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ctator 独裁者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文明是脆弱的,必须用刀剑保护。

1973年9月11日黎明,坦克开上了智利首都圣地亚哥的大街,一边朝前冲一边开炮,战斗机呼啸而过,轰炸政府大楼。智利陆海空三军司令皮诺切特命令陆军坦克出动包围总统府。老一辈的左翼还是有点血性的,阿连德两次拒绝出逃外国的机会,向全国人民讲话,谴责了军事政变,并高呼「智利万岁!人民万岁!工人万岁!」随后让女儿离开总统府,自己带领总统卫队,手持冲锋鎗进行了抵抗。在飞机轰炸之下,阿连德握着古巴总统卡斯特罗送给他的冲锋鎗战死。

话说1970年,苏联支持的萨尔瓦多·阿连德(SalvadorAllende)所在的社会党联合激进的“人民团结阵线”获36.2%的选票,美国支持的保守派候选人豪尔赫·亚历山德里(Jorge Alessandri)得票占34.9%,以仅仅1.3%的差额输掉大选。中产阶级的代言人、路线居中的基督教民主党的候选人拉多米罗·托米奇(Radomiro Tomic)获27.8%。

在中间派基督教民主党支持下,阿连德就任智利总统。此君上台后,大力推行公有化政策之外,改善劳工福利,提高工人工资,减少工作时间,为普通民众建造住房,实行免费医疗。这一系列政策刚开始时候获得到了民众的欢迎,阿连德上台的第一年内,智利经济得到了快速增长。

阿连德当选后更访问苏联,并获得1972年苏联的「列宁和平奖」(之前叫斯大林和平奖,郭沫若曾获此奖)。苏联要将智利变成第二个古巴,给了阿连德大量贷款,还通过古巴向阿连德提供武器。阿连德后来随身携带的冲锋鎗就是卡斯特罗送给他的,并刻题字「赠给我的亲密战友萨尔瓦多·阿连德」。当时甚至有一艘载着大批苏制武器的船只已到达智利港口,船上还有坦克和火炮,只是还没卸货,皮诺切特就发动政变,阿连德的支持者没来得及得到武装。

不过民众初尝免费午餐的甜头后,终于还是要买单。阿连德经济上的国有化政策过于激烈,他不但将国内的中产阶级视为打击对象,甚至将个体工商业者、小农户当做“资本主义尾巴”加以打击。而在大规模国有化之后,由阿连德派出的政工人员开始全面接管企业和农场。这些政工人员根本没有企业管理经验,将企业搞得一团糟,导致生产效率下降。在农场中,政工人员也不懂农业生产的调配,农场又缺乏化肥、农机等生产资料,结果农业产量急剧下降。同时还引得地产主纷纷自行组织武装保卫家园,农民与地产主之间的矛盾激化到了失控的地步。

在这些政策推行了一年多之后,1972年,阿连德花光国库积存,经济开始停滞,生产萎缩,通货膨胀严重,人民生活水平急剧下降。一直供给充沛的首都圣地亚哥的商店,开始挂上“没有面”、“没有面粉”、“没有香烟”的牌子,民众不得不依靠配给而领到生活必需品。人民发现,自己并没有过上阿连德所许诺的「红酒加馅饼」的美好生活。面对此种危局,阿连德却继续大规模借债,大量发行货币,并推行超过经济承受能力的社会福利,结果导致经济危机更加严重,处在崩溃边缘。

皮诺切特上台后,为了肃清左翼分子,组建了一支特别警察部队(DINA),专门从事被称为「肮脏战争」的镇压行动。这支部队逮捕了大批智利左翼分子。自1973年政变之后,短短三年之内就有13万余人被逮捕刑讯,上万人被驱逐出境,1500余名政治犯失踪。据说一些异议人士被逮捕后遭严刑拷打致死,被用直升机运到太平洋上空抛尸,从此消失无踪。

与此同时,苏联在智利建立秘密武装「罗德里格斯爱国阵线」,并提供了八十吨武器,开展游击战和暗杀。1986年5月7日,该组织在皮诺切特前往别墅的道路上埋设了几十公斤烈性炸药和大量铁钉,布置了三十五名枪手,携带大批枪支和火箭筒等武器,对皮诺切特车队的五辆轿车进行袭击。用火箭筒打中第一和第三辆车,炸翻了第二辆车。坐在第四辆车里的皮诺切特,由于司机反应灵敏,迅速掉头逃离,安然无恙。

关键时刻,好在有皮诺切特将军挺身而出,挽救人民与水火,阻止了左翼的蔓延,同左翼革命运动之类的激进组织的恐怖活动作了斗争,执行了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为1990年代智利经济的快速发展奠定了基础。

假如让阿连德继续下去,按照历史经验,智利人民将生灵涂炭。一些非常手段,只是斩妖除魔而已。

由于左翼反对派被清洗,议会被解散,皮诺切特的经济改革措施可以畅通无阻。70年代,在西方发达国家凯恩斯主义盛行多年后,带来了滞涨的后遗症。主张小政府和减少税收新自由主义学派开始兴起,其中最有影响的就是芝加哥学派,因为他们都是芝加哥大学的学者而得名,这一学派著名的有诺贝尔奖得主弗里德曼、斯蒂格勒、科斯等。

芝加哥学派大牛弗里德曼的药方是“休克疗法”,建议经济改革不要拖泥带水,而应大刀阔斧,譬如大幅度消减政府开支,放开物价,取消关税保护,吸引外国资本注入,以此刺激本国工业在激烈的竞争之中走向强健,或者消亡。所谓长痛不如短痛,弗里德曼承认,从短期来看,使用这种疗法,要付出高昂的代价,如失业率上升,贫困加剧,然而,经此剔骨疗毒,可以还原一个健康的经济肌体,为未来的起飞编织自由的翅膀。他和皮诺切特会谈了45分钟,虽然皮氏对“休克疗法”非常感兴趣,“但是显然担心它可能造成的暂时性失业”。再三权衡之下,还是决定赌一把。

从1975年开始,阿连德政府没收的私企都还给企业家,原来的许多国企也被私有化了,这些政策吸引了大量的外国投资,原来被阿连德政府驱逐的外国公司和银行又重新回到了智利。为了鼓励进出口贸易,智利政府降低了关税。从1976年开始,智利的经济稳步飙升,此后六年GDP增长率分别为3.5、9.9、8.2、8.3、7.9、6.2。到1981年,通货膨胀率更是从1974年中期的年均700%下降到10%以下。就业率与人均收入皆有上升。

当然,国家复兴之路是艰辛的。由于智利实施的固定汇率政策导致的贸易不平衡,加上82年拉美爆发债务危机,全球也经历了经济衰退,智利在82-83年经历了一次泡沫破裂。后来智利政府一不做二不休,干脆采取了浮动汇率制,从80年代中期开始到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智利经济年均增长率达到了7.2%。而其他拉丁美洲国家80年代经历了“拉美失去的十年”普遍陷入债务危机时,智利经济却是一枝独秀。

尽管皮诺切特在1990年下台,其后的民主政府无论是左派还是右派都没有改变崇尚自由市场的经济政策,而是进一步推进了国企的私有化改造,继续促进对外贸易。进入21世纪以来,智利经济总体保持了蓬勃发展的势头,被世界公认为拉美最具活力的经济体。这一切皮诺切特的经济改革功不可没。

同样是“休克疗法”,皮诺切特可以成功,俄罗斯的叶利钦就失败。其实任何政策都有利弊,除了因地制宜之外,只是现在大家都忽略了,取得成功的先决条件是为公而不是为私。

世界舆论为左翼把控,把皮诺切特将军定性为独裁者。只是独裁者这个称呼,可能在皮诺切特心中是一个赞誉。独裁官(Dictator)在今天是贬义的。在共和政体下的罗马,它是当国家处于非常时期时任命的一个官职,意思是临时独裁执政官。与其他官职通过选举产生不同,独裁官由两位执政官中的一人指定即可。

独裁官除了无权决定改变政体之外,在任何问题上享有绝对的决定权。对于独裁官作出的决定,任何人无权反对。独裁官的任期很短,为6个月。人数当然只有一人。因为他有权当机立断,决定因实施共和政体而出现滞后的决策,所以领命担任独裁官的人通常具备与执政官不相上下的水平和能力,而且经验丰富。

独裁官有权任命“骑兵长官”,相当于副官。两位执政官在任命独裁官的同时必须接受独裁官的命令。就像副官的名称叫骑兵长官一样,独裁官的任命通常是在战争的非常时期。当然,和平时期任命独裁官的情况也有。例如,因为瘟疫大流行,首都的功能处于瘫痪的时候,或者是必须尽早恢复秩序的时候,等等。

寡头政体也是个指挥者众多的体系,虽然没有民主政体那样多。这种政体的缺陷是面临紧急事态必须当机立断时,往往缺乏灵活性。独裁官制度恰恰掩盖了这一缺陷。可以说,这是共和政体下的罗马危机的管理体系。马基雅弗利说:“如果要保住一种政体,必要时须有勇气做出有违这一政体理念的事。”如果不这样,将会招致该政体的瓦解。所以,只有共和政体才会有独裁官这一官职。

既然是危机管理体系,罗马当然不会随便任命独裁官。从共和政体实行之初的公元前509年至前390年凯尔特人入侵的119年里,据我们所知,只任命过7位独裁官。卡米路斯曾经担任5次独裁官,就像普鲁塔克说的那样,他的经历充分显示了公元前390年前后罗马所处的深刻危机和混乱。

—日任命了独裁官,本来由两位执政官共同执掌的最高权力,在6个月内就由独裁官一人独占。共和政体下罗马独裁官,允许有24个刀斧手做他的开道先锋,是执政官的开道先锋的两倍。随着共和政体末期的临近,独裁官的意义发生了变化。苏拉和恺撒成了终身独裁官。如此一来,独裁官就变成了独裁者。

执政官外出的时候,带着12名侍卫官。每位侍卫官肩上扛着一束笞棒,中间插着一把斧子,象征着国家最高长官的最高权力。拉丁文叫“法西斯”fasces,主要表现为“个人服从集体,集体服从领袖”。可见法西斯与独裁者,在古罗马是极高荣誉的称谓。经过近几十年左翼贬低,变成暴君同义词。这也从侧面说明,罗马这种独裁官制度,是保护仁政的做好制度。

前文《恺撒还是暴君》已经说过,“罗马是在小国寡民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城邦国家,它最初的制度也是据此而设计。不过当它成长为一个地域广阔的国家以后,这套制度已经不适用。恺撒想通过把权力集中的方式,政令出自“一孔”,减少决策人数量、延长任期,以这种方式来解决弊端。

罗马这个共和政体分王政,共和与帝国三个时期,共和政体时期反而产生贵族与平民的矛盾。

通常我们认为共和政体要比国王政体先进,可是为什么共和政体下反而会出现国王政体时代没有过的这类阶级矛盾呢?首先,从下面的图解来看一下这两种政体的权力构造有什么不同。

罗马国王是终身制的,由市民大会选举产生,经元老院确认同意。一位国王只要在王位上坐上30至40年,势必与元老院的关系变得很松散,权力的独立性也会很高。因为元老院的职责只剩下向国王提建议和劝告了。与此相反,所有罗马市民都可以参加的市民大会,因为有权对国王行使的政治策略和军事行动投票赞成或反对,从而维持了他们与国王之间的关系。

因此,国王政体的权力构造呈三足鼎立。三足鼎立的构造非常稳定,这也是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三条腿的桌子总是很常见的原因。

但是,进入共和政体后的罗马,权力构造发生了变化。由两个执政官同时执政取代以前的国王。尽管可以多次当选,但每次的任期都是一年。两个人同时执政的目的当然是为了防止独裁,但任期只有短短一年的两位执政官除了祭祀,承担所有以前由国王负责的工作,所以他们需要具备相当强的能力和成熟的思想。而每年选择两位执政官的,就是由各派势力首脑组成的元老院。

于是,执政官和元老院之间的距离自然是逐年缩短,最后三足中的两足出现重叠,直至合二为一。至于市民大会,虽然他们的权力和以前一样,但是在罗马共和政制的权力构造从三足鼎立变成二足并立后,迟早他们会产生不安全感。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从来也见不到两条腿的桌子。因为这一不安定的因素,所以,罗马国内出现了王政时代没有过的这一结果。

美国目前的制度也是罗马共和时期所面临的问题。总统任期4年,只能连任一次。而参众两院两党建制派的大佬,可以无限期连任。而更重要的是总统内阁成员必须得到参议院的批准。意味总统的施政必须得到两党建制派的认可。人事权才是施政的关键。

好像川普对CIA,FBI,司法部长的人选就没有决定权。以至于对希拉里公然私立服务器绕开国务院,然后删除电邮这样证据确凿也不执法;去年底对大统领的“通乌门”弹劾,FBI就算已经拿到亨特拜登的硬盘电邮,也故意隐瞒。国家机器一直掌握在华盛顿沼泽手中。

因此目前美国政体也是总统与国会高度重合,其实就是两脚凳。造成平民与大公司精英的尖锐对立,最后2016推出大统领反抗。如果大统领今年大选不能真正控制起码是参议院,否则人事任命权也不在他手中,那么还是瘸子而已。

目前看,大统领策略就是大选后,参议院过半都是大统领的人,意味真正掌握人事权。就算没有真正过半,也把拜登家族贪腐曝光,逼司法部,FBI抓人。只要真正抓人,骨牌效应就会产生。当然建制派也不是傻瓜,所以今年大选对双方都不容有失,简单来说,就是生死攸关。

本来当年美国国父设计的体制就是参考罗马共和时期,罗马共和时期的问题美国也同样具备。但起码立国之初,美国都是白人基督徒,大家都是君子。所以就算体制有问题,因为整体社会都是君子社会,有问题也是互相谅解商量。就如只有罗马才敢设立两个执政官,曾经也有六个之多。因为当时贵族之间,都有底线,都以罗马为先,所以虽然期间很多生死危机,也能化解。目前这种社会风气,不要说美国这样大的国家,一家小公司都不敢设两个CEO。

更何况国父当时设计对投票权以财产,性别与教育水平等等设置限制。南北战争后,左翼占据华盛顿,慢慢就把投票权扩大到全民,然后大量引入不同种族宗教的移民,让公民素质低处未算低。在下系列文章有系统介绍。

因此,美国共和成分越来越少,希腊的直接全民投票成分越来越多。罗马在希腊全民直选最鼎盛的伯里克利时代,就派考察团去希腊考察希腊政体一年,伯里克利在长达三十年内,年年当选“国家战略官”,并且大部分时间当选议长。不过也只有他天生有个人真正魅力,让大众如痴如醉。才可以随心所欲地指挥雅典人,一个接一个去实现自己的梦想。他就如一个闪耀着白光的大理石神像。

但罗马人并没有被鼎盛时期的雅典所迷惑,这些只有具有丰富的实践经验与阅历的元老院才可以做到。当时三个罗马考察团成员一定深切感受到人间象伯里克利这样非凡的人才太少了,而雅典的全民直接民主体制必须具有非凡魅力的人才可以发挥优越性。

罗马时期《历史》的作者,也是政治领袖的波利比乌斯认为罗马兴盛的要因在于罗马确立了独特的政治体系。像王政、贵族政体、民主政体,都比较容易倾向于代表共同体的一部分利益。但是,罗马人不执著于政体。波利比乌斯把罗马兴盛的要因归结于罗马共和政体所特有的政治体系。那就是通过执政官制度、元老院制度和市民大会有效利用王政、贵族政体和民主政体的优势。由于确立了这一独特的政治体系,罗马消除了国内的对立关系,建立了统一的体制。

一个可怕的现实是法国大革命之后越是高唱自由、平等、博爱,越是远离自由、平等、博爱。最近美国社交媒体对拜登家族腐败生活的封杀,“黑命贵”的暴乱已经证明这一点。高唱并热衷追求这一理念的民族没有能够实现它,法国刚发生的车臣难民砍杀一名教师的头,令人民的安全都不能保障。罗马没有高喊口号,却实现了这一理念。20世纪末的纷乱之象难道不是源自法国大革命理念的毒害?

现在美国大选进入最后冲刺阶段,虽然提前投票的结果证明大统领又一次战胜民调,而拜登腐败的不断揭露,并不可能让拜登退选。如果这次民主党失败,意味整个高层面临叛国罪的追究。从拜登已经不在乎竞选集会冰冻的状况看来,难道民主党已经铁心选举作弊,然后打官司。假如最后输,就说新上任的巴雷特大法官不公正,最后内战?毕竟大统领要夺取华盛顿沼泽的政权,最后用枪杆子解决也不是不合理。对大统领维护文明的决心不容置疑,剩下就是美国军人是否还具备如皮诺切特将军救万民于水火的荣誉感了。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同好们,需要转变思路,习可能访韩

海外的民运人士这么多年,一直在驻华使馆外,施加压力,但中共脸皮厚入城墙,此法并不得用。 最近听闻,中韩正在商议访韩,我们对韩国将邀请独裁者访韩表示很失望,所以。 希望在国外的有志于反共的仁人义士,能去距离最近的驻韩领馆施加压力,韩国有自己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