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灭六国预言了中国要征服世界, 两千年前的历史是一种微缩模型

by Hkfool, at 26 August 2020, tags : 司马迁 史记 点击纠错 点击删除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现在世界人口78亿,  中国人口14亿。 
2020年的世界与公元前两世纪之前的中国相差太多, 
当时秦灭六国,
就让我们以 1:6 来做一个古今对照,
今天中共灭世界。

秦始皇灭六国做为中国征服世界的思路, 大国崛起。

秦灭六国时中国人口二千万,
78亿/2千万 = 390 等比微缩模型。

司马迁写的史记中有秦始皇本纪,
可以为今天的秦始皇们做征服世界的参考。

看史记之前先看作者,
司马迁是公元前100年写的史记, 写了很多年,
刚写一部分就被汉武帝切了鸡巴。
一些人强调不是切鸡巴而是宫刑,
总之是一种阉割。

-- 行首的 – 表示我的注释,…表示忽略的内容。

-- 史记写好之后敢于给人看吗? 不敢。
史记可以被证伪吗? 当然不可以。
科学的灵魂带有证伪的力量, 而史记无法被证伪,
因此中国人早已经将史记变得:不科学。
自司马迁被阉割后, 中国的历史学就不再是科学, 至今如此。

-- 究竟是秦始皇统一了中国, 还是司马迁的鸡巴预言了中国?

史记卷六·秦始皇本纪第六

-- 可谓六六大顺

    秦始皇帝者, 秦庄襄王子也。庄襄王为秦质子於赵, 见吕不韦姬, 悦而取之, 生始皇。…… 吕不韦为相,  封十万户, 号曰文信侯。招致宾客游士, 欲以并天下。李斯为舍人。蒙骜、王齮、麃公等为将军。
     
-- 王族家谱,  吕不韦贡献一个女人, 做了秦始皇的肉体妈妈。
还有其它历史名人的名字, 以下按年记录,直到二十八年,
平定叛乱,攻城拔地,天灾人祸,风雨无阻直到一统天下:

    王年少, 初即位, 委国事大臣。 晋阳反, 元年, 将军蒙骜击定之。
    二年, 麃公将卒攻卷, 斩首三万。
    三年, 蒙骜攻韩, 取十三城。王齮死。十月, 将军蒙骜攻魏氏篸、有诡。岁大饥。
    四年, 拔篸、有诡。三月, 军罢。秦质子归自赵, 赵太子出归国。十月庚寅, 蝗蟲从东方来, 蔽天。天下疫。百姓内粟千石, 拜爵一级。
    五年, 将军骜攻魏, 定酸枣、燕、虚、长平、雍丘、山阳城, 皆拔之, 取二十城。初置东郡。冬雷。
    六年, 韩、魏、赵、卫、楚共击秦, 取寿陵。秦出兵, 五国兵罢。拔卫, 迫东郡, 其君角率其支属徙居野王, 阻其山以保魏之河内。
    七年, 彗星先出东方, 见北方, 五月见西方。将军骜死。以攻龙、孤、庆都, 还兵攻汲。彗星复见西方十六日。夏太后死。
    八年, 王弟长安君成蟜将军击赵, 反, 死屯留, 军吏皆斩死, 迁其民於临洮。将军壁死, 卒屯留、蒲惣反, 戮其尸。河鱼大上, 轻车重马东就食。 嫪毐封为长信侯。予之山阳地, 令毐居之。宫室车马衣服苑囿驰猎恣毐。事无小大皆决於毐。又以河西太原郡更为毐国。
    九年, 彗星见, 或竟天。攻魏垣、蒲阳。四月, 上宿雍。己酉, 王冠, 带剑。长信侯毐作乱而觉, 矫王御玺及太后玺以发县卒及卫卒、官骑、戎翟君公、舍人, 将欲攻蕲年宫为乱。王知之, 令相国昌平君、昌文君发卒攻毐。战咸阳, 斩首数百, 皆拜爵, 及宦者皆在战中, 亦拜爵一级。毐等败走。即令国中:有生得毐, 赐钱百万;杀之, 五十万。尽得毐等。卫尉竭、内史肆、佐弋竭、中大夫令齐等二十人皆枭首。车裂以徇, 灭其宗。及其舍人, 轻者为鬼薪。及夺爵迁蜀四千馀家, 家房陵。月寒冻, 有死者。杨端和攻衍氏。彗星见西方, 又见北方, 从斗以南八十日。
    十年, 相国吕不韦坐嫪毐免。桓齮为将军。齐、赵来置酒。齐人茅焦说秦王曰:“秦方以天下为事, 而大王有迁母太后之名, 恐诸侯闻之, 由此倍秦也。”秦王乃迎太后於雍而入咸阳, 复居甘泉宫。 大索, 逐客, 李斯上书说, 乃止逐客令。李斯因说秦王, 请先取韩以恐他国, 於是使斯下韩。韩王患之。与韩非谋弱秦。大梁人尉缭来, 说秦王曰:“以秦之彊, 诸侯譬如郡县之君, 臣但恐诸侯合从, 翕而出不意, 此乃智伯、夫差、湣王之所以亡也。原大王毋爱财物, 赂其豪臣, 以乱其谋, 不过亡三十万金, 则诸侯可尽。”秦王从其计, 见尉缭亢礼, 衣服食饮与缭同。缭曰:“秦王为人, 蜂准, 长目, 挚鸟膺, 豺声, 少恩而虎狼心, 居约易出人下, 得志亦轻食人。我布衣, 然见我常身自下我。诚使秦王得志於天下, 天下皆为虏矣。不可与久游。”乃亡去。秦王觉, 固止, 以为秦国尉, 卒用其计策。而李斯用事。

-- 说一下秦始皇的形像: 
秦王为人, 蜂准, 长目, 挚鸟膺, 豺声, 少恩而虎狼心, 居约易出人下, 得志亦轻食人。
就是说隆起的鼻子, 长长的眼睛, 挺起的胸膛, 豺狼的声音, 如同虎狼一般,低微时下贱如同宠物,得志后也会轻易的吃人。

    十一年, 王翦、桓齮、杨端和攻鄴, 取九城。王翦攻阏与、橑杨, 皆并为一军。翦将十八日, 军归斗食以下, 什推二人从军取鄴安阳, 桓齮将。
    十二年, 文信侯不韦死, 窃葬。其舍人临者, 晋人也逐出之;秦人六百石以上夺爵, 迁;五百石以下不临, 迁, 勿夺爵。自今以来, 操国事不道如嫪毐、不韦者籍其门, 视此。秋, 复嫪毐舍人迁蜀者。当是之时, 天下大旱, 六月至八月乃雨。

    十三年, 桓齮攻赵平阳, 杀赵将扈辄, 斩首十万。王之河南。正月, 彗星见东方。十月, 桓齮攻赵。
    十四年, 攻赵军於平阳, 取宜安, 破之, 杀其将军。桓齮定平阳、武城。韩非使秦, 秦用李斯谋, 留非, 非死云阳。韩王请为臣。

    十五年, 大兴兵, 一军至鄴, 一军至太原, 取狼孟。地动。
    十六年九月, 发卒受地韩南阳假守腾。初令男子书年。魏献地於秦。秦置丽邑。
    十七年, 内史腾攻韩, 得韩王安, 尽纳其地, 以其地为郡, 命曰颍川。地动。华阳太后卒。民大饥。

    十八年, 大兴兵攻赵, 王翦将上地, 下井陉, 端和将河内, 羌瘣伐赵, 端和围邯郸城。
    十九年, 王翦、羌瘣尽定取赵地东阳, 得赵王。引兵欲攻燕, 屯中山。秦王之邯郸, 诸尝与王生赵时母家有仇怨, 皆阬之。秦王还, 从太原、上郡归。始皇帝母太后崩。赵公子嘉率其宗数百人之代, 自立为代王, 东与燕合兵, 军上谷。大饥。

    二十年, 燕太子丹患秦兵至国, 恐, 使荆轲刺秦王。秦王觉之, 体解轲以徇, 而使王翦、辛胜攻燕。燕、代发兵击秦军, 秦军破燕易水之西。
    二十一年, 王贲攻荆。乃益发卒诣王翦军, 遂破燕太子军, 取燕蓟城, 得太子丹之首。燕王东收辽东而王之。王翦谢病老归。新郑反。昌平君徙於郢。大雨雪, 深二尺五寸。

    二十二年, 王贲攻魏, 引河沟灌大梁, 大梁城坏, 其王请降, 尽取其地。

    二十三年, 秦王复召王翦, 彊起之, 使将击荆。取陈以南至平舆, 虏荆王。秦王游至郢陈。荆将项燕立昌平君为荆王, 反秦於淮南。
    二十四年, 王翦、蒙武攻荆, 破荆军, 昌平君死, 项燕遂自杀。

    二十五年, 大兴兵, 使王贲将, 攻燕辽东, 得燕王喜。还攻代, 虏代王嘉。王翦遂定荆江南地;降越君, 置会稽郡。五月, 天下大酺。

    二十六年, 齐王建与其相后胜发兵守其西界, 不通秦。秦使将军王贲从燕南攻齐, 得齐王建。

    秦初并天下, 令丞相、御史曰:“…… 朕为始皇帝。後世以计数, 二世三世至于万世, 传之无穷。”

    始皇推终始五德之传, 以为周得火德, 秦代周德, 从所不胜。方今水德之始, 改年始, 朝贺皆自十月朔。衣服旄旌节旗皆上黑。数以六为纪, 符、法冠皆六寸, 而舆六尺, 六尺为步, 乘六马。 更名河曰德水, 以为水德之始。 刚毅戾深, 事皆决於法, 刻削毋仁恩和义, 然後合五德之数。 於是急法, 久者不赦。

    丞相绾等言:“诸侯初破, 燕、齐、荆地远, 不为置王, 毋以填之。请立诸子, 唯上幸许。”始皇下其议於群臣, 群臣皆以为便。廷尉李斯议曰:“周文武所封子弟同姓甚众, 然後属疏远, 相攻击如仇雠, 诸侯更相诛伐, 周天子弗能禁止。今海内赖陛下神灵一统, 皆为郡县, 诸子功臣以公赋税重赏赐之, 甚足易制。天下无异意, 则安宁之术也。置诸侯不便。”始皇曰:“天下共苦战斗不休, 以有侯王。赖宗庙, 天下初定, 又复立国, 是树兵也, 而求其宁息, 岂不难哉!廷尉议是。”

    分天下以为三十六郡, 郡置守、尉、监。更名民曰“黔首”。……

-- 黔首, 是秦始皇对人民的称呼, 黔之驴的黔, 驴头为驴首。 首,首级, 也是人头的意思。 以后,我自称:本黔首。
   
    二十七年, ……

    二十八年, 始皇东行郡县, 上邹峄山。立石, 与鲁诸儒生议, 刻石颂秦德, 议封禅望祭山川之事。乃遂上泰山, 立石, 封, 祠祀。下, 风雨暴至, 休於树下, 因封其树为五大夫。禅梁父。刻所立石, 其辞曰:

    皇帝临位, 作制明法, 臣下脩饬。二十有六年, 初并天下, 罔不宾服。亲巡远方黎民, 登兹泰山, 周览东极。从臣思迹, 本原事业, 祗诵功德。治道运行, 诸产得宜, 皆有法式。大义休明, 垂于後世, 顺承勿革。皇帝躬圣, 既平天下, 不懈於治。夙兴夜寐, 建设长利, 专隆教诲。训经宣达, 远近毕理, 咸承圣志。贵贱分明, 男女礼顺, 慎遵职事。昭隔内外, 靡不清净, 施于後嗣。化及无穷, 遵奉遗诏, 永承重戒。

    於是乃并勃海以东, 过黄、腄, 穷成山, 登之罘, 立石颂秦德焉而去。

    南登琅邪,  大乐之, 留三月。乃徙黔首三万户琅邪台下, 复十二岁。作琅邪台, 立石刻, 颂秦德, 明得意。曰:
    维二十八年,  皇帝作始。端平法度, 万物之纪。以明人事, 合同父子。圣智仁义, 显白道理。东抚东土, 以省卒士。事已大毕, 乃临于海。皇帝之功, 劝劳本事。上农除末, 黔首是富。普天之下, 抟心揖志。器械一量, 同书文字。日月所照, 舟舆所载。皆终其命, 莫不得意。应时动事, 是维皇帝。匡饬异俗, 陵水经地。忧恤黔首, 朝夕不懈。除疑定法, 咸知所辟。方伯分职, 诸治经易。举错必当, 莫不如画。皇帝之明, 临察四方。尊卑贵贱, 不逾次行。琅邪不容, 皆务贞良。细大尽力, 莫敢怠荒。远迩辟隐, 专务肃庄。端直敦忠, 事业有常。皇帝之德, 存定四极。诛乱除害, 兴利致福。节事以时, 诸产繁殖。黔首安宁, 不用兵革。六亲相保, 终无寇贼。驩欣奉教, 尽知法式。六合之内, 皇帝之土。西涉流沙, 南尽北户。东有东海, 北过大夏。人迹所至, 无不臣者。功盖五帝, 泽及牛马。莫不受德, 各安其宇。

    维秦王兼有天下,  立名为皇帝, 乃抚东土, 至于琅邪。列侯武城侯王离、列侯通武侯王贲、伦侯建成侯赵亥、伦侯昌武侯成、伦侯武信侯冯毋择、丞相隗林、丞相王绾、卿李斯、卿王戊、五大夫赵婴、五大夫杨樛从, 与议於海上。曰:“古之帝者, 地不过千里, 诸侯各守其封域, 或朝或否, 相侵暴乱, 残伐不止, 犹刻金石, 以自为纪。古之五帝三王, 知教不同, 法度不明, 假威鬼神, 以欺远方, 实不称名, 故不久长。其身未殁, 诸侯倍叛, 法令不行。今皇帝并一海内, 以为郡县, 天下和平。昭明宗庙, 体道行德, 尊号大成。群臣相与诵皇帝功德, 刻于金石, 以为表经。”
    既已,  齐人徐市等上书, 言海中有三神山, 名曰蓬莱、方丈、瀛洲, 仙人居之。请得斋戒, 与童男女求之。於是遣徐市发童男女数千人, 入海求仙人。
    始皇还,  过彭城, 斋戒祷祠, 欲出周鼎泗水。使千人没水求之, 弗得。乃西南渡淮水, 之衡山、南郡。浮江, 至湘山祠。逢大风, 几不得渡。上问博士曰:“湘君神?”博士对曰:“闻之, 尧女, 舜之妻, 而葬此。”於是始皇大怒, 使刑徒三千人皆伐湘山树, 赭其山。上自南郡由武关归。
    二十九年,  始皇东游。至阳武博狼沙中, 为盗所惊。求弗得, 乃令天下大索十日。
    登之罘,  刻石。其辞曰:
    维二十九年,  时在中春, 阳和方起。皇帝东游, 巡登之罘, 临照于海。从臣嘉观, 原念休烈, 追诵本始。大圣作治, 建定法度, 显箸纲纪。外教诸侯, 光施文惠, 明以义理。六国回辟, 贪戾无厌, 虐杀不已。皇帝哀众, 遂发讨师, 奋扬武德。义诛信行, 威燀旁达, 莫不宾服。烹灭彊暴, 振救黔首, 周定四极。普施明法, 经纬天下, 永为仪则。大矣哉!宇县之中, 承顺圣意。群臣诵功, 请刻于石, 表垂于常式。
    其东观曰:
    维二十九年,  皇帝春游, 览省远方。逮于海隅, 遂登之罘, 昭临朝阳。观望广丽, 从臣咸念, 原道至明。圣法初兴, 清理疆内, 外诛暴彊。武威旁畅, 振动四极, 禽灭六王。阐并天下, 甾害绝息, 永偃戎兵。皇帝明德, 经理宇内, 视听不怠。作立大义, 昭设备器, 咸有章旗。职臣遵分, 各知所行, 事无嫌疑。黔首改化, 远迩同度, 临古绝尤。常职既定, 後嗣循业, 长承圣治。群臣嘉德, 祗诵圣烈, 请刻之罘。
    旋,  遂之琅邪, 道上党入。
    三十年,  无事。

    三十一年十二月,  更名腊曰“嘉平”。赐黔首里六石米, 二羊。始皇为微行咸阳, 与武士四人俱, 夜出逢盗兰池, 见窘, 武士击杀盗, 关中大索二十日。米石千六百。
    三十二年,  始皇之碣石, 使燕人卢生求羡门、高誓。刻碣石门。坏城郭, 决通堤防。其辞曰:
    遂兴师旅,  诛戮无道, 为逆灭息。武殄暴逆, 文复无罪, 庶心咸服。惠论功劳, 赏及牛马, 恩肥土域。皇帝奋威, 德并诸侯, 初一泰平。堕坏城郭, 决通川防, 夷去险阻。地势既定, 黎庶无繇, 天下咸抚。男乐其畴, 女修其业, 事各有序。惠被诸产, 久并来田, 莫不安所。群臣诵烈, 请刻此石, 垂著仪矩。
    因使韩终、侯公、石生求仙人不死之药。始皇巡北边,  从上郡入。燕人卢生使入海还, 以鬼神事, 因奏录图书, 曰“亡秦者胡也”。始皇乃使将军蒙恬发兵三十万人北击胡, 略取河南地。
    三十三年,  发诸尝逋亡人、赘婿、贾人略取陆梁地, 为桂林、象郡、南海, 以适遣戍。西北斥逐匈奴。自榆中并河以东, 属之阴山, 以为(三)[四]十四县, 城河上为塞。又使蒙恬渡河取高阙、(陶)[阳]山、北假中, 筑亭障以逐戎人。徙谪, 实之初县。禁不得祠。明星出西方。三十四年, 适治狱吏不直者, 筑长城及南越地。
    始皇置酒咸阳宫,  博士七十人前为寿。仆射周青臣进颂曰:“他时秦地不过千里, 赖陛下神灵明圣, 平定海内, 放逐蛮夷, 日月所照, 莫不宾服。以诸侯为郡县, 人人自安乐, 无战争之患, 传之万世。自上古不及陛下威德。」始皇悦。博士齐人淳于越进曰:「臣闻殷周之王千馀岁, 封子弟功臣, 自为枝辅。今陛下有海内, 而子弟为匹夫, 卒有田常、六卿之臣, 无辅拂, 何以相救哉?事不师古而能长久者, 非所闻也。今青臣又面谀以重陛下之过, 非忠臣。”始皇下其议。丞相李斯曰:“五帝不相复, 三代不相袭, 各以治, 非其相反, 时变异也。今陛下创大业, 建万世之功, 固非愚儒所知。且越言乃三代之事, 何足法也?异时诸侯并争, 厚招游学。今天下已定, 法令出一, 百姓当家则力农工, 士则学习法令辟禁。今诸生不师今而学古, 以非当世, 惑乱黔首。丞相臣斯昧死言:古者天下散乱, 莫之能一, 是以诸侯并作, 语皆道古以害今, 饰虚言以乱实, 人善其所私学, 以非上之所建立。今皇帝并有天下, 别黑白而定一尊。私学而相与非法教, 人闻令下, 则各以其学议之, 入则心非, 出则巷议, 夸主以为名, 异取以为高, 率群下以造谤。如此弗禁, 则主势降乎上, 党与成乎下。禁之便。臣请史官非秦记皆烧之。非博士官所职, 天下敢有藏诗、书、百家语者, 悉诣守、尉杂烧之。有敢偶语诗书者弃市。以古非今者族。吏见知不举者与同罪。令下三十日不烧, 黥为城旦。所不去者, 医药卜筮种树之书。若欲有学法令, 以吏为师。”制曰:“可。”
    三十五年,  除道, 道九原抵云阳, 堑山堙谷, 直通之。於是始皇以为咸阳人多, 先王之宫廷小, 吾闻周文王都丰, 武王都镐, 丰镐之闲, 帝王之都也。乃营作朝宫渭南上林苑中。先作前殿阿房, 东西五百步, 南北五十丈, 上可以坐万人, 下可以建五丈旗。周驰为阁道, 自殿下直抵南山。表南山之颠以为阙。为复道, 自阿房渡渭, 属之咸阳, 以象天极阁道绝汉抵营室也。阿房宫未成;成, 欲更择令名名之。作宫阿房, 故天下谓之阿房宫。隐宫徒刑者七十馀万人, 乃分作阿房宫, 或作丽山。发北山石椁, 乃写蜀、荆地材皆至。关中计宫三百, 关外四百馀。於是立石东海上朐界中, 以为秦东门。因徙三万家丽邑, 五万家云阳, 皆复不事十岁。
    卢生说始皇曰:“臣等求芝奇药仙者常弗遇,  类物有害之者。方中, 人主时为微行以辟恶鬼, 恶鬼辟, 真人至。人主所居而人臣知之, 则害於神。真人者, 入水不濡, 入火不爇, 陵云气, 与天地久长。今上治天下, 未能恬倓。愿上所居宫毋令人知, 然後不死之药殆可得也。”於是始皇曰:“吾慕真人, 自谓‘真人’, 不称‘朕’。”乃令咸阳之旁二百里内宫观二百七十复道甬道相连, 帷帐钟鼓美人充之, 各案署不移徙。行所幸, 有言其处者, 罪死。始皇帝幸梁山宫, 从山上见丞相车骑众, 弗善也。中人或告丞相, 丞相後损车骑。始皇怒曰:“此中人泄吾语。”案问莫服。当是时, 诏捕诸时在旁者, 皆杀之。自是後莫知行之所在。听事, 群臣受决事, 悉於咸阳宫。
    侯生卢生相与谋曰:“始皇为人,  天性刚戾自用, 起诸侯, 并天下, 意得欲从, 以为自古莫及己。专任狱吏, 狱吏得亲幸。博士虽七十人, 特备员弗用。丞相诸大臣皆受成事, 倚辨於上。上乐以刑杀为威, 天下畏罪持禄, 莫敢尽忠。上不闻过而日骄, 下慑伏谩欺以取容。秦法, 不得兼方不验, 辄死。然候星气者至三百人, 皆良士, 畏忌讳谀, 不敢端言其过。天下之事无小大皆决於上, 上至以衡石量书, 日夜有呈, 不中呈不得休息。贪於权势至如此, 未可为求仙药。”於是乃亡去。始皇闻亡, 乃大怒曰:“吾前收天下书不中用者尽去之。悉召文学方术士甚众, 欲以兴太平, 方士欲练以求奇药。今闻韩众去不报, 徐市等费以巨万计, 终不得药, 徒奸利相告日闻。卢生等吾尊赐之甚厚, 今乃诽谤我, 以重吾不德也。诸生在咸阳者, 吾使人廉问, 或为訞言以乱黔首。”於是使御史悉案问诸生, 诸生传相告引, 乃自除犯禁者四百六十馀人, 皆阬之咸阳, 使天下知之, 以惩後。益发谪徙边。始皇长子扶苏谏曰:“天下初定, 远方黔首未集, 诸生皆诵法孔子, 今上皆重法绳之, 臣恐天下不安。唯上察之。”始皇怒, 使扶苏北监蒙恬於上郡。
    三十六年,  荧惑守心。有坠星下东郡, 至地为石, 黔首或刻其石曰“始皇帝死而地分”。始皇闻之, 遣御史逐问, 莫服, 尽取石旁居人诛之, 因燔销其石。始皇不乐, 使博士为仙真人诗, 及行所游天下, 传令乐人歌弦之。秋, 使者从关东夜过华阴平舒道, 有人持璧遮使者曰:“为吾遗滈池君。”因言曰:“今年祖龙死。”使者问其故, 因忽不见, 置其璧去。使者奉璧具以闻。始皇默然良久, 曰:“山鬼固不过知一岁事也。”退言曰:“祖龙者, 人之先也。”使御府视璧, 乃二十八年行渡江所沈璧也。於是始皇卜之, 卦得游徙吉。迁北河榆中三万家。拜爵一级。
    三十七年十月癸丑,  始皇出游。左丞相斯从, 右丞相去疾守。少子胡亥爱慕请从, 上许之。十一月, 行至云梦, 望祀虞舜於九疑山。浮江下, 观籍柯, 渡海渚。过丹阳, 至钱唐。临浙江, 水波恶, 乃西百二十里从狭中渡。上会稽, 祭大禹, 望于南海, 而立石刻颂秦德。其文曰:
    皇帝休烈,  平一宇内, 德惠修长。三十有七年, 亲巡天下, 周览远方。遂登会稽, 宣省习俗, 黔首斋庄。群臣诵功, 本原事迹, 追首高明。秦圣临国, 始定刑名, 显陈旧章。初平法式, 审别职任, 以立恒常。六王专倍, 贪戾傲猛, 率众自彊。暴虐恣行, 负力而骄, 数动甲兵。阴通闲使, 以事合从, 行为辟方。内饰诈谋, 外来侵边, 遂起祸殃。义威诛之, 殄熄暴悖, 乱贼\灭亡。圣德广密, 六合之中, 被泽无疆。皇帝并宇, 兼听万事, 远近毕清。运理群物, 考验事实, 各载其名。贵贱并通, 善否陈前, 靡有隐情。饰省宣义, 有子而嫁, 倍死不贞。防隔内外, 禁止淫泆, 男女絜诚。夫为寄豭, 杀之无罪, 男秉义程。妻为逃嫁, 子不得母, 咸化廉清。大治濯俗, 天下承风, 蒙被休经。皆遵度轨, 和安敦勉, 莫不顺令。黔首修絜, 人乐同则, 嘉保太平。後敬奉法, 常治无极, 舆舟不倾。从臣诵烈, 请刻此石, 光垂休铭。
    还过吴,  从江乘渡。并海上, 北至琅邪。方士徐市等入海求神药, 数岁不得, 费多, 恐谴, 乃诈曰:“蓬莱药可得, 然常为大鲛鱼所苦, 故不得至, 愿请善射与俱, 见则以连弩射之。”始皇梦与海神战, 如人状。问占梦, 博士曰:“水神不可见, 以大鱼蛟龙为候。今上祷祠备谨, 而有此恶神, 当除去, 而善神可致。”乃令入海者赍捕巨鱼具, 而自以连弩候大鱼出射之。自琅邪北至荣成山, 弗见。至之罘, 见巨鱼, 射杀一鱼。遂并海西。
    至平原津而病。始皇恶言死,  群臣莫敢言死事。上病益甚, 乃为玺书赐公子扶苏曰:“与丧会咸阳而葬。”书已封, 在中车府令赵高行符玺事所, 未授使者。七月丙寅, 始皇崩於沙丘平台。丞相斯为上崩在外, 恐诸公子及天下有变, 乃秘之, 不发丧。棺载辒凉车中, 故幸宦者参乘, 所至上食。百官奏事如故, 宦者辄从辒凉车中可其奏事。独子胡亥、赵高及所幸宦者五六人知上死。赵高故尝教胡亥书及狱律令法事, 胡亥私幸之。高乃与公子胡亥、丞相斯阴谋破去始皇所封书赐公子扶苏者, 而更诈为丞相斯受始皇遗诏沙丘, 立子胡亥为太子。更为书赐公子扶苏、蒙恬, 数以罪, (其)赐死。语具在李斯传中。行, 遂从井陉抵九原。会暑, 上辒车臭, 乃诏从官令车载一石鲍鱼, 以乱其臭。
    行从直道至咸阳,  发丧。太子胡亥袭位, 为二世皇帝。九月, 葬始皇郦山。始皇初即位, 穿治郦山, 及并天下, 天下徒送诣七十馀万人, 穿三泉, 下铜而致椁, 宫观百官奇器珍怪徙臧满之。令匠作机弩矢, 有所穿近者辄射之。以水银为百川江河大海, 机相灌输, 上具天文, 下具地理。以人鱼膏为烛, 度不灭者久之。二世曰:“先帝后宫非有子者, 出焉不宜。”皆令从死, 死者甚众。葬既已下, 或言工匠为机, 臧皆知之, 臧重即泄。大事毕, 已臧, 闭中羡, 下外羡门, 尽闭工匠臧者, 无复出者。树草木以象山。
    二世皇帝元年,  年二十一。赵高为郎中令, 任用事。二世下诏, 增始皇寝庙牺牲及山川百祀之礼。令群臣议尊始皇庙。群臣皆顿首言曰:“古者天子七庙, 诸侯五, 大夫三, 虽万世世不轶毁。今始皇为极庙, 四海之内皆献贡职, 增牺牲, 礼咸备, 毋以加。先王庙或在西雍, 或在咸阳。天子仪当独奉酌祠始皇庙。自襄公已下轶毁。所置凡七庙。群臣以礼进祠, 以尊始皇庙为帝者祖庙。皇帝复自称‘朕’。”
    二世与赵高谋曰:“朕年少,  初即位, 黔首未集附。先帝巡行郡县, 以示彊, 威服海内。今晏然不巡行, 即见弱, 毋以臣畜天下。”春, 二世东行郡县, 李斯从。到碣石, 并海, 南至会稽, 而尽刻始皇所立刻石, 石旁著大臣从者名, 以章先帝成功盛德焉:
    皇帝曰:“金石刻尽始皇帝所为也。今袭号而金石刻辞不称始皇帝,  其於久远也如後嗣为之者, 不称成功盛德。”丞相臣斯、臣去疾、御史大夫臣德昧死言:“臣请具刻诏书刻石, 因明白矣。臣昧死请。”制曰:“可。”
    遂至辽东而还。
    於是二世乃遵用赵高,  申法令。乃阴与赵高谋曰:“大臣不服, 官吏尚彊, 及诸公子必与我争, 为之柰何?”高曰:“臣固愿言而未敢也。先帝之大臣, 皆天下累世名贵人也, 积功劳世以相传久矣。今高素小贱, 陛下幸称举, 令在上位, 管中事。大臣鞅鞅, 特以貌从臣, 其心实不服。今上出, 不因此时案郡县守尉有罪者诛之, 上以振威天下, 下以除去上生平所不可者。今时不师文而决於武力, 愿陛下遂从时毋疑, 即群臣不及谋\。明主收举馀民, 贱者贵之, 贫者富之, 远者近之, 则上下集而国安矣。”二世曰:“善。”乃行诛大臣及诸公子, 以罪过连逮少近官三郎, 无得立者, 而六公子戮死於杜。公子将闾昆弟三人囚於内宫, 议其罪独後。二世使使令将闾曰:“公子不臣, 罪当死, 吏致法焉。”将闾曰:“阙廷之礼, 吾未尝敢不从宾赞也;廊庙之位, 吾未尝敢失节也;受命应对, 吾未尝敢失辞也。何谓不臣?愿闻罪而死。”使者曰:“臣不得与谋, 奉书从事。”将闾乃仰天大呼天者三, 曰:“天乎!吾无罪!”昆弟三人皆流涕拔剑自杀。宗室振恐。群臣谏者以为诽谤, 大吏持禄取容, 黔首振恐。
    四月,  二世还至咸阳, 曰:“先帝为咸阳朝廷小, 故营阿房宫为室堂。未就, 会上崩, 罢其作者, 复土郦山。郦山事大毕, 今释阿房宫弗就, 则是章先帝举事过也。”复作阿房宫。外抚四夷, 如始皇计。尽徵其材士五万人为屯卫咸阳, 令教射狗马禽兽。当食者多, 度不足, 下调郡县转输菽粟刍稿, 皆令自赍粮食, 咸阳三百里内不得食其谷。用法益刻深。
    七月,  戍卒陈胜等反故荆地, 为“张楚”。胜自立为楚王, 居陈, 遣诸将徇地。山东郡县少年苦秦吏, 皆杀其守尉令丞反, 以应陈涉, 相立为侯王, 合从西乡, 名为伐秦, 不可胜数也。谒者使东方来, 以反者闻二世。二世怒, 下吏。後使者至, 上问, 对曰:“群盗, 郡守尉方逐捕, 今尽得, 不足忧。”上悦。武臣自立为赵王, 魏咎为魏王, 田儋为齐王。沛公起沛。项梁举兵会稽郡。
    二年冬,  陈涉所遣周章等将西至戏, 兵数十万。二世大惊, 与群臣谋曰:“柰何?”少府章邯曰:“盗已至, 众彊, 今发近县不及矣。郦山徒多, 请赦之, 授兵以击之。”二世乃大赦天下, 使章邯将, 击破周章军而走, 遂杀章曹阳。二世益遣长史司马欣、董翳佐章邯击盗, 杀陈胜城父, 破项梁定陶, 灭魏咎临济。楚地盗名将已死, 章邯乃北渡河, 击赵王歇等於钜鹿。
    赵高说二世曰:“先帝临制天下久,  故群臣不敢为非, 进邪说。今陛下富於春秋, 初即位, 柰何与公卿廷决事?事即有误, 示群臣短也。天子称朕, 固不闻声。”於是二世常居禁中, 与高决诸事。其後公卿希得朝见, 盗贼益多, 而关中卒发东击盗者毋已。右丞相去疾、左丞相斯、将军冯劫进谏曰:“关东群盗并起, 秦发兵诛击, 所杀亡甚众, 然犹不止。盗多, 皆以戌漕转作事苦, 赋税大也。请且止阿房宫作者, 减省四边戍转。”二世曰:“吾闻之韩子曰:‘尧舜采椽不刮, 凡所为贵有天下者, 得肆意极欲, 主重茅茨不翦, 饭土塯, 啜土形, 虽监门之养, 不觳於此。禹凿龙门, 通大夏, 决河亭水, 放之海, 身自持筑臿, 胫毋毛, 臣虏之劳不烈於此矣。’明法, 下不敢为非, 以制御海内矣。夫虞、夏之主, 贵为天子, 亲处穷苦之实, 以徇百姓, 尚何於法?朕尊万乘, 毋其实, 吾欲造千乘之驾, 万乘之属, 充吾号名。且先帝起诸侯, 兼天下, 天下已定, 外攘四夷以安边竟, 作宫室以章得意, 而君观先帝功业有绪。今朕即位二年之闲, 群盗并起, 君不能禁, 又欲罢先帝之所为, 是上毋以报先帝, 次不为朕尽忠力, 何以在位?”下去疾、斯、劫吏, 案责他罪。去疾、劫曰:“将相不辱。”自杀。斯卒囚, 就五刑。
    三年,  章邯等将其卒围钜鹿, 楚上将军项羽将楚卒往救钜鹿。冬, 赵高为丞相, 竟案李斯杀之。夏, 章邯等战数却, 二世使人让邯, 邯恐, 使长史欣请事。赵高弗见, 又弗信。欣恐, 亡去, 高使人捕追不及。欣见邯曰:“赵高用事於中, 将军有功亦诛, 无功亦诛。”项羽急击秦军, 虏王离, 邯等遂以兵降诸侯。八月己亥, 赵高欲为乱, 恐群臣不听, 乃先设验, 持鹿献於二世, 曰:“马也。”二世笑曰:“丞相误邪?谓鹿为马。”问左右, 左右或默, 或言马以阿顺赵高。或言鹿(者), 高因阴中诸言鹿者以法。後群臣皆畏高。
    高前数言“关东盗毋能为也”,  及项羽虏秦将王离等钜鹿下而前, 章邯等军数却, 上书请益助, 燕、赵、齐、楚、韩、魏皆立为王, 自关以东, 大氐尽畔秦吏应诸侯, 诸侯咸率其众西乡。沛公将数万人已屠武关, 使人私於高, 高恐二世怒, 诛及其身, 乃谢病不朝见。二世梦白虎啮其左骖马, 杀之, 心不乐, 怪问占梦。卜曰:“泾水为祟。”二世乃斋於望夷宫, 欲祠泾, 沈四白马。使使责让高以盗贼事。高惧, 乃阴与其婿咸阳令阎乐、其弟赵成谋\曰:“上不听谏, 今事急, 欲归祸於吾宗。吾欲易置上, 更立公子婴。子婴仁俭, 百姓皆载其言。”使郎中令为内应, 诈为有大贼, 令乐召吏发卒, 追劫乐母置高舍。遣乐将吏卒千馀人至望夷宫殿门, 缚卫令仆射, 曰:“贼入此, 何不止?”卫令曰:“周庐设卒甚谨, 安得贼敢入宫?”乐遂斩卫令, 直将吏入, 行射, 郎宦者大惊, 或走或格, 格者辄死, 死者数十人。郎中令与乐俱入, 射上幄坐帏。二世怒, 召左右, 左右皆惶扰不鬬。旁有宦者一人, 侍不敢去。二世入内, 谓曰:“公何不蚤告我?乃至於此!”宦者曰:“臣不敢言, 故得全。使臣蚤言, 皆已诛, 安得至今?”阎乐前即二世数曰:“足下骄恣, 诛杀无道, 天下共畔足下, 足下其自为计。”二世曰:“丞相可得见否?”乐曰:“不可。”二世曰:“吾愿得一郡为王。”弗许。又曰:“愿为万户侯。”弗许。曰:“愿与妻子为黔首, 比诸公子。”阎乐曰:“臣受命於丞相, 为天下诛足下, 足下虽多言, 臣不敢报。”麾其兵进。二世自杀。
    阎乐归报赵高,  赵高乃悉召诸大臣公子, 告以诛二世之状。曰:“秦故王国, 始皇君天下, 故称帝。今六国复自立, 秦地益小, 乃以空名为帝, 不可。宜为王如故, 便。”立二世之兄子公子婴为秦王。以黔首葬二世杜南宜春苑中。令子婴斋, 当庙见, 受王玺。斋五日, 子婴与其子二人谋曰:“丞相高杀二世望夷宫, 恐群臣诛之, 乃详以义立我。我闻赵高乃与楚约, 灭秦宗室而王关中。今使我斋见庙, 此欲因庙中杀我。我称病不行, 丞相必自来, 来则杀之。”高使人请子婴数辈, 子婴不行, 高果自往, 曰:“宗庙重事, 王柰何不行?”子婴遂刺杀高於斋宫, 三族高家以徇咸阳。子婴为秦王四十六日, 楚将沛公破秦军入武关, 遂至霸上, 使人约降子婴。子婴即系颈以组, 白马素车, 奉天子玺符, 降轵道旁。沛公遂入咸阳, 封宫室府库, 还军霸上。居月馀, 诸侯兵至, 项籍为从长, 杀子婴及秦诸公子宗族。遂屠咸阳, 烧其宫室, 虏其子女, 收其珍宝货财, 诸侯共分之。灭秦之後, 各分其地为三, 名曰雍王、塞王、翟王, 号曰三秦。项羽为西楚霸王, 主命分天下王诸侯, 秦竟灭矣。後五年, 天下定於汉。
    太史公曰:秦之先伯翳,  尝有勋於唐虞之际, 受土赐姓。及殷夏之é®散。至周之衰, 秦兴, 邑于西垂。自缪公以来, 稍蚕食诸侯, 竟成始皇。始皇自以为功过五帝, 地广三王, 而羞与之侔。善哉乎贾生推言之也!曰:
    秦并兼诸侯山东三十馀郡,  缮津关, 据险塞, 修甲兵而守之。然陈涉以戍卒散乱之众数百, 奋臂大呼, 不用弓戟之兵, 鉏櫌白梃, 望屋而食, 横行天下。秦人阻险不守, 关梁不阖, 长戟不刺, 彊弩不射。楚师深入, 战於鸿门, 曾无藩篱之艰。於是山东大扰, 诸侯并起, 豪俊相立。秦使章邯将而东征, 章邯因以三军之众要市於外, 以谋其上。群臣之不信, 可见於此矣。子婴立, 遂不寤。藉使子婴有庸主之材, 仅得中佐, 山东虽乱, 秦之地可全而有, 宗庙之祀未当绝也。
    秦地被山带河以为固,  四塞之国也。自缪公以来, 至於秦王, 二十馀君, 常为诸侯雄。岂世世贤哉?其势居然也。且天下尝同心并力而攻秦矣。当此之世, 贤智并列, 良将行其师, 贤相通其谋, 然困於阻险而不能进, 秦乃延入战而为之开关, 百万之徒逃北而遂坏。岂勇力智慧不足哉?形不利, 势不便也。秦小邑并大城, 守险塞而军, 高垒毋战, 闭关据阨, 荷戟而守之。诸侯起於匹夫, 以利合, 非有素王之行也。其交未亲, 其下未附, 名为亡秦, 其实利之也。彼见秦阻之难犯也, 必退师。安土息民, 以待其敝, 收弱扶罢, 以令大国之君, 不患不得意於海内。贵为天子, 富有天下, 而身为禽者, 其救败非也。
    秦王足己不问,  遂过而不变。二世受之, 因而不改, 暴虐以重祸。子婴孤立无亲, 危弱无辅。三主惑而终身不悟, 亡, 不亦宜乎?当此时也, 世非无深虑知化之士也, 然所以不敢尽忠拂过者, 秦俗多忌讳之禁, 忠言未卒於口而身为戮没矣。故使天下之士, 倾耳而听, 重足而立, 拑口而不言。是以三主失道, 忠臣不敢谏, 智士不敢谋, 天下已乱, 奸不上闻, 岂不哀哉!先王知雍蔽之伤国也, 故置公卿大夫士, 以饰法设刑, 而天下治。其彊也, 禁暴诛乱而天下服。其弱也, 五伯征而诸侯从。其削也, 内守外附而社稷存。故秦之盛也, 繁法严刑而天下振;及其衰也, 百姓怨望而海内畔矣。故周五序得其道, 而千馀岁不绝。秦本末并失, 故不长久。由此观之, 安危之统相去远矣。野谚曰「前事之不忘, 後事之师也」。是以君子为国, 观之上古, 验之当世, 参以人事, 察盛衰之理, 审权势之宜, 去就有序, 变化有时, 故旷日长久而社稷安矣。
    秦王既没,  馀威振於殊俗。陈涉, 瓮牖绳枢之子, 氓隶之人, 而迁徙之徒, 才能不及中人, 非有仲尼、墨翟之贤, 陶朱、猗顿之富, 蹑足行伍之闲, 而倔起什伯之中, 率罢散之卒, 将数百之众, 而转攻秦。斩木为兵, 揭竿为旗, 天下云集响应, 赢粮而景从, 山东豪俊遂并起而亡秦族矣。
    且夫天下非小弱也,  雍州之地, 肴函之固自若也。陈涉之位, 非尊於齐、楚、燕、赵、韩、魏、宋、卫、中山之君;鉏櫌棘矜, 非锬於句戟长铩也;适戍之众, 非抗於九国之师;深谋远虑, 行军用兵之道, 非及乡时之士也。然而成败异变, 功业相反也。试使山东之国与陈涉度长絜大, 比权量力, 则不可同年而语矣。然秦以区区之地, 千乘之权, 招八州而朝同列, 百有馀年矣。然後以六合为家, 肴函为宫, 一夫作难而七庙堕, 身死人手, 为天下笑者, 何也?仁义不施而攻守之势异也。
    秦并海内,  兼诸侯, 南面称帝, 以养四海, 天下之士斐然乡风, 若是者何也?曰:近古之无王者久矣。周室卑微, 五霸既殁, 令不行於天下, 是以诸侯力政, 彊侵弱, 众暴寡, 兵革不休, 士民罢敝。今秦南面而王天下, 是上有天子也。既元元之民冀得安其性命, 莫不虚心而仰上, 当此之时, 守威定功, 安危之本在於此矣。
    秦王怀贪鄙之心,  行自奋之智, 不信功臣, 不亲士民, 废王道, 立私权, 禁文书而酷刑法, 先诈力而後仁义, 以暴虐为天下始。夫并兼者高诈力, 安定者贵顺权, 此言取与守不同术也。秦离战国而王天下, 其道不易, 其政不改, 是其所以取之守之者[无]异也。孤独而有之, 故其亡可立而待。借使秦王计上世之事, 并殷周之迹, 以制御其政, 後虽有淫骄之主而未有倾危之患也。故三王之建天下, 名号显美, 功业长久。
    今秦二世立,  天下莫不引领而观其政。夫寒者利裋褐而饥者甘糟糠, 天下之嗷嗷, 新主之资也。此言劳民之易为仁也。乡使二世有庸主之行, 而任忠贤, 臣主一心而忧海内之患, 缟素而正先帝之过, 裂地分民以封功臣之後, 建国立君以礼天下, 虚囹圉而免刑戮, 除去收帑污秽之罪, 使各反其乡里, 发仓廪, 散财币, 以振孤独穷困之士, 轻赋少事, 以佐百姓之急, 约法省刑以持其後, 使天下之人皆得自新, 更节修行, 各慎其身, 塞万民之望, 而以威德与天下, 天下集矣。即四海之内, 皆讙各自安乐其处, 唯恐有变, 虽有狡猾之民, 无离上之心, 则不轨之臣无以饰其智, 而暴乱之奸止矣。二世不行此术, 而重之以无道, 坏宗庙与民, 更始作阿房宫, 繁刑严诛, 吏治刻深, 赏罚不当, 赋敛无度, 天下多事, 吏弗能纪, 百姓困穷而主弗收恤。然後奸伪并起, 而上下相遁, 蒙罪者众, 刑戮相望於道, 而天下苦之。自君卿以下至于众庶, 人怀自危之心, 亲处穷苦之实, 咸不安其位, 故易动也。是以陈涉不用汤武之贤, 不藉公侯之尊, 奋臂於大泽而天下响应者, 其民危也。故先王见始终之变, 知存亡之机, 是以牧民之道, 务在安之而已。天下虽有逆行之臣, 必无响应之助矣。故曰「安民可与行义, 而危民易与为非」, 此之谓也。贵为天子, 富有天下, 身不免於戮杀者, 正倾非也。是二世之过也。

\======

-- 1200年后, 《六国论》是宋朝的苏洵写的。 总结六国之破灭, 只剩下一个: 赂。 至此中国真的灭了。

六国破灭, 非兵不利 , 战不善, 弊在赂秦。 赂秦而力亏, 破灭之道也。 或曰:六国互丧,率赂秦耶? 曰:不赂者以赂者丧,盖失强援, 不能独完。故曰:弊在赂秦也。

秦以攻取之外,小则获邑, 大则得城。 较秦之所得,与战胜而得者,其实百倍; 诸侯之所亡,与战败而亡者,其实亦百倍。则秦之所大欲, 诸侯之所大患,固不在战矣。思厥先祖父, 暴霜露,斩荆棘,以有尺寸之地。子孙视之不甚惜,举以予人, 如弃草芥。今日割五城,明日割十城,然后得一夕安寝。起视四境,而秦兵又至矣。然则诸侯之地有限,暴秦之欲无厌,奉之弥繁,侵之愈急。故不战而强弱胜负已判矣。 至于颠覆,理固宜然。古人云:“以地事秦,犹抱薪救火,薪不尽,火不灭。”此言得之。

……

-- 秦始皇灭六国之后才修长城, 而中共尚未征服世界已经建好了网络长城防火墙, 这样也学秦始皇? 和秦始皇相比, 中共只是人渣。

品葱用户 范松忠 评论于 2020-08-27

你别说,除了长城,还有一个东西很像,秦始皇逼迫牧民定居,习匪逼迫……呃,中共的户口制度,以及习匪逼迫习名制登记住宿。这是我最最憎恨的东西之一。

品葱用户 **hkfool

范松忠** 评论于 2020-08-26

[

你别说,除了长城,还有一个东西很像,秦始皇逼迫牧民定居,习匪逼迫……呃,中共的户口制度,以及习匪逼迫…

]( “/article/item_id-481353#“)
本黔首以为: 包子比秦始皇差远了。

-- 黔首, 是秦始皇对人民的称呼, 黔之驴的黔, 驴头为驴首。 首,首级, 也是人头的意思。 以后,我自称:本黔首。

品葱用户 lyone0 评论于 2020-08-27

与数字货币挂钩的社会信用体系可以更加有效的统一思想统一力量,这种社会体系虽说限制了个人的自由,但是只要经济运行不触及到深层的政治利益,运行起来会比资本主义下的信用体系高效得多,具备使生产力产生质的飞跃的潜力。虽说这种经济活动会非常单质化,尤其是在文创领域。

品葱用户 **范松忠

hkfool** 评论于 2020-08-27

[

本黔首以为: 包子比秦始皇差远了。 – 黔首, 是秦始皇对人民的称呼, 黔之驴的黔, 驴头为驴首。…

]( “/article/item_id-481368#“)
当然差远了,别总是说包子是希特勒,希特勒自己演讲,希特勒去另外一个国家当了元首,自己改了国籍,习匪?也配???还崇祯,还隋炀帝?他连给希特勒提鞋都不配!

品葱用户 **hkfool

lyone0** 评论于 2020-08-26

[

与数字货币挂钩的社会信用体系可以更加有效的统一思想统一力量,这种社会体系虽说限制了个人的自由,但是只…

]( “/article/item_id-481370#“)
你给秦始皇去说:原子弹是仙人武器。

品葱用户 仲长若谷 评论于 2020-08-27

坑灰未冷山东乱 刘项原来不读书

品葱用户 天下无贼 评论于 2020-08-26

已关注楼主。

楼主是我在品葱关注的,除陈兄士杰以外的第二人,无他,太能写了,等有空慢慢翻楼主的帖子,我就喜欢看大部头的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XD

品葱用户 筱田君 评论于 2020-08-27

秦灭六国只不过是含族人/伟人/迦南人的内斗厮杀,红龙的魔爪想伸向全世界,但是只是白日做梦,它想的美,除非雅弗人和闪人后裔的欧美世界彻底的、完全的堕落,那挡住红龙的手就会放开惩罚他们。但是含的后裔就是要做奴仆的奴仆,以前做游牧民族的奴仆、后来做另一只迦南后裔的奴仆、现在作为全球的奴隶工厂、未来是不是要做另一只迦南后裔的奴仆了?在广州那种。唯一行之有效的方法就是把迦南人的“偶像”打碎,主的灵在哪,哪就得以自由,从金钱的奴仆、罪的奴仆里解脱出来。

品葱用户 **hkfool

天下无贼** 评论于 2020-08-26

[

已关注楼主。楼主是我在品葱关注的,除陈兄士杰以外的第二人,无他,太能写了,等有空慢慢翻楼主的帖子,我…

]( “/article/item_id-481379#“)
无贼老兄其实是个贼。 没有贬低的意思, 就是本黔首的感触, 哈哈。

品葱用户 **hkfool

筱田君** 评论于 2020-08-26

[url=/article/item_id-481382#][/url]

[秦灭六国只不过是含族人/伟人/迦南人的内斗厮杀,红龙的魔爪想伸向全世界,但是只是白日做梦,除非雅弗人…]( “/article/item_id-481382#“)

[url=/article/item_id-481382#][/url]
难道只有我能看懂?  本黔首沾沾自喜。 – 你竟然给了我一个大大的负赞!

品葱用户 袋袋 评论于 2020-08-27

说了半天不知道秦二世而亡?😂

品葱用户 **天下无贼

hkfool** 评论于 2020-08-26

[

无贼老兄其实是个贼。 没有贬低的意思, 就是本黔首的感触, 哈哈。

]( “/article/item_id-481383#“)

我看好你,爱读历史,会从历史中给自己的论点找论据,又能码字,有望成为刘仲敬第二…………

品葱用户 **筱田君

hkfool** 评论于 2020-08-27

[[quote][url=/article/item_id-481382#]]( “/article/item_id-481387#“)[url=/article/…[/quote][/url]
好吧我承认我只看了标题(。•ˇˍˇ•。)

品葱用户 **hkfool

袋袋** 评论于 2020-08-26

[

说了半天不知道秦二世而亡?😂

]( “/article/item_id-481392#“)
大秦未亡。

你看过史记吗? 起码听过点故事吗? 谁不知道秦亡于胡?

品葱用户 **hkfool

筱田君** 评论于 2020-08-27

[

[url=/article/…

]( “/article/item_id-481399#“)好吧我承认我只看了标题(。•ˇˍˇ•。…[/quote][/url]
秦始皇本纪, 六国论, 再加我这一篇的开头, 各看一百个字就OK 了。

品葱用户 巴比伦花园 评论于 2020-08-27

我觉得高晓松在前几年的节目里说的很对,现在中共国就像一战之前的德国,习比较像威廉二世,志大才疏,一改之前韬光养晦,养精蓄锐的政策,都想扩张,威廉二世想修中东铁路,习想修一带一路,二人都是盲目疯狂扩张海军,引起世界老大强烈不满,都是专制国家。

品葱用户 zhimakaimen 评论于 2020-08-26

醒醒,现在不是冷兵器时代

品葱用户 **hkfool

巴比伦花园** 评论于 2020-08-26

[

我觉得高晓松在前几年的节目里说的很对,现在中共国就像一战之前的德国,习比较像威廉二世,志大才疏,一改…

]( “/article/item_id-481403#“)
另外, 列宁是威廉的德国送回俄罗斯的吗? 彻底颠覆了俄罗斯, 包子有这个本事吗? 包子北面是普京, Putin The Great

点击品葱原文参与讨论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历史上有哪些细思恐极的事件?

知乎用户 徐成 发表 “工具人” 王子余臣——也就是周携王的悲惨的命运。 我们梳理西周末年犬戎之乱中幽王战死的历史记载时,《史记》之外的另外两条历史记录是不可忽视的: 幽王八年,立褒姒之子曰伯服,为太子。 (伯盘)与幽王俱死于戏。先是,申 …

真实管仲面目模糊,大家都在讲故事

*************▲*************管仲是春秋时期齐国的政治家和军事家,辅佐齐桓公首先称霸诸侯。图为管仲画像。 (视觉中国/图) 全文共1731字,阅读大约需要4分钟 “管仲竟成了政治改革的传说的箭垛,许多政治的理论,和 …

高考作文难?我单凭一个司马迁就能拿遍全国0分作文!

今天是高考的第一天!上午高考作文题目公布后,全国网友沸腾了!毕竟在所有高考题里,大家能看懂的也只有作文作文的分值是最大的。 今年各地高考作文题依然维持了往年的水准,题目出得异彩纷呈!考全国一卷,你要博古通今,pick齐桓公、管仲、鲍叔中一个 …

批中医讲座第11讲:“神医”扁鹊的故事是真的吗?

批中医讲座第11讲:“神医”扁鹊的故事是真的吗? ·方舟子· 中国历史上最早的名医是谁呢?是生活于战国时期的扁鹊,姓秦,名越人。据说他有丰富的医疗实践经验,反对用巫术治病,被推崇为中医脉学的倡导者。史书记载扁鹊治疗的那些病人,生活的年代相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