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崔永元的信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写给崔永元的信

作者:司马南

小崔贴出照片,称他的九十岁老父亲大过年的,被司马南伤害了

【  崔永元:为什么要夹司马的头?照片上慈祥的老人,是我的父亲,今年九十岁。我母亲也已年过八十。三年前,万家团圆的大年初一,一家人欢聚一堂。因为父亲开始失忆认不清儿女,我们轮流上去介绍自己。这时,二哥面色铁青让我看他的手机,凤凰网上,司马南、方舟子正在视频轮番上阵诬蔑污辱我,大意是:崔犯病了,病得不轻,所以反转。其实一周之前,他还说自己不懂。大年初一,监狱都要吃顿饺子,有什么深仇大恨,让你们如此歹毒呢? 后来,司马南又造谣我纪录片造假花钱雇托。造谣我有六辆汽车,造谣我贪污了基金会的钱。司马用这种歹毒陷害所有他想陷害的人。因为他深知网络的碎片效应,不持续关注,没人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和缘由。所以,他经常假装政治正确加上装疯卖傻,好像自己很委屈:哟,怎么我的老朋友小崔又骂我了?嗐,多年的老朋友,只要对他病有好处,骂就骂吧……人一辈子总会干几件坏事,但故意歹毒加装疯卖傻就是以坏为职业发自内心的坏了。那天我哥脸涨得通红问我怎么办?我说:交给我吧。司马,夹夹你头也改变不了你丑恶的本质,就算是热身吧。】

小崔:

你贴出来的叔叔的照片及文章我看了好几遍,我努力让自己进入包容“异质思维”模式,尽可能从你的角度,来理解这篇文章的基本立意,思考“头为什么一定要坚持夹下去”?

再坚持几年,中国第八艘航母战斗群都形成战斗力了,再坚持几十年,我的头变成骷髅变成灰(这里只说我,不敢提及你,你小子现在过分敏感,总是找茬儿起范儿),哪里还用得着夹,那时,若有一张照片夹在谁人书里,若有照片挂在布满蛛网的残垣之上,就算死有面子了。

小崔,避掉你文章中那些叫人心寒的用词,我看到了值得祝贺的你。到了人生这把年纪,有家回,有娘在,革命老父亲精气神不倒,儿孙绕膝其乐融融……与亲爹亲娘依偎在一起的这份欢乐,是世界上其他任何幸福都不可替代的,再加上一个白嫩嫩的小外孙,你小子简直可以成仙了,我也就不慕神仙了。

没跟你讲过,在我还没有独立谋生能力的时候,父母就去世了,与父母在一起无拘无束的欢乐,只存些儿时的记忆碎片。初中辍学,怅然垄上,后补上一年高中,又体力劳动四年之后,恢复高考上了大学。

那时,一个大一的男生,不得不带着上中学妹妹,恳请校方安排她寄住在女生宿舍……(就为这,至今我对母校、同学、辅导员感恩戴德)那时,月18块钱助学金,是我和妹妹全部生活费……

从小过惯了失去父母庇护,一切靠自己土里刨食的日子,看到你过往衣食无忧日子富裕心境傲然,这把年纪还可以回家扑见爹娘享受天伦之乐,为你高兴,也羡慕不已。

小崔,你知道我们俩有个差别在什么地方吗?除尊族有长寿基因,除你小子福大命大造化大之外,令尊担任我们党的高级干部,享受良好医疗条件,是得以长寿的重要原因,这也是你切齿拊心骂“胡同串子”,找到居高临下感觉,而我不以为受到了贬斥的原因。

你的文章,开篇用“慈祥老人”反衬司马南“极端邪恶”,造成强烈的画面情绪对比意在制造情绪冲突,这种手法是主持人惯用的挑拨加带煽情调调,你是闻名天下的金牌主持,我也算是半吊子业余主持,咱都这把年纪了,不这么幼稚,不这么萌哒哒地怼人,好不好呢?

年纪小咱一辈的小清新用孩子先天性疾病作煽情诱饵,把pm2.5算到自己“私仇”之下,进而得出“中国环保必须分拆国企”的结论……她们这么玩儿可以,咱这年纪不行啊,老脸都没法看了,丢不起这人啊!

突然间发出令尊三连照,谴责鄙人不仁不义,大过年的故意冒犯尊家圣德, 当然可以让不用脑子思考问题惯用激素自我启动的人,跟着你的话语节奏,夜半时分兴奋起来,高声大嗓污言秽语讨伐司马南……

但究竟有多少理性的思考者,会相信司马南要跟两位慈祥老人过不去呢?

依照我对方舟子的了解,依他的学養、风格、习惯,无论开会或做节目,均会条理清晰地用他所掌握的科学知识,例如分子生物学的知识讲道理,至于说到你老兄,他自然会反驳你在转基因问题上刻意传播和制造的谣言,例如不明病原体等等,例如转基因致癌等等。我猜想他不会用“小崔有病”来证明“反转错误”, 那不是他的套路。

因为方舟子就没有独立于科学家之外的,只属于方舟子个人的别出心裁的科学观点,在转基因安全性的问题上也是如此。

小崔,你的那些热闹的说法,不仅在科学上是站不住脚的,而且战术上也犯有错误。你要“摁倒”的对象太多了,没有汉东省武协副主席那位老阿姨的隔山打牛神功,你哪里摁得倒么多人这么多机构这么多的科学证据!

当然,即使方舟子在转基因安全性的问题上,他科普的观点是正确的,方舟子及司马南也没有权利,也绝不应该冒犯你的父母,这是两个不同的问题。

你坚持这样说,你的父亲和母亲大过年的被冒犯了,姑且先向你的家人表一个态: 果真因为什么视频,让我无意中冒犯了老人家,不论任何理由,我先行鞠躬谨致12万分的歉意!

九十岁的老父亲被冒犯了,这还得了!标题还没看完,有人就已经义愤填膺了,前些日子,那个“辱母杀人”案传播玩儿的也是这个套路。

敬请老少爷们儿不揣偏见地想想,即使我跟崔永元有什么矛盾,有什么理由和必要跟两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家过不去呢?江湖恩怨不及妻女,不及父母,我怎会冒天下之大不韪?

有个技术问题,需要提出来讨论一下。深更半夜昏昏编织文章的时候,你也许忽视了: 既然自己的儿女都不认识了,要你们一个一个把脸凑过去,请失忆老父辨识, 令尊大人如何能看凤凰?如何能通过手机那么小的视屏看凤凰?还能听清那语速飞快的港台塑料普通话?还能听清儿子的老朋友司马南说他那最有成就的儿子有病,且为此生气,作出情绪反应?……

小崔呀,这就是你不对了,写文章嘛,每个自然段之间,整篇文章之中,逻辑应该是统一的,这叫“同一律”原则,此为形式逻辑的基本规律之一,不管你自己愿意与否,只要你准备与别人沟通,且不是要立志把别人弄晕,在同一思维过程中,必须在同一意义上使用概念和判断,不能混淆不相同的概念和判断,不能让我那慈祥的老叔叔九十岁高龄,忽而认不出自己的子女,子女一个个凑到他面前辨认都难, 忽而又在手机视频上清晰地辨识司马南说了他儿子的什么坏话……

我没有理由怀疑你所毕业的广院教学质量,小胡当了校长之后,我得凑趣说,阁下荣任教授的传媒大学,已然跻身名校,教学质量狗撵鸭子呱呱叫……但你们当年是不是没开过形式逻辑课呀?不然,文章怎会出现这样明显的纰漏?

假定,叔叔阿姨确实在你哥哥的手机上,听出,或看到,司马南在凤凰中“恶毒地攻击他们的”宝贝儿子,老人做出了强烈情绪反应……小崔,你该谢我,还是我该向你检讨呢!这不是歪打正着让失忆老人恢复了记忆吗?

这是不有点儿像情景喜剧《我爱我家》里,我演的那一集《气功大师》的情景,伏牛山上下来的大师司马南挥掌发功,将退休老干部傅明同志的歪嘴和多日不能动的半个身子给激活了匡正了……

此刻,读到这一段,小崔,你应该有一点儿喜剧细胞被激活的感觉才对,你的嘴角应该轻轻上提呈坏笑状。你是个已经被实践证明有着独特喜剧细胞的人,全国人民都见识过你的幽默,对自己不经意之间一本正经制造出来的喜剧包袱,不能繃着不笑啊!

笑过了,分析这个形式逻辑漏洞,我想,可能是个无心之错吧,都是焦虑惹的祸。

写完文章,检查一遍都来不及,匆忙发布,飞刀匕首一样射向胡同串子,哪知道会留下致命的逻辑错误,搬起石头会砸自己的脚,仰天而唾还从己堕……

“小崔抑郁了”是春晚小品的台词儿,“咋滴啦?睡不好觉啊!咋还抑郁啦呢?”……赵本山说得,宋丹丹说得,全国人民都说得,我如何说不得?

小崔,你说你被这样的话激怒了, 你什么时候能成熟一点呢?你找茬儿发怒借酒撒疯,也要动动脑筋才好呀!

小崔,你来想想看,突然间闯入一个自己根本就不了解的领域,把无数的科学家当作敌人,把政府及其监管机构当做羞辱的对象,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一口咬定转基因有毒,污言秽语满天飞……你的作为,叫你的老朋友怎样自处,我接过小品的台词儿说“你有病”,说你睡不好,说你没睡好,是替你遮掩,是替你辩解,替你找辙,是爱护你,是不想让你继续做亲者痛而仇者快的事。不谢我,也就算了,至于发这么大脾气吗?至于事情过去这么多年依然喋喋不休“一日一夹头”吗?

小崔,我问你: 除了听到“你有病”三个字,在你所说的大过年播放的视频中,你是否听到了,我对你原本善良天性的分析?你是否听到了依我对你三十几年了解,我打包票不相信你会一条道儿跑到黑的殷殷期盼?你是否听到了,我对你身边的那几个“顾问”、“翻译”一类的人物“装枪让你放”,你不过是被人家当成工具来使用的遗憾和惋惜?你是否感觉到了,我对你永远是话到嘴边留半句,……

小崔兄弟,不是因为我不会说狠话,不是因为你从当年一个绿豆芽样的歪嘴小弟,成长为全国政协委员,我看你形象高大,不是因为你自以为是民族英雄那份镜头前的崇高状定格感动了我,也不是因为我不知道怎么才让你半夜挠墙夜不成寐……而是不忍,不是“小不忍乱大谋”之不忍, 而是不忍心之不忍……

兄弟一时误入歧途,不忍恶言相向,

他我卅载交情在此,不忍怼局泄愤。

现在,诚不敢提“你有病”这字眼儿了,君有病,天知否,你大脑神经生物电的传导及化学递质概与别人迥异,一些毫不相干的事儿,能把它扯到一起,还有一些本无内在联系,甚至本不存在的事情,也能信誓旦旦言之凿凿煞有介事,强安到我的头上来。

有兴趣跟踪你我争论过程的人(如果将你的那些不入耳的谩骂也归入争论的话)会发现,我只对你造谣反转污言秽语反转的行为提出批评,基本不涉及其他问题,更没有将矛盾和冲突上升到破坏两个人正常关系的地步,朋友之交可以红脸但不能翻脸啊,君子绝交不出恶言啊……而阁下恰恰相反,摆了三十几年的友谊积木,上来一脚就踹坍了,大家有商有量的桌子,当场掀翻了事……

你没有勇气正视和承认我批评你在转基因安全性问题上造谣传谣的事实,而是将矛盾归因到个人品质上,气急败坏地诉说司马南是坏人,而且阴险毒辣坏透了。你坏,你坏,你坏坏坏,夹头,夹头,夹你头,昨天又提出了“一直夹到共产主义”的口号,小崔,你自己不觉得这个心理把戏、逻辑游戏幼稚可笑吗?

你全然忘记了央视播放的人物纪录片《司马南》那集,你对司马南人格所打的包票,你全然忘记了《实话实说》特别节目20集当中,我用18磅大锤在你的脑袋上砸碎摞在一起的8块红砖,你对我这个“世界上最坏的人”的信任,那时候,你对我的信任应该没有折扣吧?不然怎敢把脑袋,放在我的18磅大锤之下?

为了在那些不了解事情真相的粉丝面前,维持你的正义形象,给自己荒唐任性行为的找出合理依据,“大过年的司马南造谣伤害我慈祥老父老母”……这个经过“口述历史”方法形成固定心理意象,并经过你自己不断修正的“事实”,已然让一部分粉丝信以为真,你还有本事扯到什么司马南污蔑你有“六辆汽车”、司马南污蔑你“贪污基金会的钱”………

概以为扯上这些子虚乌有的事情,自己不受控的“一日一夹头”污言秽语的行为就有了合理依据。想夹就夹呗,我对当崔永元教授的假想敌、陪练员、恶意发泄对象、垃圾箱有足够的心理准备,一向持理解宽容的态度,没必要口述历史案头工作那么充分,编那么多理由出来干啥呀!

好吧,如果你看到这儿,依然坚持己见,偏要说司马南大过年的伤害你慈祥的老父亲老母亲……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再一次恳请你把这些证据的链接发出来,最好截图,让大家一块儿来瞧一瞧, 司马南大过年的究竟是怎样伤害你父母的,你看这样可好?

说来好笑,迄今不解,你有六辆汽车还是八辆汽车,干我何事?有啥好诬陷的?我不曾有过你贪污的证据,怎会指控你贪污?

如果小崔确有我污你之证据,证据一经确认,当众公开检讨,给你赔不是,我有这份坦诚。话说回来,如果没这回事儿,你转了一圈儿,找不到你所谓的证据,你的证据证而不明,或者你的证据只适合去证明其他的什么东西,又咋办?

小崔呀,你是否注意到了,当很多人瞄着你这几年的作为,用简明彻底的语言对你的品行乃至本性作出概括的时候,我总是网开一面,我总是与他们解释:从三十多年的长历史来观察,我认为他依旧是认识问题,不过是为面子一时恼急,跟小男孩儿玩儿疯了收不住一样,跟乙醇刺激之下,两个“酒炸”的朋友翻脸一样,我总是要人们相信你会脑筋急转弯儿,脑筋不能急转弯,脑筋也会慢转弯,我确信你会意识到自己的错误,确信你作为曾经的中国最好的主持人,会意识到自己微博负面言论的社会影响力,良心会有自我发现,愧悔反智疯癫那一段过往,情绪会进入平静的港湾,笑容会再次回到你的脸上,阳光会再次洒进你自虐的心里……

说点题外话吧,我忘不了在陈虻的追悼会上,我从告别厅出来,碰见你和敬大姐,三个人那哽咽的表情和交汇的眼神。

我也忘不了,三十多年前,在王府井大街张秉贵事迹座谈会上,我第一次认识你的情景。同一天,除了阁下,结识的还有书法家刘炳森及那个与我同年同月同日生的诗人汪国真,如今炳森国真已驾鹤西去,存世的仅有你我二人……

从老朋友旧交情曾经的哥们儿的角度,我真的不愿意像你那样几乎不走脑子故意说狠话说绝情的话,也不愿意别人把咱俩当笑柄,在“向死而生”的人生背景垂幕下,近乎内讧似的死掐,只会让亲者痛而仇者快,无亲无仇者目瞪口呆……

小崔呀,这就是为什么你骂我骂得起劲,骂得高潮迭起,我总陷于被动招架,总是还嘴不力,总是不忍说狠话的原因。用你的话说,“每次夹他,都老老实实的……”。

这也是为什么你啥都敢说,而我总是有所顾忌,顾及你的妻女,顾及你的过往,顾及我们共同的朋友,对你的“叛徒”向我主动提供的爆料,从来不予采信和披露……我想保留一份在你看来,也许是承认甘拜下风又愚腐透顶的分寸感。

我想尝试一下,看看面对你这样的老朋友的时候,我能不能秉承古训做到“君子绝交,不出恶言”。

不能不承认,有的时候真的很难忍,连三去仑子功媒体制造的关于我的谣言,你都欣欣然拿来加以利用大加传播,而且乐此不疲……每当这个时候,我就多想想你当年的好。

你的铁粉为你的大胆、辛辣、果敢、给力欢呼,我却看着你曾经朴实、阳光、平和、自然的面部表情一点点离散,一点点走形,变得越来越陌生,越来越痛苦,越来越遥远……

有人统计了一下,在小崔微博中,以“夹头”为主题词搜索,有二百余条骂司马南的内容,小崔你太辛苦了!你总是苦口婆心地教导你的粉儿,严肃地告诫他们,司马南阴毒阴险,司马南才是最坏的人……

姑且,就依你所说,司马南是这个世界上最坏的人,那又怎么样呢?似也没有必要让最坏的人坏了你的心境,坏了你的健康,坏了你的人生境界,坏了你的后半辈子,坏得你不夹他吃不下睡不着……

这些话其实应该说给弟妹,多少年不见了,不知道她咋样,不知道她会不会同意我的观点,我猜想他不可能跟你一样,犟起来驴起来,原本善良的眼睛变得凶巴巴的,凶巴巴的眼睛里除了血丝仇恨,没有温情理性。

就算司马南是最坏的人,你也没有必要为了帮助我这么一个最坏的朋友进步,忽略了其他的老朋友。以三友、老方为男代表,以WW为女代表的那么多的老朋友,多少次召集饭局请你来,要咱俩饭桌上推杯换盏各自多做自我批评,打开天窗说亮话,相逢一笑泯恩仇……我一次没有拒绝,我愿以坦然之心与你见面,不拒绝讨论任何一个话题,也可任何一个严肃话题不讨论,只感受渡尽余波兄弟在,回味那旧日的时光……总而言之,怎么都可以,但你一次也没有答应……你是心虚,还是心虚,还是心虚呀?

小崔,你看我说的对不对: 之所以“夹头”不已,且是经常凌晨三点钟开始夹起,也许并不关乎什么正义、民族、良心、小白鼠危机……那些只是对外说说的,事实上,夹头行动、诬名行动、摁倒行动,只是阁下内心纠结的产物。以夹头作为惩罚假想敌的有效手段,可以让沉浸在臆想中的阁下获得一种战胜对手的欣快感,否则撕心裂肺、钻心疼痛、濒临窒息的感受交替出现,着实令人难以承受……

在这个世上,没有多少人比我更理解你, 面对这种焦虑的心情,痛苦的体验和感受,除了寻求专业的帮助之外,我知道你一直为此在努力,有没有那样一种可能:

改变一种思维方式,不要试图“夹死”一个人,没有必要跟丫死磕,索性把他当个屁,彻底放掉……

想想,如果你把我放了,世界会怎么样?若你决定放掉我,不做司马南是世界上最坏的人的原罪伦理假定, 不与司马南在臆想时空中做量子纠缠,不用崔氏利剑亲自刺死这条毒蛇,不必下夹子亲手打死这只老狐狸, 不以私刑来匡扶正义完成自我救赎……

千万别误会,不是要你承认我是一个好人,不是要在你面前洗清我的罪孽,你栽赃给我的那些东西,只有你动手才能清除,你才是司马南罪孽的“事儿妈”,我请你放过我,是希望你自己原谅自己,不要用一个假想的坏人来惩罚自己。

且让坏人自生自灭去吧, 让坏人自作自受去吧,你试着这样想,会不会心情好一点?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如果我是毒品甲基苯丙胺,你索性就此戒毒,行不行?如若不然,坚持夹头惩罚别人的结果,事实上是惩罚自己啊,扎小人,扎坏人,每一针都会反扎到自己的心上,滴滴血,斑斑泪,这又是何苦呢!

已经有聪明的网友发现了: 别看这两个人相互斗嘴打杀不已,他们或许是真爱,司马南正在配合崔永元开店卖有机食品……

小崔,你说我冤不冤?你天天夹我的头,我有限地做出一点回应,要被人家说成是与你“二过一”宣传那些以反转为主题特色的昂贵的有机品,开店创业我支持,互联网+行动我更支持,但有必要拐那么大的弯儿,打那么长时间广告吗?

网友说的并非完全没有道理,这三十多年,咱俩时有密集交集,比方说,杨伟光当台长的时候,咱俩在底下鼓捣的那些趣事。有时,很长时间互不搭理,过年发一个问候而已。但是,自从在转基因的问题上,我们生出根本分歧之后,这联系太紧密了,你把我像紧箍咒一样箍在你的头上,日日夜夜把玩不已恨恨不已。孙悟空那紧箍咒是外来的,属不可抗力, 你把我紧箍咒一样箍在你的头上,纯粹是你的个人行为,是你自我主动选择的结果,貌似夹我的头,实则你的头被紧箍咒箍得难受。此时,咱俩密切交往,这种交往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更密切更彻底……

在我的记忆中,我从来没给你写过这么长的信,关于你的大事,写给你的也不过寥寥几十字,“有女父心慈”一句被你夸过,不知道你是不是还记得。你去重走长征路,我担心你安全,留信息给你,告诉你有一件“极重要的事情务必与我联络”。你让王师傅来书房取走了我当时也才刚刚拿到,自己还没有来得及用的最新防身装置,那条信息不会超过五十个字……

小崔,你若不改弦更张,非彻底“夹死司马南”不可,岂不是把你大好的人生、美妙的前途、崇高的地位和威望,押在了我这样一个让你痛恨的烂人坏人的身上了吗?一个你鄙视的胡同串子值得你这样吗?你这样做的结果适得其反呀,貌似你跟我过不去,实则你在用实际行动表明:司马先走一步,我为生前友好……你这样不依不饶的,司马南挂了那天,网友非逼着你表态不可……

在事关司马南的微搏内容中,你似喜欢议政涉政,总是攻击我冒充中南海什么人……容我坦率地说一句,尽管你与某些撞墙沉船的头面人物有这样那样的联系,但你还没有形成明确的政治观,还没有什么政治定力,还在幼稚的从众心理期,跟着起哄,跟着流泪,跟着说些牢骚话,跟着打打下手而已。你对政治问题的简单反应式思维似不足论,也便不论……

最近你扯出了“司马南十条罪状”,除了大年初一冒犯你老爹老娘之外,涉政内容悉取自网络谣言,包括,大法圈子功的谣言,在此没有讨论的必要。

有网友批评你我: “你们骂过来骂过去有什么意思”?……我回了他六个字:“有骂来,无骂去”……

众所周知,这是事实,我决定按照既定方针办,今后,也保持必要的风度。

此外,我将一如既往地遵从基本逻辑,尊重事实,在尊重事实的基础之上展开最低限度的评论, 不因为我们有三十多年的交情,就容忍你在转基因安全性的问题上信口雌黄, 就不批评你的错误和主张,也不因为你在转基因安全性问题以其名人效应推动愚昧社会力量的生长,而否认你在其他方面业已有的成就,我将继续努力做到这一点。“有一说一”是对的,“有二说一”是不对的。

如今已为传媒大学教授,不知道你有没有雅量做这样一件事情:把自从你和方舟子闹掰了那一天起,我对您二人的所有评论,与阁下的那些以“夹头”为主题词的回应,编辑在一起,若把方舟子的那些文字也加进来的话,大概会有大几十万字,上百万字之多了吧,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案例教学,便于教育你的学生欣赏老师如何高手过招,用污言秽语杀得对方片甲不留,顺便让你的学生接受科学知识,科学精神的熏陶。

本来是想建议崔教授在“口述历史”中将此公案相关方邀来每个人讲述一番的,依我对你的了解,你没有这份胸怀,甭说让司马南方舟子讲话,连饶毅那样温文的知识分子三番五次约你,你都躲躲闪闪顾左右不敢见, 这些事实充分说明,我们的崔大教授崔大委员,没有实事求是之意,用这样的小心思来做口述历史,“口述谁的历史”也是大可以问一问的……

愚昧的东西,于今日中国,总的来说,是在减少。遥想大清修铁路,老佛爷怕惊了大清龙脉,能叫人把火车扔到河里去。过去洋人咔嚓一声为国人拍照,很多国人认为自己的魂被摄走了,回到家里要“叫魂儿”……今天这样想事的人已经绝少见到了,但在以转基因技术为代表的科学问题上,用摄魂术、保大清龙脉陈旧思维来想事儿的人依然不少,表现形式不同罢了。小崔啊,不怕你现在跳起来,容我实话实说,你的某些言论,依然在叫魂儿”,在“保大清龙脉”……

小崔呀,请你不要误会。当年不是你“发现”了我,而是我“开导”了你,“转化”了你,把你从相信特异功能表演的阵营当中转化了出来。后来,才有我去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讲座,才有北京春晚的小品(被枪毙了)咱俩的合作,才有中央电视台播出的《实话实说》二十集特别节目……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你热衷于给别人表演从我那里学到的耳朵听字、意念弯勺子一类“特异功能”把戏,把我唤做你的师傅。

我对你那一段的表现相当满意,并引以为自豪,现在你咋变成这样了呢!刚看一段视频,你居然说,九十年代你“发现”了我,顺口改编历史,不承认八十年代我认识你无所谓,大言不惭总不那么太合适吧。

从“转基因安全性在中国引发的一场公案看愚昧与科学的决斗”,若作为一个学术课题来研究,从传播学理论与实践研究的角度说,这事儿你最适合做,你不但是当事人,且是反面教员,反面教员的作用通常大于正面教员。

当然你不做,别人也可以做,互联网是有记忆的,互联网的痕迹是不那么容易擦掉的。今天的事实,就是明天的历史。依我之见,不仅是传播史,在中国科学史、中国科普史当中,“崔永元谣言秽语反转”这个字号必定留之下来传诸于世,是“流传”而非“流芳”。

最后,告诉你个秘密吧,我对你有一份私心: 浪子回头金不换,在反转这股愚昧的潮流之中搏击风浪拥有巨大社会影响的我当年的兄弟, 我至今不改口的相信你会拐弯儿,会回到相信科学实事求是的正确的道路上来,有个现成的榜样叫马克林纳斯,知道他是谁吧?他的那些言论。前几天发给你了……你会是他吗?你会慢慢地成长为他吗?

小崔,我知道你会拐弯儿,因为你不但理智,而且聪明,你的智商并没有因为你心里拧巴而降低,从一门心思“反转基因”一>“反滥种”,你这弯儿拐得多巧呀,从制造和传播“转基因有毒”到后来不怎么说这样露骨的话,转而在政府的公信力问题上做过细的思想工作,专门在“塔西佗陷阱”周边遛弯儿,羞得某部官员递不上话来……这弯儿拐得多好呀!

如果慑于心智的原因,你已没有拐弯儿的能力了,我却用这样的话来试图点醒你,涉嫌欺负人,涉嫌对特定群体的歧视。但是,小崔,你没有这个问题,你头脑清晰思维健,心里明白表情糊涂,能拐弯儿而不拐弯儿,不是思想爬不上认识的坡,不是理解不了21世纪的科学精神究竟在当下中国指何物,而是怕失掉所有的本钱。我说的对吗?

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我们两个在微博上的你来我往, 貌似我在与你直接对话,但其实我心里一直装着“沉默的大多数”,不是我忽略阁下,而是在本质上我必须要说与他们听。

不同观点的针锋相对,所求的并不是在势头上压倒对方,“胡同串子”、“臭流氓”、“2B夹头”……这类你通常用来消食健脾去滞化瘀的大力丸,当然在街头小混混扎堆儿吵架的时候会赢得欢呼,但毕竟非君子所为,严肃的辩论是将自己的道理和自己的证据讲给别人,并力求做出文明的、理性的、建设性的表达。

小崔,你想想看,你刚开微博的时候,呼啦啦上来那么多的人,不假思索地当你的粉丝,多年来《实话实说》所打造睿智幽默的形象让大家都喜欢你,甚至崇拜你,你天神一般的存在,那样稳沉大方机智幽默富有同情心,但是今天呢?

有的粉丝掩鼻而去,有的粉丝为你遗憾,更多的人,看到你的样子,感到心疼。尽管与你争论关于转基因的安全性问题,我仍属于见状心疼的那个圈子一员。

不错,微博是自家园地,也是公共平台,“我的地盘我做主”,这是必须的,有条不紊地在自己的微博上让各种理性意见得以表达,似也顺理成章, 乖张暴戾个欲膨胀,动辄挂人乌烟瘴气,怎么看也不像原来的那个小崔了。

这种任性,有人为你辩解说,这是率性而为,真性情好人, 但大家未必都能同意这种说法,难以统一认识,难以一直原谅泥里打滚儿污言秽语的你,难以“一直原谅到共产主义”(你的句式)。

与你不同,我没有你那份大平台上二十年打造出来的民望,几十年来我在江湖上得罪的那些特异功能神汉,近十几年得罪的撞墙沉船公知,他们持续地有系统地制造各种谣言,彻底涂污了我的形象,我每年都要“被动移民”若干次,还要经常“离婚、叛逃、被抓”,更介入高层政治斗争扮演可耻角色……

你以老朋友身份给我的“臭流氓”定位,加强了我的敌人为我塑造的形象。如果说以前我胸前佩戴的勋章是“轮子”的话,小崔,你又给我加上了“臭流氓”的光环。

其实你理解,我既要冲锋陷阵,又要夹着尾巴做人,不能给包括阁下在内的人以口实, 即使侧过身来战斗,咬碎了牙齿和血吞,也不敢像政协委员仁兄那般汪洋恣肆。

我的谨慎,我窝囊,

你的恣肆,你痛快。

也许这个时代是属于你的,很多人莫名其妙怕你,怕被你“摁倒”,怕被你“挂起”,怕被你“一日一夹头”,要看你的脸色行事,不敢惹你。不然,妻子胃癌去世也会被你揪出来挂起来羞辱一番。

现在的你不但刻薄,而且过分敏感,凡事都从歪了想,矫情得不行不行的。我称你为“小崔”,这是年轻时候留下的习惯,有年轻网友看不顺眼,在我的微博后面留言“都到了不举的年纪还叫小崔,肉麻不肉麻”?

这明明是在奚落调侃我,说我这个北京胡同大爷(你眼里的胡同串子)到了“不举的年纪”……什么举不举?举不举能咋的?谁还没举过呀?我回应了两句,无非善意调侃。

多大个事儿啊!天上飘来五个字儿:“啥都不是事”,天上又飘来五个字:“不干你的事”……我都不急,小崔你急甚哩!

也不知道你现在到底是一种什么心理驱使,偏偏要把事情揽过来,把我想的那么恶,一口咬定司马南用“不举”侮辱了你“恶心恶毒”。崔呀,如果,我真的了解你不举之实情,实话实说,显然属于客观描述,而非侮辱。但是你举不举,谁知道啊?你主动往枪口上撞,你傻呀?我要真说你不举了,侮辱你了,你急眼也有个根据,如今,大家都看得见,你确实冤枉我了,明白白真真切切的冤枉我,我真没这个意思,他人说不举,也不是影射你。

在我的道德观中,根本就不认为“举不举”这件事情会对人格构成了侮辱。西门大官人倒是举得高,那是古往今来全民讽刺的对象; 武大郎就是再努力,高举高再举高,估计也举不了多高,那三个奸人害死了大郎,好心人都为老实憨厚的大郎掬一捧老泪,大郎显然是正义的一方; 太史公咔嚓“一剪梅”受过宫刑举无可举,仍忠公体国,写出史家之离骚……

虽然咱俩认识三十多年了,差不多一辈子交情,但是你举不举,赌天发誓,我确实不知道,过去哥俩好的时候,私谊也没有发展到如此密切的程度(皮疹),咱们那时候不时兴讨论这类时髦话题。反对伪气功,揭穿特异功能骗局,咱俩那时特高尚特正式,说到高举,也绝对是举别的物件儿。行了,老弟啊,不知道这件事儿能不能跟你解释开!

早年间,你说我有“语言暴力”倾向,那不过是夸我口头表达流畅连贯, 如今在网络上确实有一拨子人有“网络暴力”倾向, 这拨子人为所欲为搅得天昏地暗, 这情形容易使网络暴力者生出误会来,以为网络是法外之地,愚昧民心可用,他们在快感中呼喊着呼啸前进……小崔呀,你也要警惕呢!

你的粉丝多,多的像抗美援朝战场上志愿军战士头顶上美国人的飞机。你的粉丝凶,凶的像美国飞机投下来的炸弹。他们多也是有良知的,但对科学哲学的理解会有一个过程。他们喜欢你热爱你,但你没有权利愚弄他们。

你的粉丝中也有明白人,对你的粉丝,我反复讲过:

如果你们真爱一个人,未必要事事顺着他,如果你们真爱一个人,就请不要加害于他

……

这封信,在4月躺在床上生病的时候完成了大半部分,怕有些地方话重,你接受不了,造成新、心的伤害……放在那儿没有发出去,见最近你连续“夹头”愈发用力豪情满怀,想你状态不错,心理承受力应该大为提高,才把这封信找出来,续写了后半部分。

不知不觉已经写了上万字了,当年老子《道德经》也不过五千言,微言大义,一语万端,群经之首,千古不衰,而今文章口水太多,有效信息量太少,我不能免俗,但我可以做到让文章除去污言秽语,且尽可能说理,给对方以必要的尊重。

小崔,你能做到吗?身为大学教授政协委员的你,愿意做到吗?来,让我们温习一下,《小学生文明守则》第八条内容:

尊敬师长,团结同学,对人有礼貌,不打人,不骂人……

读到这儿,知道你会读到这儿,你是这封信的最忠实的读者,读了一遍之后你会再读,也会请你的好朋友来读,这很好啊,我能想象到,读到这里,你的嘴角一侧上提幅度略大,生出鄙夷之色,以为这这封信的落脚点就放在崔永元老师应该像小学生一样讲礼貌的层面上了……小崔,我还有一段视频送给你,其内容大意是这样的:

彼时,你已白发苍苍,以退休老教师的身份被请回学校, 有学生认识你圈着你,你身体有些颤抖,喃喃地重复着一段话:

我那时跟人家拌嘴,被批评不懂科学,脸上挂不住了,不知深浅为反对而反对,我愚蠢地反对转基因,宣传转基因产品有毒,吃转基因产品,会得高血压,糖尿病,癌症不孕不育,很多老百姓都信我的……其实直到今天,我也搞不清楚转基因确切是怎么回事儿,但那时我知名度高头脑膨胀啊,冷静不下来,谁跟我怼,我跟谁干架。

一个几十年的老朋友批评我,我把一些狗的照片和他的照片编在一起,天天羞辱他,一日一夹头,把他描绘成这个世界上最卑鄙恶劣的坏人,我的粉丝,天天去骂他,我那个时候可任性了,他就那么老老实实地任我欺负,今天我才理解,好朋友才会这样忍着……

后来,他给我写了一封长信……

(动笔于2017年4月9日,定稿于5月20日,北京南锣鼓巷8号)

(XYS20170525)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周小平“挺转”和崔永元“反转”貌离神合

周小平“挺转”和崔永元“反转”貌离神合 作者:周宏 看到崔永元对周小平隔空喊话,我才知道“爱国”青年周小平开始转向“爱谷”了,他居然又鼓捣出了一篇“熊”文——《比芯贸战更危险的是粮食战!中国粮食安全和种子主权之争,形势不容乐观》。 阅读能力 …

答南京大学张辰宇教授:不要对转基因“盲目发声”

答南京大学张辰宇教授:不要对转基因“盲目发声” ·方舟子· 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张辰宇6月9日在群学书院-半城读书举办的“医学、生命科学与人类健康”高峰论坛系列公益讲座第二讲上做了题为《转基因:现状与争论背后的意蕴》,以专业人士自居,对 …

崔永元列举的司马南三大“罪状”

崔永元列举的司马南三大“罪状” ·方舟子· 这一阵子崔永元过了一把“民族英雄”的瘾之后,网上言论又回归老三篇,一是造谣转基因如何有害,二是大骂“方骗子”如何“诈骗”,三是大骂“司马夹头”,如此循环往复,毫无新意,却乐此不疲,仿佛要这样才睡得 …

崔永元凭什么要验人家大小便

崔永元凭什么要验人家大小便 ·方舟子· 3月28日,南北美大豆种植者论坛在北京举行,美国、阿根廷、巴西、加拿大、巴拉圭、乌拉圭等6个主要大豆出口国的农民代表就转基因种植问题进行交流,并回应了中国公众关心的热点问题。美国大豆出口协会主席在演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