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对女性友好的城市更发达?

by 维舟, at 22 February 2023, tags : 女性 城市 男性 宜居 她们 点击纠错 点击删除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一年前,丰县事件震撼全网时,有一位女性朋友向我发誓,她这一辈子都不会想去徐州。

半年前,唐山又爆出女性被当街羞辱、拖拽、围殴的事件,她说:“现在我终生不去的城市又多了一个——唐山。”

这并不只是一时气话,对女性来说,如果在一个地方感到自己的基本安全都得不到保障,那自然最好尽可能离远一点。反过来,那些“女性友好型”城市,通常也更安全、更宜居、更发达,但这又是为什么?

撰 文 | 维 舟

责 编 | 施 杨

通常来说,如果一个城市适合女性生存,那么它通常对男性而言也是宜居的,但反过来就未必了。看看那些丛林社会、狂野西部,或许也不乏有男性乐在其中,但可想而知,女性在这样的地方将会生活得很艰难。

从这一意义上说,如果一个地方对女性而言不宜居,那么它就是不宜居的——女性可以说是“矿井里的金丝雀”,她们的感受,比男性更能准确地测试出当地城市生活的品质。

事实上,城市化一直是女性的福音,这几乎是各地在现代化进程中得到反复印证的定律。女性要想从保守、封闭的社区中挣脱出来,获得和男性平等的权利,尤为重要的一点是实现经济独立,而适合她们的职业,往往只有在那些大城市里才最有可能获得。

即便是美国这样的发达社会,这一点在起初也是极难的:1870年,职业女性还不到全美非农业女性劳动力总数的7%,到1920年翻了一倍,而新涌现的职业大多都在城市里——百货公司售货员、打字员、电话接线员、秘书等等。

到1970年代美国开始“去工业化”之后,第三产业蓬勃发展,女性在就业上反而比男性更为有利,不难想见,越是大城市,第三产业就越发达。

日本学者上野千鹤子在《从零开始的女性主义》回忆,她大学毕业的1970年,有一个颇具讽刺性的现象:“女性只要有学历,就养不活自己。大学毕业的女性结不成婚,找不到工作,顶多只能当当公务员或教师。”

因为当时向女性开放的职业大多都很低端,仍是个“女性很难养活自己的时代”,只有随着大城市的繁荣,才出现了越来越多适合高学历女性的白领职业。

有人曾观察到河北一个小县城里的现象:当地重男轻女,如果是男孩,家里往往从小就把路都铺好了,但也正因此,女孩们早早就意识到,要想得到好生活就必须努力考出去。随着近十多年来高等教育的扩张和城市化进程,当地优秀女性能走的都走了。其结果,使得当地婚恋市场越发失衡,大量男性都讨不到老婆。

工业时代的城市往往对女性不太友好,因为构成城市主体的就是以男性为主的产业工人,消费、文化生活和社会活动的多样性都被视为次要的东西。徐州、唐山都是老工业城市,这一点恐怕未必只是巧合。

一位老家东北的女性朋友曾和我说,她大学刚毕业时在一家国企,同事大多都是男性,开玩笑时也很少顾及她的感受,每个人每天都穿着黑黑灰灰的,她偶尔穿得鲜艳一点还遭领导呵斥了,一年下来,她终于受不了逃离了。

值得注意的是,东北作为全国城市化最早、也最发达的地区之一,其实性别平等意识并不低,然而当地的城市转型却较为艰难。当一个城市向后工业社会转型时,才能更好地满足女性的需求:职业的可获得性带来的经济独立、社会环境的相对平等带来的安心感,以及文化商业活动的繁荣带来的更好体验。

这种选择的多样性,对女性而言至关重要,有史以来第一次,能有这么大比例的女性可以自食其力,独立生活,并且还能活得很好。从这一点来说,女性是城市化的最大受益群体之一。

总的来说,大城市都适合女性,这里不仅机会多,而且通常更接近平权,因为一个地方的流动性越大,就越难形成顽固的歧视。

2015年上海社科院的一份女性从业人员就业状况调查显示:近八成女性(78.9%)自认从未受过职场歧视,这一比例甚至比男性(77.1%)还高。虽然上海职场进入管理层的女性仍低于男性,但这种感受至少表明,上海的职场环境对女性是较为友好的。

也是因为大城市提供了更多选择、更好的环境,使人无须依靠他人也能活下去,其结果是:在全球各地,城市男女的单身比重都偏高。

全美有25%的人过着单身生活,但在大都会区则高达40%以上,尤其令人瞩目的是女性单身者更高:2010年,从未结过婚的女性数量占到了纽约市所有女性人口数的41.7%。

有些女性宁可与异地恋男友分手,也不愿离开纽约,原因是觉得这座城市才是一个更值得拥有的伴侣。

美国记者丽贝卡•特雷斯特在《单身女性的时代》中说:“大多数城市中顽强坚韧的一面,都来自长居于此的女性。更准确地说,是来自单身女性。城市为她们提供了更安全的庇护,反之她们也促进了城市的完善。”

她并没有夸张,只是说出了一个共生的良性循环:城市越是发达、宜居,就越适合女性生存,吸引更多女性,而那么多女性的涌入,又会反过来使城市变得更好。

对任何现代城市来说,女性群体都是绝对不可低估的,尤其是在工业社会向后工业社会的转型过程中,消费在经济活动中比生产更重要时,女性的力量在重塑城市生活时很可能是具有决定性作用的。

相比起男性,女性对人身侵犯等社会治安问题更为敏感。我的女性朋友即便不在唐山,但在看完唐山打人事件的短视频后也深感不适乃至恐惧,那两天甚至都不敢单独上街。

这并不是一件小事:如果女性连基本的安全感都无法获得,那她很可能就无法在此安心地组建家庭、生儿育女,因为对女性而言危险的环境,对孩子来说大概率也是危险的。

反过来,当女性在城市生活中成为不可忽视的主体、城市建设必须考虑和重视她们的需求时,这座城市在生活的便利性、安全性、多样性,乃至职业发展机会和平权等方面就有望得到提升,营造更宜居的环境。

所谓“适合女性”,说到底是指向城市治理时能看到容易被忽视的非主流群体,愿意关注并满足不同人之间的不同需要——这其实都不单单只是“适合女性”,还包括孩子、残疾人等等。

作为一个成年男性,我是直到自己有了孩子,才深切体会到国内城市在无障碍设施上与发达国家城市的差距。

像深圳城市建设突飞猛进,但在这一块却相当欠缺,“轮椅仙女”陈小萍曾爬上过世界屋脊,去年初却死在深圳地铁站的无障碍通道上。

即便不是残疾人或病人,一个女性如果带着孩子或提着重物,可想而知在这样的环境中也会发现处处不便。

去年在郑州访谈时,有一位受访者所说的话也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

她澄清自己“不是女权”,但踏入职场几年下来,在和男同事交往的过程中却不时遇到矛盾:很多当地女性都半开玩笑地抱怨“私企没有孕妇”,不仅权利不完善(普遍单休,只有按最低比例交的五险,没有一金),而且当女员工提议辟出母婴室时,男性管理层都反对。

这些都让她不得不面对和思考,“姐妹们都不再是以前那样的状态了”,她自己也不断在学习,笑着对我说:“女性一旦有思想了,就会看不惯很多事情。”

尽管推动改变不容易,但至少市场的力量会回应女性的需求。以往的国内城市仍停留在工业时代的思维,消费占比很低,但当消费驱动城市发展时,“女人的钱”是不容忽视的“她经济”。

经济学家陆铭在《大国大城》中指出,“没有一个国家像中国这样有如此低的消费率”, 甚至低于日本和韩国的消费率在历史上的最低点,虽然连他都没提到女性拉动消费的重要性,但不用细想就能明白,购物环境要让人舒心地自愿掏出钱来,最重要的就是得讨女人的欢心,何况在中国家庭中,家庭日用、教育、文化等开支的决策权通常都掌握在女性手中。

事实上,现代都市的发展本身就和女性在社会生活中的影响力相辅相成。

《巴黎:现代城市的发明》中指出,17世纪的巴黎率先出现了一种新的城市模式,经济、文化和娱乐生活越来越富有生机,当时的外国游客普遍惊讶那里的女性所享有的自由,所有公共场所都向她们开放,引领着时尚,由此开启了延续至今的新潮流。

在国内各大城市中,上海的女性地位尤为突出,气质更为自信,消费上堪称购物天堂,这些不可能只是巧合——只有当女性对人身、未来都有足够安全感时,她们才能由衷地散发出自信,没有后顾之忧地去花钱、养育,而不必压抑自己。

至迟从1970年代起,女性主义的城市规划者就已提出了这样的设想:城市建设过程中应该听取女性的意见,注重以往被忽视的女性需求。这无疑是相当不容易的,因为在城市建设的几乎所有方面,历来都是男性占据主导地位。

尽管推进的过程困难重重,但半个世纪下来,这些原则至少在发达国家的城市建设中已得到普遍采纳并落实。从这一意义上说,国内那些对女性不够友好的城市,其实是历史的欠账,而这本身就在阻碍城市发展。

要构建一个女性友好的城市,就必须切实关心女性的需求:亲子设施、无障碍、安全、教育、购物、工作等等,都需要从她们的体验出发来加以提升或重建。在她们人生的每一个节点,诸如受教育、进入职场、结婚生子等等,都不至于因为身为女性而额外承受更多生存压力。

当然,尤为重要的是一种开放、平等的公共生活,让女性可以不受性别障碍地获得各种公共资源,并形成女性之间的自组织,以便在遇到问题时可以相互扶持。

总的来说,这需要更多、更好的公共服务从女性出发并为女性所享,让她们能安全、自由地获得更多选择。

这能为整个城市构筑更公平地照顾到所有弱势群体需求的环境,不仅使城市更宜居,在这过程中释放和创造新的需求,当然也能更充分地发挥出所有人的潜力,实现可持续发展。

如果“发达”不仅仅指经济繁荣,也指社会整体的人类发展指数(HDI)和文明程度,那么,忽视女性需求、没有女性参与,不管创造了多少GDP,确实很难被称作是“发达”。

往期阅读

(已设置超链,点击篇名即可跳转)

||城市系列:

真正的城市化,是人的城市化

在郑州读懂中国

南京:一个想做经济中心的政治中心

南京:一座不断重生的城市

洛阳割裂

扬州还能重现辉煌吗?
去鹤岗还是去大上海,这是个问题

“就算你不去上海,你的下一代也会去上海”
上海还是上海吗?
解封满月,上海复苏了吗?
上海重启

住在上海:陌生人社会是怎样形成的

再造“大上海”

疫情下的上海,告诉你什么是现代城市
三年疫情大考后,未来哪些城市值得看好?

何不将武汉升格为直辖市?

三座城市,三种口吻

都市圈竞争的时代

高铁的冲击

||省区系列:

观念落后,为何经济却很发达?

江苏:从“南北战争”走向共同富裕

江西:一个内陆省份的二次开放
“河南爆雷”:可持续城市发展需要信用

广西:一个假的沿海省份

两个广东

甘肃还能翻身吗?

黑龙江的出路

东北衰落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长三角 vs 珠三角优劣论

二十年来,哪些省份掉队了?

南北大分流

从“义乌保卫战”看南北差距

||游记:

郑州

桂林

南通

海口

文昌
三亚

临海(上)临海(下)

平潭

余姚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当女人做回自己

文学批评家夏志清在《中国古典小说导论》中曾指出一个耐人寻味的反差:水浒英雄有一种突出的厌女倾向,而在冰岛传奇《埃吉尔传》(Egil’s Saga)中,虽然女性也经常被描绘得诡计多端、傲慢自负,不断搬出各种似是而非的理由来挑拨男人 …

职场女性为什么那么累?

Brittany England on Healthline 职场女性通常都是超人:她们不仅要在职场上保持光鲜亮丽、独当一面,还要在回家后照顾好一家老小,一根蜡烛两头烧,所谓“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这有时是出于敬佩,有时语带戏谑,有时甚 …

「看我!听我!」基层流动女工叙事展:呐喊的沉默

「看我!听我!」基层流动女工叙事展: 呐喊的沉默 文 | 碧螺春 编 | 菌菌  注: 文中无特定指称对象的第三人称均使用「它」。 编者按 「看我!听我!」基层流动女工叙事展由四川海惠助贫服务中心和北京木兰花开社工服务中心联合发起,展览展出 …

如何评价当今中国的女性群体?

知乎用户 和尘去 发表 今日首绷 再绷 知乎用户 王朔 发表 可参考对战士的态度看看。 知乎用户 初与末 发表 饿 稠 知乎用户 路人丙​ 发表 新鲜出炉的素材,非常贴近生活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记得几个大学女生围殴四岁小男孩,然后一 …

为什么做个女人那么难

女性并不生来就是女性主义者。有一位朋友曾跟我说,其实她从小并未觉得男女有多大差别,直到大学毕业,踏上社会,才赫然发现真实的社会并不像学校里那样:不但职场可能遭遇性别歧视和性骚扰,家人也唯恐她嫁不出去,而这两年层出不穷的社会事件甚至让她连基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