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仲敬身上有「支性」嗎?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品葱用户 tumas 提问于 9/27/2020

聲明:不是很了解劉仲敬,但好像在品蔥是熱門人物。

剛剛又搜了一下,發現好多關於「姨學」的帖子,終於有所了解了,╮(╯_╰)╭

相關貼:

(以下內容來源於維基百科,與劉仲敬無直接關聯)


      《醜陋的中國人》是臺灣通俗歷史作家柏楊的著作。本書為柏楊在各種公開場合演講的講稿集結合成的。他在這書中將中國文化比喻為醬缸,而柏楊在海外發表的文章與演講都著重於談論中國人的醜陋與劣根性。

       柏楊以醬缸文化來形容中國文化,「我們的醜陋,是在於我們不知道自己的醜陋」,以此為中心點談論中國文化,以喚起中華民族對自身的反省。柏楊認為,反省是走向進步的開始。

中國人劣根性的常見例子

  1. 自己做不好、幹不來的事,也不希望別人做得來;幹得好,寧願大家都不做,也不能讓別人做得出色;幹得比自己好,你要是做了,他不是釜底抽薪,就是到處搗鼓你、設計你,讓你不得安寧。
  2. 幸災樂禍,落井下石。看別人笑話,是不少人的劣根。看到別人有了災難,不是伸手拉一把、助人於危難之中,而是在一旁偷笑;最糟糕的是,還有很多人喜歡投石下井。
  3. 小人不能得志。小人一旦得志,不是專橫就是跋扈,幾乎到了連自己父母都不認識的地步,危害社會和平;專橫的就像霸王般強勢,一旦失勢,立馬就變成了懦弱無能之輩。
  4. 損人利己,見利忘義,為了個人的一點利益,不惜傷害別人,顛倒是非黑白,把白的說成了黑,黑的說成了白,把沒有的說的像真的一樣,那管曾經與之患難與共的朋友。當然有時候就是損了人也不一定就有利自己,目的就是要搞垮人家,搞得別人不如他。
  5. 大聲嚷嚷,總害怕別人聽不到自己吵雜的聲音。這種行為常常使得他人心情煩躁、不得安寧,是造成社會動盪的根本原因之一。
  6. 缺乏公共意識,到處吐痰,亂丟衛生巾和紙巾,把垃圾丟到別人家門口,紙尿片亂拋,不注意個人衛生,出國亂塗鴉,亂爬他國雕塑,不尊重歷史文物等等。
  7. 道德觀念扭曲。女兒被人強姦,不為女兒出頭,還反過來罵女兒,責罵女兒丟家裡的臉、讓大家都沒臉見人。
  8. 缺乏文化素養,不分青紅皂白,胡亂責罵他人,從而導致他人心靈受創。自己犯錯,只怪他人,不願承認自身的錯誤,把一切責任都推到他人身上。凡事不為他人設想,只顧眼前利益。

李敖著書《醜陋的中國人研究》,對柏楊及《醜陋的中國人》進行批判。李敖認為,所謂「醜陋的中國人」,只是一種刻板印象而已;柏楊將一部份中國人的醜陋加諸於所有中國人之上,是懦夫的行為;作為中國國民黨「文學侍從之臣」的柏楊,才真正是醜陋的中國人。李敖著書《大江大海騙了你:李敖秘密談話錄》更批:「我深知柏楊是國民黨『文學侍從之臣』出身。他離開國民黨核心,不再得寵,原因是桃色事件、不是思想事件。他即使是在入獄前夜,還深信他的國民黨老上司李煥和蔣經國可以幫他妻子出國。」

香港學者孫國棟在《明報月刊》發表《就教於柏楊先生——評〈醜陋的中國人〉》(1986年11月,第251期)、《評〈醜陋的中國人〉引起的風波——兼談柏楊先生的謊言及其近作》(1988年2月,第266期)、《再評柏楊著〈醜陋的中國人〉》(1988年7月,第271、272期),被稱為「孫柏之爭」[2]。

自由撰稿人徐百川認為,認不清內憂外患對政治局勢的嚴峻影響力,把近代中國的獨裁專制和傳統文化串聯在一起,把傳統文化蔑稱為醬缸文化,完全是一種淺薄直觀的表面看法。

品葱用户 Tashkent 评论于 2020-09-26

讨论

guibuhai
**

一般而言,对于周树人或者柏杨的作品的理解有几层境界。  
  
第一层:“哇,说的好准,惊为天人!”  
  
第二层:“这些作品逻辑错误严重,把人类共有的弱点说成中国人独有的劣根性,其实外国人也...”  
  
第三层:“周树人柏杨比我们多看了十几年,有了些阅历之后才发现,外国人的那些劣根性表现在浓度上和广度上哪有中国人这个样子这么普遍这么恐怖的,虽然把把人类共有的弱点说成中国人独有是逻辑错误,但是把问题都甩锅给“人类共有”而拒绝承认中国人在这些问题上和外国人不同的显著性差异比如脱离剂量谈毒性,同样也是逻辑错误”  
  
楼主你还是第二阶段

**
柏楊者有德性而無支性,李敖者有支性而無德性,劉先生很明顯屬於前者,而網評員和費拉則屬於後者 (๑◔‿◔๑)

@LiuZhongjing
他們如果有德性,就應該發明贛族報仇雪恨;如果沒有德性,就應該發明漢族為敵前驅。這是一目了然的鑒定,毫無作弊餘地。窩老人家如果沒有德性,必然會發明中華民族而零成本地騎在維吾爾人頭上拉屎。如果想得到穆斯林無論是好是壞,反正沒有得罪過窩老人家,依靠敵人的保護占朋友的便宜,一定沒有好下場,就是有德性。這裡面根本不需要智力,只需要勇氣。勇氣不僅是一切品質的基礎,而且是認知能力的基礎。懦夫必然道德敗壞,然後為了逆轉是非而扭曲認知結構,然後因為扭曲而判斷錯誤,結果落入比一開始企圖逃避的更大危險中。中國人認同就是上述機制的產物,結果必然也是這樣的。

[31:28]處在我這種地位的話,等於說是,我對我的祖輩和父輩都有很多可罵之處。例如,我對臺灣很關心,而且我是經常偏袒台派罵國民黨的,所以別人如果僅從表面上看起來的話可能看不出來,其實我的出身跟國民黨那一批人倒是比較接近,因為我是青年党那一系列的人,青年党的頭面人物有很大一批是跟著國民黨跑到臺灣的。如果我的祖父是跟著他們跑到臺灣的話,現在必定是你和你的同胞們攻擊的對象了。但是他們沒有走,準備留下來給共產黨當開明紳士,然後被共產黨整得一塌糊塗。

[32:06]如果我要罵的話,我也可以 — — 不是可以,而是曾經把一切賬都算在共產黨頭上或者算在諸如此類的人頭上。但是那樣的話,你就只能越弄越糟了。我也可以罵我父輩的那些人,因為他們一心想要進入共產黨的體制內,這樣才可以少吃虧多佔便宜,結果他們進了體制內,體制就把他們分到新疆去,否則的話我也不會在新疆。但是如果我按照那種邏輯的話,我很容易就會接受(事實上我是曾經接受的)改革開放時代普遍接受的那些民主小清新理論。

[32:38]民主小清新理論的核心是什麼?它最有感染力的地方就是,歷史造成了不公,共產黨搞了各種各樣的事情,迫害了黑五類,餓死了多少人,這也不對那也不對,現在我們撥亂反正,每個人都覺得自己是受害者。1989年的學生運動和直到目前仍然在中國占主流的社會輿論全都是受害者輿論,每個人都是受害者,所有人都是受害者,不是自己受害就是自己的祖先受害。你環顧四周,找不出一個不是受害者的人。雖然受害的方式各有不同,但是無論你在1950年的時候是跟著共產黨走的,是反對共產黨的,還是根本沒有參政的,是有錢人還是窮人,全都在共產黨手裡面倒了楣。而且倒黴的方式是互害性質的,就是說,當我抱怨我這一系倒楣的時候,然後我就會發現,其他一系也在抱怨自己倒黴的人正是坑我的這一系人或者是被我這一系坑的人。每一個人都在被共產黨和共產黨利用的某些人坑,而同時自己也在被共產黨利用坑別人或者在極力創造機會讓自己可以利用來坑別人。

[33:52]我曾經有一段時間試圖像民主小清新的理論所鼓吹的那樣,試圖團結一批人,既然大家都說共產黨壞而西方民主國家那麼好,那麼我們為什麼不把自己改造成西方民主國家那樣呢?然後我們團結起來去改造一下共產黨或者把共產黨推翻了,如何如何諸如此類的。我想,這是所有中國青年大學生都曾經經歷過的階段。然後我就會發現,在你這樣做的同時,會有很多人,包括你認為的那些本身是共產黨的受害者、為了自身利益應該擁護民主的人,會十分積極地要吃你的人血饅頭,他們是如此地無藥可救。相反,你如果想辦法追隨共產黨去整一下他們的話,那是一點困難都沒有的,他們甚至還會因為你有很強的能力整他們而山呼萬歲,編出各種虛假的讚揚來歌頌你。你如果為他們好的話,他們會捏造各種事情來污蔑你;你如果整他們的話,他們反而會捏造各種根本不存在的美德來讚揚你。你面臨的就是這樣一種荒謬的情況。

[34:57]然後就會有很多人覺得,既然大家都是壞蛋,那我還不如到體制內去搞一點實力。然後你就進去了,進去以後你進入了各種利益關係的糾結當中。最後,你如果是一個成功者的話,那你現成就是孟宏偉和王立軍那種人,你不可能比他們更有本事的,你的江湖手段和各種官場能力用到極致也就無非是如此了。假如你不走這條路的話,那你是不是變成一個閒人或者廢人,別人得到的好處你都得不到呢?那樣你也得不到廣大費拉們的贊許或者恭維了。結果是,你無論如何都不行,既不可能民主也不可能不民主,既不能跟著共產黨走又不能不跟著共產黨走。

[35:39]我的理論跟別人的理論不一樣,不是根據誰誰誰的理論直接拷貝複製下來和推理出來的。我雖然很瞭解西方那一套的各種政治理論,但是我都是像實驗物理學家或者生物學實驗室的工作人員那樣,拿到我周圍的現實中去稍微實驗了一下或者至少是模擬實驗了一下什麼能用什麼不能用,篩選以後才加以運用的。所以經過N多次試錯和排除,經過各種追索,然後我才一步一步的,首先像普遍的啟蒙知識分子或民主派小清新那樣打破了共產黨那一套歷史敘事的謊言,然後再打破國民黨製造的那一套反共的歷史敘事謊言,打破他們背後那一套中華民族歷史敘事的謊言,然後一步一步地把非常具體的文化、政治、乃至於種族血統的每一個集團的來源都考證出來,然後再對照我自己的家族和我身邊的人的家族。歷史必須進入微觀才能夠被證明是正確的,因為越是宏觀的東西就越有可能是假的。如果你的歷史理論用在你自己本人的家族史當中都是可以使用的,那才可以是真的。

[36:52]最後我就得出了這一套理論,然後我精確地按照這一套理論來指導自己的行為,就造成了現在的我。所以實際上,現在的我等於就是一個現成的相當於是實驗動物或者實驗切片的那種東西。假如我的理論是正確的,我做的事情就會成功。我之所以現在極其相信我的理論是正確的,因為我這套理論大概在2003年左右有一個初步的規模,以後逐步地豐滿起來,以後的話,我按照這套理論指導做出來的事情,結果按照世俗意義上來講是有利於我的。所以我認為,按照一般的實驗原則來說的話,它是一個有效的工作假設。然後我用滾動式的方法去考慮,假如過去的實驗證明這一套理論是可行的,然後我就可以繼續用這一套方法來分析現在的形勢和各種選擇。

[37:50]在現在的各種選擇當中,按照我以前的假定來說,要選擇風險最高的那條可能的路,而不要選擇風險最低的那條路,越是怕事就越是多事。這種選擇方式兌現到我現在的處境就是說,我要不要搞一個大蜀民國政府呢?按照風險比較高的理論來說,我應該這麼做。按照逃避風險、普遍的費拉方式,我就不應該這麼做,因為我已經在美國了,我做一個知識分子,跟那些民運的人鬥一鬥,或者寫一些書,搞一些專業的東西,我似乎按照過去三十年的經驗也可以混得下去。但是這就有一個問題:假如在未來發生什麼衝突,類似第一次世界大戰的那種衝突,所有的中國人都變成了敵僑,這時候你怎麼辦?假如這時候你是一個所謂的大蜀民國流亡政府的創始人的話,在這種情況下你甚至有機會像是馬薩裡克那種人一樣,借助西方盟國的力量達到你的政治目的。至少你通過自己的活動,已經使你自己的政治身份非常明確了,你跟那些匪諜不再是一回事了,不可能再是一回事。

[39:06]當然,這樣做你就很可能把自己和自己的家庭放在很容易被車禍掉或者被暗殺掉之類的處境,但是根據我過去的經驗來說的話,我從九十年代的大學生,然後變成體制內的公務員,而且還是強力部門(雖然是技術官員,但畢竟是強力部門)的公務員,變成有反賊色彩的啟蒙知識分子,然後直截了當地變成民族發明家,一路搞到現在這一步,每一步都是有風險的,其實每一步都是有可能被做掉的,而沒有被做掉的話,最簡單的解釋方法就是,因為世界上每一件事情都是上帝支配的,你可以說這是上帝要用我,所以排除了基於偶然和幾率而會發生的各種情況。那麼你也可以假定,假如我現在做的事情是符合上帝旨意的話,那麼上帝還會繼續保佑我;而我如果逃避了的話,無論我自己以為多麼安全,上帝要整你都是一點問題都沒有的,就像上帝可以派鯨魚去吃掉約拿一樣。

[40:08]當然這是一種純粹的神棍理論,但是這種神棍理論其實是有世俗版和科學版的。你可以用更加複雜的科學語言來描繪這種理論,就是說,你面臨著不可預測的複雜系統的危險的時候,你要盡可能把危險放在自己的前方。如果危險放在你自己能夠看見的地方而不是在你看不見的地方,你處理起來反而會成本更低,成本更低就是效益更高。所以,按照歷史經驗而不是按照任何神棍的理論,就是說,就迄今為止歐洲和全世界的歷史經驗來說的話,越勇敢的人越安全。

[40:41]你不要看歷史記載上勇敢的人經常死在戰場上,那就意味著他不會像是豬羊一樣被抓到監獄裡面去或者是因為被敲詐勒索而死掉,或者是更多情況下因為默默無聞,死了都沒有人知道。你不要以為歷史上沒有提到你的死你就不死了,實際上大多數下層人都是,沒有被提到是因為死了都沒有人知道,而勇士死了是有人知道的。你計算死亡率就會發現,其實軍隊的死亡率不是最高的。平民被轟炸或者由於戰爭和經濟崩潰,各種張獻忠,各種黑市經濟,因為各種社會崩潰造成的傳染病、饑餓、營養不良之類的系統性死亡率,比前線的人的死亡率要高得多。軍隊就算是死,也是吃飽了再死的。

[41:26]所以,這跟大多數費拉 — — 包括我自己的身體習慣和我出身的那個階級的習慣不一樣,就是說,你不能逃避危險。如果我在國內的話,那麼必須硬著頭皮拉起武裝,爭取一個死在前線的機會;如果在國外的話,你就有一個投機取巧的機會,你可以做國父,組織起一支軍團來,自己做總統,真到打仗的時候是年輕人去打仗而不是你本人去打仗。所以兩項選擇當中,在國外等於是借了西方勢力的光,使你的起點比在國內高了一層。

[41:57]但是即使是這樣,你也需要隨時做出準備,比如說哪一天在美國待不下去了,或者哪一天你要贏得自己的政治地位,你必須像捷克斯洛伐克軍團一樣,帶領自己的軍團打回去,而不能雞賊地像韓國臨時政府一樣,等著美國人登陸以後再回去要求美國人承認你。那時候美國人就不肯承認你了,你又沒有參戰,別人憑什麼要承認你?這樣的準備要做好。如果在國內的話,那就要準備像是梁山好漢、江湖好漢那樣,搞一點毛澤東式的武裝割據。雖然你的目的和組織形態跟毛澤東都不一樣,但是必須使用武力(包括割據)這一點是你早晚需要做的事情,這一點你逃不過去。逃過去,只會使你的階級地位更低。等別人搞起來以後,你變成一個受保護者,你只會更不安全而不是更安全。

[42:48]當然,在普遍解除武裝的費拉社會當中,這一點是非常為難的。從小沒有使用過武器、在年輕的時候也沒有軍事訓練的人,幹這種事情需要克服極大的心理障礙。但是我相信,如果你能克服心理障礙的話,其實技術上的問題沒你想像得那麼複雜。而你最終都會發現,在任何情況下,願意用武力來保護自己的人總比那些依賴別人來保護(無論這個保護者的歷史記錄多麼可靠)來得更安全,政治地位也更高。任何政治地位,無論中間耍了多少種兌換形式,最初都要追溯到武力的使用者。而且如果他的繼承者長期不使用武力的話,這種權力也會漸漸趨於消滅。

[43:36]民主小清新有一種常見的看法就是說,軍事政變是你落後的表現,像美國這樣先進的民主國家絕不會有軍事政變,所以我們應該解除武裝、和平民主之類的。但是實際情況是,美國之所以不發生軍事政變,是因為每一個男人都會打仗,軍隊和平民沒有很大的差別,所以軍事政變是根本不可能的。軍事政變只有在那種平民沒有戰鬥能力、一旦發生了政變就沒有辦法的情況下才會發生。政變在兩個極端都不會發生:第一種極端就是,大家都沒有戰鬥力;第二種極端就是,像美國在建國時期那樣,所有人都有戰鬥力。軍閥統治是兩者的中間階段,就是有一部分人還有戰鬥力,對另一部分沒有戰鬥力的人可以為所欲為。歷史的真相就是這樣殘酷。

[44:22]大多數人,包括二十歲時候的我,看到現在我提倡的這樣的理論,會毫不猶豫地去攻擊這種理論,因為我不願意面對這種理論,這種理論使我必須承擔保護自己的義務,而我不願意這麼做,我不願意接受這種生活方式。我希望能夠搭便車,辦法就是,把對我說我不能搭便車的各種理論所提倡的狠狠地黑一頓,希望在嘴上駁倒它而實際上我就不用面對這種局面了。我還算是覺悟得早的,那是因為我在新疆待過。我看到的就是,無論理論上是怎樣的,到關鍵時刻,你沒有武力是萬萬不行的,所以我逃得比較早。你可以把這種遭遇看成是上帝的特殊保佑,上帝用給你打一針天花疫苗的方式避免讓你患天花。你平時進行軍事演習,在戰爭的時候就不用害怕。你事先見到了敘利亞化可能是什麼樣子,然後你比沒有見到過和心理上沒有準備的人就處在某種優勢地位了。我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情,這就是一個重大的恩惠,像是你在進入傳染病疫區以前事先給你打一針疫苗那樣。

[45:36]你占了這個便宜以後,你就可以利用這個便宜了。消極的就是,閉上嘴,悄悄地溜走,悶聲發大財。積極的就是,要喚醒盡可能多的人,希望在即使是極其費拉的群體當中還會有極少數足夠聰明、足夠正直、足夠勇敢的人,願意為團體而犧牲自己,從而實現他們單打獨鬥而實現不了的保護能力。當然,這一點也可以說是必需的。我這樣做是對我自己有好處的,願意相信我這一套的人越多,我自己就越安全。我一個人是不安全的;如果有足夠多的同道的話,那我就非常安全了。所以在秩序輸出這一點上來講,你真的不能耍小聰明。你想要不幫助別人,那你就幫不了你自己;你想要救你自己,那你必須得同時救一下別人。這不是說你的道德好或者道德壞,而是經過實驗室一樣的精確嘗試,你會發現,事情就是這樣的,你不這麼辦是不行的,沒有別的辦法,路就只有這一條。如果你按照宗教方式解釋的話,這就是上帝的秘密法則。你不跟著走、違反神意,是不可能的。

[46:43]事情走到這一步,那麼下一步就是,根據這一套理論,其實你是可以預見未來的。就是說,你假如認為你在實驗室裡面總結出來的科學理論是可以的,那麼下一次實驗室送來別的物質的話,你可以事先推測其結果。如果預測不准,那你就要修改你的理論,換一種能夠跟實驗結果吻合的理論進去;如果是準確的話,那你的信心就會更加增長,你會繼續按照這套理論一路做下去。現在我等於是處在這個做實驗的中途。當然,每個人的生態位都不一樣,就相當於是實驗室的物質不一樣,但是基本的原理我已經探出來了。使你自己的後代階級地位上升的不二法門就像是能量守恆定律或者熱力學第二定律一樣簡單:你必須在你可以做出選擇的每一個關口選擇風險更大的那一條路。選擇了這條路,以後你的階級地位就不斷上升了。這條路相對於你現在的身體習慣和生活習慣,一定是相當痛苦的。平路和下坡路就是舒適的,如果你感到自己舒適,那你就是在走平路和下坡路。痛苦不一定是走上坡路,但是上坡路一定包含一定程度的痛苦。

[48:16]主持人:剛才提到的John James是軍人,他爸爸也是軍人。您也提到很多,像塞拉利昂的黑人參加了克倫威爾的軍隊就變成英國人,羅馬的公民一定曾經當過兵。那您認為在未來,移民到美國去的東亞人,不管是韓國人、臺灣人、東南亞人,借由參加美國的軍隊,融入美國的社會,成為他們的優秀公民,這樣的道路還存在嗎,會持續多久?

[48:52]劉仲敬:當然是存在的,例如日裔不是在美國軍隊中已經有高級軍官了嗎?在二戰時期這一點還是不大可能的,在現在就已經可能了。當然,現在從中華人民共和國移民的這一批人是不行的,因為他們是極度雞賊而費拉的人。他們即使不是匪諜,至少也是兩頭占小便宜的人。喜歡佔便宜的人有一個最大的特徵就是說,他們會逃避直接的風險。所以,這批人說實在的也是很好征服的。就憑他這個德性上的弱點,你不用有多強的戰鬥力就能征服他。而征服他的人只有一個問題,就像是征服他的歷代統治者那樣,因為你的勝利來得太便宜了,你自己的戰鬥力也會衰退的,這才是你對付他們的主要問題。

[49:37]韓國人,我並不真正瞭解他們。按照中國方面對他們的報導來說的話,他們既然在洛杉磯暴亂之類的情況下能夠打槍,而且韓國跟臺灣一樣也是大多數青年都要接受軍事訓練的一個地方,他們的處境至少是比較好。所以,因為各方面有重大的差異,“亞裔”這個稱呼或者說這個政治上的歸類只能在美國的亞裔居民都為數極少的時候才能模糊過去;如果為數已經比較多,有一定政治重要性,那麼亞裔細分是絕對必需的,因為他們的德性和行為模式完全不一樣。

[50:16]如果你像某些墨西哥人或者拉美人,你還很窮,那就算了,你要先升到中產階級地位;如果你已經升到中產階級地位了,那麼你的子孫後代是邊緣人還是政治核心,關鍵就在於,你有沒有參加美軍。如果沒有參加的話,那你永遠處在邊緣地位;參加了以後,你就漸漸進入核心地位了。羅馬元老院後來的擴大也是這樣的。參加羅馬軍團的西班牙人和高盧人漸漸進去了,永遠不肯打仗的埃及人是永遠也進不去的。這不是他們故意設計的結果,而是根據經驗辦事、最後搞出來的一個既成事實。所以他就等於是摸索出來,只有這樣是能夠行得通的道路,所以將來的情況也就是這樣了。

[50:55]這是一個正常的發展,而不正常的發展就是敵僑問題。就是說,在未來的衝突當中,來自中國的這一撥人有大概率,如果不是百分之百的話,至少也有八成以上的概率,是未來的敵僑,因為他們占小便宜的方式會使他們變成匪諜的。然後首先要在敵僑和友僑之間做一下區別,友僑將來會歸化的。可歸化性和將來能夠達到的社會地位籠統來說就是兩個基本關頭:第一個關頭是你能不能進入中產階級,第二個關頭是你進入中產階級以後能不能參軍。能參軍,就能從中產階級進入精英階級;不能,那就是不行。這種方式就可以把他們大體上分成不同的類別。

[51:38]臺灣在這場分類當中其實最好的辦法就是,乾脆把自己歸類為跟比如說馬紹爾群島差不多的太平洋群島,連東南亞都不要歸類。前幾天我看別人給我發的一篇評論,說臺灣教育改革之類的,把“中國史”改成“東亞史”。其實照我的意思,“東亞史”都有一點問題,還不如改成“東南亞史”。改成“東南亞史”是順理成章的,因為臺灣和對岸的閩越以及今天中華人民共和國東南沿海的大部分居民血統上講都是東南亞系統的人、馬來-波利尼西亞一系的人,他們在鄭成功以前的大部分歷史跟印尼、馬來那些類似居民的歷史是連接在一起的,民間的貿易和移民線路也是連接在一起的。

[52:21]他們跟洛陽的帝國是很少有什麼關係的。像福州、廈門,那只是幾個孤立的據點。即使閩越人的大部分也沒有什麼關係,而臺灣就是一點關係也沒有。至於北京的政權,那是一個內亞和東北亞的政權,它是滿洲人和蒙古人的首都,跟東南亞就更沒有什麼關係了。所以嚴格說來,最精確的實證主義的說法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根本不是一個東亞,而是內亞、東北亞、東亞和東南亞的集合體。就像古代的奧斯曼不是一個西亞國家,它是東歐、西亞和北非的一個集合體。

[53:00]不要說臺灣本身,跟臺灣居民的一部分有關係的福建都是屬東南亞的,所以臺灣要麼是屬東南亞,要麼是屬太平洋群島的。相對於東南亞的背景來說的話,太平洋群島的背景是更好的,因為太平洋群島不僅是未來的開發區域和美國的後院,而且馬紹爾群島或者這些諸如此類的太平洋群島國家跟臺灣的外交關係最密切,人種上、血統上的關係也非常密切,跟亞洲大陸 — — 哪怕是馬來半島這樣的東南亞大陸的羈絆最少。如果你是東南亞國家的話,那麼你跟印尼這樣的人口大國和馬來這樣的半島國家還有一定的聯繫,而這些聯繫對於海洋上的島國來說是付出多而收益少的;如果你是太平洋群島國家的話,那麼你的兄弟就純粹是些島國,這些島國跟保衛這些島國的美國海軍有天然的聯繫,同時你不必在大陸上有任何付出。

[54:00]這在人種上和歷史上都是能講得通的,所以最優先的選擇是把自己的歷史背景選擇到太平洋文化這條線上來;選擇到東南亞這條線都是次優選擇;選擇到東亞這條線就只能是過渡性的了,是從過去中國中心主義 — — 也就是東亞奧斯曼主義的帝國中心主義的一個過渡,但它只能是一個過渡,它自身是不能穩定的。如果不按國別來算、把中華民國看成是歷史插曲的話,那你就會發現,不片面強調政治史,而是從整個文明史的角度來講,臺灣是不可能屬東亞的。經過了這樣的歷史重建,然後臺灣在美國的移民團體以太平洋群島人的方式跟馬紹爾群島、瑙魯、帕勞這些國家形成一個共同的院外活動集團,在外交上形成國際組織那就更加容易了,因為臺灣的邦交國就集中在這些太平洋小島上面,完全可以形成一個類似小協約國 — — 現在的東歐小北約這樣一個小太平洋協約組織,這也是打通外交路線的一種現成的方式。

[55:16]人的自我定位對自己是非常重要的。每一個人都有多重身份。比如說我如果是一個女人的話,我第一是一個女人;第二,職業是一個律師;第三,信仰上可以是基督徒、穆斯林、佛教徒或者其他什麼人。我可以堅持我女性的定位,可以堅持我律師的職業定位,可以堅持我作為某個宗教信徒的定位。每一個定位都是真實的,一點沒有需要造假的地方。但是以某一個定位為主線而不以其他的定位為主線,對你未來的發展是有影響的。每一個人在自己需要做出選擇的關頭,都要重新對自己進行定位。對自己所擁有的多重身份,要選擇某一個真實的身份做主線。虛假的身份會使你從半空中跌下來,會使你完全完蛋,就像是在國家認同上製造一個站不起來的民族結構那樣,是非常危險的事情。但是真實的認同也是有多種不同的選擇的,每一種選擇都對應著每一種不同的未來,像是神話故事或者《一千零一夜》裡所說的哈裡發的猴子那樣,對應著不同的未來。臺灣選擇東亞、東南亞和太平洋群島,對未來的利弊就明顯有差別。

[56:27]這就像是我經常舉的一個例子,愛倫·坡的一部小說,兩個漁民遇上船難,看到所有東西都在大漩渦中不斷下沉。一個漁民腦子清楚,看到不同形狀的東西下沉速度不一樣,球體和平面下沉得很快,圓柱體下沉地很慢。於是他就把自己裝進一個酒桶裡面,然後把這個酒桶拋出船外。結果他就倖存下來,等海面變平的時候他還沒有被吞沒,而膽子小、不肯跳船的人就被吞沒了。這種不同的認同選擇,就相當於是你選擇跳進酒桶還是待在船上的選擇。任何決斷都是需要勇氣的,尤其是最佳的決斷要求你從現在這條船上跳出去的時候,你是需要勇氣的。任何時代的上等人,要麼自己就是最有勇氣的人,要麼他的祖先是最有勇氣的人,毫無例外。只要喪失了勇氣,無論中間有多少花巧,有多少馬基雅維利主義的手段,都無法改變你漸漸會下沉、最後被世界吞沒的命運。

品葱用户 killreddragon 评论于 2020-09-26

讨论

李敖??这不是充分证明了爱支病最终会发展成什么德行么??
所谓的共性就像是你说其他很多国家也出现过绝对君主制,可惜除了你支你球就找不出第二个持续了2000多年的绝对君主制了,你支显然已经由量变到质变了。
爱支病当然能从很多鸡毛蒜皮的事情上妄想支性是共性,但如果了解下你支的党史,就会发现这完全不是一个可以相提并论的程度。黑人的圣人尚且是马丁路德金,而支人的圣人是毛腊肉,从量变到质变。
而孙国栋,虽然尚可称之为民主人士,然则却是个连河殇都无法忍受的糊涂蛋,也多亏了他早已死去,否则估计也得为香港的今日付上一份责任,不知道他要是看到香港的今天,还能不能继续爱支。不过民运之所以千疮百孔,也终究是因为这类货色太多了。

我觉得分辨到底是反对刘仲敬还是单纯的爱支病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品葱用户 peacefulwaters 评论于 2020-09-27

讨论

“他們如果有德性,就應該發明贛族報仇雪恨;如果沒有德性,就應該發明漢族為敵前驅。這是一目了然的鑒定,毫無作弊餘地。窩老人家如果沒有德性,必然會發明中華民族而零成本地騎在維吾爾人頭上拉屎。”

道理有那么一点,可是人除了德性还有智慧。一个没有德性的费拉,可以是很有智慧的投机者。

没有德性也没有智慧的小粉红以为可以蹭着中华民族的大旗零成本的作威作福,但是正如阿姨所说,PRC的中华民族已经成了赵家人的圈套。谁当了中华民族谁就要给赵家人做牛做马。

没有德性但是有智慧的高华费拉就选择跑路,不管是硅谷it华人还是法拉盛的难民还是刘仲敬这种,他们背弃PRC不是出于道德,而是出于生存智慧。

结论:决不能把求生本能视为德性。

品葱用户 传奇色狼 评论于 2020-09-28

讨论

l刘仲敬跟支那人差别最大,在于刘仲敬是一个非常唯心主义的人,众所周知,支那人是唯物主义,而刘本人,是凭借经验作判断的人,他跟现实的政治是极度脱节的

品葱用户 gyyyuh 评论于 2020-09-28

讨论

完全赞同肉体精神双重脱支,看刘阿姨造化了嘻嘻

品葱用户 gratesque 评论于 2020-09-27

讨论

因为捡便宜万岁,所以得重点批驳以同样途径去捡便宜的同路者。

品葱用户 zhengyi 评论于 2020-09-26

讨论

刘仲敬的支性 姑且这么说吧,是有的而且很深。他认定支人是会分崩离析的但自己有希望能从此占到便宜。所以要搞诸夏抢占市场先机。这种对大义毫不在意而对小便宜斤斤计较,估计也是支性的一种体现。 说白了这种支性其实是小农经济的产物,物资匮乏和生产力低下,所导致的。

品葱用户 NZRdlClr5 评论于 2020-09-27

讨论

這些所謂的「中國人的劣根性」很多其實是人性的一部分,并不是中國特色,世界各國都有,只是程度的問題而已
有的校風糟糕的學校裏,差生會霸凌優等生,這就屬於「見不得別人好」,這就是全世界都有的現象
中國人有人在神廟刻字到此一游,丹麥人也有全裸爬上金字塔做愛的,都是沒有文化素養
但是程度上會有差,中國人顯示出這些劣根性的程度在全世界特別嚴重,所以稱之爲支性。這就像是全世界人只要足夠累都會累死,但日本累死人的特別多,過勞死就成了日本特色一樣
但如果有人以爲中國人就是支性的化身,那就像是以爲日本人都會死於過勞一樣荒謬
結果論也是荒謬的。不管是什麽樣的文明,只要存活了發達了你就説是德性充沛,衰退了你就説是費拉化,根本不需要講道理
那到處聊自己那套荒謬結果論怕別人不知道的,是不是中了大聲嚷嚷這一條

品葱用户 谢玉阳 评论于 2020-09-26

讨论

支性说白了就是人性劣根的一面,倒不如说人人都有支性,或多或少而已,就是荀子那一套的人性本恶论。你不能说人有无支性,只能说支性轻重。
而在不同的环境下人的劣根性体现当然不同。比如极度缺粮的荒岛求生即使自诩为脱支家的人们吃起人来绝对不会比张献忠来的犹豫。但是人类的劣根性会破坏人类族群的发展,就好像博弈论一样。
所以作为智慧层级略高的生物,人上千年来一直想方设法通过提升生产力和改革社会体制去限制所谓的支性。去达成一个互惠的关系。
很不幸,东亚洼地过多的人类少量的资源演变出来的文明,以及共产党为了统治设计的社会体制把人类的劣根一面无限放大了。人生来平等,你把美国白人和黑人婴儿扔进中国从小教育出来是支人的概率一样很大。而美国二代之后的华裔支性一样很轻。支人并不是一个人种定论,而是一种对人的劣根性多少的分类。
当然阿姨是有支性的,只不过相对于大多数中国人阿姨的支性要轻一些,但还是受到了或多或少的影响。而屠支大佐们的支性比小粉红没差。
葱油们在脱支的时候在脱什么?一个是脱离容易产生支性的环境,比如中国大陆。最终目的是让自己尽可能压制自己人性恶的一面,不要让自己和支性重的人同流合污。
一个中国大陆人,尊重他人,具有良好的民族道德观念,身怀普世价值。即使他还是中国国籍,一样可以说是脱支(只不过嘛,在中国这么活要么气死要么累死)

品葱用户 tumas 评论于 2020-09-27

讨论

@Tashkent 

第一: 如果「姨學」關於「德性」的定義是「依靠敵人的保護占朋友的便宜,一定沒有好下場,就是有德性」,那麼柏楊又依靠了哪個敵人的保護而占了哪些朋友的便宜? 我相信柏楊在寫《醜陋的中國人》的時候,是把自己也算在裡面了的,所以他才會說「我們」,而不是「你們」。

第二:我也不知道你說的「網評員」包含哪些人,不包含哪些人?不知道劉仲敬先生這種靠寫文章、說話為生的人又算不算「網評員」?

關於劉仲敬先生的理論正確與否有待商榷,那麼我們來談談這段話裡面的邏輯:

第三:「我想,這是所有中國青年大學生都曾經經歷過的階段。然後我就會發現,在你這樣做的同時,會有很多人,包括你認為的那些本身是共產黨的受害者、為了自身利益應該擁護民主的人,會十分積極地要吃你的人血饅頭,他們是如此地無藥可救。相反,你如果想辦法追隨共產黨去整一下他們的話,那是一點困難都沒有的,他們甚至還會因為你有很強的能力整他們而山呼萬歲,編出各種虛假的讚揚來歌頌你。你如果為他們好的話,他們會捏造各種事情來污蔑你;你如果整他們的話,他們反而會捏造各種根本不存在的美德來讚揚你。你面臨的就是這樣一種荒謬的情況。」這一點不是中國人所特有的,黑人也會對努力上進的黑人說「你不夠黑」。

第四、「在現在的各種選擇當中,按照我以前的假定來說,要選擇風險最高的那條可能的路,而不要選擇風險最低的那條路,越是怕事就越是多事。這種選擇方式兌現到我現在的處境就是說,我要不要搞一個大蜀民國政府呢?按照風險比較高的理論來說,我應該這麼做。」請問這個所謂的「大蜀民國政府」是在自娛自樂嗎?這個政府有什麼憲法,有什麼機構?有沒有在哪裡註冊?

第五、「如果在國外的話,你就有一個投機取巧的機會,你可以做國父,組織起一支軍團來,自己做總統,真到打仗的時候是年輕人去打仗而不是你本人去打仗。」請問劉阿姨是真的在這麼做了,還是停留於打嘴砲上?

第六、「但是實際情況是,美國之所以不發生軍事政變,是因為每一個男人都會打仗,軍隊和平民沒有很大的差別,所以軍事政變是根本不可能的。」這句話我不認為是事實。我認為是美國人尊重法制。

第七、「那您認為在未來,移民到美國去的東亞人,不管是韓國人、臺灣人、東南亞人,借由參加美國的軍隊,融入美國的社會,成為他們的優秀公民,這樣的道路還存在嗎,會持續多久? [48:52]劉仲敬:當然是存在的,例如日裔不是在美國軍隊中已經有高級軍官了嗎?在二戰時期這一點還是不大可能的,在現在就已經可能了。當然,現在從中華人民共和國移民的這一批人是不行的,因為他們是極度雞賊而費拉的人。他們即使不是匪諜,至少也是兩頭占小便宜的人。」這句話明顯是偷換概念,「日裔在美國軍隊中的高級軍官」也不是從日本移民過去的第一代移民。即便參軍,至少也要到第二、第三代軍人才可能升任高級軍官。

点击品葱原文参与讨论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精甚細膩】支那朋克 2077 預告片

品葱用户 麦克 评论于 2020-09-20 我以为会有89什么的场面,原来是日常啊(虽然支那日常就足够生草了),把标题改了,把“疫情防控”时抓人、拿枪的画面换一下估计能在B站过审 品葱用户 woaini 评论于 2020-09-20 是否 …

应该叫 爱共小粉红,不要叫爱国小粉红!!!

刚看到品葱上这篇:松下电器爱国小粉红因抗议中国籍高管9.18禁发爱国图片愤然离职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24257 很是感概,如果光从他的言论看,他当然是爱国的,但是看不出他是小粉红。他这么愤然辞职,说 …

美加华裔不会说中文,是否是对中国人族群的一个损失?

品葱用户 Crench 提问于 9/19/2020 看到最近禁止内蒙用蒙语教学的新闻,突然想到这个现象。 现在大多数二代华裔都已经不会中文了(其中很多人是会说但是不会读写),但是他们的绝大多数人都是anti-ccp的。很可惜,由于语言限制, …

造成目前一系列问题的万恶之源是中共还是中国人?

品葱用户 fatdragon 提问于 8/9/2020 造成目前一系列问题的万恶之源是中共还是中国人?有没相关的研究或是理论的,如果是中共的话,换套民主体制会不会更好?还是一直以来中国人就都是这鸟样。 品葱用户 Tashk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