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虱 | 李田田,我想带你一起“私奔”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收录于话题 #虱想热点 22个

(关注小号,防失联。)

田田:

惊闻你已经从“医院”出来,持续关注并紧张了七天的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我真心替你高兴。

作为27岁那一年,果断主动下岗、离开小镇的中年老男人,我深深地理解,爱好写诗、超凡脱俗却身处那样一个粗糙的环境中的你,在精神上的苦闷,因为我当年也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文学青年,在四面环山的小镇,工作生活了七年。

那七年,我就像一颗沙漠里渴望甘泉的小草,使劲地想挺起身子往上长,试图尽可能地伸出头,遥望沙漠之外的远方绿地。

直到你前不久被送去治疗之前,我只是隐隐约约听过你的名字。你被送进精神病医院之后,我才认真关注你这个人。

你让我想起了好几位和你差不多同龄的、我教过的女生。

举她们作为例子,绝非因为她们和你相似,而是她们和你形成鲜明的反差。

24岁那一年,当作为编制内教师的你,勇敢地站出来,批评当地教育部门令人窒息的形式主义的时候,和你同龄的她们,却正为自己从山村农家女,考上深山乡镇公务员或中学编制,陶醉得简直要飘起来。

因为醉得把自己当成了“人生赢家”,她们容不得任何对自己的价值观构成挑战的言论和观点。

我只要在QQ空间或QQ群苦口婆心地多提几次“年轻人应该多读书”,她们就会十分反感,进而把我屏蔽、拉黑、退群。

那一瞬间,我仿佛能看到她们脸上写满傲娇的不屑,仿佛能听到她们内心对自己撒娇的声音:“人家就是不爱读书嘛,人家就是这么俗嘛。”

言下之意是说:“我不爱读书,我照样考上编制,吃上财政饭,成‘国家工作人员,每个月都有固定工资呢。”

如果找到的老公也是体制内“吃工资”的人,那她们的自我陶醉更会膨胀到简直感觉自己是“当地最幸福的女人”。

这样的人,在基层政府部门和事业单位,俯拾皆是。

虽然都受过高等教育,但是,离开大学那一刻,她们便主动剪短了自己的精神脐带,视我这一类鼓励读书的老师如草芥。

在乡镇或县城上班,工作之余,她们不是东家长西家短,就是打麻将喝酒,生活没有一点文化气息,唯独热衷于和同龄女人比老公,比车子,比房子,比孩子,比打扮…..

总之,她们人生有着比不玩的事情,唯独不比精神内涵和文化修养。

因为自己不读书,别人在她们面前提“读书”两个字,她们便感觉浑身被刺痛,心里非常反感。

我绝对不是歧视基层工作人员。我真心觉得,这些基层工作岗位挺重要的,他们的工作非常值得肯定。

在县城或乡镇生活,也没啥不好。小地方照样能活出诗和远方。

我只是为她们感到悲哀。

当大多数985高校本科生,都拼命往大城市钻,努力在大城市立足的时候,她们却把西部县城或乡镇的一个编制,当成了人生的最高追求,把鼓励多读书的我这个老师当成敌人。

哪怕在中西部县城高中教师这一自认为是当地“文化精英”的群体中,很多人的言谈举止,同样是粗俗不堪,没有一点读书人的样子。

在这一类人占据多数的乡镇和县城,人的精神品质、审美水准非常容易下滑,逐渐走向劣质化。

有一次,我下基层去看望实习生,独自来到一个乡镇中学。中午接待我的,是那所中学的副校长和教务主任,还有几个老师。

饭局一个小时,他们谈论的话题始终是:在体制内,每个月有固定工资,职业理想实现了。手头有点钱了,买了车子,还在县城买了房子,做“城里人”的理想实现了。席间,他们的脸上写满浓浓的幸福感。

我本不该随便评价别人,这样似乎不大厚道,但是,写到这里了,我又不得不说。透过言谈举止,我真的感觉,这些教师仅仅就是一群刚刚脱去草鞋的农夫,尽管都受过大学教育。

前不久,我在学校偶遇一位毕业几年回学校办事的女生。

没有毕业之前,大三那一年,我教她们的时候,我感觉她长得还算清新亮丽。

毕业后,她也在乡镇工作。

几年不见,再次校园偶遇,尽管她刻意精心打扮了自己,但是,那身穿着和搭配,裹挟浓浓的“大蒜味”,朝我扑面而来,非常刺鼻。

然而,她对自己的乡镇审美,自我感觉似乎非常的好。她的自我感觉越好,我就越觉得她可怜。

到基层工作不是错,如果能用自己所学的知识,在当地培育益智氛围,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推动当地文化的点滴进步,那种人生价值,必将远远高于那些躲在大城市的大学校园里,研究假问题,炮制水论文的很多大学教授们。

真的让我觉得可怜的,不是到基层工作,而是粗鄙的价值观。

他们的视野被大山阻隔,思维被群山禁锢。在心灵上,他们走不出自己狭窄的世界,却窝在其中,自我陶醉,所有的幸福皆源自那个编制。

可怕的不是几个人的粗鄙,而是一群人的粗鄙。在粗鄙汇聚为群体无意识的地方,哪里容得下思想、艺术和诗人?

田田,看多了这样的人,一了解你之后,我马上“爱上”了你。

请不要误解。这种“爱”纯粹是柏拉图式的欣赏。无论是在肉体上,还是在精神上,我这个人都有洁癖,对男女性事存在近乎本能般的厌恶和排斥。我这辈子注定无法与任何男女建立亲密关系。

你的可贵之处在于,能从精神上有意识地把自己与县城乡镇文化荒漠隔离开来,开垦一片属于自己的小绿洲。

更让人钦佩的是,你勇敢出击,公开发声,大胆批评小县城和乡镇绝大多数体制内人士早已习以为常的形式主义。

然而,在几乎没有几个人正儿八经地看书阅读的地方,你坚持写诗和思考,就已经把自己摆在了混吃等死的粗鄙人群的对立面。

他们太俗气了,无法容忍身边的人比自己清新。只要你和他们不一样,你就是他们的敌人。

如果你比他们差,你的“不一样”只会招来他们无情的嘲笑。通过嘲笑你,他们能获得浓浓的幸福感。

如果你比他们强,你的“不一样”定会招来强烈的敌视。他们敌视你,是试图让你变得和他们一样俗气。

田田,你曾经试图通过发声,改变当地乡土社会存在的一些弊病,却把自己弄成了抑郁症。乡镇县城不配拥有你,你应该带上你的老公和孩子,到更大的城市发展去。

和我一起“私奔”吧。

最近,听说我准备从大学辞职,从此告别体制,很多人劝我,我都奔五了,何必冒这个险呢?

我说,我奔五了,还不冒险,等六十几岁退休的时候,想冒险都已经没有胆量和体力了。每一个真正爱读书的人,都无不怀揣着一颗不安分的心。****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引刀成一快,不负中年头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如何评价梁文道?

知乎用户 Lens​ 发表 每年有三分之二的时间,梁文道都是在酒店中度过,几乎每个星期都会因各种事飞行,这种漂泊不定的生活,让他在香港的家中只养了猫,没有养狗。但即使如此,他每天都要花上 5 个小时阅读,他用这种坚持 “定住自己”。 最 …

为什么你觉得公务员不值得拿现在的工资?

知乎用户 莎鸥​ 发表 人力资源领域有这么个规律,贵的不一定好,好的一定贵。花很多钱不一定能请到最好的员工,但不舍得花钱肯定请不到好员工。给员工加薪,不一定能提高产出。给员工降薪,肯定带来产出下降,最后只剩下最差的一拨,找不到出路的赖在这 …

为什么基督徒在中国占比很低,圣诞节却越来越热闹?

知乎用户 负二​​ 发表 中国人过圣诞很有意思的,和西方人的过法很不一样,西方人过圣诞和我们过春节中秋一样都要一家团聚,而中国人过圣诞都要出门过。 大概是因为中国传统节日中没有外出和同辈一起过的节日,只有和长辈家人一起围坐在家里吃饭的节日。 …

中国人该不该包容过万圣节?

知乎用户 小春​ 发表 中国人该不该我不知道,但是如果我能多放两天假工资又不少的话,什么节我都想过。 知乎用户 花村妇联主席​ 发表 只要 steam 打折,啥节都过。 知乎用户 bluetie 发表 有个神父到中国传教,他写给教廷的信里, …

现在很多抵制圣诞节的言论,各位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知乎用户 李狗蛋 发表 理解不能。 圣诞节早已经变成了情人节——或者说那帮无良的商人除了清明什么节日都能包装成情人节,一个根本没什么人认真过的节日有什么好抵制的呢? 大抵是需要这么一个靶子。 可我仍然理解不能,比如某学校号召不过圣诞节(说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