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国会暴乱者:他们是谁?他们从哪里来?他们到哪里去?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编者按:这些天,我们围绕着上周国会暴乱以及后续的发酵发布了多篇文章,涉及事实核查、事件评论等。今天,我们转发一篇来自美国华人杂谈的文章,聚焦这一事件的主角——那些攻入国会山的人。他们究竟是怎样的一群人,为什么来到DC,未来又会去向何方呢?作为华人,你如何看待这些人的行为呢?

靠谱的新媒体不多,请关注****美国华人杂谈

作者 | 牧羊犬

全文共 7095 字,阅读大约需要18分钟

几天前,川普在推特上称1月6日将是“历史性的一天”。他的预言应验了。

“历史性的一天”

1月6日,川普支持者涌入首都华盛顿特区参加“停止窃选”的集会。在总统发表演讲后,挺川者们推倒路障,冲破警戒线,打碎窗户,举着邦联战旗,占领了美国政府的中心。 

认证被停止,参议院和众议院被封锁,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被迅速带走,议员们在座位下面戴起防毒面具。示威者在国会大厅横冲直撞。

这的确是美国“历史性的一天”。

图源:AP Photo

**“疯狂的”准备
**

近几周,川普一直鼓励支持者来华盛顿特区为他而战,这引发了人们对他煽动极端主义组织可能实施暴力的指责。在推特上,川普称1月6日是“历史性的一天”,将是“疯狂的”!并说他会亲临现场。

川普推特截图

上周末,任奥巴马总统时期的国防部长Chuck Hagel与其他9位在世的前国防部长联名发表了一封公开信,称特朗普的选举欺诈主张很危险。他说:“当川普继续这种煽动性的言论时,他在煽动他的支持者,并激化局势。”

他还说:“我担心暴力。”

在大选日后,除了小规模暴力事件,美国尚没有发生重大暴力或恐吓事件。但随着川普总统多次法庭诉讼推翻选举结果的失败,包括两个诉讼被最高法院拒绝,选举人团开会确认拜登获胜后,情况开始发生改变。1月6日的国会认证成了新的拐点——被亲川普群体看作是发动“最后一搏”以保住总统权力的日子,这一天,被宣扬为支持者展现忠诚的决定性时刻。

1月6日上午,川普在白宫附近广场上对集会者发表演讲,声称“我们绝不认输”,进一步煽动紧张局势。

有极端主义研究人员早前表示,1月6日的集会可能吸引更多的极端主义参与者,部分原因是这些团体对周三的认证给予了世界末日般的重视。

他们都在说“最后一战”

拥川共和党官员、拥有MAGA名人的极右翼团体、阴谋论者和自诩的民兵团、宗教狂热者都在谈论“最后一战”,尽管他们的表述不尽相同。

在拥川国会议员在推特上大谈“捍卫民主”的时候,一些网络论坛和短信软件上讨论着的是“武装美国人”、“烧了DC”、“夺取首都”、“绞杀政客”,以及如何规避华盛顿特区枪支法律,敦促抗议者“能带多少弹药就带多少”。

“骄傲男孩”成员在Parler上的发言:“把DC烧成平地!从警察局开始。一个警察一旦违背了他的誓言,他也就失去誓言赋予的保护。公平游戏。尤其是这些吸*的玩意儿还保护‘安提法’和‘黑命贵’。我看过一个视频,三个警察护送着三车“安提法”们。给敌人提供帮助,就得用死来惩罚他们。”

“骄傲男孩”成员在Parler上的发言:“确保在华盛顿DC时带上枪。”

“骄傲男孩”用户在Parler上发言:“是时候烧了DC警察,Fxxk叛国的猪崽子。”

“骄傲男孩”用户在Parler上发言:“这些警察要处理城市多个活动,寡不敌众,使用暴徒身份,众多暴徒导致系统瘫痪。”

华盛顿邮报报道截图:拥川论坛充斥反2020大选示威的暴力言论

Newsweek报道截图:Parler用户回应“骄傲男孩”领袖被捕:“把DC烧成平地”

Usatoday报道截图,文章引用了阴谋论团体“匿名者Q”在网上关于引发暴力的言论。

自诩为反政府民兵的“誓言守护者”(Oath Keepers)也表示,他们有团队“从全国各地辗转进入华盛顿”,将实地保护抗议者。该组织在网上发贴说,“至关重要的是,所有能到首都的爱国者都要挺身而出,支持川普总统,打败敌人…”。

总统的呼召

在众多极右翼组织中,“骄傲男孩(Proud Boys)”俨然明星。

“骄傲男孩”近年来非常活跃。他们真正为人所知是在9月份的第一次总统电视辩论后,被川普“钦点”。

当时主持人华莱士问川普总统是否“愿意在今晚谴责白人至上主义者和民兵组织”时,川普却做了相反的事情,说,“骄傲男孩,你们要待机、待命。”当川普告诉他们“待命”时,这被视为一种号召。成员在网上庆祝,他们在Telegram上成员一夜增加了10%,并发誓要“坚守岗位”。

Parler上“骄傲男孩”成员发言截图。

2020年5月10日,科罗拉多信息分析中心(CIAC)关于新冠造谣活动的公告描述“骄傲男孩”如何在推特、脸书和Telegram上积极传播有关新冠疫情的阴谋论。

2020年5月30日,脸书官方报告称,内部系统对“骄傲男孩”相关账户进行了标记,这些账户鼓励“武装煽动者”参与“黑人命也是命”抗议活动。在西雅图和波特兰的BLM示威活动中,其成员因街头斗殴、袭击事件、用枪支指向他人、非法使用武器和非法使用催泪瓦斯、电击枪等被捕。

图源:https://www.portlandmercury.com

在“黑人命也是命”运动中,“骄傲男孩”扮演劫持者的角色。而当川普在败选不肯认输,一再无根据地指责选举被“窃取”后,“骄傲男孩”明白,总统对他们“待命”的呼召已经到来。

他们开始成为带领者。

在12月的所谓“百万MAGA游行”几天中,“骄傲男孩”成员多次在华盛顿特区街头制造混乱,该“百万MAGA游行”以33人被捕,8名特区警察受伤而告终。

图源:https://www.washingtonian.com

最近一次引人瞩目的行动是,他们象征性地攻击了华盛顿特区一座历史悠久的黑人教堂,聚众焚烧从这座黑人教堂抢来的“黑人命也是命”横幅。事后发布的现场视频显示,他们围着火焰欢呼,咒骂,打着“白人至上”的OK手势。

1月4日,“骄傲男孩”现任领导人Enrique Tarrio因焚烧他人财产和私藏弹药被捕。然而只不过一夜,他便从基督教众筹网站GiveSendGo上为他的法律辩护筹集了9万多美元,超过了他10万美元众筹目标的90%,随后被保释。

他被禁止进入首都。

Enrique Tarrio在集会上。

图源:ttps://www.rollingstone.com

1月6日,“骄傲男孩”似乎消失了。这个获得川普亲自“呼召”的组织真的消失了吗?

他们是谁?

在回答“骄傲男孩”是否消失之前,让我们先看看这个被川普亲自呼召的组织究竟从哪里来?他们是谁?他们到哪里去?

“骄傲男孩”是一个极右翼的新法西斯主义和男性专属的政治组织,在美国和加拿大推广和从事政治暴力活动。

“骄傲男孩”成立于2016年纽约,起源于极右翼的《塔基杂志》(Taki’s Magazine),主编是出生于英国的加拿大人Gavin McInnes,他创立了“骄傲男孩”组织并担任第一届主席,2016-2017年的新纳粹代表人物白人民族主义者 Richard B. Spencer 是这本杂志的执行编辑。

图源: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8/nov/22/proud-boys-founder-gavin-mcinnes-quits-far-right-group

很难估计 “骄傲男孩 ”的总人数,但他们声称在美国以及以色列、新西兰、澳大利亚和加拿大都有许多分会,估计会员人数在几百人到6000人之间。虽然是严格意义上的男性团体,但也有被称为 “骄傲男孩女孩 ”的女性支持这个组织的理想。

虽然骄傲男孩否认与极右种族主义有任何联系,声称他们只是一个“传播反政治正确性”和“反白人罪恶感”议程的兄弟团体,但在否认的同时,他们又在主张极右种族主义的观点,最核心的价值观是:“我是一个骄傲的西方沙文主义者”(所谓沙文主义即“认为自己的群体或人民优越于其他群体或人民的非理性信念”)。而他们也往往从“白人种族灭绝”阴谋论(例如犹太人在背后阴谋破坏,白人与外族通婚导致白人人口减少等等)获得灵感,认为男性和西方文化受到了威胁,并同时赞美通过暴力解决这种所谓的“威胁”。

他们的核心策略是美化、提倡和使用暴力。2016年4月,创始人McInnes曾说,“暴力是解决问题的真正有效方式;我对川普的支持者感到失望,因为他们揍人不够多。”

在“骄傲男孩”网站,以黑底黄字对其核心价值观进行声明,包括反政治正确,反种族罪恶感,尊崇家庭主妇,恢复西方沙文主义精神等。在这些“核心价值观”里。也有“反对种族主义”,“不基于种族或性取向/偏好而歧视”这样的表述,但同时,他们又强调“骄傲的沙文主义者”,所谓的“反种族主义”也是基于这个前提,意即你得承认我们是优越你的,然后你才有资格不被歧视。

“骄傲男孩”的招募对象主要来自郊区15-30岁的右翼白人男性。虽然成员不要求都是白人,但要求认可“白人男性”,比如现任主席Enrique Tarrio就是非裔古巴裔。从他对黑人种族正义运动的仇恨看,毫无疑问是一位“认可白人男性”,尊崇白人至上文化的非裔。

摄影:Peter Duke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Enrique_Tarrio_-_International_Chairman_Proud_Boys.jpg#file

在“骄傲男孩”所谓的“反对种族主义”的声明之下,这是他们不加掩饰公开宣称的:

厌女

Gavin McInnes经常说,他(像骄傲男孩一般)“崇尚家庭主妇”,女人比男人懒惰和没有野心,男女之间的工资差距是由于女人“宁愿去参加女儿的钢琴演奏会”而不是工作。

恐穆

骄傲男孩网站上的一篇文章将纽约上州一个拥有大量穆斯林人口的小镇Islamberg称为“伊斯兰教训练场”。2017年7月,骄傲男孩参加了一次穿越小镇的骑行活动,目的是恐吓和骚扰当地居民。

反犹

虽然谴责种族主义和反犹太主义,但McInnes曾发布过自己行纳粹礼和反复说“希特勒万岁”的视频。2017年3月,他在Rebel Media上发布了一段名为《我讨厌犹太人的十件事》的视频。

仇视跨性别者

在McInnes的一篇有争议的文章《跨性别恐惧症是非常自然的》里,这样说道:“唯一比阉割自己和服用大量激素来长奶子更正常的事情,就是把他们砍了。”

“骄傲男孩”的成员有四个级别。

第一级是宣布自己是一个骄傲的男孩(“这意味着把你的西方沙文主义公之于众,你不在乎别人知道”);

第二级是发誓不手淫(网上称为 “ nofap ”或#NoWanks,后来改成了一个月最多一次),并结合“麦片乱打” —— 如果你想入群,就必须一边挨打,一边成功背出五种早餐麦片的名字,因为“捍卫西方,对抗那些想关闭西方的人,就像你被十只拳头轰击时要记住麦片一样”。

 第三关是获得特定的Proud Boys纹身。

最受关注的是第四关,也是最后一关:为了 “事业”而打一架。“你要踢烂‘安提法’,”McInnes在2017年解释道。他补充道:“人们说,如果有人打架,就去找老师。不,如果有人搞了你妹妹,就把他送进医院。”

“骄傲男孩”最出名的就是这种暴力,他们甚至还吹嘘自己有一个被称为“另类骑士兄弟会”(Fraternal Order of Alt-Knights,简称 “FOAK”)的 “战术防卫武装部队”。McInnes 今年6月制作了一段视频,称赞使用暴力,他说:“打架怎么了?打架能解决一切问题。”

在全国各地的游行和集会中,从加州伯克利到纽约市,“骄傲男孩”的成员与任何阻挡他们的人进行了战斗。右翼观察组织的Jared Holt说,这个组织已经成为“极右翼的暴力执法者。”

“骄傲男孩”有个著名的成员和朋友,就是罗杰·斯通(Roger Stone),他在穆勒“通俄门”调查后因七项罪名成立而被定罪入狱,在去年圣诞节前被川普赦免。虽然斯通声称他不是“骄傲男孩”的成员,但Youtube上曾有他声称自己是“骄傲的沙文主义者,拒绝为创造现代世界道歉”的入会宣誓视频。骄傲男孩的创始人和成员们也在审判斯通的法庭外举行示威。

“骄傲男孩”自2016年成立以来,成员经常出现在白人至上主义的示威集会当中,而且经常被看到携带枪支和棍棒,有的成员因对左翼团体和活动家的暴力犯罪而被定罪。

例如,成员Jason Kassler就是2017年维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Charlottesville)“右翼大团结”集会的组织者之一,那场集会导致Heather Heyer死亡和另外19人受伤,让美国人看到白人至上主义已经一发而不可收,直到现在他们举着种族主义的火把杀进美国的政治中心。

另一位骄傲男孩成员Alex Michael Ramos 也参加了这场集会,因故意伤害罪被捕入狱。

团结右翼示威,当年川普不愿谴责白人至上主义,声称“两边都有好人”。拜登称就是因为这场集会激起他对美国失去了灵魂的深深忧虑,从而重新拾起竞选总统的理想。

图源:Axios.com

2018年10月,McInnes在纽约市大都会共和党俱乐部发表演讲,他从车上走下来,戴着画着亚洲人的眼睛的眼镜,从鞘里拿出一把武士刀,被警察护送入内。门内,McInnes和一名“骄傲男孩”的亚裔成员重演了1960年日本社会党领袖浅沼稻次郎被谋杀的事件。门外,“骄傲男孩”成员和反法西斯抗议者斗殴。事件令10名骄傲男孩被捕,其中两名成员Hare和Kinsman分别被判处四年监禁。McInnes也因案件法律缘故退出主席职位。

在2020年的黑人种族正义运动浪潮中,“骄傲男孩”多次与左翼团体在街头对峙,甚至有成员在在头盔上贴着“安提法猎杀许可”(Antifa hunting permit)的标识,武力威吓意味极浓。在西雅图和波特兰的示威活动中,数位成员因街头斗殴、袭击事件、用枪支指向他人、非法使用武器和非法使用催泪瓦斯、电击枪等被捕。

南方贫困法律中心(SPLC)称“骄傲男孩”为“超级右翼战斗俱乐部”。NPR的“The Takeaway”和SPLC将其描述为仇恨组织。FBI也将“骄傲男孩”组织一些成员列为与白人民族主义有联系的极端主义者。

因为宣扬暴力和极右言语,“骄傲男孩”已被脸书、Instagram、推特和油管禁止。他们更多活跃在新兴社交媒体Parler、Telegram上。

他们从哪里来?

让我们把目光望得远一些,就可以看到,“骄傲男孩”是美国私刑/法外暴力历史的一部分,也是代表了“白人权力(White Power)”运动的一部分,这场运动,可以追溯到几十年前,甚至几代人。

《把战争带回家:白人权力运动和准军事化的美国》一书的作者,芝加哥大学历史学助理教授凯瑟琳贝勒(Kathleen Belew)告诉她的读者:在越战结束后,有这样一个宏大叙事,讲述政府在越南背叛士兵。极右派利用这种说法把一大群人凝聚在一起,这些人包括三K党人、新纳粹分子、激进的抗税者(茶党成员)、自称为“基督教身份”的白人宗教的追随者,以及一大批白人分离主义者和白人至上主义者。他们都在70年代末聚集在一起,自称“白人权力运动”。

在雅利安民族世界大会(Aryan World Congress,1983年)上,有几个人报告说,积极分子决定向联邦政府发动战争。这次会议被衡量为运动策略的变化,他们开始做一些事情,比如针对基础设施和政府代理人。他们在那时候对政治变革已经不抱希望了。这些激进分子想要的那种变化是如此极端,即使在里根保守的行政当局的领导下,他们也不认为自己能实现自己想要的东西。

从1983年开始的这个白人权力运动,从根本上说,是反对民主、反对美国这个国家的运动。当人们谈论白人民族主义时,白人民族主义中的国家不是美国,而是雅利安民族。

然后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这个运动开始想办法利用文化的变化,以建立越来越大的群体。

加入白人权力运动的人,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看不到自己在这个国家的位置。所以,部分原因是觉得自己在文化中没有代表性,部分原因是原教旨主义的兴起,虽然这些不是一回事,但它们 —— 当然,还有越战后的挫折感,普遍的经济挫折感 —— 叠加一起,让这些人把目光投向了白人权力运动。

第一个建立起的群体是80年代末的光头党(skinheads)。光头党更年轻。他们在城市,而不是在农村地区和郊区,吸引年轻成员的加入。

图源:https://www.theguardian.com/

第二件重要的事是民兵性质的白人权力团体,与民兵运动产生小交集,但更暴力和更激进。有的民兵团不是白人权力,但90年代的白人权力团体中几乎都是民兵的。这些团体都是准军事化的,尽管它不是在军队内部进行的,往往是高度组织化,围绕反对联邦政府和枪支权利而组织起来。

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枪支、武器、人员、资金从早期的那些白人权力集团流向民兵组织。这就有了1995年的俄克拉荷马城爆炸案,共计导致168人死亡,另有超过680人受伤,是珍珠港和911事件之间美国本土最大的蓄意大规模伤亡事件。爆炸事件是一场运动的“杰作”,而不是几个心怀不满的人或个人的暴力行为。

(图源:

https://abc7news.com/oklahoma-city-bombing-25-years-ok-kristin-chenoweth/6115017/

谈到今天,我们看到的类似“骄傲男孩”的团体是一些一直存在的东西的重新崛起,可定性为一个介于民兵和白人至上主义战斗俱乐部之间的团体。他们与当下流行的挫折感嫁接到了一起,总在试图招募更多成员。尽管有其它族裔参与,其本质上仍然是一个白人至上主义组织。

当川普在电视上说“待命”时,他召唤的不仅仅是骄傲男孩,所有类似的团体都听到了他吹响了狗哨,更加有恃无恐。

这一天,这些人在国会山树起了高高的绞刑架。这个像梦魇一样纠缠在美国黑人民族内心深处的种族主义象征,肆无忌惮地面向国会而立,不光是美国黑人,所有对历史有认识的美国人都清楚,是什么在美国重新崛起了。

**他们到哪里去?
**

现在,让我们回到文章前面的问题:1月6号,“骄傲男孩”真的消失了吗?

答案当然是没有。

事实上,”骄傲男孩“的成员也在社交媒体晒出了发自首都的胜利照片。

右边这位就是前面我们贴过照片的这位:

他是Nick Ochs,“夏威夷骄傲男孩”的创始人,去年刚刚作为共和党代表参加了众议员竞选,失败告终。

CNN报道截图:袭击国会的几位引人瞩目的人物(由左至右):Qanon阴谋论的热情传播者,“牛头人”Jake Angeli;拥枪组织领袖,短暂占领佩洛西办公室座椅的Richard “Bigo” Barnett;极右翼活动家 Tim Gionet和Nick Ochs。

尽管,1月6号,我们似乎很难看到“骄傲男孩”标志性的装束。但这其实是他们刻意的策略。

现任主席Enrique Tarrio此前在网上发布视频,所有成员将于1月6日集会中“伪装起来”,“以小分队形式分布在华盛顿市中心”。他说,“我们不会穿上整齐的黄黑服装,而是要效仿‘安提法’全身黑服,以便与其它抗议者混在一起。”

图源:

https://www.businessinsider.com/proud-boys-attend-january-6-dc-rally-incognito-all-black-2021-1

Tarrio他接着说:“我们(在外表上)要像你们(指其他集会示威者),我们听起来像你们,动起来像你们,看起来也像你们。唯一要保持的,是我们自己的思想!。”

“我们将作为你们中的一员混入其中。你不会看到我们。你甚至会认为我们就是你。”

他重复了川普总统的话,说:“1月6日将会是史诗级的。”

川普终将退场,也许,“骄傲男孩”们也终将在某一天消失在公众的视野里,“川普”们也终将在某一天不见踪影。

但不用怀疑,白人至上主义的火把还在燃烧,它会被白人举着,也可能被黑人,被拉丁人,被印度人,被华人……高高举着,从美国历史的深处走来。

这将是1月6日的续集。

参考文献:

https://time.com/5894743/trump-proud-boys-history/

https://time.com/5926403/trump-supporters-final-stand/

https://www.businessinsider.com/proud-boys-attend-january-6-dc-rally-incognito-all-black-2021-1

https://en.wikipedia.org/wiki/Proud_Boys

https://www.splcenter.org/fighting-hate/extremist-files/group/proud-boys

https://www.newsweek.com/burn-dc-ground-parler-users-react-arrest-proud-boys-leader-1558888

https://www.usatoday.com/story/tech/2021/01/06/trump-riot-twitter-parler-proud-boys-boogaloos-antifa-qanon/6570794002/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technology/2021/01/05/parler-telegram-violence-dc-protests/

https://www.rollingstone.com/culture/culture-news/proud-boys-enrique-tarrio-crowdfunding-1109827/

猜你喜欢:

美国未遂政变之后给川普支持者的十个疑问【附施瓦辛格演讲】

百年未见,“拯救美国”变成冲进国会,依然无法改变大选结果

华盛顿暴乱这两天,关于现场规模和抗议者身份的谣言又来了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川普的推特被禁,冤不冤?

导 读 想一想,他只要动动手指,区区几秒钟,他的“君子一言”,就可以被世界各地的人接收到,他的忠诚支持者们,更会一呼百应。他那些充满煽动性的言论,带来的影响力,我们已经领教过了。而他在封号前放言自己不会出席就职仪式,他的忠粉们已经开始摩拳擦 …

推特和脸书封禁川普账号是侵犯言论自由吗?

1月6日国会遇袭事件仍在进一步发酵。继脸书宣布将川普的账号至少封禁至1月20日以后,推特直接将他拥有8800万粉丝的账号永久封禁了。川普又说了什么导致账号被封?互联网平台的做法是否算妨害言论自由呢? 作者:Moreless 正文:4265 …

关于葱油如何走出关于川普败选的心理阴影

我观察了一下,似乎有不少葱油因美国大选,最近心情有些郁闷。原因根据我的观察大概有:川普败选了;葱油认为选举有大规模舞弊,可是绝大多数人(全世界的主流媒体和左派)都说没有;认为川普支持者冲国会是最求选举公平和民主的举措,但是被污名化了;美国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