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什么样的暗访,会被殴打、被恐吓、被强删照片,调查后暴瘦20斤?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温馨提示:本文很可能被和谐,请注意保存。

演出地点:香日德镇

“重金属乡村巡演2021”,前往中国8个受重金属污染的乡村进行演出,通过重金属音乐,关注重金属污染,试图推动有关企业和部门进行治理及改变。

这次,我们在青海暗访调研和演出。

青海是一个让人心生敬仰的地方,藏羚羊、马鹿、雪豹、赤狐、黄羊等精灵出没,冰川、溪流、湖泊遍布,是长江、黄河、澜沧江的发源地,被称为“亚洲水塔”。

青海也是一个令人痛心的地方,在世界级的自然与风景中,多少年来,垃圾就地露天焚烧,是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不仅是历史,也还是现状——从海南到海西,再到果洛,我们的暗访调研小伙伴田曦,横跨整个青海,调研时间长达一个多月,所到之处,太多铁皮垃圾箱锈迹斑斑,毒烟弥漫,对生态环境和居民的身体健康造成持久而严重的威胁。青海露天垃圾焚烧每吨垃圾焚烧后会产生大约5000立方米毒气/废气,是正规垃圾焚烧站排放二恶英的2000~3000倍。焚烧所产生的汞、镉、铅等有危害的微量重金属,最终被人体摄取。此外,垃圾焚烧,助长温室效应,全球垃圾焚烧碳排放,相当于5%人为产生的二氧化碳(中国是全球第一大碳排放国),也是一个非常惊人的量。

青海在垃圾处理方面,一直处于滞后的状态。据青海的官方媒体报道,2018年整个青海有生活垃圾填埋场49座,每日处理能力达4256吨,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率从2012年的64.56%提高到2017年的85.31%。而中央环保督察组在2020年的通报里,不留情面的指出:青海湖保护薄弱,垃圾填埋场进了三江源。目前,整个青海还没有一个生活垃圾发电厂,据媒体报道,青海第一个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预计2022年年底才建成。

在青海暗访调研期间,我们还直接遭遇了暴力:我们的调研小伙伴田曦有着多年的环保经验(也曾被央视采访),在武汉疫情封城期间,主动奔赴武汉成为志愿者,八十多天全程一线奔波、奋力救助,即使如此长时间在生死边缘出没,最终也毫发无损;但却在海西州调研垃圾焚烧途中,因拍摄到了正在就地焚烧的垃圾,被多人围殴后腿伤至今未好,被强删照片,被恐吓,心情抑郁,调研结束后暴瘦20斤……

………………………………………………………………………………

“政府明令禁止垃圾焚烧,

垃圾只好自己点燃自己”

青海垃圾焚烧重金属污染事件调查

从东到西,从南到北,田曦横跨整个青海

调研时间长达一个多月

“我们就像生活在毒气房里。”

“浓烈烈的臭气,人们闻了头昏昏沉沉。”

“我们的窗户常年累月不敢打开。”

······

2021年初夏,调研者在青海暗访调研重金属污染时,听到不少当地居民如此抱怨。调研者实地走访发现,青海至少有十个县/乡/镇多年来全靠就地露天焚烧来处理生活垃圾,且没有采取任何环保措施。

每到傍晚,人们都可以看到,摆放在社区周边的一个个锈迹斑斑的垃圾箱里,就会火光渐起,毒烟弥漫。毒烟无声无息地笼罩着一个个小镇,一年又一年,人们不知道的是,这些毒烟的毒性可能比城市的雾霾还要毒一万倍,死神在慢慢逼近……

世界卫生组织指出,空气污染是全球人口健康最为严重的威胁之一……每年造成700万人丧生。全球有九成的人口仍在呼吸受到汽车尾气,以及工业、农业和垃圾焚烧废气所污染的空气,还有大约30亿人仍在家中使用冒着黑烟、污染严重的火炉和燃料烹调食物和取暖。据最新估计显示,全球由心脏病、中风、肺癌和慢性呼吸系统疾病所造成的死亡之中,有三分之一与空气污染有关。

青海焚烧垃圾

多年来,公众意见很大

(部分微博截取)

“藏民有焚烧的传统。但是以前都是焚烧植物性的东西。他们对塑料那些具有危害性的东西没有知识认知。现代商品世界给他们带去的垃圾,他们通过净化的方式祛除,在无形中造成了对环境的影响。这是一套新的知识对他们传统认知的冲突,是现在世界对传统世界的刺激,不怪他们。需要给他们培训。

他们本来用净化的仪式去祛除垃圾,没想到焚烧的东西能在天空造成污染。藏民对天空的污染没有任何知识来源,天空是神圣洁净空间,不可能被污染,只有大地才被污染,他们用天空的洁净攘除大地的不洁净,通过焚烧净化的方式,却不知道天空也是可以被大地污染的。”

——Gelen(曾在青藏高原做草原生态与环境问题的人类学研究)

青海被露天焚烧的垃圾:

有饮料瓶、食品包装袋、化肥袋、碎玻璃、油漆罐、建筑废料、旧衣服、剩菜剩饭、骨头、菜根菜叶、果皮、废电池、废日光灯管、过期药品、砖瓦陶瓷、渣土、卫生间废纸、纸巾、避孕套等等……

多年来,垃圾就地焚烧

垃圾箱锈迹斑斑,毒烟滚滚

石乃亥镇:在青海湖畔,毒烟污染了云朵

石乃亥镇(2021年拍摄)

我们在石乃亥镇调研,拍摄一个正在焚烧的垃圾箱时,有当地人特别紧张,打视频电话给有关人员:“不知道会不会在电视台中报道,会不会罚款”。

石乃亥镇,隶属于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县,地处共和县西部,青海湖西端,南与切吉乡、黑马河镇为邻,西南与乌兰县,西和天峻县接壤,北隔布哈河与刚察县相邻。区域面积1678.61平方千米。2018年,户籍人口7222人。 

达日县:

焚烧了几十年,毒气飘散在每一寸土地上

达日县格萨尔王祭祀台(2021年拍摄)

有数据显示,全球约40%的垃圾是露天焚烧处理的。在焚烧过程中,挥发态的重金属及其化合物随着烟气离开焚烧区域后将经历冷凝过程,形成直径很小的颗粒,这些富集了有毒金属的细小颗粒会被排放到大气中,亦会一直停留在灰烬及其它残余物内。而重金属不能被微生物分解且能在生物体内富集,或形成其它毒性更强的化合物,对人体的组织器官产生致癌、致变作用。

调查员在达日县看到,基本上所有的垃圾箱都有被焚烧过的迹象,显然露天焚烧垃圾的情况也很普遍。

当地人透露,“至少烧了十多年了,虽然政府口里说禁止烧,但是也没有任何实际禁止措施!”

_同德县:_垃圾烧啊烧,毒烟吹啊吹

同德县(2021年拍摄)

海南州同德县位于青海省东南部,地处海南、黄南和果洛三个藏族自治州的交接处。县城所在地尕巴松多镇海拔3060米,距州府恰卜恰镇256公里,距省会西宁市282公里。行政区域面积4653平方千米,气候为典型的高原大陆性气候,县内最高海拔4671米,最低海拔2648米,平均海拔3660米,年均气温0.4℃—0.6℃,年均降水量440mm,无绝对无霜期。辖2镇3乡73个行政村,2009年,居住汉、藏、回、蒙、土、撒拉等民族,藏族人口占总人口的90.3%。

_久治县:_政府明令禁止垃圾焚烧,

垃圾只好自己点燃自己

久治县(2021年拍摄)

久治县的垃圾处理情况也不乐观。久治县总人口有2.96万,其中牧民人口2.58万。

当地居民说,垃圾箱内露天焚烧垃圾的现象很普遍,尤其冬天,“冬天取暖的废弃物特别容易引燃,所以几乎都是连着垃圾箱内其他垃圾所一起点燃的。”

当地一位不愿意透露名字的公务员反映,当地政府是明确禁止烧垃圾的,“政府明确不让烧垃圾,做了很多工作,但收效甚微,” 他说。

追究原因,一是村民的长久以来的习惯,二是没有足够的垃圾分类教育和垃圾处理措施。

冬格措纳湖:

三江源国家公园里的“神湖”,

也在露天焚烧垃圾

冬格措纳湖(2021年拍摄)

在去往冬格措纳湖的路上,有不少的游客。调查者看到,在一些休息处,游客和客车司机下车休息时,留下了不少的垃圾。而垃圾桶都有燃烧过的痕迹,有些还黑迹斑斑。

当地开店的居民说,垃圾处理车很好来到冬格措纳湖处理垃圾。一到夏天,天气炎热,垃圾车不来处理垃圾,人们就只好自己处理垃圾。而自己处理的方式就是露天焚烧。

冬格措纳湖,意为”一千座山围成的湖”,地处海拔4117米的高原之上,面积450平方公里,水深10米。冬格措纳湖湖水呈深蓝色,淡水,可饮用,被当地藏族群众奉为”神湖”,也是国家湿地公园,黄河源头水源保护区域及三江源国家公园保护区。

常年露天的焚烧垃圾必然殃及“神湖”。垃圾里燃烧的重金属(如汞和铅)产生的毒素很可能会渗入土壤,影响地下水安全。垃圾焚烧烟气中的金属化合物含有汞、镉、铅等微量有害元素。而在焚烧过程中不能被生成和破坏的重金属将发生迁移和转化,最终通过大气、饮水、食物等渠道对人体造成危害。

_香日德镇:_离加油站仅二三十米远,

垃圾箱日夜焚烧,成为隐形爆炸

香日德镇(2021年拍摄)

香日德镇(2021年拍摄)

“我来这多久,这里的垃圾就烧了多久。”在香日镇做了十几年生意的老板告诉调查员。香日镇的垃圾几乎都是自己焚烧的,很少看到任何政府人员或者环保局的垃圾车来处理垃圾。

香日德镇处于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都兰县的中部,有人口26408人。

香日德是少数几个被调查员抓现行的地方。调查者现场看到,当地擅自焚烧垃圾的现象十分猖獗—-在居民区里面烧,甚至在加油站旁边也敢烧。没有人知道,加油站旁焚烧垃圾的危险性和危害性——可能引发严重的爆炸事件。

拉加镇:

在神职人员的眼皮底下,

寺院里的垃圾经年焚烧

拉加镇公路边,趁夜色焚烧(2021年)

拉加镇,这里有户籍人口11977人,还有著名的拉加寺。拉加寺又称“嘉样寺”,是我省黄河沿岸最著名的格鲁派寺院。

调查员发现拉加镇有3个垃圾焚烧处,其中2处就在拉加寺内。

当地人告诉调查者,可能因为寺院的位置太高,垃圾运输车不容易上来,所以寺院最高处的垃圾箱的垃圾基本都是露天焚烧处理。

调查者当晚看到,在夜幕下,垃圾箱就点起火进行燃烧,没有做任何的环保措施。浓厚的烟雾把半个寺庙掩盖了,看起来像世界末日。

茫崖镇:倒汽油烧垃圾,燃烧效果更好

茫崖镇(2021年拍摄)

茫崖镇靠近花土沟,行政区域面积2090.00平方千米,户籍人口有4422人。

到达茫崖镇,调查员发现路边目所能及的垃圾箱都有焚烧迹象,而且有些垃圾长时间没有人处理,堆积着发着恶臭。

村民告诉调查者,有些人甚至往垃圾桶里直接倒汽油进行燃烧。

村民们不知道,汽油燃烧后会产生大量的二氧化碳、二氧化硫和氮的氧化物等,它们到达空中和水蒸气结合会生成硫酸,随雨水降落到地面上,很容易腐蚀分解农作物。

门堂乡:

把烧焦的垃圾箱藏起来,

避免让北京的领导看到

门堂乡遍地被烧黑的破旧垃圾箱(2021年拍摄)

在门堂乡,调研者惊讶地发现门堂乡的垃圾箱都很新,且没有焚烧过的痕迹。

从当地人口中,调查者得知垃圾箱是最近才更换的,“旧的垃圾箱都拖到垃圾处理厂去了。”

再问当地是否还露天焚烧垃圾,人们说,烧垃圾是常态,“整批换新是为了应付上面视察(前几天领导就在青海调研)。”

调查员来到垃圾处理厂,确实看到数十个被烧黑的破旧垃圾箱,边上还有几个新的垃圾箱和几架新推土机。

让人哭笑不得的是,当地政府为了应付领导检查,在高速路边的过道上安装了大量的垃圾桶,大概50米一个。然而,这条路基本没几个人走!

门堂乡隶属久治县,户籍人口为仅有2897人。

下藏科乡:

虽然换上分类垃圾桶,

但是相关措施没有到位

下藏科乡(2021年拍摄)

在下藏科乡,调查者发现这里的垃圾桶有些是环保分类垃圾桶。

那么,这里的垃圾分类落实得如何?是否有其他的配套和设施?多久垃圾会被拉走?乡民怎么进行垃圾分类?带着这些疑问,调查者往乡里走,采访了当地居民。

路上,还是能看到有些没有被替换的蓝色垃圾箱,且基本上都有烧焦的痕迹。

调查员还看到有些当地居民把这些新的环保分类垃圾桶往自己家门口拖。

原来,新的分类垃圾桶是2021年初刚新换上的,而此前,下藏科乡也是一直以露天焚烧垃圾的方式处理垃圾。此外,虽然有分类垃圾桶,但居民们其实没有垃圾分类的教育和习惯,依旧按照露天焚烧的方式处理垃圾。

2021年11月14日

#支付宝母公司蚂蚁集团律师发函,称被牦牛们长期啃吃的这一大片垃圾,“和蚂蚁森林在当地的保护地无关”#  

位处玉树嘉塘草原,垃圾随意堆放,很多被牦牛吃到肚子里。最后会导致牦牛得病甚至死亡……当地藏民解剖牦牛里,常发现肚子里很多纠缠在一起的塑料袋拧成团……

➤附律师函:

您好,我们是北京市金杜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的律师,就您发布的一则名为《支付宝蚂蚁森林的大片垃圾,被牦牛们长期啃吃》的视频及微博向您致函沟通如下。您视频中拍摄的为称多县处理当地居民生活垃圾的填埋场,和蚂蚁森林在当地的保护地无关。您发布的该等信息极易使得相关公众对蚂蚁森林公益项目产生误解,涉嫌构成对蚂蚁集团名誉权的侵害。为避免不实或误导性信息进一步扩散,请您尽快删除该条微博及视频。如有问题,也可回复联系我们。谢谢。

——2021年11月14日下午4点13分

2021年拍摄

➤事情经过:

A、2021年11月14日12:17,根据青海当地人提供的视频和信息,发布如下微博:

B、2021年11月14日下午4点13分,支付宝母公司蚂蚁集团律师发函如下:

C、大家怎么看这个事情?

D、蚂蚁森林嘉塘保护地多大?到底包含哪些地方?

图来自网上:

https://www.cenews.com.cn/newpos/sh/yj/202102/t20210210_969991.html

图为2021年11月15日沟通

露天垃圾焚烧的常识

**每吨垃圾会产生大约5000立方米毒气/废气**

是正规垃圾焚烧站排放二恶英的

2000~3000倍

经过十来个县/乡/镇的走访,调查者发现,因为没有足够的垃圾分类教育以及垃圾处理的措施,偏远地区垃圾处理确实十分不容易。然而,露天焚烧垃圾的危害不容小觑。

有数据显示,垃圾露天焚烧所产生的二恶英,是现代化垃圾焚烧炉所排放二恶英的2000~3000倍。一个家庭的垃圾露天焚烧,产生的有害物相当于一个正规的垃圾焚烧厂。

露天燃烧包括塑料在内的固体废物会释放出粉尘、氯化氢、二氧化硫、氮氧化物、一氧化碳、氟化氢、有机污染物、二恶英及重金属等。在大气对流层,化合物以480公里/日的速度传输,2-10天后干湿沉降到其它地方。因此焚烧来源中的二恶英70%能扩散(长途传输后沉淀)到100公里以外。

要知道,二恶英危害性十分强。

💀二噁英已被世界卫生组织下属的国际癌症研究所确定为已知人类致癌物,它同时也是许多严重慢性疾病和儿童出生缺陷的诱因。

💀氯化氢气体则可能引发肺水肿和呼吸道溃疡。

💀附着有许多毒物质的PM2.5(直径小于或等于2.5微米的悬浮粒子)可进入人的肺部,增加人们患呼吸道感染、哮喘及其他呼吸道疾病的几率。

💀一氧化碳进入人体后导致机体组织缺氧,对儿童、老年人,以及患慢性心脏和肺部疾病的人群都有明显危害。

毫无疑问,露天焚烧垃圾正在侵蚀人们的健康。民众的环保意识及环境风险灾害意识亟待提高,然而,当地政府也需要放弃面子工程,出台有效的垃圾处理措施,并且有效地执行。

焚烧所产生的汞、镉、铅

等有危害的微量重金属

最终被人体摄取

据统计,生活垃圾当中镉、铬、汞有来自厨余,吃的菜有很多重金属的,37%的铅来自于塑料和橡胶,纸制品贡献了总重金属的10-15%. 垃圾中的重金属含量会随着季节、地方、生活方式和回收策略变化而变化。

垃圾焚烧烟气中的金属化合物一般由垃圾中所含的金属氧化物和盐类组成。这些金属来源于垃圾中的油漆、电池、灯管、化学溶剂、废油、油墨等,其中含有汞、镉、铅等微量有害元素。重金属在焚烧过程中不能被生成和破坏,它们将发生迁移和转化,最后几乎以相同的数量排入环境,最终通过大气、饮水、食物等渠道为人体所摄取而造成危害。

在焚烧过程中,挥发态的重金属及其化合物随着烟气离开焚烧区域后将经历冷凝过程,形成直径很小的颗粒,这些富集了有毒金属的细小颗粒会被排放到大气中,亦会一直停留在灰烬及其它残余物内。垃圾焚烧排放粉尘中所含的重金属主要存在于可吸入颗粒物中,这些粉尘可溶于水和酸中。

重金属不能被微生物分解且能在生物体内富集,或形成其它毒性更强的化合物,对人体的组织器官产生致癌、致变作用。

全球垃圾焚烧碳排放

相当于5%人为产生的二氧化碳

全球数据显示,约40%的垃圾是露天焚烧处理的。研究人员根据人口、人均垃圾制造量等现有数据,加上官方的垃圾处理相关数据,计算出每年全球20亿公吨垃圾,高达41%都被烧掉。研究也指出,全球燃烧垃圾产生的碳排放量,相当于5%人为产生的二氧化碳,助长温室效应。

★★★报料联系

如果你有青海垃圾焚烧的相关信息,请联系我们。

邮箱:nutbrother@gmail.com   (坚果兄弟)

微信:nutbrother2  (坚果兄弟)

号外

………………………………………………………………………………

泼脏水节示意图

《比泼水节伤心一万倍的泼脏水节》

青海果洛州拉加镇饮用水污染调查

(点击可阅读)

泼水节:有泰国的泼水节、缅甸的泼水节、老挝的泼水节、柬埔寨的泼水节,当然还有中国云南西双版纳的泼水节。

泼脏水节:2021年起源于青海拉加镇,时间为每年的整个8月份(但因疫情以及其他原因,不得不往后延期)。每年8月,他们将驾驶着“脏水车”,前往全国各地,用拉加镇特产的脏水(当地居民已喝了十几年的脏水),为曾在网络上或线下被造谣、被污蔑、被毁谤被恶意中伤的人,为曾经被泼过脏水的人,再来一盆实体的“脏水”,以否定之否定的方式,呈现真相,为被泼脏水的人正名。

为被污名的人正名:我们将把整个过程拍摄下来,包括我们泼“脏水”的瞬间,和被泼脏水的人讲述TA曾被泼脏水的经历,试图为被污名的人正名。

为什么发起“泼脏水节”:我们也希望通过泼脏水节,让青海拉加镇喝了十多年的脏水得以澄清,也试图让更多喝脏水的乡村被曝光并改变。

➤更多详情请点击:《青海拉加镇水污染事件调查》

………………………………………………………………………………

8+1:重金属乡村巡演2021

针对严峻的重金属污染,我们想做点什么。

重金属污染无异于一场噩梦,多年来,儿童血铅事件、毒大米事件以及全国各地癌症村事件频发,给乡村带来了苦难(而中国1/5的耕地受到了重金属污染,当抽象的数据转为具体的污染事件,件件触目惊心)。与此同时,重金属污染多发生在没有话语权的乡村,具有高度的隐蔽性,在今天“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国策之下,环境污染问题在很多区域依然是极为敏感的话题,信息被遮掩,污染事实无法被公开,公众知情权得不到充分保障。

2021年春夏,我们结束了在中国7省8个被重金属污染的乡村调研(还有1个号外项目:ZiBo火锅鱼),合起来即8+1。随后,我们邀请多位朋友根据调研资料作词,邀请两支重金属乐队前往8个乡村进行巡演,让重金属关注重金属,让被遮蔽的残酷被更多人看到,并联结更多人参与进来——这个项目名为“重金属乡村巡演2021”,我们期待通过直接行动推动相关部门和企业对9个受重金属污染的地方进行治理修复,期待整个社会关注到比雾霾更严峻的重金属污染问题。

➤相关文章:

《重金属乐队的夏天:寻找1000个大众评委》

《重金属乐队的冬天:寻找8支有种的金属乐队》

➤8+1目前发布项目:

山东淄博重金属污染事件:《中国有座城市,花了近30年把一条河熬成米其林级别的火锅汤底 ⎮ 淄博火锅鱼》

广东阳春重金属污染事件:《1969年,列侬和小野洋子上演“床上和平”,2021年,土壤改良乐队被迫在床上演出》

陕西商洛沙河子镇重金属污染事件:《巡演前,乐队主唱写好了遗书》

湖南娄底桑锌镇重金属污染事件:《乐队下乡:一趟被删帖、被威胁、被贿赂的魔幻巡演》

筹集调研检测巡演费用15万+

(8地检测费用,我们借支了5万)

(8地调研和巡演,借支了5万)

**(后续,我们将重返污染现场的执行费用5万+)
**

目前,在资金和参与人员都非常窘迫的情况下,我们已开展了一系列工作(调研4个月以及全国8地的巡演)。我们的重金属乡村巡演,建立在基本的田野调查和所在地污染样品的详细检测之上。调研地点和巡演地点涉及到中国西北、西南、中部、东部、南部。

为了还清借支的5万检测费用和8地巡演费用,以及后续重返污染现场执行其他项目(以便推动相关企业及部门改变),我们执行小组尝试售卖我们巡演的同款T恤《重金属乡村巡演2021:预售巡演同款T恤,筹集巡演+检测费用》(请点击这篇文章左下角的“阅读原文”)

如果你想直接捐款支持我们

请点击下面的图片

然后长按图片

你会看到“腾讯公益”小程序,点击即可捐款支持我们~

重金属乡村巡演2021

联合工作组

公益支持:中国绿发会

调研小组:茜瓜、萍曦、小黄、范博、田曦、坚果

乐队:老头乐、土壤改良

作词:冰煌,基丁叔,常乐,狼,周琰,李佳,东启,宏彬,坚果

大众评委:八十人

编辑小组:懒人、鸭鸭、麻麻雷、Kate

执行小组:武老白,冰煌,常乐,可乐S,小明,坚果,宏彬

技术支持:湖大土壤资源保护与污染检测研究中心、杭州陆恒生物

设计支持&物料赞助:蓝小劫

录音:中云

拍摄:老白,常乐,可乐S,宏彬,坚果,车车,小朱,大朋

剪辑:老白、车车

导演:车车、大朋

发起机构:青朴公益、潜行艺术

策展人:郑宏彬

发起人:坚果兄弟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巡演前,乐队主唱写好了遗书

温馨提示:本文很可能被和谐,请注意保存。  左边为主唱X 这次,我们去了陕西商洛沙河子镇演出。 “重金属乡村巡演2021”,前往中国8个受重金属污染的乡村进行演出,通过重金属音乐,关注重金属污染,试图推动有关企业和部门进行治理及改变。 比起 …

TMRW|环境和艺术的双向搅局者:坚果兄弟

作者:游溪林 刚刚过去的两周,标志着我国在推进可持续发展议程中又一里程碑的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大会(第一阶段)在昆明闭幕,政企代表、环保人士、组织代表纷纷表示要实现保护生物多样性、建设好生态文明,不仅需要各方努力,也要求大众参与,提高公众对环境 …

风力发电被喻为垃圾电,为什么国家还大力推广风电呢?

知乎用户 天青色水玉 发表 风电不算垃圾电,前提是必须有其他能源来辅助。在我国,是由火电完成的。 阅读前,请带着一个前提, 欧洲少煤! 阅读索引: 1. 不同发电的特性,举个例子 2. 各国发电数据对比,来自 2017 年的数据 3. 对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