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新公民计划”将停止与中华儿慈会合作“让流动更有希望”项目的声明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收录于合集 #社会的痛点是公益的起点 15个

关于“让流动更有希望”项目

2018年末,根据《慈善组织公开募捐管理办法》的要求,“新公民计划”(机构注册名:北京三知困难儿童救助服务中心)选择与具备公开募捐资质的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以下简称儿慈会)合作,在2019年3月上线了为机构月捐的项目。

公众可通过此项目的募捐链接,成为**“新公民计划”的月捐人**,为“新公民计划”的领域研究、公众倡议、微澜图书馆和财务行政工作提供部分人力成本的支持(还有部分办公室的房租成本)。

项目名称初始为“微澜图书馆”,为更符合募捐资金的用途,在2022年变更为“让流动更有希望”。

2019年3月至今,项目共得到762位月捐伙伴累计捐赠19,910次72.3万元,扣除儿慈会收取的管理费用(2019年至2021年为3%,2022年至今为5%),实际筹款69.74万元。

这些捐赠资金存放于儿慈会的账户,限定用于本项目,需要在“新公民计划”提交项目书、拨款申请、预算、票据等材料后,才会被转账到北京三知困难儿童救助服务中心(即“新公民计划”的注册名)的账户,由“新公民计划”负责根据预算支出并反馈报告。

儿慈会事件

9月12日开始,一则“儿慈会工作人员”卷走千万善款的爆料消息开始传播。感谢多家媒体的深入调查报道,事件真相逐步清晰。

尽管如儿慈会声明,事件当事人柯善孝并非其工作人员,受骗的患儿家长是向柯善孝个人账户转账;儿慈会自身账户的资金安全与使用(包括“新公民计划”合作项目的资金)并没有受到影响。

但通过此事件浮现的在大病救助公益领域的乱象,包括长期诱导患者家属为慈善项目捐款以套取其他慈善组织或企业的配捐;将患者家属的资金用于广告引流再将公众捐赠款从基金会账户支出返还家属;通过这些虚高捐赠额提取的管理费、用于给“中间人”“组织者”返点提成等行为(见《财新》《南方周末》等媒体报道),早已违反了《慈善法》中“不得指定捐赠人的利害关系人作为受益人”的规定,违反了“诚实”这一条基本的筹款伦理,足以让我们怀疑儿慈会有失察之责、默许甚至主动组织之嫌,它很可能已经在追逐筹款额“屡创新高”的道路上,远离了自己创设时的使命。

决定停止与儿慈会的合作

决定停止与儿慈会的合作、关闭“新公民计划”机构在此平台上的月捐项目(“让流动更有希望”),目的并不是“讨伐”儿慈会、做“切割”和自证清白。

正如一些媒体在报道中呼吁和担心的,筹款乱象让拥有流量资源的平台对参与大病救助的项目日益谨慎,其中不少甚至直接叫停个案救助,这种**“切割”和“一禁了之”,事实上也阻断了不少亟待帮助的大病患儿家庭的求助渠道**。

对儿慈会的“讨伐”与一刀切的全盘“否定”,也会造成因法律规定、需要与公募基金会合作才能开设公募筹款链接的其他公益组织,在儿慈会上开设的合作项目,受到筹款额减少、月捐人解约的影响

很多在一线认真工作的公益团队,并不能如“新公民计划”般,幸运地还有其他平台的筹款来源,可以在停止与儿慈会合作、寻找新的合作方再开设月捐链接的过渡期内,平稳度过。

尽管认知到上述我们并不愿看到的影响,为什么我们还是要停止与儿慈会的合作,并为此发表一篇公开声明呢?

因为**“不诚实”,是对公益行业整体的伤害,消耗的是社会公众对整个行业的信任。**信任,是“新公民计划”,及其核心工作“微澜图书馆”运营的基础。微澜图书馆的持续开放,依赖的正是众多志愿者与捐赠人,对微澜背后的理念、思路、制度、组织执行,和团队的信任。

信任,并不是我们自带的光环,并不因我们的公益身份就可以自动天然地获得。它是需要我们通过日常的行动,去努力取得的。这些行动,不仅包括我们的开创、建设、坚持和保卫,也要包括我们的拒绝、否定和大声说“不”。

“冰冻三尺许多年,一切是因为谎言。”

作为与这次事件当事方——儿慈会有合作关系的一个机构,我们感到强烈的责任和义务,要大声向这次事件中暴露出的谎言和不诚实的恶行说“不”

我们也相信,大声说出的“不”,是可以被听到、记住和延续的。儿慈会并不是第一次被暴露出“不诚实”的争议。回顾2020年初的“吴花燕”事件,我们惭愧于自己对合作机构的不敏感,也想要感谢在这一次事件中努力发声的媒体和公益伙伴。我们正是受到这些声音的激励,而接棒发声

如前所述,“讨伐”和“切割”不是我们的目的。向谎言说“不”的同时,我们希望传达的,也是借助这次事件,大家可以对于公益行业有更多的了解和更不“一刀切”的判断。例如:大病救助的筹款逻辑,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乱象,公募基金会和平台在公益行业中的角色,制度性的漏洞在哪里。

我们的下一步

而我们自己,接下来要做的工作包括:

1. 主动与现有的“新公民计划”机构月捐人沟通后,关闭与儿慈会合作的月捐筹款项目;寻找和确定新的合作公募基金会,开设新的机构月捐筹款链接。

如果你已经是“新公民计划”的月捐伙伴,并愿意继续资助我们,可以取消儿慈会上的月捐(方法:扫码以下第一图,如蓝色箭头指示)。并通过以下第二张图片二维码,报名微澜图书馆总馆的“馆东”,为微澜图书馆总馆做月捐的支持。

这是我们与上海联劝公益基金会合作的筹款项目,根据预算,筹款额中约80%也是可以用来支持我们最需要的人力成本。(其余部分会用于图书、书架、材料等物料支出,联劝基金会也要收取3%的管理费用。)

如果你希望支持“新公民计划”在微澜图书馆之外的工作,包括领域研究、议题倡导,可以给【小新】或【小澜】留言,我们会在新的机构月捐渠道开设后,第一时间与你联系。

2. 与儿慈会合作的“让流动更有希望”项目(即“新公民计划”的机构月捐),我们会依据儿慈会的要求提交申请,尽快将未拨付的资金全部拨款到我们自己的账户上,并根据预算完成支出。

3. 开始讨论并制定机构的筹款伦理文件,用于我们日后在所有筹款相关工作的标准,也向潜在的和已有的合作方传达我们的理念。

4. 在内部讨论如何可以提高我们自己的财务公示水平

我们一直相信透明是最好的监督,目前微澜图书馆所有分馆的收入和支出在微澜社区上已经做到条目颗粒的透明,而总馆层面的收入和支出只能做到总额与大科目程度的公示。还有公示时附带票据附件,所有物料相关的签收、出入库登记等细节,也是我们意识到却仍未能做到的不足。

**透明不仅是态度和口号,更是行动和需要投入成本。**我们愿意为透明投入更多的成本,也相信这样的成本投入能得到捐赠人的支持。

新公民计划团队

2023年9月27日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中南屋九周年志:写在重返世界的一年

大家好,这里是和你一起在全世界做调研与可持续发展项目的中南屋,我是创始人黄泓翔。 在中南屋成立九周年之际,在三年疫情过去、中国与世界全面重新联结之际,我想和你一起回顾我们从哪里来,更想和你聊聊:新的一年我们要到哪里去。 ****初 …

村角亭 | 陈韵:我们在定海桥如何工作

定海桥是上海一段被遮盖的“前传” 村角亭,从字面上讲,它是一个处于边缘地带的公共空间,它是观察站,也是暸望台,它在融入与介入城中村生活的中间地带。这种中间状态,我们认为准确地描述了艺术进入城中村的实践者的现状、处境和工作方法。 基于每个城 …

这代年轻人真的恐婚恐育吗?

2022年,中国人民大学一个关于「大学生婚恋观」的调查上了几次热搜,被摘出来的词条是「八成大学生想生两娃」。当然,这是对研究内容的一种曲解。 这是一次严谨的人口学调查。在2021年冬天,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教授李婷,以及她的两位博 …

教师节,思考职业的本质和意义

如果算上学生年代兼职教师的经历,做老师已经二十多年了。 但是现在的感觉是,越来越不知道如何做老师,或者说不知道如何做一个好的老师。 据说学生有开学的焦虑,其实老师也有。 开学前的一天,我才赫然发现第二天有一天的课程,我的日程表上记着是九月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