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过环卫工人吧,别再折腾他们了。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黑话连篇】

该栏目更多的是揭露事件或对事件的看法,以达到让人精神升华的目的。

最近的微博热搜实在没什么意思,一些刺激性的话题压根见不着,原因大家都懂,特殊时期嘛,平平安安最重要。

但在诸多无趣的话题里,有个新闻仍然能在一秒之内让猛男流泪,靓女暴走。这是一条关于底层劳动者被无情欺压的新闻,一个打着约束惰性可劲折腾劳动人民的事。

如果你关注了今年的两会,你就会知道,虽然我国人均收入已经达到了3万元,但仍有6亿人每个月的收入仅维持在1000元左右。

1000元是个什么概念呢?在北上广深,你就租个农民房,光房租和水电可能都不够。

低收入人群在我国的基数仍然巨大,但事实上低收入人群干的往往是都是最脏最累的体力活,他们的付出与收益无法画上等号。

底层劳动人民的处境之艰难,不仅仅在于赚钱少,他们的工作的得不到认同,甚至还可能会被欺压。

超过5g就罚款

西安,一个有着深厚文化底蕴的城市,各种美誉更是多不胜数,什么十八朝古都、丝绸之路起点、世界历史文化名城等等。

但近年来,西安频繁作妖,各种奇奇怪怪的政策数不胜数。这不,前几天微博爆出西安街头,环卫工人蹲在地上测量灰尘,说是1平米范围内的灰尘重量不能超过5g,不然会被罚款。

看到这条新闻,我第一反应是,假的吧?

哪个智障出的这种馊主意,环卫工人一天天累死累活,扫完街还要蹲在地上称灰尘,这不神经病吗。

然而等我逛完一圈微博才发现,这事是真的。

有记者采访环卫工人,他们表示几乎每个人都被罚过。至于这个措施说是为了防止环卫工人的惰性,能起到更好的约束作用。

???这说的还是人话吗?

灰尘超过5g了又能怎样,一个城市干净不干净,大家是用眼睛看、用呼吸感受、用脚步去丈量的,而不是各个手里拿个电子秤去称才能知道。

真想打造无尘城市,给环卫工人人手准备一个戴森啊。光靠一个扫帚哪行啊!建议西安代表们提案给环卫工人升级装备,打造卫生城市,从发放吸尘器开始。

西安位于西北,沙尘天气频发,灰尘大这也是不可避免的事情。想要从源头解决灰尘问题,那不还得多种树啊。要不,还是先发动全市人民一起去植树造林吧。

又没有高科技装备,又无法从源头解决气候问题,于是只能朝无辜的环卫工人下手。反正他们干的是最底层的工作,不怕苦不怕累,那就使劲折腾?

其实这个政策,早在2017年就曾经出现过一次。

2017年人民日报曾经报道过,西安执行以克论净的环卫标准,一级道路每平方米的灰尘不得超过5g,否则就罚款。前两次扣100,第三次直接辞退。

考核员考核的时候会用小毛刷把地砖缝里的灰尘统统扫出来放到电子秤上测量。据说当时执行了两个月,效果相当显著。

能不显著么?为了一两千的工资,环卫工人就差拿刷子趴地上扫地了。灰尘超过5g就罚款,三次就辞退,这都是什么事呀。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这次再实行,就相当的顺手了。5G时代,扫地也要以5g为标准,妥啊~~

西安的环卫工人有多惨?

每当这个时候大家就会开始回忆往事,于是大家发现西安的环卫工人,真是太惨了。

从2013年以来,西安环卫的负面消息就没停过,环卫工人也一直被各种奇葩条例所困扰。

2013年,有200名环卫工人被拖欠工资近4个月,由于是临时工怕得罪老板被辞退,也不敢去讨薪,有人省吃俭用,每顿只花两块钱,就吃3个大白馒头充饥。至于他们的直属管理者,同样被拖欠工资。

2014年,有公益组织向环卫工人发放慰问品,结果被某环卫所长半路截胡,有人打电话质询,被所长威胁,过来就给一个大嘴巴子。

2015年,1月份冰天雪地,58岁的环卫工人李师傅实在无法抵御寒冷,见路边有人烤火取暖,于是想凑过去一起暖暖身子,结果被巡查人员拍下,隔天就被开除。

2016年,有公司组织慰问环卫工人并发放米面粮油,结果领回家发现,大米过期了。经采访,该负责人表示,搞错了,但与爱心人士无关。

2017年,“以克论净”环卫考核标准面世,前两次不合格罚款100,第三次直接辞退。该规定执行两月,效果显著。

2018年,西安环卫发布烟头考核标准,每名环卫工人清扫路段烟头不得多于4个,否则每多一个罚一块钱,有人因此一天被罚超百元。

据多名环卫工人透露,街道办曾说“今年罚款要满8万。”后被发现有巡查人员钓鱼执法,自己吸完烟往地上扔烟头并拍照,以此处罚环卫工人。

路人每多扔一个烟头,环卫工人就得弯腰一次,或者罚款1元。

这些仅仅是媒体镜头聚焦到的事件,更多的是我们不知道的却已经发生或者一直都在的不合理事件。譬如,环卫工人雨后扫落叶,不干净就罚款。可是谁能阻止一片树叶的掉落呢?

在如此严苛的规则下,西安的道路越来越干净,环卫工人的腰越来越弯。我不知道2020年西安当地环卫工人的薪资标准具体是怎样,网上没找到具体数字。

2018年,有媒体随机采访100名环卫工人后发现,这100人平均年龄52.2岁,日均工作9.5小时,月收入2675.8元,几乎全年无休。

这2675元,除去各种名目的罚款,到手还剩下多少,不清楚。节假日是否有福利、加班是否付工资,高温作业是否有高温补贴等,也不晓得。

但从以上新闻可以猜测一下,连环卫工人的慰问品都有人私吞,他们的待遇可想而知,更别说那些害怕被开除的临时工们。即使遭受不公平待遇,他们也不敢且不能开口质问,因为这份工作来之不易。

我曾经有位邻居也是清洁工,但是可以轮休,每天工作4小时,负责一段200米的道路,具体工资记不清了。但她说可以一边照顾孩子上学,一边赚些生活费。大概是工作强度不大,工资一般,但福利待遇还行。

再看看西安的环卫工人,这对比多么讽刺。文明之都、历史之城,干的都是些什么事啊,这都21世纪了,怎么还会有“芦柴棒”一样的事发生。

清洁工、农民工、快递员、外卖小哥以及各种奔走在最底层的劳动者,他们才是一个城市的根啊,没有他们,城市早就瘫痪了。但是没有你和我,还有万千个替代者。

没有人愿意自己的家人朋友去做环卫工人,因为脏、累、挣钱少、晴天太阳晒、下雨浑身湿。台风暴雨天气,我们可以选择在家躲避,可是环卫工人不可以,因为他们需要保障道路的整洁,甚至还要清理地砖缝隙的灰尘。

即使除夕夜,他们仍然需要坚守岗位,想和家人一起顿不那么匆忙的年夜饭,有时候也是个奢望。

以克论净的环卫审核标准其实并非西安提出,2012年宁夏中卫率先使用此规则,随后肃河南重庆纷纷引进学习。

我就奇了怪了,怎么大西北一个风沙肆虐的地方,争先恐后要称灰尘重量来判断道路的干净与否。

知道的是规范城市卫生,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故意刁难呢。

环卫工人待遇差、工作得不到尊重,也不仅仅是西安这个城市的独有现象。这种事情每天都在发生,全国各地都有,只是西安动作太多被当成了典型。

我对西安没有任何偏见,仅仅是出于对环卫工人待遇的不满。

同样的,近期还说要开放地摊经济,给城市经济增加新的活力,这也是个好举措啊,我举双手赞同。如果摆摊能够合法化,劳动人民又多了条谋生的途径。

电商虽好,但并非人人都能做电商,地摊的灵活性与便利性能够让城市增加更多的烟火气,同时也能极大的增加就业。对于疫情后经济的恢复,同样有着极大的促活作用。

没有人喜欢脏乱差,但也没有人能拒绝地摊的便利。只要合理管理,配套升级,地摊一样能成为城市经济的有利助手。

不知道你是否还记得“磨剪子嘞戗菜刀”,从我住进城市开始,我已经很少再听到这个声音了。

他们是最底层的手工艺人,他们曾经能靠着这门手艺养活家人,但今天干这行的人越来越少。那些走街串巷的手工艺人正在逐渐消失。

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城市建设的参与者,我们每一个人也都享有在城市生存的权利。

不论是扫大街还是卖早点,城市应该给他们留点空间。制度的不足可以修缮,但人心的坏不能纵容。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是他们离不开城市,还是城市离不开他们?

作者红雨青山,微信原文链接,图片已丢失。 长宁环卫工人罢工已经是第五天了。 街道上的垃圾箱早就堆满了垃圾,以至于不得不出动“城管”帮忙清理垃圾,大片区域的市容环卫工作陷入瘫痪。 我们可想而知,长宁政府该有多么焦虑——否则的话,警车何必围住沉 …

换个城市工作生活:年轻人的限时旅行

现实的打击,让许多年轻人的心态从不经规划的“闯一闯再说”,变成“知道无法久住、历练几年就回来”的有意为之。有的人甚至在出发前就定好了详细的时间表,这时的折腾也就成了一场限时旅行 本文首发于南方人物周刊 文 | 本刊记者 孙凌宇 舍萌  实习 …

建造一座城市需要注意什么?

品葱用户 北美carl 提问于 5/27/2020 欢迎大家聊聊自己的看法 洛杉矶在20世纪设计时 是按照中小城市设计 未曾想以后会变成国际大都市 突然的人口增长 结果导致如公路和公共交通等硬件严重不足 市中心大小支撑不了城市的运营 社区不 …

深圳房价的背后,是一场史无前例的金融大跃进

深圳经历了一场史诗级的金融扩张。金融从业人员123万,超过了“纽约+伦敦+香港”三大世界金融中心之和。 “昨天一个深圳手机大厂的朋友说,他手下两个小弟要逃离深圳了,分别去上海和广州。我说也是活见鬼,居然能看到逃离深圳去上海的那一 …

为什么经济这么不景气,房子还能卖的这么好?

品葱用户 逃离东亚大陆洼地 提问于 5/24/2020 我是上次咨询30多岁零基础能不能学IT的,现在在一家房地产公司从事建筑相关的工作,城市是一个边疆五线小城市,公司开发的小区不是学区房,离市中心八到十公里,这个小区没有出租的信息,基本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