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自世界说】站在十字路口的白俄罗斯,已经没有退路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https://images.weserv.nl/?url=https://i.imgur.com/ayc1pJT.png
白俄罗斯终于再一次登上了世界媒体头版——不再是因为切尔诺贝利核事故或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阿列克谢耶维奇,而是因为一场席卷全国各地的反卢卡申科抗议活动在8月16日达到了新的高潮:首都明斯克的抗议规模已经创下白俄罗斯历史记录,即使按照相对保守的估计,参与人数也在十万以上。

从明斯克到格罗德诺,从布列斯特到维捷布斯克,在全部或大或小的城市和乡镇,这个当年在苏联解体的区域强震中仍显得平静无波的东欧小国,一夜之间爆发出了巨大的行动力。

https://images.weserv.nl/?url=https://i.imgur.com/NxFAqom.png

抗议者的诉求很具体——反对警察暴力,释放被捕的抗议者,追究此前滥施暴力的警察和公职人员责任,重新统计选票,或者,重新举行选举。所有的诉求都可以化约为最简洁的一个词:УХОДИ(走),即卢卡申科下台。

8月16日,在反对派召集的大规模集会开始前两小时,现任总统卢卡申科在明斯克独立广场召集了一场自己支持者的集会。这位已经执政二十六年、六次参与总统大选的领导人在公开讲话中显得疲惫而惶惑,“我想问,你们想要什么呢?你们想要自由吗?告诉我,什么样的自由?你们想要改变吗?告诉我,什么样的改变?”

几小时后,聚集在明斯克市中心的白俄罗斯人用行动回答了他:无论卢卡申科政府如何报告接连发生在相近地点的两次游行的人数规模,反对派召集的第二场游行人数都已数十倍于他的支持者。这是对他一周前80.8%的大选得票率的最为有力的证伪。

https://images.weserv.nl/?url=https://i.imgur.com/astfLfp.png

8月9日晚,最新一届总统选举投票日宣告结束,卢卡申科很快在官方公布的首轮出口民调中出现了得票80%的大胜结果,而这一数字与此前所有既成事实背道而驰——在此前多次独立机构调查中卢卡申科的支持率仅3%,五月起反对派多位候选人在选举注册阶段的收集签名环节都出现长时间排队,与此同时卢卡申科的动员站前则冷冷清清,另一方面,几乎所有白俄罗斯人都发现身边的人做出了同样的选择:没人投给卢卡申科。

街头抗议当即爆发,抗议者与军警的大规模冲突接踵而至。10日白俄内务部公布的数字称,9日当晚逮捕人数超过3000人。之后几天,这一数字成倍增加。此外,还有大量抗议者在与军警的冲突当中受伤,各地医院均人满为患。

选前,由于受到广泛支持的两位候选人先后在报名资格环节折戟,反对派硕果仅存的候选人斯维特兰娜·季汉诺夫斯卡娅成了众望所归,在大选前刚刚上线的网络计票平台“声音”中,她的得票率接近80%,恰与官方统计中卢卡申科政府公布的投票结果相反。

10日晚,季汉诺夫斯卡娅团队对官方公布的计票结果提出抗议,而后与白俄中央选举委员会主任举行了长时间会面。第二天上午,立陶宛外长里克维休斯在自己社交网络主页上声明,季汉诺夫斯卡娅已经进入立陶宛。在之后与立陶宛媒体进行的采访当中,里克维休斯进一步表示,立陶宛伸出援手是因为前一晚季汉诺夫斯卡娅遭中央选举委员会事实性扣押,失联达近七小时。季汉诺夫斯卡娅团队则在几小时后对外解释,她离境系卢卡申科方面的要求,以此作为竞选团队主任玛丽亚·莫罗兹获释的条件。

反对派候选人离境并未令事件平息。相反,真正的风暴才刚刚降临。

10日夜间,抗议者亚历山大·塔拉伊科夫斯基在明斯克抗议现场遭军警射杀,白俄内务部事后辩称,开枪的原因是塔拉伊科夫斯基向警察投掷爆炸装置。塔拉伊科夫斯基并非唯一的受害者,此后几天,随着每日逮捕人数以数千人速度迅速上涨,大量街头民众(许多只是路人)遭军警殴打、或在拘留所遭遇残酷对待的视频与图片在社交网络上疯传,由于逮捕名单始终没有公布,大量家属聚集在拘留所和警察局外打听亲友的下落,并因此录得了明斯克拘留所内接连不断的撞击与惨叫声——这段音频在社交网络上引起了又一场舆论风暴。

8月10日,戈梅利州白俄罗斯钢铁厂工人首先宣布开始罢工,这成为未来几天全国范围罢工的先声。此后几天,白俄全国大型国企爆发罢工潮,多家企业出现全部工人起立举手宣布自己投给了季汉诺夫斯卡娅、不承认官方公布的选举结果的一幕。

https://images.weserv.nl/?url=https://i.imgur.com/dMM7y7o.png

8月11日,戈梅利另一名抗议者、25岁的亚历山大·维霍尔在被捕两日后死于看守所,警方解释称他的死因是服药过量,暗示他使用毒品,这一解释再一次刺激了民众情绪。

12日清晨,在接连三天的晚间抗议遭遇军警暴力镇压之后,白俄女性发起了一场以鲜花和白衣为辨识标志的和平抗议,以早晨身穿白衣、手持鲜花的女性,作为夜间身穿黑色制服、手持武器的男性军警的对立面,呼吁制止暴力行为。这一号召迅速在白俄全国获得了比此前选举结果抗议更为普遍的响应,并进一步将运动影响力扩散到白俄境外。

https://images.weserv.nl/?url=https://i.imgur.com/sNXJqiH.png

13日起,越来越多的企业宣布加入罢工行列,14日,一组在明斯克独立广场抗议现场执勤的防暴警察放下了武器,随后也引发多起效仿。

15日,明斯克悼念被射杀的抗议者塔拉伊科夫斯基的纪念活动在他遇难地普希金地铁站外举行,成千上万人到场送别,同天被媒体公布出来的现场视频则显示,被射杀时塔拉伊科夫斯基手无寸铁,是高举双手走向开火的军警时被当街射杀。越来越多的人在被从拘留所释放后讲述了自己在被拘捕的几小时或几天里经历过的残酷对待,白俄国家电视台内部员工发起罢工号召,卢卡申科则在同一天与俄罗斯总统普京通了电话,随后替俄罗斯宣布,俄已“做好了在白俄罗斯遭遇外部军事威胁的情况下提供援助的准备”。

自10日夜间开始,季汉诺夫斯卡娅一直身在立陶宛,立陶宛外长里克维休斯在整场事件当中积极发声,多次声援白俄罗斯抗议者,甚至多少充当了季汉诺夫斯卡娅暂时的“发言人”角色。

她不是唯一一个离开白俄罗斯的反对派领袖。8月17日清晨,一个月前因国内面临指控威胁而逃往俄罗斯、后又迁往乌克兰的另一位反对派候选人瓦莱里·赛普卡洛宣布,他的家人已经进入乌克兰境内,并表示未来几天还将前往波兰。赛普卡洛曾在世纪之交时担任白俄罗斯驻美国及驻墨西哥大使,过去一个月在他离开白俄以后,他的妻子维罗妮卡一度与另两位女性领导人共同组成过反对派女性领导“三驾马车”,但于8月9日投票日当天因担心安全问题离境。

在季汉诺夫斯卡娅与赛普卡洛夫妻相继离开以后,另一位候选人、已经在白俄罗斯被捕的巴巴里科的前竞选团队主任玛丽亚·科列斯尼科娃成了白俄反对派留在国内的唯一领袖。16日,她走在抗议者阵营的最前列,向着政府大楼与全世界发出了“卢卡申科下台”的强烈呼声。

https://images.weserv.nl/?url=https://i.imgur.com/TgcZDqo.png

但尽管科列斯尼科娃在集会现场受到了空前热烈的欢迎,但她很难被视为反对派阵营实质上的领导者——16日发生在白俄罗斯全国的大规模抗议更多地是一场无领导的群众运动,这也是今年引起巨大关注的白俄反对派运动的典型写照:它并没有名副其实的领袖人物。

这或许正是卢卡申科二十六年来坚持不懈地抓捕和起诉所有政治对手时所想要的结果,但时至今日,白俄罗斯已经陷入了两难境地:民众的反对声浪不再是抓捕某几个领袖人物所能压制的,然而另一方面,反对派阵营的破碎和分裂人所共知,当大部分民众不再接受卢卡申科为备选项的时候,他们也并不拥有显而易见的替代人选。

科列斯尼科娃已经代表反对派阵营表示,随时准备和卢卡申科政府进行对话,此前她还在一场与德国《世界报》的专访中提出强烈意见,称欧盟对白俄的制裁“不成熟”,只会使得与卢卡申科之间的谈判可能进一步破灭,并在未来导致制裁阵痛被卢卡申科完全转移给白俄普通人。而与此同时,瓦莱里·赛普卡洛曾数次重申不会和卢卡申科谈判,相反,他宣布将谋求与波兰和美国政界人物举行会面。

17日,季汉诺夫斯卡娅对外发出新一条视频消息,其中表示“已经做好承担民族领导人职责的准备”,但并未提及自己下一步的具体计划。

目前多位反对派重要人物依然身陷囹圄:这其中既包括季汉诺夫斯卡娅的丈夫季汉诺夫斯基和科列斯尼科娃的盟友巴巴里科,以及在狱中度过多年、目前仍处于不断起诉和软禁之下的旧领袖米克拉·斯塔特科维奇和今年春天以来在总统大选相关事件中陆续被捕的多位博客作者。如果国家局势滑向不受控制的方向,曾经的政治压力不复存在,届时代表反对派阵营发声的人究竟应该是谁?目前仍是未知数。

白俄罗斯与波兰、立陶宛之间剪不断的联系,与俄罗斯、乌克兰之间难以捉摸但又确实存在的分明共振,或许会让一部分人在这样的震荡当中听见遥远历史的沉重回响,但在当前瞬息万变的白俄罗斯局势面前,更重要的始终是未来:下一步会发生什么?

事情至此,卢卡申科与民众之间已与撕破脸无异,接下来的问题只是如此僵局出路何在。过去几天卢卡申科多次提及“外部军事威胁”,并为了这一设想中的可能威胁而提前争取到了俄罗斯的兵援承诺,在卢卡申科的描述里,波兰、乌克兰与立陶宛的飞机“距离窗外只有十五分钟”,而白俄罗斯国防部在16日窗外街头如火如荼的大游行正当高峰之际,突然公布了在白俄罗斯与立陶宛边境地带举行军事演习的计划。

波兰和立陶宛会不会出兵?答案无疑是否定的。真正成为问题的是俄罗斯会不会出兵——卢卡申科在24小时内与普京通了两次电话,内容当然不会是闲话家常。

但对于俄罗斯来说,当前的选择题或许比六年前面对基辅抗议者时更难:过去一年多,俄罗斯一直致力于推动与白俄罗斯之间的一体化谈判,力求建立俄白一体的“联盟国”。15日晚,此前拒不低头的卢卡申科破天荒地在寻求俄罗斯援兵时引用了这一“联盟国”框架,但此时重提吞并白俄罗斯,最有可能的却是彻底激怒白俄罗斯民众,乃至于完全失去这个曾被认为兄弟情深的西方邻国——一如六年前失去乌克兰。

直到目前,除了一些冠冕堂皇的外交辞令,俄罗斯尚未对白俄罗斯局势给出太有意义的表态。为了在抗议中遭白俄军警抓捕和拷打的俄罗斯记者,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曾亲自参与过营救行动,另一方面,因白俄罗斯抗议而在俄罗斯国内带起的“共振”效应也同样不可忽视:莫斯科白俄使馆外的游行同样已经持续到了第九天,国内多地出现手持鲜花、响应“鲜花抗议”的“团结”集会,早在七月中旬就已爆发大规模地区抗议的远东城市哈巴罗夫斯克,二十天前就已喊出了“和白俄罗斯在一起”的口号。

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圣彼得堡出现千人左右规模集会,同时对哈巴罗夫斯克和白俄罗斯的抗议者表示支持,在莫斯科举行的俄超比赛赛前,则已有至少两支球队的球迷在看台上高喊出了“白俄罗斯万岁”。无论地缘政治抑或社会情绪,俄罗斯目前都处于一个难以抉择的两难当口,更难的是,白俄罗斯已不可能继续等待下去了。

品葱用户 AncientGreece 评论于 2020-08-19

这世界上最作死的行为是,当你身边的人都已经在苦难生活中挣扎,而你还在表现着你自己的权力和欲望。一个警惕且谨慎的独裁者是很难被推翻的,当这个独裁者开始沉迷于自己的臣下通过谎言和欺骗构造的假象而觉得形式一片大好的时候,那这个独裁者就离死不远了。齐奥塞斯库在执政初期小心谨慎,在国际间游走,到了后期将自己的宫殿修建成黄金的地板,自己的宠物狗封为上校军衔,得罪了美国和苏联两个集团。也就不免“帝王苦竭生灵力,大业沙崩固不难”的结局了。

品葱用户 小狗包帝 评论于 2020-08-18

这家伙干了26年,包子要是干26年不知道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啊

品葱用户 **羊城暗夜

小狗包帝** 评论于 2020-08-18

[

这家伙干了26年,包子要是干26年不知道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啊

]( “/article/item_id-474073#“)
应该活不到那么大。

品葱用户 **小狗包帝

羊城暗夜** 评论于 2020-08-19

[

应该活不到那么大。

]( “/article/item_id-474074#“)
借您吉言

品葱用户 平淡如水 评论于 2020-08-19

改個錯,不是白俄羅斯,而是白羅斯,差了一個字其實差很遠

品葱用户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平淡如水** 评论于 2020-08-19

[

改個錯,不是白俄羅斯,而是白羅斯,差了一個字其實差很遠

]( “/article/item_id-474098#“)
Russia / Belorussia / Belarus

点击品葱原文参与讨论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转自世界说】站在十字路口的白俄罗斯,已经没有退路

白俄罗斯终于再一次登上了世界媒体头版——不再是因为切尔诺贝利核事故或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阿列克谢耶维奇,而是因为一场席卷全国各地的反卢卡申科抗议活动在8月16日达到了新的高潮:首都明斯克的抗议规模已经创下白俄罗斯历史记录,即使按照相对保守的估 …

如何看待白俄罗斯爆发大规模抗议行动?

品葱用户 InspectorBen 提问于 8/10/2020 当地时间8月9日,白俄罗斯公布了总统选举结果。从1994年便一直担任独裁领袖的亚历山大·卢卡申科以79.7%的得票率胜出,将在其下一个第六任期期间继续担任总统。消息传出,白俄罗 …

民主及其不满:革命的讽刺

从自由主义民主在东欧的历史理解该地区以及这种意识形态​ 俄罗斯摇滚明星谢尔盖·希纳罗维 (Sergei Shnurov) 有一首歌的 MV 在网上疯传。视频中,一个住在建于苏联时代的破旧公寓里的乡下年轻女子在 Skype 上结识了一个打扮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