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最必要的,是「保卫非必要」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2020 年初,疫情肆虐,书店行业遭受冲击。单向空间发起的“走出孤岛、保卫书店”计划,得到了很多朋友的支持,我们也因此获得了巨大的能量,在自救之余,陆续发起支持独立书店的行动,更努力地参与公共讨论,维护行业尊严。

今天,我们面对的是一种相似但更大的困难。

据《 2022 年第一季度中国电影市场报告》显示,2022 年第一季度电影票房回落严重,尤其是在 3 月,全国票房数据创 2013 年以来历史最低,仅 9.1 亿元;

根据财经时代的报道,2022 年全国专业剧场、新空间第一季度演出场次较 2021 年同期降低 25% 以上,票房收入降低 35% 以上。4 月底,现代舞团陶身体剧场因无演出无资金运营可能面临解散的消息在朋友圈传播开来;

2022 年第一季度,图书零售市场再度转为负增长,同比增长率为-13.28%。

我们周围有许多中小型文化机构陷入了具体的困境——无像、假杂志、abC艺术书展、林象放映、VCD影促会等机构的线下活动均已延期或停摆,有的线上商店的销量也在骤降;郑州独立书店野狗商店去年因为疫情及暴雨灾害,有五六个月没有任何收入,春节至今,店里的客流和策划的活动又因为三波疫情和封城受到了很大影响;单向空间北京大悦城店,也是今早刚刚恢复营业;一些公益类民间文化组织,如皮村文学小组、木兰花开社工服务中心,更已经面临资金、物资的紧缺……

是时候重申团结、互助的重要性,保卫我们身边这些“非必要”的存在,召集更多的人、更大的力量,支持他们的存续,继续带来美好的事物和价值。

** 书店再次陷入困境 **

各地书店,再次陷入停滞。客流量锐减,物流不稳定,影响了很多书店的线下及线上销售。作为“城市客厅”,也因为疫情而面临着零活动的窘境。长沙的镜中书店告诉我们,从 2019 年开始选址到 2022 年初开业,他们无时无刻不受疫情的影响,每天都对下一天充满未知,“我们 3 月份原计划有两场活动,其中一场活动我们至少帮译者买了三次票,但最后一刻他还是来不了长沙;另一场当时我们策划的内容是一场展览和一场沙龙。现在这场活动要延迟到 10 月也未可知。”

** 各类演出几近停摆 **

致力于电影放映、戏剧演出、公共活动的机构,都面临类似的困境,因为成本较高,可能比书店还要更艰难。声嚣剧读节、vcd影促会、激发研究所、林象放映等艺术机构,都几乎陷入停摆。线下放映停止,工作人员收入锐减,那些已经失去的市场和演出,恐怕也很难在短时间内得到稳定的恢复。

“戏剧演出的筹划周期一般都较长,从选定剧目、翻译引进、剧本修订,到预定各个工作人员档期、剧场及排练场档期、剧目宣传销售等各方面都面临取消、延期等情况,重启情况无法确定。”声嚣剧读节创办人及艺术总监陈思安说。

** 出版举步维艰 **

一些独立的民营出版机构,比如新行思、拜德雅等,出版和制作的进度都被迫放缓或搁置。和他们息息相关的艺术出版和设计工作室同样被波及,包括山川制本workshop、XYZ lab 等等。以山川制本workshop为例,工作室有相当大一部分的工作来自于商业出版,而出版工作到后期装帧出片阶段每一个环节都需要和相关负责的人员对接,选纸、打样、工艺尝试……如果客户在异地的话,这些都依赖于快递去送达文件,所以疫情封城对他们的工作最大的影响就是快递的停摆导致无法拿到打样,无法和负责人员对接,这也直接影响到手里案子的推进。

** 商业赞助紧缩 **

商业合作,对于很多自负盈亏的文化机构来说是关键的生命线。而整体的经济形势和悲观预期,直接导致了商业赞助、品牌合作的紧缩。《HOMELAND 家园》杂志之前的合作方多为地产、政府、商业,合作内容包括驻地调研访问、展览活动策划、公共文化项目统筹执行,所以合作项目基本都因为疫情停摆了。副主编许灵怡说,“那些外地需要驻地的项目,我们无法抵达现场,外地合作客户无法抵达本地……以及我们做的一些本地选题,也会因为某些区域的封闭而无法采访拍摄,整个团队只能在那发呆,等待疫情过去,很无力很无奈。”

《HOMELAND 家园》杂志手艺新生设计展现场

** 民间公益组织难上加难 **

皮村文学小组的负责人说:“目前大家工作半停滞状态,项目资金不足。我们的义卖商店在朝阳区的一直不能开,房租还是头等大事,房租差十几万。社区工友很多收入锐减。”

木兰花开社工服务中心也面临同样的经济困难:“疫情给木兰带来的困难非常多,从 2020 年到现在。先后遇到的困难有。一是不能举办线下活动,社区工作的持续性遭遇挑战。第二个是很多的参与者面对疫情,发现在北京子女教育问题,家庭成员的工作和收入等问题等等完全没有保障,**一些长期参与木兰活动的姐妹疫情以来选择了离开了北京,人员流失非常严重。**疫情以来公益机构的生存处境进一步恶化,资金来源变得愈发没有保障,以往可以通过参加一些企业和媒体活动得到收入的途径也基本断绝。”

2020 年,木兰花开和中戏师生联合创作的非虚构戏剧《生育纪事》演出现场

我们不知道“正常的生活”什么时候才会回来,或者还会不会回来,但我们不应停止去争取它。尤其,要向我们的同行伸出手,向我们所尊重的价值、审美和正义的实践者和创造者们致意,并且力所能及地保卫他们!

我们紧急收集了一部分机构的呼声和需求,希望有意愿参与、有能力帮助他们的朋友们,可以直接与他们联系。

🤝

以下文化机构或项目需要你们的帮助:

@木兰花开社工服务中心

由于疫情木兰目前面临很大的生存危机,筹资需求最为迫切。需要有一定社会影响力的公共平台合作宣传“木兰月捐计划——我要大声歌唱”。

**我们希望您能成为木兰花开的“月捐伙伴”,与我们一起为基层打工女性赋能发声,帮助她们自主发展。**我们想介绍您认识我们的打工姐妹,她们像“木兰花”一样美丽坚韧,却面临经济、家庭、社交、文化生活等方面的多重困境。十二年来,木兰花开步履艰难,但始终扎根打工者聚集的社区,为打工女性提供团结互助支持,与打工姐妹们共同发出社群的声音。感谢您对木兰花开的信任,您的捐赠将用于支持机构运营与整体发展。每一次对打工女性心声的倾听,每一位支持木兰姐妹的同路人,都是我们坚定走下去的动力。另外,也可以筹一些活动物质,今天木兰资金压力大,活动物质,预算等等也是压缩到了极点,但是还在有限范围内做活动。

@皮村文学小组

目前大家工作半停滞状态,项目资金不足。我们的义卖商店在朝阳区一直不能开,房租还是头等大事,房租差十几万。社区工友很多收入锐减。如有米面等资源的也可以发给工友。联系人王德志:13691011372 。

皮村文学小组,摄影:吕萌

@野狗商店

现在最需要的,可能还是想多一些书店的营业收入,让大家在可以外出的时候能够多来书店/报刊亭,多买一些杂志、书籍、周边商品。因为书店除了杂志、书籍,还合作寄售了 200 多个插画师和设计师的设计产品、周边、zine、画册等,最近几个月,很多人的结算都是零。每次结算,我们也很不好意思,没能给大家带来收入。

读者朋友可在微博、淘宝等平台,搜索:野狗商店

@激发研究所

目前我们在宁夏完成了一次调研,打算策划一个名为“摄影师眼中的移民地理”的写作和出版项目。

我们发现在宁夏平原这一块并不大的地理区域里,国家工程引发的生态移民、城市化进程带动的打工潮、能源枯竭造成的搬迁、文旅产业驱动的原住民搬离……这些现代社会的迁徙现象大规模地集中于此。而银川本地摄影师们,对这些各种类型的移民故事有着海量的图像纪录。但是,因为各种当地条件的局限,这么多年来完全没有人对这些影像进行严谨地整理、编辑和口述撰写(我只碰到一两位摄影师因为临到退休,才开始有时间缓慢地推进这项整理工作)。

在我们这个项目看来,遍布移民村的宁夏平原就是现代中国社会迁徙的“巨型博物馆”,而这个“博物馆”的影像资料是现成的,只欠缺最后的整理、编辑和出版,欠缺一个专项资金来保证的人力和时间成本的投入。

这是我们最希望能得到支持,或者商业合作的。

@《HOMELAND家园》杂志

我们有一些针对城市公共文化方向的项目,一直希望寻求商业合作。比如手艺新生、方言保育计划

@abC艺术书展

abC艺术书展是个好项目,我觉得有品位的甲方都应该注意到。我们每年用自己不多的营收来内部支撑的长期非营利计划 abC艺术书奖、abCa文献库,对于整个社群甚至行业都是有长远益处的,但在饥馑之年谈这些确实有些心酸,我们这个即将自身难保的穷人还怀抱着一颗慈善的心,是太不自量力了。我们需要更强有力的 patron,认可我们的理念与价值,愿意陪伴我们成长,外部的资金支援才能让人心无旁骛的做更专业的事

@无像Imageless

IDPA 无像摄影样书奖是我们持续举办了 3 年的奖项,今年也已经开始征稿。这是一个发现挖掘优秀影像创作者的奖项,目前也是由我们自己投入并举办的。因此我们希望通过传播和推广,寻求到品牌或者商业的合作,让创作者得到更多发展的机会。

主视觉设计:akirahou

@声嚣剧读节

大的层面来说,能做的事情比较有限。戏剧主要是现场表演的艺术,又是人群聚集的环境,剧场无法开放和随时关停的局面,让越来越多的剧院和团体在开展新项目时都越来越谨慎,大多持观望态度。整体上只能根据疫情管控情况而随机调整并适应。小的层面来说,只能尽力去维系小的生态,寻找新的方式去探索现有环境下有可能的联结方式,让从业者和观众不至于对剧场彻底失掉信心。行业内有许多类似尝试,如在线放映剧目录像,举办小型线上剧读会、工作坊、写作课等。

@新行思

**最大的希望还是赶紧出书。**目前最快的项目应该是《对诗歌的反叛:安托南·阿尔托文集》,这是一本近千页的巨著,从内容到设计,都有分量。希望尽早把它呈现给各位读者。也请大家继续关注新行思。

新行思即将出版的两本新书

@拜德雅

因为我们工作室目前的运转主要还是靠选题实现,所以只有在非疫情区域出版社的合作还在继续推进(因为疫情的政策我们也是诚惶诚恐,生怕那些地区一夜之间也封了),说到我们现在最迫切需要的帮助,感觉很无解,因为我们不差选题,而且很多选题都在流程中了,如果疫情不至于影响到合作出版社的办公或者物流,这些选题能实现出版其实就是最大的协助了。

正在印刷中、即将面世的新书

@山川制本workshop

如果能进行联合宣传,我希望推广的项目是年初已经制作完成却迟迟无法下厂印刷的**《深濑昌久:渐渐变成乌鸦的男人》**。这本书在制作上花费了我与编辑大量的精力,也做了很多不同的尝试,同时这也是我非常喜欢的图书题材,很不希望过程中所有人对这本书的努力被疫情和封锁而消耗掉了。

@镜中书店

如果跟单向进行一次联合的宣传,比起单点的某个项目需要推广,更重要的是希望能够找到一个契合的点,在长沙,以在地和实体的方式,与单向形成某种能够长期联动、合作,甚至互为商务,互相给予内容的底层逻辑上的深度关系。

@重庆精典书店

希望能用线下活动吸引读者回到书店,以及一些刺激图书销售的营销活动(不仅仅是折扣刺激)。

@假杂志

希望可以增加线上书店的曝光量。

@ XYZ Lab

务实一点的话, 需要一张通行证能出门走走。比起推广我们自己,推广我们的合作方可能更为重要,比如原鹿书团队成立的新品牌“惊奇”,希望大家能多多关注。

@青年志

这种情况下希望同温层中的大家可以多交流和互助。我们每个月做一次“小酒馆”也是这个目的。单向提出帮我们新号转载我也很感动——这正是我们此时需要的帮助。

@林象

希望得到资金或合作场地的支持,推广林象的技术和策展服务:放映和电影技术支持+影展和艺术节策展及执行,或者寻求商业合作。

✍️

如果你所在或喜欢的文化机构

也面临类似的困难

也可以告诉我们

我们将持续发布求助信息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中国“哭墙”:李文亮微博下的90万条留言

【编者按】:端传媒整理、分析了李文亮最后一条微博下方从2月1日到4月17日的732370条一级留言,报导中引用的部分留言经过编辑。 “我做了一个梦。2019年12月5日你在广州塔,我梦到我回到那一天,在你拍照的位置等你,想告诉你保护好自己, …

疫情没完没了,真的累了

‍ ‍ 给岁月以文明,而不是给文明以岁月。  ——刘慈欣《三体·黑暗森林》 今天的文章没有任何营养,纯属呓语。 作为一名无神论者,我对自己许愿: 希望准备了很久寄予厚望的工作计划受到疫情管控政策影响的时候,我能够不生气。 希望期待了很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