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鄱阳发布发文:洪灾也不是一个彻头彻脑的坏东西?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知乎用户 我也是良民 发表

与洪灾相比,写这文章的人才算得上 “彻头彻尾的坏东西”,,,

知乎用户 云舞空城​ 发表

有一说一,洪 “水” 对人类社会的害(洪灾),不能抹杀它对自然界的利。

有时,对自然界的利,甚至也可以转化为对人类社会的利。

比如,洪水对土地肥力的改造、对土壤污染的洗刷、对地下水的恢复。

比如,98 年洪水以后,长江鱼类资源出现小高峰,因为洪水重塑了江湖关系,改变了水体营养水平,扩大水域面积提供产卵地和栖息地。

比如,洪水对近海渔业资源的影响。

同时,洪灾对人类社会的破坏,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促进人类反思自身行为,重新思考并构建人水关系,加速退耕还湖、破圩还河的进程,与自然界取得共赢,尽量避免洪灾。

98 洪灾之后,长江流域的人水关系就进入稳步调整的状态,开始着力将历史时期蚕食河流湖泊的部分还给自然界,一方面保护了生态环境,另一方面也给洪水呼吸吐纳的空间,有利于避免洪灾

如果是基于上述事实的论述,确实可以说,洪灾也不是一个彻头彻脑的坏东西。

然而,那篇文章并没有做出如此论述的功力。

知乎用户 阵雨 发表

小学作文有一种题目要求,叫做 “从不幸中寻找积极的东西”,我也写过。

当年有个同学被选中进少先队鼓乐队吹号,但是他把学校发给的号丢了,同学们凑钱给他买了个新的。

我认为这一不幸的破财惨剧中体现了同学之间的友情,而且我叙述的时候,故意忽略了三件事:

一、这家伙是钻游戏厅把铜号扔在自行车筐里丢的。

二、他爹是个体户,买钢琴都不缺钱。

三、我连一个大毛都没出,只想借此完成作文交差罢了。

但是语文老师提出了批评,说我写了不好的事。逻辑是,铜号是学校的,他丢了学校的东西,你还什么同学情谊,还十分感动,啊呸……

可是,我的题目没有问题:《对一件小事的感想》。对比《洪灾也不是一个彻头彻脑的坏东西》,区别很大吧。破财与洪水中虽然可见情谊,但是不能说是好事。

其实只要把题目一改就行了:《洪水无情人间有大爱》,俗是俗了点,俗了比较稳。涉及到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的时候,尽量不要标新立异,《读者》、《意林》那一套现在不吃香了。

知乎用户 一只小牌九 发表

“我所敬佩诸公的只有一点,就是这种东西也有发表的勇气。”

——出自鲁迅《估《学衡》》

知乎用户 入不忘兮 发表

洪水虽然摧毁了你家让你无家可归,

淹了你辛辛苦苦种的庄稼让你颗粒无收,

它鼓舞了我的心,振奋了我的精神!

洪水是坏东西,写这篇文章的东西也坏。

知乎用户 不语成言 发表

“洪灾福报论” 横空出世

知乎用户 饮冰人 发表

又是一个标题党,好好写一篇反应抗洪救灾精神的文章不行吗,非得用这种标题来博人眼球?

我不知道鄱阳发布的小编是怎么回事,“洪灾的恶不全是恶,它也催生了善。”

你这样让因为洪水变成灾民的人们怎么想?

我朋友就在安徽,洪水已经把他家淹了,农村里的房子水一泡很多就不结实了,更别说家具电器这些东西了,你让他看了这篇文章,他能不跳脚骂娘吗?

我们的善非要通过洪灾来催生吗?

写的人自己肯定没有参加过抗洪救灾,别说抗洪救灾了,洪水怕是也没有经历过。

我建议,自己去抗洪一线走一走,去已经超过警戒水位的大堤上走一走,去融入到一线抗洪救灾的官兵中去,去看看因为洪水流离失所的那些普通百姓,实在不行,下次再来洪水前把自己的家提前安到岸边,恐怕就能明白人们对于洪水的厌恶和恐惧了。

照小编这么个逻辑,我可不可以说

地震也不是一个彻头彻脑的坏东西?

台风也不是一个彻头彻脑的坏东西?

火灾也不是一个彻头彻脑的坏东西?

泥石流也不是一个彻头彻脑的坏东西?

甚至都可以说

疾病也不是一个彻头彻脑的坏东西

小偷也不是一个彻头彻脑的坏东西

再往下就不说了,大家自己都可以找出许多。

如果可以,谁愿意这样整天提心吊胆地生活在洪水的阴影之下?

如果可以,谁又愿意让这些动人的故事天天发生?

知乎用户 长太息 发表

洪灾不是个彻头彻尾的坏东西,毕竟如果 “退田还湖的政策执行下去”,那么这次洪灾仅仅鄱阳湖水面的恢复。但是可惜,2006 年之后,又开始圈地了,可以淹没的湖区又一次变成了不可以行洪的地方。

至于是谁的责任,鄱阳湖发布又为什么发这些东西。很值得思考。

新华网南昌 1 月 4 日电 (”新华视点” 记者 王运才 郭远明 程迪) 水域面积萎缩至不足 200 平方公里这是我国最大淡水湖鄱阳湖的最新 “生态图”。水位持续低枯的背后,令人忧心的是人为破坏肆意开发现象的日趋严重,有关部 门保守估计已有上万亩鄱阳湖水域被侵占。谁在 “蚕食” 鄱阳湖?”新华视点” 记者近日深入鄱阳湖区,就此进行了追踪调查。

大肆填围湖区,鄱阳湖 “很受伤”

  广阔的湖域水面、生物多样性,使鄱阳湖成为全球最重要的候鸟越冬地和湿地生态区域之一,也是长江最重要的洪水调蓄器。但如今这个江西的 “母亲湖” 正面临着深度伤害。

  位于鄱阳湖核心区的都昌县南山滨水西区,正对着鄱阳湖松门山水域,一些山体被劈开,推土机和运土车将旁边山体石块甚至建筑垃圾,填入干涸的鄱阳湖湖床上;围绕湖边堤坝周边商业楼盘正在紧张建设。当地介绍,滨水西区包括公园在内大约有 400 亩土地是围湖和填湖所得。

  与都昌县隔湖相望的星子县更善打 “擦边球”。借着修建鄱阳湖西大道以及蔡岭至马回岭高速公路连接线工程的机会,推土机不断将新土推到湖床上,围填湖面, 修建湖边大道和湖边公园--斜川公园。附近白鹿镇河东村村民说:”被填掉的湖床,有的是我们 1998 年后退出来的湖区低洼地。现在政府又把它填掉,好不容 易恢复的鄱阳湖又被‘打回原形’,这样的折腾真让人心痛!”

  在鄱阳湖主要水域的鄱阳湖湿地公园珠湖边,鄱阳县 “大胆” 引进开发商劈山填湖,投资约 20 亿元建国际度假村。记者看到,被劈开的山体填平了小湖湾;一栋栋三四层高的别墅正在紧张施工,配套开发的休闲旅游场地也占了部分湖面……

  江西省国土、水利、渔政等部门证实,近年来,一些地方政府在未被审批的情况下,利用鄱阳湖长期低水位利于施工的特点,通过围湖造田、填湖造地等进行开发建设,保守估计已有上万亩鄱阳湖水域被侵占,且有愈演愈烈之势。

  ”这样大肆填湖围湖,让处于低枯状态的鄱阳湖雪上加霜。” 江西省科学院鄱阳湖研究中心副主任、生态专家戴年华忧心忡忡地说,近年来,尤其是 2011 年江 西出现罕见春夏干旱,鄱阳湖持续低水位,生态环境本已受到很大冲击。而这些侵占、”蚕食” 鄱阳湖的开发行为,更是严重降低它的生态净化能力。

造地生财成 “创举”,”填围湖” 禁令成空文

 鄱阳湖水域 “填湖围湖” 开发早有禁令。

2001 年的《江西省河道管理条例》明确规定 “禁止围湖造田和修建填湖工程”。而根据国务院于 2009 年 12 月正式批复的《鄱阳湖生态经济区规划》,鄱 阳湖湖体核心保护区是以吴淞高程湖口水位 22.48 米为界线的湖体和湿地;并明确规定核心保护区内 “强化生态功能,禁止开发建设,严禁围湖造田”。而目 前,鄱阳湖被填掉和圈占的水域湖汊基本处于吴淞高程 22.48 米范围以内。

鄱阳湖的湖泊涉水项目要经过水利部门审批。江西省水利厅法规处负责人说:”填湖搞开发建设绝对不行,会缩小鄱阳湖库容。这些年来,江西省水利部门基本没批准过相关的填湖或围湖工程。”2006 年以来,有关部门对湖区的填湖围湖现象进行过整顿,但不久就 “死灰复燃”。

 那么是谁在纵容,甚至为 “填湖围湖” 开绿灯呢?

“新华视点” 记者采访发现,填湖围湖背后最大推手是沿湖一些地方政府。在土地使用指标越来越紧张,以及湖边土地潜在开发价格高的背景下,不少地方将眼睛盯上了鄱阳湖水域。

都昌县滨水西区开发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负责人认为,当前对耕地保护越来越严格,土地红线不好轻易触动,虽然填湖围湖对生态有一定影响,但填湖造地生财也是当地解决发展中土地紧张和资金困难的一个 “创举”。

当地群众也给记者算了一笔账:都昌县通过 “湖湾丽景” 用地出售和预计的土地买卖,总体预期收益约为 6 亿元,远远高于当地公布的 2.5 亿元滨水西区总开发投资。

而一些沿湖政府进行围湖巩固湖岸线、造景建公园等,也拉高了湖边土地价格。星子县白鹿镇河东村磨岭蔡村组紧靠斜川公园,通过围湖填湖修堤稳定湖岸线,建 湖边景观公园,原来无人问津的湖边土地成了 “香饽饽”。从 2009 年开始,这个村组有 100 多亩地以每亩 2 万元被征用后,被政府以每亩 200 多万元的价格 出售给开发商。

鄱阳湖多头管理,也是填湖围湖现象难以遏制的一个重要因素。”新华视点” 记者采访了解到,目前,鄱阳湖管理涉及水利、国土、农业、环保、林业、交通等多个部门,职责交叉。每个部门只管理涉及鄱阳湖一个方面的内容,”各念各的经” 现象明显。

江西省国土部门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国土部门只负责土地利用规划的下传上达,不过只要符合地方土地利用规划还是可以填湖。但水利部门认为:”地方如果把 填湖纳入了土地利用划,也要经过批准。没有经过水利部门批,也是违规行为。” 但由于水利执法力量薄弱,一些违规填湖围湖行为被调查数年,直至地方将 “生米煮成熟饭”,还是没查动。

知乎用户 Castor 发表

不论洪水,写这篇文章的人肯定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坏东西

一觉醒来,身边的一切都变做了黄色的汪洋。而自己就像是一个社会之外的人,在无边的洪水中漂浮,请你去和他们说洪水不是坏东西

半生辛勤劳动所积攒下的一点点微薄资产,一瞬间化作洪水里流转的泡沫,请你去和他们说洪水不是坏东西

着一个个的 “下落不明” 默默期盼,那些下落不明的,是自己的丈夫、妻子、父母、孩子或朋友,请你去和他们说洪水不是坏东西

请睁开眼睛看一看,洪水中最多的不是拿着喇叭在岸边讲话的白衬衫,而是在泥泞与波涛中苦苦挣扎的凡人。

他们没有喇叭,不会像你们一样说冠冕堂皇的话。他们也没有白衬衫,可以当作灾难不曾发生

知乎用户 Coldstream 发表

“一次非常好的压力测试。”

知乎用户 鲁张宗可 发表

既然列式大政府祖训尚在,宣传队的事情必须得做,那么请各位领导把外宣职能全套外包给团团观网,再不济也得是千钧希颖熊老六之类有着丰富说人话经验的官五。

反正是以工代赈,现在负责的那些百万漕工们,就让他们去妇联和后勤服务中心去继续玩爱的八股文小游戏吧。一则把他们从成天热泪盈眶的苦差事中解放下来,二则其他人不必再提心吊胆它们解决不了舆情反而创造舆情。win-win.

不谈大局,哪怕从个体角度,他们知道他们做的事味道冲而且毫无意义,别人也知道他们做的事味道冲而且毫无意义,他们也知道别人知道他们做的事味道冲而且毫无意义。这种情况下,心理产生异化并诉诸怠工破坏实在是可以预见的。

知乎用户 BUG 不是错误 发表

第一次见到逆炼辩证法的,过于牛批…

知乎用户 村口李三聊报志愿​ 发表

纵做鬼,也幸福

知乎用户 零度向前 发表

多难兴邦也就罢了,

“纵做鬼也幸福” 是真忍不了。

知乎用户 孤鸿影 发表

吐了?看标题我还以为是以科学的态度论证洪灾对生态环境的积极意义呢。

原来又是老一套的丧事喜办


(二维码自动识别)

知乎用户 勃冽惊涛 发表

洪灾不是个彻头彻脑的坏东西,是由笔杆子们调研评审分析出来的结果,他们当然比我懂,更比你懂。我唯一可以明确告诉你的是,为了抗洪救灾的整体局面,洪灾可以是这东西,可以是那东西,但唯独不能是彻头彻脑的坏东西。

对鄱阳来说,多难兴邦难道不好吗?

我对洪灾只有感恩!

知乎用户 郭盛钰 发表

现在我们的宣传水平真的是让人着急。

为啥我们的宣传水平这么低,我倒是知道原因。

但是我不能说,

再但是也不用我说,

因为这就是原因。

突然发现轮子哥

[@vczh]()

的回答木有了,惨,不过没想到这么快就用行动来验证我的观点(逃

知乎用户 一直住顶楼 发表

先不说啥坏和蠢了。

这都 2020 了,这种丧事喜办还能发出来?这个政府自媒体的员工是走后门进去的吧?

知乎用户 竹青 发表

好好的写灾情中人民爆发出的精神力量和组织性纪律性,并且以此为基础做出对未来的展望,就足够了。

而且我瞧着这什么【哔—】的文笔怕是还不足以发挥这种现成的题材,非得拐弯抹角的写这种粗陋僵硬的文字来恶心人,只能说是又【哔】又【哔】。

所以大家要记住,如果历史上某些事情再次发生的话,写这种文章的人都是有功劳的。

而这个话题下阴阳怪气甚至叫好的,想必到时候贴大字报也是很积极的。

知乎用户 石中居士 发表

有的屎可能不那么臭,还带点酸味或者血腥味。取决于人的消化系统健康程度。吃屎还能重建肠道菌群,治水土不服还有用。

但问题是,我们不想吃屎。

知乎用户 摆摊小伙郑荃 发表

多难兴邦鄱阳版

知乎用户 方可​ 发表

不知道这次这问题啥时候冻结……

要想让人们高度评价你的贡献,首先你得做出一些拿得出手的东西。这个标题就不符合这个标准。

知乎用户 MiracleLi​ 发表

“八国联军给中国带来了现代化”

知乎用户 追风的树叶 发表

很多时候,脚臭不是问题,用药治好就行,不用药,没钱,勤洗也对付,你告诉我这不是臭,是法国巴黎香水的味道,还让我们适应?这是几个意思?

知乎用户 fhtagn 发表

由此同样可以论证,假如某天作者家下水道炸了,也不会是什么彻头彻尾的坏事

知乎用户 肖姿 发表

家园被淹了,道路冲毁了,山体滑坡了。

家具冲没了,房子冲垮了,车被冲走了。

果园全毁了,农田被淹了,颗粒无收了。

孩子们哭了,亲人冲走了,阴阳两别了。

什么都没有了。

只留下一颗感恩的心❤️

所以洪灾并不是彻头彻尾的坏事情!

知乎用户 书香拌饭 发表

雄文指出:

洪灾的恶不全是恶,它也催生了善
你能说它是彻头彻脑的坏东西吗?
风声雨声颂歌声声声入耳……

非常想邀请鄱阳发布的宣发小哥哥(小姐姐),去监狱走一走,在监狱那群杀人犯、强奸犯之中看一看,听一听。我想,监狱里那些死刑犯也必然不全是恶,它也催生了善。

为何这样说呢?当法律惩戒了一批凶犯之后,必然也会使一些想作恶的人去行善,如此,你敢说犯罪是彻头彻脑的坏东西吗?那么,既然如此,我们是不是也要有请宣发哥哥来咏叹一下:杀声打声颂歌声声声入耳……

如果以非常正能量的八股文来说,世界上的确没有一个东西是彻头彻脑的坏东西,我可以在这里设置一个辩论会,只要我愿意,我能把吃屎都说出三分好来,毕竟网络上不也有人靠直播吃屎发财了不是(详询百度,输入 “老八” 即可见)。

没有绝对的坏东西,但这中间它又讲究一个 “屁股坐哪儿” 的问题。

对于宣发部门的小哥哥来说,当然,洪水不是彻头彻脑的坏,因为这正是他们写军民鱼水情,报道领导奔赴在前线的 10 万 + 雄文的好时机…… 这哪能叫彻头彻脑的坏呢?写好了有鸡腿吃,吃着鸡腿的小编反而会大呼一声:“美滋滋。”

可是对于灾民来说,洪水却真是彻头彻脑的坏,坏得没边,坏得可以写进族谱,要不然古代的群众也不会发明 “洪水猛兽” 这个词语了。猛兽还仅仅是吃人,洪水不光吃人,他还吃钱,吃家,吃掉人民的希望,吃掉人民的所有。洪水后带来的瘟疫、贫困,更是洪水的亲儿子,也坏透了。总之,洪水这一家子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都坏到了极点,是人民的眼中钉。

而在中国这片土地上,从古至今一直在遭受的大型灾害,也没有比洪水更加可怕的了。外国人在搞方舟的时候,我们也在被水淹,我们大禹的父亲大鲧同志,还因抗洪不利被杀头了;到元朝时,治黄河不利,然后石人一出天下反,连朝代都给你推翻了,这种情况下,宣发部门小哥哥还能说 “洪水不是彻头彻尾的坏东西” 吗?

我这篇文章,的确,是批评了一下宣发部门的小哥哥,但我也是在为你的职业生涯作出补救,毕竟,身为政府的工作人员,宣发小哥哥,你不能光从你坐的屁股上说事,不能光盯着 10 万 + 后组织给你加鸡腿,然后就说什么 “洪水不是彻头彻尾的坏”,你是政府工作人员,就应该多从灾民坐着的位置上说事,你写出一篇 10 万 + 后的文章后,吃鸡腿吃爽了吃嗨了,但灾民们呢?他们有鸡腿可以吃吗?据我所知,洪水所淹之地,喝一口干净的水都不容易,吃鸡腿则更是妄想。

即使不说灾民,就说宣发小哥哥的体制内的同事们吧。假设我是在一线抗洪的基层公务员、人民子弟兵,在看到这篇文章后一定会生气得摔手机。

作为子弟兵、基层公务员,人家可能好几天都没合过眼了,“汗水湿透衣背”,“泥巴裹满裤腿”。自己负责辖区的老百姓被洪水伤成那样,有责任心的公务员一定是跪着求老天爷这雨别下了,然后紧锣密鼓地统计损失,该上报的上报,该申请国家补偿的申请国家补偿,一天要填不知多少个表格,不知要收发多少条微信,说不定在这个过程中,就会有一些同志过劳死去……

这种情况下,洪水如果还不叫 “彻头彻尾的坏”,那试问到底是要怎样的恐怖灾情,才叫彻头彻尾的坏呢?难道真要洪水逼近宣发部门的大楼,把宣发人的键盘和电脑都给淹了,这时候宣发才会不得不承认,洪水真是彻头彻尾的坏吗?……

如果宣发部门的小哥哥以后还要长期留在这个职位上,请听我下面这一言,我这句话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是管用的:

千万不要为了少数人的自我感动,而埋葬、罔顾军民血泪。

另外,站在政府的角度上来说,我相信在抗洪这件事上,政府的直接负责部门确实出了力的,也很辛苦。所以,正是因为如此,就更应该把宣发工作提升一两个档次,千万不要因为低水平的宣发工作,就让你们那些冲在前线的同事们背上骂名,他们真的会很憋屈、很寒心,甚至会因此减少为人民服务的热情。

每少一位真心实意为人民服务的公务员,就会相应的多几个生活困难的群众。

如果这篇文章出于某些迫不得已的原因而被删除,也请宣发人一定要记住我这上面三段的内容。

知乎用户 漢韻華風 发表

所謂辯證看問題,被侵略也不是徹頭徹尾的壞東西,因爲促進了文化交流和民族融合。

殺人犯客觀上減少了中國的人口,爲減輕中國人口壓力做出了貢獻。

知乎用户 黄小立 发表

这就是英雄史观最典型的表现。

当民众不出现在媒体镜头面前的时候,就是个工具,死物。老百姓日常的美德与情趣?不存在的。

等老百姓被逼入绝境,殊死一搏,镜头拉近的时候,才震惊于老百姓是活人!还觉得所谓的一个个 “感人” 的故事,比老百姓亲身遭受的痛苦和损失更加值得关注。

最后,甚至不肯承认老百姓本身就坚韧,本身就勇敢,是老百姓的坚强付出才换来了抗灾胜利,不承认自己平常的傲慢与偏见,而是说,“洪水” 带来了感动,洪水带来了 “成长”。

喜事,喜事啊!马戏团表演过后,又有哪个观众,在乎背后有多少动物死了呢?

知乎用户 DOOM SLAYER 发表

辩证法就是一种培养坏人和流氓的培养基。

知乎用户 商明媚 发表

之前汶川地震同欢呼那个诗人很快就被舆论批评惨了了。这个的批判在哪里?

知乎用户 宅龙 发表

其实过去对这种东西反感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也就这几年网络普及之后,大家有公共平台这才让集体吐槽变成现实。

但是我可以明确告诉你,写这个东西的人,最多也就是罚酒三杯下不为例

至于你被伤害到了?

洪灾都没打倒你,怎么会被几句话打倒嘛

知乎用户 硅基生物 发表

别骂了别骂了,你们骂的是他们的文,打的是我们加速壬的脸啊。

我一像喜欢挂人,大家可以看我的文章,连

[@云舞空城]()

我都挂过。

这次我挂我自己

知乎用户 五个橘核​ 发表

“你失去的只是家园,给大家敲响的却是奋斗之钟,这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报啊!”(狗头)

知乎用户 猿某人 发表

看题目,我还以为要谈谈类似于尼罗河水的泛滥对人类生存的意义,点进去看了下,艾玛,这啥玩意???

从某种意义上说,人类本就喜欢选择容易发生灾害的地方生存,因为在容易有灾害的地方,经常也伴随着其他的生存机遇。

比如,地质活动频繁的地方,容易地震,但也容易发现埋藏较浅的矿物。

洪水泛滥使人无家可归,但也带来了富含有机质的泥土,最典型的就是尼罗河。当然,现代人已经不需要这种洪水了。

知乎用户 川哥 发表

宣传水平太差,应该这样说:

所有人众口一词的说洪灾不好是正常的吗?异议者是不是因为民粹情绪而不敢发声?一个健康的社会应该容得下不同的声音。要尊重多元价值观,学会宽容不同观点。

走理中客的路让理中客无路可走。

知乎用户 比企谷雪乃 发表

老精神胜利法了。《阿 Q 正传》就学了阿 Q。

可能是报喜不报忧习惯了吧。

让人感到害怕的是,以往很多事情是不是都是用这种滑稽的方式发布出来的。

知乎用户 霁月日 发表

当一种精神,一种磨砺是要从损失财产,牺牲生命中提取的,那我们宁愿没有这种所谓的精神磨砺

知乎用户 白左非左叁号机 发表

我是水利行业从业者,我觉得他说的真对,我也知道我是个什么东西。

不知道写文章审文章和刊发文章的壬知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知乎用户 才子是我弟 发表

既然是灾,肯定是彻头彻脑的坏。

洪水有一定的益处,洪灾没有。

这个时候发布这种文章? 没头没脑的蠢东西。

知乎用户 海雨天风 发表

读书太多,看不懂他们写的,不知道怎么看待。

知乎用户 梅囿仁 发表

屮,没想到自己的回答还能在这用上。

你往小学里扫一梭子,也是能提高小朋友们的警惕意识的。

大概就是这么个道理吧?

[如何看待「列强入侵给中国固然带来了伤害,但是有利于中国的现代化,因此殖民有理,侵略有功」的观点?​www.zhihu.com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0110566/answer/1028098739)

知乎用户 见习的魔术师 发表

不是坏东西,难道还能是福报不成???

知乎用户 南柯遊人 发表

真正悲哀的,不是在民众灾情未得到完全扼制的时候,就进行政绩宣传。

也不是,以一种积极的精神基调,来覆盖灾难场景之下深埋的个体悲剧与不幸。

而是这种从新民主主义中诞生的,革命乐观主义的内核,被异化为了一种歌功颂德的意识形态小丑脸,并广泛的受到群众的抵制与排斥。

这种悲哀,比曾经踏碎凌霄殿的孙悟空,如今跪下向唐僧求收留,更显得讽刺和卑微。

当乐观不再向下兼容,斗争不再向上输出,这种新生的革命性的国民精神,就被迫进入了一种【头戴金箍】的自我束缚语境。

中国人共同体验痛苦,一起为了明天斗争的年代,早已过去。

现在留下的,只是没有了同志情谊的纯粹的人文的社会关怀注视。

社会群体需要的,是体面的、个体的精神庇护,而非欲与天公试比高的群体豪情。

中国人以一种共同的旁观者心态,警惕着新的包罗一切的集体叙事的回归和复兴。

由此,如来收下孙悟空,让他为自己除妖降魔。

但所到之处,他首先会被认定为妖魔本身。从而,他就必须首先为着卫护唐僧的旅途顺畅,而冲锋陷阵。

如果说一个取经队伍,人们还能够招待和忍受。

但当取经队伍比比皆是时,人们对于那些到处都在的【毛脸雷公嘴】开始愤愤不乐,并进行公开的怨恨发泄。

因为他们不愿意再次被迫的卷入这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斩妖除魔甚至打碎凌霄宝殿的令神人鬼三界不安的 PTSD 中。

人们希望,世俗化生活,不再受到政治意识形态的包裹与打扰。

人们渴望,政治义务精神吹捧的负担,会永远的消失于这个不断蓬勃中的大国经济体中。

因为人们,已经无法从这种记忆快要丢失的政治声场中,汲取乐观的精神营养和斗争力量补充。

这种尖锐而悲哀的矛盾,将长期竖立在中国社会的公共语境中,并不断的造成某种合法性的波动与弱化。

更关键的是,中国能否保有这种斗争乐观主义的国民精神,并将其扩大化为全民信仰,恐怕远非九九之难,可以成功的。

知乎用户 黑白 发表

发这篇玩意的机构全体 over 了,也肯定不是个彻头彻脑的坏东西

知乎用户 cesium99 发表

指鹿为马的时候。

是鹿还是马不重要。

不过重要的是有的人没有马。

知乎用户 林锐同学 发表

原文已被删

全文如下:

https://m.weibo.cn/5890672121/4529244153063392 (二维码自动识别)

洪灾也不是一个彻头彻脑的坏东西??

鄱阳发布君的辩证法倒是学的挺溜,可惜用错了地方。

知乎用户 战术桃子 发表

日本军国主义重创了国民党的腐败政权

知乎用户 老铁板 发表

这就是互联网大时代了。

中国发展的速度,很多人没跟上,也包括不少政府机关。这类新闻,以前只存在部门内部文档和没什么人访问的官方网站,属于给自己给上级看的政治任务,宣传部好歹算个公务部门,得给人家点活干不是?毕竟宣传工作的目的不是为了给民众宣传什么,而是要让民众别真知道了什么。这工作看似是治理国家治理人民,其实是自娱自乐。

互联网时代就不一样了,你自娱自乐的工作现在人民群众真的能看到了,人民群众是真以为这些工作是给人民看的。

也别用坏去形容这些人,这些人不过是没跟上时代,恰恰自己又在政府部门,自娱自乐的机会不多了。

知乎用户 Indigogogo 发表

“洪水夺走了他们的生命,可是鼓舞了我们的精神啊!”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洪灾是你们的福报?

知乎用户 cloooo 发表

纵做鬼 也幸福

知乎用户 智慧女神阿库娅 发表

这是打算要为诸夏论调做铺垫吗?

知乎用户 想当坏蛋 发表

想起多年前的 “名诗佳句”——

十三亿人共一哭,纵做鬼,也幸福。


附神作原文

兆山羡鬼

  • 出处
  • 江城子 - 废墟下的自述》
  • 作者
  • 王兆山
  • 发表处
  • 《齐鲁晚报》

“天灾难避死何诉,主席唤,总理呼,党疼国爱,声声入废墟。

十三亿人共一哭,纵做鬼,也幸福。

银鹰战车救雏犊,左军叔,右警姑,民族大爱,亲历死也足。

只盼坟前有屏幕,看奥运,同欢呼。”

知乎用户 坂井 朱鹭 发表

鸦片战争也不是一个彻头彻脑的坏东西,毕竟为广大中华儿女打开了看世界的出口,可不是嘛

知乎用户 LeechJ 膏药药 发表

努 ××·×× 尔也不是一个彻头彻脑的坏东西

qj 的恶不全是恶,也催生了网民的善???

鄱阳发布发布的文也不是一个彻头彻脑的坏东西.

感觉催生了新一代套娃模板泛文。

知乎用户 吴宇上校 发表

洪灾不是坏东西,难道是好东西了?

能写出来这种东西的人,实在不知道该如何作为一个正常人来看待他……

知乎用户 Destia Tenny 发表

又不是人祸,是天灾,干嘛写这种奇奇怪怪的东西…

知乎用户 孙天任 发表

最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各地的宣传部门这么喜欢这种几个词一顿的风格,这已经不是大喘气了,简直就是断气文风… 难不成觉得现在人民群众连通读一句话的能力都没有?

知乎用户 气功十级赵明毅 发表

风声雨声颂歌声,声声入耳

知乎用户 两袖清风阿诺德 发表

我们的宣传口充满了…………

知乎用户 王大二 发表

看到第一反应是那赶紧把洪水引他家去吧,但回头一想,这样灾情过后整个县的补助怕不怕都叫他吃了,还是作罢。

话说回来,一场洪水,基本上解除了经济增长的考核压力,如果抗洪得力的话还能收到嘉奖。国家再给这些受灾县市一大笔钱,可以大兴土木把被洪水冲垮的豆腐渣工程再盖起来。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果然是比粮仓失火强太多了。

所以这洪灾到底是不是一个彻头彻脑的坏东西,还得看你是谁。

知乎用户 魔法少女周德正 发表

“请受灾群众主动配合,患上斯德哥尔摩综合征,谢谢。”

知乎用户 斑驳陆离 发表

知识分子是不是有必要再来一次上山下乡?

知乎用户 一只阿柴 发表

你在说什么屁话?

知乎用户 Giovanni-Samuele 发表

对洪灾要辩证看待,功过三七开吧

知乎用户 大侠王钢蛋 发表

同理 新冠也不是一个彻头彻脑的坏东西?

地震也不是?

???

知乎用户 悍将胡三刀 发表

利益相关:鄱阳人。

咱也不护短,咱也实在没脸护这个短,文案符合鄙县文宣口的平均水平,在读到的一瞬间我就脱口而出了大刘模仿教员语气给红岸基地写给外星人的大字报的著名批语!

来,大声和我一起读出那四个字,和几百万灾区人民心灵共振一回!

写这文案的人,坏倒不一定是坏,蠢是真的蠢!

鼓舞士气的鼓槌子敲到了膝腱上,安抚人心的手伸到了胳肢窝,

让你的反射弧只想跳脚、骂娘!

你要真想把坏事办好,安安静静立个卖惨的人设它不香吗?

哪怕是规规矩矩抄下 98 年的作业呢?阿卡林省人,刷刷存在感,不寒碜!

祖安完毕。有一说一,抛开内容,单说标题,我是部分赞同的。

洪灾来后,收到很多朋友的关心问候,问我家里怎么样。

感谢 98 年的那场洪水,我家里都好。

因为对 98 年大洪水的反思,才有之后壮士断腕式的退田还湖,退耕还林和滨湖村庄整体搬迁,才有我家、我村和附近乡镇在这次洪水中的平安!

98 年 “逼” 我家搬迁时吐过的槽,今天化做感激,加倍送给我 D。

希望这场洪水退后的家园重建,能再建一些能像我家一样远离洪涝的村庄。

最后感谢永远的亲人解放军,感谢在这次洪灾中为我们揪着心的各位亲,希望这篇闹心的文章,不会影响到你们心中的善。

加油江西!加油鄱阳!

知乎用户 逸芝 发表

真的可谓是 “路线错误,知识越多越反动” 的典型。

这里倒不是路线出了问题,是逻辑出了问题。

洪水就能催生人们内心朴素的感情还是人们内心朴素的感情在洪水来临之时被升华和体现出来了,他这里完全就是照着前者来写。

但问题是,首先大家伙内心都不是变态,内心朴素感情不用洪水催生;其次为什么要用几千几万人的无家可归来换回内心朴素感情?

不仅和现实脱节,也和正常思维顺序脱节,这真的才是现在宣传的问题。

知乎用户 李国宝 发表

这个事情很是有趣啊。

先说评价:

有些话就是屁话,

一个字都不用看。


《鼠疫》孩子的死

如果说不信教的放荡之徒遭雷击是举有应得,那么孩子受苦受罪就无法解释。

事实上,人世间没有任何东西比一个孩子的的痛苦和与痛苦俱来的恐怖更严重,也没有任何东西比找出这种痛苦的原因更重要。

在生活的其他方面,上帝给我们提供了切便利, 可以说,在此之前。

宗教是无可取的,而现在,恰恰相反,上帝通得我们走投无路,我们处在展疫的重重高墙包围之中,只好在围墙的阴影里寻求益处。

帕纳鲁神甫甚至不愿利用俯拾即是的套话来越过围墙。他可以毫不费劲地说,天国永恒的欢乐正等待着孩子,在那里他的痛苦可以得到补偿。但实际上,神甫对此也一无所知。其实谁又能肯定说,永恒的欢乐可以补偿人间一时的痛苦? 能如此肯定的人一定不是基督徒,因为基督本身就经历过四肢和灵魂的痛苦。

不,面对一个孩子的痛苦,神甫宁可走投无路,

他宁愿忠实地承受由十字架象征的五马分尸般的痛苦。

他会毫无是俱地对当天听他布道的人说:“我的兄弟们,抉择的时刻来到了。必须相信那一切, 或否定那一切。而在你们当中,谁又敢否定那一切?”

知乎用户 PeterYuan 发表

照这个逻辑,还得回过头去感谢日本侵华战争呢,要不然哪里来的新中国……

知乎用户 遥远时空的观察者 发表

唱赞歌都能唱歪来??

知乎用户 不如吃鸡 发表

淹的不是他家的地,我们湖北老乡,上半年抗疫,下半年抗洪,全年抗穷,活着已经很难了,除了说加油的,还有人模狗样说洪灾好话,想打爆他 gou 头。

知乎用户 刘冠麟 发表

写这种东西的人吧,确实对新媒体时期的宣传战线不了解。

这玩意给领导看就完了,给老百姓看不是找死么。

纯客观的说,确实,洪灾中,洪灾后,涌现了一大批感人事迹,人性的光辉在闪耀。

但这位犯了个逻辑错误:这些伟大和美好,不是洪灾带来的,它原本就隐藏在社会里、人群中,没那么耀眼而已。是洪灾这个彻头彻脑的坏东西,逼得它们闪了光。没有洪灾,它们也在,它们在不在跟洪灾没关系。

现有的科学技术条件下,自然灾害依然是不能避免的,这是事实。

丧事归丧事,光芒归光芒,都没问题,你非要丧事喜办丧事上闪光芒,你就有病。

知乎用户 勃德之门 发表

宣传口真的是一言难尽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创纪录的洪水引发对中国三峡大坝的质疑

中国目前正在抗击30多年来最严重的洪灾。当年设计和建造旨在要“驯服”长江、并引起广泛争议的三峡大坝作用再度受到人们的关注。 今年中国南方一些省市降雨量多,降雨量大,降雨量集中,一些地方河流湖泊严重超出警戒水位,有些堤坝溃堤。中国政府称,三峡 …

谁把灾民的苦难视为风景?

作者:皮皮 6月11日22时起,强降雨天气袭击贵州省遵义市,其中正安县碧峰镇受灾严重。6月13日,正安县碧峰镇街头的民居被洪水冲毁。(无人机照片)图源:南风窗 2020年3月底,国内抗击新冠疫情的战役捷报频传的时候,另一场波及甚广的灾难静悄 …

最后的胜负手——第29周大事记

本周我们先从我大中国的洪灾讲起。自从1998年以后,我大中国国民,已经很久没见识过真正的长江全流域洪灾是怎么回事了。本轮洪灾正式成型,是从7月3日开始,然后迅速蔓延到整个长江流域。 (7月16日,湖北阳新,直升机在空投网兜石块封堵富河溃口。 …

大撒币又开始甩锅洪灾了

最近不少国内民众质疑怎么到现在习仍不到江堤一线去视察、指挥,现在大撒币开始给自己洗白了,且看: 中共政治局常委会17日开会讨论南方洪灾,习近平要求“高度重视”。新华社的报道强调,习近平早在五月份,就已部署防汛救灾,这被认为这是对社交网络质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