation-for-itself mentality was already becoming ingrained before Covid-19, in ways the pandemic seems to be reinforcing.

在特朗普执政期间,美国甚至与西欧的传统盟友也关系紧张。综上所述,在疫情爆发之前,一种比 “每个国家都只为自己考虑” 更甚的心理已经根深蒂固,从某种程度上讲,疫情貌似正在强化这种心理。

“What typically happens after you get a crisis like this is people talk about new eras and how the post-pandemic world will be different,” said Ruchir Sharma, chief global strategist at Morgan Stanley Investment Management. “This time I think the trends that were already in motion before this pandemic will be accelerated.”

摩根斯坦利投资管理公司首席全球策略师鲁奇 · 夏尔马说:“当你经历这样的危机后,人们通常会谈论新时代,以及瘟疫过后的世界会有什么不同。这回,我认为在本次疫情爆发前就已经出现的思潮会更加严重。”

In a past episode of de-globalization — the unwinding of global commerce that took place amid World War I and the 1918 flu epidemic — there was also a remaking of the global financial system, with the British pound losing its pre-eminence.

在上一个逆全球化时期,全球金融系统也经历了重塑,英镑失去了之前的主导地位。当时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战和 1918 年西班牙大流感,全球贸易崩溃。

That kind of thing could plausibly happen this time too, but initial signs point the other way: toward the dollar’s becoming even more entrenched at the center of the global financial system.

这次也很可能出现这种情况,但是初期迹象表面另一种结果:美元在全球金融系统中的中心地位正变得更加稳固。

The U.S. Federal Reserve has opened swap lines with 14 overseas central banks — which enables them to pump dollars into their domestic banking systems — and started a novel program that lets other countries obtain dollars by pledging Treasury bonds as collateral. Those moves are helping ensure that a global dollar shortage doesn’t paralyze the world economy.

美联储已经开启了与 14 家外国央行的换汇机制 - 这种机制可以使这些央行大量向国内银行系统注入美元 - 同时也启动了一项新计划,允许其他国家以美国国债作为抵押获取美元。这些举措有助于确保全球美元短缺不会导致世界经济陷入瘫痪。

European officials have been reluctant to take steps that would make the euro more central to the world currency system, such as issuing bonds that are jointly guaranteed by the countries of the eurozone. And China has, if anything, been reluctant to remake its financial system in ways that could enable the renminbi to become more crucial to world commerce, such as allowing free capital flows in and out of the currency.

欧洲官员一直不愿采取措施,使欧元在世界货币体系中更为核心,例如发行由欧元区国家共同担保的债券。而且,如果说中国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他们一直不愿重塑金融体系,比如不允许自由资本进出人民币市场,避免人民币在全球贸易变得更加重要。

Mark Carney, the former governor of the Bank of England, delivered an influential speech to fellow central bankers last August arguing that the current international monetary and financial system, with its deep dollar dependence, was unsustainable. But the pandemic may be entrenching that flawed system.

英国央行前行长马克 · 卡尼去年 8 月份曾向其他央行行长做过一场颇具影响力的讲话,他认为现在极度依赖美元的国际货币和金融系统并不牢固。但这次疫情可能会巩固这个问题体系

“The dollar system is inherently unstable, but so is a bicycle,” said Mr. Tooze, the historian. “They’re unstable, but if you’re a skilled rider of them, they’re great. And the Fed has demonstrated it’s a skilled rider of the dollar hegemony bike.”

历史学家图泽说:“美元体系本质上是不稳固的,就和自行车一样。它们并不稳固,但是如果你技术高超,能够驾驭它们,那么它们表现也很棒。美联储就展示出了其操控美元霸权地位的精妙骑技。”

At times over the last 12 years, it has felt as if the world were reliving the period of 1918 to 1939, but as if told by a forgetful student who was getting the events out of order. That era also featured a global financial collapse; a rise of authoritarian governments; the emergence of a new economic superpower (the United States then, China now); and a pandemic, though not in that sequence.

过去的 12 年里,有时候会让人感觉时间又回到了 1918 年到 1939 年,但好像是一个忘记了历史顺序的健忘学生告诉我们的。曾经的时代也出现了全球性金融崩溃;出现了霸权政府的崛起;出现了一个新的经济超级大国(当时的美国,现在的中国)和全球性重大疫情,尽管现在不是按照当时那个顺序出现的。

We may not know exactly where this crisis will lead, for the world economy or anything else. But one thing seems clear: History sure can be scary when you don’t know how it ends.

我们可能不知道这场危机究竟会给世界经济或其他任何事情带来什么。但是有一件事貌似很清楚:当我们不知道结局的时候,历史证明一定很可怕。

知乎用户 李可 - 集慧智佳 发表

我们正在见证新时代的开始,新的世界格局正在形成。

大背景是中美博弈,是中西方文化历史性的碰撞。

这次疫情客观构成中美博弈的一部分。如果按持久战理论,应在中国从战略防御转到战略相持的关节点上。中国付出了巨大代价,也取得了伟大的成功。这会大大影响中美之间的态势和力量对比,推动新格局形成。

关于战疫的影响:

李可 - 集慧智佳:新冠抗疫神药商业分析之阴谋论 4 特朗普的锅

关于中美博弈大格局:

文化下的博弈论

知乎用户 姜元昊​ 发表

曾经我以为,在最惨烈情况下,新冠对世界格局的影响可能是:中国缩小与美国的差距。或者中美两败俱伤。

那时,大家还在讨论封城、口罩、不断增长的感染数字。

而到了今天,我们看到:

特朗普建议用注射消毒水;

纽约街上三分之一的人已经有抗体了;

印度、非洲,甚至欧洲,已经完全随便感染无所谓了。

于是,现在在我觉得,在最惨烈的情况下,新冠对世界格局的影响是:世界可能只剩中国、朝鲜两个完整国家。

希望我的这个可怕的想象不要成真。

知乎用户 子木衍 发表

比较大的

英国脱欧

知乎用户 陈钢 发表

无论如何,本次疫情都将给世界经济造成难以估量的重创。

本次疫情事实上只有三种方式是有用的,一、中国式严防严控(但这是有时间窗口的,现在全世界包括意大利仍有采用中国式防控的时间,但时间已经不多了);二、英国式防控(就是理论上的群体免疫);三、疫苗。

现在世界上普遍采用的防控方法,完全无法遏制疫情的增长,措施的不同只不过是把疫情增长的速度调节而已。

如果完全躺倒任捶,疫情可以在二个月达到群体免疫,死 10% 的人,但要祈祷病毒不发生变异。而采取现在那些措施,只不过人为地把这个时间段延长,而在这个时间段内,对经济的影响将会随时间的推移越来越严重。

对资本主义来说,随着疫情的持续,破产的企业会不断增加,产业链的不完善随着封国时间增加,大部分企业面临进货进不到,成品销售不出去的困境。即使某几个国家采用中国式防控把疫情控制住了,但外面都是疫情爆发国,光靠本国的原料与市场(除了中美),完全无法让本国的企业活下去,这种破产将会是多米诺骨牌式的连锁反应。

现在的疫情通报中,不发达国家的数字完全不可信,在欧美爆发后,不发达国家从任何纬度都没有防控住的希望,特别是南半球的不发达国家,连靠炎热消灭病毒的幻想都指望不上。实际上,对他们来说,群体免疫是最实际的应对方法,依靠年轻和抵抗力,挺过这一波后就是春天。但如果学习欧美,他们的政府和经济完全经受不住这种打击,造成内乱的话,反而会比疫情可能造成的损害更大。

作为中国,对外援助不能撒胡椒面,要对亲近中国的,愿意采用中国式防控措施的国家以倾国之力援助。对躺倒任捶的不发达国家,要实行可行的经济援助,把它们拉入中国经济圈。至于其他国家,升米恩斗米仇,随着时间的推移,反华思想会随着死亡人数的上涨变成全社会共识。华侨和华人能回还是早回吧。

能够使世界经济起生回生的只有疫苗的成功运用了,在这之前留好现金在不影响生活的前提下收购一些好资产,一旦疫情结束,通货膨胀是不可避免的。

知乎用户 九公主 发表

英国用了一场大战以及半个世纪,才勉强接受了自己不再是日不落帝国的事实。即使今天,英国仍不屑与欧洲大陆国家为伍。那美国要花多少时间?

德国是欧洲唯一扛把子,总算保住了资本主义自由世界的颜面。希特勒是当年干的实在太缺德发指,不然以德国的组织能力,今天应该可以改写欧洲历史。

新冠疫情证明,欧盟从煤钢联营到辛苦走到今天前后 70 年,失败。人类至今未找到超越民族国家冲突以及文明的冲突的新方式。

意大利,一战,二战,抗疫…… 中都无愧为欧洲吊尾车。

美国只能在一极结构下,扮演民主与自由的灯塔。

美国建国以来,从未有过外来入侵的本土战争。安逸岁月过得太久了。这次要花多大代价控住病毒,拭目以待。

曾经看中国历史,为中国数千年受北方游牧入侵、中原水患侵扰感到惋惜。为什么不能像美国一样有如此优越的地缘优势。现在看来,杀不死我的让我更强大。

特朗普全面开启美国怨妇的小家子气的时代。而我最敬佩的是里根以及克林顿时代。但作为一个家长里短、碎嘴八卦,来点小性子的中年妇女,我觉得自己与特朗普有很多共同点,特别希望未来有机会和特老妹子嗑嗑瓜子,唠唠嗑。

有人会觉得抗疫靠的是资源和资本。我认为其实关键是人。在社会组织层面上看,全体人类的价值总和符合复利原则。共心共力,目标一致,每个人为组织创造正价值,在组织层面就能反映出复利增长的特性。反之,每个人为组织创造负价值,则组织出现严重效率损失。汶川、新冠的实践证明,自上而下、舆论引导、凝聚人心有其必要价值。

经济繁荣时,多做点民主。

大灾大难时,多做点集中。

把任何一种价值上升到信仰的地步都有要命的风险。

疫情暴露万千人性。

病毒面前,人类无法超越血缘。无法超越民族,无法超越文明。

在一个恶意满满的世界,就必须小心翼翼怀着最大的质疑生存下去。因为不知道哪个不知道的暗角会飞出一颗子弹,把肤色不同、国籍不同的我打到在地。

但是,随着疫情进展,以及一小部分人积极对抗疫情不断展现出来无畏、奉献,以及人们对病毒的了解深入,知识战胜恐惧,我相信人性的温暖与光芒会最终胜利。

知乎用户 洋气生活日志 发表

1. 全球疫情越来越严重了。

昨天,3 月 31 日,是因疫情死亡人数最多的一天

单单这一天,病毒就夺去了 4,533 人的生命。

截止 2020 年 4 月 1 日,COVID19 已感染全球超过 862,000 人,死亡超过 42,400 人。

看到世界各地疫情的严重情况,欧洲最严重,其次是美国。

美国 的确诊人数最多,有 188,647 人感染,占了全球总感染人数的五分之一。

意大利 是因疫情造成死亡人数最多的国家,共计 12,428 人。

德国 是目前救治效率最高的国家,确诊人数全球第五,7 万 3 千多人,但是死亡人数仅仅为 800 人。并且引进了快速测试通道,居民只需开车前往,无需下车就能完成测试。

作为对比,法国 5 万多人确诊,死亡人数已经超过 3,500。

圣马力诺 是确诊率占总人口最高的国家,这个人口总数只有 3 万的小国,已经有 236 人确诊。

2. 世界经济因疫情继续遭受重创。

经济下滑堪比次贷危机

各种迹象表明,本次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冲击程度堪比次贷危机。

川婆本周签署了 2 万亿美元的紧急账单。这用于兑现川婆之前发给每个美国人 1200 美元现金的承诺,并补助 4700 名失业人员。 大小企业和各州政府也会受到补助,用于维持经济运转,升级医疗条件。

石油产业遭受重创

石油输出国组织 (OPEC) 成员国正在讨论下个月召开紧急会议,将原定于 3 月召开的会议提前。随着全球各地的航空公司暂停航班,油价大幅下跌,加大了 OPEC 成员国延长或加大石油减产的压力。

全球大幅裁员

加拿大航空公司裁员 1 万 6 千 5 百名员工,其中包括空乘,地勤及管理人员。

快时尚品牌 ZARA 暂时解雇 2.5 万名店员,并关闭 8 个品牌的全部门店。

能源咨询公司 Rystad Engery 预测,在疫情寒冬下,全球油田服务业将裁员超过 100 万人。

外贸订单取消,制造业大困境

3. 各界名人政要陆续确诊 COVID19

《阿甘正传》演员汤姆汉克斯在 3 月 11 日宣布自己与妻子确诊,在娱乐圈掀起轩然大波,电影拍摄纷纷取消,好莱坞宣布推迟全部作品拍摄。

3 月 12 日, 加拿大总理夫人 Sophie Trudeau 确诊,原因是出席了一次全球公益活动。此后,总理 Justin Trudeau 进行了长达 21 天的自我隔离,将事务交与的副总理处理。

3 月初,NBA 球星 Kevin Durant 确诊。

此后,所有国际娱乐赛事取消或推迟,包括本计划今年 5 月在上海举行的世界杯,超级杯橄榄球赛,F1 大奖赛,欧洲杯,等等。

四年一度的奥林比克也推迟到了明年 7 月在东京举行。

英国王位第一继承人查尔斯王储,在 3 月 25 日确认感染。

所幸女王在此前没有面见查尔斯,后宣布女王并未被传染。全英国上下松了一口气。

3 月 27 日,英国现任首相 Boris Johnson 确诊。

Boris 后与女王伊丽莎白通话,询问该怎么办,女王机智的回答:” 跟川婆握手 “。

确诊的名人还有《权力的游戏》中的野人首领扮演者 Tormund Giantsbane,看过这部剧的你们对他应该不陌生。

总结:

自从疫情开始,看着确诊数字蹭蹭上涨,每个人都心悬一线。

距离 COVID19 疫情蔓延已经整整一个季度,但是看到电视上 24 小时滚动的新闻,丝毫没有好转的迹象。

不管是企业,还是个人,在这个时期,首先要做到的是” 生存下去 “,不要被淘汰出局才行。

希望人类卓越的智慧能够战胜病毒,给 2020 按下” 重启 “键。


知乎用户 新京报书评周刊 发表

如英国思想史学者彼得 · 沃森所言,新冠疫情对世界格局的影响将是深层、隐秘而深刻的。相比之下,疫情对人类思想乃至文明史走向的影响则要直接许多。


对于全球化来说,2020 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人类经历了一场真正全球化的灾难——新冠疫情。
在 19 世纪,霍乱要经历三年时间才能走出孟加拉,传遍印度次大陆,进而扩散到中国。而如今,任何一个世界性大都市每天都将数以十万计的旅人送往世界各地。病毒传播所需的时日甚至短于它的潜伏期。从马匹到帆船,到铁路,到汽车,再到飞机,人类不断加快自己旅行的脚步,但与此同时,病毒也加快了扩散的步伐。

如今,贸易全球化趋势愈演愈烈,频繁的旅行随之而来,正如很多人所言,新冠疫情这类事件的出现只是时间问题。

因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致使英国思想史学者彼得 · 沃森(Peter Watson)滞留美国,他对英国、美国、中国和瑞典的防疫措施也各有评价。正是在此期间,彼得 · 沃森接受了新京报的采访。在他看来,我们必须在更广阔的历史尺度来理解疫情:正如历史上那些大瘟疫一样,新冠疫情传达的诸多讯号,未必能被我们立即察觉。

在彼得 · 沃森看来,迄今为止,要说清楚新冠病毒为何会有如此强大的破坏力也许为时过早。研究进化论的科学家已经意识到,微生物正在采取越来越 “聪明” 的进化方式。而新冠病毒之源,至今也仍是未解之谜。在历史上,人们会把疾病归因为几类超自然因素。如今,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历史上彗星或陨石曾撞击地球,曾引起地震、海啸,或使大气层充满尘埃。这些环境的急剧变化催生出大范围的传染病,数以千万的人类死亡,他们腐烂的尸体变成无人知晓的微生物的温床。

通过科学考察,我们发现爱尔兰、德国和美洲的树轮形态、殷商的记载、以及北极的冰芯记录都能彼此联系起来,而在这些表面联系之下,更为深层的要点在于,地球历史上曾经突然发生过许多灾难性事件,而人类只能对此进行适应。

我们是否真的理解那些自人类进化之初便与我们共同生存的病菌与病毒?我们是否真的理解全球化时代的灾难,以及人类共同背负的命运?彼得 · 沃森警示我们,达尔文进化论会将人类带入一种错误的安全感中,这样的错觉不应继续下去。

采写丨陶泽慧(《思想史:从火到弗洛伊德》、《20 世纪思想史:从弗洛伊德到互联网》责任编辑)

01 十九世纪后半叶,医学世界的改变翻天覆地

新京报:病菌、病毒自始便与人类同在。当人类放弃了相对分散的狩猎采集生活方式,选择发展农工业并最终定居城市,传染病流行的风险是否必然随之增加?

彼得 · 沃森(以下简称沃森):伴随早期人类渐渐放弃狩猎采集的生活方式,最终选择在城市生活时,人类社会发生了两件事情。首先,我们远离了野生动物,与驯化的动物保持着密切的关系。不同于驯化动物,野生动物族群会对疾病产生抵抗力,因为根据进化论的观点,当生物在自然环境下生存时,只有最健康的个体才能活下来。

对于传染性疾病来说,个体与个体之间的邻近关系非常重要。自然界许多物种有着 “领地本能”,也就是说,如果某一个体侵犯了另一个体的领地,它们就会一较高下。借用当下流行的话语来说,这种由觅食等需求催生的“领地本能” 实际上是为了 “保持社交距离”,这种残酷方式对种群健康产生了影响。许多动物都很自然地在彼此之间“保持社交距离”。

然而被人类费力养活的驯化动物(牛、羊、山羊、马)则不然,它们往往能够适应群体的生活,而人类又常常与驯化动物为伴,在这个过程中,许多疾病就开始从驯化动物传播给人类。

历史的部分魅力就在于,许多历史事件虽然同时发生,最初并无相互关联,但随着时间进展,它们开始产生复杂的关联。人类之间的邻近关系就是最典型的范例。随着人口越来越多,人类的武器越来越有威力,人们被迫生活在筑有围墙的城镇和城市里,与他人的距离也越来越近。与此同时,基于新能源的发现,交通工具也不断地进步,马匹、马拉车、帆船、蒸汽船、铁路、汽车、飞机等应运而生,更多的人都能更高效地移动起来。原本,传染病患者的寿命相对有限,但随着旅行速度的加快,疾病传播的可能性成倍地增加。在中世纪,藏在船上的老鼠带来了大瘟疫,尽管当时的人并不知道。

如今,贸易全球化趋势愈演愈烈,频繁的旅行随之而来,正如很多人所言,新冠疫情这类事件的出现只是时间问题。但是,正如很多行业一样,绝大多数人及政府往往在大灾难或丑闻真正发生时才幡然醒悟。

新京报:病菌和病毒的存在,先于我们对它们的认识。在我们开始理解致病机制之前,人们是如何理解传染病的?

沃森:直至十七世纪,显微镜的发明才使人们得以观察微生物的世界。人们第一次意识到,即使在再普通不过的水中,也存在着非常微小乃至肉眼无法看到的蠕动的生命体。在此之前,病菌的概念并不真正存在。即便显微镜发明之后,也要经历漫长的时间,人们才开始将病菌看作是致病的病原体。

此前,人们会把疾病归因为几类超自然因素,比如,古典世界里的疾病之神、魔鬼的把戏,或是女巫的诅咒。后来,疾病被设想为是人们没有履行上帝的计划,未能过着 “清白的” 道德生活所致。在十八世纪的法国,人们认为无神论者比信徒更容易得病。

如今,我们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在过去的历史中,彗星或陨石曾撞击地球,引起地震、海啸,或使大气层充满尘埃,引发我们一直都惧怕的 “核冬天”。这些环境的急剧变化也催生出大范围的传染病,数以千万的人类死亡,他们腐烂的尸体变成无人知晓的微生物的温床。在过去,人们认为这是没有按照正确方式崇拜神明而招致的惩罚。玛雅人一次会献祭数千名人牲,以预防灾难的发生。也有一些证据表明,犹太教是在这类诉求下诞生的。

新京报:在历史上,人类为了对抗病菌和病毒,发明过哪些有效的方法?在你看来,哪些是重大突破的时刻?

沃森:在人类与病菌疾病所做的斗争中,真正重大的突破发生在十九世纪。在这一进程中,有几个名字尤其值得一提:英格兰人约翰 · 斯诺、匈牙利人伊格纳兹 · 塞麦尔维斯、德国人罗伯特 · 科赫,以及法国人路易 · 巴斯德。

1854 年,斯诺调查伦敦的一次霍乱疫情时,发现是不洁净的水源导致了疫情的暴发。他及时封锁水源,从而阻止了霍乱的扩散。不过,还要再等上二十八年,人们才真正发现致病细菌。

塞麦尔维斯通过观察发现,只要让外科医生在给不同的产妇接生的间隙洗手,就可以减少产褥热的发病率。

科赫分离出了霍乱、炭疽病和结核病的病原体,他还为细菌学奠定了科学根基,在很大程度上保证了人类现代生活的安全。他取得的进步离不开光学的最新发展,这使他能够辨析更加微小的生物体。科赫和路易 · 巴斯德的贡献,使得 19 世纪 80 年代的世界逐渐摆脱源自印度地区的霍乱。科赫的思想成果,最终帮助世界找到了对付猪丹毒、鼻疽病、伤寒、白喉、猪瘟、疟疾和黑水热的方法。对于个体来说,这应该算是不赖的成就吧。正是基于他的研究,人类社会通过了第一部有关传染病的法律。1907 年,德国科学家保罗 · 埃尔利希发现了治疗梅毒的方法,并在这个过程中发现了人类免疫系统的反应机制,从而催生了抗生素的科学和医学研究。可以说,十九世纪后半叶,医学世界迎来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02 “群体免疫” 不是有效出路

新京报:新冠病毒已成为 1918 年大流感以来破坏力最强、影响最深远的传染病了。新冠病毒有什么特点,能够彻底扰乱我们的现代医疗系统?从 1918 年至今,我们取得了多大进步?

沃森:这是个好问题。许多历史学家都曾问过,我们所生活的时代,到底是一个创新的时代,还是一个思想整合的时代?毕竟,我们这个时代绝大多数伟大发现和 “技术应用” 都诞生于 1850 年到 1950 年间前后,不论是电灯、打字机、电子和无线电,还是电视、汽车、铁路、飞机和抗生素…… 从那以后,除了互联网技术的精妙组合应用以外,人类的成就更多基于对于此前技术的提炼。

从二十世纪下半叶到二十一世纪,医学和生物学的重大进步主要产生在精神病学、心脏和中风治疗、癌症治疗等领域。这主要是因为在二十世纪上半叶,大部分病菌疾病得到了有效的控制。可是在最近几十年,艾滋病、非典和中东呼吸综合征等疾病的出现又给我们敲响了警钟。我们应该警惕此类问题对整个人类的风险。

迄今为止,要说清楚新冠病毒为何会有如此强大的破坏力也许为时过早。研究进化论的科学家已经意识到,微生物正在采取越来越 “聪明” 的进化方式,它对我们人类来说也变得越来越难以理解。一些早期证据表明,新冠病毒实际上存在不同的菌株,它们彼此之间存在微妙的差异,却在医疗上表现出相当不同的症状,这就是为什么有些人只有轻微的症状,而有些人的症状却很致命。这也许便是有些感染病康复的人并没有获得完全的免疫力,可以再次感染的原因。时间会将现实展现在我们面前,但就传染病学而言,我们确实面临着一种前所未有的状况。

新京报:你如何评价英国、美国和中国的防疫措施?三个国家对于疫情的理解是否有所不同?

沃森:传染病对某些西方国家来说可能是个严重的问题。美国的情况已经告诉我们,这一类国家并不善于采取集体措施。人口的数量和分布显然和疫情有很高的相关性。美国是个大国,既有人口密集的城市,也有许多人烟稀少的中西部州。不同地区的感染率会截然不同。英国或者说西欧则和中国比较相似,有些地区人口非常稠密。在我多次造访中国之后,我留下的印象是,那里的人民更情愿接受政府的集体措施和管理。换句话说,他们愿意听从政府的告诫,因此隔离和封锁的命令都执行得比较迅速和彻底。

在英国,民众难以接受这一点,并在较长的时间内继续维持着较为喧闹的公共生活。实际上,这并非明智之举。美国和英国的政府无疑反应迟钝,一开始还以为 “群体免疫” 可能是有效出路。

03 新冠疫情传达的信息,我们未必能够立即察觉

新京报:你在《大分离》中强调了新旧世界的差异,当旧世界的人发现了新大陆时,他们携带的病菌和病毒给美洲土著带来了超乎想象的灾难。你在《思想史:从火到弗洛伊德》和《20 世纪思想史:从弗洛伊德到互联网》两本书中也写过,传染病改变了人类的面貌,催生出思想的进步。在你看来,当下的疫情会给人类带来怎样的改变?我们能否从中受益?我们需要为此类灾难做哪些准备?

沃森:就目前而言,这个问题可能不是最重要的,但在我看来,它有长远且深刻的意义。传染病对人类历史的影响很大。其中最著名的要数发现新大陆,最先来到美洲的欧洲人不仅带来了战争与征服,还携带着包括天花在内的各种传染病。玛雅人和印加人对这些疾病毫无抵抗力,因此遭受了灭顶之灾。传染病塑造了今天的美国,而美国人往往忽略了这一点。

我们还可以再举一例,那就是 “黑死病”。人们曾为黑死病的历史后果挥洒过很多笔墨。比如,在十四世纪,由于黑死病的影响,欧洲很多乡村地区都缺少人丁。这迫使许多地主不得不屈服于农民的需求,提高了农民的生活水平。我们在许多考古发现中也证实了这一点,例如,在这一时期,很多原本使用陶器的场合开始使用金属器皿。黑死病也给教会和宗教生活带来了两大影响。首先,大量的死亡使得人们变得悲观,也促使他们转向内心,实践更为私人化的信仰。大瘟疫之后,许多私人教堂和慈善机构随之设立,神秘主义也开始兴起。此外,人们对基督圣体也愈发关注:瘟疫前不久,梵蒂冈大公会议曾规定,天主教徒应每年至少领受一次圣餐,瘟疫过后,天主教徒则力求尽可能频繁地领受圣餐。

与此同时,许多人也走向相反的心路历程,开始怀疑是否真有一个天主能够掌控世界的天命。大瘟疫的第二个重大影响落在教会的结构上:大约 40% 的神父患病去世,在许多情形下,教会不得不动用非常年轻的神职人员,取代那些病逝的神父。这些年轻神职人员的受教育程度远不如他们的前辈,这使得教会在神学领域的权威性大打折扣。天主教的宣教在许多方面都迎来了崩溃。

我之所以谈及这些,是为了说明传染病带来的许多重大影响并不能被立即察觉到,它们常常及其复杂,同时存在于许多层面,并将延续很长的时间。在我看来,新冠疫情将会有一个相对长远的影响。

自十九世纪中叶以来,我们已经对历史(哪怕是深层历史)产生了某种定式思维,我们认为历史由一长串微小的进步组成,世界在这个过程中缓慢地改变。我们可以将这样的世界称作一个后查尔斯 · 达尔文、后查尔斯 · 莱尔、后格雷戈尔 · 孟德尔、后粒子物理学的世界,这是一个缓慢进化的世界,它的步调缓慢到几乎处于持续的稳定之中。

但现在,人们对历史的实质产生了不同的理解。这种理解的出现吸纳了植物学家、地质学家、天文学家、历史学家(尤其是神话学者)的研究工作。他们的成果表明,许多自古流传下来的神话(无论是出自爱尔兰西部、古希腊,或者中国)呈现出一种思想上的连贯性。这些经过破译之后的神话告诉我们,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地球曾遭受一系列灾难性的突发事件的侵袭。这样的灾难事件可能由彗星和小行星导致,可能是地震、海啸、日食,以及能屏蔽太阳和月亮达数月之久的沙暴。史料显示,这些灾难事件往往伴随着瘟疫,每次灾难可能都会有数千数万人死去,幸存者没有能力埋葬他们,只能任由尸体腐烂,任由感染肆虐。

通过科学考察,我们发现爱尔兰、德国和美洲的树轮形态、殷商的记载、以及北极的冰芯记录都能彼此联系起来,而在这些表面联系之下,更为深层的要点在于,地球历史上曾经突然发生过许多类似通古斯大爆炸的灾难性事件,而人类只能对此进行适应。

通古斯大爆炸发生在偏远地区,而我们地球的十分之七由海洋组成。因此,历史上冲击地球的外来天体也并非总会给人类带来巨大的破坏。但有越来越多证据表明,突如其来的灾难确实促使我们的祖先进行反思。例如,英格兰南部著名的史前遗址巨石阵,最近就被重新解释为一种天文计算器,古人试图通过它来预测下一次灾难的发生时间。

在我看来,这才是新冠疫情应当传达的讯息。当历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予以我们迎面痛击的时候,达尔文进化论会将我们带入一种错误的安全感中。这样的错觉不应继续下去。

本文为独家原创内容。作者:陶泽慧;编辑:董牧孜,王易凡;校对:王心。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立个 flag,一旦天下有变(主要是美国有变),我们会趁机立即收复呆湾

突破第一岛链,进而逐鹿中原

入关!入关!

知乎用户 Pony ma 发表

高考考的是语数外综合。。。

美国第一

中国排在前十

忽然间高考加了一个项目,跳水

美国跳水 0 分,但是他的高考成绩还是第一

中国跳水满分,还是前十。。。。

所以这次疫情对世界格局影响不大。

知乎用户 茶哥反鸡娃​ 发表

不会有改变。

哪怕真的如某些悲观国家最差预测,疫情要一年,大不了 “辛辛苦苦回到解放前”。

我无理由认为美国的位置没那么容易动摇。

我也认为哪怕一年折腾,中国也仍然是有进步,没可能超过美国。

除非一种科幻剧情,我以前也哔哔过:美国南北分裂了,为啥怎么不提,平行空间不讲理硬是分裂了。

然后两种情况。

对兔子有利就南北美国打起来,而且打了很久。自然有一派会和中国媾和,另一派当然是和英法那些联合了。

这种情况,再给几十年,中国的底子加上半拉美国的资源和科技,就是新霸权(至少冷战)的底子。

另一种就南北美国各自为政,慢慢变成一个欧洲映射版。

那时候世界可能是多极化形式。

然后中东会打成热窑。

兔子可能没几年就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进入发达国家俱乐部了。

但是最好情况和俩美国也就是魏蜀吴的关系而已。

所以?

九成以上,没有变化。

小一成,中国迈进一小步。

千分之一,科幻版《文明》。

知乎用户 无相 发表

我们需要发展的时间。我们现在控制住疫情,已经争取了时间,占据了有利态势。

我们的三驾马车,内需,出口,基建。内需一时半会起不来,出口今年有不小的麻烦。只能依靠基建了,就业和稳定才是关键,34 万亿基建政策也就是为了稳就业。先有定海神针稳住,才能徐图发展。

此当口,趁乱收割原材料,比如,石油,铁矿石,铜,不一而足。就像赵本山小品说的,要啥自行车,来年做个轮椅,还卖给他们。

可以乘乱买来我们之前得不到的技术,设备,前面说了,就不赘述。

5.1 外部环境方面

美帝为了量化宽松,势必和我们打 HK 牌,TW 牌,南海牌,制造麻烦,逼资金回流美国。应对这些,我们轻车熟路,一定要稳住,不要轻启战端,时间在我们这里。

首先抛个美债,投石问路,估计日本之类的也会跟上。然后向着重向美帝宣传我们免费治疗的事情。不到万不得已,不要琢磨收复 TW,美帝一时半会还完蛋不了,不要想着这一波就能把美帝干趴下了。

美国可以无限量化宽松,反正美国也在赌,赌病毒先于经济崩盘被控制住,这样就可以全球剪羊毛了。但是就算疫情过去,逆全球化的潮流不可避免,全球贸易受病毒影响必然会大幅下跌,因此美国的难关并不易过。

反观中日韩表现不错,美国必然会来捣乱,破坏我们整合东亚的进程。所以,现在需要侵略性布局,就拿贸易结算做文章,用除了美元的第三方货币,甚至黄金,哪怕以物易物。美帝量化宽松必然需要我们配合,没有我们配合,他没法完成。我们现在就给先他捣乱,想让我们配合你量化宽松,可以,让美帝让出一部分势力范围,比如台湾,韩国,日本。同时,也要借此机会,下力气去搞东亚一体化,扩张我们的经济纵深。也可以给我们出口技术,也可以。

特朗普的下场,不能连任什么的都是小事,搞不好,把命得丢了。

伟人曾经说过,美帝国主义者很傲慢,凡是可以不讲理的地方一定不讲理,要是讲一点理的话,那是被逼得不得已了。

这句话不仅适合美国,也适合欧洲大部分国家。现在欧洲虽然深陷泥潭,我们目前还要找意大利,西班牙之类的国家,也可以是欧盟,在一定尺度内帮扶,亚投行,一带一路框架内可以。当然帮助不是没有条件的,先进的技术,设备争取弄来。

毕竟接下来说的中东还需要他们的配合。同时做好抄底的准备,看美帝的手法,情况不对准备收人头。

中东扶植伊朗,阿富汗,牵制美国,欧洲。

总之,整军备战,见风使舵。手里的物资,生产能力就是牌,打好了能赢回来不少。这两个月是关键时期,我相信领导者的智慧。做好了,不敢说能开疆扩土,低价的石油能搞到吧,正好我们要基建,谢谢沙特老铁送的火箭 。

欧洲老铁那里,本来也不是铁板一块,各自心怀鬼胎。我们可以利用医疗物资,支援专家组,左右逢源,二桃杀三士,可以换回不少我们原来买不到的东西,引进真正的高水平,优秀人才,这就算胜利✌️。

至于改善形象,里子比面子重要,多少年的成见,岂是一朝一夕能改过来的,随便吧。切不可因小失大,顾面子。

5.2 内部是最重要的。

只要我们自己发展的好,敌人想搞乱我们,也是不可能的。现在已经到了解决房地产问题的关键时机了,这波暴跌过去,疫情过后,世界孤立主义必将会抬头,逆全球化必将卷土重来。拉动内需关乎未来十年发展,贸易战给我们上了一课,就是我们内需旺盛,美国你爱买不买,出门右转。

实体经济的最大障碍就是房地产。钝刀子割肉,越慢越疼。全世界都在挤泡沫,我们也要抓紧,集体土地上市一方面是为了基建用地,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政府公租房做铺垫。房产税,空置税不会很远,年内就有望。

当然,眼下的最重要的就是抓紧复工复产。救助中小微企业,是稳就业的关键,相信各种渠道的贷款都会出来吧。

消费端,政府去发消费券吧,抛玉引金来解决吧,引导大家消费。

整军备战;防着掀桌子的

外防输入是重点,可以找个岛,岛上建设一个医疗区,还是像当年老山轮战的方式,一个省负责一段时间。既拉动了 GDP,又解决问题。

全文如下:

无相:新冠疫情对世界格局的影响(上)无相: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刻无相:量化宽松后,美股怎么走

知乎用户 杨中平 发表

下面 20 年发生的最终要的事情就是红蓝的对决。

新冠就像一场公平的考试,这个世界很少有这样的机会,面对一样的题目竞争。

可惜的就是这个考题难度还是有点不太够,对于解决红蓝之间的矛盾。

但共产党是优秀的棋手,我相信党会抓住这次机会

1 年后一切浮出水面,我们再来感慨这个局的美妙

当年党无脑墙了老外,我们才能在信息产业的浪潮中抓住阿里巴巴和腾讯

前两年党封了游戏版号,游戏行业竞争才逐渐良性,人才趋于集中,产业升级明显

我相信党是非常优秀的,只是结果需要很多年后才能看清

知乎用户 半杯牛啤 发表

这有啥格局改变的,这么多次经济危机也没看到改变什么。有人说我国会趁机崛起,你想想我国是世界工厂,是制造业来出口,现在欧美 中亚这边的客户都关门停工了,我们不就没订单了。现在经济全球一体化,一旦出现世界性的危机,谁都不能幸免

知乎用户 健驰学术 发表

人类命运共同体

据美国约翰斯 · 霍普金斯大学最新实时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 3 月 16 日 8 时 33 分,全球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超过 16 万例。

其中,中国以外累计确诊病例突破 8.5 万例,达 86435 例。

从东亚至中东,从美洲到欧洲,诚然,各个国家采取的感控措施大不相同。

部分国家采取 “无为而治”,宣扬“新冠肺炎” 不过是严重些的流感,导致疫情失控,感染人数处于不可控状态。

驰援海外

截至 3 月 16 日 24 时,我国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 143 例。

我们深知,数据无言,却将 “人类命运共同体” 几个字无声昭示。

这是一场波及全世界的战役。

面对可能的 “疫情倒灌”,中国并非关起国门,而是积极向国际社会提供医疗、信息和物资援助。

四川医疗队驰援意大利,江苏医疗队奔赴巴基斯坦,上海专家组抵达伊朗首都德黑兰,广东省支援伊拉克…

从举国之力控制疫情为世界赢取时间,到 “中国式救援”。

“守望相助,共克时艰。” 一省包一国不是虚言。

运用图解

[世界的巨变已经开始。

现在并非是高唱赞歌的时候,国内病例数缓步下降,境外输入性病例的爆发风险仍存。

在全球一体化的今天,我国在经济上需要做好欧美两大经济体系受到疫情冲击的准备。

除了严防输入性病例之外,疫情后期工作也不能放松警惕,需要时刻保持对自我的高要求。

我们需要铭记,复工后平凡的市井生活,是由珍珠一般珍贵的医疗战士们在前线换来的。]

健驰学术为浙一支援意大利医疗队提供单片手卫生湿巾与随身免洗手消毒液若干。

各位拯救世界,健驰敬祝平安凯旋。

知乎用户 Fzh 发表

各国经济实力都会短期倒退,包括中国,但世界格局不会有太大变化

每个国家之间的实力差距都不小,应对措施决定你得后退多少步,火山爆发短期都肉疼,但过后的土壤会带充满肥沃的发展机会,谁先止步前进就是一个大优势,这一点中国就目前局势来看,已经退够开始前进,勉强算苦尽甘来吧

可观的短期未来中,许多国家都得向中国取经,进口口罩等战略物资,改变许多国家国民对中国的固有看法,中国可以乘机追赶历史落下的步伐

美国这一霸主地位只会肉痛,暂时还倒不下

欧洲相比下就比较疼了,至少得嗷嗷叫好几声

最疼的还是那些固有大公司、小公司,面临的可是退市 gg,而像以前非典期间的网购公司就将乘着风口起飞,现在肯定也会带来许多行业的乘风起飞,十年后来看这变化,你会惊讶你亲身经历过类似淘宝等改变生活方式的发家史

总的来说,世界格局变化不大,行业格局天崩地裂,令人诧异

知乎用户 朱不知​ 发表

大家都在说正面影响,我想唱唱反调。

大家都没想过这次疫病主要被感染死亡的病例都是老年人吗?被大规模感染国家的老龄化问题用这种糟糕的方式得到了解决,老年人有高达 65% 以上的死亡率。

而我国非常好地控制了疫情,死于疫情的病患从整体上来看其实非常少。部分国家肯定会因为疫情扩散甩开了老年人,社会老龄化这个大包袱,等疫情结束以后,说不定还有正面影响。而我国虽然将疫情控制的非常好,在疫情结束之后却还要继续面临日益严重的老龄化问题。这也是我在想的,为什么英国,日本放任疫情扩散而不管,明目张胆地把医疗资源倾斜给年轻人,他们的政府就是想让老年人死,从资本主义的角度上看,老年人就是完全的负资产。

我知道我们每个人以后都会变老,谁都不想让自己的老年生活什么都没有只能等死,我也知道这些老年人年轻的时候也都为世界做了很多贡献,为国家做了很多建设,我也清楚有些知识分子的老年人他们的智慧令人瞠目结舌,我本人就认识一个 73 岁的退休物理学教授,与他交谈的时候,他精妙的智慧就时常让我赞叹不已,如果他去世,中国确实损失了一个优秀的大脑,绝对是十分令人惋惜的。

可是我们不从道德上讲,就谈实际,即便我们再不想失去老年人,人总是会死的。老年人会渐渐地完全失去行动力,迅速地失去生产力,而且消耗的社会资源会不可逆地变多,直至去世。单从经济学角度看,老年人的的确确是经济发展的一个大累赘。老年人群体产出社会价值极少,却又要消耗医疗资源等本来就稀缺的资源,而且这些资源的投入是不可能有稳定回报的。

我国的老龄化将来会成为更加严重的问题,有一说一,对养老社会资源的投入一定是有进无出。挤兑年轻人的资源,年轻人付出的回报比例会越来越低,会导致年轻人更加地缺乏创造价值的动力,最终形成恶性循环。随着时间一年一年地过去,以我国的社会群体年龄分布来看,这个问题必定将会日益严重。日本和英国任由疫情扩散的处理方式,我只能认为是被老龄化逼得没法了,只能让他们去世,来缓解经济压力。到将来,以我国人口基数来看,我国的老龄化问题只会比这两个国家更加严重。如果真的到了日本的今天,我们国家的年轻人都无比地丧,80 岁的老年人满地走,我们会不会被迫和日本政府做出同样的决策?本次疫情如果全国流行开来,真的造成全国大量老年人去世,从长远角度看对英国和日本来说,甚至真的是好事。道德和经济,我们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道德,可是未来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如果这次疫情真的给很多国家大规模地解决了老龄化问题,那我们的未来呢?我们怎么解决老龄化问题?未来那被老龄化拖得虚弱不堪的中国真的还有跟这些国家掰手腕的能耐吗?这真的是一个道德和经济两难的残忍问题啊!我们必须正视现实!未来的逆境已经渐临,虽然美股一个月熔断了三次,但是我觉得我们国家的艰难丝毫不比美国要少!一方面要把经济发展起来,斩获更多资源,另一方面也要把国内的老年人安置好,填满这个无底洞,未来的年轻人们能做得到吗?贫富差距如此之大的环境下,还有资源能给到创造价值的他们吗?人生多艰,但愿天佑我中华

知乎用户 张曦​ 发表

2020 年的 3 月过去了,2020 年初的人们绝对无法想象到总体还算安宁祥和的世界在短短一两个月内发生了如此巨大的变化。伊朗和美国倒是没有开打第三次世界大战,世界大战却是以所有人意想不到的方式展开了。

每个人现在要担心这个问题:这场瘟疫会将我们引向哪里?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会越来越发现这场疫情对世界的影响。今天的当下,也只是个开始,随着疫情的不断蔓延,我们到底会走向对抗?团结?还是战争?终结?人类是否有智慧度过这一次的挑战呢?

从三月上旬开始,受到沙特俄罗斯石油战和疫情影响,一周内美股三次熔断,长达十二年的经济周期就此终止。石油,股市,期货,黄金市场表现一片惨淡,市场流动性枯竭的表象下,是疫情使得世界三大供应链(东亚、欧洲、北美)全部出现断裂与市场信心崩坏的本质。

人类从未遇到过如今的情况,工厂停工,店铺歇业,学校关闭,社会完全停滞……

由于现在世界经济面临的是供给侧和需求侧均出现停滞的局面,随着疫情的持续,经济的影响会越来越大。全球有可能面临一场具有 97 年亚洲金融危机,08 年次贷危机,10 年欧债危机特性所组合的复合危机,其规模直指 1929 年经济大萧条。

中国国家统计局在 3 月 16 日发布了今年 1 至 2 月份的经济运行数据

1 至 2 月份,我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下降 13.5%;服务业生产下降 13%;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下降 20.5%;固定资产投资同比下降 24.5%。

从中国的经济数据来看,武汉封城是在 1 月 22 日。全国性的封城是在 1 月末二月初,也就是说,在严格的社会防控下,在 30 天的时间,中国社会付出了以上如此巨大的代价才基本遏制了疫情。

以目前其他主要大国的防疫表现,我们很难得出其他国家平息疫情所需时间小于中国的结论。如果各国目前疫情状态继续下去,大部分国家不可避免会陷入医疗系统崩溃,社会秩序崩解的场面,或许到那个时候,疫情不仅仅是一个医疗危机,甚至会变成所在国的政治危机,体制危机

德法英美领导人都发出了全国可能感染六至七成人口的警告,这当然是一种设定的政治语言。不过从新冠肺炎高传染性,20% 重症及危重症比例来看,疫情一旦陷入爆发性增长,过量患者涌入医院,甚至大量医疗人员染病,在医疗系统陷入崩坏的情况下,以确诊人数尚未达到高峰的意大利现在超过 13 % 的死亡率(伦巴第区死亡率超过 16%)来看,各国死亡率上看到 10%-15% 是有可能发生的。(当然等老弱感染的差不多的时候,死亡率会下降。意大利已经出现村庄内一个世代老人全部病逝的惨剧)。

在此基础上,世界各国无论疫情严重与否,都会面临到严峻的经济考验和安全考验。

不过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无论是中国的扑灭疫情严防死守等待疫苗的国家强力管控模式,还是英国曾试图,瑞典等国正在实行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达尔文模式,疫情迟早会过去。无论世界会变成什么模样。

但如何面对一个经过洗牌的新世界,正是各国未来要长久去面对的挑战。

而未来世界的端倪,或许已经漏出了尾巴。

3 月 16 号,欧盟发布边境管制,禁止欧盟成员国以外公民进入欧盟。欧盟各成员国仍然可以相互流通,但如果欧盟各成员国疫情不断蔓延下去,下一步各成员国相互的边境管制几乎已成必然。

欧盟这个欧洲梦倒映下的政治实体本可以在疫情中发挥更大的作用,但很可惜并没有,意大利在疫情爆发后就被欧洲事实上抛弃了。各国扣押防疫物资的新闻不绝于耳。糟糕混乱的状态为各国埋下了日后相互偏离的种子。当塞尔维亚总统口中讲出 “欧洲团结只是一个纸上的童话”。难道这只会是他个人在面对这场灾难时的内心看法吗?在近年来愈发显现的反建制,反欧洲化的风潮下,欧盟一体化会受到巨大的打击。

欧盟自诞生之日起,就是一个先天不足的实体,26 国强弱不一,国情各异,利益诉求大相径庭。仅以欧元为例,欧元强势时,以德国为代表的工业国受益,但南欧这些以旅游业为主的国家则会受到旅客减少消费减弱的影响。反之则旅游国受益,工业国受损。而近些年受国际大环境的影响,欧洲诸国经济持续低迷,经济体质普遍不佳。在疫情前,德国这欧洲经济火车头的经济增长就已经发出了警报。迫不得已之下,不少欧洲经济体在近两年所发行国债利率已然倒挂为负。

在 2010 年爆发了欧债危机后,所谓的欧猪五国到了 2020 年信用评级依然不高,国家并没有走出一条可行的道路。如果遇到经济危机,必然会导致经济流通性变差使得欧洲重蹈欧债危机覆辙。3 月 17 日,西班牙宣布 2000 亿欧元救助计划缓解疫情影响,该计划金额达西班牙国内生产总值 20%。而接下来欧洲各国越来越多的财政计划还在路上。

这钱当然要归在借债上。可是这钱要怎么借?怎么还?

疫情是狼,经济危机是虎。欧盟尤其以为首的德国(法国显然从欧洲一体化当中获得的利益远小于德国)甘心让欧盟就此解体,让欧洲从此远离世界主要舞台吗?

我们把视线放到美国

美国这个全球霸权的版图我们终于看到了崩解的迹象。本月初有一个事件联动疫情直接导致了市场的崩跌,就是沙特和俄罗斯石油价格战开打,国际石油价格一路下跌,目前已经跌破 20 美元。

欧佩克成立以来,主要石油生产国一直通过联合生产操纵国际石油价格的走势,当有新能源或非欧佩克国威胁到欧佩克成员利益或石油行业利益,欧佩克会利用开采成本低的优势增产石油打击竞争对手,当威胁解除或削弱欧佩克则会减产来获取利润。

这次石油价格战主因是前两年欧佩克最大的石油生产国沙特与最大的非欧佩克石油生产国俄罗斯曾达成减产协议试图控制油价,但发现让出的份额却被美国新兴的页岩油行业占据了。

美国近些年依靠页岩油技术的突破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石油出口国。(有些月份甚至超过了沙特)这严重影响了传统产油国的利益,以沙俄两国为例,俄罗斯国家财政的 70% 依靠石油出口,沙特财政收入依赖比重甚至高达 90% 以上。可以说石油出口的份额直接决定了这些产油国的命运。

但页岩油开采成本很高,沙特开采一桶石油成本为 3 美元一桶,俄国开采成本基本在 16 美元左右,而页岩油高达 40 美元一桶。美国的页岩油商们在过去利用高杠杆进行运作,负债十分惊人,负债本息多达万亿美元。这成为了美国页岩油商们的命门。

俄罗斯在近些年石油价格高位下积攒了大约 1500 亿美元的财政盈余,俄国更是放话能在 20-30 美元一桶这个区间打上 10 年。在沙特,现王储小萨勒曼发动的对也门的侵略战争十分不顺,严重影响了沙特的国际声望和其本人的威望。也严重打击了沙特的财政(为了套取现金,沙特基金已经大批撤出了美国市场)。王储筹措的阿美上市不仅估值没有到预估的一万亿美元,而且自上市后股票价格不断下跌。甚至最近据美媒报道,沙特前王储其亲叔叔艾哈迈德亲王与其一批支持前王储的贵族已经被小萨勒曼秘密处决。

在此背景下,随着美国近年来相对实力不断下降,俄罗斯又重回中东。沙特有讨好俄国的必要,俄国也有拉拢沙特的需求,这就给了沙俄两国联手做局抢回市场的机会。

这是一招险棋,因为这是在华盛顿的坟头上跳舞。

从布莱曼森林体系解体后,美元与黄金脱钩,而后,美元能作为全球货币唯一的原因就是他是全世界最稳定的货币,稳定性来自于其霸权的背书。尤其是苏联解体以后,美国更是如日中天,日本人福山更是提出了历史终结论。美帝国似乎已经千秋万代,一统江湖了。而美元作为霸权的直接表现之一,就是全世界的血液——石油,由美元进行结算,而美帝国为了维护美元地位,更是谁不用美元就会扬谁的骨灰,萨达姆 2001 年宣布用石油代替美元进行重新计价,2002 年美国就绕开联合国发动伊拉克战争绞死了萨达姆。2011 年卡扎菲试图联合非洲国家建立一个非洲货币来结算石油,同年卡大佐就死在了欧美的猎枪之下。

不过天道有常,人道有衰,2019 年 3 月,中国加入了棋局。上海国际能源交易所挂牌成立,并宣布结算的石油人民币能在上海黄金交易所换成黄金。这从根本上挑战了石油美元的地位,其内核上等于在试图重建布雷顿森林体系。

我们假设一个问题,没有了美元的美国还是灯塔吗?

石油战来的诡谲,在情理之中,也在意料之外。这次价格战背后是否有中国的身影,我们不得而知,但从目前看,这会是石油人民币扩大份额的绝好机会,我们不妨先看下去。

石油战,是外敌,而我们知道,帝国的崩灭往往来自内部。

为了走出 08 年金融危机的泥沼,美国不断减税降准、开动印钞机,QE 根本爽到停不下来。尤其到了特朗普上台,纳斯达克工业指数从上台时的 2 万点在短短两年间就逼近 3 万点,特朗普嘴上说着照顾中下层人民,上台后实际却在不断给富人减税。如今美国家庭债务总额比次贷危机前还高出 1 万亿。国债占 GDP 比重达到了 350%。美国已经在过去十年的低利率时期积累了大量的杠杆,这些资金并没有投入到实体经济当中,而是用于股市当中回购股票用来拉升股价。未来的一段时间,美国企业债务违约率会迅速升高,像波音、通用、福特这类支柱型企业都会面临到倒闭的危机。

2020 年 3 月 23 日,或许是一个后世可以用来宣告美帝国衰亡的一个历史性日子。美联储祭出最终手段,宣告使用无限 QE 来恢复市场信心,解决流动性问题。(当然,可以假设美国只是用来当作稳定工具,并不会真正使用。不过,以如今的美联储的独立性之丧失。我们不如问:特朗普为了连任有没有可能按下核按钮?)这固然能稳定住市场不再直线下坠,但也宣告当政策落地,传统央行体系将成为历史。美国为了资产市场放弃解决已经历史性最高的贫富差距。(据统计,在扣除通货膨胀因素以后,美国的平均小时工资仅仅与 35 年前持平,而一名 30 多岁男人的收入则比 30 年前同样年纪的人,低了 12%)美国的民粹主义会成为显学,美国是否会在未来一批批炮制特朗普这类民粹型政客?这必然会给全球化的世界带来深重的危机。

纵观当下美国,全美 3000 万人未曾购买医保。大量流浪人口、移民人口得不到有效统计,一向嘴硬的特朗普已经将经济重启时间推迟到 6 月 1 日。美国政府目前推出的 2.2 万亿的经济刺激计划中。联邦政府将向年收入不足 7.5 万美元的每个单身成人一次性最多发放 1200 美元,为年收入低于 15 万美元的每对夫妇最多支付 2400 美元,将失业救济金每周增加 600 美元,最多持续 4 个月

以 2019 年数据,美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为 6.5 万美元,家庭收入中位数 9 万美元。有超过 50% 的美国家庭无法拿出 1000 美元存款。美国 3 月 21 日当周初请失业金人数 328.3 万,前值 28.1 万。这是史上首次出现百万级别的初领失业金数据。而 08 年金融危机数据为 66.7 万。美联储警告美国第二季度 gdp 将衰退 50%,失业率在短期之内上升至 30%。这将使美国的失业总数上升至 5280 万,比大萧条顶峰时期还要糟糕三倍以上。30% 的失业率也将超过大萧条高峰期的 24.9%。

或许在今明两年以美元计价中国的 gdp 就会超越美国。

美国目前超前消费盛行,金融借贷发达的社会现况,美联邦政府现在发放的补助无疑是杯水车薪,接下几轮规模巨大的救助计划势必也是不可避免,这无疑是一剂饮鸩止渴的毒药。就在上周,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规模在短短一周内增加了 5000 亿美元以上,大约是 2008 年 10 月金融危机爆发后一周扩张速度的两倍。截至上周三,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规模首次突破 5 万亿,达到 5.3 万亿美元。

美帝国过去仗着自己全球霸主的地位,依靠科技霸权,军事霸权,美元霸权,祭出各种神通手段,无限吸血全世界财富来支撑美国市场资产价格,这一招在过去屡试不爽,但这一次呢?

我们回想 2008 年的次贷危机,美联储开动印钞机,当年释放了上万亿的 QE。中日欧诸央行为了不被太过剥削同样启动了量化宽松以缓解压力。同时中国应美国请求带头购买美债给予市场对美元信心。在中国火车头拉动,美国体制尚好的情况下市场最终走出了危机。

时钟走到 2020 年。如今各国在危机突然冲击市场的当下,也被迫开动量化宽松。欧洲央行 3 月 27 日取消新的 7,500 亿欧元(8210 亿美元)紧急计划中对债券购买的限制,解除了对其购债能力的主要制约。但 2020 年不比 2008 年。中美大国竞争局势已成,年初打了一年多的贸易战刚刚告一段落。中国再次出手帮助美国的意愿并不强烈。并且在此次多点多面的危机里,中国也没有能力帮助美国。世界上也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有能力能够帮助到中美欧这样的经济体。中国近些年陷入产能过剩的困局,正面临着去杠杆,供给侧改革的考验。在地方债风险增高下,近两年有很大的通货膨胀压力。面对疫情,挑战难度很大。

不过祸兮福之所伏,中国得益于先一步甚至先几十米稳定住疫情传播,在各大经济体中更快的把握住经济局面,在财政和货币政策上保有了一定的活动空间。3 月份中国股市和人民币在相比其他股市和除美元外的一篮子货币的表现相对强势。2019 年中国一方面因应改革开放步骤,一方面应对贸易战挑战扩大开放金融市场,刚好为外资投入中国市场,全球资本避险流入创造了有利局面。在全世界争抢流动性的当下,中国应当大力开放国债市场帮助进行国内又一轮的大规模建设。(2018 年 12 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官方首次定义了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我国发展现阶段投资需求仍然巨大,要发挥投资的关键作用,加快 5G 商用步伐,加强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疫情当下,欧美持续不断的疫情给予了中国两个月以上的时间来调整应对这次百年一遇的危机。只能说,这个世界是一个比烂的世界。中国经济受的影响巨大,但其他国家受的影响更大。

全球陷入衰退后会受到巨大的打击的出口比重在 2019 年占中国总 GDP 的 31.84%。2008 年,中国的出口值只是减缓了增长,但这次会遭遇到衰退。这会给中国经济巨大的考验。近些年中央不断要求扩大内需市场。在萧条当下或许也是一个令中国能痛下决心在这个关节上完成痛苦但又不得不做的转型的时机。

在高新技术方面,经济大萧条给予了中国抄底和买入的机会。欧美几乎无暇顾及一些非关键领域的流出,在一些关键领域也不得为了资金进行妥协。中美贸易战的打响很大原因上是美国对中国制造 2025 的警惕,中国为了发展必然要自主研发上抢占产业链的上游,在科技领域中国很可能因为此次疫情得到几年的发展时间,这倒是令人意料之外的收获了。

在另一方面,这也是一个难得的扩大国际人民币和国际影响的机会。前些年,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在非洲,东南亚,西亚,中亚,东欧,南欧都取得了相当的成就。全球化后,世界分工愈发具体。美日欧高新技术研发,中国制造,中东非澳拉丁美洲提供原料的局面十分明显。中国在长久以来耕耘的这些地域以市场和原料产地为主。面对这次百年未有之大局面,无疑让中国多了很多的筹码和底气。

但美国决不会坐以待毙。无论是美国国家战略、救市的需要,还是特朗普本人选情的需要。美国在世界范围内挑起矛盾的风险愈发升高。在西亚,在欧洲附近,在中国南海,台湾,朝鲜半岛(危险度由高到低排列)这些地块的敏感程度都将更加升高。对美国来说,制造一场可控的局部冲突是理想状况,中美直接冲突的可能性极低。但显然,随着情况的不断演变,美国政客和军方的赌徒心理是无法预测的。未来几年,台湾问题有可能以某一种形式爆发。

国内生产总值相同的四个地区

从中美欧三大经济体的格局来看,美国可以等待时间吸收欧盟尸体的养分来减轻压力。美国坐拥美元霸权,有不少的手段在对欧洲的攻防中占据上风。但如果中国方面下定决心要在这一次全球性的大萧条当中确定自己的世界地位,那么必然中美两强会遭遇严重的碰撞。

而当中美各不退让,冷战的格局形成,欧洲会成为关键的平衡手。欧洲不会接受成为分裂的欧洲,中国也不希望看到一个过早衰败的欧洲。坦白地讲,中国海军的综合实力大致是美军的 20%-30%。这会给中国维护海外利益带来巨大的挑战。这就需要中国依托国家宣传,巨大的内需市场和对各国紧密的合作,团结欧,日,俄等世界和平力量,维护世界的和平与稳定。野兽一旦陷入受伤很容易就陷入癫狂状态。但伦敦,法兰克福从来没有成为世界第一大金融中心的美梦吗?日本没有成为正常国家的夙愿吗?美国可能牺牲自己产业拉拢俄国并且让俄国交恶中国的能力和意愿吗?世界各国不需要中国完备的工业制造水平和巨大的消费能力吗?

而作为前哨站,宣传站无疑已经打响。以最近无论是特朗普和一些西方人士所试图导引的舆论。中国一旦陷入宣传战的泥沼,会在世界各地产生极大的排华,恨华情绪。在大萧条的时期,民粹右翼思想很容易导引整个社会的走向。中国在接下来的商业行为,国际合作,华人的生活旅行工作都会受到更多的阻力和困难,这无疑会增大中国整合可以利用和团结的力量,减慢中国前进的步伐。我们可以看到,外交部一些前所未有的动作表明官方深知西方一些人士所导引的言论的危害程度是极为深远的。但中国长期贫弱的对外宣传能力,令人不仅有些担忧。

或许,中国的伟大复兴从没有这么近过。但所面临的挑战也会更加复杂和巨大。接下来会有越来越多的戏剧,希望我们都能平安见到。

旧世界的清算已经开始,而新世界的大门,正在徐徐打开。

欢迎关注我的公众号 “破冰社”QAQ

保持理性,好好生活

知乎用户 大唐文综​​ 发表

全球四个大的地缘政治,若干个小中心,我们不妨一个个看。

1、美国

客观的看,美国依旧是政治经济军事大国和第一强国,但是不可避免的从美股—美元—国家信用和体系都有巨大的削弱,沙特居然也敢趁美帝之危,薅美石油的羊毛。美国的霸权和国家公信力(无限 QE 了解一下),势必受到极大的打击。

很可能降档(乐观来看)为一个和其他势力(我国)大体平衡的政治力量。后面我会在中国部分讲解一下。

2、欧盟

欧盟的撕裂不可避免,相互之间勾心斗角是常态。从法兰克帝国时代开始,欧陆的法兰西、德意志、意大利 包括伊比利亚 斯堪的纳维亚和巴尔干各方势力错综复杂。加上搅屎棍英国 的存在,更不用说所谓的天主教、东正教和新教,以及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各种问题的客观存在。

当然还有难民危机等因素,在经济和社会稳定向上的时候还好,如果出现危机,你真以为才有不到 30 年历史的欧盟(1991 的马斯特里赫特条约)加上所谓只有 21 年历史的欧元,真的能弥合一千多年的隔阂和战争史吗?(三十年战争、各种同盟战争、各种王位继承战争、一战、二战等才是主旋律)

所以所谓欧盟的分裂,才是主旋律和常态化。而且美国、俄罗斯、英国等当然乐意看到这个局面了。所以这次疫情其实最可能倒下的反而是欧洲。

3、俄罗斯

微妙的感觉要来了,对于俄罗斯来说也是一个机会,毕竟一直被美欧联手压制的感觉很痛苦,所以能喘口气很不错。

不过经济上沙特和俄罗斯打了一次价格战,进一步暴露了俄罗斯经济的短板(依赖能源),还有随着政治格局的变动,作为传统一级的俄罗斯(也许是打破平衡的力量)以后如何看待兔子,都值得关注。

4、兔子

其实,各种答案已经回答了很多,我就说一些别的方面。

我们有 优秀的政党 优秀的制度和优秀的人民,我们不会被任何外来势力压垮,那么我们要警惕内部的某些带路党和美分党。。。

还有就是!收复台湾,两岸一统,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我们真的很可能看到这一天。

留待继续更。。。

知乎用户 蒋潇瑶 发表

最近的国际新闻都是信息量满满。法国宣布 “战时” 状态。其实目前的整个世界格局也是在大战前夕了。一触即发。这是最坏的情况。当然这战,也有可能不打起来。

这取决于 “零界点”。

所谓零界点就是每个国家(当权政府)对本国疫情的控制程度。

这取决于经济损失程度、政党座位稳固程度。这两点。

一旦这两点超过了零界点,战争就会起。三战开打。不要觉得很遥远。人类无法一直保持理性,大多数时候是情绪的。各政党各国经济受损过大之后,什么都干得出来。

有人说这个是比烂的时代,这话意思搭边了,但没说到点子上。应该是:无论哪个时代,都是看相对值,而不是绝对值的。

即使三战开打损失惨重,但还是看相对值,看重新建立起来的新国际秩序,如何排位。发展是与自己的过去纵向的比较,而国际关系是横向的较量。所以不要说因为损失太大仗打不起来的。不是,损失大不大,不是纵向比较,而是横向比较的。

回到零界点,标志性的就看得到了中国援助的意大利有没有控制住。如果意大利没有控制住,那…

疫情开始之后,中俄就立刻有联合行动。川普乱咬中国病毒之后,中俄再次最高级别的会谈,算是跟俄罗斯要颗定心丸。可以去看官方新闻。俄的态度是总体上依旧站中,但是也没有把话说死,留有余地。他们现在最头疼的是国内的糟心事。对于国外会观望一下。

韩日的态度一直比较暧昧,韩更靠近中一点,文在寅是个有脑子的总统。他也尝试与北边会谈了。韩的问题在于美军的辖制和北边的威胁。韩一直没有完全靠中,除了美军,更大的原因是中国也控不住北韩。对于中国来说,这是颗烫手的守城石,有用,但也烫着自己。

日本更有希望靠近中。但它也在观望,并且在找自己的突破点。他目前尝试的突破点是科技行业。如果说韩国是想站中队却站不了,日本是更有条件占中队但它还在继续观望看自己是否还有新的机会。

“重返非洲” 是一条布局长远的线,要做,但是远水救不了近火。中东是近水。

这次疫情让我对 isis 也有了新的看法,以前一直认为是纯粹的 “恐怖分子”。现在想来,如果真的是恐怖分子,那么他们正应该趁疫情去一些国家把水搅的更浑。但不是,他们也在积极抗疫。恐怖分子是主流势力对他们的定性。其实他们更应该算是未被主流认可的势力,用他们的方式和实力来挑战旧秩序。当然,他们的方式非常不人道。

太晚了,明天再接着写~

知乎用户 未来由我创造 发表

不谋万世者, 不足谋一时; 不谋全局者, 不足谋一域。

疫情会加速世界格局演变,对世界格局产生变革性的影响。

分析世界格局离不开分析美国金融霸权。

美国从英国手中接过货币霸权,然后建立了布雷顿森林体系,又经历了黄金与美元脱钩,然后迫使欧佩克接受美元与石油挂钩:全球的石油交易必须用美元结算。每个国家的发展都需要能源,也就需要石油,你可以讨厌美元,但你不能讨厌石油。从此以后一个金融帝国出现,从而把世界纳入到它的金融体系之中。从此,美国人可以通过印刷绿纸来获取世界的实物财富。所以,美国人通过输出美元来稀释国内的通货膨胀,从而导致美国人生活安逸,物价水平低于成本更低廉的中国的现象。即使如此,美国也不可能无限的发行美元,让美元持续贬值。于是美国通过发行国债的方法让输出的美元重新流回美国。也就导致了美国边借钱边借债的现象,借钱导致赚钱,钱生钱利滚利,得钱太容易,于是美国逐渐放弃了实体产业。大约每 10 年,美国就会想办法解决美元危机,马岛战争、97 亚洲金融风暴就是这样的写照。通过一次次制造地区危机,美元一次次由弱走强,然后又 10 年,到了 12 年,即美元第三次走弱之后的 10 个年头,美国瞄准了中国。12 年之后,钓鱼岛争端,黄岩岛争端、981 钻井平台、占中事件等事件层出不穷,背后都有美国的黑影。哪一点被引爆都会导致地区危机,从而导致投资者撤出该地区资本,从而让美国达到目的。然而美国这次的对手是中国,中国的太极手法化解了一次次危机。美国瞄准中国是选错了对手,但美国又无可奈何,因为美国没有意识到美国的危机在于本身,而不是中国。能彻底击败美中的国家并不存在,大国真正的问题往往来自内部。未来美国将亲手埋葬自己。中国从古至今一直是低水平循环,财富一次次从聚集到流失,从而导致一次次改朝换代,始终跳不出农耕社会,没有改变生产方式和交易方式,从而循环往复几千年,跳不出怪圈。要清楚的认识到全球化是潮流,但并不是历史的潮流,因为很多人误以为全球化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而不知背后有着多少美国的身影。未来,互联网将导致无霸权时代。如今,中国和美国一样站在高新科技,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的起跑线上,两国比赛的是谁先进入这个时代,简单的通过打瘸另一方而使自己获胜的方式是笨而不可取得。然而,全球霸权地位给美国带来了很多好处,也同样蒙蔽了美国的视线,它太渴望一人独享霸权,而不愿与其他国家分享权利,美国对现在情况做出的反应相当迟钝。新时代,面对各种未知和不确定性,一个空心的美国又该如何应对?

对于中国来说,钓鱼岛、南海石油、甚至从前的台湾问题都不是核心利益,台湾可以说是会对核心利益造成重大影响的重大利益。改革开放几十年,没有台湾,中国大陆一样发展的很好,这就说明台湾不是中国走向强大的必要条件,而是中国变为强大的证明点。只要台独势力不太过火,中国就不会动手,然而现在的情况不容乐观。中国要做的是如何在不动摇核心利益的情况下协调好各种矛盾,找准时机一国能成为全球大国,要资源雄厚、地域辽阔、人口众多。从这几点来看,唯有中美俄有资格,然而俄罗斯经济困难,除了美国,只剩下中国。中国的核心利益应该是: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地位的坚定不移和民族复兴道路不能中断。其他应该让位于这两条利益。大国算大账,应该学会一定的、适度的、聪明的忍耐。

中国要想成为世界首屈一指的国家,不应该头脑发热的寄希望一场或几场战争来确定地位,而应该思考如何突破现有的美国的全球体系,以及做好对未来现有世界格局体系破碎后相应的大战略筹划

————————————————————————

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参考文章和相关作者就不列举了

知乎用户 白夜行 发表

看到国外的现状,才能理解中国能控制到现在的局面真的来之不易,比想象的要困难很多。国家作出了很大的牺牲,医务工作者,警察,军人,基层工作者等等做出很大的努力。只有一个伟大的国家,有动员力很强的政党,有执行力很强的各级政府,有无数奉献的人民才能使这个成为可能。疫情虽然造成很大的经济损失,但是国家凝聚力和民族自信心会提高,疫情过后,中国一定会变得更强大,我很庆幸见证这个时代。

知乎用户 西西弗禅师​ 发表

我认为 “新冠肺炎” 是中央提出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理论判断的最好现实依据,也是传统国际关系范式向新时代国际范式转变的典型表征。

传统的国际关系研究,往往关注 “高政治”(high politics)领域:也就是以国家行为体为主的外交、政治、军事等传统安全领域。而新的国际关系研究范式,更关注 “低政治”(low politics)领域:也就是以非国家行为体(国际组织、跨国公司乃至个人)为主,关注经济、文化等等非传统安全呢(包括恐怖主义和互联网安全、生物安全等等)领域。

国际关系学界对 “非传统安全” 的关注始于 “9•11” 事件。在此之前,没有人相信非国家行为体(“基地”恐怖组织)能够对国家行为体发动实质上的战争行为。

而本次新冠肺炎疫情,正是 9•11 之后另一个标志性事件。代表着除了非国家行为体,自然因素仍然能对现代(古代由于科技原因的不提了)国际关系造成直接显性影响,乃至加速下一阶段的国际关系走向。

第一,从学术界层面,本次事件给沉寂已久的国际关系理论带来新的变革之机。国际关系理论进步源于对国际关系新现象的解释。不用我说,疫情过后上知网搜国际关系领域的新论文,一大堆都是研究疫情、生物安全或不可抗力对国际关系的影响描述、解释或者量化建模。

第二,从国家层面。所有国家几乎都暴露了对公共卫生事件战略储备的不足。(毕竟这事也不常有)首先,对中国政府来说,本次疫情好的方面是让我们政府、军队和人民进行了一次模拟 “生化战争” 的演习,从检测、阻断、消灭等各个方面暴露了不足,获取了经验。同时也加强了对生物安全的重视和立法。

其次,疫情导致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都加强了对 “经济安全” 的重视。以往发达国家出于开拓海外市场、降低生产成本及保护环境考虑,基本上将低附加值的传统制造业全部转移到海外,结果导致产业结构单一,口罩和防护服都生产不了。发展中国家承接了很多基础制造业,倒是能生产口罩、防护服等医疗装备。但是其医疗基础设施覆盖率又不行,无法应对如此多的感染者。

日本政府已经开始协调在负责外交与安全保障政策的国家安全保障局(NSS)内设立经济相关部门,承担贸易、基础设施合作、高科技主导权等重大经济政策制定工作。这一战略动向体现了日本经济和安全政策合流趋势愈发明显。更注重经济安全在国家整体安全中的位置。

而美国 NSC 更不用说,也出台了《出口审查法案》,对涉及国家安全的重要技术,产品的出口收紧了限制。

中国,新时代理论提出了 “总体国家安全观”,正说明我国对形势的预判准确。

这样看来,在发达和发展中之间徘徊的中国(美欧日希望取消 WTO 下中国的发展中国家待遇,而中国从人均 GDP 看确实是发展中国家),反而真的成为了例外的一方。我们既有全部的工业制造业产业链,同时又是 “基建狂魔”。“中国例外论”又有了现实依据。如果中国可以化被动为主动,化劣势为优势。大力开展 “口罩外交”、“援助外交”,加大对“人类命运共同体” 的对外宣传。可以进一步增强 “软实力。而美国坚持单边主义,美国优先,短期内可能会获得经济利益。但长期看,其对盟友的吸引力和“软实力” 都会进一步削弱。

中美未来形势可以用《孟子》中一句话概括,“以天下之所顺,攻亲戚之所畔。故君子有不战,战必胜矣。”

第三,从国际体系层面,反全球化趋势越发明显,且有了合理的现实依据。从区域一体化看,欧盟、东盟等传统区域一体化组织,重新陷入了相互猜忌,抢夺的零和博弈状态。一体化进程遭到阻断,叠加英国脱欧因素。导致欧盟各国目前貌合神离,很有可能退回 “关税同盟” 的纯经济同盟状态。而不会产生集中欧盟各国主权的“超国家组织”。

其次是在 “全球化” 时代越来越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绑定紧密,各国都在全球产业链,供应链中有自己的特定位置,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使得各国对其他国家的依赖不断加强,损害了国家主权。此次疫情正是各国充组产业链,推动产业回归国内的最好时机。据我所知,日本,美国已经开始调整海外资产结构,助推对国家安全有重要影响的企业回归国内。

知乎用户 SimonRen 发表

我是一个神经病,不对我不是神经病;以下是我的呓语,不对我说的是实话;我疯了么?对我疯了,不对我好像还没疯。

如果这是梦,能不能让这个梦实现。放心朋友们,算一算,从 1840 到 1949 这一百年的悲惨历史,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翻翻史书,他们远不如匈奴鲜卑羯氐羌对我们的伤害大,史书上的字数是不可能赶得上衣冠南渡、五胡乱华、五代十国、辽金元这些悲惨历史的,怎个意思呢,就是这届侵略者不行啊。

跟之前一样,这届侵略者依然扛不住我们爆种。

新冠疫情让我们不再是简单的被动防御者。该怎么说呢,四个字——时间在我。

可以说世界格局在之前稳定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甚至直到欧洲疫情爆发、美国尚未爆发的时候,世界格局都并未发生太大的变化。

但巧就巧在,我们人类遇到了这个可能在人类历史上威力仅次于西班牙流感,甚至有机会冲击黑死病王座的病毒。对,就是那个美国傻冒发言人所说的已经爆发了 19 次的 covid-19。

那么,既然谈到变,那离不开的三个话题就是变之前是什么,变之后是什么以及怎么变。

变之前是什么呢?

答曰,美国收割全世界。

我们可能都听过一个词儿,美金。这个词儿怎么来的呢?二战后美国作为战胜国,一路之上掠夺了他能掠夺的所有黄金以及人才。他的本土完好无损,作为唯一一个没被锤爆、而且打完仍然还有能力锤爆所有人的国家,他拥有了制定规则的权力。


什么规则呢?35 美元 1 盎司黄金。

啥意思,意思就是大美利坚每印 35 张华盛顿将军的肖像画就可以换一盎司金子,反过来也一样你也可以拿一盎司金子换 35 张华盛顿将军的肖像画,就是画比较小 15.6 厘米长、 6.63 厘米宽。

可是,世界不是你们美利坚的,凭什么你拿一个油滚儿在纸上来回一推就 T.M.D 跟我要金子。世界各国发出了疑问。

白头鹰给出了他的答复:“because I said so!”

世界各国看了看白头鹰身后攥着拳头的大兵们,脑袋里又出现了白头鹰锤爆世界的画面,接着他们回答到:“对呀,对呀,确实是这么回事儿。”

于是,新的世界秩序产生了

第一条:1 盎司黄金 = 35 美元 = 35 张小纸片子


可是世界是丰富多彩的,总有一些刺头儿啊、守财奴啊、或者仅仅觉得美利坚这油滚儿推出来的画不好看的,他们不愿意拿金子换纸。他们觉得要不我们这些人私下里买买东西得了。白头鹰一看:“这不行啊,你不用我的纸,是不是瞧不起我们华盛顿将军呀,是不是瞧不起我们大美利坚呀。你们啥意思啊。我宣布,从现在开始,你们各国之间需要的所有东西、买卖的所有东西必须用我们的纸来买。否则后果自负。”

可是,世界不是你们美利坚的,我们都认了你这油滚儿推出来的破纸,我们以后跟你买东西都用这破纸了还不行。我们跟别人买东西也 T.M.D 要用你这破纸,你也管得太宽了吧。

白头鹰给出了他的答复:“because I said so!”

世界各国看了看白头鹰身后攥着拳头的大兵们,脑袋里又出现了白头鹰锤爆世界的画面,接着他们回答到:“对呀,对呀,确实是这么回事儿。”

于是,新的世界秩序产生了

第一条:1 盎司黄金 = 35 美元 = 35 张小纸片子

第二条:谁想买东西都只能用产自大美利坚的纸片子


毕竟世界刚经历战争,富饶欧洲、广袤的亚洲被全方位无死角的暴捶了一遍,看着欧洲的骑士们和东亚的绅士们日渐消瘦,白头鹰很是不忍。于是他决定举全国之力,帮助骑士们和绅士们恢复往日荣光。善良的白头鹰为这项举措起了一个人性的名字,马歇尔计划。

马歇尔计划?

啥意思呢?我给大家简单讲一下,您不是要在被暴捶一遍的土地上回复往日荣光么,那您可能需要盖房、您可能需要修路、您可能需要建厂,没事儿您放心干,我给您加油。啥?您买不了东西了。啊!!您瞧瞧我这记性,我忘了现在您想买东西只能用我们的纸了,来给您这是五百六十张,嗯,核算下来是 35 张的 16 倍,35 张是一盎司黄金,那么就是说您现在欠我一磅黄金,给您打个折算您欠我九两金子。没事您先用着,不着急还,到时候您如果有金子就拿金子还,或者您拿房子、车子、地皮或者厂子还都行,您也可以用我的纸还,当然了我建议您考虑一下,因为您如果把纸还给我了,您不又买不着东西了么?您说是不是!“

可是,世界不是你们美利坚的,我们都认了你这油滚儿推出来的破纸,我们以后跟你买东西也用这破纸。行!我们跟别人买东西也用你这破纸。你帮助我重回荣光,我谢谢你。可是你 T.M.D 咋就骑我脖子上成我债主了呢?!

白头鹰给出了他的答复:“because I said so!”

欧洲骑士老爷们看了看白头鹰身后攥着拳头的大兵们,脑袋里又出现了白头鹰锤爆世界的画面,接着他们回答到:“对呀,对呀,确实是这么回事儿。”

天. 皇 看了看坐在身边的大天. 皇 麦克阿瑟将军,脑袋里又看到了白头鹰锤爆自己的画面,摸了摸被打肿的脸,回答道:“对呀,对呀,您说的确实是这么回事儿。”

于是,新的世界秩序产生了

第一条:1 盎司黄金 = 35 美元 = 35 张小纸片子

第二条:谁想买东西都只能用产自大美利坚的纸片子

第三条:善良的白头鹰帮助骑士们和绅士们重建,并成为他们的债主

第四条:骑士们和绅士们有义务在未来用金子或者房子还回欠白头鹰的纸


马歇尔计划干着干着出现了问题,啥问题呢,就是骑士老爷和绅士老爷被锤爆之后,人有点不够,设备也有点不够。善良的白头鹰选择,多多的派一些小白头鹰带着设备去帮助这些大老爷们。可是光有人和设备咋能救人呢,不是还要有地皮、住房、厂房、大量的工人么,哎!救人真不容易。白头鹰想了想,对呀,对呀,救人要先有这些,于是白头鹰又拿出了他的华盛顿将军——纸换地皮、纸换住房、纸换厂房、纸雇工人。

可是,世界不是你们美利坚的,我们认了破纸,买你东西用这破纸,跟别人买东西也用这破纸,你骑我脖子上当我债主我也认了,你直接下场拿纸换东西就有点过分啦啊!“

白头鹰给出了他的答复:“because I said so!“

欧洲骑士老爷们看了看白头鹰身后攥着拳头的大兵们,脑袋里又出现了白头鹰锤爆世界的画面,接着他们回答到:“对呀,对呀,确实是这么回事儿。”

天. 皇 看了看坐在身边的大天. 皇 麦克阿瑟将军,脑袋里又看到了白头鹰锤爆自己的画面,摸了摸被打肿的脸,回答道:“对呀,对呀,您说的确实是这么回事儿。”

于是,新的世界秩序产生了

第一条:1 盎司黄金 = 35 美元 = 35 张小纸片子

第二条:谁想买东西都只能用产自大美利坚的纸片子

第三条:善良的白头鹰帮助骑士们和绅士们重建,并成为他们的债主

第四条:骑士们和绅士们有义务在未来用金子或者房子还回欠白头鹰的纸

第五条:白头鹰可以直接下场拿纸换东西


灾后重建顺利的进行着,可是世界是变化的,全世界都在紧锣密鼓的恢复幸福的时候,总有一些特别的地方在战乱。善良的白头鹰看在眼里痛在心头,他想,战乱要是波及了我的朋友们怎么办,他们受伤害了我会很伤心的,他们的金子、他们的房子也是他们自己努力赚来的。我怎么忍心让他们重新去辛苦拼搏呢。于是,善良的白头鹰泪眼婆娑的对他的朋友们说:“朋友们啊,现在世界太乱了,万一战乱波及到你们,你们好不容易拼搏出来的好日子不就没了么,你们的金子、你们的房子就全完了!这样吧,房子你们先住着(因为暂时也拿不走),金子的话你们放我这儿吧!“

可是,世界不是你们美利坚的,我们认了破纸,买你东西用这破纸,跟别人买东西也用这破纸,你骑我脖子上当我债主我认了,你直接下场拿纸换东西我也认了。你 T. M. D 还要把我金子放你那里!这是人干的事儿吗!“

白头鹰给出了他的答复:“because I said so!“

白头鹰的朋友看了看白头鹰身后攥着拳头的大兵们,脑袋里又出现了白头鹰锤爆世界的画面,接着他们回答到:“对呀,对呀,确实是这么回事儿。”

接着白头鹰的朋友们又问了一些其他的问题:“我们金子放你那里,意思是不是就是以后我们只能用地皮、住房、厂房、设备和产品还你这个大债主了!“

白头鹰解释道:“你怎能凭空污人清白,我还能吞了你们的金子不成,看不起朋友啊,这不是外边乱吗!而且,你用金子还的话不还是要给我,运过来多麻烦,而且纸换金子、金子换纸多麻烦呀,一直花纸多方便呀、揣兜里也好携带不是。金子搬来搬去的磕磕碰碰的掉两缺斤你也心疼不是。“

白头鹰的朋友开始大吼:“是不是以后只能用地皮、住宅、厂房、设备和产品来还欠你的纸了,是不是!!!“

白头鹰撇了撇嘴:“Maybe。“

“我 T. M. … … “

“你说啥?!” 没等朋友说完。

朋友看了看白头鹰身后攥着拳头的大兵们,脑袋里又出现了白头鹰锤爆世界的画面,接着他们回答到:“对呀,对呀,确实是这么回事儿。”

于是,新的世界秩序产生了

第一条:1 盎司黄金 = 35 美元 = 35 张小纸片子

第二条:谁想买东西都只能用产自大美利坚的纸片子

第三条:善良的白头鹰帮助骑士们和绅士们重建,并成为他们的债主

第四条:骑士们和绅士们有义务在未来用金子或者房子还回欠白头鹰的纸

第五条:白头鹰可以直接下场拿纸换东西

第六条:世界太乱了,为了安全大家的金子要放在白头鹰哪里

第七条:白头鹰建议大家用地皮、厂房、产品等偿还债务,毕竟金子搬来搬去太麻烦。


世界又相安无事了很久,大家开始安居乐业。既然世界秩序规定了只能用金子和美国纸当钱花,那么令人忧虑的事情就产生了。什么事情呢?金子和美国纸有个本质的区别,金子需要挖出来,而美国纸是印出来的。白头鹰发现,工人拿铁锹挖金子的速度,赶不上他拿油滚儿在纸上推的快。于是,纸变得越来越多,相对来说金子变得稀有了,物以稀为贵嘛。朋友们如果发现金子更贵了,会开始都用金子的,那样的话朋友们不就不方便了么。

所以,白头鹰决定对朋友们说:“朋友们啊,我们用了这么久发现我的纸挺好用的,而且不用金子也不影响我们奔向美好生活。那么,我宣布,我的纸从现在开始不换金子了。”

可是,世界不是你们美利坚的,我们认了破纸,买你东西用这破纸,跟别人买东西也用这破纸,你骑我脖子上当我债主我认了,你直接下场拿纸换东西我也认了。你 T. M. D 还要把我金子放你那里我还是人了!用我的东西还你绿纸我仍然认了。可是你这绿纸现在不换金子了,你原先的承诺呢,你这也太不要脸了吧。“

白头鹰给出了他的答复:“because I said so!“

朋友看了看白头鹰身后攥着拳头的大兵们,脑袋里又出现了白头鹰锤爆世界的画面,接着他们回答到:“对呀,对呀,确实是这么回事儿。”

于是,新的世界秩序产生了

第一条:1 盎司黄金 = 35 美元 = 35 张小纸片子

第二条:谁想买东西都只能用产自大美利坚的纸片子

第三条:善良的白头鹰帮助骑士们和绅士们重建,并成为他们的债主

第四条:骑士们和绅士们有义务在未来用金子或者房子还回欠白头鹰的纸

第五条:白头鹰可以直接下场拿纸换东西

第六条:世界太乱了,为了安全大家的金子要放在白头鹰哪里

第七条:白头鹰建议大家用地皮、厂房、产品等偿还债务,毕竟金子搬来搬去太麻烦;

第八条:处于安全以及方便的角度考虑,白头鹰决定纸不换金子了。


转眼到了七十年代,此时大美利坚绿纸已不再换金子了。为了全世界人民的福祉,白头鹰开始犯愁,金子是大家都需要的,但为了大家好,我只能让金子不再流通。可是,大家还是需要一个都想要的东西,选啥好呢?对呀,石油我觉得不错,全球不一定每个人都愿意喝可口可乐,但应该所有朋友都需要石油的。好吧,为了大家的幸福,白头鹰决定再度出山。于是,白头鹰看向了肥沙特:“老沙呀,你这王冠真漂亮,巴列维的就不好看我正准备给他换一顶呢。” 肥沙特福至心灵,牵着白头鹰的手,向朋友们宣布,以后石油要用大美利坚大绿纸才能买。

可是,世界不是你们美利坚的,行前面所有的我都认了,咋地?!你准备把你玩儿黄金那一套再来一遍呀,而且还是抽不完的石油,你都不是不要脸了,你是没有脸。“

白头鹰给出了他不变的答复:“because I said so!“

朋友看了看白头鹰身后攥着拳头的大兵们,脑袋里又出现了白头鹰锤爆世界的画面,再看着从中东战争以来已经被锤成半废墟的中东,回答到:“对呀,对呀,确实是这么回事儿。”

于是,新的世界秩序产生了

第一条:1 盎司黄金 = 35 美元 = 35 张小纸片子

第二条:谁想买东西都只能用产自大美利坚的纸片子

第三条:善良的白头鹰帮助骑士们和绅士们重建,并成为他们的债主

第四条:骑士们和绅士们有义务在未来用金子或者房子还回欠白头鹰的纸

第五条:白头鹰可以直接下场拿纸换东西

第六条:世界太乱了,为了安全大家的金子要放在白头鹰哪里

第七条:白头鹰建议大家用地皮、厂房、产品等偿还债务,毕竟金子搬来搬去太麻烦;

第八条:处于安全以及方便的角度考虑,白头鹰决定纸不换金子了;

第九条:以后不论你在哪里买油,必须用白头鹰的纸。


世界又过了一段幸福的时间。看着毛熊那巨大的尸体,白头鹰心生怜悯,哎,毛熊你死的太好,啊不是,太早了。没有你,我这老大当的都没意思。“睥睨天下的鹰酱,看着蒸蒸日上的老欧洲、老天皇,转头又看了看被老欧洲、老天皇吸引了目光的小白头鹰们,终于想起来了。他对着老欧洲、老天皇说:” 为了全世界的幸福,你们不要只在自己哪里话,这太狭隘了,花到我这里来,我这里安全、高增长、高幸福。“

这时,朋友们即使看到了白头鹰身后攥着拳头的大兵们,也已经压不住怒火了。脑袋里关于白头鹰锤爆世界的画面也渐渐模糊了,毕竟年代太过久远了。他们愤怒地吼道:“你的要求我们全都答应了,即使拿你的破纸买油我们都认了,你现在还 T. M. D 连绿纸你都要收回去呀,咋地呀,现在蒙我们都嫌费纸吗?你是不是忘了我们也不是好惹得了!“

白头鹰毕竟有点老了,耳朵不太灵光,他礼貌的问道:“你们说啥?“并不小心扇了伊拉克一个嘴巴。

“没,没说啥呀,我们说呀,你说的确实是这么回事。“

于是,新的世界秩序产生了

第一条:1 盎司黄金 = 35 美元 = 35 张小纸片子

第二条:谁想买东西都只能用产自大美利坚的纸片子

第三条:善良的白头鹰帮助骑士们和绅士们重建,并成为他们的债主

第四条:骑士们和绅士们有义务在未来用金子或者房子还回欠白头鹰的纸

第五条:白头鹰可以直接下场拿纸换东西

第六条:世界太乱了,为了安全大家的金子要放在白头鹰哪里

第七条:白头鹰建议大家用地皮、厂房、产品等偿还债务,毕竟金子搬来搬去太麻烦;

第八条:处于安全以及方便的角度考虑,白头鹰决定纸不换金子了;

第九条:以后不论你在哪里买油,必须用白头鹰的纸;

第十条:外面太乱了,绿纸容易被抢,白头鹰建议各个朋友拿到大美利坚花。


我们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而白头鹰显然给他的小鹰们发了更多的幸福。小鹰们已经习惯了大美利坚永远第一,永远最棒,他们开始坚信大美利坚的美好。于是他们带着对美好的向往,决定赌一把。

“要不买个房?“

“可我们没钱哪。“

“放心,以我们大美利坚纯种小鹰还怕以后赚不出房钱?“

“行,那咱们明天赊一个去。“

小鹰们前赴后继的去赊,最终都还不起了,白头鹰看着不争气的小鹰们,你说我一把年纪了还不能退休养老,哎,算了,拉一把老脸求你们叔叔去。

于是白头鹰又开始召集他的朋友们:“我亲爱的朋友们啊,你看我家小鹰们苦啊,弄得我呀心里可不落忍了,大家帮帮我的小鹰们啊,毕竟小鹰们要是破产了,我们家的印纸作坊也就倒闭了,到时候大家的绿纸不就花不出去了么?来,大家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借钱捧个钱场。“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啊呸。“会议室角落里一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兔子嘀咕道。

“兔砸,这里没你事儿,一会我有事情和你单聊,先别走等我一会。“

老兔子的事儿先放一边,先说白头鹰的这些个朋友们。

他们已经怒不可遏了,他们骂道:“我说老鹰啊,你要点脸行不,金子金子不换了,工厂工厂给你了,石油石油听你的,绿纸绿纸给你换回去啦。现在你 T. N. N. D 自己弄出来的泡沫也喂给我们当饭吃啊。你有点太过分了吧!“

老白头鹰耳背还是没听着,他绅士的问道:“你们说啥?“并又不小心扇了伊拉克一个嘴巴。

“没,没说啥呀,我们说呀,你说的确实是这么回事。“

于是,新的世界秩序产生了

第一条:1 盎司黄金 = 35 美元 = 35 张小纸片子

第二条:谁想买东西都只能用产自大美利坚的纸片子

第三条:善良的白头鹰帮助骑士们和绅士们重建,并成为他们的债主

第四条:骑士们和绅士们有义务在未来用金子或者房子还回欠白头鹰的纸

第五条:白头鹰可以直接下场拿纸换东西

第六条:世界太乱了,为了安全大家的金子要放在白头鹰哪里

第七条:白头鹰建议大家用地皮、厂房、产品等偿还债务,毕竟金子搬来搬去太麻烦;

第八条:处于安全以及方便的角度考虑,白头鹰决定纸不换金子了;

第九条:以后不论你在哪里买油,必须用白头鹰的纸;

第十条:外面太乱了,绿纸容易被抢,白头鹰建议各个朋友拿到大美利坚花;

十一条:因质量优秀品种优良,朋友们应当将白头鹰培育的精品泡沫当饭吃。


怎么说呢,天下苦鹰久矣。

前面胡扯的故事有点长,总结一下,

美国是以强大的爆兵制造业以及暴捶全世界的军事能力为支撑,以金融业制定国际经济规则,以无双的文化产业为吹鼓手,以科技产业为动力引擎,以能源产业为血液的全方位领先世界的联邦制国家。

优秀吧,看着厉害吧,但有点不好记。行吧,给你缩减点,下面的六个字,

民主 自由 平等

既然讨论变化,说完背景就该拉回来了。

想要不被打,不被歧视,想要复兴,就要勇争第一,银牌是个人幸福感最差的,谁会在意跟在博尔特后面的人有多努力。

那么我们一个一个拆解,为什么说时间在我。

第一是美国强大的爆兵制造业,当年的美国可以吞下全球的订单,而现在这项荣誉归我们了;

第二是暴捶全世界的军事能力,我们现在是世界上唯二的不会被美国爆锤的国家;

第三金融业指定国际规则,什么意思,简单地说就是让别人相信你的纸能买东西;

第四无双的文化产业,影视、音乐、文学等等多方面高主旨内涵的统一宣传,即:灯塔;

第五以科技产业为动力,别人需要我的东西、怕了我的拳头、相信我的票子、信了我的忽悠之后,我们还要能让全世界相信,我们拥有持久输出第一的能力;

第六以能源产业为血液,现代各国运转都需要能源,不只是石油,其实煤炭、天然气、电力都算,控制不住能源的话,自己的宝座就缺个腿儿。


说实话,这次疫情给我们国家带来了巨大的伤害,在欧美还没爆炸之前,我曾经强烈的忧虑过,如果仅仅对中国造成伤害,那么我们将很难从贸易战中挺过来,我们将不得不继续在老二的位置上接受老大联合世界的暴捶,我们将不得不面对制造业出走的困境,我们将不得不面对服务业饿毙的情况,我们将不得不面对可能的崩溃风险。

可是,正如那常说的——天佑中华

疫情在欧美全面爆发,可以说对于欧美的爆发这件事,我同情他们的民众、庆幸他们国家的操作。

为什么这么说呢,这次疫情帮助了我们什么呢?

第一,废掉了美国的制造业;

第二,爆掉了美国的金融业;

第三,困扰了美国的传媒业;

第四,托慢了美国的科技业;

第五,闷死了美国的能源业;

第六,搞乱了美国的联邦制。

在此,我想问问您,以上六条哪一条不是我们为了实现伟大复兴,所想拼命实现的。

那世界看到了什么呢?

第一,世界第一的爆兵制造业,通过这次疫情让世界看到了一个不但能爆兵还锤不死的制造狂魔;

第二,全线支援的军队,快速反应能力全球顶尖,很可能是一支美国锤不爆的部队;

第三,经济顺利反弹,股市更是唯一抗跌大盘,全球相对最健康的经济形势;

第四,西方民主自由平等的宣传口径,与事实发生矛盾,并对正确方法形成阻碍,无法自圆其说;

第五,5G、区块链、万物互联、人造太阳等未受影响,并形成未来主要科技方向;

第六,大力发展电力能源、与各能源国本币一对一购买;

第七,面对灾难无限团结的民众和快速反应的政府。

这几条不正是世界对于美国的期待么,而我们完成了。这让我想起了第一次大战的时候,美国原本做得更好,但所有人都在讨论大英为什么这么遭。

在不断被病毒消耗国力的时候,我觉得我们应当为未来坐上铁王座想好方向,即使这个铁王座要一百年。


现在我要开始科幻啦,我要开始放飞啦。

如果在疫情的拖累下,美国的科技被拉慢了三五年,或者更夸张的让我们抢到了先机,抢先制造了人造太阳,掌握了可控核聚变,那将是一个怎样的图景。

第一步,无限能源 + 超算电脑!

第二步,无限能源 + 5G 万物互联生态下的超算电脑集团!

第三步,无限能源 + 5 G 万物互联生态下的超算电脑集团 + 以无限能源为支撑的超算爆兵制造业!

第四步,无限能源 + 5 G 万物互联生态下的超算电脑集团 + 以无限能源为支撑的超算爆兵制造业 + 远超美欧日之和的年工程师爆兵量!

第五步,无限能源 + 5 G 万物互联生态下的超算电脑集团 + 以无限能源为支撑的超算爆兵制造业 + 远超美欧日之和的年工程师爆兵量 + 全球科学家心向往之、梦里思念的计算量!

这代表着什么,代表着只要完成第一步,也就是无限能源 + 超算电脑的搭配就会形成碾压优势,一旦率先完成这五部,在可预见的时间内,科技、制造、能源都将处于无敌状态。而只要军事和金融能够撑到科技、制造、能源开始爆兵的时候,就是军事和金融翻身的时候,而强大的军事、金融、科技、制造、能源就能撑起一个强大的政府,进而输出一个说一不二的文化产业,也就是意识形态。

现阶段的主流意识形态是什么,自由、民主、平等,说实话听起来就别扭,为什么?

因为西式的所谓自由是什么,是巨婴、是没规矩、自我中心;

所谓的民主是什么,是鼓励抗议、是鼓励闹事、是鼓励破坏;

而所谓的平等呢,看看我们在国外被骂的同胞,看看被种族歧视的各个人种,这就是所谓的平等吗?

其实对于我来说,自由、民主、平等,没有和谐、团结、美满有吸引力。

大家与人为善、和平相处即为和谐;

大家相互配合、互帮互助即为团结;

大家生活快乐、家庭幸福即为美满。

哦对了,还有核武器,我抛给您个问题?

如果您拥有无限能源您还会怕核武器么?

您知道复杂电磁环境会对导弹形成干扰么,您知道可以有条件的以电磁方式将导弹引爆或者令其导航或者引爆单元失灵么?

那么如果无限能源搭配上全天候电磁防御的时候,飞来的导弹只有提前炸、找不着或者哑炮掉地上三种可能。而即使爆炸了,也不怕,因为还有一个方向,那就是粒子是可以被电磁环境所约束的。那么我们还怕个毛线的核弹哪。

我们甚至可以输出防护罩,铁哥们就给罩一个,不听话不说别的,我弄个设备检修停一天防护罩都能吓死人。

无限能源我们还能把它当石油用啊,卖电呗,我无限能源保证在规模优势的前提下,挤爆任何高成本电力生产设备,啥意思,我能保证绝对最便宜并且最多,也就是拥有定价权。

有了无限能源,我们就能无限的制造高产农业,盖楼铺土电灯啦,全面无土栽培啦,怕什么?我们有无限能源!我们一栋十层大楼就能种出一公顷的三季水稻。

有了无限能源,我们即使把海水过滤了接根管子拉新疆去,也觉得不费啥电。

我有一个梦想,我们将重新成为中央之国,到那时,其他国家将有一个传说,遥远的东方有个国家叫做中央之国。那里的人们全是科学家、艺术家、思想家,那里有绚烂的科技、那里有璀璨的文化。他们不用工作,他们拥有数不尽的机器管家,即使是他们的狗,都有铲屎管家、喂饭管家和陪伴管家。那里的物质极其丰富,即使是一只小猫都要比我们的贵族拥有更美味的鲜肉和牛奶。那里的人们崇尚团结、和谐、美满,那里没有不守规矩的自由人,那里没有抗议闹事的民主人,也没有自高一等歧视别人的平等人。那里是天堂,那里是灯塔,那里是我向往的地方。

放开我,别拉我,我没疯,什么强制治疗,别拉我,我不去… …

放开我… …

知乎用户 求雨携伞 发表

武汉保卫战的胜利是第三次世界大战的转折点

知乎用户 温和的节奏 发表

我个人是有一种感觉,这些年我们国家有些大事的步子走着走着有些急了,包括此次疫情的对外国的各种举措。

ps: 当然,内心深处无比盼望祖国更上一层楼

也许,从海峡对岸开始会是一个新的转折点。

知乎用户 刘一鸣 发表

会加速世界经济危机,尤其是美国。

全球化不只是产业分工,也是利益分配。

美国当前经济以金融立国,产业空心化,高度依赖全球化下的利益回流。

然而新冠停工不但冲击产业链,还促使各国断绝往来,若是迁延日久,势必破坏全球产业分工,这同时意味着打破全球利益分配格局。

另一方面,如果全球产业进入恢复模式,对于高端产品的需求也会下降(你可能不需要最好的手机,而是性价比更好的),那么这种高端需求减少,对于产业链的高端也是打击。

所以综上来讲,这种激烈的反全球化如果持续发生,对于全球化金融资本,以及产业链高端的打击更大。

同时,也意味着机遇,谁能最快地重组产业链,谁的受损就较少,在新的全球化格局中就会占据优势地位。一定要知道的是,产业困难、外贸困难不止发生在中国,而是发生在全球,国际同行同样快活不下去了,谁活下去就是蓝海。

然而,利益受损者绝不会置之不理,而是会用手中的筹码阻止利益格局变化。君不见罗斯福号航母趴窝,美军立马找了一艘两栖攻击舰在南海演习 F35,就是在用手中筹码让潜在的受益者爆发矛盾,阻止其受益。

知乎用户 不知名小战士 发表

知乎用户 狼淘沙 发表

知乎用户 长风 richard 发表

如果之前你不知道什么是蝴蝶效应,这次疫情会让你看的明明白白

一只蝙蝠(或许不是)

就让整个世界陷入了混乱

还好中国能在两个月内强力控制住

但墙外的人就不确定了

通过疫情可以看到

两级的世界将加速形成,中美两级,将是新的秩序的开始

很多国家将会战队

想之前苏联通过打败法西斯,收割了一大波欧洲国家

这次 ZG 有可能通过这次抗击疫情,拿下很多欧洲国家

疫情如果继续下去

那么 “铁幕” 将大概率重新矗立

之前中美的试探对抗,将会变得越来越直接和深入

而你我将见证历史

之前不知道时代会给人造成什么影响

这次你将感受到,什么叫做时代的洪流!

知乎用户 鄉畫似誰​ 发表

撬动美元霸权,

打破美军神话,

撕烂美国信仰,

成为新时代的三座大山!

知乎用户 Symphony 发表

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在《大外交》一书中曾指出:“世界每隔百年会出现一个新的全球大国。”

2020 年,中国正在向全世界施以援手,大概 70 多年前,有一个国家也像中国一样热切的帮助深陷二战水深火热中的其他国家,这个国家就是美国。是不是很熟悉,历史正在重演,今天的中国非常像 70 年前的美国,而这次疫情也在某种程度上扮演了 “第三次世界大战” 的角色,而全球的政治版图将重新划分,一如几十年前一样。美国在二战时期,通过援助欧洲、中国等国家建立起确立了其全球领导者的地位,也同时通过援助确立了美元的霸权地位,此后,美国一直在用这张纸换取他需要的一切。

由此来看,我们又一次处在历史的转折点,但机遇与危机并存,那在这场全球范围内的疫情中,中国到底有一个什么样的位置,以及下一步会怎样走呢?

首先对我们有利的是,中国国际地位和影响力的提升。以前我们以为电影是进行文化输出最好的载体,殊不知,这种国际大事件才是最好的载体。毕竟电影是编的,现实是真的。此前西方很多人非常不了解中国,还以为中国处于解放前的水深火热中,只有少部分来过中国的 “精英” 才知道中国已经今非昔比。此次疫情是让各国被迫在家上网课,隔空看中国秀肌肉,恶补中国当代史,了解到中国无论从管理体制、经济实力还是道德情操上都具备很强的实力。,“这次疫情让中国彻底撕下来了那张人畜无害的面具,警告了全世界天朝的真正实力。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会想跟中国开展全面战争。这次的疫情告诉了全世界,中国的体制能让社会迅速转变成为战争机器,而生在中国的普通人比其他国家的普通人在面对天灾的情况下更可能活下来。”以往大国世界霸权的更替都是通过战争,重塑世界秩序。而这次疫情,可能会扮演类似世界大战的角色,因为它卷入了世界上几乎所有大国,很多国家都进入了近似战争的状态。但是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面对的是无形的对手,拼的是综合国力,以及对社会资源的调配和牺牲。这个过程各个国家的表现、力量的博弈将重塑国际秩序和人民认知,跟世界大战一样,只是用更和平的方式。在贾雷德 · 戴蒙德所著的《枪炮、病菌与钢铁》中,病菌被认为是和枪炮、钢铁一样,帮助西方世界建立殖民地,奠定了现代世界格局的重要因素。在世界历史上,任何一次传染病的大流行,都是人类文明进程所带来的;而每一次大规模的传染病又对人类文明本身产生极其巨大而深远的影响。此次新冠疫情也一样。

而在外部环境上,西方世界的民粹主义、孤立主义的兴起以及政治分裂和社会冲突频发,给我们带来了一定的机会与喘息时间。发达国家在全球消费中比重持续下滑。全球范围内,G7 国家消费份额处于下滑过程中,目前这种情况持续下去会引起社会冲突。全球化的退潮不是这一次才发生的。2008 年以来,全球化出现了过度的全球分工趋势,现在的调整是一种协调。在这种趋势中,中国在高科技领域强调本土化,这也是去全球化的一部分。

作为我们的头号对手美国也因其多年量化宽松政策的失误与众多不良举措和轻视,扩大了我们和平崛起的可能。以目前美联储疯狂印钞的行为,实际上是在严重透支美国的国家信用,这实际上是美国的大资本利益集团在掏空 “美国”。长此以往,一旦各国用实际行动抛弃美元,那么美国过去几十年通过美元霸权转嫁给世界的通胀压力,有可能一次性集中输入回美国。

这很有可能出现 “美元不如纸” 的彻底崩盘局面。而一旦出现美元不如纸这样的局面,你可以想象手里有枪的美国老百姓会做什么事情,到时候即使美国出现解体的一幕,其实也并不是太奇怪。当然了,现阶段要来探讨美国解体的可能性,绝大多数人自然是不会相信的。这就好比如果时间回到 1985 年,估计也没几个人会相信前苏联可能解体。而美国一直到两个月前,看上去还是那么的强大无比,繁荣昌盛。美国大概率后面会把 08 年的救市场的路再走一遍,但美联储现在手里可打的牌还不如 08 年多。不过该放水还是会放,结果是,一是美债的含金量会进一步下降,中长期看,中,日这种大债主会更多的减持美债。二是美元兑人民币会再走上缓慢贬值的进程。三,和上一条相呼应,促进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

这样的综合情况下,短期内全球的恐慌状态对国内的资本市场肯定是产生冲击的,但从中长期来看,如果上面的那种外面乱成一团国内控制良好又生产稳定的情况发生的话,中国有可能成为全球资本的避风港。这也能很好解释 4 月 1 日中国开放金融市场和出台数字货币的原因。(截胡欧洲因疫情影响而出逃的资本)

所以总体看来是利好的局面,不过凡事均有利弊。

疫情将给各类反华势力提供妖魔化中国的口实,令中国从全球产业链分工体系中出局。由于疫情造成很多企业被迫停工,无法及时完成供货,不仅自身要承担巨大的违约责任,而且在全球化产业链分工中的位置也有可能被替代,中国有很多的劳动密集型产业以及资源密集型产业本就因土地、人力成本的上升而优势不再,如果再叠加上疫情的冲击,欧美完全可以扶持以越南和印度为首的新兴经济体稀释甚至取代掉中国世界工厂的地位,中国在国际产业链体系中将被边缘化,“疫情有助于加速制造业回归美国”,说这句话的人,是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尽管非常不合时宜,但却符合事实。疫情暴露出了中国脆弱的一面,国外资本不得不重新考虑资本(资产)的安全性,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的道理谁都懂,跨国公司出于安全的考虑,还会把供应链全压在中国吗?本次疫情会给我国世界工厂的地位造成深远影响,很可能会是一个历史转折点,导致外资以及相关产业链加速转移到其他地方,严重影响到未来经济的发展。而与此同时,我国的产业转型和《2025 智能制造》等计划并未如预期般顺利开展,一方面顶级人才的缺失,另一方面国内势力之争(真的有那么多贪官么?)导致地方政府束手束脚。

人生不像做饭,不能等到万事俱备再下锅。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文明不会等到我们羽翼渐丰再下手。这是一段刀尖上舞蹈的历史阶段,但愿我们能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决策并做出我们认为正确的决定。

知乎用户 李二柱 发表

我从未来穿越,冒昧预测一下,大家娱乐一下。

先说下 3 年内的总趋势:这一波数百年一遇的 pandemic 过后。美帝会大萧条、衰落跌倒,欧洲会崩盘。。美帝可能发生内乱,然后从巅峰跌落,不再拥有全球霸权了。但是美帝自己能过下去,强国实力还能保存部分,不会有欧洲那么惨。但是散装欧洲会倒得更重,崩的更惨。最后的可能就是:西欧巨变、欧盟解体、北约散伙、美帝失去全球霸权。不过欧盟解体后,原核心国法国德国等可能会组织一个新的西欧核心国组织,但影响力下降。俄罗斯渔翁得利压力减轻稳稳苟一波,但全球经济危机,俄罗斯也得不到太多利。东亚这边,两岸一统,崛起必然,日韩对美帝阳奉阴违,最终目标驱逐美帝在本土驻军,摆脱狗链,可能会跟中国首先在经济上联合搞东亚自贸区。

具体各地区:

1、美帝。目前,石油暴跌、美股急剧崩盘。美帝当前疫情从纽约州、华盛顿州、加州三大中心分散爆开。且都是其经济、人口的核心地带,分散爆发的防控难度极大。美帝的抗疫注定是持久战。美帝由于与我国的经济结构不同。我国第二产业占比非常大,而美帝主要产业是第三产业,如金融、航空公司、好莱坞、NBA 等等,原来这些产业都是收割全球的。第三产业要靠人与人交往,但疫情阻断了交往,美帝也不再能收割全球,对其第三产业的打击极大。疫情之下,现金为王。美帝必将金融崩盘、航空公司破产、好莱坞关门、NBA 停赛。严重的金融危机,将引发企业债违约,企业破产,继而引发严重的经济危机,大量失业,继而引发严重的社会危机。可以说,美帝必将出现社会危机。这一危机将会跟大萧条不相上下。

美帝的剧情,根据我国的剧情预测一下。联邦制下,肯定各州有拦截扣押口罩的。各州有封锁州际边境的。肯定有监狱聚集感染的。另外,我国到封城后期,还有集体喊 “假的” 事件,以及其他聚集事件的苗头(某小区高价菜抗议)。美帝在各种阶级对立、种族对立的情况下,又有大量持枪,预测随着持久的停业、“封城”等措施,再加上失业增长积累,人民的耐心越来越少,将会有导火索事件,出现社会动荡。

但美帝毕竟仍是世界超级大国。他将会把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转嫁到他所有的盟友和世界其他国家。然而,在全球疫情下,散装欧洲已完球,各个国家泥菩萨过河。德国都逼急了到处扣口罩,连美帝口罩也扣了。美帝想转嫁,但是其他国家也没有油水供他转嫁,预计西方只能跟美帝一起沉沦。直到扛到疫苗或有效药物出来。

2、东亚。全世界在疫情中最有希望控制的地方就是东亚文明圈中日韩三国(朝鲜忽略)。韩国只有一个爆点就是大邱,而且大邱是经济不发达的地方,不是核心城市,这是韩国的幸运。虽然初期教会有迷惑行为。但也正是因为前期的聚集感染大部分集中在教会,引起韩国官方警觉,行动很快,且有教会名单,按图追查,海量检测追踪,目前来看,韩国新增不多,控制应该没问题。日本是从上到下为了保奥运装瞎,在掩耳盗铃。他的人民也是为了不给奥运添麻烦,不给社会添麻烦,哪怕烂在家里也忍,是真的能忍,忍者神龟啊。也许因为日本国民本来就有全民戴口罩和卫生强迫症的习惯,不想欧美那么头铁就是不带口罩,所以他们的疫情发展似乎比较缓慢。。但是发展缓慢,他还是在发展。一旦开奥运希望破灭,日本这个疫情的盖子必将揭开。确诊数据将迅速增长。日本人本来纪律性服从性强,预计其封城、防控的配合度比较高。且日本的制造业和医疗水平较高,应该能在付出较大代价后最终控制住。

3、欧洲。欧盟在这次疫情中,彻底被戳掉了底裤。正如塞尔维亚总统所说,欧洲的团结只是纸上的童话。德、法、板鸭、呆梨大难临头各自飞。板鸭就是下一个呆梨,法兰西就是下一个板鸭、德国就是下一个法国。但德国由于医疗能力非常高,可能会强撑一波,没有法兰西那么惨。英国没有德国那么多的制造业,主要靠金融,这波经济危机,肯定也会损失惨重。最先爆发的意呆利,有中国前期的人员和物资援助,肯定不会是欧洲最惨的。西欧的衰落,从此开始。再加上难民问题。德国前几天在确诊人数已经几千人的时候,还接受了一批一千多人的难民儿童,对难民这么有爱心,怎么还扣瑞士和呆梨的口罩额。。从此,西欧北欧的高福利将难以为继了。欧洲的新移民和难民也是一个大雷。弄不好也会出现社会危机和动荡。。欧洲垮了后,可能会中美分别获得欧洲的部分资金和科技。还有俄罗斯也是获益者。欧美衰落崩溃,俄罗斯的压力会大大减轻,前提是,俄罗斯能控住。目前看。俄罗斯的经济体系与全球化联系不紧密,人员交流不太频繁,而且俄罗斯总体上人口居住密度相对较小,控制住境外输入应该问题不大。(额… 预测错了,俄罗斯已经爆了… 毛熊天天喳喳呼呼战斗民族,这内政管控能力不行啊)

5、中东地区。大地雷。埃及沙特土耳其等等。这地方宗教聚集。病毒盛宴。而且人的观念极难理解科学防疫。看吧。过不多久都要爆出来。将会是衰败和动乱之源。这地方的伊朗虽然目前很惨淡。但是伊朗什叶派有成体系的宗教首领和宗教机构,神权组织性和政府组织性比沙特等几个王爷国强很多,加上中国的援助,反而可能是最先抗住的。

4、东南亚、南亚。南美。都是埋伏的大雷。预计不久就要爆雷。人口密集,工业能力不强、医疗水平堪忧、社会治理水平堪忧。特别是东南亚,旅游业直接完球,将会遭到经济重创。而南美的农业国家,可能还能苟一波。农业毕竟不像第三产业那样受影响。至于印度,是迷一样的国度。流传开来,也不会全面检测,人民吃印度的传统草药 “印药” 治疗就行,做安慰剂也有疗效啊。

5、非洲。非洲天天各种病、各种战乱、本来人均寿命就低,也不在世界主流媒体视野,已经不在乎了。

6、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来了。同志们。最重要的还是做好自己的事。机遇永远是给有准备的人。这一波美帝不仅扒层皮。更可能要伤筋动骨。美帝盟友也将更加同床异梦,特别是欧盟分化、日韩分化行为将会加剧。。美帝最终将会深刻理解我大秩序主义叠加东亚儒家文明的高度组织能力。。未来的 “和平” 统一之大战中,美帝就更要好好掂量,自己该不该为了小岛亲自上阵了。。百万雄师过大峡,不远啦!

知乎用户 TTTTT 发表

不知知乎里有没有军队的参谋人员,我想提个建议:

按照目前全球,尤其是美国疫情的严重情况,我想到一条妙计,可能可以不用出兵解决东南某个小岛事宜:

鉴于目前诡异的国际形势,我们可以假装摆个兵临城下,雷霆出击的姿态,这次对面那位 “女总统” 很有可能会被唬住(美股崩溃,美国疫情,社会停摆),以为我们这次来真的了,然后呢,她会怎么做?

她会邀请美国五角大楼(已经有几十人确诊新冠肺炎),美国中央情报局,及开放美国航班搬救兵!!!!同时封锁小岛与大陆的航班(正好救了我们,割了传染链)。

然后几周后,小岛新冠大爆发,蔓延!!!!

我们大陆基于人道主义精神,派解放军登岛建雷神山,阿里山医院!!!!

最后,天下一统!!!!!!哈哈哈

知乎用户 人间正道 发表

最重要的改变就是,中国与美国的综合国力差距将极大的缩短,彻底奠定了未来两超多强世界格局,等到统一台湾的那一天,世界将正式进入两超多强时代。

作为世界上目前唯一的超级大国,美国在这场疫情中的表现,居然那么失败那么不堪。原来这个所谓超级大国不过是虚有其表,外强中干!美国既不是疫情的爆发国,又明明看到中国做出封城的举动,应该明白问题的严重性,可还是麻痹大意,让疫情人数突破 100 万,而中国作为疫情的爆发国,却能把疫情人数控制在 10 万以下。中国在国家治理能力方面,已经完胜美国!

如果这次新型肺炎病毒有像非典那样的致死率,以美国这样的表现,那不完了吗?!一个疫情管控如此失败的国家,是没有资格去领导人类文明的!这是美国丧失天命的标志!没有了天命的美国,只能走向衰落,而拥有天命的中国,将会取代美国。在未来几百年里,实现统一世界的英雄壮举,开创人类历史的新纪元!

蜗触蛮争年复年,
天心仁爱亦垂怜。
六龙一出乾坤定,
八百诸侯拜殿前。

加油!中国!

知乎用户 共宣谕 发表

新冠的发生是灾难,近乎是世界大战。波及众多所谓发达的西方国家。

对我们国家来说,同样是灾难,武汉开始应对的猝不及防,举步维艰。一旦我们整个国家动员能力起来,后期应对的堪称完美。有什么短板,哪里不对,抓紧时间补救,政府纠错能力很强。

最大的收获,原来西方真的不是灯塔,对国民进行了一场史无前例的爱国洗礼,三个自信真的落到实处。

知乎用户 琮鸢 Veona 酱 发表

看了今天的数据,个人分析如下:

1、疫情的世界格局即境外超中国后,发生了更为巨大的转变,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疫区国,就像之前所说,不控制疫情,基数大增,不收治,轻症转重症,医疗资源枯竭,重症死亡率开始增长,即便有人自我康复,也将留下严重的终生肺部缺陷和生殖障碍。美国人再次 “伟大”,这要拜美国政府长期以来对病毒的姑息迁就所赐,中国康复不玩儿了,今后美国国带着欧洲继续住院吧,美国加油!

2、中国有限关闭国门,大规模缩减航线已经开始了,今后所有入境人员统统隔离 14 天,我们的呼吁落实了,今后境外输入的数量也许会增多,但污染净土的危险没有了,现在只有一少部分可能存在的漏网输入需要追踪,其余问题不存在了,大学可以将开学的事情提上议事日程了;

3、本次疫情将对未来世界的格局产生巨大的影响,首先是社会体制方面,之前强调过很多遍,这里不再重复了。其次是经济格局,通过美国超发美元的强盗救市策略,美股暴涨并不影响美股的持续走弱,因为随后我们就将迎来美元暴跌。现在全世界都能看清美国美元美债的真实嘴脸,那么就会出现外汇金融变革,美国在 G20 话语权有限,G20 将启动 5 万亿美元提振经济计划,这就是变革的第一步,对冲美元超发;

4、外汇金融变革开始时将是脱离美元的双边直接兑换,随后逐渐发展为以欧元、美元、人民币三种货币为主体的多极格局,分别代表了世界三大经济贸易体的发展状态,分别是欧洲经济体、美洲经济体、东亚经济体;

5、2021 年至 2022 年,这种多边经济体将被即将出现的,有多国政府参与背书的电子货币所逐渐取代,中国央行在这个角度已经做了很充足的准备,今后将成为主要倡导者和推行者。区块链货币将在一定程度上解决现在美国政府违背信用超发货币的问题,是未来世界和人类不可抵赖的货币发行模式,那时美元将被彻底取代;

6、疫情数字来看,今天全球已经超过 50 万确诊了(含中国),中国外确诊 43.8 万测试通量比前两天有所增强,增长突破了 4.4 万,达到了 6.1 万,这样的话,百万确诊人数比前几天的 4.1 有所延后,比昨天的 4.10 有所提前,初步锁定在 4.5 左右,清明。不过这是确诊人数,现在世界(美国外)的实际感染人数已经达到了 136.8 万人,美国 78 万人,总数已经突破 200 万了;

7、我们早前就说过,美国政府过多强调纽约疫区是不科学的,事实上病毒已经播撒在美国的各个角落,今后美国每个大城市都是意大利

知乎用户 亦清 发表

2020 年新冠疫情,由局部到全球,由微小到庞大。作为一种影响全球的传染性疾病,对于世界的格局确实会有影响。

1. 中国国际影响力增强,国际的话语权进一步提升。伴随中国抗疫的初期成功,新冠疫情在中国基本得到控制,中国更有能力去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大国的责任感使命感进一步加强。

2. 旧的全球秩序趋于崩溃。

金融领域:布雷顿森林体系的金融制度,那种完全以美元挂钩黄金的制度将逐渐分崩离析。其实在最近几年以来,人民币国际化的程度越来越高,甚至有的国家已经用中国的货币作为结算货币,抗衡美元的独家结算地位。疫情的进一步发展,欧佩克石油会议的谈判失败导致的油价暴跌,长时间以来的高额消费,直接导致了近期美元市场的动荡,直接触发了熔断机制,美国为了拯救市场,一系列的措施 (调息,印钞),暂时并没有太大成效。试想,美国采取如此严峻,如此强度的措施,可见金融市场正在经历什么。而面对美方的操作,对于黄金与美元挂钩的制度之下的其他国家,又会采取那些抑制,控制措施?拭目以待。

全球化:随着科技的进步,生产力得到提升,国际加工分工日益细化,经济全球化一步步加深。突发的疫情,直接影响了产品加工。举一个例子,2 月份,韩国大邱市是此次疫情重灾区,大邱的沦陷立马影响到了全球智能手机的生产,因为占全球 OLED 屏幕 94% 市场份额的三星和 LG 的工厂就在在距离大邱 20 分钟车程的龟尾工业园。疫情的发生一定程度上中断了产业联系,经济全球化的进程受阻。

政治政局:新冠疫情的爆发以来,表面上只是对经济,医疗卫生状态的打击,更深层次的影响着政治政局。巴西里约黑帮负责处理平民窟内隔离问题,美国居民大规模的囤放枪战弹药,全球失业率呈爆发式增长,这无疑在释放着危险信号,值得我们关注 (看看 1929 年各国应对大萧条的措施)。美欧等国疫情的进一步发展,疫情期间的不理措施更是会对本国内的政府带来不好影响,政府的执政压力进一步增大。

国际关系:都说岁寒才知松柏,患难才见真情。疫情无疑就是一张最好的试纸,显现国家间的关系。巴铁,塞铁,澳大利亚指责美国,一切都在疫情中得以显现。今后的国际关系会朝着更为实质化的发展,那种口号式的交流显得苍白无力。同时不可忽视的是,疫情结束后,本人推测极有可能形成 “一个地球,两种体系”。即以东亚为中心的红方,以美国为中心的蓝方体系。而这就类似于冷战时期的美苏,在这样两个中心面前,各国分区站位,两个中心间贸易的壁垒将不可避免。双核心体系,将会长久的存在下去,直至下一次爆发事件。

文化方面:作为西方理念拯救世界的理念将会得到很大考验,更多的人在质疑。而世界东方的中国,随着承担的责任进一步加大,收获也会越来越多,文化的影响力也会进一步加强,汉语热又会迎来一个高峰,中国式的拯救世界也逐渐步入世界视野,汉文化的文化圈有可能会进一步扩大,作为中国人,这一点我们应该表示自豪。

其实,无论怎样变化,世界都是一个联系的整体,当今世界谁也不是一座孤岛,不仅喻人,也可喻国。不管世界格局如何变化,我都希望我们的祖国——中国,能够越来越好,2020 实现全面小康,早日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民族复兴的重业,吾辈有责,吾辈不可推卸。今天是清明节,也是举国哀悼缅怀抗击疫情牺牲烈士及逝世同胞的日子,在此,表示致敬。致敬和平年代逆行而上的白衣天使,致敬护国保民的公安干警,致敬救命水火的消防战士,致敬守土镇疆的人民子弟兵,致敬一代又一代为祖国事业做出牺牲奉献的英雄们,愿花飨逝者,春暖斯人。

最后,由于鄙人学识、认识有限,可能会有错误观点,望大家多多包涵,多多指正。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中国恐成最大赢家:-)

哈哈,开个玩笑。

美股被击穿,美债岌岌可危,美国人家庭投资被套牢,失业大潮袭来。美国内政将让美国政府如坐火山,惊慌失措,美国积攒力量打压中国的进程不得不搁置。

新冠肺炎在中国以外的地区大爆发,将美国右翼推行的逆全球化进程进一步加深,对中国有没有打击呢?当然有,外贸崩盘,但是对国外的影响更甚。与其坐等美国摧毁中国供应链,那就干脆逆全球化到底,疫情导致封国锁城,国与国之间大掉链,经济不景气下,盈利为目的的公司反而不敢撤出中国了,撤出中国到哪个国家去呢?现在全球大部分地区的风险反而比中国高,中国是控制最好的,别看外媒 BB 什么中国隐瞒真相,外媒骗得了愚蠢大众,骗不了眼睛不瞎的资本家们。你看苹果就不得不将在印度的苹果部分生产线搬回中国了。

如果逆全球化到底,每个国家搞贸易保护,垂直产业,应该担心的是那些极度需要全球大分工的小经济体,譬如欧洲小国,台湾新加坡这种,而不是大经济体,尤其是产业链齐全,人口众多,劳动力和消费力内需巨大的中国反而很可能笑到最后。

知乎用户 梅花 3 发表

最坏的结果:

1 全球化结束

2 欧盟解体

3 意识形态彻底对立

知乎用户 污黑​ 发表

在这个问题下,或许很多人想听到中国什么时候能取代美国,甚至中华文明取代西方文明地位之类的回答。

但中国不谋求称霸的意思就是,中国不会替代美国成为世界警察。

中国也许会在 GDP、治安、医疗、教育等一些方面超过美国,但不是取代美国。

包括人民币国际化也不是要取代美元,而是寻求一种比单一的石油美元,更公平更有利于世界经济稳定发展的探索。而不是要像很多人幻想的那样取代美元去收割其他国家的韭菜。

中国不可能学美国这样与世界相处的方式,在全球建满军事基地,武力干涉他国内政,用石油美元维系世界金融秩序。看起来是美国牟取了暴利,但带来的反噬效果也很明显。

例如移民问题,中国更不可能像美国这样大规模地接收全世界的移民,否则就会面临诸多问题。

美国地大物博,地广人稀,又有先发科技优势,不需要做世界警察老百姓也能过很舒服的日子。但这些年作为唯一超级大国发展下来,普通老百姓的生活却没有明显提高,一些人甚至陷入债务和破产。获利的只有少部分老钱新贵们。

中国的人多,资源少,起步晚。所以要发展好,管理好,就需要比西方一些国家付出更多的努力,牺牲更多的个人自由去服从组织和管理。这一点,是一些西方国家意识不到的。也是我们之所以在面对同样的疫情面前能比一些西方国家做的更好的原因。

中华文明或许不像美国或其他一些西方国家那样外向,但我们有自己的优势和价值所在,通过这次疫情,世界上的其他文明和国家一定会更清楚地了解到这一点。

知乎用户 蜀山酒剑仙 发表

我支持一位答主的话。

中国其实早就没了敌人,真正的敌人是自己。

如何处理内部矛盾才是最关键的。

谨防 “祸起萧墙”!

知乎用户 英伦麻麻 Miya 发表

COVID-19 新冠疫情的全球爆发,势必会对全球局势、产业结构、经济发展造成极大的影响。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从长计议,我从以下几个方面分享我的看法:

01 疫情今年的常态,但不是永远的常态

不要被一时的疫情形势左右和禁锢你的未来。人类自在地球上存在以来,一直在与病毒细菌和各种疾病做斗争,并一直通过智慧不断战胜病魔。比如,高死亡率的天花在疫苗问世后便绝迹。

02 全球化的趋势已是强弩之末

从川普上台到英国脱欧,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分裂化形势已经初现端倪。新冠则是火上浇油,在各国人民的脑袋里把边境意识和划分完美强化。但是!所谓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我们期待,在疯狂筑起边境后的,下一个轮回。

03 西方国家会为自己创造出更多的就业机会,削减中国作为 “世界工厂” 的地位

2 月份疫情在国内焦灼的时候,西方国家以及很多的跨国企业已经意识到了把中国作为全球加工厂的弊病,比如苹果公司在郑州的大工厂无法开工,产出一时无法到位,美国企业干着急但当下却一点办法也没有。3 月开始全球疫情爆发,欧洲、美国纷纷依赖中国产出的呼吸机、医用手套、防护服、口罩等等物资,爆出了德国截获来自中国供给瑞士的呼吸机等闹剧。

经历了这一场浩劫和尴尬境地的西方国家不是傻子,等他们反思和重新调整之后,势必会在战略上减少对中国制造的依赖,在本国或中国之外的他国设立其它选择项,分散式运作以降低风险。这样一来,对中国的经济发展和年轻人的就业机会来说,不是什么好事。大家要保持清醒。

知乎用户 柬埔寨华人同乡堂 发表

感觉疫情一下全球矛盾加剧,别看现在全球都指望中国支援,按照以往历史来看,疫情结束,全球估计又会产生一轮排华,中国威胁论又将会被提上桌面。

而且从中国当前环境来讲,中国人需要走出去,国内已经容纳不下这么多华人可,所以疫情结束后的海外华人估计会遇到更多问题了。

知乎用户 李得 发表

认为中国大获全胜过于乐观。

认为西方遭受惨败过于悲观。

从根本上讲,中国(包括东亚)和西方美欧都不会有根本影响。

最将受到重创的是第三世界社会能力建设和医疗救护水平低下的国家,但这一类国家游离于主流视野之外,即便遭受重大损失但其承受能力较强,尽管这么说很不人道。

从短期看,美欧受到的影响较中国大,但也不要低估美欧作为成熟社会的转型能力和迎战能力,一旦美欧对此进行社会反思,其能力与能量同样不可小视。

从中长期看,中国遇到的挑战至少在增加,并非目前一战而胜这么简单,至少压力远较同在东亚的日韩为大。

这是由中国的几个基本面决定的——

1. 人口众多,人口密度过大。

2. 高密度城市居住方式。

3. 高密度生产方式。

4. 国人的社会交往属性活跃,甚至不可缺少。

5. 全球罕见的每年至少两次大规模人口流动。

6· 遍布全球的随着产品贸易输出而产生的人力输出和再流入。

7. 中国的教育科学研究创新水平和社会最大力量投入所产生的动能尚没有产生根本性的引领人类社会发展进步潮流的本质性改变,本质上仍然是一个为自已为世界提供消费性服务的国家。

以上几条,同美欧相比,在新冠之前,是中国之优势。在新冠之后,恐变为非优势条件。

以上特性,可能从根本上讲,对于我国这种更多依靠人力效应来推动发展的国家,远比美欧高收入国家,需承担更大的风险成本。

从另一个角度讲,假设类似新冠病毒中长期泛滥,迫使各国被迫选择严控国境的措施,这也不仅仅会对人员流通造成影响,无疑也会对全球物资供应生产链条造成影响。

国境隔离必然产生思想隔离贸易隔离,甚至政治隔离,更大的军事隔离。

中国同样,也不能指望自己以同样低成本高密度生产方式,占领全球市场,因为防疫问题必然会造成中长期,断续性开工不足。

只能保证自我经济循环有余。

而同样,其它国家,比如欧盟,因国家众多,反而能促使其相互间进行再分工选择。

而美国俄罗斯,则完全可能,重新实现再工业化。

所以,对于我国,是短期看好,中长期恐将面对更大压力,有可能使中国的全球化进程遭受更大挫折,而中国原本是近二十年全球化最大受益方,需要为此做出有预见性调整。

另外,本人认为,新冠病毒事件,必定会成为改变人类历史进程的重大节点。

上一次,是 911。

再上一次,是苏联和东欧解体。

前两次,中国都是在相对惨淡悲观中,获得更大转机和生机。

这一次,表面上看,两个月内,我们突然从惨淡转为前途一片光明,其实远没有那么简单。

一个中等强国政府总人口只相当于中国省政府,一个发达小国只相当于中国的一个武汉市政府。

中国中央政府相当于领导几十至上百个这样的政府,而且中国的现阶段人民的思想意识水平己经达到一个中等平均线,固然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但也意味着面临更大的内部压力,而且有一致性和波及性效应,这意味着整个国家在决策选择上面临重大考验,不能试错!而外部世界在政策选择上则存在多样性选择余地。这在风险多样性复杂性时代,就如同炒股强制保持 100% 全仓状态,要涨全涨,要跌全跌。

这会对国家治理能力,决策能力,战略视野能力,历史判断能力,未来预知能力,提出严峻挑战!

中国近四十年发展,抛却政治马后炮不说,其本质是被逼出来的,这也符合 “天下事, 有所利有所贪者成其半, 有所激有所逼者成其半” 这一法则。

但在决策上,往往属于被动型决策,被逼迫性决策,因为你别无他途,别无选择,只能这么干。

但时代客观条件,近几年,整个国家从被动型决策向主动型决策转变,这己经意味着另一个时代开启和转折,这是全新的不同以往的考验。

问题在于——我们的所有综合历史性条件禀赋是否己经做好全面准备?

所以,如若没有具备全面条件,这次恐怕要更加谨慎,从长计宜。

如果说以前两次,中国打的是小组出线生死战和 18 决赛,这次恐怕是是半决赛了。

先进球不算赢!

压力在后面!

————————————

2020.3.17 23:17 再更新:

新冠病毒带来一个不好的征兆,相当于对各种国家,制度,文化,社会稳定性,社会发展惯性,都进行了一次压力测试。

这种突然性测试,会让原本执掌权力行政平庸化的人无所适从,也会让另一些力量从中发现契机,让危险主义冒险主义抬头。

比如,特朗普原本就兼具这种个性,即便其搬起石头砸了自已的脚,大选连任败选,很难确定决定美国政治的某种背景力量,不会选出另一位更加危险主义冒险主义的人来当总统。

这就意味着,振幅会加大,在国际关系上会愈发产生脱轨趋势,从某种角度上讲,中东沙特俄罗斯等力量,英国瑞典的防疫政策,都己经表现出某种看热闹不嫌事大,上场用力加油鼓劲晃荡,看谁先晕船!

所以,这预兆着和平发展主义遭到破坏,大国小国想上场混水摸鱼的会增多。

而美帝可能会放弃在口头上维护世界和平发展的领袖地位,从行为上口头上都明目张胆地主动搅混水,毕竟,军事金融文化三大项,美帝比我们更有搅混水的本钱。

防疫斗争不仅仅是防疫,要真的做好战斗准备!

知乎用户 投研双杰​ 发表

先说结论:

自由资本主义迷人光芒的再一次消逝;

这一轮全球化的终结,全球化逆转的理由又多了一条,这不是普通的经济和政治压力,而是更根本性的理由——对死亡的恐惧;

贸易保护主义、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的政治大礼;

加快西方民粹主义的发展,经济困境、贫富悬殊、移民危机和阶层固化造成西方国家民粹主义的兴起。

更多内容,请见这个回答:

如何看待基辛格的《新冠病毒大流行将永远改变世界秩序》?

知乎用户 雪哥 发表

恐怕会更快向两极化坠落。

疫情是照妖镜,如果照出来大家都是妖,还好说,但结果我们照出来不是妖,就弄得别人很被动,尤其还是个一直被打压的对象。那么,他们会想办法干掉镜子,哦不,是抹黑并且干掉我们。

如果你是一个一直自称并且被 “公认” 的老大,突然被一个孩子指出,“他其实一直都在忽悠你们,他自己都没有穿裤子啊!”,你会怎么处理这个孩子?你会先泼脏水,说他是 “童言无忌,目不识珠”,然后联合你的兄弟,一起把他打得连他妈都不认识,最后接着做你的老大。因为只有除掉了他,才不会让人意识到“你没穿裤子” 这个事实,然后继续被你收割。

这其实是一个意识形态导致的问题,他们不太可能认可我们的能力和制度,就算我们成功办了奥运会,战胜了 SARS 和新冠。因为认可我们代表着他们被打脸。

所以,疫情之后等他们腾出手来,会做两件事:

对内:给予自己国民一定的补偿,标榜自己也需要一些成本,不能无中生有,但不过是继续做一分吹十分的古老伎俩。躲过疫情的人都会获益。这是他们当时应对苏联时的那一套,权贵阶级为了保持社会稳定,自愿放血,通过一段时期内提升国民收入及社会保障,来体现其制度优越性。

对外:或者更直接一些,打击我们。

这个打击将是全方位的。首先,从舆论上谴责,他们会动用 FAKE NEWS 以及各种 KOL 来带节奏,少不了 “这国怎?亏总民,我陷思,定体问” 这样的论调。最要命的是,煽动民族主义,这样所有亚裔都不好过,但是这个锅会扣在我们头上。

其次,是更猛烈的贸易战,经济上压制。制造业是我们的根本,那么加大抹黑中国制造就颇为重要,就像他们说我们口罩和防护服不符合标准一样,在英国已经开始烧毁 5G 基站了,他们会说我们的产品传播病毒。同时施加汇率压力以及关税,一方面让我们货币升值,降低我们的产品竞争力,同时提高关税,进一步限制我们的出口,并且拉拢盟友一起打压我们。

同时,还有科技上,科技封锁是惯用伎俩了,之前苏联就对我们用过,但我们那时有钱学森,于敏。现在是美国的尸体清单,之后再这个清单上的中国公司会越来越多,同时他还会通过外交和经济压力,限制其他国家向我们出口科技产品。

但是,最要命来自于安全事务的压制,现在中东到西亚已经暂时平静,非洲和拉美也已经被搞垮了。美国在战略重心上会彻底反扑亚太,这次罗斯福航母舰长才会因为向媒体泄露此次舰上疫情被革职,也是用了雷霆手段,大家有兴趣可以去听听刚刚辞职的美国海军部长在罗斯福号上的发言,被录音了,相当真实和刺激,高层的态度可见一斑。美国国防部是美军战略的策划和执行者,疫情这口锅他们是甩定了。

再从我们的角度来说,这次疫情,就像是一次全国的动员演习,我们表现非常出色,比任何一个世界强国来说,都要出色。一些中间派国家,一些不受美国或欧盟待见的国家,会一定程度上倒向我们,虽然我们从来不想结盟,但是这是趋势,不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而老大哥看到这种趋势,就更加会把我们放在其对立面,我们从没有想要站在老大哥的对立面,但这也是趋势,不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

怎么破局呢?韬光养晦,避免重蹈苏联覆辙。“韬”的是意识形态的 “光”,别上国美的当,不做口舌之争或吃一定程度的亏,而是用实力说话。“养” 的是我们崛起与发展的“晦”,即在别的国家动乱的时候,我们要按计划实现现代化。继续利用科技和资源以扩大制造业优势,继续稳定物价和房价以保证民生,加大教育支出培养人才,继续砸钱砸专家发展科技和军事,加大对外投资尤其是发展中国家的投资,不仅是获得国际支持也是为我们持续发展提供动力。

我们一定要充分利用好这段时机,闷头苦干,闷声发大财,珍惜 14 亿人一起并肩战斗获得的来之不易的成果。

知乎用户 李斯坡 发表

疫情是全球体制瓦解的催化器,我们应该如何应对?

美国为首的全球化运动本来对所有参与者都有利,有利于提高生产效率,降低制造业成本,保持长期低通胀。但是全球消费能力增长是有限的,一旦到达极限很容易出现产能过剩,生产集中到少数成本最低的(中国)企业。西方右派精英对制造业空心化造成的国家安全影响很警惕。西方工人阶级对产业凋零和失业很愤怒。二者一拍即合,启动了逆全球化进程。

但是逆全球化遇到了阻力。最大阻力是消费者要求购买最便宜的商品。消费者对精英提高关税和商品价格不满意。会用选票伺候你。第二大阻力是有一些行业比如国际金融非常需要尽量多的地区被纳入美元经济圈,资本自由出入各个国家。这样金融寡头们才能通过制造美元通胀通缩周期在世界范围内套取不当利益。但是金融资本主要支持民主党,川普犯不上帮它们。

所以精英的计划是逐渐脱钩——视老百姓承受能力而定,切香肠式地实现逐步实现中美脱钩。

现在疫情对冲了老百姓的消费期望。西方老百姓对逆全球化的耐受力大幅提高。这就给反全球化政客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如果他们抓住了这次机会,就会大力推动和中国脱钩。什么叫 “脱钩”?就是尽量将所有产业的依赖性转移到其他国家。脱钩不必完全,但会沉重打击中国过去几十年成功的发展模式。中国当然可以尝试消费转型,但转型能成功到什么程度?是个未知数。

脱钩是明显的战略陷阱。我们本应该积极规避,遗憾的是中国似乎正在积极往陷阱里面跳。

战狼式外交外宣属于根本性的战略错误。现在不是战略摊牌的时机,而应该继续保持战略迷惑,至少维持住与西方的实质性的贸易关系。待到一带一路有了更显著成效,中国成功把部分产业转移出去,自己成为消费与生产兼顾型社会,再战略摊牌不迟。

疫情的另一个可能影响趋势是西方民主社会主义势力抬头。二战结束后,英国工党和法国社会民主党得以长期执政。这主要是民众期望大政府和广泛福利。这个趋势会对我国产生什么影响还需进一步研究。

知乎用户 ZachTeo 发表

世界的割裂会更加明显,也许会有局部动荡。以前在 mba 时老师们 (美国毕业的德国教授和中国的教授) 就表示中美会带起世界的割裂,然后欧洲五眼是美国标准,第三世界会跟中国标准,现在看来这个割裂可能会更极端,版图会有变化。

(1) 割裂的新格局: 如果是之前推演的格局版本,那中国最多是第三世界国家的老大,但是这次疫情似乎是一次新的天启。把西方和美国的无能暴露的很彻底,如果中国是苏联也就罢了,新的领袖西方中出现,大概率美国继续引领,印度有成为继承者的机会。但是中国这个经济西方化的存在在这次疫情中表现抢眼,给了很多饱受美国欺负的国家地区比如欧盟中东一个至少讨价还价和保持中立的支持点。有了中国这个搅局者,美国本来能分到的政治版图会因为自己的产能空心化明显,金融脆弱凸显,实际动员力低下进一步缩水。哪怕如很多高赞答案所说,欧洲右翼上台,但只要脱离美国标准影响,都是中国的胜利。

(2) 金融霸权的可能多极化,疫情引起的美股西方指数大跌和可能引起的金融危机,以及中国的 a 股的逆袭强势。似乎不光是一种维稳社会,也是在向世界展示另一种金融避险的选择。

(3) 地缘危机: 经济疲敝,产能空心,美国多半会采取引起战争的方式吸血,一般突破口就是中东和南海;如果是南海,那多半 tw 问题就会浮出水面,但是其实局部军力对比已经倾斜,如果我国一周火速平台,顺便敲掉第一岛链,再借这次胜利全面推出新的局部人民币结算系统,美国的霸权走的更快,因此这牌美国要是聪明不一定会打,中国却可能会在某个节点成为主动的一方。(以后的对台作战要点不是为了一定要维护法理和领土完整,也许更会像美西战争或英美战争一样成为新老交替的标志,我国估计就是一场快速的局部抽肿美军的脸后就停手,当然美国要持久战那估计中国也奉陪的起,顺便推出我国的亚太人民币结算区) 中东倒是一个可能的多的火药桶,最可能的就是向什叶派之弧直接动手,间接加强控制其他小弟比如沙特和以色列。总之,局部紧张的可能性大增。

其实这次疫情似乎真是一次天启一样的事件,也许如三世纪危机变局一样,是多米诺骨牌的第一环。中美的割裂不可逆转,比如我国派出专家援助伊朗韩国,也可能去欧盟,蝗灾援助巴基斯坦,却多半不会援助美国和印度;而舆论上更是连表面的和气都没没有,这个也许是新的主旋律。

加上最近的油价撕逼问题,沙特减价明着为了收拾俄罗斯,暗里是对美极限施压,似乎美国也同意保持沙特在自己产业链中的那个角色,所以低价油没有给中国。但是中国援助两伊,未必不会借此定价外加新的血盟,以大概 40-50 美元的互惠价从两伊买油并且签长协,上期所承办人民币交易,同时从俄罗斯吃更多的现货,也是人民币结算,这个就是新格局的开始

知乎用户 逛街 DE 鲨鱼 发表

不确定因素太多,老百姓看不出来了。。。。。只有相信国家,相信党。

知乎用户 烟花巷陌 发表

另一个回答放这里:

undefined

知乎用户 nana 发表

这个回答是答英国外交大臣云云的,我觉得放在这里也合适

我之前在别的回答中已经说过类似问题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一下

undefined

其实西方的这个所谓的「清算论」是非常站不住脚的。先不说这个外交大臣是出于什么情况下说出这样的话。疫情过后一个千疮百孔,百废待兴的西方(欧美)拿什么清算我们。好,现在我们假设美国为了甩锅也好,回血也罢。吃了铁王八,铁了心要来「清算」我们,光靠美国一家可不够(参考贸易战),那么只能拉帮结派把它的狗腿子们(G7)叫上一起来「清算」我们。大家都知道说是说 G7,但里面每个国家都是各怀鬼胎都想从背后互相捅刀子的国家。这样拉跨的清算联盟想要同心协力是站不住脚的理由来打压我们只能是继续看西方进一步分裂罢了。(但也不可因此放松警惕)

基于这点,我觉得「清算联盟」与马超韩遂为了对抗曹操临时组建的联盟也差不多。看上去声势浩大,其实各怀鬼胎。对于这种联盟,贾太尉是怎么看的?「离之」。首先法国就不是和美国坐一条船的。其次从意大利的表现来看,清算中国除了显示自己的没节操墙头草吃了吐以外并没多大利好,而且还不说美国喜欢吃独食这一点了。对于意识形态不那么重的意大利来说与我们合作绝对比清算中国要来的好。况且不管多少我们全力援助意大利的行动可是在意大利人民心中埋下种子了的。(强行清算我们的话稳定度 - 3)。大家还记得我们疫情期间对意大利所做的吗?可能国家早就想到欧美会来这一出,所以不管出于什么理由都要援助意大利,因此所以意大利也是我们可以拉弄和离间的对象。

其次是日本。只能说离美国太远,离我们太近。如果日本还想开奥运会,想振兴日本,想松绑搞自贸区的话我们绝对不会是日本敢得罪的对象。别看网络右翼们跳得那么欢,那也仅仅存在于网络上。所以我觉得就算安倍被搞下来,再换一个反华的首相也不敢说「清算」我们,对我们也只能笑脸相迎,偶尔演演撞船戏应付应付美国就不错了。所以,日本不是一个可以拉拢的对象,但起码我们的震慑力可以让日本偏向中立这样就足够了。

其余的国家虽然和美国穿一条裤子,可以离间不可拉拢,碍于篇幅就不说了。(哦,德国不是和美国穿一条大裤衩,也是属于可以让其中立的国家)

好了,上面说那么多,可能很多朋友觉得我在瞎扯淡,哪有那么容易就能拉弄这些一心想在我们身上找利益的国家。其实不然,上文也提到了,疫情过后欧美国家肯定是伤根动骨急着振兴经济的(所以才会有所谓的清算论,即掩盖自己的无能,顺便再捞好处)。我看好像没什人还是选择性忽视了我们国家除了工业外贸以外的一大优势那就是「对外输出游客」的优势。这几个月没了中国游客的消费日本有多惨大家不知道清不清楚,直接都已经哭爹喊娘求爷爷告奶奶了。而且旅游业带动的可不仅仅是观光收入,还有商业上的收入也是巨头。总所周知中国游客可是出了名得大方,出于「来都来了」的思想加持下买奢侈品可是毫不含糊。那么现在就很清楚了,我上面列出可以拉拢的国家中法国,意大利,日本都是奢侈品及旅游之国(广义上)。他们真的会为了 MAGA 这种口号去豁出老本支援清算我们吗?我觉得 LV 第一个就出来骂死他们的政府。以我们最近的外交强硬态度来看,只要他们真的要清算我们,旅游局马上认定其为不安全国家。刚元气大伤的他们失去中国人这部分的旅游业和商业估计还没过几天他们的资本家就坐不住了吧。所以这也是我觉得以上三国可以拉拢的理由之一。只要不是愣头青我相信那些叫嚣着清算论的国家不会为建设美帝国主义让美帝更好地吸其血去死磕我们。只要有漏洞,就有操作的空间。

最后,这仅仅是从旅游业和其附加价值商业上考虑,其他方面别的答主也答得差不多了,我觉得结合一起看的话就不必害怕什么清算论之类的话了。

知乎用户 老实人 发表

从各国的表现来看,欧洲各国都废了,美国问题也很大。我们国家的动员能力极强。

这次经济危机即使是 1929 年来最大的一次,它引发世界大战的可能性也极小。

欧洲没了战斗力,美国自身问题重重,内部矛盾太多,我们团结一致,抗压能力很强。

外部势力想通过战争打断我们国家复兴的希望越来越小了。

哦,✌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这次疫情绝不是最后一次,难道没发现自 00 年以来各种传染病层出不穷?。萨斯,埃博拉,禽流感,中东呼吸综合征,新冠。

这些疾病不是简单的某某人吃野生动物那么简单。把一切归罪与吃野生动物不过是在转移视线。真实的原因是什么?是人口数量的持续增长,是人类活动对自然影响持续加大。

传染病流行的一个重要因素,人群密度。没有足够的宿主,病毒只是散在的状态,不会造成爆发,影响有限。

要减少诸如新冠之类新病毒的爆发,最重要的不是提高卫生水平,而是减少人口数量,降低人口密度。但是,这显然与经济发展,与国家利益相悖。如果中国强力控制生育,减少出生率,全世界的人口增长并不会有下降趋势,你降低的人口数量由其它国家填补上了。你的人口在下降,劳动力在下降,他国却是上升。在你为了全体而牺牲时,不牺牲的反而受益。这种舍己为人的事情是不会被国家单位采取的。不如索性继续扩大人口规模,挤占全世界的人口份额,即使有那么一天爆发恶性传染病,大国可以用巨大的人口基数,优质的医疗资源作为防御手段,小国,穷国却只能任由疾病屠戮。在疾病将人口密度杀到一定范围的时候,小国可能不复存在,大国依然还有很多人。

以上,大家等着下一次大爆发,看看谁免疫力牛掰,能在大疫之后还继续活着。

知乎用户 快下楼 发表

关心世界格局之前,劝大家从 4 月 1 日开始囤粮。最重要的是家里储备最少 12 个月的所有开支的现金。这两个都是保命和保生活的。

至于,世界格局,留给病毒发展情况和各国政要吧

知乎用户 放矢工作室 发表

大格局由美俄中主导的美洲欧洲亚洲,和尚未开发的非洲。在主体不变的情况下各方敏感区域为:美国的利益地域在东欧与南美洲,俄国的利益点在中东和东欧,中国的利益区域在东南亚!

被摆布的区域棋子国家:美国的棋子欧洲英法德,中东:沙特,以色列。东南亚:日韩

俄国的棋子中东:叙伊。东南亚:蒙古。南美洲:古巴

中国的东南亚:朝老柬缅。欧洲:希腊。中东:巴基斯坦。美洲:委内瑞拉。

反复无常在多方势力之间左右跳的棋子:南美洲:巴西

欧洲:意大利

中东:土耳其

东南亚:越南,印度

2020 年:

军事:美暗杀伊朗高官,伊朗报复轰炸美军基地。

经济:俄罗斯扩大原油产量美股暴跌。

疫情:日韩靠拢中,中拉拢意,为得到俄罗斯同意,同时对其盟友伊朗提供援助。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俄罗斯禁止中国染指欧洲事物带古巴介入意大利,试图逼迫中国离开。中国依旧支援意大利抗击疫情,俄罗斯不得已督促伊朗卫生部攻击中国,中国公布绥芬河俄罗斯入境人员确诊病例作为反制俄罗斯!

俄罗斯对美国打出:美国加油!督促公布病毒源头!

中国对美国打出:美国加油!督促公布疫情源头!

其他国家对美国打出:美国加油!

知乎用户 孙浩 发表

不会有本质上的影响。

但会加速中国地位的崛起。

估摸着,有十年左右的加速吧。

但本质上没什么改变。

这次经济危机最多,最多持平 08 年。

大概率是像互联网泡沫那种档次的。绝对不会演变成 29 年大萧条那种档次。

目前,把欧美拆开看。

美国的优势仍然明显。军事,经济,文化上都是。

欧洲是彻底没落了。

这次德国抢口罩事件非常严重。

欧盟估计要不了多久就会破裂。

日韩更倒霉。

韩国现在岌岌可危。因为韩国严重依赖国外市场。

日本 all in 奥运会。期望借此激活如同尸体一样的经济。

这下奥运会就算开了。也是大打折扣。

日本又一代人将在沮丧中度过自己最好的年华(20-40 岁)。

欧洲,日韩全部倒霉。

但美帝不怕的。因为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大部分技术都在它手里。

中国可以乘机弥补一下,第一,第二工业革命的技术(中国是半途赶上了第三次,但第一,第二次没赶上,欧洲,日本保存了前两次的大部分技术积累。所以你会看到精密仪器很多都是欧洲日本的。)

知乎用户 霖霖 发表

  • 如果没有疫苗的话,未来两三年内我们可能都不得不与病毒共存,同时为了防止大量人集中感染造成医疗资源的击穿,接下来两年可能都要保持间歇性的社交距离,广泛的监控,以及医疗资源的扩充,这样的话病毒对全世界的影响就是偏长期的周期性影响。

  • 短期各国会为了尽快恢复经济而尽快重启全球化,但中长期来看,此次疫情暴露西方国家医疗物资不足,会促使全球产业链的本土化区域化,特别是和国家安全、基本民生关系紧密的商品,比如口罩、呼吸机、抗生素、原料药等可能会 “去全球化”,生产部门回归本土。
  • 西方国家在大规模货币扩张后贫富差距会进一步扩大,会加大已有的国内政治矛盾,最终可能会演变成外交上面的冲突。
  • 中美本来就缺乏战略互信,由于特朗普对防疫不力甩锅,进一步加剧了对立情绪,今年又是美国的大选年,预计中美的摩擦会在技术层面(进一步技术封锁脱钩 / 针对华为产业链的打击),金融层面,国际政治和军事层面继续发酵。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疫情之后肯定会有一场斗争 不一定是战争。首先世界各国都会从疫情中反思,经济全球化全球都绑成了一个整体,中国是世界工厂,中国受到了影响,全世界没有谁能够在短时间内补上中国这个空缺,落后的国家无法得到急需的产品,发达国家由于要产业升级,把一些末端生产链放在中国,平时进口习惯了,到了危急时刻自己短时间内没办法大量生产。如果我是西方国家领导人,疫情过后肯定不能再把所有鸡蛋都放在中国了,要从发展中国家培养多个世界工厂,即使中国失去了生产能力,我也不会断货,而且自己国内也要恢复一定的高污染高能耗低端生产,也就是要减少对中国的依赖程度。不排除美国为首的西方黄毛鬼会大力扶持一些发展中国家对抗中国的一带一路。去年我国已经和美国打了贸易战,就像汉朝放弃了和亲政策不再对匈奴退让,这是一场拿国运相赌的战争,任何一个失误都会付出沉重的代价,是中国打趴美帝登顶强起来,还是美国把中国打回去,只能众志成城 拭目以待。

知乎用户 阿飞巴巴 发表

1,新冠肺炎的重症率 20% 左右(老龄化社会更高),这里面,得不到 ICU 有效治疗的重症患者 50% 以上会死亡。COVID-19 疫情的最终死亡率应该接近 10%(主要是老年人以及有基础病的患者)。新冠病毒凭借星星之火,以燎原之势流行全球,并且是 RNA 病毒,容易产生变异,大有长期与人类共存之势。此外,新冠病毒感染者有超过 1 周时间没有明显症状,同时还有超强的传染力,COVID-19 疫情最终的感染人数会超乎想象,而超量的病人将会瘫痪医疗系统,同时大幅增加其他疾病的死亡率。总的来说,疫情感染总人数以及死亡人数都会超乎想象,对人类不说是灭顶之灾,但肯定是腥风血雨!

2,鉴于 COVID-19 的破坏力,没有壮士断臂的气魄,没有全力以赴地对抗疫情,一边防控,一边继续经济活动,只是挣扎地拖延时间,等待救世的疫苗或者特效药。跟病毒打持久战,社会、经济只会越来越差。越早脱离持久战的泥潭,损失越少。疫情持续多久,社会就可以动荡多久。萧条、饥荒、犯罪,社会矛盾会更加尖锐,治安更加恶劣,暴力冲突更加频发,经济生产更加低迷… 恶性循环,社会、经济陷入天灾人祸的巨大漩涡中。很有可能会爆发局部战争,一相当于政府投资提供就业以及拉动经济,二相当于转移社会矛盾。如果有,肯定是大国联合小弟攻打小国,以保证速战速决。(北约打恐怖分子?)

打中国?不存在的,除非某大国领导人脑残了。70 年前的手下败将来中国客场作战,能有胜算?!但是,我们也要做好战斗准备。毕竟,还真有可能是脑残。

4,基辛格说 “新冠肺炎大流行将永远改变世界秩序。”

西方发达国家会不会内讧?不会,应该还是之前的样子,床头打架床尾和,毕竟利益相关。

中日韩自贸区会不会再次提上日程?趁中日韩关系升温,美国控制力减弱,一定会加快进程。

一带一路会受影响吗?总体来说,还处于建设阶段,影响不大。国际支持及当地政府政策支持力度可能更大,毕竟是实在的能拉动经济的投资。

中国国际形象会改善吗?舆论上不可能改善,舆论的高地已经被敌人占领了。

世界秩序永远改变就是美国跌落神坛,老大还是老大,但已经不是以前的老大了。

快刀斩乱麻的中国防疫模式是唯一文明有效的防控方法。这一场全球浩劫不亚于全面战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动员能力跟战时体制相当,中国的产业结构齐全,中国人勤劳勇敢,经济恢复能力极强。此后,中国将率先恢复元气!

西方发达国家毕竟有科技优势,依然掌握高端制造业、核心技术。中国最早恢复元气,也难以在科技上完成超越。疫情过后,中国对顶级人才的吸引力大增,也有助于科技加速发展。

发达国家已经开始着手制造业回流,一方面是应对这次及以后的疫情,一方面是提供就业岗位。因此,中国制造业面临市场萎缩以及更加激烈的竞争,优胜劣汰更加明显,企业经营难度加大,制造业战略升级进程加速。国家应当会有战略调整。中国制造业的竞争对手遍布全球,高端制造业要跟发达国家的高科技企业竞争,低端制造业要跟劳动力大国竞争。如果制造业升级了,从工业大国升级为工业强国,中国社会、经济再一次腾飞。中国工业毕竟起点低,起步晚,落后了,只能加班加点,才可能完成超越。现在,对手不能大步向前了,我们更加要咬紧牙关冲刺。每一辈人都有每一辈人的烦恼,然而每一辈人都有每一辈人的使命。吾辈加油!

知乎用户 我就是坨 shi 发表

新冠肺炎疫情对现代中国的影响,如同长征对红军的影响。中国人民人心聚起来了,

知乎用户 汤旭尧 发表

1.

先说几句基本观点:

随着中国疫情的逐步缓解和全球疫情的全面爆发。西方传统价值观将面临严峻拷问,西方传统政治思想将面临前所未有的巨大挑战,西方民主政治体系将摇摇欲坠。

人类社会发展的动力源于对理想社会的追求和对现实社会的反抗。西方民主政治结构不论从任何学派、任何理论剖析,都无法逃脱精英主义、资本至上、利己主义等特点,这是西方政治思想史和西方文化思想史、西方宗教思想史数世纪以来共同促成的。推翻一个政权改变一种体制并不难,但转变一种根深蒂固的思维模式则需要特定的历史条件,即生死存亡的危机。

我们认为当前的全球性大面积突发疫情与全球性战争有极为相似之处,即人类社会处于生死存亡的危机关头。中国的疫情防控工作已经基本上交出了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而此时一旦西方社会的尝试失败,就极大可能要面临民众对主流价值观及政权合法性的质疑。

2.

关于疫情当下主要国家行为依据及其可能产生的影响:

其实欧洲多国的行为动机很好理解,在不破坏市场经济运行机制的前提下力求自保,拖到疫苗和夏天到来就是胜利,关于被坑了的队友那就等结束以后再说。但是,大一统欧洲再一次被证明了是屁话,新闻铺天盖地就不一一例举了。不过有意思的是,意大利再次表明了站队立场。虽然很可能疫情结束后过河拆桥,但至少像广大摇摆国家表明了一点,灾难面前,自由民主没用,铁杆盟友没用,要么拥有自给自足的生产力,否则强如意大利也只能选择依靠有自给自足生产力且能大面积对外输出的国家。

美国在疫情爆发之初也进行了群体免疫的尝试,但是预计实施会遇到极大阻力。美国政党政治结构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美国总统的行为,尤其是在大型公共危机面前一步走错就可能导致无法挽回的后果进而影响党派利益,毕竟大选当前选票才是最重要的。而要让中层阶级坐家等死那必然激起反抗,毕竟中层社会精英可不像平头老百姓那样易忽悠。

中东值得关注的是伊朗,伊朗是善于并且及其善于将国内矛盾对外转移的国家,让人觉得似乎任何大小问题都是由美国或者以色列引起的,这次疫情的严重程度和持续时间将决定伊朗对美态度的转变。

3.

世界格局:

回到一开始的话题,由于中国已经实现了防疫成功,现在压力到了欧美一方。大国博弈从来都不是你落井了我拉你一把,而是你落井了我要扔石头灌水顺便把井盖上,最好能封死井口让你难再有出头之日。

欧洲:仅讨论欧洲内部。不太支持欧洲即将一盘散沙的观点。即使是欧盟内部也从来没有国家真正对欧洲一体化持乐观态度,只不过在冷战格局下向一个统一且强大的欧洲议会让渡部分权力可以换取在两强争霸下的生存空间,并持续吸取一体化带来的经济红利。虽然国际格局变了,但利益主导的国家政策难以改变。同时地缘政治局限决定了对一众欧洲小国而言,中国的手再长,也不如德法开的空头支票有用。

美国:个人观点,此次事件是美国霸权及西方意识形态的全球性危机。以美国国力不难从疫情泥沼中挣脱,但疫情期间爆发的一系列问题才是真正引人深思的。西方长期以来强调的制度优势在疫情面前不堪一击,西方主流价值观反而成为了对防疫工作最大的阻碍。甚至危机会影响到美国内部对政权合法性的质疑以及对主流价值观的质疑。

中国:对中国而言,如何利用当下机遇打好这手牌至关重要,甚至当前形势某种程度上是实现中国崛起的最好时机。运用得当能够加快国内发展既定目标的实现,进一步部分取代美国的全球战略地位,加速美国霸权的衰落。

俄罗斯:相较疫情危机,俄罗斯近来最为引人注目的还是修宪。俄罗斯的首要任务还是在完成政权迭代后能保证自身安全,不被欧美各种势力影响,并同时恢复国民经济结构的重建和发展。综上两点都与中俄合作息息相关。

日韩:日韩的离心倾向早已不是一天两天,这次疫情下暴露的更加明显。安倍晋三和文在寅都是颇有手腕的政治家,也并不甘于现状。但是由于两国国内社会结构和政治结构的特殊性,短期内还是难以摆脱当 “狗” 的现实。

亚洲:东南亚各国和中国的关系目前就是互惠互利,至少台面上是干净的。同样的,只要不挑动与地区大国的矛盾,以中国为核心的东亚区域和平及共同发展是较为容易实现的,毕竟中国不喜欢干过河拆桥的事。亚洲的一根筋在于印度,不过 RCEP 绕开印度以后至少摆明了各国的态度——条件多还不一起玩就滚蛋。整体上来说,亚洲局势会进一步放缓,向心力会有所增强。

拉美:抛开美洲内部问题不谈,因为拉美难民潮、经济危机、政权危机对世界格局的影响并不大。作为美国后花园,短期内难以想象有国家会选择染指拉美事物,除非天塌了,不然美国的影响力和统治力难以改变。

中东:伊朗的反美态度只会加剧这毋需多言。中东无论疫情与否继续混乱的形势是不变的。而中国是否会针对中东多国出台援助计划还尚不明确,从一带一路战略布局来看,良好的外交关系促进良好的贸易环境似乎浑然天成。但中东的局势就是乱成一锅粥,愿不愿意下手搅拌还得看国家层面的战略部署,美国就是前车之鉴。

加拿大和澳大利亚是美国铁杆加死粉就没什么谈的必要了。

4.

多说两句。

不论对小国还是大国,政治博弈都是极具现实性的,国家利益永远是评估政策有效性的唯一依据,国家间的权利斗争永远是国际关系的主旋律。汉斯摩根索之所以伟大,是因为从政治现实主义的视角,你就会发现一切理性的政治行为和动机都是如此的利己,甚至肮脏,国际社会的友好乌托邦就像科幻小说一样难以实现。

对了,上一个在政治领域满怀理想主义结果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的人叫戈尔巴乔夫,再上一个叫尼维尔张伯伦。

知乎用户 mmmm 发表

看到前面各种煞有其事的评论 欧美会如何衰落,中国会如何崛起。

就想到 game of throne 里小指头最喜欢讲的一句话:chaos is a ladder

当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沾沾自喜看着其他地方生灵涂炭,借此谋利之时

殊不知来自北方的异鬼才是全人类的敌人

欧洲为了自己的傲慢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没有所谓的衰落与崛起,都是唇亡齿寒,一损皆损,一荣皆荣

知乎用户 南太脂砚斋 发表

美国不怕死人,只要经济不受影响,美元霸权不解体,大爷还是大爷,生过病的狮子更强壮。死个把人不怕,到时候开放移民政策,又盘活了。中国不一样,中国怕死人是因为中国是以工业立国,中国崛起主要是依靠中国的廉价劳动力,人口红利,要是没人了,中国去工业化,产业转移到印度,中国就完了,再无崛起的可能。你一个工业大国开发移民政策,除了移来一些非洲地方的穷哥们,精英是不来的。所以说这次疫情是百年一遇之大变局,错过了这次绊倒美国的机会,再无可能。因为中国人口老龄化严重,人口出现负增长。大家想中国一百年后退化成一个五亿人口的国家,这个体量,还可能称霸吗?

中国想要崛起,一要挑战美国高科技,二挑战美元霸权。而华为是中国的唯一一家能与美国抗衡的高科技公司,所以这次中国能不能崛起关键看华为给不给美国弄死。如果弄死了,那么中国人只能乖乖的给美国大爷当奴才,中国人别想过上好日子。

知乎用户 瑭不咕​ 发表

说说我们中国吧

对内

目前普遍观点是疫情将会导致世界经济大萧条,但是我相信我们国家维稳会做的很好 至少大部分底层百姓的生活不会收到很大影响。

此次疫情也会让看到我们一直坚持的制度的优越性 我相信会增强我们的民族自信和身份认同。

另外,本次疫情暴露出来的漏洞也已经得到了重视,我们的国家机器会愈发完善强大。譬如你所知道的清华万科公共卫生与健康学院。

对外

我认为情况并不乐观。事实就是疫情加重了大部分西方国家的反华情绪,我们的对外宣传口任务艰巨。中国的崛起是必然,中国和西方政治体制的不同决定了我们永远都是对立的,而疫情加速了这种对立峰值的到来。具体到每一个个体,或许我们会在国外更频繁地遇到歧视现象。

中国的声音冲击西方话语体系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急不得。但同时,我又期待着我们能够采取对策,通过这次疫情,为我国争取长期的利益空间。

可以想见,我们必然会加强同其他国家的联系,通过 “口罩外交” 和其他援助进行互惠互利: 同日韩和东南亚国家的交流可以保证国界周边地区一段时间内的稳定;同俄罗斯继续保持合作,与美国老大和它的小弟们分庭抗礼;利用好意大利这个墙头草为打通欧洲做铺垫;援助第三世界国家体现大国担当。

在肯定这次疫情是灾难的本质前提下,从另一方面看它给我们带来了莫大的挑战和机遇。

知乎用户 李荡 发表

鉴于 2020 年初新冠疫情中资本主义国家的拙劣表现,某种思潮在其国民群体中渐渐复苏,次年 7 月 1 日,在大西洋不知名海域的一艘普通的渔船上,欧美各国代表秘密召开了一次改变人类命运的会议。后来,史学家称其为—“蓝星一大”。

知乎用户 何佛允 发表

疫情后世界格局分析
美国
经济危机又引爆,
世界霸主要失掉。
中美两极长对立,
战事频发全球闹。
欧洲
难民涌入多动乱,
欧盟破裂人心散。
离美亲中逐利润,
合作亚洲求发展。
日韩
强迫站队难判断,
终究会把美国叛。
附属中国当小弟,
吃香喝辣照样欢。
印度
区域强国心不甘,
追求霸权难实现。
国内矛盾多繁琐,
受制中国苦水咽。
俄罗斯
残废之躯前途黯,
昔日荣光难在现。
休养生息要经济,
低调生活求发展。
非洲
长期剥削被解除,
人民生活渐富足。
拥护中国当老大,
翻身做主不为奴。
中东
各路势力擂战鼓,
炮火纷飞民生苦。
内部纷争不间断,
化作棋子各为主。
中国
两极之势初已成,
经济蓬发势不停。
天地人和豪气展,
笑把天下收囊中。

知乎用户 馄饨 发表

本次人类与病毒战斗的三个战场

第一战场位于国内,随着武汉的开城已经接近尾声,但在第二战场的影响下,面临着外防输入,内防反弹的压力,我们付出了 8 万多感染者和 3300 多条生命的代价,以及经济活动停摆 3-10 周(3 指优先复工的产业,10 指学校,旅游,休闲等产业)的代价。第一战场的鏖战主要影响是第三产业的经营困难,外贸的短时性供应紧张,经济影响较为可控,通过新基建等可能缓解其影响,不至于改变世界格局

第二战场以欧美为主,辐射带动东亚(输入),澳洲(与美英联系紧密)和拉丁美洲(与西葡交流紧密),目前已经付出了 140 多万感染者,8 万多死者的代价,毫无疑问,在烈度上比第一战场升高了一个数量级,而且现在才刚刚进行了不到半场,这些数字还在不断递增。这里面最让人担心的是,相关问题蔓延到公共卫生领域之外,带来一系列经济问题

2-1 股市罕见性崩盘,经济预期急转直下,预计今年全球主要经济体 GDP 能够保持不下滑(+0.01%)就是非常伟大的成就了,一部分国家有可能出现 - 5% 的负增长

2-2 实体经济需求锐减,待在家里,电影不看了,唱跳 rap 篮球通通取消,旅行取消,餐饮聚会取消,汽车除了去超市采购开一下也用不到了,以往 3 天加一次油,现在一个月加一次油,由此导致航空,文娱,餐饮,休闲等产业陷入空转

由 2-2,引发失业率上升,且创业形势艰难,加上学校不开学,社会上出现大量无业游民,或者以来社会救济的人考虑到 欧美人存钱习惯不足,超前习惯几乎成为这一代人的潜意识,预计数个月内 经济状况的急转直下将让人们措手不及 而依据目前疫情,稳妥的复工需要一个月,而此后消费的恢复再追加一个月都不够,深入普通人生活的经济困难将不可避免

社会方面

一是为了防止疫情蔓延,各国相继断航,但面对普遍的物资紧张,彼此之间合作不足,无论 G7/20 还是欧美,我们没有看到协作性的抗疫行动,几乎都处于孤军奋战的方面,而且还要抽出一些精力防止被捅刀子。欧洲看似如同一家,然而其凝聚力与民族国家相比,差之甚远。想想湖北遭遇疫情时,2000 公里外的黑龙江提供了多少帮助,而意大利遭遇疫情时,1000 公里内的德国是什么态度?塑料花友情,路人皆知矣。

二是承平日久,普遍性能力不足 本次疫情论恶劣性大于甲流,论传染性大于 SARS,综合实力超过 60 年代的几次流感大流行,也就是说上一次这么强的公共卫生挑战几乎是 1918 年西班牙流感。可是不要忘了,西班牙流感距今 102 年,经历过这件事的人,不是作古也都老糊涂了,许多教训淹没在历史长河中。此外,1918 年没有高铁,汉口到北京不是 4 小时 20 分钟,而是 34 小时;1918 年没有喷气式飞机,伦敦到纽约不是 5 小时,而是两周;1918 年没有全球化,没有互联网,没有跨国产业链。因此,新冠病毒绝对是人类进入地球村时代以来,面对的最强的传染病。现在世界上再偏僻的两个机场实现互通,3-4 天就够了 小于新冠病毒潜伏期,因此地球村时代,传染病流行自然不会有什么净土,除了长期自绝于世界的太平洋海岛和朝鲜。另一方面,人类形成地球村的过程又是不可逆的,因此如何避免传染病风险,突然就成为一道前所未有的新课题。

未完待续

知乎用户 电驱动 A380 发表

这得看新冠要持续多久,持续的越久局势越明朗,各国的目的也更明确。

一劫又一劫,循环往复,这是新世界的第一劫,以后还有几劫。

劫: 快速发展,产生新事物,更新换代,旧事物被掩盖,虽被掩盖,但在最后还是会出来的。

旧事物: 根,不管世界怎么变,永远不变的根。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当下,随着新冠疾疫在全球的大爆发,有三种信息关注度最高,争议也最大:

◎“战疫”:疾疫的破坏力和各国的应对。

◎“追责与逆全球化”:美国暂停资助 WHO,日本 / 欧美国家产业回流。

◎“新冷战——新秩序”:世界将迎来 “两个阵营” 的对抗局面。

以上争论,归结为一个问题——全球化及其未来,两种最具代表性的观点:

一种观点认为,全球化的驱动力是自发的市场秩序,因此,全球化不可能终结。

另一种认为,全球化的本质是大国主导下的 “丛林社会”,新冷战,甚至第三次世界大战都有可能。

仔细分析,前者是一种经济学视角,后者是一种政治视角。如果把两种视角结合起来,或许对 “全球化” 及当下 / 未来的世界格局会有更深刻的认识。

最近的两次全球化浪潮:

一:18 世纪末,英国爆发工业革命,大英帝国开始主导全球化,被称为 “不列颠治下的和平”。这轮全球化,随着大英帝国的衰落,以及两次世界大战而谢幕。

二:也就是当下的全球化,是二战之后,由美国主导的全球化。

很多人认为,全球化是 “国与国” 之间的零和博弈,一个国家衰败了,另一个国家就崛起了。

但实际上,奥地利经济学派认为,全球化的驱动力是市场,主体是个人和企业,而非国家。市场这一自发秩序在全球范围的拓展,其本质是个体(公司)之间的自由交换,个人通过比较优势,在全球市场上,进行分工协作,发展贸易,不断创造财富。从而实现人类社会的繁荣。

正因为全球化能带来巨大的经济利益,所以,即使历史上的全球化因国家干预一再遭受挫折,但最终都以一种更加猛烈的方式回潮。

美国学者小约瑟夫 · 奈和加拿大学者戴维 · 韦尔奇在二人合著的《理解全球冲突与合作》一书中,提出一套分析和理解全球秩序的框架——

首先,全球化存在三个显著特征:

· 经济全球化——劳动力、资本、技术等要素,在全球范围内自由流动,使各国经济互相依赖、产业模式高度分工的程度日趋加深。

· 思想文化的全球化——全球化是一个不同思想文化、不同价值观不断碰撞、融合的过程。政治学者亨廷顿在《文明的冲突》一书中指出,全球化进程加速,让基督教文明、伊斯兰文明、中华文明等不同价值体系爆发了激烈的冲突。

· 每次全球化都会有一个强国,为全球化制定游戏规则,比如,确立贸易结算货币,建立全球协调机制,等等。

其次,全球化的三大特征,在不同的强国主导下,会呈现出不同的秩序面貌。透过《理解全球冲突与合作》一书,我们不难发现:

任何一个大国,如果想主导全球化,不仅需要经济、技术、军事等硬实力,更需要向全世界输出一套理想——一套能被大多数国家所接受的价值体系,和可以不断拓展的秩序。

对大国而言,理想与实力是互为倚靠的两个要素,没有实力作为支撑,理想只能是空想,没有理想作为引导,实力将会蜕化为暴力。

换句话说,没有实力,根本不可能主导全球化,但仅有实力,如果提供不了能被普遍接受的价值观和秩序,那么,就不会有国家自愿加入这一秩序。相反,强大的硬实力,还会成为让世界恐惧的东西。

所以说,全球化,就是不同大国之间,在实力与理想两个层面,不断博弈的历史。

◎18 世纪,英国与法国的争霸,是英国民主制度与法国皇权专制的竞争。

英国 “王在法下” 的制度,权力受到制约,税法很公平,其国债由国家财政能力作为担保;而法国的君主专制,其国债由君主个人的信誉做担保,风险远远高于英国。

最终,英国能筹集到远高于法国的财政资源,在 “七年战争” 中战胜了法国。

◎20 世纪上半叶的两场世界大战,可以被视为民族主义、种族主义秩序与自由民主秩序的竞争。

两次世界大战中,德国的民族主义,只能被日耳曼人所接受,对其他民族意味着灭顶之灾。这种秩序,让德国迅速崛起,但同时沦为众矢之的,成为必须除之而后快的邪恶力量。

◎20 世纪下半叶,美国与苏联的冷战,其本质就是 “自由主义” 与“乌托邦主义”的竞争。

英美的 “自由主义”,外化为西方世界内部充满活力的自由贸易体系。

苏联的 “乌托邦主义”,则外化为苏联东欧阵营内部僵化的计划经济交换体系。

计划经济的内在缺陷,导致苏东集团所构建的经济体系难以为继,与西方世界长期的军备竞赛,拖垮了后者。

简单说,大国崛起,不断冲击着全球化,甚至短时间内,改变了全球化的面貌。但是,由于全球化的本质和驱动力,始终不会改变,因此,全球化不会终结,只会不断洗牌。直到淘汰掉有悖于全球化驱动力,无法再拓展的秩序,全球化才趋于稳定。

不少人用修昔底德陷阱——后崛起国家,会挑战主导世界秩序国家,来解读全球化。这看起来好像很有道理,但实际上,这既不是修昔底德的本意,更不是全球化的本质。

20 世纪思想家哈耶克关于 “自发秩序 VS 理性建构秩序” 的视角,有助于我们深入理解全球化及其冲突的本质。

哈耶克认为,世界上始终存在两种不同的秩序:自发秩序与理性建构秩序。

所谓自发秩序,是人行动的产物,是演化的结果,而非人理性设计之结果。

例如,语言、宗教、市场,等等。

而理性建构秩序,是由人理性设计、规划出来的秩序。

例如,计划经济,集权制度等等。

自发秩序尊重人类社会自我演化的结果,重视人类已有的经验,警惕理性的局限性。

因此,认为人对自由的向往是任何力量都挡不住的,宗教、商业、民间社团等都应该保守下来。但不追求完美,秉持止于至善的理念。当这种理念外化为普遍秩序时,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和拓展性。

而理性建构秩序,崇尚人类的理性能力,尤其是位于金字塔顶尖少数人的理性能力,结果是形成一个自上而下的单向的强制秩序。

这套秩序提供的理想是:除恶务尽,建设一个完美的、人间天堂式的经济、政治秩序。因此,这种秩序,有非常大的诱惑力,但很容易走向理想的反面——用恶的方法,实现善的目的。历史上,这种秩序常常在短时间内造就大国崛起,但却很难持续。

全球化时代的冲突,亨廷顿总结为文明的冲突,按照哈耶克的洞见,更像是人类永恒的两种秩序的竞争。

那么,全球化的未来会怎样?理解了全球化的本质,这个问题或许不难回答:全球化的长期趋势是显而易见的,但短期充满不确定性,借用哈耶克的话:

“好的秩序会自然扩展,坏的秩序也可能野蛮生长。取代落后与野蛮的,不全是先进的文明与思想,还可能是更加落后与更加野蛮。”

世界正在发生巨变的今天,世界格局的未来,是坏秩序卷土重来,还是好秩序开出文明之花?答案并不确定,这取决于我们的观念——对全球化的本质,以及两种秩序的认知与接受程度。

知乎用户 守正出奇才 发表

美国

1,失业潮。

2,社会动乱。

3,企业倒闭。

4,死亡超过 500 万。

5,疫情近几年不会结束。

现在的美国疫情只是前菜。

知乎用户 朗读者 发表

对于中国来说,疫情增加了中国人民的四个自信

知乎用户 白鸥掠过海​ 发表

第一次写这种文章,如有争议,望能和平交流解决。

不得不说,如今这个时代正处于变革序章。现在的国际形势在等待一场某方面的新型变革,最有可能的应该先是以科技革命为开头,整体对于国际形势将进行一场洗牌。而中美欧正是以一种微妙的三角关系左右整体局势。新冠的到来则是打乱了各国对于未来的规划。突如其来的新冠遍布了全球,无不禁让人想起当年经济危机,资本世界整体动荡使矛盾得意最大化,不得已战争来疏散。而此时的新冠便是新时代的第一大变化,病毒让人不得面对现实,全球化理念被无情捅破,露出政权之间的暗斗与利益纷争。潜在的漏洞与矛盾也将爆发,国际大体和平秩序会进行一场全方面整改

如果我们只看着这一件事,很遗憾,我们什么的看不出。只有结合过往之事与对未来之展望,才可以得出结论

先看二战

战争的最大意义,便是打乱秩序,从而重组秩序。二战之前便是西欧各国向外殖民,一战先是殖民国家的内部纠纷,而二战便是长期以往的矛盾积压以至于全球爆发。其中有帝国之间利益不平等,有殖民地对殖民者的矛盾。当潜在的矛盾超出了承受限度,便需要战争这种暴力手段来疏通。这无不可以映射当今时世,文明将会走向统一,但东西方文明差异绝非短时间可消减。以及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本就归矛盾两面,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本身存在利益上的矛盾。只不过之前的全球化为主流,这些终究只是潜流。新冠的到来,将这些矛盾露出一角,但这个漏洞会随着矛盾浮出会越来越大,而等到矛盾整体显现,人类社会将会迈入新纪元。各方面将会革新。新冠是楔子,是未来时代的楔子

有人说一战是帝国主义的非正义战争,对此我认为,倘使没有一战,那么二战也不会爆发。一战之后不是和平,而是整体的利益洗牌。在这场赌局中,总会有输有赢,但一旦成为单面获益,赌局将无法进行,也便会洗牌重新开始。换言之,倘使没有一战留下的种,二战也不会产生,更不会进入新秩序与新时代。没有矛盾,自然不会有战争。甚至我国近代革命其实也是时代的产物,如果没有那些战争,这些事情都不会有。一个时代里的每件事都会影响时代发展以及无法避免。人类已经到了转折点,朝向一个未知的地方前进

二战之后的冷战是由于两大对立面的消失,殖民者与被殖民者。于是便有了新的矛盾,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而现在再将目光转向一个人

特朗普

一开始我对其也是厌恶,但后来我改观了。他在竞选前说过一句话

“从那些 25 年来从美国赚钱的国家,美国会赚到很多钱”

大体是如此。把目光移向 25 这个数字,再稍稍算一算,你会发现一个有意思的事。既 25 大概是冷战结束的时间。

换言之,特朗普其实是杜鲁门主义的传承者。

你会发现,美这些年甚至自二战结束后一直在实行霸权主义。或许你会疑问,以下为个人见解:

看向美国的手段,战争,经济封锁,贸易战乃至联合多国政治攻击。其实看起来意义并不大,因为和平发展才是最快最好。但如果你深究,你会发现其实并没有一场胜利。战争是指通过暴力手段迫使对方服从自己想法,既最大的胜利是在思想领域的殖民统治,例子可取八国联军侵华。倘使无法在思想上进行控制,那么会因文明,习俗等不同导致矛盾爆发而反抗。抗日战争时期便是因长久的文明差异非短时间可抵消以及日本当时并没有使用合理的怀柔政策,以及吸收的中国本土人(既汉奸)大部分无法将中日两国文化共同吸收。各个殖民国家仿佛永远不把攻占的土地当作自家,永远都是一顿糟蹋后便离开将烂摊子留给当地人民。美国的决策最佳的应是马歇尔计划,但是他如果只靠战争,那么他终究无法取得大的胜利

但也绝非美多年来的行动是无意义的,美的目的应该是通过施压从而攻击到当地政权的根基。从而使当地政权根基不稳成为傀儡之政权,控制它以其为跳板对周边国家造成辐射性影响。最好的例子便是中东

美利坚通过各种手段进行打压攻击,便是营造以美为中心的共同团体,对于异种文化斗争。以美为主导,令他国代美行事,营造以美为核心的世界共同体。然而在如今的全球化发展趋势下,注定彼此间的差距会慢慢减小,达到多极化

但终会因文化差异而导致形成两大阵营,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或东西方文明之间将会敌对。文明会趋同,战争便是统一文明的一大利器

而新冠则将彼此间潜在的利益矛盾便会浮现出,最终多年站在临界边缘的和平景象便直接撕毁。随即 5G 应用又会使人类迈入新时期,科技将更大幅度发展而政治制度与生产力不匹配时,人类又会诞生新兴阶级与制度。它估计会在第三次大战后开始。

也就是说,不管是资也好,社也好,最后都只是新生制度的垫脚石而已

时代大抵要变了

补充:

如今时代极其有意思

对于为何中国可以对于新冠处理的最好,我认为主要是社会主义的优势。

社会主义是将私有让渡公有,从小我走向大我的主义。也因此他是走向集中的,这也是苏联如此高度集中的原因。而由于走向集体与公有,所以对于全社会的大规模的政策会比资高效很多。而资由于生产资料私有制的原因,社会大规模政策将会寸步难行。

如果说这次疫情为何中国控疫远比他国有成效,这应是我唯一能想到最好的理由

而为何如此,我认为是要平衡如今各国实力

实力不是指一国实力,而是社与资俩主义的力量

社会主义闹革命这么多年,也只有几个国家延续了下来,也就中一国挤入强国。而如今却仍旧无一国可如苏联般与美叫板

别说什么爱好和平,中要是真是如此强大,为何在贸易战中被美带节奏(至少我没看见中有实际性反击),或者华为被打压也只能华为加中国一起顶着压力,其他企业呢?因为就华为一个企业触及美霸主地位,其他的全都没有。什么百度什么什么,跟谷歌开玩笑似的。中若是如此强大,那美绝对不会动中,而是以冷战政策封锁中,积极与他国联络,对其孤立

如何便是给中机遇,能够在短时间内大幅度发展,率先研发疫苗。然后在美尚未研发出来时大发财。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他国自身企业萎靡,我国进入日本经济泡沫般从房地产进行转行,中要真想成美国般,绝不是房地产能带来的(且这只是为了把其他方面的涨价转移到房地产上,但这真会导致贫富差异加剧)

疫情是引火线,也是跳板。之后的科技革命则是转折点,三战将是时代尾声,也是新兴阶级崛起的开始

知乎用户 曼殊沙华 发表

新冠疫情因为成为了世界性的,给了我们一个回望中国的宽阔视角。

中国真正的抗疫或许可以说是 1 月 20 日开始的。钟南山在那天晚上捅破了 “人传人”,举国震动。仅两天后,也就是 22 日深夜或者说 23 日凌晨,武汉宣告封城。回头看,这个决定很超前,它对扭转局面起了决定性作用。很多人当时还没有反应过来,22 日、23 日两天是环球时报员工离京回乡过春节假的高峰,我劝家在湖北的人就不要回去了,但还是有人走了。其他很多同事也都在那两天离开了北京,其中还包括外出旅游的。

以后每一天气氛都不一样,到大年初一晚上,也就是 25 日,北京宣布第二天开始停止进出首都的所有省际客运,那是一个很重要的信号。那一天中国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共 1975 例,死亡 56 例。而武汉封城前夕的 22 日,全国确诊 571 例,死亡 17 例。也就是说,中国是在这样的数据基础上做出武汉封城和全国性动员一系列重大决策的。

英国到 3 月 16 日,累计确诊 1543 例,死亡 36 例。这可是一个 6600 多万人口国家的数字,它在欧洲大约相当于中国的湖南省(6900 万人)吧。它也在采取措施,但英国巴斯市 15 日还不顾舆论的反对举行了半程马拉松比赛。

武汉封城和各省采取一级响应措施,使得中国一下子站到了疫情的前边去围堵它。那是需要十分强大的决断力的,今天总结,我们是不是很庆幸国家当时做了那样的决断呢?除了中国,绝大部分国家并没有与疫情赛跑,站到前面去围堵它,而是跟在疫情的后面跑。有些国家在这个过程中也不断加码,封城了,关闭边界了,取消大型活动了,直到把餐馆、咖啡馆全关了,最厉害的是西班牙,要求全国民众除特殊情况居家不出,但都因为措施晚了一步,效果大减。

从 1 月底、2 月初开始,中国媒体对武汉一些疑似新冠肺炎患者住不进医院的报道给予了大量关注,武汉市缺乏医疗物资的报道也开始不断刷屏。一些一线医生缺防护服和口罩,很多病人无法入院,导致疫情在社会上传播,这些消息牵动了全国公众。湖北和武汉红十字会也因此成了舆论靶子。而类似严重问题已经在欧洲的意大利、西班牙等国上演多日。

湖北的问题、公众的不满没有就这样飘在舆论场上,舆论猛烈批评的过程,也是中国各地不断加大驰援武汉和湖北力度的过程。第一批解放军医疗队 1 月 24 日除夕夜就空降在武汉了。火神山医院 1 月 23 日在武汉封城的当天就动工兴建,2 月 3 日正式收治病人。第一批三所方舱医院 2 月 5 日建成,它们随后共建了 16 所。随着医院床位增加,武汉喊出 “应收尽收、应治尽治” 的口号,这项工作于 2 月 19 日晚宣告实现。这是武汉和湖北省抗疫的一个标志性时刻,它意味着武汉社会上能够发现的感染者全都得以入院隔离治疗,这为湖北和武汉新增病例的逐渐减少奠定了坚实基础。

欧洲的最大问题是,大量感染者仍在社区里,那里没有进行普遍的排查,有的国家基本放弃了对轻症和疑似患者的排查治疗,社会上到处都是病毒的传播者。欧洲恐怕现在不敢说有哪个国家实现了 “应收尽收,应治尽治”,所以那里的拐点还无从谈起。

其实从 2 月 4 日开始,湖北省以外的中国其他地区就出现了确诊病例的首次下降。当这种下降在湖北省之外持续多日并成为趋势时,中国就已经看到了控制住疫情的曙光。在那以后,越来越多的全国医务人员集中到武汉和湖北。武汉封城形成湖北省和全国两个抗疫战场,后一个战场先取得胜利,然后集中全国力量打武汉保卫战的战略全面奏效。

纵观整个抗疫期间,中国舆论场除了关心疫情走向,还一直关注这个过程中表现出来的社会治理短板和缺陷。比如官员举行记者会时有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表现,有的地方出现了过激行为,“红袖章” 闯进了人的家里阻止亲属间凑在一起打麻将,社区工作人员对市民的服务不到位,有的人利用了特权,还有深究疫情最初暴发的原因等等。这当中舆论批评的大部分问题都得到了不同程度的纠正。不能不说,中国舆论在抗疫期间所做的大量监督是发挥了作用,也产生了效果的。

中国复工复产的口号在 2 月中旬就开始叫响了,我本人 2 月 13 日为环球时报写了社评,2 月 14 日采访宁波常务副市长,主题都是复工复产。那时离武汉封城只过去了大约 20 天。

意大利疫情出现失控苗头到现在应当说已经不止 20 天了,但是直到现在,专家们普遍认为欧洲仍处在疫情持续上升的高峰期,这个过程可能至少还要持续几周。最糟糕的预测是有的欧洲国家可能死亡上万人,甚至几万人。最令人揪心的是,看不到前面可能有抗疫推动出现的转折点,人们更多寄希望于天气转暖等自然原因带来转机。

老胡想说,中国的抗疫实现了人们的最根本追求,那就是控制疫情。同时它在回应人们对这期间各种问题的批评,呈现了一种积极改进的态度。我们的抗疫真的不像一些人所说的那样糟。我们的问题当然有很多很多,值得改进的空间很大,尤其是对 1 月 20 日以前教训的总结需要跟上。然而全面、实事求是地评价抗疫,不因为有问题就妄自菲薄,这是应有的态度。

——————————————————————————————————————

内容来源:胡锡进微博,侵删。

知乎用户 方向科技 发表

这次冠病毒,其实是因为人类节奏太快了,地球承受不住了,无奈释放出来让人类放慢步伐,保持距离,给自然留点空间…

威尼斯河水清澈了,印度空气变好了,中国空气变好了… 996 的人们可以不用 996 了 ​​​

要是人类无视这次地球警告…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改变更深刻的,应该是世界人民的思想格局。

Michael Laitman,俄罗斯科学院哲学博士和卡巴拉博士,医学生物控制论理学硕士:

COVID-19 很特别,因为它触动了每一个人。

冠状病毒向我们展示了人类社会之间普遍的相互联系和相互依赖,以及我们对基础设施在全球范围内的依赖程度。

股票在下跌,航空旅行受到限制,人们被锁在家里隔离,这一切都是因为一种微小的病毒。

甚至在 COVID-19 被称为大流行之前,它就已经影响了全世界超过 10 万人,在 80 多个国家发生,并成为中国、意大利、韩国和伊朗的流行病。一些专家说,这相当于一场世界大战。

然而,重要的是我们能否从这种全球范围的现象中得出准确的结论。

首先,我们需要明白,面对自然和共同的威胁,我们都是平等的。

几个世纪以来,许多科学家一直在提出这个问题,但没有人接受它。其次,我们必须意识到,生活在社会中,我们都在一条船上,没有人能逃避。

由于我们的感知是自我中心的,通过一个将自我利益置于一切之上的镜头,我们造成了自然界相互联系和相互依赖的系统的不平衡。

理解这一现象并采取相应的行动将会引导我们建立一种新的人际关系模式,这种模式与我们生活的整体系统相适应。

如果我们想要阻止冠状病毒的进一步传播,我们不仅需要洗手,还需要 “清洗” 我们的思想和意图。

当我们开始积极地相互联系,创造一个相互支持和鼓励的环境,我们将创造一个强大的 “免疫系统”,能够阻止任何大流行,并获得建设一个幸福、繁荣、健康和统一的社会的能力。

原文:

COVID-19 is special because it touches everyone.

The coronavirus shows us the vastness of our interconnectedness and interdependence, and the extent to which our essential infrastructures are globally dependent.

Stocks are falling, air travel is limited, people are locked in their houses for quarantine, and it is all due to a minuscule virus.

Even before COVID-19 was called a pandemic, it affected over 100,000 people around the world, taking place in over 80 countries and becoming an epidemic in China, Italy, South Korea and Iran. Some experts say that it can be equated to a world war.

What matters, however, is whether we can draw accurate conclusions from this global-scale phenomenon.

First and foremost, we need to understand that in the face of nature and the common threat, we are all equal.

Over centuries, various scientists have been raising this topic, but nobody accepts it. Secondly, we have to realize that by living in society, we are all in one boat with no escape.

Since our perception is egoistic, through a lens that prioritizes self-benefit above everything else, we cause an imbalance in nature’s interconnected and interdependent system.

Understanding this phenomenon and taking corresponding actions will lead us to building a new model of human relations that fit the integral system we live in.

If we want to prevent further spreading of the coronavirus, we need to wash not only our hands—we need to also “wash” our thoughts and intentions.

When we start relating positively to each other, creating an environment of mutual support and encouragement, we will create a strong “immune system” capable of stopping any pandemic, and receive the ability to build a happy, prosperous, healthy and unified society.

-——————–

我是国际互联网上的搬运工~~~ 喜欢看国际资讯 舆论的,就来关注我的公众号 【国际舆情观察】 吧!

知乎用户 敏之 发表

大的格局不会有瞬间的改变。硬要说的话,这次事件会让世界逐渐走向多极化。大的格局很多人已经分析了,这里就提供一些小的视角,从事件的角度给一些线索。疫情全球大爆发之前,原油谈判,英国脱欧,中美贸易战等事件持续发酵。虽然说疫情是最近的主旋律,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可以来说充当了格局变化的催化剂 / 加速器,但也恰到好处地给许多事件按了暂停键。

疫情使全球生产和商业活动停滞,严重拖累了各国的经济。其中一个容易被人忽视的重要问题是原油大跌。美国最近股票大跌,经济下滑,虽然很大程度上是受制于疫情爆发,但是另一个核心原因是原油的 “白菜价” 导致美国页岩油战略的失败。和现在的 20 + 美金的价格比,页岩油失去了竞争力,会引发页岩油公司股价暴跌,债务违约(可能直接暴雷了),带来一定规模的“金融危机”。疫情的到来催生了金融市场的恐慌心理,加速了股价的下跌。美国页岩油的战略本身就是为了带动制造业发展的,而这次疫情导致的长时间工厂关闭,和页岩油的受挫一起沉重地打击了美国经济。

英国在脱欧的节骨眼上面临着重大转折,确刚好赶上疫情在欧洲蔓延,Borris 一拖再拖不肯马上采取措施一方面是低估了疫情的严重性,另外也可能有经济方面的考虑,才会闹了个 “群体免疫” 的笑话。虽然英国也采取了限制出门的措施,但是和强制执行的隔离相比,还是具有很大的自由度。如果英国政府没有办法在夏天之前解决疫情,疫情和脱欧的双重打击可能会让 “大英帝国” 难以东山再起了。除了英国,欧洲的情况也很不乐观。欧盟本身就有渐行渐远的趋势,现在这个疫情下各国不团结的姿态恐怕也要加重欧盟分裂的趋势。

不过人品守恒,疫情在另外一些方面也算是干了点好事。中美贸易战里美国对中国穷追猛打,虽然签署了协议,但是很难想象美国会在 2020 年对中国手软。疫情一来,美国也没工夫对付中国了,除了打打嘴炮。香港问题也是一样,估计大家都想不到返送中事件最后就因为疫情而平息了。

今年也算是各种见证历史了,疫情还在催生着各个事件继续发酵,我们拭目以待吧。

知乎用户 詹士杰​​ 发表

我觉得国家的目标已经很明确了,下一步我们的基本盘既不是欧洲也不是东南亚,而是非洲,现在正在大力支持非洲的防范,非洲只要能控制好,我们的产能有地方可以出去,对国内经济复苏大有裨益,欧美照目前的形势,大概率要休克到 7 月以后了,我们目前领先他们 3 个月布局,最担心的是美佬狗急跳墙,主动跟咱开热战是不可能了,但是逼狗腿子下场是高概率事件了,但是这估计是最后一招,如果北美疫情没发展到把美股美债逼上绝路,应该还不至于用上,不过我觉得不乐观。

知乎用户 榨菜盒饭​ 发表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是肯定的了!疫情严重冲击了民主自由政治体制,动摇重塑世界意识形态!强化中国的世界领导力,同时加速美国的没落!具体有多大程度影响,还要看后续疫情持续时间,越久上述趋势越明显!

知乎用户 娑婆过客 发表

影响深远 会触及每个角落 甚至其荒谬程度超出大部分人的想象 世界关系长远看又处在一个分水岭 大家又像无头苍蝇一样从新定位自己 无论怎样 我们都正在见证历史转折点

知乎用户 灰色天空 发表

可以看看《人类简史》、《未来简史》和《今日简史》三部曲的作者尤瓦尔 · 赫拉利 3 月 23 日在《金融时报》上发表了一篇名为《冠状病毒之后的世界》的文章,这里贴上原文和中文版链接:

Yuval Noah Harari: the world after coronavirus尤瓦尔 · 赫拉利《冠状病毒之后的世界》 - 阮一峰的网络日志

下面是个人摘抄的几点笔记,可以提供参考:

  • 在危机时刻,我们面临两个特别重要的选择。第一个是在极权主义监视与公民赋权之间的选择。第二个问题是在民族主义孤立与全球团结之间的选择。
  • 冠状病毒的流行是对公民身份的主要考验。在未来的日子里,我们每个人都应该选择信任科学数据和医疗保健专家,而不是相信毫无根据的阴谋论和自私自利的政治家。如果我们未能做出正确的选择,我们可能会发现自己放弃了我们最宝贵的自由,相信只有听任政府监控才是维护我们健康的唯一途径。
  • 为了战胜病毒,我们需要在全球范围内共享信息。各国应该愿意公开地分享信息,谦虚地寻求建议,并且应该信任所收到的数据和见解。我们还需要全球范围内的努力来生产和分销医疗设备,尤其是测试套件和呼吸机。与其每个国家都尝试在本地进行生产并囤积任何设备,不如在全球范围内协调一致地努力,就可以大大加快生产速度,并确保可以更公平地分配救生设备。
  • 不幸的是,目前各国几乎没有做任何这些事情。国际社会陷入了集体瘫痪。房间里似乎没有大人。人们原本希望在几周前看到全球领导人紧急会议,以制定一项共同的行动计划。七国集团领导人仅在本周组织了一次电视会议,但并未制定任何此类计划。
  • 在先前的全球危机(例如 2008 年金融危机和 2014 年埃博拉疫情)中,美国担当了全球领导者的角色。 但是现任美国政府已经放弃了领导人的职务。它已经非常清楚地表明,它更关心美国的伟大而不是关心人类的未来。
  • 即使美国现任政府最终改变了立场,并提出了一项全球行动计划,也很少有人会追随一个从不承担责任,从不承认错误,并将所有责任归咎于他人,荣誉归咎于自己的领导人。
  • 如果美国留下的空白没有其他国家填补,那么阻止当前的流行不仅更加困难,而且这种空白将在未来几年继续毒害国际关系。然而,每次危机也是一个机会。我们必须希望,当前的流行病将帮助人类认识到全球不团结带来的严重危险。
  • 人类需要做出选择。我们是走全球团结的道路,还是继续各据一方?如果我们选择不团结,这不仅会延长危机,而且将来可能会导致更严重的灾难。如果我们选择全球团结,这将不仅是对抗冠状病毒的胜利,也是抗击可能在 21 世纪袭击人类的所有未来流行病和危机的胜利。

总结:

我觉得天安门城楼两边的标语就很好地诠释了我的看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

知乎用户 DoooReyn 发表

同一某岛是个机会,国内的疫情差不多了,这次也检验了一次战时动员能力,某鹰现在不敢动员,人群一聚集疫情根本管不住,某兔之前几次绕岛演练意味很浓,某鹰的几次飞机警告意味也很浓。某岛这次大选告诉我们了,不是 mjd 搞太堵,而是台湾人选择太堵,所以选择了 mjd。以前一直以为时间在我们这边,错了!再这样耗下去,打下来,就跟打下阿富汗差不多了。

知乎用户 自以为是的毛病又 发表

笔者在英国留学时,曾前往英国下议院,听英国政界人士给学生的演讲,并向时任议长 John Bercow 提了一个问题,对于议会秩序的看法。看国际新闻的读者会知道,Bercow 最喜欢讲的一个词是 order. 议会的正常运转离不开一个具有绝对权威且不偏不倚的议长去维护秩序。

但问题是,如果把现实世界想象成一个议会,作为议长的联合国并没有一声 order 就稳定秩序的能力,而是由其中的各个政党去制定世界秩序,所以对抗与冲突总是不可避免地发生在人类文明的进程之中。

一.西方文明

众所周知,当前的世界格局总体是由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所主导的,其形成基于 1944 年布雷顿森林体系 (Bretton Woods System) 的建立。 二战结束与核武器的诞生,标志人类文明冲突的形式从武力的较量,走向经济,政治,文化的全方位对抗。这一变化的体现之一是美苏冷战,苏联虽然在军事上并不处下风,但经济(计划对市场),政治(集权对民主),文化(西里尔字母对拉丁字母)的全面失败导致了最后的崩溃。

苏联解体之后,冷战的遗产使美国为首的西方进一步巩固,并维持了 30 年较为稳定的世界秩序。西方的主导体现在四个方面:

1. 经济:美元,企业

2. 政治:民主,人权

3. 文化:英语,媒体

4. 军事:北约

西方对于世界秩序的架构,建立在理想的趋同论之上,认为存在一个普世的价值观,即西方的价值体系,其核心是自由主义。在经济,政治,文化领域分别体现为市场经济,民主制度,个人权利(e.g. freedom of speech)。欧美之外的文明,会随着社会的进步,认识到普世价值的先进性,进而在经济,政治,文化领域逐渐与西方融入,从而实现文明的趋同。如果所有的国家都建立了公民社会,可以逐渐实现普世的人类文明。

世界近代史进程似乎印证了这一趋势,但趋同论存在一个最大的问题,即文明的传承性:西方之外的其他文明,由于历史的惯性,并不能完全接受西方的价值体系。所以为了稳定的世界秩序,西方文明需要让其他文明接受其价值观,但自由的本质是承认人与人之间的差异,正因为人是不同的,才需要民主制,需要多元化,这导致所趋同的价值和趋同的本身一个悖论。于是,西方对内洛克主义,讲自由平等;对外霍布斯主义,讲适者生存。所以在以西方文明主导的世界中,以自身价值为基准的西方,相对于其他文明成为了特权者。Prestige stands with those who do not feel its existence.

二. 挑战者

对西方主导的世界秩序主要有三大挑战:伊斯兰文明,斯拉夫文明,中华文明。挑战者的共性在于,拥有强烈的文化认同和曾经辉煌的历史,而在现行的世界秩序之中,这些文明并没有得到相应的地位。

在苏东集团瓦解之后 20 年的时间之内,对世界秩序的挑战主要来自于中东的伊斯兰文明。但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颜色革命等一系列西方的胜利,表明无论是伊斯兰文明还是斯拉夫民族(塞尔维亚与俄罗斯),都难以对欧美的主导产生动摇,只能通过非对称手段进行报复。

而在东欧剧变的同一年,在中国也发生了一场剧变,此后摒弃了在政治与文化领域全面的西化改革,而完全致力于经济发展。这条中国特色的道路具有其体制优势,能够限制民众在相对较低的认知水平下,达到相对较高的劳动生产效率,从而在统一指挥下发挥出巨大的经济潜力,又让西方的政治与文化主导无法在中国大陆发挥价值。中国的的基本路线大致是,政治上保持自身的完整性,但不寻求意识形态扩张;文化上整合内部分歧(推普),在不影响政治稳定的前提下部分接受西方文化;经济上积极对外输出,通过经济影响力改变地缘格局。结果是,对于西方主导的世界,中国在经济层面全球化,文化融入很有限,政治完全不接受。

这对于当前主导的西方文明,尤其是美国而言,是冷战之后前所未有的挑战。

从图中可以看出,当前的世界格局本身已经有了很多不稳定因素,而疫情成为了一剂催化剂,导致了各个政治体不同程度的削弱,美国受影响最大,其次是欧洲,而中国反而受损最小。这必然会导致世界格局的变化。

三.变局

1. 美国的战略

(1)战略目标:维持冷战后的世界格局,压制中俄

(2)战略蓝图:

希望出现的格局:联合传统盟友排除中俄

不希望出现的格局:世界多极化分散主导

对于美国而言,继承了上世纪的遗产,联合亚太盟友对付中国,欧洲盟友对付俄罗斯,这种冷战模式最能体现其在各方面的优势。

(3)战略方针:

美国作为 “灯塔国”,有明确的国防战略白皮书。其逻辑很清晰,为了维持当前的秩序,主要应对秩序的三大挑战:中东,中国与俄罗斯

美国对于俄罗斯的压制是比较成功的,北约的东扩让俄罗斯的战略空间所剩无几,能在乌克兰扳回一城已经实属不易。而美国对中国的压制不可谓成功,其实在 John Bush 上台之后,美国即开始将中国视为战略对手。然而 911 事件把战火烧到了美国本土,这令美国无法容忍。Bush 在中东接连两场战争,目标是要获取对中东的完全主导,然而显然美国的中东战略不成功,即使经历 “阿拉伯之春” 后依然还存在像伊朗这样的反美力量。终于在 Obama 时期,美国认识到了陷入与伊斯兰文明的冲突是一个巨大的全球战略失衡,从而提出了 “重返亚太” 。

Trump 上台后提振就业,刺激股市,制造业回流,对中贸易战,各个切中本国要害,本来连任可能很大。然而不想防疫失败,股市崩盘,失业率屡创性高,如此巨大的政治失败难辞其咎,所以笔者不看好 Trump 连任。如果民主党上台,很可能重拾 Obama 时期的战略,重视美欧关系,在中东收缩放伊朗,靠欧盟在东欧防俄罗斯,重点在亚太对中国的围堵

不过总之无论驴象哪个执政,美国已经不像 Clinton 全盛时期能兼顾全球霸权,集中资源对抗中国是必然的,无论是 TPP 还是贸易战,只是战术选择不同而已。

2. 中国的战略

(1)战略目标:削弱美国霸权,走向超级大国

(2)战略蓝图:

希望出现的格局:美,中,欧三足鼎立。

不希望出现的格局:类似于美苏冷战的二元对立。

中国的基调当然是互利共赢,但仍然可以从体制内学者的研究中探得一些端倪。笔者曾就相关问题提问清华五道口的鞠建东教授,其提出了一个二重治理,三足鼎立的世界格局构想,即在全球层面采取世界组织主导,而由美中欧等大国主导区域一体化,并提出亚洲共同体的设想。笔者认为这个模型最符合中国的利益,但实现有很大的难度。

中国希望的是有像欧盟这样强有力的第三方的存在,因为目前尚不具备在世界层面与美国全面对抗的能力,更不具备主导世界秩序的能力,倘若直接走苏式的争霸路线,中国在政治与文化层面的弱势会被全面放大,容易重蹈苏联覆辙。

(3)战略方针:

中国从大国到 superpower 有两条路径:

第一条路径:“门罗主义”

组建东亚共同体,实现区域主导

这也是美苏称霸的传统道路,美国总统 Monroe 提出 “美洲是美国的美洲”,被苏联运用到了东欧,历史上中国的朝贡体系在东亚的建立也是基于相似的逻辑。President 说道 “太平洋足够大,能同时容下中国和美国”,言下之意是美国不能独占了整个太平洋,在当前的西太平洋,美国挤占了中国的位置。但这条路径困难重重,东亚国家经济发达,且意识形态有根本的差异。与朝贡时期在经济,政治,文化全面领先不同,如今中国在东亚只有体量优势。若要实现以中国为主导的东亚共同体,势必要将美国挤出亚太,其中的关键在于是否能够解决 TW 问题.

第二条路径:“马歇尔计划”

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实现多区域主导

这是中国已经在实施中的战略,对于该计划是否类似 The Marshall Plan,将投资转化为地缘政治影响力存在争议。笔者曾就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咨询一位中国的一带一路研究者,该人士称其为 “a geopolitical manoeuvre in commercial disguise”. 该路径的优势在于既能避开美国重点布防的西太平洋,又能发挥出中国的经济与技术的优势。而问题在于战线过长,如果过多挤占了欧盟,尤其是德国的市场,会与欧盟存在潜在战略冲突。如今中国在巴尔干半岛,匈牙利等地大兴土木,欧盟和俄罗斯肯定是有想法的。

所以可能的情况是在疫情之后,中国在第一条路径,即对亚太的战略重心会有所提升。

3. 欧盟的战略:

(1)战略目标:欧洲内部整合

(2)战略蓝图:

希望出现的格局:美,欧,中三足鼎立

不希望出现的格局:疑欧进一步扩大,甚至欧盟解体

英国脱欧是一大警钟,欧盟的许多政策过于理想主义而不够务实。如今发达的北部,落后的南部和游离的东部之间已经有了很深的分歧。

法国财长在接受 BBC 的采访时明确指出: “Everything we are doing is for the sake of having Europe being one of the three superpowers along with China and United States.”

尽管欧盟同样以成为 superpower 之一为目标,与中国的不同点在于,美中的地缘是存在根本矛盾的,而欧洲与美国和中国都没有原则上的矛盾。欧盟尽管内部矛盾重重,外部环境是比较好的,其他玩家不会对欧盟的改革有太大的干扰。

(3)战略方针:

欧盟的改革主要解决三个问题:

第一,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脱节

这是欧洲老生常谈的问题,欧洲央行 (ECB) 控制货币政策,各国独立控制财政政策,是一个无法调和的矛盾。从欧元发行之初,有识之士就注意到了这个问题,然而距离欧债危机爆发超过十年,欧盟还是没能缓解这一矛盾。欧盟想要继续存在,强化 European Central Bank & European Commission, 协调货币与财政政策是必然之举,欧洲各国也很清楚,只是实际操作阻力重重。

第二,南北经济基本面脱节

这是欧债危机发生的根源,北部发达支持小政府,南部落后支持大政府,德法两国为此长期争论不休。不幸的是,南欧在这次疫情中又惨遭打击。最近德法两国领导人达成一致,推出了 5000 亿欧元经济刺激计划,并提出债务共享方案 (debt-sharing) ,即不再以贷款的形式提供援助,而是直接提供转移支付,不过这遭致了荷兰,奥地利以及北欧等国 (frugal four) 的强烈反对。欧盟想要走出泥潭,松财政也是必然之举。至于能否拉回南欧,笔者抱有疑虑。

第三,第二第三产业脱节

疫情对于欧洲的服务业打击巨大,重振第二产业是大势所趋。在疫情之前,美国已经认识到制造业空心化的潜在问题,开始制造业回流,欧洲则依然处于浓厚的人文气息之下。如今欧洲在 5G,人工智能,新能源等新兴科技领域对美中全面落后。可以预见,欧盟的经济刺激政策,很大程度上将用于对本土科技的扶持。不过,也有分析人士指出该政策是 “糖衣毒丸” ,不仅振兴科技效果有限,反而会加深欧盟的分裂。只能拭目以待。

四.展望:

霸权稳定论表明,当一个民族国家是世界主导力量或霸权国家时,国际体系更有可能保持稳定。所以笔者认为三足鼎立或多极化可能会是一个短期的局面,但不会是一个长期稳定的世界格局。文章开篇议会的例子,其实想说明一个观点,即对于一个多元化的组织,如果没有主导必然导致混乱。

文化:西方文化难以动摇

全球化倒退不会改变西方文化的主导地位。英语和拉丁字母主导世界,就像北方官话(普通话)和简体汉字主导中国一样,是难以改变的历史既成事实。看过春晚就很容易明白,北方通俗文化的主导中国根本原因在于,语言的主导权意味着文化的主导权。他者只能在保留自身文化的同时,去接受主流文化。

政治:保守主义的复辟

从美国的贸易保护到英国的脱欧,再到民粹主义政党纷纷上台,保守主义已经成为了西方主流。笔者在开篇中提到,自由主义是西方价值的核心。保守主义的回归意味着,西方主导秩序的根基出现了动摇。

结合疫情之后全球化的倒退导致国与国的关系弱化,意味着发生军事冲突被制裁的成本降低,以当前民族主义的高涨,局部战争的可能性大大提高。

经济:债务危机

各国刺激经济导致债务直线上升已经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即使没有债务违约风险,主权国家滥发法币被指 “饮鸩止渴”。据统计,美国当前在海外的债务 20 万亿,大约是 2008 年的两倍。于是有研究者认为,与疫情之后经济复苏一同出现的,将是一场全球性的危机。

不过,在当前在全球交易结算中,美元约占 55%,欧元约占 25%,日元约占 10%,人民币约占 2%,一切的关键,在于美元能否继续维持本位货币的地位

知乎用户 David Wu 发表

纯手打,不吹不黑,理性探讨,只从技术的角度预测这场肺炎的走势

新冠病毒这件事情从春节开始发酵到现在。我在省属三甲医院工作,做过感染控制。大学的时候学过流行病学,我想从专业角度谈谈我想对肺炎这件事情的一点看法。

首先新冠肺炎该怎么治疗?答案很简单,只能依靠特效药和疫苗。但是在特效药和疫苗都一时半会儿指望不上的情况下,我们唯一能做的只能通过疾控的手段减少病毒的扩散。

回到疾控的话题上,疾控的原则是什么?去翻一翻流行病学的教材,流行病学的教材上会这样的告诉你,疾控的基本原则大概有几点:

一. 找到并隔离控制感染源

二. 切断疾病的传播途径

三. 保护易感人群

如果要说人话解释就是:

一. 雷神山火神山方舱医院 隔离收治病人。

二. 就如前段时间一样,封锁湖北,封锁武汉,暴力封锁小区楼栋限制外出。

三. 大家带口罩,减少外出避免暴露。

以上就是疾控的基本原则,不复杂对吧?对,确实不复杂,但皿煮国家确实很难做到,一个国家感染控制的能力和国家的科技水平无关。但和国家对基层的动员能力和基层的掌控能力有关。这一点,不得不说在我朝先天就在体制上有绝对优势,因为绝对的权利可以无监督无节制的使用。

除了我朝以外的皿煮国家在疾控这个问题上,确实不容乐观。你说是权利受到制约也好,为了选票也好。执政党都不愿意被扣上独裁者的帽子被搞臭名声。所以说他们的公权不敢过分的干预私人权利,也因此他们很难复制我们的疾控模式,直接的说他们很难强制要求大家戴口罩,很难强制封锁小区,限制外出。

在没有疫苗和特效药的前提下,疾控手段又跟不上…… 所以我对皿煮国家面对这次疫情持非常悲观的态度,一句话皿煮国家药丸,至于会丸成什么样就不好说了,看看英国,貌似已经摆出躺到任日的态势了……

那躺到任日会怎样,参考除夕之前的湖北,这个病单纯的说,致死率并不高。但恐怖的是,传染能力太强 ,如果躺到任日,大量的重症病人会拖垮整个医疗系统,然后大量有基础疾病需要持续治疗的病人得不到救治而身亡,比如需要透析的肾炎病人和需要放化疗的肿瘤病人……

在最后我还想感叹一句,今天听说我们支援湖北的医疗队快撤回来了,这次疫情我们医院一共派了四批医疗队去湖北填战壕,另外还直接在本地建立了一个传染病医院。打这段字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年纪大了眼窝浅,一直感觉眼里进了沙的感觉。无数的平凡人,在这片土地上危险的时候挺身而出, 终于把疫情扛下来了,从来没有过这么少的人对这么多的人作出过这么大的贡献。

我再补充下我对这次的疫情的预测,从公布的数据来分析,靠着全国同仁们舍生忘死填战壕加上封锁控制,除湖北外全国大多数地方已经二十多天没有新发病病例。如果数据属实,这些地区这波疫情应该是抗过去了。但是武汉前景还不乐观,武汉上个周连续每天都有新发病病例。要知道病毒不会通过 5g 传播,也不会从天上莫名掉下来,这意味着武汉还存在着没有排查到的未知感染源,所以对武汉的封锁应该还会持续一段时间。

我还想说,疫情这个事情才开始,不妨先让子弹飞一会再看。看着拿些佛系抗疫的国家,我希望这个事情不会搞成 1918 年西班牙大流感一样,在全世界范围内来来回回洗上三年。

下面这段是我自己的推测,我是学医的不是学经济的,所以下面这段当笑话看好了

谈完预测,我隐约有个黑色幽默的感觉,我朝会不会因祸得福成为资本的避难所。一句话你手头握着钱,在这个疫情爆发的年代,你是选择把钱投到躺到任日的国家,还是看起来疫情已经得到控制的国家。

数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已经加速了,至于这个加速是走向何方,我看不懂,但我知道,我们都在经历历史,见证历史。

顺便刚接到通知,援外医疗队开始接受报名,储备人员……

知乎用户 松鼠骑士​ 发表

刘慈欣的科幻小说《光荣与梦想》里记述了西亚共和国和美国通过举办奥运会的方式,替代战争决定国家存亡。作者设想奥运会赛场体现更快更高更强的追求,每个国家都可以通过自己人民对极限的挑战争取胜利,而不是通过战火消灭对手赢得胜利,这也是一种带来和平的奥运精神。

今天的疫情则将世界各国都推放到了这个赛场上,原先作为象征意义的 2020 奥运会被推迟了,可真正体现和平竞争精神的奥运会开始了。这可能是人类有史以来第一次不用通过战争就能实现世界领导权的交换。两个大国无需直接对抗,无需挑动代理人战争,无需竖起冷战帷幕,只需在工业制造、国民动员、金融调控、物资流通、医疗救治、舆论引导、外交宣传上各自应对,是非成败自在世人面前。未来谁作为朋友,谁成为路人,自有各国判断选择。只需数月风波,当一切尘埃落定,世界将迎来崭新的格局。

知乎用户 蒋凡 发表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转危为机,多难兴邦。这是一场大考,幸好,中国已基本确定会高分过关,当然,扫尾工作还要继续,内防扩散,外防输入,打响经济保卫战,抢占舆论制高点。。

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一带一路、人类命运共同体在这一刻正在加速。

曾经很多人眼里问题满满的 80、90、00 正在迈步前进,慢慢挑起大梁。

曾经偏见蔑视中国的西方人民,现在开始重新审视这个超级大国,一下子改变他们的想法当然不可能,但这次是个契机,局面将会不断改观。

东亚、东南亚地区情况渐好,未来应会渐渐朝中国靠近,逐渐走向世界一级。

欧洲此次受到重创,欧盟面临信任危机,若不及时摆脱困局,未来甚至有可能脱出一极之列。

俄罗斯受到影响较小,加上手段强硬,最终应该会保持实力,在东欧和中东地区 “攻城伐地”。

美国累次爆出大雷,疫情防控不力。股市四次熔断,国家经济脱实向虚危害渐显,美国上层抛弃它的子民,也终将被它的子民给抛弃。这次疫情结束后,世界的天平将会逐渐转向中国。

但当下美国依然十分强大,肯定不会坐以待毙,未来世界局面将出现不可知的变动,中国唯有 “练好内功”,沉稳应对接下来的一系列挑战,才能真正成为世界两超之一。

最近看新闻总有一种感觉就是时代真是催人前进啊,我们不得不奔跑前行。未来如何,让我们拭目以待,见证历史吧!

知乎用户 萧洛水 发表

我来说个针对美国的策略

美国是联邦制,美国联邦政府和各州是平级关系。 前几天不是有个州议会通过决议,支持中国抗疫吗?虽然我对美国法律不太了解,但我觉得这一点真是大有可为。

在外交上,我方针对的对象应缩小范围,只针对美国联邦政府,而非全美国。这个通过决议的州,我们应区别对待。让他成为美国的小脚趾,哪怕只是一段时间也好。

知乎用户 lala 小 Y 发表

16 年的时候,看周小平先生的文章,当时先生说了一段,大意是未来战争以毁灭一个集团为主!就是看杀谁能继续让世界维持下去

他举了:欧盟,美国,印度,俄罗斯和中国!

这五个集团都是肥肉!弄掉一个红利就够吃 20 年!

话题回到这次疫情对世界的格局

我看平哥说对了:要杀欧盟祭天了~

知乎用户 我是北魏​ 发表

其实不会有什么大的改变。

骂我们还会继续骂我们,而且可能骂得更狠。跟我们合作的还会继续合作,毕竟中国是最先完成抗疫的国家。未来世界经济增长的主动力就在中国,想搭车的快买票,不想搭车的就自己玩去。打劫我们是不可能了,这次抗疫中国的表现,已经让他们的这种念头放马桶里冲走了。

欧洲内部在英国脱欧的阴影下已经貌合神离,现在的疫情更是一次压力测试,结果是已经难以掩饰分裂的趋势,疫情过后分裂趋势会更加明显。我们封城两个月还能老实的在家呆着,不要指望欧洲人也能像我们一样听话。即使封城有效果,抗疫完成了,那这股怨气也是要有个出口的。游行、示威、抗疫肯定会有,甚至有清算的,这会加速欧洲分裂的进程,但是不会很快分裂。

美国受疫情影响经济产生巨大波动,疯狂的救市政策为后面的经济和金融危机埋下祸根,疫情过后危机的苗头就会慢慢显现,衰退趋势更加明显,但是金融立国的方针不会改变。危机之后就会发动战争,但是留给美国发动时间窗口并不多,毕竟还有中国在这里追赶。发动战争成本巨大,要收回成本甚至赚钱,能有这样条件给他打的对象也不多。经济危机和金融危机一定会向外输出,就看其它国家的应对政策了,毕竟美元经济还没有瓦解。经济和金融危机过后可能触动美国内部改革,但是改革的阻力一定非常巨大,代价也非常巨大,能不能推行就看决心了,但是即使推行了,牺牲也会超乎想象。反中和遏制中国已经是美国上下共识,相当于国策,无论谁上台,都不会改变。贸易战会继续,即使关税战没有了,其它形式的贸易战也会继续下去。

中日韩自贸区会迎来机会窗口,中国韩国本次抗疫表现很好,日本由于奥运会延期,以及世界经济停滞,受伤严重,因此对自贸区建立需求增加。

东南亚本次抗疫没有突出表现,貌似受伤并不严重,因此后续可能成为中日韩产品倾销地。

中东局势不会有大的改变,叙利亚依然拉锯,俄罗斯的触手会在叙利亚长期停留。

沙特继续抱美国大腿,实际上他除了美国也没有别的选择了。

印度继续伪装成为大国,毕竟身旁除了中国没有等量的竞争对手,而中国现在懒得理他。

澳洲继续刷存在感,他已经意识到自己在大国竞争中并不重要,所以要拼命表现,继续绑定美国。但是经济上又想捞中国好处,内部会出现纠结。

中国虽然已经复工复产,但是世界整体情况不容乐观,外贸经济将受到影响。国家重点推动的几大产业将会加速产业升级,其它传统行业也会进行产业调整和升级,抓住这次机会是重中之重。

经此一役,世界终于看到了中国的一个侧面,动员能力、组织能力、人民凝聚力、领导能力、决策能力,因此暂时不会有大规模热战。

一带一路战略会继续下去,且迎来机会窗口,有望出现重大进展。

知乎用户 满满艾 发表

世界的格局啊,少年,岂是你们可以窥知的。

当年耶路撒冷的宗教传遍了全世界,至今日人以群分。

当年发现了新大陆,奴隶贸易,殖民,移民至今。

当年发现了质能方程,世界在核弹危机下岌岌可危。

以一己之力改变世界的,那个 0 号病人,不一定是这次的疫情,也许是以后的将来,一次人类再也无法应对的传染病。

人与人之间的隔离也许才是正常的,在宇宙中绝大部分地方,需要呼吸空气的人类正常不就应该穿个宇航服,戴个宇航员头盔,弄个氧气瓶么?出门自驾,通讯靠无线电。

过去极为特殊的舒适的地球环境让你们以为特殊才是正常,那是错误的。

疫情会让你们回到现实中。

——————————————————————

对世界格局的影响,人群流动的减少导致世界文化多元化,文化多元化就是局部冲突变多,就会出现狼虫虎豹的利益之争。

像所有的事物一样,世界不可能一直繁荣,会出现倒退,繁荣的时间越长,可能的倒退越大。

封建王朝,遇到了自然灾害,出现了饥民流民,就会触发穷人与富人的矛盾。世界范围内穷国和富国的矛盾,这些矛盾往往表现为战争。

战争是用来解决矛盾的,所以战争是人类历史中不能回避的,以为核武威慑或者什么可以止战的,那是不明白战争的本质,太长时间的和平会导致战争,过长时间的和平会导致大的战争。

因此有敌国,有边境冲突,才是长治久安的办法。

二战以来过长时间的和平,大国过长时间的霸权,使得战争在酝酿中。

以东亚为例。

台湾,台湾经济不太好,不太好到已经到了不打不行的时候,箭在弦上,一鼓作气的道理。

越南,三国有这样一段 “大丈夫处世,当努力建功立业,著鞭在先。今若不取,为他人所取,悔之晚矣”。等着别国的军舰开进岘港,那样就好么?该租的租,该借的借,借给谁的问题,没有第三条道路。

印度,印度本来就是一些松散的邦,不同的宗教,加水能弄成一块,晒干了又裂开。国内局势还安定不下来,在边境上再挑起事端?唐朝中国只派了王玄策一人就平定了,难道中国现在没有叫王玄策的了?

朝鲜,朝鲜不具备统一的条件,但是朝鲜具备统一的历史。部署导弹瞄准北京,那是不可接受的,要不要快点拆掉?朝鲜不具备的条件一直都不是问题。

蒙古,蒙古的富人仇华,很危险,在打不过的邻居旁边搬弄是非,非常危险,根据列宁的承诺,蒙古是要还给中国的,所以,出路还得自己找。

知乎用户 Holler 发表

经济复苏不容易

8 月 CPI 同比上涨 2.4%。其中,食品价格上涨 11.2%,非食品价格上涨 0.1%。而在食品价格中涨得最厉害的还属猪肉价格,上涨了 52.6%。这么论起来,任泽平那句 “去掉猪肉是通缩” 真有道理。

猪肉价格涨得太快,甚至连某明星也发微博提了一句

要是算玉米从农民手里收购的价钱和猪肉在超市里零售的价钱,她这番话还是挺有道理的。

自己采购做饭的我表示,真想在这个多灾多难的鼠年活成一头猪,起码一年到头身价倍增。但是我和猪唯一的共同点也就是能吃,想了想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继续打字。

有猪肉加持的 CPI 同比上涨 2.4%,没猪肉加持的 PPI 就显得骨感多了,同比下降了 2.0%。

压制住疫情后,经济总会恢复,但恢复到什么程度、之后的增速有多快并不好说,而且这个过程可能较为曲折。蔡昉最近的讲话中就说了:

“从全球经济来看,我们不会期望一个 V 字型复苏。经济衰退非常快,但是复苏的时候会十分慢,以至迟迟不能复苏,至少在底部的时间会很长。”

中国是全球最早压制住新冠疫情并重启经济的国家,中国这几个月的经济恢复状况,会是未来世界其他国家经济恢复的预演。而且由于新冠疫情被压制用时较短,中国的预演还是偏乐观的预演。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对经济形势的预测就很有代表性。

4 月,IMF 预测主要发达国家今年经济负增长。

发达国家本身经济增长率就低,受到疫情冲击后经济负增长倒也不出预料,但是 IMF 还预测像巴西和墨西哥这样的发展中国家经济也是负增长。

中国和印度是为数不多的被 IMF 认为经济会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

数据来源:IMF《世界经济展望》2020 年 4 月

但到了 6 月份,疫情没有像特朗普说的那样 “突然消失”,夏天也没有阻挡住疫情传播的步伐,世界经济仍然在疫情中泥足深陷,IMF 进一步调低了对各国的经济增长预期预期。

尤其是印度新冠疫情爆发越发严重,IMF 对印度的增长预期也被调整成了负增长。被 IMF 认为经济会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只剩下了早就压制疫情的中国。

数据来源:IMF《世界经济展望》2020 年 6 月

然而,IMF6 月份的估计还有可能是较为乐观的估计,现实有可能会更惨,比如说印度二季度 GDP 同比萎缩了 23.9%,看来是要比 IMF 预估的严重。

早在 2 月国内新冠疫情严重的时候,我就觉得今年世界经济会不大好。因为中国是世界经济的重要参与者,在全球化的今天,中国经济不好了,世界经济怎能会好?

等到疫情在全世界范围内爆发,世界经济今年铁定不好了。同样的,其他国家经济萎缩,也会影响到中国经济的恢复。

转眼到了 9 月份,这多灾多难的一年快过去了,可临近年底危局还未结束,光眼前就有两个大问题:疫情卷土重来,美国大选变数。

疫情卷土重来

自从美国稳居新冠累计确诊数全球第一后,很多网民都在调侃美国防疫不力。印度后来居上,每日新增 10 万多人确诊,又引来了网民的嘲弄。

可是世界很大,外国也不只有美国和印度。之前有些国家,尤其是前期疫情爆发较为严重的欧洲国家,还是慢慢压制住了疫情。

然而最近,欧洲疫情二次爆发已经不可阻挡了。

数据来源:腾讯新闻新冠实时疫情

西欧的五个主要国家西班牙、法国、英国、德国、意大利,在最近一周里控制得好的每天新增一千多人确诊,控制得不好的有个别日期确诊人数超过一万例……

只要没有彻底压制住疫情,稍一放松,以前的压制成果就会白费,更何况天气转冷有利于新冠病毒传播。

然而压制疫情的措施过于严格,欧洲各国经济上已经难以承受。法国总理卡斯泰 7 月底对当地媒体指出:

“我们首先必须避免全面封锁,这样的措施当然可以阻止疫情蔓延,但在经济和社会层面,包括对我们一些同胞的心理健康,都是灾难性的。”

欧盟二季度的经济情况已经很差了,欧盟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欧盟和欧元区今年第二季度 GDP 环比分别下降 11.9% 和 12.1%,同比分别下降 14.4% 和 15%。

防疫和经济显然不是二选一,之前防疫没有做到彻底压制疫情,后面疫情还会反弹,经济也受不了,哪怕放松控制措施也会蒙受巨大损失。

更可怕的是,这可能只是开始,毕竟现在天气还不算冷,这轮爆发中欧洲国家新增死亡人数还不算多。入冬之后情况会更危急,6 月份南半球入冬的澳大利亚已经演示过一遍冬季大规模爆发了。

我们之前文章《英语国家里的优等生》里称赞过澳大利亚的防疫措施,当时澳大利亚控制疫情的效果也不错。可是随着冬季的到来,澳大利亚爆发了二次疫情,7 月份更是有些日新增确诊数超过 800 人。

我当时一度以为《英语国家里的优等生》里称赞澳大利亚的措施是出问题了,但好在澳大利亚政府还是严格采取措施,疫情严重的地区禁止非必要出门。酸辣粉老师身处疫情中心墨尔本,已经在家里憋了半年了。在严格的措施压制后,开春了,天气暖和起来,疫情也总算再次被压制。

澳大利亚每日新冠新增确诊人数 数据来源:丁香医生

最后一看,澳大利亚仍然是西方国家里防疫的优等生——真是同行衬托得好呀。

但是经过了一个冬天,澳大利亚新冠疫情累计死亡人数增长了近七倍…… 假如欧洲不能在冬天前压制住疫情,死亡人数恐怕也得激增。

澳大利亚新冠累计死亡人数 数据来源:丁香医生

西方国家里的防疫优等生尚且如此,中等生欧洲国家恐怕这个冬天并不好过。

哦对了,还有一个差生美国。

更可怕的是,美国大选也成为了不确定因素。

美国大选变数

按理说美国总统大选变数已经不大了,即使是比较支持共和党的右翼媒体 Fox,其最新的总统竞选民调也是拜登领先特朗普 5 个百分点。

但是,同样是 Fox 的民调,6 月份特朗普支持率最低迷的时候,曾经落后拜登超过 10 个百分点。

特朗普支持率回升了,这是相当令人惊讶的。

如果不出意外,领先 5 个百分点的拜登定然会赢得大选。可是假如特朗普支持率真的回升,在未来不到两个月里,还是有悬念的。

更为可怕的是,6 月到 9 月,美国新冠疫情没有平息,对黑人的暴力事件以及其相关的游行抗议时有发生,零元购没停,山火又烧起来了,这么多灾多难,特朗普的支持率居然还回升了?

2016 年总统竞选期间,特朗普就曾说:

我可以站在纽约第五大道的正中央向人开枪,也不会失去任何选民的支持。

我当时以为他是信口开河,胡乱吹嘘。没想到今年 2 月份特朗普就知道了新冠病毒的严重性,却一直低调处理。美国防控疫情不力导致的死亡人数,可比特朗普真要随意在纽约第五大道的正中央向人开枪可能打死的人还要多得多,然而特朗普支持率还能回升,看来他还真没怎么吹牛……

另外,即使在特朗普支持率的低谷期,也仍然有近 40% 的人支持特朗普,可以看成是特朗普煽动民粹的铁粉。即使今年特朗普大选失利,这部分人也不会凭空消失,而会在下一次大选中投票给共和党内其他能够迎合他们的候选人。

这就意味着,特朗普铁粉的继承者,在下一次大选中实力仍然强大,而即便拜登上台,恐怕也会对特朗普的铁粉有一定让步。

特朗普这四年煽动了民粹情绪,激化了美国民众分裂,让全球化陷于停滞,恶化了中美关系——这也能看出美国大选结果对中国乃至全世界来说都具有风险。

以现在美国的政治氛围,即便拜登上了台,对华关系总体上可能还会相当恶劣。不过拜登上台也不意味着什么事都不能谈,有些事可能还有转向的余地,比如卡住华为脖子的那只手,可能就有放松的空间。

当然,有一件事是可以确定的,那就是大选之前美联储还是会继续放水。

本来特朗普就希望搞零利率乃至负利率,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一开始并不愿意,但还是只能服从,后来疫情来了,更是开启核动力印钞机。现在美国经济依然脆弱,美联储可不敢退出宽松,不然的话,美股就有可能会大幅下跌——那可是特朗普的命根子。

说到美股,美国大选影响美股的因素可不仅仅是放水。1936 年以来,假如那年的美国总统会在大选中失败,那么当年的美股九月下旬就会开始暴跌——也就是说,假如九月下旬美股暴跌,特朗普是很有可能输掉大选的。炒美股的读者朋友们需要注意这一点,防范可能的风险。

危机还在后头

海外的疫情今年冬天可能会更加严重,重新放开国门恐怕还要等较长时间,最早也得疫苗大规模使用之后了——这对航空公司可不是什么好消息,A 股的航空股涨回到疫情之前的位置可得且等一会了。

在疫情打击下,国外消费恐怕要受影响。如今做出口的除了医疗相关之外都感到了寒意,纷纷转内销。“以国内循环为主、打造国内国际两个循环相互促进新格局” 可不是简简单单一句话,而是很多人的生计。而相对的,那些积极投入内循环的公司,则有了更好的回报。A 股的消费股未来仍然可期。

从澳大利亚冬季疫情反弹的情况看,国内防疫仍然不能太松懈,最近云南瑞丽偷渡者确诊新冠的时间也敲响了警钟。我相信国内防疫的经验已经很纯熟了,即使冬季小规模爆发也会像之前在北京和大连那样迅速平息。但读者朋友们最好还是备一些口罩和消毒液在家,以防万一。

医疗股前段时间涨得有些高了,最近有回调。考虑到冬天海外疫情可能会爆发,有些出口的医疗股有可能会在一段时间调整后迎来行情。

美国大选带来的可能是美股的波动,而 A 股一向跟跌不跟涨,美股有了波动 A 股也会跟着波动,希望散户们做好心理准备。

不论谁当选总统,中国发展高科技企业,攻克技术难关的决心是不会变了,长远看半导体行业等高科技行业是可以看好的,短期嘛,我们的态度请参见《千万不要冲动》。

今年底的风险,对于国内的读者朋友们来说,可能也就是 “问题”,还算不上 “危机”。毕竟国内经济缓慢恢复,冬季国内很有可能不会发生大规模疫情暴发。

但是疫情期间,“危机” 也在持续积累。

即使没有疫情,世界经济形势就已经不那么好看了。如今疫情来了,经济受到了更多的冲击,人们还有盼头,觉得疫情结束后经济就会恢复。但假如到时候人们意识到,经济真的不会好了,危机就真的来了。

更何况美联储大放水,导致美国资产价格上升,尤其是美股里面的优质股票价格涨上了天——资产价格的上升,意味着拥有优质资产的富豪更加富有了。而疫情中经济受损最大的还是赚工资没啥资产的穷人。

贫富差距的拉大,埋下了危机的种子。

给大家讲个鬼故事吧:受到疫情影响,今年美国视频会议公司 Zoom 的股价大涨,而李嘉诚拥有 Zoom 约 8.6% 的股份。前几天 Zoom 股价最高的时候李嘉诚所持股份价值约 100 亿美元,占到其财富总额的三分之一,甚至远高于其名下的和记黄埔和长江实业。

李嘉诚这样的富人在疫情期间赚得盆满钵满,而我们的读者朋友们,经济状况又是受到了疫情怎样的影响呢?

参考文献

视频会议平台 Zoom 市值近 1200 亿美元 投资人李嘉诚赚翻了_新浪科技_新浪网 https://tech.sina.com.cn/roll/2020-09-03/doc-iivhvpwy4642107.shtml

2020 年 4 月《世界经济展望》 https://www.imf.org/zh/Publications/WEO/Issues/2020/04/14/weo-april-2020

《世界经济展望》更新:前所未有的危机,不确定的复苏 https://www.imf.org/zh/Publications/WEO/Issues/2020/06/24/WEOUpdateJune2020

8 月 CPI 和 PPI 数据出炉!国家统计局这样解读 | 国家统计局 | CPI_新浪科技_新浪网 https://tech.sina.com.cn/roll/2020-09-09/doc-iivhvpwy5713092.shtml

新闻分析:欧洲疫情反弹 防控难点何在 - 新华网 http://www.xinhuanet.com/2020-09/03/c_1126447957.htm

印度 GDP 创纪录暴跌!二季度同比萎缩 23.9% - 资讯 - 海外网 http://news.haiwainet.cn/n/2020/0901/c3541083-31866834.html

疫情致欧盟二季度经济严重下滑_财经_中国网 http://finance.china.com.cn/roll/20200805/5334810.shtml

Fox News Poll: Biden-Trump a 5-point race in post-convention poll | Fox News https://www.foxnews.com/politics/fox-news-poll-biden-trump-a-5-point-race-in-post-convention-poll

Fox News Poll: Biden-Trump a 5-point race in post-convention poll | Fox News https://www.foxnews.com/politics/fox-news-poll-biden-trump-a-5-point-race-in-post-convention-poll

1936 年以来,美国大选连任成功和失败,美股… 来自洪灝 - 微博 https://weibo.com/2075811071/Jkyk030rr?type=comment#_rnd1600253510684

来源:非凡油条

知乎用户 空中传译 发表

八年的误差从历史长河来看微不足道,完全可以忽略。电影 2012 的预言还是比较准确的:

方舟 made in China。

细节近乎精确:奥运会停摆,民间呼声不被理睬,小人物硬闯高原求救…

印象深刻的是英女皇小狗上方舟,人群中确实没见王子。

还有高层决策男和蓬佩奥气质和体貌都很象。

是时候一起去回顾这部电影了:

还是那句话:人类不团结,是因为灾难不够大。

图多慎入侵删

知乎用户 宪正​ 发表

欧盟恐怕将逐渐淡出舞台。说实话老欧洲不团结和白左就是活该,这么好这么大的气候宜人之地,搞成了一盘散沙国运泥潭。。。当然目前中国对老欧洲的策略还是有些为难的。毕竟美军就在欧洲上。老欧洲的光刻机等核心科技和人才大部落入美国手中,中美博弈美国优势就又扩大了。。。

另外就是中国更加制度自信,西方制度会被质疑。尤其是老欧洲的高福利和懒散体系,终将终结。。

知乎用户 时光飞雪 发表

首先这次疫情对现有格局的改变其实很小! 大家应该还记得 09 年的甲流吧,一场流行病对整个世界的影响还是太小了,但可能对某个家庭来说可能是灭顶之灾

其次,虽然疫情对世界格局的影响小,但也可以透过疫情看出目前一超多强里的一超目前状况不太好,但还没到倒下的地步,特朗普这届也就这样了,就看下届是罗斯福还是胡弗了

另外就是欧盟拉了胯,一超多强渐渐往一超一强多极格局发展,兔子目前成为了鹰酱最大的对手,也可能是经济上唯一的对手,我们要做的不是现在就想着把鹰酱从霸主地位上拉下来,不可能的,现在我们要做的是巩固老二的地位,让鹰慢慢接受这个现实,把国家关系从现在的紧张敏感的 “战争” 状态转化为正常关系,然后等待鹰酱犯错,让我们有机会成为第二“超”,不过这需要机会,现在还早,先扛过鹰酱这轮打压稳固自己二哥的地位再说

知乎用户 zlssg 发表

中国交朋友的机会来了。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新冠肺炎疫情结束后,世界格局会有什么变化?

知乎用户 枫冷慕诗​ 发表 疫情让我国提前暴露了自己强大的国家动员能力,让西方国家愈发警惕,但也同时扼杀了某国冒险主义者的战略,对我国和国际政治的影响是深远的。 在此之前,还有国家幻想着通过武力让中国屈服,但是在 2020 年之后,世界再也 …

如何看待一美国政府官员呼吁美国在华企业撤出中国?

知乎用户 发表 快讯:美国在华企业撤出中国 美国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罗Kudlow呼吁,美国每个在华企业撤出中国,回到美国或者东南亚国家。美国政府负责厂房,设备,知识产权,组织建设,创新,换句话说100%的搬迁费用。 ​几乎在同一时 …

怎么看温铁军对当前国内外整体形势的分析与判断?

知乎用户 王子君​ 发表 谢邀。 我没温铁军教授那么悲观,但乐观不到哪去。 什么叫 “中国版的马歇尔计划” 没戏呢?说白了就是:对外输出产能可能会遭到重大阻滞。 再说得痞一点: 入关入关,入甚鸟关。 我们是制造国,美帝是金融国,巴西印尼沙特 …

如何看待日本政府鼓励日本企业搬离大陆?

知乎用户 发表 近日,日本花22亿鼓励企业搬离中国,担忧供应链过度集中,3成日企支持!这种情况下,国内制造业产业链会受影响吗? 知乎用户 海阔天枫 发表 【重要更新】这个题目就不成立在。经济产业省发布申请细则,特定国、转移、回归这些词儿全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