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爆文章《上海人的忍耐已到极限》死而复活,希望沪上官民互动更良性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今天有两篇爆文,都是关于上海的,一篇是《上海人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一篇是《上海逝者》。后者推出数小时后已经打不开,前者则坚持到了16时47分左右,同时创造了微信公众号推出10年来的一个奇迹:不但“阅读”、“在看”、“点赞”,都是10万+,甚至连置顶评论都有60万+点赞。

据说这篇文章达到了2000万阅读,这样的数据绝对是现象级的。在中国的传播史上,这篇文章应有一席之地。

现象级的数据,后面一定是现象级的事件和情绪。

整个朋友圈,大半天时间里,都被这两篇文章刷屏。难过、气愤、不解、无奈……各种情绪,充斥朋友圈。

此刻,以及这十几天,无数人和上海人民始终是心连心的。

上海全域静态管理至今,已有半个月。这段时间,上海发生的大大小小事件,上海人民的焦虑难过绝望无奈,诸般情绪都通过社交媒体展现在全国人民面前。只要有眼睛的,只要有耳朵的,只要会上网的,只要有良心的,都能感受到上海人民的心情,进而产生共鸣共情。

谁能和上海没有一点关系呢?

拿我来说吧,亲朋好友同学老乡这些杂七杂八的关系加起来,在上海起码有三位数的熟人。他们的处境,我不能不关心。作为一个媒体人,对于眼下中国最大的事件,也不能不关心。我想,哪怕是一个和上海毫无关系的普通人,在看到那些频频刷新底线的事时,应该也都做不到视而不见一声不吭。

昨晚,好几个上海朋友给我发来一个视频。一个方舱医院里,料峭的春雨,穿过破漏的屋顶,滴滴答答落下来,落在黄色的雨衣上,落在一个个塑料盆里,落在地上,落在心里。这四月的江南春雨,本来是充满诗意的,但昨夜,它竟像是为这座城市而流的泪。

昨天,还传来上海市虹口区卫健委干部钱文雄自杀身亡的消息。当晚,还有微博说他的夫人也随他而去。后来证实,这是一个谣言。这种时候,造谣者的心理实在让人难以理解。

今天,上海市虹口区卫健委证实了钱文雄离世的消息。一个中年人的离世,给上海的悲情又添加了一个浓重的注脚。

上海静态管理至今,我看到了两个截然不同的舆论场,一个是官方的,一个是民间的。两个舆论场的分裂甚至对立,无形中也加剧了民意的混乱和不满。

**如何融合两个舆论场,弥合民意,齐心抗疫,应当是上海重点考虑的问题。
**

这两年多全国各地的抗疫经验表明,快速妥当处置疫情,离不开媒体的帮助。抗疫其实是一场人民战争,要想取得最终的胜利,离不开人民的支持和理解。而对民意的凝聚和发动,恰是需要借助媒体之手的。上海有将近3000万人口,如何与这些切身利益受到影响的民众进行良好沟通,光靠传统的宣传手段已经难以奏效。

传统手段包括通过报纸、电视以及一些融媒体发布消息,这种自上而下的信息传送,确实可以将一些重要信息传递出去,但是来自民众的声音,却缺乏足够的管道被决策者看到。上下沟通受阻,民意难以疏解,最后就会形成“肠梗阻”,城市到处是“高压锅”,基层干部疲于灭火,但效果却不佳。

作为一线城市,上海的媒体非常发达,从官媒澎湃新闻、解放日报、东方卫视,到大大小小的自媒体,媒体生态建设得非常好。按理说,这些媒体可以在这场抗疫战争中发挥重要作用。但是,这段时间,上海官媒的声量明显不够大。仅仅发一些通稿,不能真正反映上海人民的心声,作为媒体人,我相信上海同行心中是憋屈的。

前天,据说有上海记者在发布会上要求台上领导放下稿子,拿出手机现场买个菜,证实上海到底缺不缺物资。

如果此事属实,我向这位同行表示敬意。

上海大大小小官媒,没有几万采编人员,也有大几千,这场抗疫战争,一定是他们经历过的最惨烈最深刻的新闻事件。身逢如此大事,如果不能有好的作品传世,对于他们来说,会是一个极大的遗憾。但是在体制之内,有诸多军规约束,不能尽情发声,我可以理解。

我在报社时,曾接受的新闻理念是,只要能找准合适的角度,世界上不存在不能报道的新闻。但我翻了一些上海媒体的报道,很遗憾,我没看到努力的痕迹。或者说,努力的效果不佳。

比如今天的上海某报的二版“要闻版”,共刊发了四篇稿件,头条是领导讲话,其余三条都是和抗疫有关的民生新闻,这个搭配是合适的。我点开看了一下内容,也有很多实用信息。但是作为行内人,从大标题和小标题上,还是看出了编辑的保守,当然,最后拍板的肯定是值班总编。

《为“沉默的少数”送温暖》,通篇是介绍上海有关部门做了什么成绩,“截至3月底,本市共有低保对象16.89万人,特困供养人员0.47万人,实施支出型贫困家庭生活救助1568人次,临时救助4700人次,共发放救助资金6.40亿元。此外,上海已实施粮油帮困31.04万人次,为困难群众中的老、弱、病、残人员提供油、米、糖等实物,支出资金2073.82万元,针对蔬菜价格上涨的情况,对城乡低保对象、特困人员、支出型贫困家庭生活救助对象等发放一次性补贴。”这段话放进来,简直是给上海招黑。上个月的数据,放到半个月后的新闻里,你是想说明什么?现在突出成绩,也非常不合时宜。

我曾在报社做过七年头版编辑,也做过要闻部主任,处理过无数重要新闻。如果是我来编版或拍板,这个版的头条应该换成现在的三条,即《让更多身边小店“活”起来》。这篇言论文章的内容另当别论,但有几句话是可以做在标题里的。另外,现在的右下角文章,可以和上面文章组合起来,作为头条内容。标题不妨改成这样:《身边小店物资不缺,但是小哥真不好找》,既报道了成绩,也指出了问题,任哪个上级领导都不会对这种处理方式有意见。

现在版面上的头条,可以处理成“假头条”。或者是“小店”的新闻可以放在现在头条的上面,标题字号缩小,但是位置放在版面最上面。

很多时候,是自我阉割限制了“主流媒体”的发挥。其实,上级领导也希望官媒能更好报道民意,生动活泼地把上级意图传播出去。

其实现在已经没多少人会看报纸,对民众影响更大的是自媒体。各地都在打造官办“自媒体”,但是不是每个城市都能办出“深圳卫健委”这种公众号的。

我知道很多上海传统媒体人现在都离开了体制,做起了自媒体人。但是这次很遗憾,我并没有看到太多有份量的文章出自他们之手。他们的顾虑,我当然知道。但是如果这次你不和上海人民站在一起,不反映他们的心声,那么我相信很多上海人会抛弃你们。找到合适的角度,用合适的方式,是可以发挥自媒体的作用的。

**只要基于事实,不煽动情绪,不挑动对立,不贩卖焦虑,我相信上海有关部门的管理水平和智慧。**比如一篇名为《请尊重上海人的“求救”》文章,是上海某自媒体大号的文章,文章阅读量高达百万,其中也不乏犀利词句。但是文章从4月8日推出至今,一直存活。

上海的自媒体同行们,勇敢一点,智慧一点,上海人民,需要你们。每天,上海发生那么多事件,只要我们找准角度,充分理解官民心态,就一定能够做出既出彩又安全的文章或视频。

这篇稿子写好之后,有人告诉我,《上海人的忍耐到了极限》这篇文章又死而复活,可以阅读了。我点开一看,虽然文章不能分享,但这也是一个好的迹象,说明管理方的态度在松动。

希望这是一个好的开端。

只有官民之间保持更良性的互动,才能帮助上海早日走出疫情。

往期回顾

上海“移民”搜索量暴增,把咱们自己的事办好就不怕

郎咸平母亲上海过世,该指责的仅仅是官僚主义吗?

上海不妨发钱鼓励感染者出国隔离旅游

致上海:无论任何情况,父母和孩子都不能被分开

“我现在送孩子去医院,谁阻拦,我就撞过去”

请关注500万上海老人

不走回头路的上海能否试点抗疫新模式?

民航圈崩溃了

一场深刻变革正从中国大陆最南端发轫

两个“无赖记者”和徐州“黑色漩涡”

目睹了丰县事件,一个上海女孩决定醒过来

最富争议的校长被免职

乞讨家庭的孩子考上重点大学

韩国最好总统的炼成过程,让我几度泪目

听于幼军谈邓小平的遗产

点个「在看」,不怕走散

边城蝴蝶梦

赞赏什么文章,创造什么世界

微信扫一扫赞赏作者 赞赏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赞赏什么文章,创造什么世界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如何看待东方卫视抗疫特别晚会暂缓播出?

知乎用户 框框框子 发表 如果我们单单动员人民进行战争,一点别的工作也不做,能不能达到战胜敌人的目的呢?当然不能。我们要胜利,一定还要做很多的工作。领导农民的土地斗争,分土地给农民;提高农民的劳动热情,增加农业生产;保障工人的利益;建立合作 …

上海东方卫视抗疫晚会被ban:打仗打到一半开庆功会?

战士军前半死生,美人帐下犹歌舞。图源丨电影《八佰》 现在没什么比上海疫情更让人操心的,因为上海已经连续5天新增无症状数量超过了两万。 4月7日,新增本土新冠肺炎确诊病例824例和无症状感染者20398例; 4月8日,新增本土新冠肺炎确诊病 …

上海市地方史志学会策划抗疫歌曲MV《人世间》

“喧嚣的上海,在这一刻变安静了,每一个你啊,迎难而上不惧怕,每一个我啊,擦亮黑暗等你回家,平凡的我们,聚成疫情之下熊熊之火,等疫情散去的时刻,一起看最美的风光……”紧贴上海抗疫实情实景改编而成的抗疫歌曲《人世间》MV通过微信视频号和电视荧屏 …

如何评价东方卫视抗疫特别节目《众志成城、同心守沪》?

知乎用户 阿霾 发表 1:开场《不能封城的理由》 2:朗诵《被打断的指数级》 3:互动《薛定谔的医院》 4:客串《丁丁保卫战》 5:串烧歌曲《辟谣》 6:大型舞台剧《两岸一家亲》 7:戏剧《中低风险、绿码依旧》 8:连线《外溢 21 …

请尊重上海人的“求救”

今天看到朋友圈刷屏一篇名为《求救!!!》的文章,作者吐露了对上海市民生活物资基本保障的担忧,他写道:“上海2500万人即便99%的人生活得有保障,那也有25万人吃饭遇到问题,这是2022年的国际大都市啊!” 外地的朋友看了这篇文章也来问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