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去哪儿了:女性职业发展中的生育惩罚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自从成为全职主妇以后,金智英最深刻的体悟是:人们对「持家」的双重定义。有时候持家会被看作是「整天在家离闲着没事做」,充满着贬义和歧视;有时则被看作是「养活一家老小的事」,把你捧得高高在上,却又不会用金钱来换算这件事情,因为一旦有了定价,势必就得有人支付。

——《82年生的金智英》

长久以来,不管在企业,从政,还是做学术,女性的数量都远远少于男性,特别是在发展空间大、薪酬高、职位高的岗位。

她们都去哪儿了?

(图源网络@82年生的金智英)

大量的女性从事着所谓的“适合女人”的工作,朝九晚五,强度不大,离家近,方便接送孩子,照顾老人。不是她们能力不行,也不是她们不想有更好的发展空间,只是迫于育儿的压力,不得不在事业上妥协。

据统计,女性投入经济劳动的时间并不低于男性,而且她们在家庭中做家务、带孩子的时间显著地高于男性,并不计回报。

即使在丹麦,大众印象中男女职场差距较小的国度,两个原本收入差不多,只是一个当了妈,一个当了爸,当妈的薪酬就下跌了近30%。

这就是生育惩罚,也是近期后生价值联合@新经济发展研究院发表的一项工作。

1

什么是生育惩罚?

生育惩罚,又称生育代价,是指在劳动力市场中,女性由于生育而对其自身职业发展造成的负面影响。广义的“生”涵盖了受孕、分娩、产后哺乳等过程,受整个社会文化观念的影响,女性被赋予了绝大部分养育后代的责任。

一个人的时间和精力是有限的,当投入家庭的时间和精力增多时,投入工作的时间和精力就会减少。在传统家庭观念中,对于大部分有了小孩的家庭而言,照料新生儿的优先级,要远高于其它生活事项。因此,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妈妈们的都会因为生理和家庭责任等原因,难以在工作中投入和同龄男性相当的时间和精力。

对于一名已经生育子女的女性,她在怀孕前会受到超前生育惩罚,整个生产和养育的过程会受到传统意义上的生育惩罚,子女成年后还会受到滞后的生育惩罚。而对那些未生育的女性,她们依然会在适龄生育期受到超前生育惩罚,并因为不生孩子,受到社会的另眼相看,甚至产生实质性的负面影响。

生育惩罚在世界各地都广泛存在,且随着国家相关政策和不同地区现代化水平的的影响而变化。

在中国,对于一个以农业和重工业为主导,二三产业占比较低的城市,男性的社会经济地位普遍高于女性。一个高收入的妻子,反而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做家务,带小孩,以显得像一个合格的妻子。

另一方面,当前争议颇多的“长产假”,是一种典型的“生友好”政策,虽然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生育惩罚,但更多的作用是提高生育率,同时强化女性照顾家庭的角色,存在副作用。而相对应的,以推广公共托幼机构为主的“育友好”政策,则能更好的分担育儿责任,缓解家庭和工作的时间精力冲突。

此外,个体所属的种族、阶层以及所在的家庭结构也会影响生育惩罚的大小。这里特别要说明的是,对于那些经济收入较低的家庭,女性表面上遭受的生育惩罚好像要小的多,但那背后更多的却是因为育儿支出,整体生活成本翻了一翻,需要更加努力挣钱的现实。其中,最常见的是在有些农村地区,低收入家庭的父母双双去往大城市打工,孩子则成了留守儿童的无奈。

2

生育惩罚是如何形成的?

关于生育惩罚形成机制的讨论其实各种各样,但较为系统的则是围绕家庭制约论人力资本论雇主歧视论展开的。

“母职”是家庭制约论的基础,它认为,母亲是养育子女的中心,除了妈妈,换了谁都不行,且孩子的需求高于母亲的个人需求,就是说,从你当妈妈起的那一天,你就不再是你,而成为了某某妈,一切的工作安排,都要因为孩子哭了,饿了,病了取消。

(图源网络@82年生的金智英)

人力资本论认为女性因为生育行为而产生的在工作时间上的中断或间歇,会引发其在职业选择及收入回报中受到的惩罚。

从你当了妈妈那天开始,产检,分娩,哺乳期,接踵而至,你可以选择休近3个月的产假,但你在公司的职位很大可能就会有人来顶替。你也可以选择临盆前一天还在公司加班,但不管怎样,重新上班后,时不时的,孩子病了,放学后没人带,你还是需要请假,早退。当然,你也可以请老人或阿姨来带,但两代人相处的矛盾顾虑也摆在那儿,以及又有多少家庭是负担的起育儿服务的呢?

这些情况对于快速迭代的行业而言(例:互联网行业),职场妈妈们的竞争力自然是大大削弱,要么遭遇被动生育惩罚,被降薪调岗,失去后续晋升的机会,要么经受主动生育惩罚,不得不主动选择跳槽到一个稍微轻松一点的岗位,钱虽然少了,也没什么晋升机会,但胜在离家近,还可以早点下班接孩子。

(图源网络@82年生的金智英)

雇主歧视论是基于经济学中的偏好理论,可分为偏好性歧视和统计性歧视两类。

偏好性歧视是由刻板印象产生的,职场中的女强人并不讨喜,总会在身后遭到指指点点,对于那些一心扑在事业上的女性,会因为她们不是一个好妈妈,而影响事业发展。

(图源网络@就业性别歧视监察大队)

统计性歧视是在信息不充分情况下为了效率最大化的措施。公司来了一批高材生,大家能力也差不多,但公司之前有一个小丽,入职不久后怀孕,一休就3个月,休完就辞职,老板给休怕了,私底下告诉HR,同等条件下男士优先,于是入职的十个里面,九个男性。

解铃还须系铃人,生育惩罚的关键是整个社会结构性的性别不平等造成的,缓解它,更需要来自社会和家庭的支持。

妈妈不是超人

妈妈也是一个普通人

(图源网络@奇葩说)

育儿从来都不是妈妈一个人的责任。

对于那些想要在职场中追逐梦想的女性,我们的家庭需要分担女性育儿的压力,我们的社会更需要倡导性别平等的观念,打破社会性别分工的刻板印象,为她们提供展示才华的平等机会。

希望未来,在职业发展的路上,家庭与工作的平衡不再是一道仅面向女性的单选题。

参考文献:

[1] 廖敬仪, 周涛. 女性职业发展中的生育惩罚[J]. 电子科技大学学报, 2020, 49(1): 139-154.

[2] World Economic Forum. The global gender gap report[R]. Geneva: World Economic Forum, 2018.

[3] Huang J, Gates A J, Sinatra R, et al. Historical comparison of gender inequality in scientific careers across countries and disciplines[J].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2020, 117(9): 4609-4616.

[4] Gender in Organizations: Are Men Allies or Adversaries to Women s Career Advancement?[M]. Edward Elgar Publishing, 2014.

[5] Brush C, Greene P, Balachandra L, et al. Women entrepreneurs 2014: bridging the gender gap in venture capital[J]. Arthur M. Blank Center for Entrepreneurship Babson College, 2014.

[6] Hegewisch A, Hartmann H. Occupational segregation and the gender wage gap: A job half done[J]. 2014.

[7] Dong X, An X. Gender Patterns and Value of Unpaid Care Work: Findings From C hina’s First Large‐Scale Time Use Survey[J]. Review of Income and Wealth, 2015, 61(3): 540-560.

[8] Kleven H, Landais C, Søgaard J E. Children and gender inequality: Evidence from Denmark[J]. American Economic Journal: Applied Economics, 2019, 11(4): 181-209.

[9] Petersen T, Penner A M, Høgsnes G. The within‐job motherhood wage penalty in Norway, 1979–1996[J]. Journal of Marriage and Family, 2010, 72(5): 1274-1288.

[10] Gangl M, Ziefle A. Motherhood, labor force behavior, and women’s careers: An empirical assessment of the wage penalty for motherhood in Britain, Germany, and the United States[J]. Demography, 2009, 46(2): 341-369.

[11] 於嘉, 谢宇. 生育对我国女性工资率的影响[J]. 人口研究, 2014, 38(1): 18-29.

[12] 於嘉. 性别观念, 现代化与女性的家务劳动时间[J]. 社会, 2014, 34(2): 166-192.

撰文,数据 | 廖敬仪

  编辑 | 王玥璇

*论文信息:

廖敬仪, 周涛. 女性职业发展中的生育惩罚[J]. 电子科技大学学报, 2020, 49(1): 139-154.

论文详情可以点击阅读原文下载

打破生育惩罚的限制

从点个「在看」开始吧!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隔离下的职场妈妈们都还好么?反正我不太好。

作者 | 卡卡妈在硅谷 文 1923字阅读时间 3分钟 导语 本文是一位职场妈妈对自己疫情下带娃心路的自述。希望身边的人能对妈妈们多一份理解多一份分担,请温柔的对待她们。也希望妈妈们能对自己好一点,每天抽出一点点时间留给自己。 5月是美国 …

新手妈妈的深夜朋友圈

成为一位母亲,对女性来说,意味着必须学会适应新的生活节奏,生活难度也就此升了一个等级。当世界歌颂母亲的伟大时,初为人母的新手妈妈,正在夜里悄悄安抚自己的难处。深夜,在孩子睡着的间隙,她们会把烦恼倾诉到朋友圈。 对新手妈妈来说,喂夜奶是最让人 …

在美国生活的华人,受到歧视的现象多吗?

知乎用户 后重 发表 我在美国出生长大,就跟知乎的留学生和海归有点不一样哈。 作为美籍华人,我认为受到的歧视现象不是像黑人和拉丁美洲人那么明显。比如说,我们被警察袭击的概率低、疫情爆发之前街上的人不会害怕我们、很多美籍华人融入了美国的主流社 …

我一个私人博,写的是自己的个人经历,当然… 来自 RugglesDaCat

置顶 我一个私人博,写的是自己的个人经历,当然是主观的,当然是偏激的,我凭什么要客观中立呢?谁给我钱了吗?我是个官微吗? 个人经历,个人经历,个人经历,睁大你们的狗眼看好了,什么神经病啊跟这儿。我一个私人微博写点个人经历,你们也要急吼吼来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