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名加速主义者我一直对加速主义很不安,今天终于搞明白不安的源头。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就这一两年内发生的事,能被称作加速的其实并不多。

首先,加速主义就不是汽车启动时从0到100公里那种逐渐递进的过程,而是从0跳跃至100公里,是没有中间过程的。成功的加速应该让人对变化感到无所适从并且产生抵触情绪,看似加速实际不是的例子比如节约粮食,大家心里都明白就是粮荒了,可是匪共不会说:咱们没粮了,过段时间会饿死人。它说“节约粮食”,用一些不相干的概念去模糊现实情况,社会会逐渐适应环境变化,人们因为节约概念的推广不断调低食物品质预期,所以粮荒实际上不是加速,它只是匪统时期遇到的一个周期性问题,用枪杆子可以解决。

按这个标准,我目前想起来的加速有:

1.匪共肺炎。一官宣就封城,网上哀嚎连天,粉红一霎那间好像人间蒸发了活着的寥寥无几,战狼开始自责羞愧开始面对现实,社会无法承受这种突如其来的伤痛,所有赵家机构被质疑辱骂嘲讽,连水军都消失了。、

2.反送中。它对墙国社会的加速有限,主要加速在权贵圈。

3.社达主义。这种外交态度注定在国际舞台不会有朋友,被围殴是早晚的事,它不是具体的加速主义事件,但在很多地方都可以起到加速效果。

我想不起来美国有加速过,虽然它确实不断放出能让中国破败的消息,不过好像没有那种一剑封喉的杀招,这就让匪有喘息的机会,匪不会有力挽狂澜的杀着,但它可以调整策略让硬着落不至于引起民众起义。

我对加速主义其实很焦虑的,因为加速的力度不够就会变成平稳过度,大家想想,如果十年后变成朝鲜了,这还算加速吗?

品葱用户 bbbose 评论于 2020-09-06

CCP為維持統治可以不擇手段,包括對內極端鎮壓与對外無底線的妥協。內部矛盾看似激烈其實無傷大雅,威脅統治唯一不可控因素來自美國的強硬。

品葱用户 killreddragon 评论于 2020-09-05

对专制政府而言,他们会掩盖一切消息,隐藏一切压力,直到压力过大溃坝的时候一瞬间崩塌,就像苏联,所以你现在自然是不可能看到那种瞬间性的惊天动地的消息;而对于民主政府而言,政府性质决定了他们不可能步子一下子垮太大,只能根据情况逐级加压。他们的外交原则,本来就是一步一步往前走的。

加速主义更大作用还是对于外部,让西方世界不断提速对你支的敌意和敌对行为,就我看来速度已经挺快了。

变成朝鲜就我看来是可以算加速成功的,因为第一,朝鲜有你支输血,但没人能给你支输血,你支的朝鲜化很难持久;第二,朝鲜化会导致你支彻底丧失对外的渗透能力,没有外汇就不可能搞外宣,也没法撒币;第三,你支目前的对外情报系统是很庞大也很费钱的,朝鲜化会导致你支的白区党大规模叛变叛逃。第四,你支对自由世界最大的腐蚀和渗透就来自你支庞大的市场,各种外资各种明星为了你支的市场而服从于你支的政治正确,只要你支没了这个市场,你支会面临整个世界的反攻倒算。

品葱用户 ZetaFC 评论于 2020-09-06

我认为加速到最后只会社会大崩坏然后又上来一个独裁者整顿局面,这就是我不是加速主义者的原因。

品葱用户 **霍皮奥伦

killreddragon** 评论于 2020-09-05

[>>]( “/article/item_id-490081#“)对专制政府而言,他们会掩盖一切消息,隐藏一切压力,直到压力过大溃坝的时候一瞬间崩塌,就像苏联,所以你…

对头,电子极权下中共的谎言不少,只要谎言被揭穿就会崩塌。就拿西南地区的干部驻村来说,腐败无能不说,连本地语言也不学,不尊重当地人的文化,在人家祖灵的图腾石柱上刻什么“到此一游”的弱智玩艺。TG发的扶贫补助,这些汉族村干部,欺负不懂汉语的边民,直接让他们在扶贫补助领取表上签字,钱就由汉族干部冒领。

云贵地区当前针对靠近中南半岛边民的高压政策,有很大一部分是借着维稳的名头整肃当地的边民精英干部。江胡时代,边民敌意很重,汉族干部行政手法粗暴,层层吃拿卡要,最后政策完全推行不下去。除了少数例外,实际还是要本地民族干部做事,这就尾大不掉,西南一大帮土皇帝。习上台后要皇权下乡,让汉族干部直接面对边民群众,民族情绪一下就激发出来了,这群人取代了当地民族干部,但对当地近乎无知,空降到地方就是为了钱,想不起动乱都难。过去几年在云贵地区反复出现驻村干部被“赛迪姆”,也就是汉语说的“抺脖子”,找天把干部或护卫杀了埋了,就说他失踪了还是自杀。中共因此加强汉化,甚至不惜烧村毁村强迁,更营造出一种边民野蛮,食人族,猎人头,不穿衣服;汉文化高大上,儒雅,文明的印象。

这些现象连续积攒了许多年,云贵地区的干部队伍已烂透了,哪怕中纪委来巡视了也没用。事实上TG已经被各路边民搞得焦头烂额了,这种治理办法不可能长久的施行下去,维稳成本太高,边民文化语言高度复杂,与中南半岛很长的边境线也不可能阻止人们穿越边境,地方警察都是少民为主,汉民好男不当兵。所以中共最近开始以防疫为名用纳粹式手法防止少民逃亡,特别严格排查在中南半岛有亲戚的边民。我认为这背后的根本问题还是中共对基层少民的失控,只能学纳粹。不过中共一定要汉族官僚钱权一把抓,又不给边民分饼,本来就是矛盾的,套用一句本地名言“又要驴子跑,不要驴吃草”。中共既要边民听话,又不留活路,那怎么可能呢?

品葱用户 **zhimakaimen

killreddragon** 评论于 2020-09-06

[>>]( “/article/item_id-490081#“)对专制政府而言,他们会掩盖一切消息,隐藏一切压力,直到压力过大溃坝的时候一瞬间崩塌,就像苏联,所以你…

可能我和多数人对于加速主义的分歧主要在于底线。

我认为的加速主义应该是一种觉醒式的加速,它令人民尚有筹码之际展开行动,而不是到朝鲜那一步等中国人的家底都败光了,这时候的反击不能用破釜寻舟去形容,纯粹是触底反弹。

等到了这一步,只不过是千年中华诅咒的再次重现,切切实实的历史循环罢了。

在有生之年能过上朝鲜的生活,这种状态能叫加速吗?如果真的这就是加速,那不如帮匪续命,玩中国人的击鼓传花。

有“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这种救世精神的人始终是少数,更多的只是想搭便车,基于这一点,寄望于朝鲜加速的人是没认清现实,没认清墙国人的德行。但当然,也不排除是海外华人,隔岸观火,不怕事大。

品葱用户 **killreddragon

zhimakaimen** 评论于 2020-09-05

[>>]( “/article/item_id-490146#“)可能我和多数人对于加速主义的分歧主要在于底线。我认为的加速主义应该是一种觉醒式的加速,它令人民尚有筹…

支那不存在任何内生的打破诅咒的力量,打破诅咒只有靠外部力量。加速主义并不能保证打破诅咒,只能重新给予一个打破诅咒的可能性。因为你支的崩溃会带来外部秩序输入的可能性。
加速主义主要针对外部,内部不过是个顺带作用,过分指望支那人觉醒是不靠谱的,支那自古以来的秩序就是民众尚有筹码之时就不会大规模反抗。

支共的毁灭必然伴随家底败光,因为支共的垂死挣扎是必然会耗尽一切的。加速主义不过是在加速必然到来的崩溃,想要逃避就尽快脱支。
另外基于我说的四点理由,我并不觉得你支的朝鲜化是可以长期维持的甚至在朝鲜化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就要崩溃了,一个政府膨胀容易,压缩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品葱用户 **zhimakaimen

killreddragon** 评论于 2020-09-05

[>>]( “/article/item_id-490149#“)不存在任何内生的打破诅咒的力量,打破诅咒只有靠外部力量。加速主义并不能保证打破诅咒,只能重新给予一个…

我同意的,墙国人真的就是一群被圈养的哈士奇,没有任何争取自身权益的意愿。

但我真的不觉得靠外力能打破循环诅咒,那只是下一次循环的开始。对于未来的中国形态,我最希望是中美共管,其次是分裂。

所以我才对加速注意焦虑,因为“前人种树后人乘凉”的情况在这代费拉中出现,真的还不如续命,玩击鼓传花。

品葱用户 tigerjohn 评论于 2020-09-05

要搞懂加速主義,就要说清楚中共依赖统治的这个国际经济政治秩序。贸易战看的很清楚了,中共(注意不一定是中国)是全球化的最大受益者,这个中共和西方精英勾兑一起赚大钱吃肉、留点汤给中国底层人民喝的的模式,不仅给中共的统治源源不断输血,也让中国人民没有意愿和能力反抗,并且让西方容忍了中国很多不符合普世价值的国情。

但是老习上来后,他不满足于在国内吃香喝辣压榨人民,在国外装孙子认怂的日子,可能是出于他自己维持权力的需要,也可能是他就是蠢到觉得中共有实力挑战西方了。他不仅要赚美国人的钱,还打算抢美国的权力和领导地位,这就踩到了这个国际秩序的红线,钱你可以赚,你没人权我也可以默许,但你来抢夺霸权那还得了。

加速主义说白了,不管对内还是对外,就是要拔掉这个国际政治经济体系给共产党的输血管。 
而能够最快做到这点的就是共产党自己啊,试想一下,就算我每天都跟你说某一个人对你有威胁,是不是不如他本人亲自威胁你一次,对说服你更有效呢?所以这就是说老习是总加速师的原因啊。

这样不管是内部人民的反抗,还是外部的强硬压力,都才会有机会。当然我同意,前面的分析,期待中国人的反抗有点不切实际,而西方尤其是美国的压力这两年来看那是明明白白的。

加速主义并不一定带来好东西,比如你说的中国朝鲜化,但是加速主义可以给内部变化带来可能,外部变化则是肯定。可能中国朝鲜化之后没有人敢反抗,可之前的那个岁月静好的中国更加没人会反抗。而美国,就算能容忍你在国内侵犯人权的行为,那是绝对不会容许中共有一点点跟他争夺霸权的念头的。而这种外部压力,甚至脱钩,必然增加中共维持权力的难度。

如果问我的预测,我就觉得共产党要么被拖死,就像苏联,要么就在被拖死之前赌一把大的,打一场热战,然后被明明白白搞死。

品葱用户 **killreddragon

zhimakaimen** 评论于 2020-09-05

[>>]( “/article/item_id-490155#“)我同意的,墙国人真的就是一群被圈养的哈士奇,没有任何争取自身权益的意愿。但我真的不觉得靠外力能打破循…

美国托管不就是外力么??分裂也是一种更有利于外部秩序输入的形态。
最优直接类似日德战后被英美殖民改造,次之分裂,这点我同意,不过出现这种可能性的,也必须要在加速迎来大洪水之后了。这就是我说的可能性了。
前者需要你支开战被彻底打趴,后者也需要你支产生大洪水大崩溃才有可能性。当然,就算没开战,如果你支崩溃后难民全球流窜造成严重的问题,可能自由世界也会不得不选择最优方案来管一管。
就我个人看法,你支离大洪水估计也就10-20年,最长不超过30年,怎么都续不起来击鼓传花的,不如早日设法脱支。

品葱用户 **zhimakaimen

tigerjohn** 评论于 2020-09-05

[>>]( “/article/item_id-490157#“)要搞懂加速主義,就要说清楚中共依赖统治的这个国际经济政治秩序。贸易战看的很清楚了,中共(注意不一定是…

你说这个都是最表层的东西,朝鲜式的加速主义还真的不如不加速,在匪的管治下每一代中国人都是费拉,那么为什么要在自己活着的时候搞加速?我完全不相信墙国反贼有献身精神,会为了中国人的下一代活在一个自由民主的世界而愿意放弃自己目前的生活,这种精神和墙国现状是完全矛盾的。

在这个前提下,朝鲜加速肯定比不上帮匪续命。

品葱用户 **killreddragon

zhimakaimen** 评论于 2020-09-05

[>>]( “/article/item_id-490162#“)你说这个都是最表层的东西,朝鲜式的加速主义还真的不如不加速,在匪的管治下每一代中国人都是费拉,那么为…

你支已经把内循环定位国策了,你觉得朝鲜还会远么??哪怕不加速,你要身临朝鲜也用不了几年了,不如设法早日脱支。

品葱用户 **tigerjohn

zhimakaimen** 评论于 2020-09-06

[>>]( “/article/item_id-490162#“)你说这个都是最表层的东西,朝鲜式的加速主义还真的不如不加速,在匪的管治下每一代中国人都是费拉,那么为…

我同意人民沒這情操啊,所以加速必然來自最高層而不是強國人民lol

而當這個不是自己發動的加速發生,且影響到自己身上時。人民可以選擇離開、順從和反抗,雖然不知道多少人選擇第三條路,但這不就跟之前的局面有變化了嘛

品葱用户 **zhimakaimen

killreddragon** 评论于 2020-09-06

[>>]( “/article/item_id-490161#“)美国托管不就是外力么??分裂也是一种更有利于外部秩序输入的形态。最优直接类似日德战后被英美殖民改造,…

外力击破之后会不会共管是另外一个问题了,这个情况到底会因何种情况出现,我能想到的只有中美热战,对于觉醒加速最好的方法也是中美打一架,赶紧让美帝入关。

至于中美热战会是什么情况,我实在想象不了,希望这能让军区的某些人清醒一下头脑赶紧在没有军阀割据之前搞联合自治用另一种形式实行分裂,反正习猪不能在土共倒台之前死掉。

匪活这么久真的就不叫加速了,就是平稳过度到历史周期而已,这样搞还不如舔共多捞点狗粮。

品葱用户 **zhimakaimen

killreddragon** 评论于 2020-09-05

[>>]( “/article/item_id-490164#“)你支已经把内循环定位国策了,你觉得朝鲜还会远么??哪怕不加速,你要身临朝鲜也用不了几年了,不如设法早…

远不远要看怎么定义了,对于朝鲜化我没有异议,但朝鲜化还能续个十年二十年的话,我只想说一句:加速主义只争朝夕。

品葱用户 **killreddragon

zhimakaimen** 评论于 2020-09-06

[>>]( “/article/item_id-490167#“)外力击破之后会不会共管是另外一个问题了,这个情况到底会因何种情况出现,我能想到的只有中美热战,对于觉…

对美开战确实是最佳路径,但未必能实现。而且如今的你支我不觉得这属于单纯的历史周期。本质而言清朝灭亡之后,你支的历史周期就应该由于外部秩序的输入而结束了的,而你支之所以还在历史周期之内,完全是由于共产主义这个玩意完全和支那文明是天作之合。共产主义是极端集体主义,而支那文明自古以来就是集体主义。完全是对于共产主义的选择给予了支那文明最后一次生命,让支那文明再次套壳上市了。
我是不认为你支在未来的大洪水之后,还能继续历史周期的,因为你支的毁灭必然不止会给你支造成灾难,同时也会给世界造成灾难,无论是否产生三战。

品葱用户 **tigerjohn

zhimakaimen** 评论于 2020-09-05

[>>]( “/article/item_id-490167#“)外力击破之后会不会共管是另外一个问题了,这个情况到底会因何种情况出现,我能想到的只有中美热战,对于觉…

啊我理解你了,我覺得可能你和我們對於老共的壽命期待不同。因為我是覺得如果不加速,不挑戰美國霸權,跟西方一直勾兌下去,可能共產黨在中國會有一兩百年的氣數,但加速主義再慢,也就15-20年,最多不超過2049吧

品葱用户 **tigerjohn

zhimakaimen** 评论于 2020-09-06

[>>]( “/article/item_id-490167#“)外力击破之后会不会共管是另外一个问题了,这个情况到底会因何种情况出现,我能想到的只有中美热战,对于觉…

另外就是,其實並不存在「幫匪續命」這個選項吧?因為加速主義從來就是統治者的選項,對於人民來說你只有螳臂當車阻攔加速,以及默不做聲看他們加速兩個選擇而已,而我們都知道在中國,就算你出發點是為了匪好,幫他阻攔加速,人家也不會聽你啊。

對普通人來說,加速主義就是在統治者選擇的錯誤道路上,默不做聲地安靜等待著他們失敗,不去做沒有意義的阻攔罷。

品葱用户 suewr 评论于 2020-09-05

老實說真正能做的只可以舉報一下小粉紅翻牆, 舉報一下遊戲平台辱華, 或者投訴令粉蛆被刪微博
不然個人能做什麼呢?
雖然無力但至少心裏舒暢

品葱用户 **zhimakaimen

killreddragon** 评论于 2020-09-06

[>>]( “/article/item_id-490176#“)对美开战确实是最佳路径,但未必能实现。而且如今的你支我不觉得这属于单纯的历史周期。本质而言清朝灭亡之…

完全同意共产主义和墙国是天作之合这个观点。

匪一直畏战,只要不战不和不败,即便让出南海部分主权或者印度相邻的部分地方死守大陆即可稳步进入朝鲜状态。

除非能否定未来墙国大一统的可能性,否则制定更适合中国人体质的政治制度就是再一次历史循环的开始(我如果是美帝就会在中国玩蓄奴,因为假如民主是个好东西,我为什么要便宜一个有14亿人口民族主义高涨的低配版日本?)。

品葱用户 **zhimakaimen

tigerjohn** 评论于 2020-09-05

[>>]( “/article/item_id-490177#“)啊我理解你了,我覺得可能你和我們對於老共的壽命期待不同。因為我是覺得如果不加速,不挑戰美國霸權,跟西…

不是这个问题。

品葱用户 **zhimakaimen

suewr** 评论于 2020-09-05

[>>]( “/article/item_id-490188#“)老實說真正能做的只可以舉報一下小粉紅翻牆, 舉報一下遊戲平台辱華, 或者投訴令粉蛆被刪微博不然個人能…

我认为这就是普通人可以做的加速,它看上去没有任何威力那是因为数量还不足够改变质量。

品葱用户 恶臭提督 评论于 2020-09-05

如果你有时日曷丧,吾与子偕亡的气魄,那就没有值得你去恐慌的

品葱用户 **zhimakaimen

恶臭提督** 评论于 2020-09-06

[>>]( “/article/item_id-490198#“)如果你有时日曷丧,吾与子偕亡的气魄,那就没有值得你去恐慌的

首先要看目的。如果只是想发泄自己对匪的情绪,可以。如果是要灭匪,这是送头。纵观墙国,都是苟活等搭便车的多。每一个有”民不畏死何以以死惧之“的人的肉体消灭都是全中国人的损失。

品葱用户 **killreddragon

zhimakaimen** 评论于 2020-09-05

[>>]( “/article/item_id-490192#“)完全同意共产主义和墙国是天作之合这个观点。匪一直畏战,只要不战不和不败,即便让出南海部分主权或者印度…

加速主义从不保证一定有好的结果,只是给予新的可能性。
本质而言,加速是归零重启,不管是诸夏主义者抑或其他,自然会在大洪水之后选择自己的道路。

点击品葱原文参与讨论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关于中国民主化的所有问题

**文|品蔥重傳媒 一,“溃而不崩”为何有问题** 2017年我就听闻何清涟女士出了一本书叫《中国溃而不崩》,那年刚好是共产党在北京驱赶低端人口,我记得那件事就像是星火,重新点燃了已经对政治冷感两年的我,让我再次关注中国的政治问题,当然也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