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威学姐的权力江湖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01 

真的疯了,但凡现在刷B站也好,抖音也好,还是看朋友圈,群消息。

都绕不开一个女人——张美玉

相信大家也基本看过关于她的视频了,说是黑龙江某职业学校,学生会的几个女干部,查寝查的像黑社会收保护费一样。

清一色的西服,尊卑有序的开场方式,斧头帮看到了也得礼让三分。

“以后看清我们6个的脸,除了我们6个,谁管你们都不好使,明白了吗?”

那气势,让我想起了那些年的霸道总裁语录:

“整个上海滩,谁敢动我张万霖!”

“耶稣都留不住他,我说的!”

“还有谁!”

“一句话我不会跟你讲两次!”

02

6大学生会学姐c位出道,为沉迷于女装的短视频界,注入了一股阳刚之气。

**权力真是个好东西,不知不觉,就能让人变了。
**

我还记得之前昆山某电子厂的小头头,向扔狗骨头一样的,向员工扔证件。

我还记得前段时间,有个“微博监督员”也是摆出了极大的官威,晒出了自己封账号的大能力。

我还记得《水浒传》里的镇关西,虽说只是一个猪肉贩子,但欺男霸女的事,也没少干。

原因就是:“郑屠可不是一般的屠户,而是投托在小种经略相公门下做个肉铺户。”

古往今来,深植在中国土地上的官文化,从未断绝。

当小人物被赋予权力后,总是忍不住要帅一把。

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有点地位。

即便是相对单纯的学校,也开始蒙上了这层弊病。

这些年,学生会的负面新闻没少给这个组织抹黑。

有男会长利用职权潜规则学妹的,有利用心理压迫逼女友自杀的,有当寻租人给校领导输送利益的……

还有类似张美玉学姐这样,把学弟学妹当奴才的。

混过学生会的都知道,他们是大学里的“精英”。

在不少高校中,学生会成员在入党推优、奖学金评定、保研加分等方面都占据着主动权。

尤其是名校的学生会的干部,将来很有可能是机关,国企、金融机构的得力干将,最差也能混个留校工作。

**权力让人腐败,也让人变性。
**

逼女友包丽自杀的北大牟林翰,在学生会里浸淫已久,深谙“学生会政治”。

在如何去竞选学生会干部,如何取得别人信任,如何对领导投以“忠心”,如何通过利益骗取选票等方面,颇为在行。

张美玉学姐呢?

也很厉害,处处发挥领导带头作用,常常就查寝问题,志愿者问题,和群众们打成一片。

不难想象,这样的人如果不是因为被曝光,将来进入官场,会是怎样的存在?

**03
**

作为一个毕业多年的大学生,我直到现在还不能理解,学校为什么会有学生会这种组织。

我还记得上大一的时候,某个学生部长在提到学生会主席的时候,一脸的奴才相。

在学校,学弟学妹们总是很崇拜那些在学生会混得风生水起的前辈,校园风云人物非他们莫属。

曾经,知乎上的一个匿名提问很火:

“我是学生会的干事,男朋友是部长,这段恋情该不该公开?”

将近三千条回答,高赞基本都是在嘲讽。

“这么大的职位,已经不是为了爱情小打小闹的时候了!”

“你知道学生会长背负着多大的责任吗?谈恋爱要影响他以后当市长的!”

从网友的经历和吐槽中可以看出,如今高校里的学生会干部,正在逐渐腐化。

普通一点的症状是喜欢自居前辈,并享受被恭恭敬敬捧着的感觉。

“叫学姐!”

“都不知道说学姐再见的吗?”

重度则到处标榜自己的“人脉”、“圈子”、“关系”,并在言语间透露压人一等的骄傲。

然而,这真的只是学生的错吗?

校园里面的种种怪象,其实只是权力社会的一个缩影。

面对权力的诱惑,人们总是会自发地向权力中心靠拢,学生也不例外。

而当身处在权力游戏中的学生们尝到权力的甜头,自然而然地会模仿他们所知道的官场文化。

利用权力,去打压自己看着不爽的人。

利用权力,去接近权力,然后巩固这个权力体系。

今天,我们嘲弄学姐张美玉,觉得她仗势欺人。

但她又何尝不是这片土壤下的产物?

嘲讽张美玉容易,可谁又敢破除这样的土壤?

-完-

为了防止你找不到我

请关注一下

-———————-

公众号:木蹊说

一个干净写字的公众号主。

扫描二维码,即可关注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不畏浮云遮望眼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大水冲了龙王庙,YYDS痛批绝绝子

‍ ‍事情的起因呢是这样的: 刚刚,新华社旗下新华每日电讯发了一篇评论,痛批网络语言滥用梗,离了【YYDS]和【绝绝子】这些流行词就不会说话了似的。 与YYDS一起被批评的还有【扎心了】老铁,【打call】等网络热词。 这评论可来得及时啊! …

圣人的“均富”理想,今日能实现吗?

“共同富裕”是当下第一热词。如果将“共富”或“均富”作为一种社会理想,那在中国存在的历史可长久了。一代代先贤曾设想过这种图景,却从未实现过,一个关键的原因是以前生产力不发达,全社会没那么多财富总量,怎么一起富裕呢?所以历代造反者动员口号往往 …

给拉登唱赞歌的,不止卢克文

卢克文被禁言了。 昔日的爱国大V,却沦落如此下场,仔细一查,原来是因为对恐怖主义大亨本·拉登表达了敬佩之情。 在“消灭全球恐怖主义”已然成为世界共识的21世纪,还有时政KOL能堂而皇之为拉登摇旗呐喊,这让不少朋友直冒冷汗。 要我说,这些朋友 …

张文宏保住了,张文宏失败了

复旦大学发布了声明,公布了对张文宏论文的调查结果: 朋友圈转发的很多,大家都感到了欣慰。一句话总结,这次对张文宏医生的攻击,可能告一段落了,张医生本人应该安全了。 这个调查结果,值得细读。“符合当年……要求”,是说论文的综述部分“以现在的标 …

封号期间的思索

各位,我回来了。 8月8日17:09,正和朋友在外茶叙,接到后台通告,我的公众号“维舟”被封号15天。起因是我那天发的一篇,让有些人看了不舒服。 这篇存活了5小时,阅读量3万 我之所以知道这一点,是因为到豆瓣、到我小号都有举报者(我不知是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