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是“人民在变得野蛮”还是“人民被发现野蛮”?

by Nemrac, at 04 January 2021, tags : 政治 点击纠错 点击删除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品葱用户 Nemrac 提问于 1/4/2021

不管是中国还是美国,近年来民众在政治上似乎在变得越来越极端,当然美国还要加上大法官这样的政治人物的极端化。这种现象你姨称之为老练政客们无法适应的“野蛮的新时代”。

例子不用我多举,今年的blm,你国的各种出征,包括品葱本身都是例子,2016年以及今年的大选之后胜选方都有对败选方发起调查,企图把对方直接送进监狱的行为,这种行为在尼克松时代是不可想象的。

所以“政治的参与者变得越来越‘野蛮‘’”这种情况的本质应该是什么样的?是人民因为某种因素变得越来越极端与不择手段,还是原本的“野蛮”的下层群体由于技术进步得以发声参与政治呢?

当然对这个问题如果有其他论点也欢迎提出。

品葱用户 若名用户 评论于 2021-01-04

这是幸存者偏差的一种。
如果你认为2016年以后人们才是如此,只能说明你2016年以后才开始关心美国政治。
用常识想想,一个决定世界第一大国四年内的未来,甚至全世界四年的未来的选举,谁会跟你讲文明讲规则?当然是马基雅维利,胜者为王,这才是常态。
除非一开始这个选举就没有任何悬念,跟中国一样没有没有没有通过。

这次的选举看上去那么野蛮,是因为品葱的人长时间近距离观察的结果,这也是因为关系到自己切身的利益,而不是选举本身有多特别。
如果你近距离去观察每一次比较有悬念的选举,没有一次是堂堂正正不玩点手段的,因为这些手段从一开始就是民主政治的一部分。
一个最明显的例子,品葱的人一定会对川普对大选作弊的法律行动津津乐道,但是对一个不怎么关心选举的人来讲,可能根本就不会意识到这些东西的存在。
过几十年人们只会在历史书上记得拜登的名字,以及川普输掉选举这个结果,然后依照他们像对自己的青春一样的美好想象把这次选举解释成光明正大的胜利。

品葱用户 人类救星川主席 评论于 2021-01-03

其实就是政治极化的问题

我个人认为逻辑链条如下:
1. 08年金融危机的影响从未真正离开, 目前的”经济复苏”说到底还是全球央行放水撑起来的,什么时候各位央行敢连续长期加息把利率拉到08年以前的状态,什么时候才谈得上真正的经济复苏
2. 在1的基础上,美国自80年代以后贫富差距快速拉大的恶劣影响体现出来了,经济好的时候即使贫富差距大,穷人也觉得生活有希望,然而经济低迷的时候巨大的贫富差距只会成为人民不满的根源,这种不满能且仅能被有效降低贫富差距的政策所解决 (换句话说,要么劫富济贫也就是极左路线,要么用德国的剑为德国的犁争取土地也就是极右路线)
3. 在2的基础上,愤怒失望的人民还剩下选票,而人民渴望改变,过去占据政坛主流的中左中右政治家失去了基础,以改变现状为口号的同时来自左右两边的激进派就会冒出来,类似的事情在1930年代已经发生过一轮了,而且激进派的出现和得势一定会对民主体制进行冲击,当年德国的民主制就被冲垮了,而当年的英国美国则通过建制派内部私下勾兑甚至架空人民选举权的方式击退了激进派,保住了民主制度 (是的,没错,建制派勾兑是好事)
4. 在3的基础上,出现了新因素也就是互联网革命,互联网革命有两大影响,一是让政治变得相对更透明,任何人都可以一条推特揭露”黑幕”,这让30年代的建制派私下勾兑更难发生;二是互联网算法推荐让人民被圈禁在各自观点的同温层里产生了echo chamber现象,所以算法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有人把问题归结于算法,这我不同意,算法只是帮凶,核心问题还是经济低迷+贫富差距)

我觉得最靠谱的解决方案: 极左方案和极右方案都不可行,贫富差距是没有办法解决的,但是好在经济最终会自然复苏,只要经济复苏,贫富差距的问题就能被暂时拖延,但是经济自然复苏需要时间,这段时间内建制派必须团结一致私下勾兑建立统一战线,监管互联网企业阉割人民的声音,使用各种哪怕下三滥的手段也要压制激进派,苦撑待变,一直等到经济复苏为止

品葱用户 王德成 评论于 2021-01-04

人民 ×
人类 √

人类本来就是野蛮的。
上万年的历史充斥的都是杀戮和同类相残,甚至以此取乐。
你见过哪个其他物种这样的?
其他物种杀戮或者同类相残,都是生存竞争,而人类仅仅为了取乐。
(比如古代角斗士,暴君的酷刑折磨人)

也就冷战结束后过了三十年岁静的好日子,
就忘了人类是什么德性了?
也就两代人没活在战争的恐惧下。
爷爷辈,两次世界大战。
父亲辈,冷战核大战的阴云。
天天两大阵营想的是怎么互丢核弹拉上全人类一起完蛋。

按照古代人的武德观来看,
现代人各个都是费拉,
毕竟古代十五就从军征杀异族/异教徒去了。。。
你不想去也会被政府/领主老爷强行征召进去当农民军炮灰。
就算没亲手杀过人,还没见过别人杀人吗?还没见过官府砍人脑袋吗?
而现代人一辈子没摸过武器,没见过杀人的太多了,杀鸡杀牛都见不得了。

如果把整个人类历史当作一天来看,
现在这样的岁静,文明与和平,占这一天中的一分钟都不到。
岁静只是暂时的,回归本性才是人类的常态。

品葱用户 华国锋 评论于 2021-01-03

因为有互联网了啊,说话又不用负责。生活中BLM这种级别的暴动跟当初LA暴乱根本不是一个级别。

品葱用户 JackBauer 评论于 2021-01-04

人性本恶。承认自身兽性的一面并采取协商出来的制度约束自己,这才叫做“现代化”。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崇尚“性本善”的中国从未——或者说很难——步入现代化。而西方发达国家的政坛也开始出现“返祖现象”,那些温室中的花朵们很少自省,反而以为良善和智慧是与生俱来的,仅仅因为他们生活在西方。

品葱用户 elsaanna 评论于 2021-01-03

应该说人越来越无知,移动互联网的普及让人把读书的时间花在了娱乐上

品葱用户 CV121 评论于 2021-01-03

兩者皆有。

但用人性代替人民比較適合。在某些國家/ 政權制度下,人性的野蠻/ 弱點會發揮得淋漓盡致,誰大誰惡誰正確。

對,就是糞坑國的組織教養出的 “ 人民 “。

品葱用户 Nihilistra 评论于 2021-01-03

理性要求解放,无边的欲望也要求解放。
少部分人得到解放和自由后,可以释放出封印的智慧;绝大多数的普罗大众根本就没有什么聪明才智可以被解放,有的只是无比的欲望。

品葱用户 NZRdlClr5 评论于 2021-01-04

因爲政治本來就是野蠻的
話説得絕一點,好的政客只有死政客,政客本來就是一種合法的騙子
同意若名,幸存者偏見+1

本來政治的骯髒甚至可以追溯到世襲君主時代。除非只有一個合法繼承人(出於世襲君主的特性,這種事幾乎不會存在)哪怕只有兩個,這兩個人之間也會有各種骯髒的操作。兄弟都能反目成仇,暗殺誣陷造謠,無所不用其極
美國民主選舉總統,等於參選者都是王位合法繼承人,而王位限坐4年而已。以前兩個王子勾心鬥角,至少主要是做給國王看,尚且可能做到全國皆知了,現在兩個參選人勾心鬥角,都是要做給普羅大衆看的。那你當然會看得更多
至於中國這種情況,我才不信有哪一天是黨内沒有勾心鬥角的呢。只不過是沒把大帝鬥下去你就看不出來而已,因爲這不像選舉,不需要做秀給你看

品葱用户 江泽之民 评论于 2021-01-03

本质上是权力欲望的加速膨胀,是大众民主带来的一个影响,你国的那个叫民粹主义,具体表现就是对国家无限看好对自己无限看低,不出征的话无法弥补自己的分裂

品葱用户 天下无贼 评论于 2021-01-04

川普带来的,川普的基本盘需要社会撕裂。川普下去之后就正常了。

点击品葱原文参与讨论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反对一切的“低级反共”

在反贼的文章里,有几类文章经常出现:共产党很快要倒台了,房价很快要崩塌,共产党阻碍离婚是为了提高生育,等等,很多都是无脑文,就因为是反共的文章就要让人掩着鼻子看下去吗? 比如共产党倒台这个事情,首先你要民意的支持(民意支持他倒台况且不一定能 …

如何评价’习近平谈治国理政’这本书?

品葱用户 Winnie_Xi 提问于 12/29/2020 如题, 党媒的宣传机器不断强迫韭菜们要深刻学习并领悟阿习所谓的”习近平思想”, 再利用「学习强国」这款应用软件辅助洗脑一般党员、公务员。 我很好奇会上品葱的 …

三千人的人民代表大会的民主是不是更值得被争取?

品葱用户 UNSW反共女神 提问于 12/19/2020 既然全民普选不可能,那人民代表大会的民主是不是应该先被争取?那些人大的权贵们自己也想拥有民主权利的对吧,那让他们和我们老百姓联合起来,先让那三千人民主起来,是不是比直接要求全民普选胜 …

中共志愿军陆军到底战斗力多高?和同期苏军比呢?

品葱用户 巴比伦花园 提问于 12/18/2020 按墙内的普遍论调,中共志愿军就是人类轻步兵的巅峰,武德充沛,战斗力杠杠的,在国内暴击国军,在国外打平17国联合国军,把麦克阿瑟打到撤职,吹的神乎其神的。 中共志愿军有那么强吗?和同期苏共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