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饶毅最新发文《复旦的学位:遁词之外,有没有更妥当的解决办法》?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知乎用户 笨呆薪火​ 发表

说明饶教授对科研道德伦理的标准始终如一,不会因为个人的政治立场而有所松动,对于这点我个人是非常敬佩的。不双标说起来简单,但做起来可难的狠。

裴院士论文图片造假与误用争议时,大部分人还是能处于客观立场批判的,但到了张文宏博士时,大家却因为各自立场不同而得出不同的结论。当然这很正常,人毕竟都是有立场的,真正能做到不因立场而动摇的人寥寥无几。

事实上,图片误用与图片造假、写作不规范与抄袭,学术不端与学术争议,这两者的分界,很多时候都会因个人立场而有不同的解读——毕竟除了客观事实固然不可改变,但对于客观事实的解读以恶意还是善意推断,终究还是离不开解读者立场的。

诚如汉佛莱所说:

关于近期裴院士被饶教授指责的学术争议,您问我有何看法?到底是图片误用还是学术不端?我只能如此回答。
同一份报告,在不同条件下也会产生歧异。科研是一门精密的科学,差之毫厘,失之千里。所以裴院士的论文引起争议,有人对此提出质疑是合情合理的。然而,我们也必须注意到,即使数据清晰,但同样的数据以不同的方式解读,产生的结论也会有所差异。
重点是在于解读者身份为何?以何种方式解读?
论文疏忽导致的误用与存心刻意的不端难以评析,妄图得出明确的结论实在是强人所难。对于无法证实的事情,以善意的角度去解释,与其说是曲心袒护,不如以更正向的眼光去看待,比如对裴院士学术品德的信任。
同行审议,归根究底是由学术界同行们去进行的。一位名声响亮,德高望重门生众多的学者,无可避免会获得更大的优势,这并非刻意的结党营私学阀派系,而是自然而然的,因为学术成就教学成果而逐步累积的人脉。
我们当然不能否认,由于审议者彼此间的关系、委员会委员们的立场,会导致结果有所倾向,但只因如此便大声斥责批判,也是情绪化不负责任的表现。
更何况,如果因委员们与院士的关系就往负面方向解读,并以此而认认定他人行为是否正确,那用同样的逻辑,我是不是能指责饶教授是因为和裴院士的个人恩怨而心存报复甚至栽赃陷害呢?您看,以立场关系论断的话,一切人事物都能轻易被扭曲的。
对于裴院士近期的争议,我的想法是始终如一的,我们不该局限于某种观点去评判或——无论是赞成还是驳斥。我们必须将眼光放远,必须把立场拉高,以更大的气魄与更全面的角度客观而不带情绪的理解。
总而言之,您问我这究竟是「学术不端」还是「图片误用」,我的回答是——
这两者是一体两面的论述,是对同一事物不同方向的解读,简而言之,学术不端与图片误用这两种概念,其实是相通的。这两者的区别,只取决于发言者的角度。
——英国皇家科学院院士汉佛莱 · 阿普比。

知乎用户 大圣​​ 发表

如果说饶毅需要我们来声援,倒不如说我们需要饶毅这样对待学术 “较真儿” 的人。

我知道有很多张文宏的拥趸者。但是我还是想分享一下我个人的看法。不是因为一个人 “伟大”、“有贡献”,我们就不容许别人或者自己对其有任何质疑的声音。我不支持这种盲目的 “个人崇拜”。希望仁者见仁。


事件还原:

复旦校学术规范委员会依据 2017 年《复旦大学学术规范实施条例(试行)》的有关程序开展调查核实工作,但是是根据上海医科大学 1999 年 1 月修订的《科研型博士研究生培养工作细则》来进行认定和评估的

调查结果回应了针对张文宏博士论文的几点关切,复旦大学学术规范委员会认为:

1. 按照当时的文件(1999 年 1 月修订的《科研型博士研究生培养工作细则》),张文宏博士学位论文符合当年博士学位论文的要求

2. 认定张文宏博士论文附录综述部分存在写作不规范

  1. 综述写作不规范不影响博士学位论文的科研成果和学术水平;

  2. 不构成学术不端或学术不当行为

一、先说问题:

复旦是根据 “综述写作不规范不影响博士学位论文的科研成果和学术水平” 来判定是否构成学术不端或学术不当行为的。但张文宏博士论文《综述》一节,自 79 页至 81 页连续 4 页,全文与一篇他人公开发表的论文(除个别改动)重复字数 3000 余字是事实而无论在何时,论文的引用都不等于大面积无改动的重复。国际上公认的学术不端本身就包括了捏造数据(fabrication)、篡改数据(falsification)和剽窃(plagiarism)三种行为。显然,复旦并不认为张文宏的论文属于 “剽窃” 的范畴。所以我太不明白复旦判定的尺度和标准究竟是什么。

此外,“综述写作不规范”和 “不构成学术不当” 好像本身就有些很矛盾。因为写作不规范本来就是一种“学术不当”,而无论什么时候做学问、做正当的学术肯定都是要求规范的写作的

正如饶毅所说的:

2000 年,只能作为学术水平低的借口,但不能作为抄袭的借口。

而那个时代真正做学问的恰恰要比今天浮躁的人们更加认真和谨慎,所以如果说以那个时代种种规范和条例还不够健全来 “开脱” 也有些不妥。不过,复旦校学术规范委员会认为应该以当时的标准和相关办法衡量和评价张文宏博士的博士学位论文学术水平,这个我是赞同的。但是如果强推 “写作不规范” 但也 “不构成学术不当”,那我属实不理解“不规范” 与“不当”的边界是什么。如果说“不规范≠不当”,那对于不当的定义也希望复旦能给予相应的解释。正如饶毅之问——经过 2021 年发明了 “图片误用”、和“写作不规范” 等遁词之后,中国还有什么是违反学术规则?

[如何看待中科院道德委正式回应饶毅举报裴钢:已明确未造假,不再进行调查?3.1 万赞同 · 986 评论回答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41317727/answer/1699200046)

二、再说现象:

不仅是学术圈,包括最近的娱乐圈,无论出于什么原因,好像都很热衷于 “翻旧账” 去纠错。通过互联网把当事人查个底朝天,然后根其曾经的出格言论或行为将其“定罪”、“诛杀”。网民们的眼里可揉不进一粒沙子。

我没有为任何人开脱的意思,我承认无论何时,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言行负责。犯过的错并不会因为时间推移而消散。更不论你的身份如何,毕竟科技部部长曾说:“院士、教授不是挡箭牌,不是铁帽子,犯了什么就处理什么”。

不过,联网时代也真的很可怕,真的不敢在互联网留下任何 “黑料” 或者说潜在的“黑料”,不然有朝一日就可能因为这些被一锤到“死”。所以也告诫我们每个人,真的始终要审慎如初、谨言慎行。希望我们都一生平安。(单纯感慨,别给我扣帽子) ​​​

三、最后说评价:

一个坏人做了 1000 件坏事,然后做了一件好事,人们会说他良心未泯;而一个好人做了 1000 件好事,然后做了一件坏事,人们就会抓住他的错误不放,对其进行全盘否定。我非常不认同这样 “极端” 的评价方式。评价一个人要客观、全面、正确。

张文宏的博士论文写作不规范,和他后面为抗疫做出的贡献毫无关系,我们当然要做好区分,分别对待,而不是一味的 “捧” 或者“踩”。

饶毅:坚决支持对疫情负责任的讨论和发言,坚决反对论文不负责任的抄袭。

我也坚决支持张文宏针对疫情负责、勇敢地发声。

“惟此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历千万祀,与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

知乎用户 Kana Nagato​​ 发表

可以理解,但他的建议没有可行性。

一个规则可以执行的基本原则之一就是不能选择性执法。换句话说,应该让规则本身产生威慑,而不能把「是否执行这个规则」作为威慑的来源。

打个比方,我国道路交通法早就规定了电动车超过 20km/h 就视为机动车,但没几个人把这条法律当回事。后果便是,被抓是非常偶尔、不管才是常态,没有人会对这条法律产生敬畏。谁因为无证骑个超规电动车被抓只会觉得自己倒霉,而不是认识到自己违法。

二三十年以前的论文,完全合乎学术规范的确实凤毛麟角。如果只抓张一个,我不觉得谁会觉得这是严肃了学风,只会觉得他是个倒霉蛋,以后我得小心别被枪打出头鸟。

而如果以前的论文全抓呢?

那学术圈就不剩几个活人了…… 没任何学校会同意这么干。

知乎用户 newstar 发表

虽然吃瓜群众可能永远看不到上海医科大学 1999 年 1 月修订的《科研型博士研究生培养工作细则》,但我绝不相信该细则会把 “原封不动连续复制粘贴 3000 字且不加标注” 认定为“写作不规范”。

法不溯及过往?没错!但先得把 “法” 是什么搞清楚,起码要经过相应的人大审议通过吧?一个学校的工作细则也能称为法?

知乎用户 漆黑的白雪 发表

都已经被删了还怎么看待?

我之前这个问题的回复也被删了

知乎用户 国民老爹 发表

我就想知道,假如不是张,而是另一个和他同样年纪却没什么影响力的人,学校会不会同样这么认定

知乎用户 前行者 发表

“大家已经在外面把华盖准备好了,只等陛下一出去,就可撑起来去游行!” 典礼官说。
“对,我已经穿好了,” 皇帝说,“这衣服合我的身么?” 于是他又在镜子面前把身子
转动了一下,因为他要叫大家看出他在认真地欣赏他美丽的服装。那些将要托着后裾的内臣
们,都把手在地上东摸西摸,好像他们真的在拾其后裾似的。他们开步走,手中托着空气—
—他们不敢让人瞧出他们实在什么东西也没有看见。
这么着,皇帝就在那个富丽的华盖下游行起来了。站在街上和窗子里的人都说:“乖乖
,皇上的新装真是漂亮!他上衣下面的后裾是多么美丽!衣服多么合身!” 谁也不愿意让人
知道自己看不见什么东西,因为这样就会暴露自己不称职,或是太愚蠢。皇帝所有的衣服从
来没有得到这样普遍的称赞。“可是他什么衣服也没有穿呀!” 一个小孩子最后叫出声来。
“上帝哟,你听这个天真的声音!” 爸爸说。于是大家把这孩子讲的话私自低声地传播
开来。
“他并没有穿什么衣服!有一个小孩子说他并没有穿什么衣服呀!”
“他实在是没有穿什么衣服呀!” 最后所有的老百姓都说。
皇帝有点儿发抖,因为他似乎觉得老百姓所讲的话是对的。不过他自己心里却这样想:
“我必须把这游行大典举行完毕。” 因此他摆出一副更骄傲的神气,他的内臣们跟在他后面
走,手中托着一个并不存在的后裾。

——“不规范写作” 自安徒生童话

知乎用户 还是不注名好 发表

张文宏的结果,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吧。

张文宏是有很高 “统战” 价值的人物。如果贸然处理了,他像特朗普号召 “川粉” 一样,号召各路 “张粉” 一起对抗国家的防疫政策,那可能造成的损失就难以估量了。

塔利班赦免加尼,和复旦赦免张文宏,本质上是一样的。

张文宏在处理结果前一天发的微博,本质上是一个宣示——你看,我现在还可以支持国家的防疫政策,但要是你们敢处理我,嘿嘿!然后复旦怂了,宁可 C7 变成 C6,赌上自己所有学生的学位,也要保住张文宏。

这说明,人要活出统战价值。像张文宏这种人,包括加尼、蔡英文等人,就都很有统战价值,在当今这种注重统战价值的世界里,就很活得开。

而饶毅,无论什么情况下都坚持自己那套学术准则,那 “统战” 饶毅有什么用呢?没有统战价值,因此我觉得不会影响复旦的决断。

知乎用户 0nionR1NG 发表

今天,在一个群里朋友问起,你们在美国拿博士的怎么看这件事

我说

中国的学术祭坛上
大祭酒们放上去一坨
然后转身对大家说
这就是中国的学术规范
味有点冲,你忍着点

我读书时候的实验室的要求是,任何有意义的描述,不能有一个完整从句或 7 个连续的单词与相关文献文字重复,否则就是抄袭。你必须尽最大努力尊重前人的工作,才能安心做自己的工作,才会相信自己死后这份工不会被人冒领。没有这个规矩,学术界就不复存在,而只有一个个孤立的学者,互相藏着掖着,隐瞒着打黑枪--这也正是中国从古至今的情况。

中国不缺聪明人,不缺钻研的人,但是现代科研需要互相信任,盖起摩天大楼。以中国学术界这种规范、体制和氛围,只能是一个个坑蒙拐骗包工队,最多盖起一大片质量堪忧的平房。

真难受啊

知乎用户 infrared 发表

饶毅的建议没问题,但是没用。如果要收回张文宏的学位可以。先把图片误用那帮人处理了。否则,规则都是针对老实人制定的,国内还玩不玩了?

张的论文确实有问题,但是平心而论,恶劣程度远低于图片误用。图片误用处理不了,处理了张,对于医学生物界好像也没啥好处,反正到最后就是屁股最大。

知乎用户 李公子​ 发表

我能理解饶毅先生的喟叹。但是很显然,饶毅先生把问题想得过于简单了。

第一,就事论事,如果我们翻开 2010 年之前的中国的学术期刊,我们会发现这样或者那样的不规范。是的,从今天的标准来看,就是不规范。

那么什么是规范?

规范首先是一整套规制制度。这一整套规制制度不是突然出现的,而是一步一步逐渐完善出来的。

如果按照今天的学术规范来,整个 19 世纪的所有自称 “学术” 的东西,都必然不符合 2021 年通行的“学术规范”。

怎么办?按今天的标准,我们可以把 1950 前之前的博士,至少撤销 90%。

所以,饶毅先生的第一个错误是静止的、片面的看待问题了。这是一种刻舟求剑的态度。

“法不溯及既往” 是法律也好,纪律也好,总之是一切惩罚性措施要做判断时候应该遵循的基本原则。

如果 2000 年的学术规范要求和今天的一模一样。那么自然可以按照这个一模一样的要求来进行处理。如果不一样,那么只能遵循 2000 年通行的规则,而不是今天的。

第二,饶毅先生第二个问题在于一项拟议中的处罚措施,即使在 “法不溯及既往” 标准之外,还有另外一个标准,就是 “法不责众” 原则。

是的,没错。“法不责众”确实是一种法律原则。当然了,这一原则主要讲的是立法原则,但是从 “责” 字可以看出,在执法和司法时,要把握住一个平衡性的问题。

当一项制度会导致群体无恶意、无串通的违反,那么这项制度或者法律,一定存在缺陷。当法律存在缺陷,或者因为立法不完善而存在漏洞而众人又相继违反时,那么立法者就必须考虑修改法律(制度)或者完善法律(制度),以避免众人的无意识的违反。

同时,当上述事实成为既定事实的时候,在执法和司法(处理)时,又要避免 “抓倒霉蛋”。

最近的丰城教师被行政拘留这件事儿,抛开本身的行政执法是否合理之外,还存在另一个显著的问题,那就是,如果这个人以这个言论应该被行政拘留十五天,那么其他一切类似言论的行为人如果没有因此受到行政拘留 15 天的处罚,那么这个处罚在法律条文本身之外,依然存在着一个巨大的不公平之处。

同理,饶毅先生所评论的这件事儿,同样有这方面的情况。在 “法不溯及既往” 原则之外,如果处理了当事人,而不去处理其他所有有着类似问题的人,那么很显然,对当事人来说是显失公平的。

而如果全部处理的话,又存在一个法不责众还是法应责众的问题。很显然,饶毅先生过于简单的评估了这个第二点。

第三,饶毅先生过于天真的估计了人性和社会的复杂。提出既撤销学位、又保留工作、又保留职责的建议。

实际上,这个建议毫无可行性。

具体的说,当事人在取得博士学位之后的入职、职称晋升和所有的项目申请,所有的步骤都建立在他获得博士学位这个前提之下。如果没有博士学位,那么他就不能有现在的这份工作。没有博士学位,他就无法进行职称定,没有博士学位与因为博士学位作为前置条件的职称,他就拿不到他从业以来的所有的科研项目。

现在,博士学位已撤销。那么对于之后的所有的工作、职称和项目怎么处理?

保留?他没有了博士学位啊。

那么有人学历造假,有人冒名顶替高考,冒名顶替考研,考公,被发现之后,把 TA 学历撤销就好了,TA 继续干现在的工作,享受现在的待遇。凭什么当事人可以,这些人不可以呢?

不保留。嗯,很好。一撸到底。以后安安静静做个科研个体户和网红。也不错。但是,这样一来,不正好就中了举报集团的下怀了嘛。

饶毅先生没有充分的对这件事的 “整人” 的性质做出全面的判断。

过于天真的 “对事不对人”,甚至是,过于天真的(片面的)只看到整个事情的一个侧面了。

其实除去以上三点,多多少少,饶毅先生通过评论,还是体现出了那么一点点 “西方中心主义”。

我们知道,现在的科学学术规范,几乎全部来自于西方的科学界。如果第一点所说,这套标准本身是不断完善的。同时,这是目前我们看到,相对最好的对科学研究的一种规范。但是,这是 “相对的最好”,而不是 “绝对的最好”。

规范本身不是科学,规范本身是科学的助产士。

如果我们将规范本身当做科学本身,这是另一种教条主义。

当然,我不是科学民族主义者。不是说我们要全盘否定 “西方标准”,以“东方标准” 取而代之。

但是,我们不谈自然科学,如果我们谈社会科学或者人文学科的话,确实在学术界,主流的规范是 “西方中心主义” 的。

那么在自然科学领域,在学术规范上就完全没有 “西方中心主义” 呢?

我不清楚,但是我也不敢打包票,说完全没有。

如果在 “规范” 的问题上,可以引起一场高质量的科学哲学的大讨论。我觉得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很显然,评论区的各位,有一部分无意于我第一点之后说的是什么意思。(或者无法理解,或者认为不重要)。

同时,这部分朋友,也没有真正理解我说的第一点。赖我,表达的还是不够简单。

我再清楚的(可能是并不简单化的)解释一下第一点:

我说的 “法不溯及既往” 原则,实际上在本回答中,包括了两层含义。

第一层是程序正义方面的。即不管事实本身如何,在处罚行为拟议过程中,应该根据行为发生当时的制度来规制。当时的制度没有,大可以批评当时制度不完善,但是同样不应该进行处罚。

第二层是观念层面的。即一谈到这件事,在语言的叙述过程中,所采用的 “抄袭” 一词的概念,依然是今天的,而不是当时的。

有人提出,“别说没用的,这种抄袭,就是放在 100 年前,也是抄袭”。看起来这种说法也没毛病。但是很可能,当时的人,并不认为你说的抄袭,和他们所处时代所理解的抄袭是一个意思。

还有人提出,即使在 2000 年,这样也应该被视为抄袭。这可能是对的。或者说,这确实是一种事实。但是,这种事实,并不能在我刚才说的第一层,也就是程序正义这方面有任何作用。

我在第一点中所体现的第二层,实际上就是本回答最后部分的诘问。


另外,好像这个回答,我并没有对当事人做出任何评价吧?整个回答的核心是 “饶毅先生把这件事看得过于简单了”,对吧?

留言区的各位,你们是不是也同饶毅先生一样呢?


万万没想到,真的是有非常多的人,几乎是完全不理解什么叫 “法不溯及既往” 原则。

我是真的没想到。

真的,没想到。

知乎用户 蜗蜗队睡大觉​ 发表

别讲了,别讲了. jpg

知乎用户 燕子丹 发表

张文宏的事,可以说把很多现实矛盾暴露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饶毅的发文,既可以说是正本清源,也可以说是把水搅浑,就看你从哪个角度看了。

这件事最吊诡的现状在于,处理或不处理张文宏,都不是个令人满意的状态。处理的话,相当于放任追查历史这种圈内互害,更有因言获罪的嫌疑。不处理的话,似乎又与学术规范有所不符。结果在饶毅的《原则》之下,就自然导出了 “撤销学位,保留职务” 这样一个颇为神奇且不现实的结论。

在这样一个极其两难的抉择中,我个人还是偏向于不处理,即对现状满意的。基于的呢,是一个大的认知:政治环境的清澈要大于科研环境的健康。如果因为处理某个科学家学术上的瑕疵,客观上却导致了一个专家不敢说真话,说实话,凭本心说话的环境,那于国于民绝对都是坏事。

虽然我估计张文宏从此之后多半会噤声了,但是对于不处理他的结论,我可以给一个 60% 的支持票。

知乎用户 灵剑​​ 发表

如果当年每个本科生、研究生都有一个读过研究生的爹的话,一定会有人好好教他们学术规范,也一定会有更多的人能有办法干干净净毕业的。

我只能说,有的人小学就知道作文不能抄袭,而我小学的时候接受过的所有作文教育都在暗示你抄(或者说 “化用”)优秀作文选,中国人的童年是真的不一样。

但我至少还有学上,有老师能教我,多亏当年农民的孩子也能读大学,毕竟我爹的爹可没有在 60 年代读研究生。

我不确切知道我的父母长辈老师里有多少在拿到学位的过程中有这样那样的不干净的地方,但我猜怎么也会有几个的,所以我也算学术小偷的弟子了。我自己不会偷,因为没有那个必要,也查的严了,而且偷东西无论怎么说的确是不对的。要是现在还有人动偷的念头,那被抓被处罚纯属活该。但既然承了师长的情,那我只能说,你说他们偷,我认,你要他们把偷的东西还回去,对不起,凭本事偷的。小偷的弟子就是这么不要脸。

知乎用户 持螯听海 发表

并不可能如此操作,那个年代的博士硕士论文如果采用这种对文献综述也严格查重的方法过一遍,至少有一半会取消学位,可能这么干么?另外也不合法,当时的学术规范没有相关规定,不能用新法溯及过往。

知乎用户 陈新 发表

不教而诛谓之虐。

不用谈那么多,也别扯那么多的情怀,有关部门将评判规则放出来,看当时是不是没做要求,没问题就没问题,有问题就有问题。

如果当时对这一块没做要求,而拿现在的规则去做要求,那就叫强人所难。

举个简单的例子,我国的生育政策经历了多次变化,由人多力量大到只生一个好,到现在的开放三胎。

那么用只生一个政策怎么去惩罚之前的英雄母亲;

也怎么用现在开放三胎的政策去审判当年严格执行计划生育的官员?

知乎用户 赵树猪 发表

你看,饶教授拿 1962 年上医大(复旦医学院前身)的学术道德标准去要求现在复旦医学院教授,印证了张医生支持者的那个论断:查要求张主任毕业论文不复制粘贴 3000 字是赤裸裸的文革遗风。

还是那句话,时代不同,我相信张医生的学术道德不比任何同龄的复旦医学院毕业生要差。要不然他也不可能从同侪中脱颖而出,在复旦医疗系统中取得今天的成就。

【狗头】

知乎用户 长乘 发表

我就想着饶毅会不会发文。果然。支持饶毅这篇文章的观点。

相信复旦内部是捏着鼻子把这事儿给强认下来的。

这事儿社会上是一边倒挺张,知识分子却是两边严重分化的,而且沉默的是大多数。 不管怎么说,对他的惩罚就是学术声誉已经没有了,虽然他是医生,并不在乎学术声誉。

不管复旦怎么说,张应该给原作者说法吧。

知乎用户 北美斧王华盛顿 发表

每天的新闻都仿佛是留学机构的广告

知乎用户 kkk 发表

中国需要更多像饶毅教授一样的人。

科研圈鲁迅。

知乎用户 云淡风轻 发表

不知道为啥,看到饶毅总想起一个历史人物,叫谭嗣同。

“今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所以不昌也。有之,请自嗣同始!”

在目前这种学术生态环境,大家都知道咋回事,一个个都心知肚明,好一点的能做到独善其身就不错了。但万马齐喑,没有敢说话的。

没有办法,以一己之力对抗整个学术生态,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这个勇气。就像谭嗣同,面临抉择,他是可去可留,并不是非死不可。大家都劝他走,是因为他当时不仅仅对抗的是当朝,更是在对抗整个死气沉沉的民情。

但中国历朝历代就不缺乏这种 “虽千万人吾往矣” 的英雄。敢于向 “常态” 迎战,敢于向 “权威” 问话。他们要杀的,不是某个人;他们要做的,不仅仅是某件事。他们在世人不解的眼光中,不惜以自己的牺牲,去唤醒人们心中的真正良知、真正血性。

求仁得仁,是谓君子。

知乎用户 Elseeyes 发表

我们想评论,评论被删除

我们想发言,发言被屏蔽

因为职位够多,因为级别够高,所以可以法外游走

因为有些人本身就是政策制定者

在调查第一天,我就知道结果如此

在调查之中,张教授还可以微博最近在忙什么,那时他已经知道复旦调查全文,所以可以无比轻松的和网友互动

但有些事,永远都在那里,有些污点,永远擦不掉

知乎用户 Zachary Zhao 发表

一看饶 * 就没有多少政治素养

知乎用户 分析 101 发表

我在几天前的问题中回答过,我也倾向于撤销学位但保留职务的处理方式。(来自如何看待张文宏博士学位论文被举报?

饶校长在文章中还有段有意思的话:

实际上,这不是大学学位的规定,而是任何发表物写作的规范,甚至可以说是小学生作文的规范。不是 2000 年的规范,而是我父亲 1962 年在同一个学校念研究生就早已众所周知的基本规范。

事实上,前几天我也在震惊于有这么多人不知道 “不可抄袭” 这个最基本的常识,都几乎一字不落了,还能用其他什么词形容吗?

抄袭与否,和查重无关,查重仅仅是一种判断抄袭的没办法的办法,是抄袭的充分非必要条件(如果不理解这个词,建议不要再刷这个问题,先上完高中再来讨论有关学术的问题)。如果洗稿洗得彻底一些,查重结果想做到重复率 0% 也是完全有可能的,但抄袭就是抄袭

巧合的是,这几天还发生了另一件事,香港科技大学的一位学生发表的计算机顶会论文,被人发现疑似抄袭,刚开始回应只是 idea 撞车,并且查重结果显示重复率只有 1.5%,但还是被大家锤了,最终,作者承认了抄袭。

知乎用户 111 发表

饶毅是个单纯的读书人,必须让他发声,但不能让他掌权,不然就会乱。任何圈子都不可能至纯或至暗,这是制衡的艺术,政治的艺术。

知乎用户 在家离线 发表

上海医科大学 1999 年 1 月修订的《科研型博士研究生培养工作细则》有哪些条款,到底是怎样规定的。复旦大学应该在回应中讲清楚,比如依据《培养细则》的 *** 条款。同时,把《培养细则》公布出来(网上查不到这个细则),这样才令人信服。

知乎用户 吃果果 发表

知乎用户 水上麻衣 发表

学术纯洁,有时候只是一句话而已

知乎用户 bin Jim 发表

喽喽碰到红线,喽喽没了,

大佬碰到红线,红线没了,

你说大佬碰了红线?你没了。

不敢说了!

知乎用户 李浩 发表

其实用不着非得写过学术文章才能明白,大篇幅原文复制这种典型的逐字剽窃,任何时代不要说学位论文,就算写作普通稿子都是不允许的。

很多认为这不是学术不端的发言,不是不懂,而是太懂了。目前那个人已经成了路线斗争的符号,这事没法一码归一码评价了,要么旗帜鲜明支持,要么批倒批臭。

可怜的是学术规范被一起陪葬了。

知乎用户 吴盐 发表

不幸的是,我们多次看到,他们说这就是 “科学”。

知乎用户 乌合之人​ 发表

知乎上经常有人抱怨,在毕业论文的绪论部分总结前人成果时很容易重复率过高,有的时候一个专业名词就十几个字了,解决办法就是修改句式,改的面目全非才能过查重。这个专门为查重而进行的修改过程痛苦而且无用,虽然最终降低重复率了,但实际上仍然与抄袭无异。

如果将来人工智能取得进步了,这种通过修改句式降低重复率的办法也可以通过大数据分析被认定为抄袭,那现在靠这种方式降重的人是不是都被收回学位?

所以说不能拿本朝的剑去斩前朝的官,举个极端的例子,如果明天立法:凡是发表不利于张文宏医生之言论者,一律判刑!

那今天发表此言论的饶老师是不是要被关起来呢?

知乎用户 海蜇 发表

以我浅薄的认识来看,饶毅先生的品行是值得敬重的,社会上有这样的人是社会的幸运,但是可能确实没有更妥当的解决办法,饶毅先生应该自己也知道这点。

这里我想提一个建议,就是不要对好人太坏,对坏人太好,即使要推动学术界清本正源,也有更多的 “坏人” 可以作为目标,即使要全面清理既存学术不端问题,也应该拉好一条标准线,先动标准线之下更加有危害的那些人,而不是谁火了就盯着谁不放,用最高的标准把看得见的人都掐死,却留着更多看不见的危害继续在那里潜伏。一条标准线处理完了,再考虑提高这个标准线继续处理,不然操作层面上很难得到大多数人的支持。

现成参考:“十八大后仍不收手”。即使是这样看起来力度十分有限的标准,在政治生态上已经实现了非常显著的效果。

学术界的线,目前看起来可能是:“天临元年之后仍明知故犯。”

这几年的青稞确实苦,有学界制度的问题,也有背景大环境的问题,但是相信未来会好的,毕竟这一批青年、青稞早晚会掌握话语权。

知乎用户 覆土生 发表

首先有一点要讲清楚:学术道德这个东西,只能用来约束与规范做学术的人。

假设一个人不去做学术,他是没必要去遵守,去了解学术道德的,人家没这个义务,人家干的又不是这行。所以大部分网友对张医生的处理结果很满意,我理解也赞成。作为一个普通网友,我也不愿意看到张医生被不知从哪飞来的一个洛阳铲给撂倒了。

但别忘了,学术道德这个东西只在学术圈中起作用。学术道德或学术规范委员会的严肃性,只有做学术的人才会去尊重的。或者说只有做学术的人去尊重,学术道德的存在才有意义。

张医生的论文事件之所以会有那么高的热度,是因为广大的网友关心张医生,关注疫情的防控。就像当年翟天临事件受到的关注度一样,不是学术道德建设有热度,而是明星翟天临有热度。

比如饶毅教授之前锤了几位大牛,地位,水平,学术影响力上都比张医生高多了,广大网友关心吗?

其实不怎么关心的。

说白了广大网友并不真的关心学术道德建设。

他们不关心学术道德建设,就像他们不关心学术道德的严肃性被损害一样。还是那句话,他们又不是干这行的,没义务也没必要去关心。

但你复旦也能不关心的吗?

事情进展到这里,其实和张医生已经关系不大了,我个人其实是非常高兴最终的调查结果对他没造成伤害的。

可能所有人都赢了吧

……

知乎用户 fallleaf 发表

不能看待,因为此内容违反《互联网用户公众帐号信息服务管理规定》

知乎用户 荒野求生侠 发表

这就是为什么很多外省学生的分数足够上本省的 985,也宁愿来北京读 211,北京高校的道德水准还是远在上海高校之上。

知乎用户 Cuoluoke 发表

饶毅是真的在维护中国学术科研自尊,并不是在单纯指责谁、站队,所以他呼吁保住张的职务

知乎用户 远山 发表

赞成饶毅的观点。

实事求是原则既是马列主义之光,也是人类的理性之光。

实事求是的发言也是论坛之光,是论坛存在的意义。

有网友说,实事求是的发言,在有些时候,爱看的人少,赞同的人更少。

我的看法是,就算爱看的少,赞同的少,实事求是的发言仍然有价值。

哪怕只有一个网友看到,实事求是的发言仍然是有价值的。

知乎用户 冷月剑影 发表

说明科研圈还有一股清流。

知乎用户 hugegie 发表

不知道当年老老实实做实验,认认真真写论文的那些科研人员混得怎么样了,是身居高位,还是窝囊受气。不过这些人心里肯定不好受吧。早年我们的科研硬件肯定是不行,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们缺乏实事求是的科研精神啊。也许这些人的现在就是我的未来,这是何等的悲哀和无奈。

知乎用户 与非 发表

搞科研的都知道早年的很多博士论文很水,但水成这个样子,是有点太过了。这种事情被查出来,无论国内外,无论过去还是现在,都应毫无悬念地处理。没想到最后结果居然是这样,复旦在这时候置百年历史学术名誉不顾,姑息了如此有着明确证据的学术不端行为,其影响是极其恶劣的。

经此一事,学术圈是保住了,学术却沦陷了。

知乎用户 wtp 发表

之前一堆自媒体高潮说饶毅支持张文宏论文没有问题,讽刺啊。现在宏 wb 要开始打倒饶毅了吗

知乎用户 懵智懵智 发表

说实话,张的问题爆出来,我就知道这件事横竖都是死,一方面,张论文的问题实锤无疑,另一方面,举报张的人居心叵测。这不经让我想起去年沸沸扬扬的肖战粉丝举报某境外文学网站一样,一方面该网站确有不符合国内法律法规的内容,另一方面举报的动机却是出于对肖战文学腐化的私心不满。

举报会不会被滥用,问迹不问心,其实并不取决于举报者的动机,而是取决于规则制定的合理性与执行的公平公正,尤其是这个公正,面对 zz 化的举报,一定要就事论事,反而不可诉诸 zz,又或者,zz 高度要站在整个制度合法性的维护上,而不是计较一城一地之得失,因小失大,反而落入了敌人的陷阱。

又如衡水中学校长之子的高考争议,一切按规章来何其简单,又显得何其艰难。

知乎用户 于连 发表

知乎用户 摔帽王张大喵 发表

当我们在网络上或者是现实中的发言可以被很轻松的大规模传播的时候,你会发现绝大部分人,只有在自己所熟知和了解的领域里的发言才是有价值有意义的。

超出这个范围,那就真真是,众生平等了。

知乎用户 老老老杨 发表

1 张抄袭了

2 这件事想扳倒张不太可能

3 张网红这么飘迟早有栽倒的时候

知乎用户 彼得杨 发表

书呆子一个!

知乎用户 玩弄法鸡感情 发表

饶毅这篇文章已经被删了,不敢说了,只觉得悲哀。

知乎用户 芜园楼主 发表

这个事情本来处理上可轻可重,饶建议取消其学位很明显是偏重了,放在当年,最多修改下引言部分,论文本身并无问题,你到了今天说要取消学位?这不是欺负老实人吗?最多撤回论文重新修改引言,过关之后维持一切不变。但这样折腾一顿有啥意义呢,玩文字游戏而已。所以我觉得复旦肯定是考虑过了才给的结论,没什么问题。饶你这是要学术整风啊,且不说你能不能搬得动裴钢之流,单单以今日标准追往日之过失,就会有不知道多少人中招,显然不可取,我们能做的就是保证以后的科研成果符合当下的标准。这本就是有心人挑起的针对性时间,饶老师实在不宜说太多,不合适

知乎用户 咔咘咔咘 发表

只能支持一番了。

知乎用户 new hope​ 发表

万事万物都要讲个公平

知乎用户 陳昭夫 发表

不知道饶毅是否知道方舟子办的新语丝,以前刊载过不少学术不规范的详细举报信息。可以组织跨学科的团队,像验方一样逐一核查。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张文宏博士学位论文遭举报,他将面临什么调查?

张文宏医生(资料图) 举报 8月14日,微博用户@大盛说 发布微博,声称张文宏涉嫌学术造假,使张文宏陷入了又一个舆论漩涡。 这篇举报微博称,张文宏2000年的博士论文《结核分支杆菌KatG基因突变与其耐异烟肼机制的系列研究》(以下简称“张 …

当他们喊“不能让张文宏跑了”,我们不能沉默

「声道」工作室出品 文丨守一 树欲静而风不止。 上一轮争议至今,张文宏医生一直保持沉默,不愿置身舆论漩涡的态度比较明显,可是喧嚣未定,他又一次被上热搜。  01 这次,是因为有人举报他博士学位论文综述部分涉嫌抄袭,复旦大学做了公开回应,称 …

如何看待张文宏博士学位论文被举报?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前人已经发现,张的博士论文不仅仅是综述部分大都是抄袭而来,在正文 56-58 页的讨论部分,也大段抄袭了下面两篇论文: [1] 王晓川, 韩清韶, 梁标. 结核分支杆菌异烟肼耐药性的基因研究进展 [J]. 中国防痨 …

建议中国政法大学立即罢免商学院学术委员会主席杨帆

中国政法大学黄进校长台鉴: 近日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党支部书记张文宏被发现其博士学位论文综述部分存在严重抄袭,贵校商学院教授、学术委员会主席杨帆为其辩护称: “查处抄袭我可是专家,…… 如果只是引用几千字的综述,如果有脚注和参考 …

为了搞臭张文宏,你们可真拼!

一看那些话,什么“汉奸”“不学无术”“投机钻营”“反动学术权威”,大概可以看出攻击张文宏的人群基本面了,是什么样的知识层次,动机与目的是为了什么。 冰川思想库特约撰稿 | 青柳 为了搞臭张文宏,有些人可真拼,周末都不休息的。 这两天开始针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