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制内家庭出身的资深反贼,随便谈一谈对现状的几点认识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80末男一枚,体制内出身。但是毕业后坚决不考公务员,都是在体制外混。

攒够了20葱,随便谈一谈跟可能跟大部分人认知不同的几个观点。

(1)中国人的坏
其实共产党的坏,大部分就是中国人的坏。比如维稳,比如地方截访。一个老头的菜地被占了,他只要求基层政府赔给他几百块钱。但是基层政府嫌麻烦,硬是不给。老头去北京上访,基层政府就来劲了,派人去截访。截访截了几次花了几万块钱,硬是不愿意赔给老头那几百块钱。这是什么原因?因为基层的领导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前期是觉得赔钱麻烦,敷衍了事。后期是觉得你一个老头敢跟我较劲?老子硬是要压死你。小事就变成大事了。
如果说共产党有什么原罪,那就是大量没有文化没有素质的人赋予了权力。这些几十岁的中老年人,像小孩子一样出于本能去挥霍这些权力,去跟人斗,去打压别人。但是他们年龄大了,没有人敢管他们了,没有人教育得动他们了。不是什么体制问题,就是素质问题。
再比如周永康,上台后搞了什么逮捕率、定罪率等一系列指标——间接导致下面的公检法搞出一堆冤假错案,被法学家们称为罪大恶极的指标。他其实不是坏,就是笨,加上一点急功近利。他们这样的官员已经走得很高了,没有人敢教育他们了,同时其实本身业务水平很次(从石油到公安),这就是体制的原罪。
共产党的恶,其实就是大部分普通人固有的恶。有什么样的人民,才有什么样的政府。

(2)中共高层也很难
两个细节:一、共产党很多时候所谓的执法,都是很多部门一起上。比如镇压一个地方,往往就是公安、武警、城管杂七杂八的一起上。这说明什么呢?说明其实中共的组织能力是越来越弱的。这就跟黑社会打架差不多,必须几个小弟一起上,只叫一个小弟,久了这个小弟翘尾巴了咋办?二、还有最近扫黑除恶,很多地方开始清理P2P,小额贷款。从地方主官的角度看,对上可以表示呼应上级的旗帜,捞一点政绩;对下放狗去咬哪些有钱的软蛋,这样下级才叫得动,否则叫了也是出工不出力。地方行政主官对地方执法部门很大程度是一种做交易式的命令,不然谁吊你?再往下推导,地方执法部门的头头也必须为自己的小弟捞钱,不然这个老大的位置怎么坐得稳?整个体制就是靠利益来驱动的。
再回过头看一下总加速师与军队。如果真正打仗,只有军队上,不可能有其他组织上了,这就跟第一个原则相悖了。而军头们打了胜仗,就会有军功,有威望,你拿什么来奖励呢?还要不要执行第二条原则?换句话讲,如果真打仗,习固然害怕打败仗,但是更害怕打胜仗。因为最高层的政治斗争已经极其复杂。一旦爆发战争,必然伴随着错综复杂的政治斗争。习这样大致上从文官线升上来的职业官僚,对跋扈的军人自带戒心。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轻易动用军队的力量。打胜仗打出了一个司马懿咋办?
从我们这些刁民的角度来看,中共好像是一个可怕的国家机器,是一个堡垒。但是从总加速师和其他高层来看,其实他们要面对内外各种压力,自己又不是铁板一块,不同系统各种山头,军队也不能随便动用。既要内斗,又要外斗,其实他们也只是在勉强维持局面。所以为什么风声鹤唳,一点点异议都要打压,就是这个原因。

(3)反共只有走正规军才是正道,其他都是歪门邪道

看看中国历史几千年,没有哪一次改朝换代不是伴随着战争的。如果你硬说没有战争也能让政府下台,可不可以?比如苏共倒台。可以,但是必定是小概率事件。很多人就是想不通,现在中共几百万正规军,不可能像古代那样揭竿而起了,怎么打?想破脑袋都想不出怎么打。我们先反向推导,如果没有经历过战争的洗礼,那就意味着两点:一、新政权的高层没有经历过高强度的斗争,没有拥有足够能力的人脱颖而出。二、跟旧政权没有进行彻底的切割,大量的旧官僚继续留存在体制内。此消彼长,这样诞生的新政权,往往是一个畸形儿。革命不彻底,后面还是要付出代价的。还是举苏联的例子,苏共和平下台是和平下台了,但是叶利钦这些人权斗超神,经济无能,搞休克疗法把俄罗斯搞得倒退了几十年——很长时间俄罗斯人过得连苏联时期都不如了。
我们再看看清末新政时期,清朝不但有数量庞大的绿营八旗,还有17万人左右的新式陆军,45000吨的新式海军,从绝对武力值来讲远胜过去所有封建王朝。革命党人也经历过小规模武装起义——暗杀的阶段。发现都无法打开局面。后面发现可以搞兵运,直接策反南洋新军。一旦革命这边拥有正规军,清政府就土崩瓦解了。但是因为革命党人缺乏嫡系,所以革命又曲折了几十年。直到孙文建立黄埔军校,拥有了嫡系正规军。从创办军校到第一期北伐,短短几年就把北洋余孽一波带走。
那走正规军到底要怎么走呢?我只能说历史并无定数,我也不是预言家,不能预言怎么走。我只是出于经验主义认为,如果没有经历一场彻底的战争,中国不可能进行彻底的政治上的革新。当年孙文在海外被清政府追捕的时候,谁能够想到后面他能整出北伐军?历史并无定数。但是要达到确定的结果,就一定要经历确定的路径。

(4)总加速师的定位
出于历史经验,个人认为总加速师应该是类似于周幽王、秦二世、汉灵帝、隋炀帝那样王朝末期倒数第二代的皇帝,是最后一任拥有实权但是倒行逆施的皇帝。他的下一任才是周携王、子婴、汉献帝、隋恭帝那样的末代傀儡皇帝。实际上,老习自己把接班人做掉了。中共内部最高领导人的更替本身就不正常,老习还来这么一出,就是放大了这个问题。不管下一任是谁,接手的只能是一个更烂的烂摊子。至少还有10年左右的时间。到时候就有好戏看了。

品葱用户 jjjjww 评论于 2020-07-15

你把社会不公都列为体制问题未免偏驳,没有哪种体制是完美的,有的话就不会有BLM运动。最后一点倒是认同的:我们一生能经历见证了中国的5个朝代也值了【毛邓江胡习】

品葱用户 亞洲天王東方不敗 评论于 2020-07-16

寫的很好,我沒啥好點評的,幫你推文

上面有個認為錯誤不能都怪體制,但是體制是人所建構的,體制的革新與否也是由人所主導的,決定維持這衰敗的體制還是人,難不成不怪人嗎?

社會僵化、道德淪喪、坑矇拐騙、欺男霸女就連自然環境破壞都他媽是人搞的,不怪人不怪體制要怪誰?怪美國人沒上供嗎?

說穿了都是人的問題,人的問題就是文化的問題,你國的的文化出了大問題⋯⋯

品葱用户 中纪委书记 评论于 2020-07-16

作为不是体制内的,给你指出点不同观点。

1,只举一个例子,国内大陆的扶贫官员和村官?当初自己发在内陆各大网上叫苦的帖子。我是看过好多。现在估计还有没有删除,比如发在知乎上面的。这些发帖的好像还蛮多年轻人刚村官参加工作的样子。
有兴趣的自己观摩。大致言论基调是这样的。百姓都是叼民就得管。这不好那不好。官威那是大得很。

2,不是共匪各部门越来越弱,这是共匪高层的统治手段。分化手下的走狗才好管理,下面的人互相告密互相对立才不会权利集中和上面形成对立。这是共匪几十年机关部门管理办法之一。看来你父辈加入了体制内这些简单门道一直没告诉你。

3,中共的正规军也是互相管理制约监督的基本架构,想乱世反抗的例子中共基本没有。好像张国焘西北军有过一次脱离中央?
但是退伍老兵盛事包围军委大院的例子也才刚过。几十百来人搞四人帮的历史可以忽略?

4,总加速师。撒达母,这些人在位是活生生的例子。为什么要取古代中世纪的皇帝?华国峰难道也是自己跑去软禁的?

品葱用户 反共左派 评论于 2020-07-15

我覺得樓主很像共匪的大外宣,把中國的不堪歸咎於中國人,掩蓋制度之惡與歷史社會條件因素,把共匪壓迫異議人士的行為當成是最不壞的選擇,甚至認為只有共匪體制內的人才可以反共,忽略體制內的變革通常是新極權取代舊極權的事實,習包子雖然促進了自由世界對中國的防備,可是也增加了中國人民反抗共匪的難度,根據目前共匪體制內的意識形態結構,再怎樣鬥爭也不會形成支持中國民主化的力量,共匪的子女基本上不會成為反共人士,他們最多希望習包子陣營失勢,然後他們代表的那個派系主導中國,反共需要依靠工農大眾。

品葱用户 **中纪委书记

反共左派** 评论于 2020-07-16

[

我覺得樓主很像共匪的大外宣,把中國的不堪歸咎於中國人,掩蓋制度之惡與歷史社會條件因素,把共匪壓迫異議…

]( “/article/item_id-440171#")和国内村官扶贫叫苦骂中国贫民是刁民难管一个基调。

品葱用户 **legend2020

中纪委书记** 评论于 2020-07-16

[

作为不是体制内的,给你指出点不同观点。1,只举一个例子,国内大陆的扶贫官员和村官?当初自己发在内陆各…

]( “/article/item_id-440169#")
第二点 你没看明白我说什么吧?张口就教训人不好吧。我说的就是你要说的意思,然后你拿我说的意思来教我????

品葱用户 **legend2020

反共左派** 评论于 2020-07-16

[

我覺得樓主很像共匪的大外宣,把中國的不堪歸咎於中國人,掩蓋制度之惡與歷史社會條件因素,把共匪壓迫異議…

]( “/article/item_id-440171#")

不要误会,我没说体制是好的,是中国人不好,转移矛盾。我说的是中国人很多素质很低,不受制约的体制放大了他们的恶。

品葱用户 **中纪委书记

legend2020** 评论于 2020-07-15

[

第二点 你没看明白我说什么吧?张口就教训人不好吧。我说的就是你要说的意思,然后你拿我说的意思来教我?…

]( “/article/item_id-440184#")看出你的第二点意思。我的观点意思是中共高层并不难,这是它们故意这么做的。

品葱用户 **legend2020

中纪委书记** 评论于 2020-07-15

[

看出你的第二点意思。我的观点意思是中共高层并不难,这是它们故意这么做的。

]( “/article/item_id-440193#")

中共高层当然难——不难,管控就不会越来越严密。管控越来越严密,自然反应他们高层压力越来越大。这是很简单的道理。

我感觉我们两人观念、思维方式都不同。到此为止吧。

品葱用户 rts 评论于 2020-07-16

然而客观事实却是非暴力革命才是绝对主流。

编程随想谈革命系列:

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1/12/revolution-0.html

品葱用户 kevin999kg 评论于 2020-07-16

  楼主请区分党与政的关系、区分党与国的关系。ccp的组织架构是重复设置套叠在政府职能架构之上的.与政府是上下之分而非内外之分.这是最鲜明的以党代政而非现代政治以党参政.(从事政治活动的社团组织存在于社会当中而非直接凌架于政府之上).
  一国之内行使公权并代国民处置公共事项的只有一个政府,公权的依托来自民权的托付.ccp的权力既不是公权也自不来源于民权的授权,而是赤裸裸站在民权与公权之上的党权,这是其以党驭国又一特征.
  最后就一点表述一下,楼主所说有什么公民就有什政府,这话说得对.但在现时中国说不通.如果政府能受公民影响,而适时改变政策并执行,首先,中国人在制度与公权力面前得有民本宪法保障的公民权才行.其次,政府不是民选,民意长期进不到关门运行的官本位大政府内,政府公权执行不能反应民意,而是操纵与控制民意.最后,现代政党参政的目的除了分权与互相制衡外,监督政府也是最重要的政党功能.而这一点ccp可能是古今中外做得最好的:已然架空政府,驭于之上了,又何需监雷?!

品葱用户 **legend2020

rts** 评论于 2020-07-15

[

然而客观事实却是非暴力革命才是绝对主流。编程随想谈革命系列:

]( “/article/item_id-440199#")

暴力革命并不一定是坏事。而且从人类几千年的历史来看,政权的更迭基本上都伴随着战争。我更愿意相信长期的经验。

品葱用户 **legend2020

kevin999kg** 评论于 2020-07-15

[

  楼主请区分党与政的关系、区分党与国的关系。ccp的组织架构是重复设置套叠在政府职能架构之上的.与…

]( “/article/item_id-440201#")

这里说的不是选票问题,是素质问题。现在中国的政治架构就是 = 一党专政的落后体制+ 大部分官员不到本科学历的落后素质,这就是我要说的重点。

点击品葱原文参与讨论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中国经济问题的两个死结

中国目前的经济问题其实就是2个死结:一个是地方债,二个是总需求不足 一、地方债 IMF测算,2018年时天朝的地方债已经超过30万亿。这几十万亿,放在银行就是绝对的死账。要弄钱,就要搞房地产,就要搞血泪经济。分税制改革以后,中央政府拿大头, …

粗大事了,习主席亲临一线指挥抗洪救灾了

谁还敢说习主席缩头缩脑,亲自指挥亲自部署抗洪救灾品葱用户 小小小小號 评论于 2020-07-13 謝謝 今日笑料已🈵️ 品葱用户 希望未来更好 评论于 2020-07-14 标题党,还以为习主席真来了, …

与一位高人聊天,他对包子的分析预测

近日偶遇一位高人,透露了他对包子的分析预测。本为长篇大论无法复述,简单写几句。大意如下。 习某人五行重度缺水。发于西北,水更不足,初期其本人灾祸不断。后至东南沿海,水上升,水火平衡,人生相对较为平顺。后至中南海,虽为重地,然水又不足,无法与 …

总加速师最近一直不露面,躲在哪里?做什么去了?

品葱用户 你黑 提问于 6/30/2020 总加速师最近一直不露面 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只有几条文字报道,没有照片和视频。 大家来分析分析,他躲在哪里?做什么去了? 品葱用户 海南雞飯 评论于 2020-06-29 我看網上有人說去甘肅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