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情杀人者,但应该反思社会治理问题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昨天晚上,我正在为某重大刑事案件的庭前会议做准备,姐给我发了个链接,说了句:我从没有同情过杀人犯,但这次能不能帮帮他?

莆田平海杀人事件,致2死3伤,引起舆论关注。犯罪嫌疑人欧某中杀人原因,疑因房屋土地纠纷,长年遭邻居欺凌。网上资料说欧某中曾有冒生命危险救助落水儿童等义举,自家房子被拆后重建,却被横遭阻拦,投诉多年未果,一家老小始终还是没能离开铁皮房,于是冲冠一怒。这些信息,从侧面被一些媒体验证。

有报道称,10月10号下午1点左右,福建莆田平海镇上林村发生一起重大刑事案件,该命案导致2人死亡3人受伤,被害人为一家祖孙四代。经侦查,55岁身高约180cm男子欧某中有重大作案嫌疑,随后当地发出通报悬赏5万元追捕嫌疑人。该媒体称,欧某中杀人原因疑因房屋盖房纠纷,其盖新房遭邻居联合附近居民阻拦。欧某在2017年向当地申请了危房翻盖,新建手续批出后,将原400多平米房全部拆掉,在原地建150平,现还未建起来。邻居家房子盖得漂漂亮亮的,是一栋400多平盖着三层楼的小洋房。

欧某中上有89岁老母亲,下有未娶妻儿子,因为邻居的百般阻扰,导致房子迟迟未建成,5年来一家几代人无家可归,无处栖身,只能住在临时搭建的雨棚。虽然欧某多次向多级部门上访,警方也曾出动过,但求助无果,依旧需要他和受害者协商。案发前,欧某中居住的雨棚因台风倒塌,雨棚残片掉入死者家中,双方因此发生争执。

有人在网上找到嫌疑人殴某中发于20201年6月11的帖子,帖子中称自己一家人五年来无处凄(栖)身,连八十九岁的老母都跟着遭受折磨,五年来每每想要建房,都遭到黑势力村霸集团的打砸阻止。一句“五年了求领导救救我全家吧”,令人不忍。而与此相印证的,是莆田秀屿区政府案发后已发布通告将严查基层干部不作为的问题。

这让人想起今年二月十一日,山东临沂平邑县平邑街道同太村林某某一家六口被杀的案件。林某某欠了刘某某六千块钱,但一直不还,刘某某上门讨要多次,非但没要回钱,还屡屡被骂,最后一次还被打了。气愤不过的刘某某,最终灭了林某某全家,随后自杀身亡。

或许,有人会情绪化地同情激愤杀人者,谴责造成仇杀的的死者。显然,这种非理性的评论在法律范围内没有任何意义,因为受害人再有过错,也罪不至死,仍有多种方法解决矛盾,不一定是杀人的方式。任何人都无权动用私刑,除非是有正当防卫的违法阻却事由。二死三伤,死者中有孩子,肯定累及无辜,若不是有精神病,死刑毫无悬念。就像张扣扣一样,律师辩得再煽情,情节恶劣的故意杀人也难逃死罪。被害人有重大过错,只及于一对一,一对多时这个辩点失效,所谓冤有头债有主,孩子是无辜的,杀人者必然要付出生命的代价。所以,没法同情这种以暴制暴,否则法律的权威性也荡然无存了。

但我们依然需要反思,基层社会治理中普遍存在的“法律虚无主义”。欠六千块钱,本来就是一个民间债务纠纷,协商不成就诉讼,诉讼过程中还可以调解,有很多解决途径,不至于走极端。建房遇阻,原本是一个相邻权问题,再不济也是个邻居寻衅滋事,可是却投诉无门。他们也许想过通过法律途径解决,但发现要么就是诉讼成本太高,要么就是正义会打折扣,要么就是过于漫长冗长而无效,所以回归到原始的丛林正义。他们的文化水平、认知能力以及社交圈子,都限定在农耕社会那种“你不给我个说法,我就讨个说法”的解决方式中,甚至不惜以命相搏。法律在他们的眼里,根本就不是武器。

不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一些坐在办公室里喝茶抽烟看报纸的官僚,根本不知道基层维权有多难,让事情回归到原本应该有的样子有多难。“你可以去起诉啊”、“你可以搜集证据呀”、“你可以找媒体曝光啊”,这种话说起来轻飘飘的,对他们而言无异于“何不食肉糜”,因为杨佳、张扣扣、欧某中的层次可能到不了普通网友的思维高度,他们的能力也到不了大部分键盘侠的高度,所以他们能做的只能求助于基层领导。村主任、村支书、最多就是乡长、镇长就是他们的“青天老爷”了,也许一辈子都不知道法院的门朝那边开。而某些地方腐败且低效的基层政权可能也满足不了他们的诉求,只能和稀泥,甚至反过来助纣为虐。最后突发的极端事件,可能源于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中国社会有着非常庞大的行政管理体系,而基层的村民自治又是法治最难抵达的神经末梢,但却是社会底层民众最为敏感的权力设置。若一个村主任贪污截留集体分配款,假如一位村支书鱼肉乡里残害百姓,那村民可能会对自下而上的整个社会治理体系失望。他们即使可以去上访,但不管有没有截访,信访都最终还是会转回基层,问题不但没有解决反而可能遭到报复,最后只能加剧他们的挫败感。所以一旦社会治理的神经末梢失灵,这样极端恶劣的事件就不会是第一起,也不会是最后一起。恶性事件之间的区别只在于,有的针对的是欺凌他的强者,有的报复的是毫无关系的弱者。

这个案件中的莆田秀屿区政府以及平海镇政府一定是存在问题的。矛盾由来已久,长期不解决,出事后也没见有什么反思,而且诡异地发布悬赏通告,提供活人线索奖励2万元,发现尸体奖励5万元,这是不要活口的意思吗?这么多年,是谁把本性善良之人逼到绝路?又是谁把他们的希望一点点地掐灭?除了邻居,是否还有某些官僚?可怜的是枉死的孩子。可这样的事情,在广袤的农村,仅仅是个例吗?我想,欧某中落网是迟早的事情,死刑估计也毫无悬念,只是,枪毙了他,问题就解决了吗?

**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多谢鼓励,转发是最好的赞赏!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从莆田杀人案,看世道人心

一、 你会杀人吗?老实人逼急了会杀人吗? 老实人欧金中,杀人了。 10月10日下午1点,55岁的欧金中拿着砍柴刀,走进了邻居欧某春的家。这个平常老实讷言的男人此刻疯了,他见人就砍,邻居欧某春一家四代人,2死3伤,伤者中有10岁的孩子。 这起 …

“调解优先”的回旋镖

收录于话题 #社会观察 50个 莆田平海镇上林村,欧某中的简陋房屋 10月10日,莆田平海镇上林村发生一起重大暴力事件,55岁的村民欧某中在造成邻居一家2死3伤后潜逃,而起因,据说只是因小事引发的口角:台风过境,铁皮被风吹到被害人家的菜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