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謝志偉回應葉毓蘭事件-論原黨外反賊、與原專制下鷹犬(五毛)民主化之後之關係

by 來閒逛的台灣人, at 21 October 2021, tags : 台灣 点击纠错 点击删除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本文開始前有部分背景知識

**
謝志偉
**民進黨籍
臺灣外省人第二代,原籍廣東汕頭

東吳大學德文系學士
輔仁大學德文所碩士
德國波鴻魯爾大學德國文學博士(1987年)
1990年在東吳德文系執教期間於野百合學運中上台演講,
自此參與政治活動

據其自述,他在德國留學五年期間發現自己對台灣歷史、政治、社會毫無瞭解,故希望建立起自己的「臺灣認同與意識」,故開始學習台語、台灣歷史及文化,並解構他過去對於中國國民黨的忠誠

為台獨組織-外省人台灣獨立促進會(此組織後加入民進黨)創始人員之一

曾任東吳大學外國語文學院院長

曾任台灣新聞局長及駐德代表

現任台灣駐德代表

曾被國民黨網軍講師朱學恆質疑不懂德文(笑

尷尬!朱學恒諷謝志偉「希望能看懂德文」 流利對談影片打臉了
2021/09/14 14:05
https://news.ltn.com.tw/news/politics/breakingnews/3671334

-–

李應元

民進黨籍
台灣客家人,

美國北卡羅來納大學教堂山分校醫療經濟學博士。
曾任駐泰國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大使(代表)、
駐美國台北經濟文化代表處公使(副代表)、
行政院環境保護署署長、勞動委員會主委、
行政院秘書長、雲林縣副縣長及四屆北縣與不分區立法院委員

曾為美國台獨聯盟副主席

曾因被國民黨列為黑名單無法返台
於是以偷渡方式回台後被逮捕,半年後(1992)出獄

目前罹患胰臟癌住院治療中
-—

葉毓蘭

國民黨籍,
台灣宜蘭縣人
現任第十屆立法委員。
曾任中央警察大學外事警察系主任、
婦女救援基金會董事長等。
曾從國民黨退黨,代表新黨參選不分區立委。

-–

事情是這樣的,李應元目前罹患胰臟癌住院治療中
病情並不樂觀,日前曾被誤傳已病逝

葉毓蘭周一(18日)質詢外交部長吳釗燮時,
脫口稱應該派醫療專機到德國接送駐德大使謝志偉,以免邊舉國旗邊吐血成「另一個李應元」。

**而謝志偉的回應,我覺得特別有意思
**
節錄以下

**但某種程度來說的,我是可憐她的。(指葉毓蘭,可代指任何專制制度下的幫兇鷹犬如現今粉紅五毛)
**

應元兄(可代指任何專制體制下的反賊)的勇氣、正氣及高度是她這類人從來難以想像的,
因為她從戒嚴到解嚴(可代指任何政體從專制到民主化)永遠是無憂無慮的一方,
顯然從不曾受到真正煎熬的考驗,
導致她的認知是如此的扁平、貧乏、沒有深度,更沒有血色,要她如何能想像何謂人性的「高貴」?

可以說是原黨外反賊、原專制下愛國者(粉紅)轉化成的黨外反賊,與原專制下鷹犬(五毛)
在民主化之後的彼此看法

鷹犬仇視著反賊
反賊鄙視之餘憐憫鷹犬

非常有趣

\===

以下為謝志偉臉書完整回應內文

https://www.facebook.com/139333226134458/posts/4562828967118173/?d=n
_
我也曾當過線民
_

1977年六月,我從東吳大學德文系畢業,夏末進了輔仁大學德國文學碩士班。

由於是榜首,有教育部的獎學金可過日子,我就辭掉了大學後三年晚上在中山北路的「榕榕園西餐廳」端盤子的工作,以便能專心學業。

就在輔大校園,我認識了一個來台灣學中文的德國女孩A.,小小的個子,一頭金髮,紥了兩條辮子,煞是可愛。

由於年紀相仿,又都住校園宿舍,很快地,我們就常約碰面作語言交換,或每幾天就相約一起在學校對面的小店吃飯。她邊吃邊練中文,我邊吃邊練德文。

我還記得,我們最喜歡點的是「葱蒜紅燒魚」,而一般德國人是很怕吃帶骨帶刺的魚的。

有一天,我們又去小店吃飯。結果老闆在後面炒他的菜,我們倆也在前面吵起我們的架了。

我至今猶記得,那是十月十日前幾天。夾雜著中德文,我們起先很愉快地聊著、聊著。忽然她很嚴肅地以德文説了一句讓我瞬間幾乎「冰的」(翻桌)的話 - 我一定是淘淘不絕地講了光榮的國慶,(剛逝世兩年的)偉大的「先總統蔣公」什麼的 - 總之,她突然正色地對我説:「 A-Wey, hör mal zu. Chiang Kai-Shek war eigentlich ein Diktator. Er hat viele Taiwaner ins Gefängnis gebracht oder gar umgebracht. Er war ein Mörder.」(阿偉,聽我説。蔣介石其實是個獨裁者。他關、殺了很多台灣人。他是個兇手。)

聽到這句話 ,我驚訝且幾乎是怒不可遏地立即指著她的鼻子,夾雜著中德文激動地說:「你是我們的客人,怎麼可以説這樣的謊話?!而且你不可以用 ‘蔣介石‘ 稱呼我們偉大的蔣總,他。。。」

大概沒料到我的反應會那麼激烈,又看到我漲紅了脖子,她漲紅了臉,一連串說了很多德文句子,有的我也沒聽懂。重點是,我根本沒心思聽她説什麼了。

那頓飯,我們每次必點而且吃得精光到只剩魚骨頭的葱蒜紅燒魚連翻都沒翻身,我就翻臉走了。我依舊紅著脖子,她則改紅著眼睛。

接下來好幾天,我一直覺得很矛盾,也很難過。我心裏已經認定她是「破壞分子」了,可是她是那麼的友善、可愛。我該怎麼辦?

我當時直覺應該要向學校的教官舉發她。但是,我又很討厭註冊時檢查我頭髮長度的教官。

煎熬了幾天,最後,我決定去和一位師長 - 一個慈眉善目的德國老神父 - 談我的困擾。這是「告解」兼「告密」的決定,當時,心裏多少期待著透過他去幫我舉發吧。

但是,坐在我面前,一手拄著拐杖,平時走起路來一腳有點瘸的老神父靜靜地聽完我結結巴巴的話後,只輕拍著我的肩膀説(大意):「Lieber Immanuel, es gibt im Leben immer Dinge, über die wir nie wirklich genau Bescheid wissen.」

句子我是聽懂了:「親愛的以瑪努艾爾(我的德文名字,和康德一樣),人生總是有一些我們難以真正參透/理解的事。」

我默默地站了起來,走出神父的辧公室。靠在走廊的欄杆邊,我望著前方,黃昏的陽光暖暖地灑在我身上,我如釋重負地走回宿舍。

為什麼如釋重負?一方面,我認為我盡到了我該舉報「破壞分子」的責任,我沒有傷害一個「好國民」該盡的義務。可是,另一方面,我又覺得,神父並沒有要去舉發的意思,因此,我應該也不會傷害到我的好朋友。

然而,自此我一直被「好國民」與「好朋友」間的衝突困擾著。我們的語言交換似乎就變成有一搭沒一搭了。
。。。
她回德國之前,我給她餞行,就去那間小店。也點了葱蒜紅燒魚。這次整條魚都吃下肚了,我對她的愧疚感卻一直都沒能說出口。

多年後,回想起來,是整個制度讓我那時自動當了「線民」,- 一個痛苦、愛國、心力交瘁到快不支倒地的不支薪線民!而我相信,我當時只是成千上萬個「自動線民」中的一個而已。

她回國後,剛開始還有聯絡,漸漸地,就斷線了。日後,偶爾想起我那段「自動線民」的往事,眼前總會浮現那條現在想起來形狀其實很像台灣、而葱蒜遮身、殘破不堪、還不及翻身的紅燒魚,她紅紅的雙眼,以及我彷彿還感覺到漲紅了的脖子。

我自己明白,這段留在心裏深處的愧疚感終究化成了我為這塊土地打拼的動力之一。

整整四十年過後,2018年,我二度駐德已過兩年。有一天,我們代表處的「台灣文化廳」辦了一個介紹「台灣民主化」的演講活動,來了許多德國朋友及台灣人,熱烈非凡。

演講結束後,也定居在柏林,我當年輔大碩士班的助教帶了一個年輕德國女孩,大約廿歲左右,來到我的面前對我説:「阿偉,這是A.的女兒。」
我愣了一下,只聽到,眼前那可愛,兩頰紅潤的女孩笑咪咪地用德文對我說:「我媽跟你問好!她說,你作得很好。」

瞬間,我覺得眼眶不由紅了起來。

***
事隔多年,有一天,我偶然聽說,那位神父的瘸腳是年輕時被納粹所害。不管詳情如何,對我來説,那解釋了當年他對我「告解」兼「告密」的反應。

***
說到「好國民」,國民黨葉姓立委日前藉應元兄的病情來詛咒我,招致多方批判。
但某種程度來說的,我是可憐她的

應元兄的勇氣、正氣及高度是她這類人從來難以想像的,因為她從戒嚴到解嚴永遠是無憂無慮的一方,顯然從不曾受到真正煎熬的考驗,導致她的認知是如此的扁平、貧乏、沒有深度,更沒有血色,要她如何能想像何謂人性的「高貴」?

也因為如此,我也可以想像,應元兄當年冒著各種危險在對抗獨裁政權而列海外黑名單時,也正是眼前類似這些至今不知悔悟之永遠的「好國民」在幹著無良勾當的時候。

至於我,我只能說,被她詛咒總好過被她讚賞。

只是,我再怎麼漲紅我的脖子,恐怕也紅不過她/他們的主子了。

應元兄,你會好起來的,因為真正生病的不是你,而是她/他(們),- 對了,或許還有那些日來跳過加害者而突然檢討起受害者的受害者。

我打開水龍頭,試圖用冷水沖涼脖子。
照照鏡子,沒有用,依舊是漲得紅的。

品葱用户 **來閒逛的台灣人

                                南區戰忽局** 评论于 2021-10-21

[>>]( “/article/item_id-706215#“) 看的很感慨一部分是为谢大使的人生经历感慨,另一部分是难以理解为什么有些人吃惯了屎,民主化后还要…

只能說一個人成年後價值觀就基本定型了

要擺脫既定的價值觀是充滿掙扎與痛苦的
當年台灣黨外人士很大的比例是出國才發現台灣有過二二八(可對比出國方知六四)
出國才驚覺自己可歷數中國歷史地理文化,但對台灣一無所知
出國才發現有自己不認識的親人被黨國殺害
(如郭倍宏出國後,方知獄中產下一女陪母坐牢成長,
以被槍斃前,其幼女激烈反抗想保護母親知名的丁窈窕為其親阿姨)

這些能在黨國時期出國念書的人
很大一部分比例是領國民黨獎學金,”忠誠”無庸置疑的職業學生

他們與從小黨國教育下被教導塑造起的價值觀掙扎,對抗
才終於成為反賊

但有些人是繼續照著既定價值觀熱愛黨國的
也有些人不知幸與不幸的,從未面對此種掙扎

我個人也是從小被教育為堂堂正正的中國人
喊著南京大屠殺日本鬼子該死
被教導小心防範匪諜

後來才知道,我祖父那輩就是黨國眼中的日本狗,我父親那輩就是黨國眼中的匪諜嫌疑人
也面臨過自身的價值掙扎

但腦袋轉不過來,不管是真的還是不願意轉的
所在多有

轉不過來的,我憐憫他們
不願意轉過來的,我鄙夷他們

我很喜歡昨天另串主題下

pmjt兄這段文字
--如果此时我们邀请马基雅维利和霍布斯来参加讨论,他们会有一个共同的结论,那就是对这样的人,只要手段得当,统治者说什么是民主他就会认为这就是民主,并欣欣然为之当韭菜,还伶牙俐齿地为之辩护。这是由于当人们的思维被彻底捆绑在effectual truth上,什么是真truth已经失去了意义,他们只会看到统治者为他们打造的truth,并为之奋斗。-

品葱用户 南區戰忽局 评论于 2021-10-21

看的很感慨

一部分是为谢大使的人生经历感慨,另一部分是难以理解为什么有些人吃惯了屎,民主化后还要继续吃屎,还要逼着别人也跟着一起吃屎

点击品葱原文参与讨论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台灣台中第二選區–陳柏惟罷免案之影響

誰能想得到,2019年的台灣立法委員選舉,經營台中第二選區(沙鹿、龍井、大肚、霧峰、烏日五區)30年的地方派系色彩及黑道背景濃厚的顏家敗給一個高雄來的小黨議員。 而誰又想得到,短短兩年內該小黨議員即將邁入被罷免的處境。 本文章試圖以一個在隔 …

習近平:一個國家是否民主 應由這個國家的人民來評判

習近平:一個國家是否民主 應由這個國家的人民來評判 2021年10月14日 17:30 ▲▼習近平在《告台灣同胞書》發表40周年紀念會上發表談話。(圖/路透)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圖/路透) 記者蔡紹堅/綜合報導 中共中央人大工作會議13 …

品蔥最近台灣人變多了呢……我們來聊聊台灣的政黨吧~

更:拒絕人身攻擊,大家對台灣社會和政黨的認知都不一樣。你知道的事情比我多、關注的點和我不一樣,不代表我是不在乎周遭的白癡,請不要對別人的人生經歷說三道四。 很多台灣人在其他帖子跟我吵台灣的政治,但是在別人的問題下面吵這個真的很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