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杀宋冬野:为什么举报总是会扩大化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歌手宋冬野在成都的演出,因为一位刘先生的举报而被取消了。这是一个很典型的举报,值得说一下。

根据朋友圈流传出来的截图,整个过程大概是这样的。刘先生看到演出的预告,向相关部门进行了举报。宋冬野是“问题艺人”,怎么能够演出呢?

相关部门查证了一下发现,宋冬野在2016年因为“吸毒”(据说是大麻)被处理,当时有一个“三年内禁止演出”的处罚。但是已经5年过去了,这个处罚已经过期了。这次在成都的演出,是合法申请、备案,也是通过了审批的,一点问题都没有。

按理说,相关部门把这个结果回复给那位刘先生就行了——演出是合法合规的,“问题艺人”是过去时了。

但是,他们没有,而是找演出举办机构“沟通和协商”,而主办方“主动取消了该演出活动”。宋冬野在微博上发了一篇文章,非常沉痛地回应了这件事。

相关部门的操作和回复,都非常规范,因此也给我们提供了一份文本,一个了解举报运营机制的案例:为什么举报往往会扩大化?

看起来不管事举报者刘先生还是相关部门,都没有什么问题,但是最终却对宋冬野和歌迷都造成了伤害,客观上也伤害了成都包容、开放的形象,毕竟,一场完全合规的演出,就这样莫名其妙取消了。

事件的关键,就在于截图最后几句话所表达出来的“玄学”。相关部门找主办方“沟通和协商”,看起来是平等而有好的,主办方也是“主动取消”,皆大欢喜。

在字面意思下,这里有一种奇怪的、心照不宣的气氛。虽然一切合规,但是对相关部门来说,但是既然有人举报,这个演出就有点让人担心,就要去“沟通”一下,而对主办方来说,这种“沟通”不管多么和蔼可亲,都是一种政治性的压力,出于“安全”和以防万一的考虑,“主动取消”就是最好选择。

在当下,安全才是最重要的事情。至于一场演出背后,歌手和团队的付出,以及歌迷的期待,都不在考虑范围。

这就是举报的威力。它创造了一个模糊地带,最接近这个地带的核心人士,知道其中并没有什么玄机,但是“模糊地带”本身成为高悬的利剑,不能质疑,最终会被神秘化,变成一种诅咒。

如果是光明正大地诉诸法律,刘先生会在阳光之下,在法庭上,法官会驳回他的请求,一切就宣告终结。但是“举报”是一个封闭的流程,以“保护举报人”的名义,“刘先生”得以躲在暗处,相关部门、宋冬野、歌迷,都在他的牵制之下。

可以说,“举报”这两个字自带杀伤力,就像病毒一样,你一旦沾边(感染),哪怕最终证明是无辜的,却不可能“无关”,就会成为受害者。宋冬野在微博上的长文,建议大家看一下,点赞次数最多的评论是“没有人会感同身受”,这句话或许最能概括他的处境。

早上,一位从事儿童教育的朋友说,有一些小朋友很赞成举报,因为举报可以揪出坏人。这确实让人担心,希望他们长大后不要成为刘先生那样的人。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写字不易,共同珍惜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罗昌平的那些事

作者 | 鬼波 来源 | 鬼波 简历 罗昌平,1980年12月生,祖籍湖南,现居北京,天椒法务集团董事长、代表作《递罪》。 好诗词,习书法,报时事,自诩“人中豪杰,替补鬼雄”。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2012级EMBA学员,历任《中国商报》首席 …

罗昌平旧日访谈:希望每一个人都能够自由地表达

收录于话题 #人物 3个 如果说媒体公信力降到了这么一个低点,恰恰真正想做新闻的人反而有市场。你可以在这个时候建立自己的公信力,可以在这个行业里头树立一定的标杆,我相信这个市场还是比较大的。我个人是没有那么多悲观的情绪。 “因扎吉出生在越位 …

如何评价罗昌平?

知乎用户 夕露沾我衣 发表 其实以前我对罗昌平这个人并不了解,但看了他的这条微博,觉得他的用词很有特点。 “上峰”这个词在我军系统内是从不使用的,我们用的词是 “上级”。我们看国共谍战片就知道,国民党军队对上级领导当面都称“长官”,不当面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