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峰的寂寞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文/六神磊磊、炎宸

乔峰这个人,一直很孤独。这里还不是指他后来孤独。后来成了丧家之犬,换谁都孤独。乔峰是在之前最牛逼的时候就孤独。

他的这个丐帮帮主,当得孤独极了,看上去在江湖上风头无两,炙手可热,朋友遍天下,但其实没什么能交心的朋友。

你看结识段誉时,乔峰完全就是一个没朋友的状态。他在松鹤楼喝酒,估计喝的也是闷酒,一人饮到醉,找不到喝酒的伴。

段誉怎么和他结交的?无非就是在人群里多看了他一眼,两人喝个酒、散个步就成兄弟了,磕头结义还是乔峰主动提出的,过程顺利得超乎想象。这固然是段誉性格爽快讨喜,但乔峰内心不空虚能行么。

并且乔峰还一心想认识慕容复,渴望能成朋友:

“我素闻姑苏慕容氏大名,此次来到江南便是为他而来……我本来盼望得能结交这位朋友……”

他对阿朱也这么说:“我跟你家主人慕容公子千里神交,虽未见面,我心中已将他当做了朋友。”

从这话里你能感受到,乔峰对结交慕容复渴望到了什么地步,明明一代豪杰,却老是倒贴,都成了一种执念了。人家压根不认识他,他就自来熟地以慕容复的朋友自居。

这种心态用一句话形容就是:寂寞乔峰在线征友。

为什么说乔峰孤独?首先你看他的职场人际关系,就没什么朋友。

丐帮之中说起来有几十万员工,但从高层到基层一线,和乔峰能称得上关系好的就没几个。 

二把手马大元就跟乔峰不对付,性格合不来。乔峰自己也直承和马副帮主“交情不甚深,言谈不甚投机”,宁愿去找基层员工碰杯也不跟这个二把手喝酒。

那其它高层呢?长老们呢?他们普遍比乔峰大着一两轮,双方差着辈分,不好沟通。工作上相互协同可以,但要说玩,却玩不到一起去。

比如徐长老,辈分比前任帮主还高,乔峰见了还要反过来行礼。比如陈长老,比乔峰大很多,从来自负年纪老、资历深,加上性情乖戾,对乔峰不大尊重;奚长老半是同事,半是师父,当年指点过乔峰的武功,也不是同一辈人;宋长老平淡,吴长老爱喝酒倒是投契,但为人冲动浮浅,乔峰是个细致人,大概也难交心。

整个一圈算下来,你就能想到乔峰在班子里的状态,注定和这几老不会太亲密。

再往下,就是中下层的首领和普通弟子了。乔峰倒是和大家打成一片,经常和一袋二袋的低辈弟子们喝烈酒、吃狗肉。可是玩闹归玩闹,深入群众可以,真要成知心朋友就不大现实了。

以乔峰的武功眼界,和一袋二袋弟子们掏心掏肺,能聊啥?讨论丐帮发展方向还是聊江湖大势?都不靠谱。

职场上没有朋友,那家庭里有朋友吗?也没有。养大他的乔三槐夫妇是地地道道的庄稼人家,文化层次不高,也不混江湖,回家看看聊庄稼可以,聊别的不行。

此外,乔三槐夫妇收养乔峰是带着政治任务性质的,比普通的父母又多了一层隔阂。二老从小对乔峰不打不骂,尊敬客气得过分。乔峰的心里话显然无法对养父母言说。

那么师门呢?老师玄苦主要是上门授艺的,乔峰跟少林大家庭本来就不熟,明显缺乏感情交流。因为身份、阶层、历史原因等种种,他和少林不是一个世界,双方总隔着一层说不上话。

乔峰混帮会后,基本没怎么回过老乔家,也极少去少林寺拜会过师父。师父连他现在长啥样都不知道,不然后来也不至于闹那么大误会。

综上,一间从小本来就隔阂的家庭、学校,到了后来,随着他武功日高、威名日盛,便更没有了交心的可能。乔峰事实上几乎整个江湖都没知己好友。和大叔大伯级的长老们共事时,他固然孤独;而和一袋二袋的底层弟子们喝酒哄闹时,他也是孤独的。

聚贤庄大战,他和人喝了四五十碗绝交酒,大部分都是假朋友,没什么交情。

身边遍寻不着知己,只能对外求索,慕容复这个素未谋面的网友就此进入了他的视线。想到“北乔峰、南慕容”,乔峰便忍不住神往,单方面惺惺相惜。

后来遇到段誉,一拍即合,结为兄弟,说到底也都是缺朋友。

回顾他和段誉订交的整个过程,先见到段誉连喝四碗烈酒,便“甚是欢喜”,连说“很好!很好!”有什么好?无非是寻到了有趣的朋友,所以很好。

后来大家言谈投机,乔峰更是欢喜无限,一路开心,先是“见了大笑”,然后是“又惊又喜”,继而是“不胜之喜”。喜从何来?当然是意外收获了好朋友了。

读懂了他的这一大串欢喜,你才能明白,松鹤楼之前,更寂寞的那个人不是段誉,而是乔峰。

松鹤楼头,知己相遇,更开心的那个人也不是段誉,而是乔峰。

后来,他的人生遭遇大变,俏立雁门,泪别阿朱,独闯北国,固然是一直都很孤独的。但事实上,远远在那之前,他就已经很孤独了。

温瑞安有本书,叫做“寂寞高手、天下有雪”,真的很适合乔峰。

人生真的是,寂寞啊。

推荐一篇不错的文章

岳飞之死:1142年的一面照妖镜

帅呆的sixgod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为新闻自由舍命的陈秋实,你在哪里?

华盛顿 — 在世界新闻自由日(5月3日) 前夕,被失踪的中国公民记者陈秋实的朋友呼吁世人继续为他的自由呼吁,不要忘记这个名字。 今年世界新闻自由日的主题是“无畏无私的新闻”,这也正是奔赴武汉报道疫情的陈秋实留给朋友和很多人的印象。 “陈秋实 …

我是怎么发现自己生病了

这是奴隶社会的第 2072 篇文章 Photo by Karsten Würth on Unsplash. 作者:鲸鱼,北京大学 MBA;大学毕业即投身公益,关注环保、教育,自我成长,以及人与人之间的链接。 _ 前段时间和我的咨询师见面,结 …

一个独居女性的武汉封城日记|1月23—26日

1月23日 我算是一个遇事冷静和淡定的人,直到1月20日武汉新增病例过百,别的省市出现病例,我开始感到不知所措。此前公布的消息显然存在瞒报的情况。也是从那天起,武汉街头戴口罩的人突增,好多药店的医用口罩都卖光了,还有很多人在买防治感冒的药。 …

这可能是我最后一天出门|郭晶的捂汗风尘日记|29-211

2月9日捂汗江边的荻 2月9日 什么人不道歉? 父母很少道歉,即便道歉的时候也总是说“为你好”,暗含着一种指责,似乎是子女不领情。有一年春节,我爸妈在我明确拒绝相亲的情况下还是给我安排了相亲,我十分生气,说他们不尊重我,不想去见他们安排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