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婚生育案99%会败诉,但我还是选择站出来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收录于话题 #生育保险 22个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背景简介:

2021年4月,上海的李萌(化名)找到董晓莹律师,表示希望能够在推动单身妈妈申领生育保险的事情上贡献自己的一些力量。在经历了线上“随申办”申领被拒、投诉无效之后,决定起诉上海市医疗保障局。为自己,更是为单身妈妈群体争取一次。2021年11月3日,律师来到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进行行政立案。当月26日,律师再次来到法院询问立案情况。时隔一月,终于在昨日收到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的短信,告知其诉上海市医疗保障局行政行为的起诉状已收到,法院于2021年12月07日立诉前调解案件,案号为(2021)沪***行诉前调***号。这立案的第一步总算成功迈出。

** 多元家庭网络 X 李萌访谈  **

**受 访 者 档 案 **

受访者ID | 李萌

性别认同 | 女性

年龄 / 32岁

婚育状况 | 非婚 已育

性取向 | 异性恋

坐标 | 上海

**  “因为避孕知识匮乏我意外怀孕了”**

我叫李萌,今年32岁,单身,在育,孩子一岁半了。我和前男友是2018年在一起的,因为缺乏避孕知识,2019年7月,我发现自己怀孕了。

一开始男友说愿意承担责任,让我把孩子生下来,我也觉得自己的经济条件还可以,足够负担一个生命,就想和他一起养育这个孩子。但由于他常住国外,我怀孕第二个月他就出国了,离开国内后他的态度发生了巨大的转变,一直劝我把孩子打掉。

我经历过一次婚姻,清楚婚姻的本质,也就不抱期待了。所以我并没有要求他和我结婚,以我目前的状况我可以负担一个孩子,我只是想把她生下来,但是为了让孩子有个“健全”的成长过程,我当时觉得小孩还是需要一个父亲。然而孩子的父亲只是觉得自己莫名其妙地多了一个孩子,而这个孩子,影响了他的一切。可明明是我在承受着身体上的痛苦,我觉得这个男的一点责任心也没有,完全把生命当作儿戏,也就和他彻底谈崩了。

后来我想通了,是我自己想要这个孩子,我也有能力为孩子负责,确实没必要“争取”那个毫不负责的父亲。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独自生养,帮忙的人手和费用来源,这一切令我焦虑”

我当时想我这辈子还想要孩子的话,这个时间节点其实挺合适的。而且我33岁了,马上就要过黄金生育期了。我甚至有预感她会是个女孩,而我从小就喜欢比我小的女孩子,希望保护她照顾她,所以我决定生下这个孩子,如果是个女孩更好了。

但独自生育这件事家里人一直反对,闹得也很僵,2020年4月孩子出生,正赶上疫情,我没有找任何一个家人帮忙,生产当天还是自己开车去的医院,自己签了剖腹产的手术单,医院里陪着自己和孩子的只有月嫂。

我本来打算完全把孩子交给月嫂带,但社会上总有些关于孩子被月嫂虐待的负面新闻,我也不是很放心。可能我妈妈也是心疼自己的女儿,还是主动过来关心我,于是就由我妈和阿姨两个人带孩子。至于孩子的父亲,一点动静都没有,抚养费也是我费了一番波折,从孩子的爷爷那儿要到的。

孩子七个月的时候,我回去上班了,我现在的工作时间相对比较自由,虽然赚得不如以前多,但可以兼顾到家里。本来孩子主要是我妈妈带,请了个钟点工帮忙做饭、打扫卫生。但我有个哥哥,他的孩子今年12月份就要出生了,我妈妈即将去帮忙照顾哥哥的孩子。所以我接下来很可能因为要在家全职带娃而失业。

一旦失业,房租、钟点工、以及孩子即将要去托儿所的费用该从何而来呢?这一切都令我非常焦虑。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我不怕遭受那样的非议,我只是正常地谈了恋爱生了孩子而已”

我一直关注张萌的案子,我知道她进展不是很顺利,所以从我怀孕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大概是拿不到生育金的。但是今年4月份的时候,我看到张萌拿到生育金的新闻了,我以为政策就此改变,于是也想去试试。我找到了多元家庭的社群,但进群后才发现自己来晚了一步,大家告诉我3月份是可以申请的,但4月份这扇窗又被关上了。

我当时就很好奇为什么政策半开半关,好像我们就差一点点,在努力争取一点点就可以拿到生育金了。我也想起诉,但当时工作比较忙,而且我害怕起诉后,医保局会找到我的工作单位核实我的情况,而我一直和周围人说我是已婚已育的。因为我不想任何人因为“单身妈妈”的由头质疑我的工作能力和投入程度,我也不想自己的孩子承受非议的眼光。

这个群体很多人害怕站出来,是因为很多人会持受害者有罪论,觉得不结婚生孩子都是不正经的女人,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很奇怪,男人完全不受影响,而女人一旦站出来,可能后半辈子都毁了。但我不怕遭受那样的非议,我只是正常地谈了恋爱生了孩子而已。

我虽然做好了各方面的考量,但还是害怕我的孩子会受人非议,怕有人说她是私生女,怕一小心会伤害到她。我还害怕有人问我“你为什么要生这个孩子”,因为总有人说我生这个孩子是不负责任,这也会让我陷入自我怀疑,是不是自己真的不负责任,没能给她一个所谓的健全的家庭。

**但我从未犹豫生下我的女儿,事实上我从小的生长环境告诉我,你有一个“健全”的家庭不代表你能得到更多的爱,也不代表你有一个健康的成长环境。**我爸妈在我很小的时候会很激烈地争吵、打架,对我产生了很大的伤害。他们每次还拿我当作借口,说要不是我,他们早就离婚了。

所以我想下次再有人攻击我,我应该以更强硬的态度回击他们,比如“关你屁事”。这是我的权利,是我作为一个女性最基本的生育权,这个权利在我手上。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单身妈妈好像个被漠视的灰色群体,各部门之间互相推诿”

4月20日,我第一次在随申办上申请生育金,我发现上面要填结婚证信息,但我和前男友并没有结婚,我孩子的出生证明上父亲一栏是空白的。

申请生育金的材料上其实写明了结婚证是非必要材料,所以5月6日申请被拒绝后,我又打了医保局(12333)的电话,问为什么申请的时候需要结婚证。医保局当时的回复是全国材料清单是全国性的要求,但地方上有具体的决策权,而上海当地的规定是申请生育金必须要提供结婚证和父亲的信息。

我打过两三次电话,和医保局说明了我单身生育的情况,但医保局坚持认为我单身生育违反了计划生育的规定,因为计划生育中规定一对夫妻可以生育两个孩子(当时三胎政策还没实施),这个规定的主体是一对夫妻。我还听说孩子生下来后再补结婚证,也是可以领生育金的,而我不行。

我明明缴纳了生育保险,这不就相当于我交了保险,你不给我理赔么?

医保局让我打电话给卫健委或者计生委,我还写了封发给上海市长信箱,但市长信箱的回应是让医保局再给我打电话,毫不意外,医保局还是说我违反计划生育,不能给我发放生育金。我们这个群体像个被漠视的灰色地带一样,各部门之间互相推诿,我想要不就这样算了吧。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我明白自己的案子99%的概率是会败诉的,但我还是要站出来”

后来我们社群里有位妈妈起诉了,有人说如果能发起群体诉讼就好了。但是群体诉讼要求60人以上,我觉得这很难做到,大家都害怕遭受非议。可是现在生育政策慢慢放开,抚养费也取消了,落户政策也修改了,但生育金的问题一直没有解决,是不是因为我们这个群体没有人站出来说话,大家就当我们真的不存在呢?

所以我就想自己先起诉了再说,不完全是为了自己,我也想为整个群体发声,哪怕多争取一点关注度也好。于是我找到了多元家庭的律师,为我提供帮助,现在正在拟合同和等待确认上诉,确认是否能立案成功的的阶段。

其实现在单身女性的处境很值得关注——我们单位有7位女生,只有2位结婚生子,剩下5位女生都30多岁了,她们给我的感觉是宁可要个孩子,也不想随便找个男人结婚,那如果大家真的想提高生育率的话,为什么不去关注一下这个群体帮帮她们呢?

在欧美国家有40%的家庭都是非婚生育的,即使两个人在一起不结婚生孩子都是非常正常的事情;一些国家的单身妈妈是可以享受国家每月发放的生活费的,婴儿的牛奶、纸尿裤等物品也是政府发放的。我相信在国家的倡导和帮助下,社会整体舆论环境会很快转变的。

我希望以后不管有没有结婚证,单身妈妈拥有的权益和政策保护都是和已婚女性是一样的。因为单身妈妈也是一位母亲,生育是她最基本的权力,她并没有违反社会上任何法律法规。

**我明白自己的案子99%的概率是不可能赢的,但我觉得多一个人说话也就多一个人知道这个群体需要帮助,我也希望有更多的单身妈妈可以站出来,和我们一起去推动这件事,**这笔钱和保障是我们应得的。

这立案的第一步总算迈出了,希望我的案子能尽快收到立案成功的消息。

(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访谈 | 阿烂

  访谈时间 | 2021年10月

编辑 |  Erose 阿烂

排版 | 惠子 

- **** E N D **** -

多元家编辑小组计划持续进行中,欢迎对多元家庭理念和自由选择权有了解有关注,且有意愿投注精力在文字整理、排版、编辑、翻译、采访等方面的朋友,加入我们多元家编辑小分队。➕小助手详询。

- **** 延伸阅读 **** -

非婚生育,我在广州成功领到了生育保险

深圳首例|非婚妈妈起诉市卫健委争取生育保险案

女性结婚意愿低,鼓励女青年留乡解决光棍问题

**  请「分享」「点赞」和「在看」**

** 告诉我们——我们的文章可以!**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赞赏支持我们走下去!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你会考虑生三孩吗?

知乎用户 中国新闻周刊​ 发表 二胎已经开放好几年了,我现在二胎的打算都没有。 生不生和国家放不放开二胎三胎没有必然联系,主要是我口袋又没有钱。 三四线城市,收入低,但是消费不低。 虽然,目前我的情况还算好,孩子有老人帮忙照顾,我还可以回归 …

逃离家暴前夫的单亲妈妈们

**文 ****| **何香奕 **编辑 ****| **陶若谷 **视频 ****| **周芷伊、何安 “是不是我太作了?” 第一次发生家暴是因为一点小事,具体我都忘了,我前夫抓我的手腕,弄得很疼,手腕都红了。他眼睛发红,还怒吼,让我很害 …

“好像三纲五常都要管我的卵”——中国单身女性冻卵第一案

中国女性生育权一直没有回归到女性自身,一直都是限制在一夫一妻制的婚姻关系里。 2018年11月底,徐枣枣第一次来到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妇产医院生殖科谘询冻卵,发现单身女性在中国不被允许冷冻自己的卵子。 摄:七七/端传媒 【编者按】:2021 …

吴谢宇案庭审细节,自称按数学模型完成弑母计划

吴谢宇。 **摘要:**2020年12月24日上午9时,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二法庭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吴谢宇故意杀人罪一案。莫念青是吴谢宇父亲的高中校友,见证了吴父恋爱、结婚生子,查出肝癌直至病逝。他也是“吴谢宇案”现场目击者和报案人之一。在 …

万柳还值得北京中产仰望吗?

在北京,像万柳地区这样,同时满足宜居属性、顶级学区属性和优越地理位置的片区,可能只此一处。所以,这里的房子成为奢侈品,坊间也戏言「万柳是北京的尽头」,是很多中产想要追求的终极之所。 文|易方兴 编辑|楚明 柳树 传说中的万柳,是有一万棵柳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