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现在社区工作人员越来越讨人嫌?

by , at 04 December 2022, tags : 社区 他们 自己 我们 基层 点击纠错 点击删除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知乎用户 冰茶 发表于 11/24/2022

基层的苦和累不是老百姓造成的。

基层的苦在于被系统当成工具,更重要的是,自己也把自己当成工具。

正常的打工人,工作中遇到困难,遇到不合理的命令,是会跟领导沟通,吵架,甚至撂挑子辞职的。但是很多时候基层觉得自己没有这个选项,所以希望自己的无奈可以被理解。

dear, 你自己把自己异化为工具的时候,就已经丧失了被共情的资格了。

共情这种东西是给有自己的思想,行为受自己控制的人类的。人类是不会,也不应该共情一个扳手的。

知乎用户 苏呷子​​ 发表于 11/25/2022

第一,他们的负重前行,是为了社区居民,还是为了上级交办的工作任务?

第二,他们的负重前行,可否为社区居民减负?到底成全了谁的岁月静好?

第三,他们的负重前行,又被谁所利用,来为失误涂脂抹粉?

第四,当他们拥有把枪口抬高一寸的自由时,可曾抬高半寸?

第五,当他们拥有一点点权利时,是敬畏与慎重,还是嚣张与跋扈?

综上,他们的负重前行是讨人嫌,还是值得同情——不过就取决于——身为鸡蛋的他们,选择站在哪一边。

如果他站在高墙的一边,对不起,让高墙去同情你们吧。

知乎用户 贾明子​​ 发表于 11/24/2022

看到这个回答底下有不少社区工作人员在说自己工作如何如何辛苦,自己的职责如何如何多,权力如何如何少之类的。

是的,我很同情也很理解他们。都是恰饭,谁都有一大堆的无奈和辛苦。

但是这和是不是讨人嫌是两个问题。

关键是看他们为什么辛苦,或者说白了,是为谁辛苦。

包身工的工头们可能工作比包身工还要辛苦。但是他们讨包身工的嫌是肯定的。

事实上,他们越辛苦,包身工们越觉得讨人嫌。

城市和农村按居民居住地区设立的居民委员会或者村民委员会是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的主任、副主任和委员由居民选举。

知乎用户 知乎用户 发表于 11/27/2022

因为没钱。

真的,什么其他原因都没有,就一条,没钱。

到处都没钱了。

没钱就没法办事只能凑合,而凑合着办完的事情,肯定到处都不合适。事情办得不合适,上面不高兴,下面也不高兴,中间的办事员就越来越讨人嫌了。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你看看富土康的招工。

招不到人了,就加钱,加了钱就能招到人了。问题就解决了。

人招多了,钱不够了,人来了拿不到钱,都不愿意回去,产生了新的问题。

那怎么解决这些多出来的人?先是请当地jc们帮忙,想少花钱办大事,但没办好,还是有问题。

接着就开高价请人返乡,愿意返乡的上车8000,落地2000,钱给足了,问题就解决了。

所以社区工作人员的问题,也是没钱闹的。

比如隔离,你要是居家隔离,家家户户都送鱼送肉送米送面,绝大多数百姓都愿意支持。

但你地方上没钱,隔离期间的生活成本让老百姓自己承担,那么谁也不乐意搭理你。

咱们也别说老百姓了,老百姓觉悟低,不懂国家大事。咱们说兄弟单位吧。

你社区工作人员,要去封锁隔离,那么至少得有医务人员和派出所协助吧。这俩单位愿意来帮忙吗?他们自己都忙吐露皮了。请人家来协助,至少得有个车接车送吧?得管顿工作餐吧?你自己的盒饭都没着落,谁愿意来搭理你呢?

前两天那个“儿子是软肋”“找个黑地拘留几天”,视频你们都看了吧?那群街道干部就是过过嘴瘾,证据不全,哪个派出所也不愿意揽这种事。真把人拘留了,过几天人家投诉,派出所得出来说明情况啊,谁愿意替社区顶这个锅?

你社区要是能给派出所几十万办公经费,不用你想办法,派出所肯定会主动帮你找软肋的。但一点好处都没有,真出了事还得让派出所来顶缸,派出所可能不是好人,但绝对不是傻子。

顺便说个事,你们注意到那几个领导的穿着了吗?都是羽绒服和马甲。现在是11月,北京,在办公室内穿羽绒马甲,只说明一个问题:居委会没交暖气费。甚至连空调都没开。

11月的北京不算冷,但也早到了供暖季。正常年份,居委会办公室早就开了暖气了,没暖气也开空调了。不缺这几个钱。但今年是真没钱了,据我所知很多办公场所都没有交暖气费,就是没钱闹得。

你连暖气费都拿不出来,又怎么能负担找人软肋的费用?找到了谁去执行?哪一步不要钱?

前两年有个领导找精神病院院长,请他们帮忙把一个人关进精神病院。

院长说这好办,只要有病历证明,而且他在急性发病期就行。

领导说我要有证明还用找你?你们造一个证明不就行了?

院长说谁造谁负责啊,大夫们没人敢签字。要不您写个情况说明,签个字,就说他发病了,我们就去把他拉进来检查。他要真有病我们就留下治疗,没病的话再放出去。

领导就不说话了。

看到了吗?现在谁都不傻。

社区工作人员没钱,哄不住群众,拉不来帮手,顶多只能是拿着政策吓唬人。可吓唬人一次两次还行,吓唬的多了也没人怕了,就让人讨厌了。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于 11/24/2022

如果一个小区的居民都认为小区门口的保安手握生杀大权,并且能跳过法律程序当场定罪。

那么久而久之保安肯定把那个小区的居民当傻子看。

然后居民就会觉得保安很讨厌。

知乎用户 车路​​ 发表于 11/26/2022

因为有的社区的人会想要找一个黑地

会去研究你的软肋是什么

会想要给你扣个帽子

想要毁了你的孩子

就是不给你解决问题!

这个视频会一次一次地被发出来

再一次一次被删除

而社区的人还是社区的人

不管你讨厌还是喜欢

知乎用户 某种微笑 发表于 11/24/2022

这么多知乎社区好干部啊?疫情三年把自己说的那么委屈呢?你们是越来越牛x了还是越来越卑微了啊?全国人都有体验。

知乎好警察看的想吐,这知乎社区好干部,更想吐了。恶心

知乎用户 小汤姆 发表于 11/27/2022

说一个我的亲身经历吧。

2019年的时候,那一年,因为触犯了法律,被判了邢,判二缓二,就是不进去,而在辖地司法学习和社区劳动两年,在这期间,电话定位,不能离开该市。

案件从公安、检察院、法院三个部门层层下来,最后办理取保候审,当地社区民警办公室以及社区办理手续,哪哪都顺,就在社区负责任那,连续2天都找不到人,因为当时办理取保候审,给了3天时间就要去司法局去回执,如果社区不接收,那么我就得去坐实邢。

眼看就最后一天了,我开始找人打听到了那个社区专门负责我们这一块的那人的电话,打电话之前,我那个朋友说:这货不太好说话,但只要有酒就好说话,酒也不用太好,几十块钱一瓶的都可以。我心想,这也没啥,毕竟自己的戴罪之身,人家接收我是情分,不接收也是本分,这点酒钱,不算什么。

拨通了电话,告知来意,对方说,现在马上年底了,这事难办啊,指标满了,接收太多缓刑人员不好管理。。。。。。

我在电话里又把话说的更明确了一点,那人说,这样吧,下午你等电话吧。

下午3点,接到了电话,约定去办公室。

到了办公室,他就白了我一眼:天天都弄点子这事,人现在已经很多了,管理上很难,不给你们通过吧,又不近人情,实在是为难。

我也不在乎那么多了,递上烟,就寒暄了几句,也保证绝对不会带麻烦给他的,并表示,晚上一起坐坐。

他故意装作思考了一下,在取保材料上签了字,我拿起材料:我现在交到局里去回执,晚上8点见。

就这样,晚上俩人到了约定的小饭店,我上去点了几个硬菜,他赶紧上去阻拦了,就咱俩,一荤一素就可以,就喝点酒聊一会就可以了,老实讲,那一刻,我还是感动的。

就这样,溜了个大肠,一碟花生米,一瓶海之蓝,喝了起来。在整个过程中,算是彼此认识了,并且,他还跟我岳父以前是同一个单位的。表示以后会照顾我。

回头,我也把这个事情跟我岳父说了,他说有这个人,只不过,我岳父说这货就是个狗,叫我注意点。

接下来,每周三司法所里学习,每周五载社区劳动一下,其实劳动也没啥的,就是擦擦社区会议室的玻璃跟桌子,为期俩小时左右吧。大多数时间,干完活,所有人都凑一起抽烟,聊天。

在这期间,很多人都对负责我们的这个人有很大意见,都说这货不是个东西。

时间到了来年5月份,疫情刚过,我岳父因为腰椎要做手术,那个时候进医院也不方便,我岳母不识字,由于我接下来两年行为受限,所以,全家,就我一个闲人,我就负责在医院陪护我岳父。

连续4天的陪护,熬得晕头转向的,接到社区电话:XXX,你还有多久到,就差你了。

我才知道是周五的,要去劳动了,可医院离社区有16公里,我就把情况说了一下,并告诉他是我岳父住院的。

那人直接就说:你就说能不能来就是了,别的,不用给我说。

这人的口气就是:来不来你看着办,我按规矩办事。

我说这就去,说完,跟我岳父交代之后,骑上摩托就奔向社区。

在赶路的时候,我脑袋里想了好多,最想干的就是揍他。但,我清楚的直到不能这么做。

到了地方,那人一点好脸都没给我,当场宣布,所有人都可以休息,剩下的活都交给我做,转身就走了。

我已经恼到极点了,几个关系不错的人跟我一起把剩下的事情做完,在一起抽烟的时候,他们都安慰我,我抽着烟,什么都不做,就死盯着那人的办公室。

时间一到,我们就走了。

第二周,给我岳父办理完出院,我就去市区我朋友的公司谈点事情,突然接到了他的电话。

“XXX,你现在来社区一趟”。

“领导,今天是周4吧,我现在在市区啊”。

“那我不管,你就说来不来吧”。

“是不是有啥重要的事”。这个时候,我听得出,对方喝酒了。

“见面再说,你快来”。电话挂了。

当时,老实讲,我弄死他的心都有。

告别了我朋友,我骑着摩托冒着酷暑,赶向社区。

在路上,我想了各种方式弄他,并且也复盘了一下可能发生的后果。

到了社区,他的办公室没人,我打了他的电话,他说在XX小区楼下的小卖部。

我到了那个小卖部,看到他正在打麻将,看到我来了,就笑着对其他三个人说:看看,我说他一会都到了吧。

其他三个人笑着说:X哥威武。

我当时的怒值有多少,各位可以脑补一下,我当时就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他说:给我买包烟。

我看着他,手里扣着手机,打开了录音。。。。。

我直接跟小卖部老板拿了两包软中华,扔桌子一包,自己拿一包,打开开始抽。边抽,边看着他。

他看着软中,楞了一下,拿起烟,打开,四处散烟:中啊,这小兄弟敞亮,我也不会为难你,今天喊你回来,就是想着一会给你介绍几个人。

我这时候也彻底放飞了:啥人啊,非得今天介绍,我市里还有事没处理完类,你快说啥事,我还得走类。

他看着我,边打牌边说:啥大不了的事,有咱这事重要?我不点头,今天你敢走?

我不回他话,继续抽烟,看着他。

两局下来,他喊着老板算账。

他总共输了45块钱。

“XXX,你叫这45块钱结了,我带你去见人去”。

我当时就暴走了:我结你妈了个X,大热天,老子在外面事都没做完,被你叫回来给你买单类?哟,胸前还挂着党徽类?聚众赌博?还向人索贿?我草你XXXX,今天老子就不惯你的老脸,你有本事把我送进去蹲两年,你看看你能顺利退休不,。。。。。。。。。。

我一直骂了他6分多钟,因为最后那个录的音频是7分多钟。全程他就傻了吧唧的看着我,没有说一句话,还是小卖部老板拉着我叫我走了。

我直接骑着摩托奔向司法所,到所里,啥话没说,就把手机递给所长,播放了录音。

所长也暴走了:一个小小的社区的工作人员,嚣张到这个地步,你们缓刑人员是直接受司法管制的,他社区充其量就是监督你们劳动一下,竟然索贿到这个地步,你别管了,录音发给我,我给你截一下,你骂的太脏了,不一定对你有利,但有这个录音,他也没屁放。

接着,所长安慰了我一下,叫我走了。

事情就这样无声息的结束了,在之后路上遇到了,他总把脸转一边。

而剩下的1年半的劳动,我再也没去社区里,直接就在司法所里做了。

恶心!

知乎用户 列兵阿廖沙​ 发表于 11/27/2022

居民疲了,社区疲了,大家都累了。

我在社区做过下沉志愿者,一个社区工作人员给我穿防护服系扣子,她与我不熟,之前都没说过话,这时候忽然抱怨:我是真不想管他们了,我是真管不动了,太烦了,内天有个让居家的,不停,过来闹,今天有个不用居家的,非要让社区开证明居家,不让就拍桌子,你让我们怎么办?

他们明明也是普通人,明明只是机器上的螺丝钉,却让他们做发动机该做的事,对居民来说,社区明明是乙方,被逼着办事比甲方还挑剔。他们明明做的是辅助性工作,却偏偏被赋予了生死大权。

我在地铁里也遇到过这样的事,现在北京地铁厕所都贴码了,说要扫码如厕,一般站都是没人管的,但东管头的厕所,尤其是残疾人厕所,进去的时候一定有个小老太太保洁跟你喊扫码,就算你先进去了,她也敲门喊你,在门口等你,监督你扫码,那叫一个认真,我有一次就在门口站着,不出不进也不扫码,她看我我也看她,后来她自讨没趣就走了。

我在社区负责在小区门口叫进入小区的居民扫码,一般不配合不扫的就放过去了,我不知道这样的扫码有什么意义,与我一起的有个别的公司下沉的,应该还是个部长,办事很认真,对老头老太太一口一个大爷大妈,拦着他们软中硬的让他们扫码,他们两手提着东西,这大姐帮他们卸下重担放桌子上,让他们腾出手来扫码。

在这老太太或这小领导,他们一定自己觉得自己是认真办事罢,这就是脱离群众的利己主义,只管自己认真,不顾别人感受。

当然,这支队伍里还有恶人,有坏人,明明是看门的,口令一下,他能给你玩出花来,反正过一阵他就不干了,威风不耍白不耍。

下文摘自明德先生的微博

https://m.weibo.cn/1900117675/4840346846497864​m.weibo.cn/1900117675/4840346846497864

明德先生|不能让基层无所适从

抗疫工作,无论上面政策制定的多么好,归根结底是要靠基层去执行,基层的执行力决定了政策落实的成效。

目前的问题在于,上面有20条,既要保经济,又要控疫情,还要减少对群众正常生活的干扰,我们都承认,这个初衷是好的,问题在于一个政策的目标太多之后,就很难协调,因为基层的精力是有限的。

原本采取封控措施,必须是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发布公告才可以,而目前竟然是居委会盖个章就操刀了,根源是什么呢?

体制内的人都很清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如果发公文实行封控,就会被质疑层层加码,有被指责不严格落实20条之嫌,所以就采用口头通知居委会的“不合法”方式来实行封控,如果民众无所谓,那就你好我好大家好。

如果老百姓拿着20条来公开质疑居委会的做法,甚至报警求助,各个居委会就只能是哑巴吃黄连,因为没有红头文件,县级以上人民政府也不会认这个帐。

所以现在出现的混乱,就是政策的目标太多,想各个兼顾,结果却造成基层执行时无所适从,引发了居委会与群众的冲突。

欧元之父蒙代尔,曾经提出来一个“不可能三角”,即货币政策独立性、资本自由流动与汇率稳定这三个政策目标不可能同时兼顾,被称为“蒙代尔困境。”

目前的抗疫问题上,存不存在类似的不可能三角呢?我觉得是值得有关方面注意的问题。

如果要保经济、控疫情,那就确保重点企业正常运作,对其他人采取最严厉的封控措施;

如果要保经济、减少对民众正常生活的干扰,那就必然要承受疫情失控的代价;

如果要控疫情、减少对民众正常生活的干扰,那就是快刀斩乱麻,以牺牲经济为代价快速控制疫情的蔓延。

当然,我们这么分析,也并不是说不可能实现三者的兼顾,而是说在一定时期、资源有限的情况下,三个目标应当有一个优先级,而这个优先级的排序,不应该由最基层的这群执行者来背负。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于 11/25/2022

目前就在社区工作,说句心里话,自己都讨厌自己,因为看明白了一点,社区目前干的活,真正对居民有用的,实在太少,组织理应是个自治的组织,但工作人员都是政府聘用的,工资是财政出,上级是街道,所以干的活都是上级让干的,而不是居民需要的,疫情期间各种工作流程都不通顺,也不健全,居民问什么都不知道该怎么做,都是请示,然后等答复,比如居民问什么时候上门核酸,不知道,因为核酸是卫生院上门做,社区就是把谁需要上门做核酸告诉卫生院,他们怎么安排的时间不会反馈我们,而且他们人手也不够,自己都不确定时间;比如核酸通道少,居民排队久要求加通道,我们也没办法,因为一条通道需要一名医护和一个扫码员,医护不归我们管,我们安排不了他们,并且有时候我们自己人手也不够;比如居民问什么时候能转运,我们也不知道,因为这里面涉及隔离宾馆有没有房间,转运组如何排班,我们不是隔离宾馆和疾控转运的上级单位,也安排不了人家。他们也忙,也没工夫时时反馈情况。以上这就属于基层各部门都在超负荷运转,谁也顾不上谁,都自顾不暇呢。所以居民问啥都是不知道,等通知,等就好。还有居民有突发情况咨询,我们也不清楚,没法答复,居民问因疫情滞留,能不能走,我们不清楚,因为没有通知或者工作流程告诉我们对于这种情况要怎么做,我们只能回答目前不清楚,等通知,然后请示上级单位,得到答复,让我们等通知,领导正在开会研究。很多都是这样,没有工作流程,请示上级,告知等通知……疫情到了现在,大家都不愿意封控和被管,其实我们更加不愿意管,因为累还糟心,知道大家的情绪,但领导要求,我们还想挣这份工资就得执行,想辞职,又想想辞了工作不好找,自己也没啥技能,就咬咬牙又继续干,然后没几天又想辞职…..如此反复。其实大家对于社区工作人员的厌恶我们自己都知道,也明白原因,但我们也改变不了什么,我们的心态也很崩。

知乎用户 快乐的老农 发表于 11/25/2022

前天刚跟社区的人发生过冲突,我跟他们好好说话,他们阴阳怪气,我厉害起来,他们立马怂。

去盖章子,一群人阴阳怪气的说我们从来没有盖过这种章子、这得哪些部门通知我们我们才能给盖章子、你现在居住地址不在我们社区我们不能给盖…

起初我还很耐心的跟他们讲,我说这证明不是我自己编的,这上边也写的很清楚就是找社区(村委会)盖章,没有让我找其他部门啊,一群人蹬鼻子上脸没完没了。我就问:你们说清楚能不能盖?如果不能、理由是什么、你们认为需要找谁盖、需要补什么手续、或者需要谁通知你们你们才能给盖?一群人立马就怂,声音最大的那个直接跑回自己座位上打电话去了。

讨厌他们,可能不仅仅是因为他们平庸,而是因为他们渗透到骨血里那种喜欢欺软怕硬的恶,我绝对不相信这种人在真正的战争面前可以坚持信念。


11月26号补充一下:

1、我去的是户籍所在社区,没有居住在那个社区的原因是房屋已被拆迁,实际居住地距离户籍地和社区所在办公楼不到2公里,我去盖章的东西是一个跟疫情防控有关的证明,不是开给我本人,而是另外一个要回去那个社区的人,我跟这个人一个户口本。

2、声音最大最阴阳怪气那个男人,在我提高分贝抛出问题后,灰溜溜回到自己座位上打电话,打出去就说自己是疫情防控指挥部的,问对方是不是xxx,人在哪里,对方应该是回复说人已经回到陕西子长了,他仍然要求或者命令别人尽快去做一次核酸。再结合我要盖章的证明,他竟然都不会觉得不好意思?真的是渗透到骨血里的卑鄙。

3、阴阳怪气男回去打电话之后,是一位女同志给我办完了手续,证明一式两份,他们留了一份,外加我的身份证正反面复印件。所以总结下来,就是阴阳怪气男激怒了办事群众,同事给他擦了p股。

4、我没有拉黑任何人,阴阳怪气的人我也不会惯着,会怼回去,但是我没有拉黑任何人。也确实有不少评论被删除了,不是我删的,我这儿能看到提示“评论已被删除”,我自己的好几条回复的也都没显示。

基层苦,但这不是作恶的理由,这种卑鄙的人说“为人民服务”我都觉得恶心。

知乎用户 许晓风​ 发表于 11/27/2022

我本来(现在其实也是)对社区人员是同情态度,毕竟他们就是执行者。

然后,老百姓里面胡搅蛮缠是有比例的,天天应对也的确不容易。何况他们大部分人的能力和他们的职能也不足以让他们处理复杂事务。

然而,后来发现,他们中很多人,把自己看得很高。是“我是官你是民”的那种高。

上海春天时,我们团购的车在门口卸货,居委来车,吆喝司机赶快开走……司机看我,我呵呵一笑,说师傅你就把货物卸在这里……然后对方就软了……真TM让人看不起。

而第一次直接怼他们是因为我们楼阳了。

阳了x天,传染了几家,没人来拉,也没人管。我们楼自己组织起来,让阳的居家隔离,照顾他们买菜送垃圾楼道消毒……几天内楼里都没再阳。第x天,可以拉人了。我们说这几家有老人有孩子的,就让他们家居家隔离得了,或者让人来测一下,说不定已经阴了。

居委就说了:1-3,大意就是他们家不走你们楼就一直封着,你们楼垃圾和快递也不管了,居家隔离不是你们楼说了算,你们要不走我们就全小区投票,看看谁同意你们?

发言的姑娘我见过,年纪轻轻,不到30,却已经把“发动群众斗群众”溶入了骨髓里。

明明只是底层执行者,却想在百姓头上获得掌控感。

当然,这臭毛病也不是他们才有,有些志愿者就守个大门都能把自己做成说一不二的主……还有一些人连门都不守,也支持别人做人上人。

知乎用户 不会 发表于 11/26/2022

天通苑的视频看过简直恨的牙痒痒啊

知乎用户 无路可逃 发表于 11/27/2022

什么基层民主都是狗屁,这群人的脑袋里永远不会有“为人民服务”,只有如何执行好上级的命令。出了问题,他们永远想的就是,我也只是执行命令,我也没办法。

有一种叫“平庸之恶”的说法,如果都是盲目执行上级命令,中国的基层民主从何说起呢?

社区不是不辛苦,确实很辛苦,可是他们不是为民众辛苦,他们只是为自己以及上级而辛苦。他们的辛苦基本上,没有一丝是出于“为人民服务”而辛苦的。那老百姓都不是傻子,都能感受的到,所以他们的辛苦没有任何人会感动,他们从来都是自己在朋友圈替自己感动而已。

他们执行命令时候的嘴脸是多么的让人恶心,他们的语气让人多么的不爽。而且社区和居委会就是一个民事主题,却往往下发行政命令,这就更让人觉得荒唐。

政治书上的“基层民主”,现实中基本上没有,居委会下发的任何东西,从来没有和辖区民众商议过,他们从骨子里认为他们是在管理而不是服务。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于 11/24/2022

社区以前都是养老和养胎的地方,白嫖了那么多年,这两年疫情干点活就受不了了?还真想吃一辈子白食?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为什么现在社区工作人员越来越讨人嫌?

知乎用户 何牧歌​ 发表 我是建议大家要扩散性思维,不能光是愤怒,或者觉得很不爽。 什么是扩散性思维呢?就是比如说当你听到有人说,你的软肋是儿子的时候。 现在要做的不是害怕,恐惧,完了,我的软肋被抓到了。以后我儿子咋办呢? 而是应该跳过这个 …

对一名富士康员工的采访

_ 这是我对今晚一位持续向我供稿的参加了事件整个过程的富士康员工的一些私人采访,经对方同意讲内容公开,希望可以通过他的视角,作为对今天一整天视频的补充,让大家可以从另一面来了解这件事。 _  原因是我们到宿舍的时候并不知道是跟阳性的一 …

写作是最小单位的自由

一早醒来,回想起被封号这202天,真有一种字面意义上的“恍如隔世”感:4月26日被封那晚,我正处于上海封城的至暗时刻(我们小区4月22日夜里首次上硬隔离,拦起了一道柏林墙),而如今,似乎全国都在放开了。 那是一段难熬的时光。不夸张地说,今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