锣女一刀 | 习惯这个世界的忘恩负义,把转发的朋友放在心里,是我们生而为人的修炼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在粗糙的日常中磨砺自身勇毅之气

去年,大约有一百万人在微信里看过我写的《哭女一刀》。

现在,又至少有一百万人在微信里见证“敲锣女”的撕咬。我的一位中学生读者,称之为“锣女一刀”。

事实梗概是:2月8日,疫情期间,武汉床位极度紧张,一位名叫李丽娜的女子无法被收治,在阳台上敲打吸引大家关注,“没有办法了,大家谁能来帮我下,我实在没办法了,我在这里敲锣,我想救我的母亲”。网友们前仆后继,拼命转发视频,终于让李丽娜母亲被特急安排住院。世人称她为“敲锣女”。

5月13日,已出院的敲锣女,在微博写下长文《武汉敲锣记 上》,被人转发后,武汉作家方方二次转发,并写了一段评语(也只有这么多):“永远要记住武汉人的奋斗,还有无数人的相互帮助。这些事都必须记录在案。”

针对方方这次转发,敲锣女写了一篇长微博怒斥: 

让我们把争议放在一边,先确定方方在这个事件中的角色:转发者。在这里,方方的角色就是一个微博网友,而不是一个作家。她写的那句按语,并无任何出格之处。“永远要记住武汉人的奋斗,还有无数人的相互帮助。这些事都必须记录在案。”这有什么不对?敲锣女的文章本来就是分两篇的,转发上篇的链接是正常操作,没有任何恶意。我看了敲锣女原文,叙事琐碎拖沓很浪费读者时间,如不是各路大V的转发,大概率是成为无数信息泡沫中毫不起眼的一个,转瞬即灭。

也就是说,敲锣女攻击方方,是对一位转发者的攻击。她的话,我读出3点意思:

第一、你转发是拖我下水,你害我,我厌恶你,你不算人,只能算“东西”。

第二、你将来不要把我写进你的书里,不要使用我的素材,不要把我当作“武器”。

第三、真正帮助我的是那些护士医生。

一个人,发微博长文章,不是让人转发的?敲锣女的表现,让一位新闻评论员张保平先生忍无可忍,站出来披露事实经过:

2月8日晚上,张保平先生在手机上看到敲锣求救的视频,立即转发给多年好友、武汉和润联合体董事会主席张芾:“张大哥,这女子可怜,如果你们能收治就好了。”张芾公司旗下有包括汉阳医院在内的十多家医院,立即表示尽量安排。(当时,张芾先生本人正经历丧亲之痛,其岳父正在重症监护室,三天后去世。)2月9日,张芾即安排汉阳医院收治了李丽娜母亲。

这是一个特别通道。

正因如此,敲锣女李丽娜5月13日的微博,让张保平先生“极其愤慨、愤怒”:

“在武汉疫情最恐慌的时候,有一张病床,是多少患者跪求而不得的渴望。……当初敲锣救的视频,如果不是方方们转发,我们能看到?我能转给张大哥?你们母女俩能及时被收治?……正是因为你敲锣成为了新闻事件,你才获取了特殊的救治通道,要不,以你的条件和地位,你比死去的常凯一家,更能获得床位?你比另一位新闻当事人,退休的陈厅长,更能得到床位?你觉得可能吗?”“人之无情无义无脑如此,敲锣女真良知缺钙也!”

愤懑之际,张保平先生以文章标题的形式提出了一个问题——《恩将仇报敲锣女,我当初不该救你吗?》:“如果敲锣女二次求救,我不会关注她,更不会主动去救助她。”

张先生被伤透了心。他和方方一样,在这个事件中,都是一个转发者。当初,正是千千万万这样的转发者,促成了敲锣女一家得到救治;如今,敲锣女李丽娜将转发者像一个烂锣一样丢弃,还踩上一脚,唾上一口。

张保平先生与敲锣女的冲突在于:一个认为,是大家的转发让敲锣女得到救治;一个认为,护士医生才是自己的恩人,一些转发者只是拖自己下水,把自己当作“武器”。

这是社会普遍的认知冲突。

网友转发到底起到了多大作用?很多人常常说,转发只是举手之劳,连动动嘴的“空谈”都谈不上,最多只是敲几个字,不算贡献;只有真正“动手”、形成合同了、付费产生GDP了,才算贡献。

这当然是错误的认知逻辑。否则,当年鲁迅就不需要弃医从文,继续按照原来选择的路子当一个归国医生就好了。毕竟,医生动手,写文“动嘴”。(当然,大多数医生其实也是“动嘴”,有几个人像农民工一样在地里刨食?)

陌生网友转发,是一股社会力量。这股力量,可以让资源得到高效配置,可以鞭笞丑恶,可以救人一命,可以改变一个制度,可以传播新知、填平信息沟壑,还可以温暖无数人的心。

如果要问谁救了敲锣女一家,毫无疑问,参与转发的网友们是最关键的人。

敲锣女可恶之处在哪?生病之时,深知网友转发力量之巨,以敲锣这种“行为艺术”撬动这股力量;病愈之后,为了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迅速割席,将转发者斥为非人。

那么,当初我们帮助敲锣女错了吗?

没有错。

很多人以为,大家是在帮助具体的当事人,比如,当时大家都在帮助敲锣女。其实不是。我们要维护的是某个个体,但更是整体,是更高的价值。

我们之所以会为素不相识的人仗义出手,是因为我们都有作为一个人类的恻隐之心、不忍之心,我们转发,是为了维持社会的良善;

我们之所以会为陌生人登高一呼,是因为这个陌生人的遭遇代表我们社会集体公序良俗被破坏的可能,我们转发,是在避免我们自己所处的这个社会坠入下流深渊。

人间“道”,就在这一次次发自肺腑的共鸣与转发之中。

更何况,紧急救援不应该以被救援者的道德品性良善为前提,正如一个医生,不应该在做急救手术之前审查病人的家庭成分和无犯罪证明。如果我们要审核每个求助者的人品再施以援手,那么,这种救援就会异化为党人内务。

在这方面,我还比较有发言权。呦呦鹿鸣所信奉的格言是“日拱一卒,只为苍生说人话”。这些年来,我通过文章直接间接帮助过的陌生人已经难以数计。但是,确实有这样的情况:有些“苍生”听不懂人话,有些“苍生”不说人话,有些“苍生”撕咬起来甚至比虎狼比既得利益者还凶狠。被抛弃被遗忘被唾弃,是发言者的宿命。

那么,就放弃这样的格言吗?不。我会因此而难过,有时还愤怒,但不会放弃。因为,“只为苍生说人话”所指向的,并不是某个个体当事人的一己之利,而是社会集体的公共利益。

“苍生”不是某一个个人,即便是当事人。

去年,也是武汉,一个楼盘遭遇“惊装房”,素不相识的业主们求助于呦呦鹿鸣,于是,我采集了十几位业主资料,连写四篇文章,硬怼开发商,以促进此事解决;不料,其中一位女业主找我索要2000元,否则就要起诉,因为我在文章中使用了她在收房时无助哭泣的声音。这就是“哭女一刀”的故事。

哭女认为自己的问题得到解决是因为自己哭了,锣女认为自己的问题得到解决是因为自己敲锣了。别人帮她都是应该的。这种逻辑有深刻的社会背景,比如,哭女之后,微博上有一个投票,在支持哭女和呦呦鹿鸣两个选项中,更多人选择了支持哭女。

后来,我又在好几个事件中遭遇类似结局。被人背后捅了一刀,怎么办?正如前面所说,我们要习惯这个世界的忘恩负义,这不是因为我们有多高尚,而是因为我们从一开始就不是为了市恩,更不是为了取悦谁。

见义不为,无勇也。我们不平则鸣,甚至如范仲淹所言,“宁鸣而死、不默而生”,也是为了在粗糙的日常中磨砺自身勇毅之气。受益的也包括自己。

日拱一卒,这是我们生而为人的修炼。

总有中山狼,总有农夫与蛇,总有对牛弹琴,总有鸡同鸭讲。而我们,要习惯这个社会的“忘恩负义”把转发的朋友默默放在心里,对空气中流动的“陌生人的善意”心怀欢欣。是的,我们要重申转发的力量,作为一个人,我们感知到那些人与人之间的爱与暖意,也努力为这个世界贡献一点暖意。我心安处,鸟语花香。

至于敲锣女之辈,虽已出院,实则病入膏肓;虽在人间,实则身处无间地狱。地藏听不到她的忏悔。

20200520,呦呦鹿鸣

相关文章:《哭女一刀

呦呦鹿鸣的鹿鸣君

日拱一卒,只为苍生说人话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日拱一卒,只为苍生说人话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她的锣没白敲,他的哨白吹了

今年2月初,武汉疫情处于大爆发阶段,武汉市各大医院一时间陷入困境,普通民众一床难求,多少人哭天抢地也等不来救护车送医救治,那些视频和求助的微博现在看来也令人印象深刻。 在那段时期,处于绝望之际的名叫李丽娜的女子因为母亲疑似感染新冠肺炎,她四 …

@敲锣的我 我们用事实说话 我不是方方的… 来自最愛揚州小調 2

置顶 @敲锣的我 我们用事实说话。 我不是方方的粉丝,甚至,到目前,我微博都没有关注她。 2 月 9 日,微博传出你绝望无助,无奈在阳台敲锣(盆)救母,包括我在内的成千上万网友,曾经转发帮你发声呐喊过。 记得当天,视频发出来,时间不长,就被 …

同时出产和尚一龙与敲锣女孩,难道奇怪吗?

墙内反思 Original Art班佐 多余人佐迩 2020-05-16 瓷器是美丽的,瓷器是脆弱的,所以我更喜欢银器或者铜器。 瓷国是诙谐的,瓷国是荒诞的,所以我非常喜乐看待这里的正在发生。就像我说的那位王老师,在校办指望编那些段子磨豆 …

年过半百“郝大炮”:虽千万人 吾往矣 | DW | 09.05.2020

(德国之声中文网)”他曾是90年代国足的旗帜,他曾被誉为’亚洲第一前锋’,他也是一代人心目中的足球偶像,祝郝海东生日快乐!”这是国际足联官方微博周六(5月9日)发表的第一篇博文。包括亚洲冠军联 …

言论不当(首发版)

本文已“被删除”两次,且昨天所发之文章也“被删除”,一天接连删除我两篇文章。且5月至今,在十天内六篇文章被删除,很罕见,很扯淡…… 下面是正文内容: 四年以来,因“言论不当”而受到处理的高校教师越来越多。 2017年1月5日,中共山东建筑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