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统计:全国哪个地方的骑手最难打赢官司?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我们对骑手案件做了一次全国普查,然后把所有发现都放进了「判决博物馆」。

还记得骑手谜云里的「外卖平台进化史」吗?


01

「判决博物馆」里有什么?

目前共有1907份馆藏判决,它们涵盖了自外卖平台出现以来几乎所有与骑手认定劳动关系相关的案件。注意,这不是抽样,而是普查哦。

不信看看美团和饿了么这两大外卖平台的案件数量和总体占比(≈90%),基本与市场份额相吻合。

再来看看这些判决的地域分布。骑手案件的管辖地通常是外卖配送地或相关公司所在地,因此判决遍布全国30个省、直辖市和自治区,但更为集中地出现在江苏、北京、上海、重庆、山东、广东等地,前述地区案件总量达971件,占比超过全国50%。

以下是判决时间轴,仔细解读就会发现外卖平台用工模式的演变奥秘,可以说是完美验证了我们的分析框架:

  • 传统模式:骑手权益保障状况较好,模式2(平台自营)仅于2016-2018年间出现过11个判决,模式3(劳务派遣)仅于2017-2018年间出现过4个判决。随后模式2和模式3淡出平台用工的历史舞台。

  • 众包模式:2017年3月,各平台众包模式上线一年多后,相关案件陆续产生。首先出现的是模式4(直接众包),八个月后出现模式5(间接众包)。模式5的案件数量增长迅速,2019年达到模式4的九倍。2020年,模式5案件数量进一步上升,而模式4已于同年5月消失。

  • 专送模式:2016年4月,判决中首次出现模式6(直接外包),随后相关案件数逐年增长。同年12月,判决中出现模式7(网络外包)。2019年初,出现模式8(个体户)。目前,上述三种模式并存且数量呈逐年上升趋势。

02

灵活用工真的灵活吗?

当前社会各界对于外卖骑手的劳动状态存在巨大误解。重要的话说三遍:「平台用工并非都是新业态,灵活用工也并不一定真的灵活。」x3


我们把1907份判决一一录入数据库,并将每个案件中骑手受到的劳动管理拆解成20多个事实性标签,包括但不限于:入职管理、工作规则、派单接单、人工调度、预计送达时间、路线规划、工作时间、休息休假、培训、离职、监督、惩戒、工作报酬、工作外观。

对于专送骑手而言,从传统模式滚动到专送模式,这20多个劳动管理标签从未消失,只不过逐渐从外卖平台分散到配送商、灵活用工平台等多个公司……这意味着什么呢?

劳动关系明显存在,但专送骑手却找不到用人单位。

所以别看新闻界/论文界总在讨论「来去自由」的众包骑手,事实上外卖平台人数占比达30%-50%的专送骑手才是现实中权益纠纷的重灾区。他们的劳动状态跟固定工没有区别,但却因为劳动关系「被人为打碎」而无法得到应有的法律保护——就两大外卖平台而言,接近90%的法律纠纷发生在专送骑手身上。

03

各地判决下的「命运分野」

我们按照全国法院针对专送骑手认定劳动关系的比例(认劳率)做了一项排名,发现差异巨大。全国有10个地区认劳率达到90%以上,而排名倒数的5个地区(天津、陕西、新疆、福建及海南)认劳率均未超过50%,其中天津简直低到尘埃里(23.33%)。

所以对于许多骑手而言,他们的命运其实早在选择法院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

还记得骑手谜云中邵新银在重庆法院的连续败诉吗?让我们来看看重庆的排名……唔,倒数第七。不过重庆法院在骑手谜云发布半个月后写了一篇《平台用工不能规避劳动关系的认定》并登载于《人民法院报》上,总算弥补上了信息差。

04

劳动关系「日渐迷惑」场景大赏

业内人士曾透露,尽管不能保证精心设计的用工模式一定能帮助企业规避用工风险,但法院的确会被这些操作所迷惑。这是个概率问题——模式越复杂,法院越容易偏离客观标准,转而根据「场景」严重程度来决定是否认定劳动关系。

什么叫「场景」严重程度?钱的问题<命的问题。

在模式7(网络外包)中,工伤案件认劳率比工作报酬或社保纠纷案件的认劳率高出了16.67%;而到了模式8(个体户),这一「区别对待」更为显著,二者认劳率相差35.90%。

05

悄无声息的「甩锅」

外卖平台「甩锅」的核心操作是通过一系列表面的法律安排以及配合其中的配送商/众包服务公司和灵活用工平台,将骑手所带来的人力成本和用工风险向外剥离、层层区隔。

法律隔离效果可以说是十分显著了——

外卖平台由自营(模式2)转为外包(模式6)后,被认定为用人单位的概率从100%骤降至0.32%,到模式8时则降为0。同样,配送商通过模式7和模式8也将认劳率从81.62%成功降至46.89%和58.62%。

在侵权类案件中,外卖平台原本需承担的雇主责任几乎全部转移给配送商和灵活用工平台,由模式2(平台自营)和模式3(劳务派遣)的100%降到15%以内。

06

多如「蚂蚁」的配送商****

有人将配送商市场形容为高度分散且吃力不讨好的「蚂蚁市场」。上游是外卖平台利用市场优势地位对其利润空间的高度挤压,下游则是成千上万的骑手所带来的日常运营、沟通、管理成本。在夹缝中生存的配送商只能退化成从中抽佣赚钱的「二道贩子」,当骑手权益受到侵害时,许多配送商根本无力承担相应的赔付义务。

我们从判决中提取出了1002家配送商,来看看他们的注册时间。2016年发生了什么?这正是外卖平台开始大规模切换用工模式、由平台自营向直接外包/间接众包过渡的时间点。可以说,这些配送商正是在平台用工模式演进过程中「应运而生」的。

这些配送商分布在全国各地,于是就出现了「一名河北骑手被一家重庆公司安排到北京送外卖然后不得不跑到人生地不熟的重庆去打官司」的怪象。

「小、乱、散、差」的配送商市场上「皮包」公司不在少数,它们的责任承担能力十分堪忧。注册资本低、实缴资本更低,出了事儿想起诉?抱歉,已经注销。

07

个体户孵化地」藏在哪儿?

‍我们在知乎回答中详细披露了有关全国160万「疑似骑手个体户」的推理过程,并收到若干业内人士私信回复「亲历属实」。

「疑似骑手个体户」的分布非常集中,江苏省的注册数量遥遥领先,高达118.11万。贵州、广西的注册数量也分别达到21.03万、14.21万。显然,这与当地政府的政策支持和业务合作存在莫大关联。上述地区针对共享经济和灵活用工均提供了丰厚的政策红利,从而极大地吸引了灵活用工平台将异地骑手「落户」当地。

好消息是,骑手谜云发布后两天内,美团和饿了么纷纷发表声明禁止诱导骑手注册个体户,目前查询到的全国「疑似骑手个体户」数量已经不再疯狂上涨了。

VIP展区

「判决博物馆」还有一些珍藏品,例如原始判决分析数据库、交互式数据可视化系统(来看看部署在阿里云DataV平台上专供浙江省监管部门使用的版本)等。欢迎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与我们合作洽谈。

点击名片,认领律师朋友 ↓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骑手谜云:法律如何打开外卖平台用工的「局」?

我们可能想不到,这个系统里除了算法之外还藏匿了上千家公司,他们交错而成的复杂法律关系网络正将受伤的骑手死死缠住,而站在系统外的,是十位办案经验丰富却几乎束手无策的农民工律师。 在过去近三个月的时间里,我们应聘过骑手、拨打过卧底电话、与不同角 …

我们应聘过骑手,打过卧底电话,看了1907份判决,最后拼出了这部外卖平台进化史 | 徐淼、陈欣怡 一席第890位讲者

徐淼、陈欣怡,「致诚劳动者」研究员 外卖系统里不仅仅有算法,还藏匿了许许多多的公司,而这些公司错综复杂交汇而成的法律关系网络,正把骑手死死地捆住。当骑手跌入前方这个大坑的时候,其中任何一家公司,都不足以构成他的用人单位。 人们常说算法是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