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赏我的人很多,却还没看到有哪一个效仿我”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昨天写的《杨公此去,世少一直》,是为杨维骏先生写的祭文。

我自2013年开始在呦呦鹿鸣写作,这是第一次写讣闻。试图记下杨先生,是因为这位几十年来不惜押上一切与大贪官对垒、为底层草民呼天喊地的老人,很容易被遗忘,即便他曾是一位副省级干部。

说两个细节。

一件是杨先生不合时宜的书。

杨先生晚年,已深感来日无多。根据多家媒体报道,他集中精力撰写了《杨维骏争鸣文集》和《杨维骏自传》,字数共计七八十万字,内容包括了史学重点问题、亲身经历的多年革命、反腐经历等,并在文集扉页上写上了人生格言:“一定向真理低头,绝不向谬误退让”。

不过,我在当当网、京东网、孔夫子旧书网、国家图书馆网络数据库、百度搜索、搜狗搜索上,都没有发现这两本书的出版信息。也就是说,普通人是无法购买的。

我有一些到访过杨先生家的记者朋友说,曾看到过这两本书,但应该是小范围的自印书。

结论是:杨先生晚年最为看重的著作,无法正常出版,也无法传播。

据2020北京图书订货会上发布的《2019中国图书零售市场报告》显示,2019年中国图书零售市场规模同比增长14.4%,码洋规模达1022.7亿元,首次突破千亿元大关。2019年,新书品种规模达19.4万种。

接近20万种新书,并无杨先生一席之地。

另一件是杨先生萧条的博客。

2011年3月13日起,杨先生在新浪博客开始发表博客“直言”,迄今,累计发表345篇文章,大多数都是举报或者反应冤案,最近的一篇是2020年6月5日的,在他逝世前一周之内。

这345篇文章大多数阅读量都在500次以内,许多是一百多次,多的有一千多次。九年多来,这个博客累计访问量为818030次,这个流量数字,还不及许多博主的一篇文章多。可以说是非常可怜,与一位九十多岁的副省级干部辛苦耕耘并不匹配。

也就是说,很多人都敬佩杨先生,但并不会真的关注杨先生所呼吁的那些事那些草根。

比如,2019年10月10日,杨先生写了一篇《对反应度假区问题博文被删帖的正告》:

感谢网友一直以来对“直言”的关注和支持!既名“直言”,即为实事求是揭露群众身边违法乱纪、侵害人民群众利益的腐败问题。但最近发表了度假区发生的侵害群众利益问题的博文,竟被删除了,而删除的仅是关于此问题的博文。可见文中所指问题,切中了要害,正所谓“此地无银”。我一贯欢迎光明正大地站出来辩论但也一贯反对采用删除博文这种鸡鸣狗盗的手法苟且。在此,直言正吿删文并不能掩盖罪恶,罪恶终究逃不过正义的审判。

看得出此时已经97岁的杨先生已义愤填膺,可是,这篇《正告》阅读量也才319次。也就是说,没有读者呼应,也没有对手与他公开辩论。杨先生几乎用尽全身气力,在舆论场里却连一朵小浪花也没有掀起。

以上两件小事,都说明,杨先生逝世后,事迹将渐渐被时间抹去,而且抹去的速度比其他人更快。

岂不悲哀?

杨先生生前说,自己是一个不合时宜的人,“赏我的人很多,却还没看到有哪一个效仿我”。杨先生做的很多事情都没下文,“他们不理我”。杨妻王婉琪先生说:“(我们住的)小区大多都是省级干部,过去他在散步,有哪些不满,和别人聊天,人家都说 ‘是啊’,但有一次他发动签名,却谁都不签。”

杨先生事迹的主要传播渠道,是媒体采访报道,让我们来做一个假设:如果把杨先生副省级干部这个身份去掉……仅凭他帮助平民上访,这些报道恐怕也不大可能出现。

杨先生之所以成为副省级干部,是因为他在1949年之前作为将军之后参加革命,参与创建云南民盟。所以答案是:杨先生之所以存在于媒体中,是因为他近年来拼命为老百姓说话,但本质上是因为1949年之前的革命经历。

如今,一切将随着他的去世而快速消失。

比如,昨天我写的文章,留言很多,但留言区随后被关闭了。

从呦呦鹿鸣的留言区来看,不少读者,包括一些云南读者,此前甚至从未听说过这样一位公开怼两任省委书记的耿直老人。

在这里,我们努力记下杨先生说过的一些话: 

“政坛千古幻风云,多少丹心照万民,今为正纲违显贵,甘遭坎坷不甘训。”“冬去春来往又还,沉浮世上哪能完,人生百岁如弹指,轻看浊流心自恬。”(杨先生会客室所挂)

“九旬华诞庆飞觥,往事多乖萦我衷,世路艰辛荆棘阻,甘当除棘一愚公。”(杨先生90岁生日所写) 

“权力大了没人管,而且集中在少数人的手中,没有人可以制约。只有按制度办事,官再大也不能让一个人说了算”。(杨先生接受媒体访问)

“一定向真理低头,绝不向谬误退让。”(杨先生文集扉页)

如果眼睁睁看着老百姓受苦不闻不问,好吃好穿又有什么意义?”(杨先生接受媒体访问)

“难道公车只能用来游山玩水,不能用来为民请命?”(杨先生回复云南政协干部)

“人类社会总是要前进的,不可能有什么力量阻止人类前进,受挫折是暂时的,不可能永远。”(杨先生谈当右派劳动改造20年期间通过读书保持积极心态)

20200612,呦呦鹿鸣 

杨先生事迹见昨天文章:

杨公此去,世少一直 | 祭杨公维骏稿

最近呦呦鹿鸣的文章:

为这个没名没姓的年代,干杯

一项切瓜技术的丢失

呦呦鹿鸣的鹿鸣君

日拱一卒,只为苍生说人话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日拱一卒,只为苍生说人话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赞赏我的人很多,却还没看到有哪一个效仿我”

昨天写的《杨公此去,世少一直》,是为杨维骏先生写的祭文。 我自2013年开始在呦呦鹿鸣写作,这是第一次写讣闻。试图记下杨先生,是因为这位几十年来不惜押上一切与大贪官对垒、为底层草民呼天喊地的老人,很容易被遗忘,即便他曾是一位副省级干部。 说 …

妖怪,吃俺老孙一棒

文/呦呦鹿鸣 常常有一种感觉:人群中,有那么一小撮人,虽然看起来人模人样,但是,不仅从他身上感觉不到一点同类的信息,有些时候,他还会忽然翻脸,露出獠牙来,要吃人。它本来就是兽类、妖怪。 我看过一些资料。浩劫期间,一个中学里,一群人把一位老师 …

北京听到了呦呦鹿鸣,并作出了改变

6月22日深夜,我写了《冠状病毒可不分京籍非京籍哦》:在当天疫情确诊病例通报中,人民网、新京报、大众网等媒体在新闻标题中刻意凸显“均为外省户籍”属于户籍歧视,是身份歧视的一种。 该文认为,新冠肺炎与户籍无关,在惜字如金的疫情新闻中关注户籍信 …

拿什么来拯救你,实业投资热情?

先给出下面的数据表,数据来源为国家统计局官网,数据更新到了今年五月份,可谓是新鲜热辣。下表是可以点开大图好好看一会的。强烈建议各位仔细看会下表,再往下阅读。 中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其实从2013年之后就不行了,逐年迅速下降。2017年的增速 …

从全国客运量数据看经济是否复苏

直接放上数据表。这里的数据从2014年开始,是因为相关数据的统计口径在2014年发生过重大变化,前后数据不可比。顺带解释一下,公路客运数据包含滴滴打车的数据。事实上,我大中国的所有宏观经济数据都已包含电商类企业的数据。 我国的客运量数据,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