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变推翻中国共产党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原文:[https://www.inty3000.com/archives/4311](https://www.inty3000.com/archives/4311")![https://images.weserv.nl/?url=https://i.imgur.com/yYjLw86.jpg](https://images.weserv.nl/?url=https%3A%2F%2Fi.imgur.com%2FyYjLw86.jpg)
“枪杆子里出政权”这句话大家都熟悉,共产党之所以能够掌权就是因为使用了下三滥的武力手段趁机窃国。之后共匪继续使用着这套手段血腥统治中国70余年。

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我们不难发现任何政权的更替都避免不了刀光剑影,很少会有那种和平过渡的阶段,现代国家脱离共产党和独裁政府的统治都避免不了要发动一次或多次的大规模军事或非军事政变,能够政变成功的最终都获得了一定级别的自由和民主。与中国人最接近的政变就莫过于香港反送中运动,虽然香港之前的数年里发生过几次示威游行,但是很明显这一次得到了更多的国际援助,《香港民主与人权法案》的通过标志了香港人的义举得到了国际社会积极的回应。由于中共的残暴和中国的不自由导致了自茉莉花革命之后再也没有了什么像样的民主活动,香港人目前取得的成就自然也就无法复制在中国人身上。

推翻共产党的期望全都寄托于美国政府上是不太可行的,当然美国政府完全有碾压的实力推翻共产党,除了军事上的绝对优势之外还有政治上的博弈,政府只需要一纸文件“冻结中共在美资产和遣返中共亲属”就足以让中共吃不了兜着走,如果还是不能瓦解中共政权就加点料,让中央情报局开足马力放手去干,就这一纸文件和中情局的加持我相信美国甚至都不废一兵一卒就可以瓦解中共政权。但是问题在于美国政府要考虑的东西很多,而中国人的问题还需要中国人自己去解决,趁着中国病毒惹怒了全世界再密谋一场政变让中共处于内忧外患的境地,我相信中共也会显得心有余而力不足。

近日流传于推特上的一则推文“退休干部勾结境外人员,欲招募“敢死队”颠覆国家政权”一文,虽然最终以失败告终,但是这似乎就是在预示着已经有人开始策划武装政变了,武装政变虽然会付出血的代价,但这似乎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中共不会放弃他的统治地位甚至还会变本加厉的剥削和压迫人民,很显然和平示威是不可能改变现状的。

组建和加入推翻中共政权的武装力量,通过不断的军事训练让自己变得更加的强大,与此同时内心也有了一个强大的依靠,每一个人凝聚的力量就是未来可以瓦解中共的有力武器,反共武装力量应该有着严明的纪律和直插中共心脏的决心。这才是灭共应该做的事情,而不是像郭文贵那样假惺惺的大谈灭共而实际上是把这套宣传用于收敛钱财和创立郭教的手段。

也许有人会觉得反共武装力量可能会变成“恐怖组织”,这实际上是被中共洗了脑,恐怖组织和反共武装力量是两个概念,前者是反人类搞恐怖袭击,而后者只是为了对抗推翻中共时遭遇到的武装党卫军。而中共才是那个全球最大的恐怖组织,反共武装力量可以称为反恐精英,每一个人都应该是英雄而不是那臭名昭著的恐怖分子。

面对中共政权越来越恶毒,庆丰皇帝习近平开中国倒车使得中国已经出现了经济和文明的衰退,为了防止中国变成像北韩一样的国家,中国人更应该抓紧时间想出对策和发动政变来瓦解中共政权,勇敢起来像香港人和台湾人一样,我们需要凝聚在一起共同击垮全球最大的恐怖组织——中国共产党。

品葱用户 spark808 评论于 2020-07-04

中共倒台的方式应该会是 外部压力+内部矛盾夹击之下触发政变,然后走向民主。当前最重要的是成立有力的政党汇聚反共力量,以及在中共倒台后接管政权。

期待自由世界与中共彻底决裂并不现实。一是因为中共在全世界大搞渗透和分化,要形成灭共共识并不容易;二是经济利益的捆绑会动摇各国的决心;三是共军的强大及拥核的现实,使得外国无法通过军事手段迫使中共屈服。

单纯的经济危机或自然灾害也不足以撼动政权。中国人的忍耐力太强了,三年大饥荒造成数千万人饿死,并没有引起大规模的暴动。今年武汉肺炎大流行,李文亮医生逝世当晚群情激愤,红十字会私吞救灾物资又引发了强烈的质疑,但仅仅过了几个月,所有的事情又好像不曾发生过一般,舆论被中共引导到歌颂中共抗疫的功劳上,完全避过追责。

地方政变会招来强烈镇压。习近平的集权是全方位的,他经过所谓的军改,将军队、武警、预备疫全部收归军委直接指挥,地方大员尽是自己的亲信。从修宪到香港国安法出台,我不相信党内没有异议,然而实际情况却是,习的意图被全面贯彻,江派、团派、自由派……几乎完全沉默,其解释就是从中央到地方,习的控制力达到了空前的高度。那么地方政变即便能够发生,也将很快被平息,也不要期待一两次政变能够引发全国跟随浪潮,如同茂名人反抗建火葬场、山东农民抵制合村并居一样,消息被完全管制,其他地方的人完全不会知道发生了什么。

可能的路径就是,内外矛盾累积、经济长期停滞,使得中国普通民众的生活水平有明显的下降,从而厌恶习近平成为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共党高层的利益因为习的倒行逆施受到极大损害,因此采用华国锋、叶剑英对待四人帮的模式,迅速将习拿下,然后改善与西方关系,并在民意压力下完成民主转型。

品葱用户 雙加不好的鴨語者 评论于 2020-07-05

近日流传于推特上的一则推文“退休干部勾结境外人员,欲招募“敢死队”颠覆国家政权”一文,虽然最终以失败告终,但是这似乎就是在预示着已经有人开始策划武装政变了,武装政变虽然会付出血的代价,但这似乎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中共不会放弃他的统治地位甚至还会变本加厉的剥削和压迫人民,很显然和平示威是不可能改变现状的。

我認為不是全沒有可能,地方政府要是意識到習近平是帶全國衝向懸崖,在槍桿子出政權的思想,也真的有組織私兵自保的想法。

但可能還是不高,習最各地預備役和武警更加掌握在手中,原本地方可能比較私兵,更想依靠他們,風險比較低。
而習的監控如此嚴重,組織私兵的時機可能已過了。

品葱用户 Hailfreedom 评论于 2020-07-04

目前大陆组建反共武装没有可能,只有等中共的维稳力量难以维持的时候才有可能性,目前比较有可行性的是在海外组建反对党,不过海外民运既缺钱也不齐心,几十年来都没整出来

品葱用户 baokemeng 评论于 2020-07-04

中共亚非拉到处大撒币投资放贷然后国内又要维稳,这么多年割第二经济体老百姓的韭菜,钱简直像花不完一样的花,而组建反对武装就算不被直接摆平也很容易被用金钱从内部瓦解动摇,这就是人性,也是当今世界部分西方国家对中共绥靖的重要原因,所以有时候真的感觉很悲观,除非中共从内部自己瓦解或者中国的经济大崩盘才有可能倒台了
另外我也觉得应该组建一个反对党,就像清末的孙中山一样,举个什么“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建立民国,平均地权”之类响亮广为传唱的口号,也类似于香港的,“光复香港,时代革命“之类的,这样起码大家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和信仰,而不是现在这样海外反对势力这一块那一块各自为营一盘散沙成不了什么大气候,口头上都要说推翻中共然后计划计划没有行动纲领行动纲领没有(也就看到袁弓夷老先生还做了点实事),真的是秀才造反十年不成,就连推翻中共后打算建立什么样制度的国家都不知道,那除了整天大家围在一起口嗨自我安慰之外还能干嘛?平心而论香港人做的真的不错了,奈何是一个城市对抗一整个国家的力量,就这一点上我觉得郝海东就不错,他提出一个“新中國聯邦”,说起来之前我记得有一次品葱调查大部分人也是认同联邦制,说明他这个想法也是经过一定考虑的,虽然他被很多人嘲讽,我倒觉得他起码举起了一面大旗,很多人都说什么被郭文贵骗了之类的,那我就不了解了,但以我的都感觉以他和他老婆的个人经历来看他应该是发自肺腑的反共

品葱用户 白糸射在黑丝腿上 评论于 2020-07-04

郝海东上品葱吗?🤔怎么不到这来招兵买马🤔也好群龙有首啊🤗

品葱用户 正确的随机组合 评论于 2020-07-05

我觉得中国最需要的是墙倒众人推的时刻,这也是最符合国民性的。我的一点观察是,事实上大多数人不是不发声,就是无法发声。我认为中国存在巨大的沉默大多数,和大量的政治无感只是听信权威,伪同化的墙头“韭菜”。

问题的关键在于共党的信息控制和经济陷阱。以GFW为主体的信息政策下,日常常态化的恐吓和胁迫,发言权获取权的直接剥夺,和许多此种高压手段让信息自由言论自由等自由,集会权组织权等权利,等等这些理念价值几乎成了无稽之谈,在此之上又是官方渠道垄断的铺天盖地的大宣传,这种现实恐怕是香港兄弟或民主社会难以想象和理解的。

即使是共党治下他们自己的语境里,无论是李克强的坦白和还是”后浪”与现实的脱节,都在证明国内的经济现实。在这样一个国度里,跪舔是流行语,房奴车奴各种贷款”奴隶”是被广泛接受的戏称,再反对都会倒在经济诱惑前的真香是被人津津乐道的段子,无数人被牢牢锁死在经济陷阱之中。我认为他们不是站在共党一边,他们没有站在任何一边,他们只是甚至没有这个可能去选边站。他们需要的是被赋权。

实际上,所谓全国十几亿人民紧靠党身后完全是个假象。这个国家根本没有什么庞大的市场,那个想象中的庞大市场还尚不存在,那只是被精心营造出来的不可持续的布景。这个国家有的只是一个关于前所未见庞大市场的可能,黄金时代的诺言,对美好生活的向往的谎言。这些都是梦,而共党完全没有要去实现。

或许可以说,共党就是个纸老虎。这样说不是为了轻敌,如果按照共党试图营造的来想,打败共党反共当然是不可能的,什么样的力量可以与十几亿有生力量为敌,或者说要有什么样的力量才能与之为敌?今天真正的中国共产党是一个腐朽的试图拾起纳粹意识形态的实际上的威权主义政权,这是一个窃取了内外改良势力的改革果实,建立在红色威权遗产上的新纳粹。它不是拥有十几亿有生力量的真正的利维坦。

我不是很认同亚洲内大陆文明一贯历史上的被动性的说法,但是我认为这种说法有其一定的现实意义。这个政权绝不是需要与十几亿人为敌才能够被颠覆推翻的,反共事业亦是如此。

品葱用户 反共左派 评论于 2020-07-05

我覺得東歐可以民主化主要依靠三個因素,反共內容依靠沒有被成功封殺的反共電臺自由流通,自由世界拒絕與東歐共產極權國家開展經貿活動,蘇聯出現了真的與反對派勾兌的國家元首,中國根本不具備這三種因素,目前共匪內部即使發生政變最多就是對內殘暴對外軟弱的那個派系上臺執政。

品葱用户 Muzzy 评论于 2020-07-04

希望高層能多出現一些像林裏果那樣的人。

品葱用户 火炙维尼寿司 评论于 2020-07-05

说得好!每个改朝换代的革命都是从星星之火燃起的!

品葱用户 **grantyang

火炙维尼寿司** 评论于 2020-07-05

[

说得好!每个改朝换代的革命都是从星星之火燃起的!

]( “/article/item_id-431006#“)
的确,推翻土匪中国共产党的武装政变总会发生的就像推翻清王朝的武装起义一样

点击品葱原文参与讨论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勃列日涅夫政变:习近平有没有可能成为第二个赫鲁晓夫?

有消息指习近平现在不在北京。而且在北京爆发武汉肺炎的早几天前它正在外地考察,加上这货一贯色厉内荏、贪生怕死的本性,我猜这消息应该是真的。这蠢货现在肯定不在北京,而是躲在外地避险。如果此时此刻有人能出来掌控北京的公安部还有军队,那习近平真的就 …

以管窥豹,分析苏丹民主化进程对中国的重大启示意义

(一)苏丹发生了什么? 前些日子有葱友问到,苏丹共和国的民主化怎么样了?这实在是个非常不错的问题。2019年4月,苏丹的独裁者巴希尔被政变推翻,为全球提供了难能可贵的专制政权民主化观察样本。可惜的是,对于该国的民主化进程却少有华人关心。虽然 …

【待证实】传不明军机坠落,原是范姓军人策划倒习

惊爆😱 传范将军(其照片与详细个人信息在下面)派死士刺杀习近平失败!壮烈殉难于天津!范骁骏,男,汉族,1956年10月生,籍贯山东垦利,现任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解放军北部战区政委。 诡异的是,北京时间3月7 …

微非洲集结版

由于一般人对其不了解,非洲经常被用来描述民主和资本主义的失败,实际是这样吗?我于是写了这个微非洲系列,除索马里和南苏丹,非洲国家的政治经济概况均有叙述,当然其中有不尽如人意的,像苏丹,便是由于情况复杂没有细说。之前性浪多有屏蔽,现发出完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