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年代末发生于甘肃兵团饮马农场的爆炸案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七十年代已至文革后期,那种无序地状态已基本过去,生活工作暂趋平静,但近十年中积累的大量社会矛盾并未因此消失。加之当时司法体系并不健全,很多矛盾无法通过司法途径化解,矛盾累积叠加,缺少化解出口,极易造成激化的后果。

如当时在兵团系统影响较大的人为爆炸案有两件,一件是发生于1974年11月28日饮马农场十二队,天津知青肖金弟身藏炸药,冲进民兵小分队办公室引爆炸药,炸死队支书三人,重伤四人,本人亦当场身亡。

另一件爆炸案也是发生在饮马农场,一次炸死两人,此次行凶者是在暗中。被炸者共两人系一对夫妻。

男死者为郭琳。郭琳, 甘肃武山县郭槐公社郭台村人。家庭成份为地主。1923年9月1日出生,1949年9月参加工作,1950年6月入党。54年从部队转业至新疆农八师,64年调甘肃农十一师,任三团政治处主任。

文革中郭琳因家庭出身缘故,被批斗游街。后被下放到五站劳动改造,放过羊。下放那几年从没领过工资,因没开除工作,肯定有工资,出现这种情况只能有一种解释,工资被人冒领了。

次女郭爱茹回忆,那时听母亲常说,一个人的工资养活全家五口人,印证父亲没领有工资。

郭琳于七十年代中期平反并恢复工作。工作恢复后任饮马农场供应科科长,于1979年5月13日在爆炸中去世。

女性死者侯瑞旭 ,系郭琳之妻。1933年12月出生,山东海阳县郭城公社候家村人。1954年6月参加新疆兵团工作,1960年12月入党。幼儿园工作。1979年5月13日去世。

一家在新疆的情况,据女儿郭爱茹回忆说,因年龄都太小,基本没有记忆,只知道是从新疆来到甘肃兵团十一师,其余一概不知。

父母出事那年,郭爱茹回忆说,文革前受父母牽连,当时本人九岁回山东母亲老家读书一年多,后父亲平反,又从山东回兵团父母身边。十四岁去农垦读高中,毕业后分配至饮马八队工作,后又考上师范。对父母的情况了解很少。

父母被炸出事的当时,她和哥哥都在外地上学,等知道时已经过去两天了。

郭爱茹说,“当时她们家在饮马农场住有三间屋,弟妹住里间,爸妈住中间。因父亲文革被整落下毛病,父母睡的是土炕,炕洞在房子后面,炸药是从炕洞放进去的,那晚都去看电影,父亲没去,一点散场,三点爆炸的。

姥爷住外间,带厨房。怎么报警我们不知道,据说一声巨响,人都炸飞起来了。发现中间屋顶被掀开,就先找人,被子炸了个大洞,挂在梁上,没找到人,又找梯子在房顶一右一左找到两人,已没生命体征。

当时房东住的叫王可兰,(供应科会计)再往东就是一片树林,房后是一排马圈,堆放了很多草。西边住着回民女的,带着两个小男孩。”

次女郭爱茹回忆,“第二天场里打电话给学校说我妈因胃病住院了,我爸出差要我回家照顾,我回场后就被接到场招待所,弟妹和姥爷住在那。后来有人陪着,不让靠近,让我在门前看了看房子,说我父母正在三团医院抢救,第三天才车接我到三团医院,我才见到父母的遗容,穿戴整齐,父亲嘴是张着的,母亲左脸颊有伤周围发青,我痛哭不止,一会儿什么都不知道了”。

这个爆炸案发生后,当地玉门公安部门也曾来人侦察破案。事发至今四十多年过去了,该案至今未破。

从外行人的角度看此案,事发半夜三点,此刻也许无目击者,当时环境又无监控,很难发现线索。

话说回来,线索少不等于没有,按照证据学原理,任何行动均要留下痕迹,只是不同的行为,所留下的痕迹,存在的形式不同罢了。

一句话,案子难破,不等于不能破。

次女郭爱茹说,父母之死,有弟妹尚未成年,对她们四个子女的打击是致命的,对他们心灵的摧残是毁灭性的。

父母至今沉冤未雪,作为子女死不暝目。

近来,曾有当年知情者告诉我说,事发当时,人们传说,炸错了,本不是炸郭琳夫妻,传说真伪无法印证,除非破案之日才知真相。

附郭琳部分资料:

郭琳五十年代在部队时期

郭琳一家

托儿所全体工作人员前左一候瑞旭

郭琳夫妻去世后,四个孩子和姥爷、叔叔合影

自右至左郭超英郭爱茹郭爱萍郭文英

这张照片看之令人伤感,想起一句话:没妈的孩子象棵草。

顺便说说四个孩子的现状。

长子郭超英,在饮马农场四队工作,恢复高考后,考上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甘肃天水市工业技术学院工作,后任学院副院长。

次女郭爱茹,在饮马八队工作,恢复高考后考入酒泉师范,后被分配到玉门市第一小学当老师。

三女郭爱萍参加高考,因身体原因未被录取,分配在饮马修造厂工作。后参加场里的代培考试,录取到张掖师专,毕业后回场任饮马中学教师。

1966年出生的四子郭文英,考入甘肃水利学校,毕业后分配到金昌市水务局工作,现任办公室主任。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失去父爱母爱的孩子过早品尝人世的艰辛,成熟懂事早,更懂的凡事靠自己,雨中没有伞的孩子跑得更快。

天堂上的父母若有知,看到孩子均成家立业,健康快乐,会笑出声来。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名校毕业后,他们蹲在出租屋闲散度日

收录于合集 #疫情 43个 **文 ****|**邹帅 **编辑 **| 陶若谷 “应该允许有人停一停,歇一歇” 想做这个研究,起因是去年看到《半月谈》关于“蹲族”的那一期杂志,觉得这个群体好像有点悖论——重点大学毕业,家庭出身不错,占据 …

上大学到底给农村孩子带来了什么?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带来一个进退两难的困境。 农村基本上不可能回去了。一个大学生回农村生活会被口水淹死,被父母骂不孝。 想在大城市立足,家里没钱支持,房价太高,买房遥遥无期。 想回小城市工作,房价低工资也低,有的专业对口工作基本没有。 …

裁员、负债、高消费:我从个人财务危机里学到了什么 | 正午

就像蒙着眼往悬崖上走,以为不看不想就不会出事,殊不知,断崖就在脚下。 文| 季瓷 工作五年了,不知不觉,孙晓晓不仅花光了曾经有过的积蓄,还欠下25万的外债。疫情后,她因公司裁员而失业。原本上升的职业路径被截断,她重新开始思考“消费主义”这件 …

如何评价白岩松「29 岁前买房很神奇」的言论?

知乎用户 佐伊 23 发表 每个社会的既得利益者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很喜欢把结构性的社会问题,转化为个体的心态或情绪问题。 在他们看来,年轻人压力大、买不起房子,换一种思维、换一种心态就可以解决了;天天加班,天天 996,把它看成是对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