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同志是如何挽救一部经典电影的?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收录于合集 #江同志 2个

我在媒体和互联网公司工作多年。有一个体会,领导的格局、审美、以及能力,很大程度上决定了部门(或者公司)的发展上限。

一个优秀的领导,能够人尽其才,优秀的人不会被埋没;也能带领团队向正确的路上走,不至于偏离轨道;也能够在诸多意见纷扰中,一锤定音,促进共识,凝聚人心。

但这样的领导太少了。江同志的领导才能,处事风格,以及政治智慧,就值得公司管理者学习和借鉴。

这尤其体现在江同志和电影有关的几件事中。

江同志的艺术审美和认知,让一部当时可能无法公映的电影,获得了上映许可,后来还获得了诸多荣誉。

这部电影是导演李前宽拍摄的一部国庆献礼片。目前在豆瓣上饱受好评,口碑很好。

但当时却遇到了大问题。这部电影里,李前宽一改以往电影里的刻板模式,将蒋介石塑造成了一个有血有肉的正常人。一些领导以及审查部门有意见,认为影片里充满了对蒋介石的好感,要求把蒋介石塑造的坏一些,才可以上映。

李前宽拒绝了这个意见。他也能够理解这个决定。当时中国正在准备国庆活动,这种影片上映,有可能引发争议。领导在拿不准这部电影的风险时,不让上映是最安全省力的决定。

就在李前宽心灰意冷时,曾经在天津工作过,现在负责传媒和文化的李同志给他建议:可以直接向新领导江同志反映意见。

于是在李同志的协调下,一天下午,影片专门给江同志播放,一同观看的还有其他官员以及军队领导。

这是决定这部电影生死的一个下午。李导演心里非常忐忑,因为就在前一天下午,有一个级别相当高的领导依然不同意这部影片上映。

李前宽和副导演一起,被领进空空的放映室。10分钟后,领导们依次来了。

简单寒暄之后,所有人都迅速落座。江同志们在前排,部队领导们在后排。李同志主持,他先让李前宽介绍了这部电影创作的初衷,以及目前这部电影的现状。

江同志听完之后,指了指身边的空沙发,邀请李导演坐过来。李导演知道,座位安排有严格规定。他犹豫的时候,江同志站起来说,请到这儿来,如果你的工作需要你坐这儿,你就坐在这儿。

江同志并非是出于礼貌,而是想随时向李导演提问题。江同志边观看,边向李导演提问,他也慢慢地融入到了故事中。电影结束的时候,江同志拍了拍李导演的手。

李导演后来回忆,江同志一共拍了他的手两次,他知道他喜欢这部影片。

江同志站起来,表扬了李的电影摄制水平,并且把刚才向李导演学到的一些创新技术,向其他人做了讲解。

他随后说,至于我个人对该片的意见,我想先听听你们的看法。他先让将军们发言。

大家都提了很多建议,没有一条是关于蒋介石性格的。四十分钟后,每个人都发言完毕,江同志也发表了意见。

他说,同志们,我看这部电影的时候,在思考一个问题。我们年轻一代,总是跨地域作横向比较……不善于跨时间作纵向比较。要意识到中国前进了多少,人们就必须意识到我们过去有多落后,必须意识到所有这些年,我们道路有多艰难。在我们的五星红旗上,有数百万烈士的鲜血。

江同志转向李导演说:我为你的影片而感动。这部影片的主题,我建议可以是:我们的国家建立,来之不易。

江同志支持这部电影,这部电影保住了。随后,这部电影在国内获奖,还拿到了美国,参加了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评选。

李前宽多年后依然对江同志心怀感激。他说,花三个半小时观看,讨论,并支持以非传统形式塑造蒋介石,这是史无前例的。

江同志对好莱坞电影也情有独钟。他对《泰坦尼克号》的推崇,在当时,推动了中国电影和国际电影界的交流,文艺界因此呈现出蓬勃活力。

那是1998年,中国引进好莱坞大片的第四年,当时中国每年进口的数量限制在10部。

这一年,中国引进了《泰坦尼克号》。发行人员对这部电影保底500万票房的要求,忧心忡忡。但是江同志对《泰坦尼克号》做了热情洋溢的评论之后,发行人员的担忧完全打消了。

那是当年三月,江同志和广东代表团讨论时,提到了这部电影。他说,不要以为资本主义就没有思想交流的东西。最近要上映的《泰坦尼克号》,这部片子把金钱与爱情的关系,贫与富的关系,在危难当中每一种人的表现描绘得淋漓尽致。

江同志的建议下,这部影片很快在海里为高级官员们放映了。他在解释为什么喜欢这部电影的时候说,“我们要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嘛。切不可以为我们才会做思想工作。”

最后,《泰坦尼克号》一刀未剪,在中国大陆顺利上映,并斩获3.5亿的票房。这个纪录后来保持了多年。

说到江同志和电影的故事,就再多说两句,感觉江同志对电影是发自内内的喜爱,所以对电影的创作和拍摄也十分关心。

1995年初,江同志听说谢晋打算拍摄电影《鸦片战争》,来纪念香港回归。他很感兴趣,于是赶快约见了谢晋,鼓励他赶快拍。

其实江同志和谢晋是老朋友。刚到北京工作时,他还晚上打电话到谢晋上海的家中问候。但谢晋时常不在家。先后打过三次,都没找到谢晋。后来二人见面了,江同志还开玩笑说,你怎么比我还忙?

另外一部电影,是江同志帮忙解决了难题。那是孙道临拍摄的《詹天佑》。因为一开始无法找到投资,迟迟没有开拍。

1998年的一天,江同志邀请包括李前宽、田华、孙道临在内的十几位电影界老艺术家到海里做客,讨论中国电影。李导演和江同志再叙旧情,田华提了拍摄战争片缺乏道具的困难,江同志立即让她找在座的军队领导解决。

孙道临也讲了他的困难,他说投资方都说《詹天佑》这个项目没有商业潜力,不愿投资。江同志立即指示曾任铁道部长、当时是宣传部长的丁同志解决问题。

《詹天佑》三年后上映,江同志看后,热情地赞美影片具有重大意义。

北京东四环边上有一家中国电影博物馆,是为纪念中国电影诞生一百周年而修建的。很少有人知道,如果没有江同志的过问,这座博物馆可能建不起来。

修一座电影博物馆,是老一辈领导五十年代的提议,但四十多年过去了,因为各种原因,这个项目长期搁置。李前宽跟电影局领导说,我直接给江同志写信试试,请他亲自过问,没准儿有用!

李导演在信中恳求江同志支持这个项目,以便解决繁琐的程序,使项目启动。

江同志以高超的政治智慧,处理了这个难题。他没有直接批准项目,只是让宣传部研究此事,并汇报研究决定。下面的干部知道江同志是愿意修建这座博物馆的,于是很重视这个项目。2005年,电影博物馆在中国电影诞生100周年时落成开放。

其实江同志对电影的喜爱,从年轻时就开始了。江同志在上海读书,工作,上海流行看好莱坞电影。英语出众的江同志当然也不例外。

江同志广泛涉猎好莱坞电影,他在公开场合提到自己看过的电影包括,《丛林公主》,《翠堤春晓》,《乱世佳人》,《魂断蓝桥》,《卡萨布兰卡》,《一曲难忘》,《罗马假日》等。这些都是20世纪三四十年代上映的电影。

《丛林公主》是1936年上映。江同志不仅看了影片,还对片中一首叫《Moonlight and Shadows》的插曲印象十分深刻。七十多年后,仍然可以准确地哼唱这首曲子。他也曾委托专家在网上检索这首歌曲的版本流变,花了很大力气才研究清楚。

《翠堤春晓》是1938年上映的华尔兹之王约翰·施特劳斯的传记片。江同志不仅看过,他还会唱片中的插曲《当我们年轻时》。江同志后来在会见外宾时曾即兴演唱,博得满堂喝彩。《一曲难忘》是肖邦的传记片。

从这些电影里,可以看出江同志情有独钟音乐题材的电影;即使中年后身居高位,公务繁忙,也没有停止对电影的喜爱。

这一方面是江同志个人审美的体现。另外一方面,也可能是,江同志洞悉了列宁同志的教导:

“在一切艺术中,电影对我们最为重要。”

往期回顾:

江同志的幽默

江同志是如何处理新闻事故的?

江同志是如何面对媒体批评的?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赞一个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请不要这样对待杨德昌的电影

近日导筒在后台收到投稿,国内流媒体腾讯上线导演杨德昌长片首作《海滩的一天》时,将原片的166分钟删成了53分钟,整整删除110分钟内容,有影迷表示“简直是将正片删成了预告片”;另一家流媒体爱奇艺上线版本为159分钟,也略有删减,此外上线版本 …

如何评价电影《天注定》?

知乎用户 梁小阳 发表 刚在人人上发了一篇影评,转到这儿来吧:(剧透预警!!!) 我上小学四年级时,就听家长说过,有个榆次恶性杀人犯可能逃窜在许西附近,后来没多久就被抓住了,当时好像也引起社会很大轰动,一时街头巷尾热议,更因为最终逃匿 …

收藏!三十部被豆瓣下架的电影

世界上有很多很多禁片,但大部分禁片在豆瓣电影里还是有条目的,且都能与其他电影条目一样,有简介有相册,能评分,也能发表短评、影评及正常讨论。 可以说大多数禁片在豆瓣上都有条目,但资深的影迷或者细心的网友就能发现,其实有一部分电影和纪录片是被删 …

如何评价 2021 国庆档电影《长津湖》?

知乎用户 堪舆先生 发表 经过网友提醒,部分描述可能有剧透!不过不影响观影! 我的姥爷,是一名参加抗美援朝的志愿军战士,正因为此,第一时间我就去看了一下。 电影对当时的细节复原的很到位,比如在火车站,临时配发冬季棉服,甚至守备部队直接脱了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