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一个值得学习的文章:《美式民主初体验—亲历华裔印裔反对教育歧视大游行》

by M c m x i x, at 16 August 2020, tags : 美国 民主 点击纠错 点击删除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来源:[https://forums.huaren.us/showtopic.html?topicid=2585282&fid=398](https://forums.huaren.us/showtopic.html?topicid=2585282&fid=398")
//未找到原始出处

前言

大家好。应硅谷华人社团的邀请(同时也是我本人的愿望),本周我做一个分享,分享

我亲身参与的、反对Prop 16议案的大游行。

Prop 16议案由加州民主党提出,以“多样化”为借口,对华裔、印度裔等亚裔学生实

行教育歧视。长话短说,它使得哪怕在加州的公立大学系统,华裔、印度裔学生也必须

要面临远比其他种族高的标准,才得以被录取。因此,硅谷很多热心的华裔和印度裔家

长们,都参与了这次游行。

Prop 16这个法案有多处明显违反常理、也违反经济学和社会学基本常识的地方;它体

现出的对复杂系统的无知,和对自身力量的狂妄自信,和马克思体系是一脉相承的。不

过刚才提到的这些经济学和社会学的基本常识,并不是本集内容。我在下个系列讲到马

克思体系最危险的敌人——奥派经济学和系统论史观——的时候,会慢慢给大家讲清楚

。今天,请允许我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这个“美式民主初体验”。

分享一、民主需要练习

我的第一个体验是,民主是需要练习的。当我真正开始操作着民主权利(游行示威的权

利)的时候,我发现,它并不是原先设想的那样高大上且激情澎湃的;相反,民主是一

系列极为具体而细微的、旨在“凝聚人心”与“增强说服力”的技术手段的集合。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

比如说,我们当然应该行使民主权利(游行示威)、反对这个不公平的议案。那请问,

怎样才能用一句话,快速向旁观者解释清楚这里的弯弯绕呢?我们至少有三个方案。第

一个方案,我们可以说,按种族分配录取名额,也就是“种族配额”,它看似合理,但

问题的关键是,民主党只在亚裔占据优势的地方推行种族配额,这当然构成了实质上的

歧视;第二个方案,我们可以讨论,现代国家的治理,是以个体为基本单位的,所以每

一个个体都有被平等对待的权利,这一权利写在美国宪法第14修正案里面,不能因为他

是亚裔,录取标准就格外高;第三个方案,我们可以诉诸历史,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

强行搞结果平均,几乎总会适得其反。你看,我们有至少三个不同的方案,可以好好说

道说道。但是,如果只有一句话,那到底应该从哪个角度切入,才能快速打动周围的听

众呢?

2016年,加州民主党推出类似的SCA 5议案时,我向周围许多美国同学解释这件事。我

试了好几种方案,最后发现,最能引起共鸣的解释方法是:“如果这个议案(SCA 5)

获得通过,那么我们这位亚裔同学Rayjo,必须要比白人学生优秀很多,才能和白人学

生考上同一个学校。”

我的几位美国同学听了以后,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们大多是加州本地人,政治倾向深

蓝——其中一个同学回答我说:“我简直不敢相信这种事竟然发生在加州(I can not

believe it happens in California)。”旁边几个同学连连点头,表示赞同。另一个

年长一些的同学犹豫了一下,对我说:“我很难过,加州没有让你感受到平等。”

我看到大家终于理解了,也松了一口气。我补充说:“其实这个议案并不影响我这样的

国际学生,因为我不是美国公民,不受种族配额的限制。但是,我认为它不公平,所以

尽管我不是受害者,我也要站出来反对。”周围的美国同学连连点头,赞同道:“你做

得对,不公平就是不公平。”

从这个例子当中,我们看到,民主活动并不仅仅是展示自己的诉求,它还要求,参与的

人必须要灵活运用策略与智慧,让中立的吃瓜群众迅速达成“共情”。如果我对美国同

学说“SCA 5通过后,学校就要按种族人口比例招人”,那大家可能觉得这没什么不对

呀;然而,如果我说“SCA 5通过后,Rayjo这样的亚裔学生就必须要比白人学生优秀得

多,才能考上同样的学校”,那大家就会觉得,这对那位辛苦努力的亚裔学生Rayjo,

实在是太不公平了。那这样一来,“共情”就建立起来了。

说服力本质上是共情的能力,它会因耐心与智慧而增加,也会因烦躁与暴力而减少。我

记得几个月前的一天,我偶然间看了乔治·弗洛伊德的遭遇后,我的心里是很难过的,

也非常同情他。尽管弗洛伊德之前有犯罪记录,然而他已经为此坐过牢,从法理上讲,

国家暴力机关不能再对他有任何歧视性的对待。如果没有随后的打砸抢,我原本打算写

一篇文章,讲述法律常识,告诉大家,为什么警察不能以“他有犯罪记录”为理由,对

弗洛伊德滥用暴力。但是随后发生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在一系列暴力事件中,很多

无辜的人受到了严重的伤害,特别是很多无辜的华人店主,他们大半辈子的心血遭到了

暴徒们的洗劫。在这种情况下,我原先的想法肯定会受到很大影响。原本纪念弗洛伊德

的文章,变成了那篇《1992,屋顶上的韩国英雄》,提醒大家,在必要的时候,可以考

虑买枪保护自家的安全。我觉得,归根结底,在这个世界上,温和而理性的人占据了大

多数。如果你不能团结它们,那你等于说把这沉默的大多数推到了另外一边。

这就是我要分享的第一点:民主需要练习——练习如何能说服“沉默的大多数”并引起

大家的共情。有的时候,并不是你的动静越大越好。1000个人打砸抢,远远不如一个人

诚恳地说一句朴素的实在话。

分享二、民主需要不断地总结

我要分享的第二点是:民主需要不断地总结。

这一点,以工程师为生力军的华人团体做得就特别好。

我在大约两周前加入了抗议者的群聊。我看到,每一次抗议之后,大家都会自发地总结

,有哪些地方做得好、哪些地方可以提高,特别是如何提高说服力和影响力。

作为来自非民主国家的华人群体,在一开始实践民主的时候,必然有不成熟、甚至是笨

拙的地方。比如有些伙伴,在吃瓜群众问Prop 16的时候,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其实这个不全是语言的问题,反而更多是角度的问题。只要能引起人的共情,哪怕英语

说得不好,也是成功的。

那么,既然民主需要不断地、甚至制度化地总结,那我也遵循一下这一条原则,总结一

下这次游行的亮点与需要完善的地方。当然,我也是第一次参加游行,如果总结得有偏

颇,望多多包涵。

亮点

我们先说说亮点。最大的亮点是游行集合现场的义卖活动。这个义卖活动完美地解决了

两个问题,可谓一箭双雕。

车身标识问题——由于疫情影响,这次是车队游行,那大家开车来到现场,必然希望车

子上有统一的标识。现场的义卖,主要卖大幅车贴,磁铁制作,上面有反对Prop 16的

文字和图片,可以很紧密地贴在车门上,看上去非常酷。

捐款问题——该协会只能接受绿卡或公民的捐款,非公民要想支持,怎么办呢?当然是

购买这些义卖的车贴,贴在车上。车贴由热心的义工们以个人名义设计并贩售,这样既

符合法律,又表达了情感诉求。

其次,这次车队游行,大家统一打双闪灯并且沿路按喇叭——这一点提前在警察局备案

过,所以大家游行的时候都很放心。

由于最近警民关系紧张,属于敏感时期,提前和警方沟通好,可以极大增强大家心中的

安全感。这是非常好的。

最后,我在群聊里一路跟过来,发现每次游行结束后,大家都会自发总结,哪些做得好

,哪些做得不好。这是难能可贵的。我们起点低不要紧,只要肯总结、肯学习,最后一

定不会比任何人差。

可以提高的地方

说完了亮点,我们再说说可以提高的地方。

首先,是车贴问题。车贴虽然很好,但仍然有两个地方可以改进:第一,目前车贴的种

类太多,大概有七八种,看上去比较杂乱,而且有的字比较小。如果能压缩成一两种,

全都使用明显的大字,那么视觉效果和宣传效果会好很多。第二,如有条件,可以考虑

把车贴做成“可以立在车顶”那样,这样行驶在路上,能见度会好很多。

其次,是车队规模问题。如果车贴足够醒目,那么理论上一个车队有5辆车,就足够了

。50辆车连成一队,实际宣传效果可能反而不如分成10队、每队5辆车。当然,有朋友

可能会说,那拍视频当然要50辆车一起拍比较好看。这个没关系,我们可以出公园的时

候拍一段合影;然后,每个车队的车队长竖起特定编号标识,带领车队成员,分头行动

,以覆盖率为主,让更多的人看到。

最后,是增加说服力的问题。增加说服力,不需要英语有多么好,但需要做好功课,确

认什么样的解释最能引起吃瓜群众的“共情”。因此,应该事先列好可能遇到的问题,

和推荐的回答。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预先想好,强于灵光乍现。

这就是我的第二点分享:民主需要不断地总结。

分享三、民主制度保护勇于维权的人

我的第三点分享:民主制度保护勇于维权的人。在民主社会,你必须勇于站出来维护自

己权利,否则,你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权利,以各种手段,被其他族群吃干分净。

很多人来到美国,嘴里痛骂共产党,但内心深处仍然是极权主义下的那一套思维。哪怕

遇到极为明显的歧视,也会立刻低下头不作声,战战兢兢地反省自己到底哪里不好惹到

对方了;然而对于站出来为他们维权的人,反而不惮揣之以最坏的恶意。这不由得让人

想起武汉那位“敲锣女”——面对加害者,战战兢兢、卑躬屈膝,不敢稍有冒犯;面对

施救者,疯疯癫癫、反咬一口,委实令人心寒。

两年前,我刚在这里做节目的时候,做了一系列讨论“哈佛大学歧视亚裔学生”的节目

,做了一系列讨论“美国社会物化亚裔女性、丑化亚裔男性”的节目。有很多人支持,

当然也有不少人站出来骂我。骂得最响亮的声音是,我根本不care正义,仅仅因为我自

己是亚裔男性,才站出来这样说,可见我有多么自私。

这些评论我一条都没让删。后来发生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我站出来声援自杀的同事,

被脸书(Facebook)开除,前途未卜。那个最响亮的、说我如何如何自私的声音,我一

直让它留在那。我被开除后,我又从某些前同事的口中,听到了类似的声音。

借此机会,我也想唯一而正式地回应一下这个声音。我不会被这个声音所激怒。因为我

知道这个声音源自恐惧:因为恐惧,所以无能;因为无能,所以嫉妒。因此,我不但要

回复这个声音,我还要进一步回复所有类似的声音,更进一步,我要回复所有华人内心

深处的恐惧,无论它源自中国还是美国——请你们听清楚了,民主制度保护的是那些勇

敢站出来维权的人,民主制度不保护卑躬屈膝的奴才。美利坚合众国,是自由的国度,

是勇士的家乡。我在实名抗议、声援自杀同事、被脸书开除后,短短两周,领英超过

7000人加我好友,并且在几十位华人工程师的联名推荐、以及善待我的华人和印度面试

官们的帮助下,很快进入谷歌就职。你看,我勇于站出来,这不是进谷歌了么?再拿

2016年类似的议案SCA 5来说,加州民主党故意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亚裔团体。结果共和

党议员在最后关头通风报信并施以援手,亚裔群体开始史无前例的大规模抗议游行。正

是这次游行,使得民主党在4年内再也不敢提出类似的议案,直到今年疫情爆发。这次

的Prop 16,民主党故技重施,故意不通知亚裔团体,打算趁着疫情和“黑命贵”的加

持蒙混过关。特别是那位姓Low的华裔民主党议员。我估计可能对应的汉字是“刘”或

者“罗”。当初他就是打着种族牌,在华裔社区的支持下选上的。结果本次议案,他亲

口承认,自己明明知道华裔社区反对的声音远远大于支持的声音,却完全没有和华裔民

众沟通,而是直接代表这些强烈反对的华裔民众投了赞成票。这简直比斯大林时代“我

代表党和国家反对我自己”还要荒谬。很显然,这不单违反了民主程序,而且严重违反

了他作为政治家的职业道德:作为民主国家的政治家,和选民沟通、聆听社区声音,不

单是民主程序的要求,也是最基本的职业道德。政治家无论政治倾向如何,不能无视最

基本的职业道德;正如一个民主党的医生也得给共和党的病人好好治病一样。一个民主

国家的政治家,如果不去聆听民众声音、且以此为荣,那和北朝鲜的官僚权贵,有什么

区别?这种情况下大家还不去抗议,是要等着这位人如其姓的Low议员请你们领盒饭下

场吗?

在这次行动中,我也很高兴地看到,很多华人朋友们在讨论,大家决定不再支持这位很

Low的华裔民主党议员,而是转而支持某位愿意主持公道的西班牙裔共和党议员。这是

非常好的。如果我们稍有一些历史感,我们会发现,绝大多数歧视政策比如《排华法案

》、畜养奴隶等等,都是民主党制定的,反而是共和党的林肯总统等人,努力废除了它

们。从经济理念说,民主党秉持的“大政府”、“均贫富”主张,在21世纪全球化的背

景下,很大概率会以失败告终。从政治理念说,我们不能因为民主党口头上支持“少数

族裔”,就幻想这“少数族裔”必然包含我们:在中国你不指望自己姓赵,在美国你也

不要指望自己姓“少”。

这就是我要分享的第三点:民主制度,奖励的是那些勇于站出来维权的、有担当的人。

如果你挺身而出,维护自己权利,那民主制度就是你最大的助力和保障;相反,如果你

凡事缩头,民主制度就是其他族群拿来剥夺你的正当权利的杀猪刀。这种事情在美国历

史上已多次发生,高晓松老师讲的旧金山地名史“从Igo到Ono”,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展望

最后,尽管第三点分享让本集节目的气氛稍显沉重,我还是想借此机会,对每一位北美

的华人朋友,提出更多一点的要求:

很显然,中华文明一定会在不远的将来,走上民主宪政道路。到那时,我希望我们当中

的每一个人,都掌握了一定的民主技术与经验——这种经验,只能通过不断地在成熟的

民主国家中,不断地操作民主而得到。金观涛先生在《观念史研究》里面讲到,梁启超

发明“中华民族”时,内心已然包含了某种对现代化转型的期待。我也期待,我们每一

个个体,有朝一日能生活在一个真正启动了现代化转型的新生国家之中。从这个角度讲

,Prop 16一城一地的得失既重要,又不重要。如果几千万海外华人,都能在积极参与

中,掌握并拥有了实际操作民主的经验,成为一颗颗民主宪政的种子,那将是整个中华

文明的大幸运

//原文最后附有捐款链接

品葱用户 萨格尔王吃冰棒 评论于 2020-08-17

文昭老师的朋友硅谷尹公的文章,非常细致入微的展现了文明成熟的民主诉求表达过程,与小粉红眼中的枪击每一天的暴民政治大相径庭。

民主诉求的核心是说服更多人,让更多人产生共情,从而重塑社会的主流意见。而不是杀更多人和抢更多人,来迫使他人屈服于自己的无理要求。

唯独不太赞同的是最后一段,中共必死不假,但是浸淫在枪杆子出政权70年的人民,或许很难用共情说服别人,他们已经习惯用暴力说话,因此厉害国未来出现暴民政治不是不可能。

品葱用户 rainf 评论于 2020-08-17

赞硅谷尹公

品葱用户 两百零一斤 评论于 2020-08-16

中国和印度都是东亚两大洼地和失败国家,愚昧野蛮反智的文明黑洞
两大群体的所谓精英阶层移民西方后疯狂推娃培养各种做题家,但对美国的文化精神从来都是不屑一顾
其实是一种作弊的手段对美国高等教育资源的一种掠夺和抢劫
只顾着自己要无限制的控制抢占资源,从来没有任何社区精神。
事实上,我在北美工作十几年从来遇到印度人多的公司绕道走,遇到印度经理马上要求转岗或者跳槽。
所有美国公司只要中层里印度人一多,那公司的文化也要成是印度人集体对白人点头哈腰对外族各种剥削攻击压榨
同时,印度人族裔对自己人的剥削和刻薄和支那人的暴戾其实异曲同工之妙。 新闻报道里那些印度餐厅对员工的工资可以开到无限低。

支那人靠共产中国渗透美国
印度人靠子宫殖民西方

不要被印度所谓民主国家的画皮欺骗,多年和印度人周旋相处的经验得出的结论:印度人本身和民主制度所代表的自由平等博爱等基督教精神根本不太大。 如果有一天印度富裕强大起来,吃相不见得比支那好看

品葱用户 月幾望2號 评论于 2020-08-17

支持, 某些反向小粉紅還白左上身認為全世界都欠了黑人,亞洲人天生就是犯賤.

中國人被認為是奴才以及費拉就是他們無條件向強權低頭, 連自己的合法權益都無法保護, 連人都稱不上, 只是一隻豬. 中國人要脫支的第一步就是要先承認自己是一個人

品葱用户 runsOut 评论于 2020-08-16

中国的转变在先政体上是无法解决的吧,文化痼疾本身可以通过知识和教育做出调整,但是他们是按照中共的意识形态培养出来的,正如被自己养大的狗不会不听自己的一样,这是不大可能改变的!

品葱用户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评论于 2020-08-17

挺好。虽然不完全赞成他们立场,但我对他们的行动表示钦佩。

美华以“为华裔争利益”为思想内核,从实用的角度来看是非常尴尬的。美华这个群体基本上可以分为泾渭分明的两个票仓:一类是典型东亚中产。东亚中产如果不需要担心共产党,那么在乎的就无非两件事:我孩子能不能上名校,我街区治安是不是好。为了这两条能最优化,别的东西都是可以付出的“代价”。另一类就是中产以下的移民,他们和其他的穷移民、非法移民的想法其实没什么本质区别。

我实在想不到一个可以统一这两股力量的方法。除非全都回去建设华侨农场?

当然有人会说,我们在争“公平”,而不是争“华裔利益”。这个话跟白人说他们可能信,自己就不要信了。“分数一样好就该上一样好的大学”,这是中国自唐朝以来人为设置的规则,你没有任何道理说“这就是公平”。

品葱用户 **李瑞环

两百零一斤** 评论于 2020-08-16

[

中国和印度都是东亚两大洼地和失败国家,愚昧野蛮反智的文明黑洞两大群体的所谓精英阶层移民西方后疯狂推娃…

]( “/article/item_id-472207#“)

支性典范,呵呵。

品葱用户 **华国锋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评论于 2020-08-16

[

挺好。虽然不完全赞成他们立场,但我对他们的行动表示钦佩。美华以“为华裔争利益”为思想内核,从实用的角…

]( “/article/item_id-472224#“)

没必要统一。只有拜登这样可笑的左人,才会说出,if you don’t for me you ain’t black这种可笑的话。

认为族裔一样,肤色一样,政见就应该类似,这才是不折不扣的种族主义。

品葱用户 Ambulance 评论于 2020-08-16

读完以后发现基本上没什么干货。

这篇文章说了半天就三句话:1. 要考虑到受众进行宣传 2.要善于总结 3.要勇于争取自己的权利,具体怎么做就完全不提了。这三句话老毛都说过几乎一模一样的,属于烂大街的大道理。

我们比较关心的是该如何进行有效的公民社会组织,如何建立组织架构,进行内部管理和选举,如何去推动具体议题,这些才是真正重要和有现实意义的,作者对于这些议题明显没有任何经验。

品葱用户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华国锋** 评论于 2020-08-16

[

没必要统一。只有拜登这样可笑的左人,才会说出,if you don’t for me you ain…

]( “/article/item_id-472306#“)
我也没说有必要统一,毕竟压根儿不可能统一。
可是这样的游行,它的核心号召力不就是“华裔利益”吗?可惜这根本就是个伪概念,不可能讲得通。
再说直白一些,别的族裔讲“x族利益”的,有哪个支持限制本族移民的?也就华裔。

品葱用户 **AT3之王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评论于 2020-08-16

[

挺好。虽然不完全赞成他们立场,但我对他们的行动表示钦佩。美华以“为华裔争利益”为思想内核,从实用的角…

]( “/article/item_id-472224#“)
懂了,东亚中产即使后代减几百分录取、黑帮天天来街区枪战也要上街黑命贵、撑lgbt、安提法西斯

品葱用户 Tashkent 评论于 2020-08-16

我也期待,我们每一个个体,有朝一日能生活在一个真正启动了现代化转型的新生国家之中。从这个角度讲,Prop 16一城一地的得失既重要,又不重要。如果几千万海外华人,都能在积极参与中,掌握并拥有了实际操作民主的经验,成为一颗颗民主宪政的种子,那将是整个中华文明的大幸运

美華竊佔資源是為了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因此印裔的同志們不用擔心,2025排華以後就就不存在什麼教育歧視了,華人自然返回華僑農場上山下鄉,留下來的資源由印裔接收 (๑◔‿◔๑)

#不排華,行嗎?

品葱用户 **MasonQian

钦明方泽忘了密码** 评论于 2020-08-16

[

挺好。虽然不完全赞成他们立场,但我对他们的行动表示钦佩。美华以“为华裔争利益”为思想内核,从实用的角…

]( “/article/item_id-472224#“)

中國才沒有分數一樣好就該上一樣的大學,朱元璋恢復科舉後一看嚇一跳,全部錄取者超過一半都是江南一地的人士,連忙改成分省錄取,到今天高考還是分省錄取……

民主制度下各利益集團爭取本身的利益天經地義…自己定義自己的利益也無可厚非

品葱用户 **MasonQian

Ambulance** 评论于 2020-08-17

[

读完以后发现基本上没什么干货。这篇文章说了半天就三句话:1. 要考虑到受众进行宣传 2.要善于总结 …

]( “/article/item_id-472318#“)

都說是初體驗了,不需要幼幼班一下跳級學微積分吧
何況內部管理選舉的組織架構不是現成的嗎?入黨就可以了

品葱用户 Ludwig 评论于 2020-08-16

中印做题家虽然我也不喜欢,但是公立学校直接搞种族配额是明显违反宪法精神的,这件事情也是一种反向刺激,让做题家族群意识到埋头做题最终没好果子吃,强化社区参与政治才是长久之道。

点击品葱原文参与讨论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我们讨论的意义是什么?

品葱用户 brfee 提问于 7/7/2020 我声望之前被某等级高品葱用户恶性踩所以变低了,别介意。希望理性讨论,实事求是。 在加拿大生活了好多年,同时又经历过香港19游行和见证了14年的占中行动后,我深深地感受到我们国家的话题将永远围绕 …

达龙·阿西莫格鲁丨崩解中的美国民主

2020年5月,乔治·弗洛伊德死后,白宫外的抗议者。图:Jonathan Ernst / Reuters 崩解中的美国民主 达龙·阿西莫格鲁(Daron Acemoglu) 哪怕以唐纳德·特朗普就任总统以来狂暴混乱的标准衡量,2020年上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