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看待近日中国民间刮起的毛左思潮?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品葱用户 三民主义 提问于 5/8/2021

近日中国民间毛左思潮卷土重来,规模正愈发庞大,并有以下几个特点:
1、年轻化:新左派以年轻群体为主,其中不乏初中生高中生
2、左自合流:不少新毛左的思想还带有不少自由派的特征。与老毛左的区别是他们中的不少人还反建制和反民族主义,但与自由派相比,他们反建制反的是是修正主义,反民粹反的是沙文主义。且毛左与自由派核心目的截然相反,毛左想建立消灭阶级的共产主义社会,自由派想建立资本主义民主社会。
3、对新中国的历史态度是:肯定前三十年,否定后四十年;把毛当作神来崇拜,重点辱邓。对习则态度不一,有支持的也有反对的,但毛左qq群(中革、马列毛论坛等,每个都是几千人规模)中,不少人使用维尼熊作为头像或表情包

b站、知乎、贴吧等凡是关于改革开放、资本家的视频或文章下方,大量毛左的阴阳怪气言论,以及“把资本家吊死在路灯上”的图片;而建国后前三十年相关的视频下,一大堆毛左在刷“毛主席万岁”,“人民万岁”。被自由派视为左翼(建制派)的喉舌媒体《观察者网》《环球时报》等,竟被毛左打成右派媒体并加以批斗。

国家目前对民间的左翼思潮并没有加以控制,反而有些任其发展,其目的是为了利用它们打击自由派?

诸位怎么看

品葱用户 dogg0五入拖拉曼 评论于

刮毛

品葱用户 华国锋 评论于

大部分毛左都是连严打都没经历过的年轻人,和觉得社会运动斗不到自己身上的幼稚的中老年人。加速是必须的,可以说对于加速主义者来说,非常欠缺一场毁灭性的社会运动。

不过不要低估习近平和党中央,他们还没这么傻逼。

品葱用户 tongbill 评论于 2021-05-08

这现象无非就是这几个原因造成的。
1,匪帮多年的洗脑加上历史上小农文明的影响,导致大部分中国的屁民脑子里只有马列主义,毛主义或传统的流寇-帝王文化这几个视角去认知世界。他们看到了不公,却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不公,更不知道什么是公正。他们的脑子里只有腊肉和马列主义那一套,只知道“唯物主义武器的批判”,除此之外,他们一无所知。与其叫他们左派,还不如叫他们共产主义化的张献忠更合适。
2,改开以来形成这种权贵资本主义或者说党国资本主义,造成了世界上最大的贫富差距,也从根本上摧毁了社会的伦理道德和规则底线,这是这些所谓的左人产生的土壤。这种不公平不公正虽然不是因为马列主义批判的所谓的”资本主义“造成的,单纯的资本主义不可能造成如此恶劣的结果。而且中国算不算资本主义国家有待讨论,就算是,也是历史上最坏的资本主义。但中国的现状却与《资本论》等马列主义经典中描述的“万恶的资本主义”相吻合。这种表面的吻合使得许多思考力底下的群众对共产主义产生了兴趣。
3, 历史上匪帮就靠忽悠这帮家伙夺了权,他们和ccp实际上就是一伙人。其实就是”穷马克思主义者“和”富马克思主义者“的关系,区别仅仅在于一个坐稳了江山,一个没坐上皇位。这帮人的破坏性不可小觑,他们不是自由主义之友,而是敌人。不能因为他们现在暂时和匪帮为敌,就以为他是我们可以团结的对象,务实一点没错,可是要有底线。不能为了目标不择手段,否则和当年的布尔什维克党有什么区别?什么毛左的都搞进来,就算变天了,我们也不会得到自由民主,得到的只能是专制王朝的轮回。

品葱用户 孙金香 评论于 2021-05-08

你不得不承认目前最有可能煽动起群众的是我们最鄙视的腊左群体。因为支那费拉一般的思维是平时尽可能地忍耐,忍无可忍就来一票大的。要么全都给我平等,要么一步到位,谁也别想活。他们是天生的乌托邦和反乌托邦信仰者,没有那种我尽可能的完善自己的社区、家乡的乡土情怀。我不管我的家乡怎么样,现在支那是一个大国家,那我们就应该平等,总是有人欺负我?行,我打不过你我忍着。有朝一日权在手,杀尽天下负我狗,杀杀杀杀杀杀,全给你杀了!
那么谁最能调动这种群体张献忠意志呢?腊左。

品葱用户 三民主义 评论于 2021-05-07

毛左的主要支持者是底层民众和部分乳臭未干的学生,自由派的支持者则不乏官僚阶级和资产阶级,自由派还容易受到西方民主国家支持,国家当然优先打击自由派,利用极左派

自由派其实可以考虑和毛左联合,反正都反建制

加速就完事了

品葱用户 RuGuowang 评论于 2021-05-07

这帮尬逼一直存在,只是前些年被压下去了,本来政府鸟都不鸟他们一眼,但最近政府发现这帮毫无逻辑甚至没读过共产主义书的半文盲们可以带领另一群啥书都没读过的文盲一起支持政府削减自由空间,所以在政府的大数据引导下我们周边“看起来”毛左越来越多了,其实不然😅

品葱用户 第三新索多玛 评论于 2021-05-07

我突然有个想法,就是现在毛左抬头不过是“其实中央是好的,都是地方贪官把事情办坏了”的一种变体。因为在你国特殊的教育体系下,你国人不见得有什么思维能力,就是单纯的觉得主子不能否定,但又不得不承认他们干过很多坏事之后用于继续麻痹自己的一种心态。

品葱用户 sbpc 评论于 2021-05-08

毛左是一直存在的,不过在言论相对自由的时候他们的谎言总被人们无情的揭露,所以越来越成为过街老鼠了。现在毛左显得多了,是因为谎言政治正确,而真像成为了反动思想被清算了。
权力是什么?不是官衔,是有强力的支持。只有毛左是支持强权独裁的,所以,以强权独裁为目的的统治者只有拉拢毛左了。

品葱用户 这个就是名字 评论于 2021-05-08

作为自由派的我也想跟那群同龄人交流啊,但是他们反手就把精资(精神资本家),白匪,反动派的帽子直接扣我身上,这不让我尴尬嘛
毛左是反建制反支共,更反对英美的自由资本主义。在他们眼里,支共修正主义正是因为向资本主义妥协了,叛变革命了,才成为现在这样。
我下次试试把“资本主义”换成“民主宪政”,看看能不能让毛左接受😂

品葱用户 高手 评论于 2021-05-08

中國離文革不遠了…支持繼續加速 
中國蔥友自己小心了

品葱用户 ssxzhhl 评论于 2021-05-08

我一直以来的观点就是每个毛左都是潜在的反贼,只要善于利用,这些群体必然冲在灭共的前线

品葱用户 水悠然 评论于 2021-05-08

我们敬爱的毛主席曾经说过——團結一切可能團結的力量

说实话 国内很多左派和一些毛左战斗力真的是比所谓自由派强很多
至少人家可是真敢线下去闹事去而不是当键盘侠

要说毛左确实是真傻逼 但是不意味这某些事情上不能同他们合作或是像他们学习

我个人看待【敢于闹事的毛左】同看待法轮功的态度一样
少分化少瞎骂 好好看好好学

品葱用户 萨格尔王吃冰棒 评论于 2021-05-07

好事啊!我們自由派反賊終於有擋子彈的替死鬼了!

品葱用户 佐助 评论于 2021-05-07

节选自《毛泽东选集-第一卷》里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1927年

第一件 将农民组织在农会里

这是农民所做的第一件大事。

像湘潭、湘乡、衡山这样的县,差不多所有的农民都组织起来了,几乎没有哪一只“角暗里”的农民没有起来,这是第一等。
有些县,农民组织起来了一大部分,尚有一小部分没有组织,如益阳、华容等县,这是第二等。
有些县,农民组织起来了一小部分,大部分尚未组织起来,如城步、零陵等县,这是第三等。
湘西一带,在袁祖铭势力之下,农会宣传未到,许多县的农民还全未组织起来,这是第四等。
大概以长沙为中心的湘中各县最发展,湘南各县次之,湘西还在开始组织中。

据去年十一月省农民协会统计,全省七十五县中,三十七县有了组织,会员人数一百三十六万七千七百二十七人。
此数中,约有一百万是去年十月、十一月两个月内农会势力大盛时期组织的,九月以前还不过三四十万人。
现又经过十二月、一月两个月,农民运动正大发展。
截至一月底止,会员人数至少满了二百万。
因入会一家多只登记一人,平均每家以五口计,群众便约有一千万。

这种惊人的加速度的发展,是所以使一切土豪劣绅贪官污吏孤立,使社会惊为前后两个世界,使农村造成大革命的原因。
这是农民在农民协会领导之下所做的第一件大事。

第二件  政治上打击地主

农民有了组织之后,第一个行动,便是从政治上把地主阶级特别是土豪劣绅的威风打下去,
即是从农村的社会地位上把地主权力打下去,把农民权力长上来。

这是一个极严重极紧要的斗争。
这个斗争是第二时期即革命时期的中心斗争。
这个斗争不胜利,一切减租减息,要求土地及其他生产手段等等的经济斗争,决无胜利之可能。

湖南许多地方,像湘乡、衡山、湘潭等县,地主权力完全推翻,形成了农民的独一权力,自无问题。
但是醴陵等县,尚有一部分地方(如醴陵之西南两区),
表面上地主权力低于农民权力,实际上因为政治斗争不激烈,地主权力还隐隐和农民权力对抗。
这些地方,还不能说农民已得了政治的胜利,还须加劲作政治斗争,至地主权力被农民完全打下去为止。

综计农民从政治上打击地主的方法有如下各项:

清算。
土豪劣绅经手地方公款,多半从中侵蚀,账目不清。
这回农民拿了清算的题目,打翻了很多的土豪劣绅。

好多地方组织了清算委员会,专门向土豪劣绅算账,土豪劣绅看了这样的机关就打颤。
这样的清算运动,在农民运动起来的各县做得很普遍,意义不重在追回款子,重在宣布土豪劣绅的罪状,把土豪劣绅的政治地位和社会地位打下去。

罚款。
清算结果,发现舞弊,或从前有鱼肉农民的劣迹,或现在有破坏农会的行为,或违禁牌赌,或不缴烟枪。
在这些罪名之下,农民议决,某土豪罚款若干,某劣绅罚款若干,自数十元至数千元不等。
被农民罚过的人,自然体面扫地。

捐款。
向为富不仁的地主捐款救济贫民,办合作社,办农民贷款所,或作他用。
捐款也是一种惩罚,不过较罚款为轻。
地主为免祸计,自动地捐款给农会的,亦颇不少。

小质问。
遇有破坏农会的言论行动而罪状较轻的,则邀集多人涌入其家,提出比较不甚严重的质问。
结果,多要写个“休息字”,写明从此终止破坏农会名誉的言论行动了事。

大示威。
统率大众,向着和农会结仇的土豪劣绅示威,在他家里吃饭,少不得要杀猪出谷,此类事颇不少。
最近湘潭马家河,有率领一万五千群众向六个劣绅问罪,延时四日,杀猪百三十余个的事。
示威的结果,多半要罚款。

戴高帽子游乡。
这种事各地做得很多。
把土豪劣绅戴上一顶纸扎的高帽子,在那帽子上面写上土豪某某或劣绅某某字样。
用绳子牵着,前后簇拥着一大群人。
也有敲打铜锣,高举旗帜,引人注目的。
这种处罚,最使土豪劣绅颤栗。
戴过一次高帽子的,从此颜面扫地,做不起人。
故有钱的多愿罚款,不愿戴高帽子。
但农民不依时,还是要戴。
有一个乡农会很巧妙,捉了一个劣绅来,声言今天要给他戴高帽子。
劣绅于是吓黑了脸。
但是,农会议决,今天不给他戴高帽子。
因为今天给他戴过了,这劣绅横了心,不畏罪了,不如放他回去,等日再戴。
那劣绅不知何日要戴高帽子,每日在家放心不下,坐卧不宁。

关进县监狱。
这是比戴高帽子更重的罪。
把土豪劣绅捉了,送进知事公署的监狱,关起来,要知事办他的罪。
现在监狱里关人和从前两样,从前是绅士送农民来关,现在是农民送绅士来关。

驱逐。
土豪劣绅中罪恶昭著的,农民不是要驱逐,而是要捉他们,或杀他们。
他们怕捉怕杀,逃跑出外。
重要的土豪劣绅,在农民运动发达县份,几乎都跑光了,结果等于被驱逐。
他们中间,头等的跑到上海,次等的跑到汉口,三等的跑到长沙,四等的跑到县城。
这些逃跑的土豪劣绅,以逃到上海的为最安全。
逃到汉口的,如华容的三个劣绅,终被捉回。
逃到长沙的,更随时有被各县旅省学生捕获之虞,我在长沙就亲眼看见捕获两个。
逃到县城的,资格已是第四等了,农民耳目甚多,发觉甚易。
湖南政府财政困难,财政当局曾归咎于农民驱逐阔人,以致筹款不易,亦可见土豪劣绅不容于乡里之一斑。

枪毙。
这必是很大的土豪劣绅,农民和各界民众共同做的。
例如宁乡的杨致泽,岳阳的周嘉淦,华容的傅道南、孙伯助,是农民和各界人民督促政府枪毙的。
湘潭的晏容秋,则是农民和各界人民强迫县长同意从监狱取出,由农民自己动手枪毙的。
宁乡的刘昭,是农民直接打死的。醴陵的彭志蕃,益阳的周天爵、曹云,则正待“审判土豪劣绅特别法庭”判罪处决。
这样的大劣绅、大土豪,枪毙一个,全县震动,于肃清封建余孽,极有效力。
这样的大土豪劣绅,各县多的有几十个,少的也有几个,每县至少要把几个罪大恶极的处决了,才是镇压反动派的有效方法。

土豪劣绅势盛时,杀农民真是杀人不眨眼。
长沙新康镇团防局长何迈泉,办团十年,在他手里杀死的贫苦农民将近一千人,美其名曰“杀匪”。
我的家乡湘潭县银田镇团防局长汤峻岩、罗叔林二人,民国二年以来十四年间,杀人五十多,活埋四人。
被杀的五十多人中,最先被杀的两人是完全无罪的乞丐。
汤峻岩说:“杀两个叫化子开张!”这两个叫化子就是这样一命呜呼了。
以前土豪劣绅的残忍,土豪劣绅造成的农村白色恐怖是这样,
现在农民起来枪毙几个土豪劣绅,造成一点小小的镇压反革命派的恐怖现象,有什么理由说不应该?

第三件 经济上打击地主

不准谷米出境,不准高抬谷价,不准囤积居奇。
这是近月湖南农民经济斗争上一件大事。
从去年十月至现在,贫农把地主富农的谷米阻止出境,并禁止高抬谷价和囤积居奇。
结果,贫农的目的完全达到,谷米阻得水泄不通,谷价大减,囤积居奇的绝迹。

不准加租加押,宣传减租减押。
去年七八月间,农会还在势力弱小时期,地主依然按照剥削从重老例,纷纷通知佃农定要加租加押。
但是到了十月,农会势力大增,一致反对加租加押,地主便不敢再提加租加押四字。
及至十一月后,农民势力压倒地主势力,农民乃进一步宣传减租减押。
农民说:可惜去秋交租时农会尚无力量,不然去秋就减了租了。
对于今秋减租,农民正大做宣传,地主们亦在问减租办法。
至于减押,衡山等县目下已在进行。

不准退佃。([b]“退佃”差不多是裁员的意思)[/b]
去年七八月间,地主还有好多退佃另佃的事。
十月以后,无人敢退佃了。
现在退佃另佃已完全不消说起,只有退佃自耕略有点问题。
有些地方,地主退佃自耕,农民也不准。
有些地方,地主如自耕,可以允许退佃,但同时发生了佃农失业问题。
此问题尚无一致的解决办法。

减息。
安化已普遍地减了息,他县亦有减息的事。
惟农会势盛地方,地主惧怕“共产”,完全“卡借”,农村几无放债的事。
此时所谓减息,限于旧债。
旧债不仅减息,连老本也不许债主有逼取之事。
贫农说:“怪不得,年岁大了,明年再还吧!”

品葱用户 努教员 评论于 2021-05-07

我认为,这是习包子想为自己造势,他想让中国重新回到腊肉时代

品葱用户 fb_china_today 评论于 2021-05-07

因为党国希望夸大这些力量向国际社会表明自己是稳定中国社会的唯一力量,故而考虑到代价不要谋求政權更替。

葱油不必妄自菲薄.在这里做的就是告诉外界那是扯淡 联军来了中国很多人会带路

品葱用户 逝去的过去 评论于 2021-05-08

个人认为是前几年对大学校园中的毛左社团大抓捕的结果,非常多受到影响但没有锒铛入狱的教授学者之流失去了本来的表达空间,只能流离到网络上蛊惑那些白面书生和初尝中国社会不公的年轻人,再加上近几年不断收紧的言论和习借毛之名妄图复兴个人崇拜,天然在中共那里相对而言有政治正确的毛左言论能够更多地幸存下来。

这些人虽然看起来尘嚣甚上,但个人以为恐怕很难演变成文革中红卫兵一样的角色。

首先习是要中国人崇拜他而不是崇拜毛,因此是毛个人崇拜主体的毛左在深层上无论是和相对靠近他们的习政府还是否定文革的习的反对派都是无法兼容的,也许表面上能和前者合作,但随着合作进行下去,双方必定发生冲突,而不具备公权力的他们就必然会和其他被社会主义关爱的小粉红一样享受到社会主义铁拳以后才知道自己不是特例;

其次,文革中红卫兵的出现是毛在底层中的强大威信和毛本身具有最高权力的结合,如今中国社会话语权主体早已不是穷得家徒四壁的泥腿无产者,而是一个个中产阶级,再加上现在掌握最高权力的不是毛的后继者,这就意味着即使毛左信徒或类似群体想要颠覆现在的社会,政府也会毫不留情地出动军警血腥镇压(典型如佳士工人运动)然后封锁言论就可以平息,而不是像文革时期那样因为缺乏最高领导人赋予的合理性而难以有所作为或是即使有也束手束脚,更何况现在中央政府很大可能性会支持镇压,在毛遗留下来的派系如今已经如风中残烛的现在,高层中大部分都是来自曾经被批斗者建立的派系,无论是出于恐惧还是维持派系,都很有可能会下令出动军警。

一个很好的侧面印证,在墙内网络上叫嚣的毛左不少人都表现出一种指望毛死而复生(很矛盾对吧,无神论者指望“圣人”复活)或是类似人物出现的妄想,实际上也对社会主义铁拳胆战心惊,发言谨小慎微和反贼一样只能打擦边球以免遭到牢狱之灾。

品葱用户 fatdragon 评论于 2021-05-07

这是维尼和他们团体的后招,如果被改革派推倒就可能用类似文革来进行自保。 

但从目前来看,这招行不通,大部分民智已开

品葱用户 亡共进行时 评论于 2021-05-08

很多人说毛左敢闹事,那你们知道他们为啥敢线下闹事呢?他们是打着前朝的尚方宝剑“毛泽东语录”的旗号去闹事,政治天然唯一正确,中共元老派在夺权之后又是主动把毛泽东挂在天安门,他们讨厌毛泽东但是也不好撤掉毛泽东的头像,所以也不好找借口收拾毛左啊,毛泽东的意识形态中共现任元老派不好修改,也只能默许他们闹事,但是请注意,但不是没有底线让毛左闹事,少许毛左他们会容忍,一旦人数多了对中共元老派产生威胁,我可以说,元老派一定会上军警坦克屠杀毛左的,这不是玩笑。

我不知道品葱有没有毛左,但是请一定了解,不要试图跟邓家,江家,习家索取权力,他们在文革中被斗过,是很仇恨毛泽东的,否则你们会知道后果的。

点击品葱原文参与讨论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习近平为文革“翻案” 毛左亢奋

文化大革命中的批斗场面。(网络图片) 【希望之声2021年5月1日】(本台记者岳文骁综合报导)今年是中共所谓建党一百周年,中共当局对“文化大革命”的态度更加“正面”。继官方正式推出2021年新版“中国共产党简史”(简称中共党史),将[文 …

墙内人应该如何准备即将到来的文革2.0?

品葱用户 万古流芳习仲勋 提问于 11/16/2020 文革2.0将会是怎样一种体验。 批斗迫害的对象是哪些人? 批斗会将以网络批斗为主还是网络和线下同时开展? 需要储备哪些东西?学习哪些技能? 屯粮食会不会被认为是走资产阶级路线? 品葱用 …

一道下岗工人有关的选择题,欢迎各位讨论是否?

品葱用户 阿斯妙特灵 提问于 10/21/2020 答案应该,可能,也许不拘于这四个选项。 品葱用户 阿斯妙特灵 评论于 2020-10-22 “我是先入团后入党,我上过三次光荣榜,厂长特别器重我,眼瞅要提副组长。领导一直跟我谈话,说单位减 …

点评中国:习近平,2.0版的毛泽东?

吴祚来 旅美学者 习因此而拥有了至高无上的政治威权了吗? 如果将习近平新政以来的一切努力都看成他在致力于重建威权,我们就能理解他现在的一切言论与行为。 胡锦涛承诺权力交接后不再后台听政,把“说话算数”的权力一揽子交给了习近平,也把自己时代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