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议中国医药市场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漫议中国医药市场

作者:司履生

中国大陆现在存在着两个平行的医药市场。一个是传统的中药市场。一个是现代药市场,就是人们所说的西药市场。

传统中药在人类药学史中所处的位置

自人类诞生以后,生老病死就随之诞生。史前的人如何面对生老病死,今人无法知道。但是从对大猩猩的观察,和神农氏尝百草的记载肯定是从经验中发现哪些草有毒不能吃,哪些草或天然的食物吃了有益,可能治疗那种不舒服,这就是药物的开始。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

大概全世界都是这个样子。有史以来的记载,人类最先使用的药物,就是自然存在的药物,或叫天然药,包括各种草药,矿物药和动物药,药物剂型和给药途径也十分受限,只有口服和外用两种。待到现代科学,化学,物理学,生物学出现以后,药学也进入了现代化。人们知道了药物中起主要作用的化学成分和纯化,合成的手段,化学药开始大量涌现,剂型更加多样,除口服的片剂,胶囊,冲剂,液体,和外用药以外,还有注射用药。进入20世纪后期以来,药物工业更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随分子医学兴起,以化学合成为主要手段的小分子药物,和生物制药,包括重组蛋白,疫苗,治疗上使用的血液制品(如IVIG),基因治疗和细胞疗法(如干细胞)疗法)大量问世。这些药物作用机制明确,都有明显的靶标,而且可以在实验室和制药车间工业化规模生产,其优势可见一般。传统的中药,按人类药学史来说,不言自明,显然是处于天然药的阶段。也就是说,和世界医药发展水平相比,还是处在中古,远古,最少也是近古时代,起码落后好几个世纪。

自清朝末年,现代医学传入中国,中国建立了培养现代医药学人才的医学院。也开始有了生产化学药的药厂。但是半个世纪的兵荒马乱,战祸连连,医药工业根本没有能很好发展。50年代以后,中国大陆进入和平发展阶段,建立了几个生产疫苗的研究所,和大型的生产现代药物的制药厂,如最有名的生产抗菌素的华北制药厂。于是,化学药开始形成规模。

然而时间不长,由于人所共知的原因,由政府主导,中国大陆兴起了挖掘传统中医药的高潮。想把传统中医药现代化,成立了不少中医药大学,学院和研究机构,并且在医学院校中开设传统医学课,要求“西医学习中医“ 试图将传统中医药学和现代医学结合、融合,建立中国的新医药学。虽然这一时期,政府曾组织了大量人力,投入了大量财力,物力,对中药和经络进行验证,但事与愿违,无奈未能得到阳性结果。文化大革命中,这一潮流更是轰轰烈烈,如火如荼。文革以后,这种趋势并未改变,反而更加高涨。政府制定了一连串的支持传统中药发展的法规,全国成立的中药制药厂不少,同时也有不少的国家招标项目,和中药材种植项目。有意思的是,在这个中药现代化的大潮中,那些政策制定者着迷于中国传统医药学是一个伟大的宝库,只喜欢听这一种声音,招揽了一些食古不化的所谓的著名的老中医,笼络了一些如樊代明等之流专搞学术腐败的所谓院士,占据中国大陆医药发展的智囊人物的位置,蔑视、漠视不同声音, 闭眼不看现代药物和中国传统药物的本质的不同,硬是要一条路走到黑,搞什么中草药现代化,他们不舍得花大气力用科学方法研究中药的成分和起作用的分子,而是投机取巧,大做表面文章,把剂型改造作为中药现代化的主攻方向。以为 把原来以煎熬为主的汤药剂型 或丸,丹,散,膏,改为片剂,胶囊,冲剂,甚至注射剂,就是现代化了。同时又不按现代药的药理实验和进入临床的双盲试验的严格程序投入市场,进入临床。以为这就是现代化的中药了,就可以进入世界占领国际市场。在这个过程中,腐败丛生,官商勾结,有人的确发了大财。陕西地方发财最早的要算来辉武,以一个布裹肚装些草药,取名神功元气袋,行销全国。赚得腰缠万贯以后,移民美国。陕西的另一位就是最近闹出惊天丑闻的赵步长,所谓步长制药集团,以650万美元贿赂斯坦福大学,为女儿取得入学资格。根据新民晚报2019-05-05 报道,在赵步长担任董事长期间,步长制药向郑筱萸行贿1万美元,收受贿赂后,步长制药的招牌产品脑心通胶囊从地方标准升为国家标准,成功获批。郑筱萸虽然受到了死刑惩罚,但腐败的链条依然存在。

结果喊了几十年,搞了半个世纪,却没有一个中成药能进入国际市场。尤其是用丹参,三七和冰片制造了一个复方丹参滴丸,吹得神乎其神,真正按美国FDA要求,一进入三期临床试验,立即露出了原形,根本没有像研究者所说的临床效果,进不了美国市场。但是在中国大陆依旧大行其道。

这些毫无良知的知识分子,赵涛(赵步长之子,西安医科大学78级毕业生,2017年西安交大医学院80周年院庆时,被授予学校的杰出人才),樊代明院士等和沾满铜臭的商人坑瀣一气,只顾赚钱,置人民生命财产于不顾,把中草药磨成粉,混在一起,压成片剂或装入胶囊,或者加水浸提、熬煮,做成注射液。说明书上胡凑一些传统中医的术语,如活血化瘀,舒经通络,滋阴补阳,……,而禁忌和注意事项则是尚不明确,就可以招摇上市。步长制药公司生产的脑心通上市已20多年,至今说明书上,禁忌和注意事项的栏目仍然是尚不明确。那个被宣传有益寿延年功效的御方药,六味地黄丸的说明书也照例写着注意事项尚不明确。至于这些传统的和新发明的中药是否真正有效,到底能不能治病,则无人知晓,政府部门也不过问。不过,网络上经常爆料,所谓的中成药,不少是加了现代药成分的,连那个最普通的银翘感冒片都是加了现代药扑热息痛或扑尔敏的。而治疗糖尿病的中成药消渴丸则是加了格里奇特的。前不久香港明报报道香港卫生署呼吁市民, 不要购买及服用北京中医药研究院研制的"特效舒神胶囊" 因该药含有西药成份"安定" 和 “氯丙喹”,并有可能损害肝脏。如果传统中草药有效,何须要加进去现代化学药呢?.

那些中草药注射液就更为可怕。明明违反现代科学制药常识,累累引起不良反应甚至危及生命却要支持其发展,仅以鱼腥草注射液为例,据2006年6月的报道,引起的不良反应就有5488例,严重不良反应258例,死亡44人。面对如此严重的草菅人命的事件未见有对责任人的追究,仅予以通告停用了事,足见对人命麻木不仁到何种程度。只要GDP能上去就行。

樊代明之流是这种腐败的受益者,也是这种腐败的维护者,同样是发扬中国传统医药的鼓吹者。樊代明的个人简历中有获得发明国家新药证书一个。不知道樊代明到底发明了什么新药,上网一查原来是一种命名为通噎丸的中药,说明书说“胃癌的中药治疗秘方,简介如下, 本胃癌的治疗秘方系本人多年心血之结晶,采用莱菔等传统中药,内服,无副作用,能够彻底袪除毒素,从根本上治愈胃癌!本方制作工序简易,服用过程简单,用量视患者病情,疗效显著。正常使用百日内即见效果,而且停药后药力能够持续发挥作用,彻底消除癌细胞,逐至……”莱芙是什么,不就是罗卜籽吗?这不是明明在骗人吗?这恐怕就是樊代明力挺中医的原因之一。

中药鼓吹者的骗术之一就是用中医药是一个瑰宝,日本韩国多么重视,如果中国不赶快发展,就可能被日韩领先,而失去夺取这一桂冠的资格。以此煽动国人的民族热忱。其实,日本和韩国都不承认他们的民族传统医学和中医有关,也没有对传统中草药大开绿灯。日本只准许148汉方提取物、241种原料药和5种原料药制剂上市,而且这些药物的方剂是固定的,有严格标准不能更改,并经现代医学方法检验过的。自20世纪90年代初起不断爆出小柴胡汤有副作用的新闻,1991年4月日本厚生省向医师、药剂师下达了要注意小柴胡汤导致间质性肺炎的通告。1994年1月~1999年12月报道了因小柴胡汤颗粒的副作用发生了188例间质性肺炎,其中22人死亡。结果津村顺天堂1997年破产,2000年津村顺天堂社长津村昭被判刑3年。于此可见,他们绝对没有像中国这样,有那么多说明书上明明写着“尚不明确”的中成药上市。

英国一直不准许传统中药进口。美国的中成药只是放在华裔经营的超市的某个角落作为保健品出售,因而在美国有“中医不是医,中药不是药”的名声。2018年6月26日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干脆向美国中医学会主席Dr. Bob Xu发了一封警告信,信中指出:美国中医学会宣传、销售未经FDA批准许可的药物,还伪造疗效,警告美国中医学会在网上销售未经FDA批准的假药是违法行为,限期15个工作日内整改,否则FDA将采取法律行动。环顾全球,没有一个国家像中国这样,花这么大的力气发展中草药一类的天然药的。欧美日等先进国家早已把精力放在发展分子药上去了,那才真是一本万利!美国FDA 2018 年批准的 59 种新药和生物制剂中,有 34 种(58%)为孤儿药(Orphan drug),即专门治疗罕见病的药物。最近FDA批准的治疗儿童的罕见遗传病,脊髓型肌萎缩的基因药物一次剂量就售价2百多万美元 。

与此同时,传统中药的毒副作用也越来越引起世界范围内的重视。除前述的小柴胡汤以外,中草药中有许多伤害肾的药物,国外医学界专门有个病名叫“中草药肾病”。经常吃中药或多或少都会不知不觉对肾造成损失,许多损伤是不可复的。 最著名的就是含马兜铃酸的药物。不但能引起急性肾小管坏死,也能引起急性肝坏死,还能引起多个器官的癌肿。还有一些中成药中,本身就含有重金属,如汞,砷,长期服用,引起慢性中毒。还有更麻烦的是,由于近年来的环境污染加剧,土壤的重金属污染严重,许多采集的天然草药本身就会含有超标的重金属,汞,铅,镉等,这更是中草药质量难于控制的问题。还有,许多属动物药的中药,如犀牛角,熊胆汁,穿山甲,龙骨等药源也越来越困难,为此经常受到国际批评。

中草药能不能走化学药的途径现代化?像青蒿素就是最先从黄花蒿中分离提取的。当然有这个可能。但是从简便和经济的角度看,要把所有的中药和草药都这样做显然是得不偿失。一个青蒿素花了多少人力,财力和物力提纯,做药理实验,再花了十多年的时间实验室合成。从这个角度考虑,几百种,几千种中草药都走这样一条路,就显得绝对是不可取了。当然现在的分析手段比过去那个时代有显著的进步,但也是绝对太花气力了。加上,考虑到现在是分子医学时代,我们经常说弯道超车,那么就实在没有必要万事从头来,不如把有限的财力和物力人力放到做分子和基因药,生物药上。

最近詹启敏院士有一个报告谈到,我国医学创新能力不足的现实情况:1 临床药物中 95%的知识产权来自国外,我国要在专利期过后才能生产;2大型医疗装备的95%以上由国外进口;3.临床标准规范指南的95 %借鉴国外,中国对世界的贡献率不足5%;4 基础研究也很薄弱,直到现在,没有筛选出一个国际上认同的药物靶点。创造能力也跟不上。规模化生产能力不足,人家具有一次能生产几十万升的设备,我们只能1万升,2万升 的生产。有时技术有了,却没有合适的材料。

美国现在一年能批准五十个以上的分子或生物制剂药,而中国的FDA 几十年来没有一个是首创的靶向分子药,顶多就是批了几个属于ME TOO一类的分子靶向药。差距之大,何以言状?

尤其是在现在,我们已经嗅到量子医学时代即将到来的气味,人类即将通过纳米刀修复原子和分子的错误结构治疗疾病的时候,我们更没有必要把精力投入到走从中草药筛选分子药的老路。

更不用说,我国是一个人口大国,但耕地面积有限。粮食问题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政府与其批准那么多中草药种植基地,和种植粮食争地,不如把投入开发中草药的人力物力财力投入到发展现代分子和生物药上,这样一定会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更何况最近有不断报道说,规模化中药基地所生产的中草药和野生的不同,其治疗效果远不如野生的同样药物。另外,我们不能不看到严峻的真实事实,尽管有政府的大力支持和提倡,政策上有各种各样的倾斜,吃中草药的人还是越来越少。这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新陈代谢的必然结果,据2011年北京日报登载的一项调查报告,说“调查数据表明,各类医疗机构当中,中药处方占总处方数的9.5%,中成药处方占总处方数的比例是17.4%。两者相加,全国有超过四分之一,其实就是26.9%患者服用中药或中成药”。

现在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中国有那么多知名大学,有那么多两院院士,从80年代算起,也有30多年近40年了。一个连院士都不是的屠呦呦,能完成从黄花蒿中找出青蒿素。那么多院士肯定得到比屠呦呦多好几倍,甚至十倍以上的经费和好得多的优厚条件,怎么就做不出一点点像样的成绩。尤其是在人类基因组完成以后,基因组学,蛋白组学,代谢组学技术日益成熟,又日新月异的时候,这些院士们竟然至今连一个像样的靶点分子也拿不出来。怎么解释?请问,我们每年为什么要选院士?

我想,纵使有千条理由,万条理由,最根本的理由就是一条,学术腐败以及引起和包庇学术腐败的腐败,是最大的理由。魏于全是学术腐败的典型。从90年代就喊要用血管生长因子受体对肿瘤施行免疫治疗,得到国家的基金可能也数以亿计。至今国外的血管生长因子受体的单抗分子药已不止一种。而魏于全院士的药依旧杳无声息。原因简单的像一一样。他一开始的那两篇关于用异种瘤苗治疗肿瘤的文章就是假的。撇开别的不说,他发表在中华肿瘤杂志的那一篇从猪眼球的黑色素细胞治疗小鼠黑色素瘤的文章就是假的,因为眼球的视网膜根本就没有黑色素细胞,他,魏于全怎么能从猪的视网膜分离出黑色素细胞。第二篇,那个NATURE MEDICINE 的文章用异种血管内皮免疫治疗小鼠肿瘤的文章说是通过血管生长因子受体起作用的.但是绝对的造假的证据是用人的血管内皮免疫小鼠,但是小鼠竟然不对人的内皮细胞的HLA抗原,即人的种属特异性抗原产生抗体,这是违反移植免疫最基本原理的. 然而,魏于全的造假论文被揭发以后,上自中国科学院,国家自然基金委,下至四川大学党委却一直对之包庇,不仅不予调查,反而给予更多的基金,更大的荣誉和更高的地位.尤其是在此以后,魏于全的多篇文章中依然有多次造假, 在新语丝中有不少爆料.真可谓之不可救药,累教不改.

最近的樊代明院士的简历中介绍说,樊代明有一项是获得国家新药证书,内容已如前述,有一项是发明了一个血清诊断胃癌的免疫学试剂盒,但是查遍国内的诊断试剂盒,询问几个大医院的检验科是否见过和使用过这种试剂盒.回答都是否定的。樊代明是以研究胃癌单克隆抗体起家出名的。我所知道的樊代明是一个嗜钱如命,爱钱爱到不顾脸面,追名逐利的人。仅举一个鲜活的例子,我的博士生答辩请他做论文评阅人,他竟然能做到当面把论文一收,立马当着研究生面把评审费100元或200元一收,在评阅表上把大名一签,说,“评阅意见你自己回去写吧”。见微知著,像这样的人品,他能认真自己的科研,而不搞学术腐败才怪?

(XYS20190814)

◇◇新语丝(www.xys.org)(newxys.com)(xys10.dxiong.com)◇◇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存医存药、废医存药、废医验药、废医废药

存医存药、废医存药、废医验药、废医废药 ·方舟子· 人们说的中医药,指的是中国传统医术,它分为医和药两部分,也即治疗理论和治疗方法(包括中药、针灸等)。有关中医药的存废,也就有了四种可能组合,即存医存药、存医废药、废医存药、废医废药。其中存 …

批中医讲座第10讲:当心“中西医结合”的危害

批中医讲座第10讲:当心“中西医结合”的危害 ·方舟子·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2015年7月底发布通告说,51家企业生产的69种保健酒,人为添加了“伟哥”。这些保健酒号称都是用人参、冬虫夏草、鹿茸等等名贵中药材炮制的药酒,具有补肾、壮阳 …

既要禁止西医开中药,也要禁止中医开西药

既要禁止西医开中药,也要禁止中医开西药 ·方舟子· 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称:今年7月初,国家卫健委发布了第一批合理用药目录,提出了规范中药处方,西医不可以开中药。我看了颇感意外,难道我一直在建议的“西医不可以开中药,中医不可以开西药”要实现 …

批中医讲座第16讲:中医在国外受欢迎吗?

批中医讲座第16讲:中医在国外受欢迎吗? ·方舟子· 中医界有些人总爱抱怨中医发展受打压,说是中医中药在国外如何如何吃香,再这么下去,要被日本、韩国超过了。国内媒体上还经常有报道宣传中医中药如何扬威海外,哪种中成药又获得了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 …

【方舟子评论见文中】

【方舟子评论见文中】 中国首款阿尔茨海默症新药获批引质疑 核心研发人员回应 《财经》记者 赵天宇 信娜 孙爱民财经杂志2019.11.6 “就像记忆被偷走了一样,几分钟之前的事儿会突然想不起来”。这是阿尔茨海默症(AD)患者的痛——亲人就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