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海东夫妇、闫丽梦博士的出走让某些人彻底暴露了真面目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当初习上台伊始,叶家向习表忠,表示潜伏在海外沉默的力量都将为习所用。现在看来,这些沉默的力量不仅有被蓝金黄的政客、商人、学者,更多的是被收买的曾经以民运人士的身份出走海外的人。

这些人平时靠骂骂共匪赚点广告费,借民运搞搞募捐,张口必歌颂西方民主自由抨击共匪人权暴政,小日子过得也挺滋润的,可是香港反送中事件一出一个个马上就哑巴了,视频的内容也开始一致炮轰郭文贵,闭口不谈香港一个字。

这也就罢了,我之前的帖子里就讲过郭文贵跟民运圈这些人有利益冲突,属于私人恩怨,互喷也无可厚非。至于香港问题这些人迫于共匪压力也好收了共匪赃款也罢不愿不敢出来讲也就算了,香港人有自己的抗争力量,不指望他们声援。

让我最生气的是这些口口声声反共的民运人士们在郝海东夫妇、闫丽梦博士出走海外后的所作所为。这帮民运人士对于郝海东夫妇和闫丽梦博士在反共事业上起的重要作用毫不关心,而对于他们选择与郭文贵合作却耿耿于怀怒不可遏,毫无底线的谩骂侮辱郝海东夫妇和闫丽梦博士,甚至编出闫丽梦博士通过出卖肉体加入郭文贵诈骗团伙入住郭文贵别墅的下作谣言,真是一帮与共匪沆瀣一气的一丘之貉。

89民运过去三十多年了,海外民运圈在这三十多年来的作为有目共睹,相互倾轧争权夺利,口口声声反共灭共却连共匪一根毛都没薅下来,反倒是法轮功媒体几十年来坚持传播六四真相,不断发展壮大,在反送中运动中也一直站在一线支持港人,把海外民运圈不愿做、不敢做、做不到的事统统做了。

我希望民运圈可以清理门户,把那些打着民运旗号给共匪充当沉默力量的渣滓清理出去,不要让民运圈的名声继续臭下去,也不要再伤害真正愿意反共灭共的人了。

在此向郝海东夫妇和闫丽梦博士致敬!你们是真的勇士!

品葱用户 千年暗室一灯明 评论于 2020-07-17

支持!

品葱用户 Cole 评论于 2020-07-17

赞同楼主

品葱用户 d444c 评论于 2020-07-16

罵郭民貴其實也沒啥,不是甚麼利不利益衝突的,而是郭民貴定位本來就很可疑
但啥實事不做光罵郭民貴跟郭民貴圈子就很那啥了
外部事情不做只搞內部衝突的一律當外宣處理
不是說不給你批判同路人,完全可以,但你得先在外部與敵人充分的正面衝突後才能搞內部鬥爭
道理就跟香港的熱狗一樣,罵泛民我舉雙腳支持
但毛都不做只罵泛民搞鬥爭那直接當共匪處理
這類群體直接判死刑就行了,別說太武斷啥的,怪就怪毛臘肉玩這招玩太溜了
必須進行踏繪,不然百分之二百會被這些人賣

品葱用户 yogafire 评论于 2020-07-18

请指出你说的 “这帮民运人士对于郝海东夫妇和闫丽梦博士在反共事业上起的重要作用毫不关心,而对于他们选择与郭文贵合作却耿耿于怀怒不可遏,毫无底线的谩骂侮辱郝海东夫妇和闫丽梦博士,甚至编出闫丽梦博士通过出卖肉体加入郭文贵诈骗团伙入住郭文贵别墅的下作谣言” 这里的“这帮民运人士”具体是谁?

我个人觉得,中共这个敌人空前地强大,而其所作之恶又是空前,因此各位反中共人士在”反中共“这个大方向上有着一致性前提下,能够互相包容,一定程度地联盟(我不喜欢“团结一致“这种集体主义思想浓厚的说法)是一件好事。

但是联盟的前提是包容和理解,“把那些打着民运旗号给共匪充当沉默力量的渣滓清理出去” 请问在别的民运人士看来你这话是不是也在挑起内斗?而且是放出一个目标不明的地图炮,这种是我非常不赞许的引战行为。请你说出具体是谁说了什么或者做了什么,中共崇尚集体主义,而反共人士的意识形态光谱就比较偏向个体主义和自由主义,每个人的主张都略有不同甚至大相径庭,你把污水往一群人身上倒是什么意思?

说说我自己的主张。我个人不赞成加速主义,但是愿意和主张加速主义者沟通和联盟,道理很简单,因为他们坚决反共这一点和我一致,和我的差异在于我认为加速主义会造成的损害太严重而且对很多人非常不公平,但是相对于反中共这个大方向上的一致性,我觉得这个小差异应该被包容。再比如我自己反中共但是不反华,但是也愿意和那些反共又反”支“的人站在同一战线,原因同上。我也认为法轮功有一些形而上学的主张实在是令我这个不可知论者都难以入眼,但是我看到了他们这些年在反中共上持续做出的巨大贡献,因此也愿意和他们为伍。89民运的领袖们虽然各有各的问题,但是当年年少的他们至少当年站出来振臂一呼,如同当年”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的汪精卫一样,我赞许他们和强权对抗的勇气。任大炮虽然是红二代,中共内部黑箱性质太强,你也很难了解他的行为是出于什么动机,但是他敢于开口直言,光这一点我就愿意把他看作自己人。其他有些争议性更小的反抗者那就更是我所尊敬的,比如权平,维权律师们,陈秋实,郝海东等等。我对一些反中共人士之间的互相斗争,比如夏业良教授对文昭的攻击,就表示非常遗憾,但是也可以接受(后文当中会讲)

但是我自己要说明,在反中共人士当中我唯一一个绝对不看做自己人的,就是你说的郭文贵。我不愿意从”缺乏教育“这方面去攻击这个人,我只想说,看过他的一些视频的人就知道,他是一个满口谎言,反复无常,毫无信誉的人,而且说谎的时候的自如和自得,令人瞠目结舌。中共之恶,在我看来核心并不是专制,暴力等等,而简简单单就是两个字:谎言。中共的一切之恶,从恶的发源和原理,到作恶的机制和工具,然后再到恶本身,无不和”谎言“两字高度相关,这里我不展开,但是你可以自己去想一想是不是如此,有机会我专门写一篇文章来阐述这一点。除了在谎言方面郭文贵和中共高度相似之外,还有很多地方郭都是和中共有着相似性的,比如对金钱力量的滥用(花重金聘请律师去通过法律程序压迫对他有微词的其他反共人士,或者威胁会这么做),因此在我看来郭文贵和中共是一路人。

但是请注意我并不会因为不齿郭文贵就看不起和郭文贵联盟的人,比如郝海东,原因是我前面已经提到的,我尊重自由主义个体主义,包容一定的差异。我不齿郭文贵,但是我不会一棒子打死那些和郭文贵联盟的人,联盟可能有现实的考量(请注意郭是一个有钱人),而且他们在意识形态光谱上的位置可能比我更容易接受郭文贵,这些是我必须包容他们的原因。

我也不会因为一个人攻击我喜欢的一个反共人士就轻易觉得他是个”渣滓“,比如我喜欢文昭,但是夏业良教授虽然对文昭有一些情绪化的不满之辞,我仍然尊敬夏教授,还是出于求同存异和对个体主义的尊重。

也许有人说你也不是在攻击一个反共人士(郭文贵),也是在分化反中共阵营什么的,但是我想再强调一下我和题主的几个不同。
第一,我的目标(郭文贵)是明确而且单一的,而题主开的是目标不明确的一个地图炮。
第二,我反郭文贵并不是因为他攻击了我喜欢的一些反共人士这样的行为,而是因为他和中共类似的邪恶本质。这是我认为能够真正把一个人排除在反中共阵营外的理由,并且我也用了一定的篇幅充分阐述了这一点。在一个崇尚自由和个体主义的联盟阵营当中,成员之间互相之间的批评指责是难以避免的。更何况这个”联盟“并不存在,中共的挑拨离间无处不在的现实状况下,我觉得不应该因为很多反共人士的互相指责就一定要站一个队,把其中一拨人戴上”渣滓“的帽子。
这也是我非常欣赏文昭的一个原因–他够包容,夏业良教授攻击他,他完全不回应。他和明居正教授在很多观点和视角方面都有不一致的地方,但是在台湾他们可以同台共讲。

然后还是那句话,希望题主能够说出到底谁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或者说没有说什么没有做什么,进行个案分析,来看看到底谁是渣滓,谁不是。

品葱用户 柏賽東 评论于 2020-07-17

以阎丽梦的长相和能力,用不着出卖肉体就直接能在美国找到工作和男人吧,哪用得着出卖肉体?

品葱用户 YUxiahenda 评论于 2020-07-18

支持,墙内像郝海东夫妇,闫丽梦这样想的人应该很多,但能出去的,敢于放弃一切,敢于发声的,实在寥寥无几

品葱用户 antologie 评论于 2020-07-18

阿姨钦点郭文贵是分化反支力量的磺胺了

这么说阿姨也是大外宣?

品葱用户 **kill_ccp

antologie** 评论于 2020-07-17

[

阿姨钦点郭文贵是分化反支力量的磺胺了这么说阿姨也是大外宣?

]( “/article/item_id-442053#")
我看刘某自己才是。

品葱用户 **自由freedom

kill_ccp** 评论于 2020-07-18

[

我看刘某自己才是。

]( “/article/item_id-442067#")
他们这些人听他唠叨确实不舒服,天天骂墙内愚民自己什么也不做,以为逃到墙外就有先见之明高枕无忧了,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不如听听向文昭这种时事分析还有对局势判断的帮助。

点击品葱原文参与讨论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通过闫丽梦的事情可以启发国内的女权群体吗?

品葱用户 QTiger 提问于 7/16/2020 闫丽梦博士在对抗国家机器时丈夫并没有给她精神支持,反而党性战胜了人性,还叫她老实呆着。再谈闫丽梦本人,通过个人努力取得博士学位,还在《自然》、《柳叶刀》等专业期刊发表多篇论文,这简直就是完 …

闫丽梦再爆中国疫情内幕 中国冷对世卫专家抵京

From 2020-07-13 来自香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病毒学者闫丽梦,上周末通过美国福克斯电视台揭露中国政府掩盖疫情真相,再次在中美之间引起轩然大波。舆论焦距之下,如何看待闫丽梦的其人其事? 闫丽梦的爆料在过去的这个周末,还在持续引发波 …

闫丽梦爆料 李文亮第二? | DW | 11.07.2020

(德国之声中文网)一位自称曾经就职于香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名叫闫丽梦的研究学者日前接受了美国FOX新闻台的采访,称中国当局在得知新冠病毒人传人的第一时间掩盖了疫情真相,她曾试图公开真相,但受到了种种阻挠。 采访中这位学者称,她曾经工作的实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