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演前,乐队主唱写好了遗书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温馨提示:本文很可能被和谐,请注意保存。

 

左边为主唱X

这次,我们去了陕西商洛沙河子镇演出。

“重金属乡村巡演2021”,前往中国8个受重金属污染的乡村进行演出,通过重金属音乐,关注重金属污染,试图推动有关企业和部门进行治理及改变。

比起广东阳春的床上演出(阳春市宣传部长和街道书记以及jing车、120急救车、防疫车的全程“见证”),陕西的演出现场没有那么曲折。陕西商洛沙河子镇,是我们重金属乡村巡演第二站。整个重金属乡村巡演,我们邀请到了两支乐队,一支是老头乐乐队,负责北方四地演出;另一支是土壤改良乐队,负责南方四站的巡演。事实上,我们原计划邀请8支重金属乐队参与,由于种种原因,中国那么多牛逼的重金属乐队,最终只有两支参与,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参加巡演需要有“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勇气与担当:当记者有可能被打,环保人士有可能被抓,志愿者时常被恐吓……在这样的语境下,我们前往中国8地巡演,为污染地发声,这本身风险重重(我们的一个小伙伴在调研过程中,被多人围殴后腿伤至今未好,被强删照片,被恐吓,心情抑郁,调研结束后暴瘦20斤)。

在巡演第5站结束后,我们去老头乐乐队鼓手didiaoZ家里撸了猫(有6只猫!),我们在大街上骑单车摇摇晃晃,我们喝酒聊天听到在巡演途中刚过了18岁生日的主唱X说在巡演之前她都写好了遗书……据说老头乐乐队内部,在出发前花了点时间研究,一旦有危险,如何应对。我想,不仅对乐队,对我们所有参与的人来说,奔赴社会现场,不止是我们肾上腺素飙升的重要时刻,也是我们试图用肉身搅动僵局试图改变现状的重要途径。

陕西这一场,由老头乐乐队演出。我们就站在污染地演出,面对着陕西锌业有限公司。或许,正在轰鸣运转的机器,也在听我们的演出。顺便说下,在我们演出前,当地村委会的人跑过来,让我们赶紧离开。他们怕我们是调研污染的,但一看我们各种演唱(一般人听不清歌词),反而不担心了。

谁又能想到呢,一场重金属演出,会事关重金属污染!

有人说,这是一个巨大的玩笑。陕西沙河子镇演出,我们的口号是:“炒重金属蔬菜,听重金属音乐”(当地居民吃了多年的蔬菜,普遍重金属超标,最多达10倍!)

或许,音乐能改变现状。

注:专家透露,慢性镉中毒的初期症状为倦怠无力、头痛眩晕、鼻黏膜萎缩、咳嗽、胃痛和体重减轻。病情发展以后,患者会出现腰背及膝关节痛、牙齿上出现黄色的镉环、周身骨骼疼痛、骨质疏松、活动时刺痛加剧等症状,还会发生轻微外伤就可致骨折等。有些严重患者还出现肺气肿、呼吸功能下降、肾功能衰弱、肾结石、尿蛋白、肝脏损害和贫血等病症。

陕西沙河子镇重金属污染事件曝光后

污染企业十万火急要求见面

进行“公益事业合作”

被拒绝后

威胁“如果再乱发贴造谣抹黑企业

我们将追究法律责任”

(污染企业与我们的沟通)

10月8日我们发布《陕西沙河子镇重金属污染事件调查》,10月9日陕西锌业找上来,表示强烈要求见面,表示“公益事业合作”,我们表示拒绝见面及“合作”。10月10日,陕西锌业称“如果再乱发贴造谣抹黑企业,我们将追究法律责任”。

沙河子镇重金属污染事件曝光后,当地村民纷纷评论:

“当年铅超标的儿童给了些检查费封了口,不了了之。我们离冶炼厂不足400米现在树上的柿子核桃都不太结了,有几个全早早落了。唉。”

“早都不在屋里住了,水根本就不敢喝,吃饭基本都是买的桶装水,地里菜叶子上全是炼锌厂污染后黑色的不知道啥东西,车停露天地方,第二天再看上面就是一层黑色粉末,投诉举报毛用没有”

“沙河子镇林沟村的选矿厂污染严重,工业废水放到河道,导致河里没有生物。”

“塬头子几个都患癌症,有几个人己不在了”

……

………………………………………………………………………………

重访陕西血铅村,村民食用镉超标10倍的蔬菜已多年,至今污染乱象重重

陕西商洛沙河子镇重金属污染事件调查

2013年

在陕西商洛,南水北调工程的重要水源地——丹江源头,被曝光有近千名儿童血铅中毒。

2014年

居民反映,商洛炼锌厂(陕西锌业有限公司)自建厂以来,肆意排放大量废水、废气,造成庄稼减产,树木枯萎,空气中弥漫着刺鼻难闻的气味,群众苦不堪言,环境严重污染。

2017年

商洛村民投诉,三十多亩良田被炼锌厂霸占,用于处理污水,厂里长期黑烟滚滚,气味强烈刺鼻。

2018年

商洛沙河子镇村民举报,炼锌厂把上万吨生产工业废弃垃圾(垃圾中包括硫酸、铅、铜、镉、铟、及各种化学元素)分别倒至林沟村生活饮水上游河流边2公里处和2.7公里处,严重污染村里1000余人的正常生活饮水。

2019年

商洛网民拍摄到商洛比亚迪厂区把污水直接排入丹江,让丹江河道直接变成黑色。

2020年

商洛火力发电厂被发现环评造假,把工业固体废物直接掩埋在山坳处,污染村民饮用水水源。

2021年

环保志愿者重访当地,污染依旧,生态修复依然遥遥无期。

类似的环境污染事件为何在商洛层出不穷?污染乱象为何时时无法处理?调查者近期在商洛实地调查,重访血铅村。据了解,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在商洛沙河子镇选址建厂以来,商洛炼锌厂、商洛比亚迪、商洛火力发电厂在政府部门的重视及支持下迅速发展,并很快发展成为商洛的名优企业、利税大户,为商洛的经济发展也做了极大的贡献。然而,由于由于这些厂都属于高污染企业,在取得经济效益的同时,也给当地环境造成了极大的破坏和污染。

陕西锌业:附近农作物均镉超标,部分蔬菜镉超标10倍,土壤镉超标最高达171倍

“以_陕西某冶炼区_(陕西锌业)农田蔬菜地土壤为研究对象,采用单因子污染指数法、污染负荷指数法、综合污染指数法 和潜在生态风险指数法评价冶炼区农田蔬菜地土壤重金属Zn、Cu、Ni、Mn、Cd的污染状况. 结果表明,单项污染评 价生菜、香菜、白蒿、小青菜、油麦菜、菠菜、大葱、韭菜、蒜苗地土壤重金属 Cu、Ni、Mn 含量是安全的,重金属 Cd 含量 严重超标,而小青菜、菠菜、大葱、韭菜、蒜苗这5种蔬菜地土壤Zn含量超标,超标率为55.56%. 综合污染评价9种 蔬菜地土壤均被重金属严重污染,污染负荷评价菠菜和韭菜地重金属为中度污染,其他蔬菜地土壤重金属含量符合 标准. 9种蔬菜地土壤中重金属的生态危害指数88.89%,属于中等及极强生态风险,尤其Cd的生态危害较高。”

                                          ——2017年论文

《陕西某冶炼区农田土壤重金属污染特征》

商洛炼锌厂(陕西锌业有限公司)是冶炼业的龙头企业,现为陕西有色集团控股的国有企业。该厂位于陕西省东南部的秦岭南麓、丹江之畔。厂区600米范围区域内有林沟村、罗村等多个村落。

从2013年至今,商洛不少居民反映,商洛炼锌厂自建厂以来,肆意排放大量废水、废气,造成庄稼减产,树木枯萎,空气中弥漫着刺鼻难闻的气味,群众苦不堪言,环境严重污染,导致当地近千名儿童血铅中毒。

当时,陕西省环保厅建立督查室,对商洛炼锌厂环境问题进行整改,要求该企业对周边环境状况进行评估和恢复,开展周边儿童健康教育、体质监测和预防治疗工作,并督促群众搬迁。

八年时间过去,调查者重访血铅村,看到商洛炼锌厂的废水依旧通过下水道排向丹江。排向江里的废水呈现灰色,十分浑浊,还带有化学品的刺激味道。

调查者取水样进行检测,经对几个指标进行检测,均达标,但锌存在超标情况,最高达4.4倍。

沙河子镇上居民告诉调查者,商洛炼锌厂这两年环保问题有所改善,河流不是黑色的了,“早在前几年,河里的水是剧毒的,水里鱼虾都绝种了”。

原来,当地政府这几年在对丹江河治理上投入了巨大的精力和成本,因为这条丹江河承载着南水北调的使命。

那么,这里的农作物是否安全?调查者对商洛炼锌厂周边土壤和农作物进行抽样检测,情况如下:

土壤重金属污染严重

铅、镉均超标,最高达171倍

土壤采样检测

样品编号210601TR001

沙河子镇黄棕色土壤,铅超标1.24倍,镉超标82.6倍

样品编号210601TR002

沙河子镇黄棕色土壤,检测显示,镉超标12.5倍

样品编号210601TR003

沙河子镇黄棕色土壤,铅超标2.79倍,镉超标171.6倍

样品编号210601TR004

沙河子镇黄棕色土壤,铅超标1.3倍,镉超标160倍

样品编号210601TR005

沙河子镇黄棕色土壤,检测显示,镉超标2倍

蔬菜重金属污染严重

镉超标最高达10倍

**小葱镉超标10.8倍**

小葱-采样于陕西锌业有限公司附近的李堡子村,小葱距离厂区直线距离82米,检测出镉为0.54mg/kg,标准值为0.05,超标10.8倍。

油麦菜镉超标9.5倍

油麦菜-采样于陕西锌业有限公司附近的李堡子村,距离厂区直线距离90米,检测出镉为1.9mg/kg,标准值为0.2,超标9.5倍。

香菜镉超标3.9倍

香菜-采样于陕西锌业有限公司附近的李堡子村,距离厂区直线距离88米,检测出镉为0.78mg/kg,标准值为0.2,超标3.9倍。

上海青镉超标1.2倍

上海青-采样于陕西锌业有限公司附近的李堡子村,距离厂区直线距离84米,检测出镉为0.24mg/kg,标准值为0.2,超标1.2倍。

青花椒镉超标2倍

青花椒-采样于陕西锌业有限公司附近的李堡子村,距离厂区直线距离40米,检测出镉为0.4mg/kg,尚未有标准要求,以芥蓝的标准值为0.2,可判定超标2倍。

油菜籽镉超标2倍

油菜籽—采样于陕西锌业有限公司附近的李堡子村,距离厂区直线距离73米,检测出镉为0.46mg/kg,尚未有标准要求,以芥蓝的标准值为0.2,可判定超标2倍。

锌厂内的废物堆放地未做防渗

多年来,曾经上千儿童血铅超标的村子里,多种农作物皆重金属含量超标,其中小葱检测出镉超标10.8倍;油麦菜超标9.5倍。当地有关部门并未修复被污染的土壤,世代生活于此的村民没有其他选择,只能食用被镉超标达10倍的蔬菜。

此外,调查者还发现,炼锌厂还在林沟村村民饮水源头填埋污染物。

林沟村位于陕西锌业有限公司西北方向,村庄距离陕西锌业有限400余米,现居住人口1600余人。村民曾经向政府投诉,陕西锌业有限公司将上万吨生产工业废弃垃圾(垃圾中包括硫酸、铅、铜、镉、铟、及各种化学元素)分别倒至林沟村生活饮水上游河流边2公里处和2.7公里处(卧虎岭景区处路两边水沟),严重污染林沟村村民生活饮水。

沙河子镇政府派人调查时,陕西锌业有限公司用推土机将上万吨生产垃圾进行掩埋,上面简单盖上泥土,就不了了之,所埋垃圾至今还在原地。

村民们抱怨道,“污染物离我们的饮用水源太近了,天天喝着这样的水,心中不由得天天心惊胆战,担心哪一天自己会身患重病、不治身亡。”

商洛比亚迪:趁着夜色偷排污水

调查者发现比亚迪的排污口设置在河岸边,边上生长着各种杂草。有村民在河床上种上玉米、大葱。

调查者偶遇在河床种菜的村民,他透露说,虽然政府这两年查得厉害,不准企业偷排,但比亚迪仍然会趁着夜色,偷偷排放污水,今年就有发现过偷排的情况。

我们检测了丹江河岸畔泥土,检测显示,镉超标3.45倍。

企业的污水偷排直接影响居民的用水安全。当地人告诉调查者,村民都会在丹江河道旁打井取水,食用河道旁的井水。若河道被污染,井水也必将被污染。

调查者和村民交谈不久,就闻到河水带来一股化学物般的刺鼻味道。老农说,“我们住在河道附近的村庄里,这种刺鼻味道时常钻着门窗进来,难以抵挡。”

是日,我们查看了商洛比亚迪厂家自己制作的在线检测数据,却显示一切数据正常,未出现重金属超标情况。

村民抱怨比亚迪偷排,说刺鼻的味道经常钻进门窗,无处可逃

调查者采访了多位比亚迪员工,他们表示,目前该厂风雨飘摇,公司大量裁员,部分员工处于带薪休假的状态,等候厂区召唤随时回去上班。可能是没有太多开工,所以在线监测数据正常。

然而,一位在比亚迪公司工作了十几年的老员工向调查者透露,厂区内污染依旧严重,而且污染较严重的岗位,一两年便需要进行调换。

商洛火力发电厂:噪音比放鞭炮还大,一日24小时不停歇

火力发电厂容易产生大量工业固体废物和持续的噪音,怎么处理固体废物和扰民的噪音是两大难题。

调查者走访商洛火力发电厂发现该厂环评造假。在商洛火力发电厂提交的环评报告中,写着商洛火力发电厂的贮灰场建设在厂址西南方约3.5km处的廖峪沟,满足煤种3年的贮灰、渣、脱硫石膏量要求。然而,调查者实地调查看到,贮灰场位于厂址北边叫白洼的一处山坳处,距离丹江河直线距离仅有1.583米。

➤环评报告摘选

也就是说,若商洛火力发电厂未采取环评要求的工业固体废物污染防治措施,对地表水环境将产生很大的安全隐患。

更让村民们头疼不已的其实是商洛火力发电厂产生的噪音问题。

调查者一走近厂区,耳边就是源源不绝的嗡嗡声。

“吵死了。”村民李叔情绪激动,“这里的空气和以前不一样了,噪音更是没日没夜的响,我们没有办法,之前有村民反对建火力发电厂,或去投诉噪音,却被铐子拷走了,太黑了。”

调查者查找相关的环评报告,报告显示,商洛火力发电厂工程噪声源主要有汽轮机、发电机、引风机、一次风机、送风机、磨煤机、脱硫风机、空压机、水泵以及锅炉排汽等,噪声级一般在70~100dB(A)。

测量商洛发电厂的噪音分贝

商洛火力发电厂周边 200m 范围内分布着麻岭子村、杜沟村、杜沟小学、柿园子村等村子。调查者来到200米内的张村现场检测,得知夜间最大噪声为76,不满足《声环境质量标准》(GB3096-2008)2 类标准。该等级噪音属于很吵,能损害神经细胞的噪音状态。      

张村的村民张叔告诉调查者,“这种声音一天24小时不间断地重复着,而每当半夜排废气的时候,声音更加大,kuo ci,kuoqi,kuoqi地。”张叔模仿着排气的声音,说那声音比放鞭炮的声音还大。

火力发电厂等企业一边给村民带来微薄福利,一边又侵害村民的生存环境,严重污染水源,带来噪音和各种重金属污染,得不偿失。村民们期待商洛的污染乱象可以引起关注,得到妥善处理。

★★★报料联系

如果你有污染的证据、内幕、故事或其他相关信息,请联系我们。

邮箱:nutbrother@gmail.com   (坚果兄弟)

微信:nutbrother2  (坚果兄弟)

8+1:重金属乡村巡演2021

针对严峻的重金属污染,我们想做点什么。

重金属污染无异于一场噩梦,多年来,儿童血铅事件、毒大米事件以及全国各地癌症村事件频发,给乡村带来了苦难(而中国1/5的耕地受到了重金属污染,当抽象的数据转为具体的污染事件,件件触目惊心)。与此同时,重金属污染多发生在没有话语权的乡村,具有高度的隐蔽性,在今天“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国策之下,环境污染问题在很多区域依然是极为敏感的话题,信息被遮掩,污染事实无法被公开,公众知情权得不到充分保障。

2021年春夏,我们结束了在中国7省8个被重金属污染的乡村调研(还有1个号外项目:ZiBo火锅鱼),合起来即8+1。随后,我们邀请多位朋友根据调研资料作词,邀请两支重金属乐队前往8个乡村进行巡演,让重金属关注重金属,让被遮蔽的残酷被更多人看到,并联结更多人参与进来——这个项目名为“重金属乡村巡演2021”,我们期待通过直接行动推动相关部门和企业对9个受重金属污染的地方进行治理修复,期待整个社会关注到比雾霾更严峻的重金属污染问题。

➤相关文章:

《重金属乐队的夏天:寻找1000个大众评委》

《重金属乐队的冬天:寻找8支有种的金属乐队》

➤8+1相关项目:

山东淄博重金属污染事件:《中国有座城市,花了近30年把一条河熬成米其林级别的火锅汤底 ⎮ 淄博火锅鱼》

广东阳春重金属污染事件:《1969年,列侬和小野洋子上演“床上和平”,2021年,土壤改良乐队被迫在床上演出》

筹集调研检测巡演费用15万+

(8地检测费用,我们借支了5万)

(8地调研和巡演,借支了5万)

**(后续,我们将重返污染现场的执行费用5万+)
**

目前,在资金和参与人员都非常窘迫的情况下,我们已开展了一系列工作(调研4个月以及全国8地的巡演)。我们的重金属乡村巡演,建立在基本的田野调查和所在地污染样品的详细检测之上。调研地点和巡演地点涉及到中国西北、西南、中部、东部、南部。

为了还清借支的5万检测费用和8地巡演费用,以及后续重返污染现场执行其他项目(以便推动相关企业及部门改变),我们执行小组尝试售卖我们巡演的同款T恤《重金属乡村巡演2021:预售巡演同款T恤,筹集巡演+检测费用》(请点击这篇文章左下角的“阅读原文”)

如果你想直接捐款支持我们

请参与“公益行动者卓越计划”

请点击下面的图片

然后长按图片

你会看到“腾讯公益”小程序,点击即可捐款支持我们~

重金属乡村巡演2021

联合工作组

公益支持:中国绿发会

调研小组:茜瓜、萍曦、小黄、范博、田曦、坚果

乐队:老头乐、土壤改良

作词:冰煌,基丁叔,常乐,狼,周琰,李佳,东启,宏彬,坚果

大众评委:八十人

编辑小组:懒人、鸭鸭、麻麻雷、Kate

执行小组:武老白,冰煌,常乐,可乐S,小明,坚果,宏彬

技术支持:湖大土壤资源保护与污染检测研究中心、杭州陆恒生物

设计支持&物料赞助:蓝小劫

录音:中云

拍摄:老白,常乐,可乐S,宏彬,坚果,车车,小朱,大朋

剪辑:老白、车车

导演:车车、大朋

发起机构:青朴公益、潜行艺术

策展人:郑宏彬

发起人:坚果兄弟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重磅】一座为“收复台湾”修建的桥,与被留在桥下的人

大桥2020年通车,意味著京台互通计划的大陆部分全部完成。桥建好后,长屿岛上的生活却沉没了。 端传媒记者 门悦悦 发自福建 2021-08-03 一辈子几乎都在长屿岛上的老陈,主业是捕鱼。 摄:林振东/端传媒 陈金花穿著平底鞋站在码头上,脚 …

大山里的人们为什么不搬出来?政府有没有义务帮助他们搬出来?

知乎用户 发表 “大山里”似乎已经成了偏远、贫困的代名词。有些人去大山里支教,有些人去大山里秀慈善。支援山区不仅路途遥远,效率也很低,支援工作似乎永远没有尽头。为何不能将人烟稀少的山区变成自然保护区,并为山区人民在更适宜人类居住的地方创建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