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药疫苗是如何造假的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国药疫苗是如何造假的

·方舟子·

国药集团的新冠灭活疫苗总算公布了在阿联酋、巴林做三期临床试验的数据,发了论文,声称疫苗保护效力超过70%。如果我们仔细去看那篇论文后面的附录,可以发现它的三期临床试验的数据是篡改过的,是造假。在搞清楚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来了解一下有关疫苗保护效力的知识。

疫苗的保护效力是通过对比对照组的感染率和疫苗组的感染率算出来的,是把对照组的感染率减去疫苗组的感染率,再除以对照组的感染率,结果就是疫苗的保护效力。它实际上指的是接种疫苗以后能够降低的感染风险。我们说辉瑞疫苗的保护效力是95%,是因为做三期临床试验时发现接种辉瑞疫苗的人群被新冠感染的风险降低了95%。现在辉瑞疫苗在全世界用得非常多,跟踪调查发现,在实际使用中辉瑞疫苗接种以后感染新冠病毒的风险也是降低95%左右。这样我们就可以说,在实际使用中辉瑞疫苗的有效率是95%。换一句话说,接种了辉瑞疫苗的人有95%对新冠病毒会有免疫力。

感染率是通过把感染人数再除以入组的人数算出来的。对照组的感染人数除以对照组的人数,就是对照组的感染率。疫苗组也是这样算的。所以,我们要知道一个疫苗的保护效力,就要知道在做三期临床试验过程当中总共有多少人被感染。要知道谁被感染,金标准是做核酸检测。简单的办法是定期把所有的试验对象都做一次核酸,如果阳性,就是被感染了。但是,三期临床试验的试验对象人数非常多,好几万人,每周测一次核酸,而且持续几个月甚至要更长的时间,工作量非常大,是不现实的。做三期临床试验一般采取的做法是等有了疑似病例再做核酸检测。某个实验对象觉得自己可能被新冠感染了,出现了类似被新冠感染的症状,报告上去,再把他叫来做核酸检测。

试验对象认为自己被新冠感染了,不一定真的是被感染,他出现的那些症状可能是感冒、流感引起的。做核酸检测的结果就有相当一部分是阴性,这些人不是真的被新冠感染,就要把他们排除掉。如果是阳性,那就确定是被新冠感染,就要把他算入感染人数。辉瑞、莫德纳疫苗做三期临床试验的步骤就是这样的:某一个试验对象报告自己有了新冠的症状,再让他来做核酸检测,如果是阴性就排除,如果是阳性就把他计入感染人数。病例要不要算,根据的是核酸检测的结果,是阴性还是阳性,有客观的标准,没有人为操作的空间。

国药集团的临床试验前面的部分跟辉瑞、莫德纳的试验是一样的,试验对象报告自己出现了疑似新冠感染的症状,把他找来做核酸检测。如果检测的结果是阴性,就把他排除。差别在于对阳性病例的处理,国药集团临床试验的阳性并不像辉瑞、莫德纳的临床试验那样都算入感染人数,要不要算进去还要由专家来认定。如果试验对象认为自己有症状,但是专家鉴定结果认为没有症状,属于无症状感染者,那就排除;症状很轻,也排除;症状持续的时间太短,也排除。所以,即使是核酸阳性,也会有很多人被排除掉。

而且,国药疫苗的临床试验经过了两轮排除。第一轮由阿联酋的专家排除,然后还要由中国的专家来把关,再排除一次。显然是对阿联酋的专家不放心,认为他们胆子不够大,排除得不够多,所以要由中国专家来决定,再继续排除一些人。

我们具体地看一看国药集团三期临床试验的数据,究竟是怎么样做这种排除工作的,名堂在哪里呢?

国药集团有两款疫苗,国药武汉疫苗和国药北京疫苗。做三期临床试验时,国药武汉疫苗有308个试验对象报告有症状,核酸检测的结果有127个人是阳性。国药北京疫苗有265个人报告有症状,核酸检测的结果90个人阳性。对照组有389个人报告有症状,检测的结果203个人阳性。接下来就由阿联酋的专家做排除。武汉疫苗组排除掉了48个人,占阳性病例的38%;北京疫苗组排除掉了32个人,占阳性病例的36%。对照组有55个人被排除掉,占阳性病例的27%。对照组排除的比例比疫苗组少。

但是,中国的专家显然对这个结果还是不满意,所以就进一步地排除,把武汉疫苗组又进一步排除掉10个人,总共排除46%的阳性病例。北京疫苗组也进一步排除掉了10个人,总共排除47%的阳性病例。疫苗组差不多一半的阳性病例都被排除掉了。对照组进一步排除的人数也是10个人,总共排除32%的阳性病例。这样对照组排除掉的阳性病例的比例就要比疫苗组少得多了。疫苗的保护效力是通过对比对照组和疫苗组的感染率算出来的,对照组感染率越高、疫苗组感染率越低,那么效力也就越高。所以,把对照组排除得越少,感染率就越高,效力也就越高。这样算出来,武汉疫苗的保护效力是73%,而北京疫苗的保护效力是78%。

如果我们按照辉瑞、莫德纳做试验的标准,只要是阳性的病例都算,把阳性病例又全部都给加回去的话,武汉疫苗的保护效力变成了只有37%,北京疫苗的效力变成了只有56%。这样,北京疫苗勉勉强强算及格吧,过了世界卫生组织定的保护效力50%的及格线,而武汉疫苗不及格,没法交代,所以就要通过篡改数据把保护效力提高。中国的科技人员干别的不行,但是篡改数据、造假可以说是世界第一。我揭露了这么多年的学术造假,主要针对的是生物医学领域的学术造假,对这些造假方法是很知根知底的,这就是为什么我对中国做的那些临床试验从来是不轻信的。

国药疫苗是由国药集团中国生物公司负责研发的,它的董事长杨晓明最近接受采访还在吹中国的灭活疫苗,说这次国药集团中国生物研发的新冠灭活疫苗已经不是“传统的、落后的了,我们是新型灭活疫苗。**”**要搞这种新型灭活疫苗需要有“六大技术突破”,只有中国实现了,“西方不做这种新型灭活疫苗,是因为有些方面他们没突破,或者没完全突破。”所以西方国家只好搞信使RNA疫苗。这就像在吹嘘“我们造的马车不是传统的、落后的马车,而是一种新型的马车,是需要有技术突破才能造出来的马车,西方国家没有这些技术,所以它造不了马车,只好造汽车去了。”如果一个人宣称马车比汽车先进、更好,大家会认为这个人肯定是一个骗子,如果他是一个造马车的那就是一个造马车的骗子。宣称灭活疫苗要比信使RNA疫苗先进、更好的,当然也是骗子。这种人面对媒体都敢这么公开地说假话、大话,背后对临床试验的数据进行篡改,不是很自然而然的事吗?对于这种骗子搞出来的疫苗,你敢用吗?

不管这些骗子怎么吹嘘,国药集团疫苗的实际使用结果在国外已经暴露出来了,它的有效性是很低的。虽然巴林、阿联酋配合中国国药集团编造疫苗有效率的数据,但是实际的使用结果摆在那里,他们很清楚是没有效的。所以,现在巴林、阿联酋对于国药疫苗都要打第三针了。中国的专家不管怎么吹,也是很清楚中国疫苗的实际效果很差,所以中国现在的接种指南已经悄悄地改了,国药疫苗、科兴疫苗接种的针数本来是两针,现在都改成两到三针。就是因为知道接种两针没啥用,试一试再打一针看看,第三针不行的话再试试打第四针、第五针……以为打得越多,就越有效,其实都没有临床试验和实际使用数据的支持。当然那些当官的心里更清楚中国疫苗没有用。不管他们怎么吹嘘有多少多少的目标人群已经接种了疫苗、已经建成免疫屏障,但是一出现了病例还是封城、封小区,知道疫苗是指望不上真有用的。再怎么吹,到最后还是包不住,因为靠吹牛是吓不死病毒的。

Effect of 2 Inactivated SARS-CoV-2 Vaccines on Symptomatic COVID-19 Infection in AdultsA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JAMA. 2021;326(1):35-45. doi:10.1001/jama.2021.8565

2021.5.30.录制  2021.11.30.整理

(XYS20211204)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方舟子推特合集(386)2021.7.11-20

方舟子推特合集(386)2021.7.11-20 方舟子@fangshimin·Jul 11完成接受辉瑞疫苗6个月后体内抗体下降是正常的,这时候发现有更多的人被感染也是正常的,因为这时主要靠记忆细胞生成抗体免疫,从病毒入侵到记忆细胞生成抗体 …

疫苗争议之殇

疫苗争议之殇 作者:王庆民 新冠疫情已肆虐世界近两年,人类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而疫苗则一度成为世界克服疫情的希望。从去年至今,世界上已研发出包括辉瑞、莫德纳、牛津-阿斯利康、卫星、科兴、国药、高端等诸多种类的疫苗。 但是,当疫苗大规模生产并投 …

中国自己生产的信使 RNA 疫苗你敢用吗?

. 方舟子. 复星医药发布公告称要和德国 BioNTech 公司一起在中国建厂,在中国本土化生产信使 RNA 疫苗,复星医药公司答应出资不多于一亿美元。他们要生产的针对新冠病毒的信使 RNA 疫苗跟辉瑞的疫苗是同一个东西。辉瑞公司为了生产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