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配上我的中?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今年3月,上海市教委做了一些改革,核心内容是民办学校招生,也要摇号。

上海的民办教育很强,初中阶段已经形成了复旦附中、华二附中、交大附中、上海中学四大门派。他们一方面控制了优质的教师资源,另一方面集团化运作,组成了庞大的分支矩阵。

一茬茬后浪都以能进入这些学校为荣。

以前,这些学校都是自主招生,优选的生源确保了学校升学率和各种荣誉。以华二初中为例,在35届上海市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上拿了172个奖项,全上海市第一。

现在,预定中奖突然变成全民乐透,对于老百姓们来说,是一件好事。郝大星说他很羡慕:

你们拥有了,我们曾经梦寐以求的权利——选择的权利。

但有的人坐不住了。兰生复旦就发文提示家长:

单凭一时的热情择校,后果可能是漫长的痛苦折磨。

这也说得太含蓄了,华二初中就简单直接多了。几天前,华二初中在学校公众号上推送了一篇劝退信——《到华二初中读书,你真的想好了吗?》。

劝退信首先炫耀了学校的四大优势。老师们来自清北复交,特级教师很多;学生家长都是精英,教授、法官、企业家、机械师、书画家、专栏作家、IT精英占比很高;学生都是品学兼优,情商在线。

最后,学校重点强调了同学们的经济优势。大家经常去保利剧院、上海音乐厅看演出,春游秋游去的都是迪士尼:

民办教育是收费教育,你一定要清楚。

意犹未尽的华二初中还在文章里附上了两份自评表,一份给家长们评价自己的素质和经济实力,另一份是给孩子评价自己的科创基础和独立生活能力等:

100多门的选修课,这一切仅靠老师可以成全吗?不!

其实华二初中完全不必如此长篇大论,乃悟帮他们总结一下:

你也配?!

上海市嘉定区教育主管部门已经责令华二初中整改,并对领导进行追责。

2010年,依托华师大二附中,上海市民办华二初中成立了,出资方和举办方都是上海市嘉定新城发展有限公司。学校起点很高,连校园都是法国人设计的。

乃悟查了一下,新城发展是嘉定区国资委100%控股的国有企业。早在2018年,国家6部委就联合下发通知,要求在2018年年底前,除企业关联性强的职业学校之外,其他国企办学应该引入社会资本或移交地方。

新城发展的主要业务是房地产。华二初中旁边有一些公司开发的项目。

事实上,华二初中的师生们说话一贯如此简单直接。一位在华二初中毕业的学生曾写道,自己一边学马术,一边学曲艺,一边读书,周围的人都很出色:

他们在各自领域、或科技、或某医学科,都能达到很高水准。

当年明德学校也对杉菜讲过类似的话。

乃悟没记错的话,杉菜最后不仅成功毕业,还把自己嫁入了豪门。

加乃悟微信:yangnw0705

备注公司-职业更易通过

给我一个在看,我能撬动整个星球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在人间丨新冠肆虐之际,我从中国移民西班牙

凤凰新闻客户端 凤凰网在人间工作室出品 打开凤凰新闻客户端,搜索「在人间」并关注 抵达西班牙瓦伦西亚后,93岁的姥姥给我发来一条微信:“你们走得很及时,孩子终于可以出去玩儿了。” 半个月后,瓦伦西亚的朋友告诉我:“看新闻了吗?瓦伦有确诊的 …

学校不让留,机票不好买,中国在美留学生去留两彷徨

这41万人的担忧、无奈和恐惧,他们对生活的思索和理解都因隔着太平洋而变得缓慢而抽象。但他们是一个个真实的个体,当新冠病毒在不同的城市落脚时,他们想逃离却又有重重障碍 文 |《财经》特派记者 金焱 发自华盛顿 编辑 | 苏琦  疫情中心转移 …

你是不是也不知道自己的目标是什么?

这是奴隶社会的第 2068 篇文章 题图:来自作者。 作者:张义飞,一土中学筹备负责人,清华大学苏世民书院及FORTIS学者导师,中国大智汇China Thinks Big总决赛评委,原北大附中成长与实践体验中心主任。多伦多大学学士,清华经 …

北大附中实验学校事件:反思与澄清

本文作者 / PZH, Chris, CC 近日,北大附中、北大附中实验学校的学生和公众号「呦呦鹿鸣」之间产生了一场争论。 事情的起因是北大附中实验学校装修后部分学生身体出现异常,包括流鼻血与其它不良症状。有关报道最早出现于2019年10 …

最长寒假何时结束?西部率先开学,多数省份未定

青海、贵州、西藏、新疆、山西、云南六省份已公布开学到校时间。此前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各地学校推迟了开学时间,切换成远程授课这一新兴模式,但网课质量尚有争议 文 |《财经》实习生 刘梓桐 徐辰烨 记者 俞琴  编辑 | 朱弢 经历一个史上最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