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客:为什么全世界的右派都在追捧匈牙利总理欧尔班?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关注后在公众号对话框发“媒体看中国”,或加小编微信causeditor,入内容分享群,看更多平时看不到的内容。

纽约客杂志采访了普林斯顿大学的社会学教授金·莱恩·谢佩勒,他解释了为什么这个国家总理是“二十一世纪的终极独裁者”。

自2010年开始第二次担任匈牙利总理以来,维克多·欧尔班一直在削弱匈牙利的民主制度。作为他所谓的“非自由”政府形式的支持者。欧尔班实施了敌视性少数群体和移民的政策,并通过打压新闻界、学术界和司法界,稳步加强对匈牙利公共生活的控制。

但他的任期可能即将结束,欧尔班想在2022年竞选连任,而由六个反对党组成的联盟,从左翼到极右翼,已经组成了一个联盟来打败他。

不过,在过去十年中,欧尔班已经成为整个欧洲保守派的英雄,并引起了美国右翼的兴趣。

上周,福克斯的主持人塔克·卡尔森访问了匈牙利,并在晚餐时称赞总理是西方可以学习的人。周日,在纽约时报上,保守派专栏作家罗斯·杜塔特解释了欧尔班的吸引力,他写道:

“这不仅仅是他的反移民立场或他的道德传统主义,而是他对匈牙利文化生活的干预,对自由派学术中心的攻击和对保守派意识形态项目的支出,被视为如何利用政治力量遏制进步主义影响的例子。”

我最近与普林斯顿大学社会学教授金·莱恩·谢佩勒通了电话,他是匈牙利政治和宪法方面的专家。谢佩勒在90年代初认识了欧尔班,当时她是一名在匈牙利宪法法院工作的研究员,而欧尔班是一名正在崛起的中右翼政治家。

在我们的谈话中,我们讨论了为什么欧尔班成为全世界保守派的典范,他如何在卸任后仍然在匈牙利保持强大的力量,以及是什么让他,用谢佩勒的话说,成为“21世纪的终极独裁者”。

欧尔班经常被引用为是倡导“不自由的民主”,但是,在你几年前发表的一篇学术文章中,你认为这是一种误译。你认为他到底说了什么,这对他的统治风格有什么启示?

在欧尔班声称想要一个不自由国家的演讲中,他也在谈论他所谓的权力的力场。他告诉他的支持者,他所希望的是匈牙利会通过权力的力量来消除政治辩论,他的意思是:“让我们停止在政治上的争论,专心把事情做好。没有必要考虑不同的观点,因为我知道我们应该做什么。就是说,他在那次演讲中提议的是关闭普通的、民主的政治辩论,而这正是他一上台就做的事情。

然后,由于反应如此强烈,他又从这句话中退缩到在政治上更容易被接受的内容。所以一开始是:“我们是一个不自由的国家,因为我们已经把自由派边缘化了。” 这就像在美国就等同于“说赢白左”,由于他把他的政敌打成自由主义者,因此,他自认是个非自由主义者。

而这在欧盟并不顺利,所以他最终退回作为基督教民主党人的表述中,而作为基督教民主党人的一大优点是,它给了你来自基督教的价值观,而这些价值观是不能妥协的,是不自由的,因为它们与自由主义的政治观点相悖。因此,如果自由主义的东西是多元文化,那么非自由主义就意味着一个只是匈牙利人的匈牙利。

对,他说他赞成“基督教民主”,他把它解读成不自由和反移民的东西。但你能谈谈基督教的部分有多重要吗?“基督教民主党”也是一个我们在欧洲听过很多很多年的短语,它通常意味着一个致力于欧洲民主的中右翼政治家。这有什么不同?

是的,他想出了这个表述是因为欧洲基民党,即包括例如默克尔的政党,正在谈论把他赶出去,因为他正在成为一个独裁者。所以他同意了这个提法。然后,当他在他们能把他赶出去之前退党时,他说,“好吧,看看欧洲基民党,显然刚刚投靠了左派。” 

这是一个使他能够在欧洲政治中获得定位的东西。但是基督教民主党对欧尔班本人来说是一个非常奇怪的论点。

没有人见过他去教堂。他根本不信教。这有点像特朗普,他也从来没有真正去过教堂。匈牙利的基督徒中大约有三分之二是天主教徒,三分之一是加尔文教徒的(注:基督教的三个原始宗派之一,认为一个人得救与否,皆由上帝预定,与个人努力无关)。

然后,由于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处决了大量犹太人,匈牙利仍然有一个犹太人社区,但没有人知道有多少人,因为他们没有被计入人口普查。欧尔班的家庭是加尔文教徒。他来自少数教派。然而,在他关于匈牙利国内基督教民主的声明中,总是会援引天主教会。

一般来说,在匈牙利,人们并不信教。我看到的最后一项调查显示,大约9%的匈牙利人定期参加宗教活动。当然,其中一部分原因是,五十年的共产主义将宗教从社会结构中抹去了。但是,总体来说,匈牙利人是一个爱挖苦的、多疑的群体。即使回到中世纪的匈牙利,也有很多人,偏离了官方教会的规范。

因此,欧尔班声称他代表匈牙利人民,是因为他是一个好的基督徒,这点实在是非常奇怪。

那么,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他所采用的整个修辞方式,让人想起上世纪的两次大战期间。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历史上匈牙利领土中的一小部分获得了独立。可以把匈牙利人集中到一起的地区就成为了现代匈牙利的领土,这意味着传统上属于匈牙利的三分之二的领土落入其他国家。

米克洛什·霍尔蒂在这个期间,声称他要收复这些领土,和这些人民,他以圣·斯蒂芬的神圣王冠的名义进行摄政,因为根据中世纪的法律,王冠代表了所有匈牙利人所主张的这片领土。霍尔蒂于是声称,教皇赐给匈牙利第一位基督教国王的王冠是匈牙利主权的象征。

1998年至2002年,欧尔班第一次担任总理时,他主持的一件事是将圣·斯蒂芬的神圣王冠从国家博物馆搬到议会。他把自己包裹在王冠中,正如特朗普把自己包裹在国旗里一样。

随之而来的言辞是在两次大战期间广为人知的,当时匈牙利对被国际社会虐待的愤怒,通过这种加强后的基督教象征主义和语言被发挥出来。当欧尔班现在这样做的时候,每个匈牙利人都明白,他是在追随霍尔蒂的脚步。

当然,现在人们都知道,霍尔蒂是站在纳粹德国一边参加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这家伙与匈牙利纳粹党一起执政。他主持了将匈牙利的犹太人驱逐到奥斯威辛集中营的工作。因此,这也是每个匈牙利人都会理解的一部分。

米克洛什·霍尔蒂。

欧尔班现在对非基督教徒是怎么说的?

在他上一次竞选中,他所有的竞选海报上都有一些可怕的索罗斯的照片,标题是“不要让索罗斯笑到最后”。援引了笑着的犹太人,对吗?

他们甚至在通过一项名为 “阻止索罗斯”的法律。当然,欧尔班所做的一件事是向以色列的内塔尼亚胡靠拢,后者会去匈牙利并公开说,“不,欧尔班不是反犹太主义。我们都讨厌索罗斯。”

但围绕反索罗斯运动背后的暗语显然是反犹太主义的。

我曾认为,许多关于基督教的说辞,是为了将欧尔班标记为反对让穆斯林移民到匈牙利的人。特别是从2015年开始,当欧洲的移民成为一个更大的政治问题时,他的做法有多少是关于反穆斯林的?

这是2015年的一件大事,当时移民问题成为新闻,但欧尔班在2014年的选举活动中就在这样做,也就是说,在有移民之前他就已经反移民了。

在其他民族真正来到家门口之前,他就反对吸纳他们。但是,在这点上,欧尔班又是一个伪君子。在他竖立围墙的同时,欧尔班创建了一个项目,通过这个项目,任何人都可以在匈牙利购买永久居留权,而他们在这些年里向超过一万五千名外国人出售了永久居留权。这不是我所反对的政策,但基于他自己设立的条件下,他甚至对谁能被放进来的态度都并不一致。

后来,在委内瑞拉崩溃后,匈牙利也接纳了数百名委内瑞拉人。他有一个非常积极的外交政策。他与一些海湾国家也达成了合作协议。

对,这让人想起特朗普试图禁止穆斯林的时候,他正在与埃尔多安和沙特王室做交易。

正是如此。但这就是为什么特朗普和欧尔班就像是同林鸟。并不是因为他们都很离谱,而是因为他们的做法都是机会主义的。这完全是交易性的,大部分内容是把钱放进领导人的私人口袋里。而其他的东西实际上是对金钱的一种掩饰。

在欧尔班的世界里,金钱是唯一能说话的东西。

我正想问你这个问题,因为欧尔班显然被指控有相当严重的腐败行为,这使得他与特朗普间有了另一个共同点,可以说他更致力于自己的腐败而不是任何特定的意识形态。你认为欧尔班是真诚地相信着一个更大的愿景吗?

不,欧尔班没有。

我在九十年代住在匈牙利时见过他。我还认识一些人,他们都曾经是他的党员,是直到最近才离开的。每个认识欧尔班的人都说:“这家伙不是一个思想家。他并不真的相信这些东西。” 

话虽如此,他知道他必须赢得选举。匈牙利有一个议会制度,它就像英国的制度,你在个别地区和政党中获胜,然后总理就是获得最多席位的人。所以他需要用一种意识形态来在这种制度下治理一个政党。

但我认为他并不相信这些,因为他一天到晚都在改变他所说的话。他的青民联(Fidesz)一开始是匈牙利的哈耶克(著名经济学家,坚持古典自由主义)式自由主义政党,小国寡民,没有管制,人人自由。在理想情况下,国家会逐渐消失。而这与他所创造的东西恰恰相反。

所以,不,他是一个机会主义者,但是,至于腐败问题,坦率地说,欧尔班和特朗普之间的区别是,欧尔班更聪明。他也是一个律师。

因此,欧尔班在匈牙利所做的一切都很合法。而特朗普只是在某天早上醒来,决定做某件事情,就命令人们去做,如果他们不照他说的做,他就会感到恼火。而欧尔班有一天早上醒来,决定做一些事情,就会去起草一项法律,在议会中强行通过,然后就做成了。

最不同的是,他的很多腐败行为都是以完全合法的方式发生的。

因此,他改变了公共采购机构的结构,这是负责发放国家资金的机构,并由他任命的人员主导。他控制了国家审计局。控制了公诉人,所以对腐败的投诉从来没有得到处理。

他几乎控制了所有的媒体,所以这些事情都没有被报道。有一些调查记者发现了关于钱的去向的很多情况,并在匈牙利排除万难生存了下来。

最富有的匈牙利人是劳伦斯·梅萨罗什,他是欧尔班的儿时好友。在匈牙利有一句话,用英语听起来很滑稽,但这是一句很好的形容:他们说这家伙是欧尔班行走的钱包。

保守派作家迈克尔·布伦丹·多尔蒂在《国家评论》中写了一篇关于欧尔班的文章,认为他的支持者不仅仅是反对移民;他们也对离去的移民感到失望,“看着你的孩子移民离开,失去与他们的社区、家庭的联系”。你同意这点吗?

欧尔班很可能说过这句话,而他的意思与多尔蒂的想法不同。

匈牙利是一个小国家。欧尔班上台时,人口约为一千万。虽然这项估计有点不可靠,但许多人认为,自从欧尔班上台后,人口已减少了一百万。

人们已经离开了。他们为什么离开?这是因为欧尔班在经济上打击了他们。他没有逮捕记者并将他们关进监狱。他不折磨他的反对者。他不使用那种残忍的方法。但他确实剥夺了这些人获得收入的任何可能性。当他上任时,他从公共部门解雇了大量的人。然后在经济中对各个行业逐一进行挤压,这包括了私人和公共部门。

我在2012年采访了一些人,他们说欧尔班的人给了他们名单,如果他们雇用了名单上的任何一个人,他们就没有资格获得国家的合同。

而这个国家的主要发展资金,国内做任何事都需要的资金,都来自于欧盟。这些商人中的大多数人说,他们没有能力雇用黑名单上的人,因为他们将无法承受失去国家合同的情况。

所以很多很多的匈牙利人都离开了。匈牙利政府没有记录移民数字,但其他欧洲国家记录了移入的数字,比如有多少人迁往德国,等等。

基于此,我的同事丹尼尔·克莱门特估计,在欧尔班任期的前十年,有八十万到一百万人离开了匈牙利。他们失去了大学生,因为欧尔班已经开始在大学收取学费,并停止发放奖学金。在欧尔班上台之前,匈牙利的大学在基本上是免费的。现在则不然。因此,发生的情况是,有抱负的学生会学习德语并进入免费的德国大学。

他失去的人主要是那些会投票反对他的匈牙利人,因为欧尔班的基本盘就像特朗普的基本盘:他们主要是没有受过教育的,是农村人,还有那些没有无法选择出国的人。

同时,他给邻近各国的匈牙利族人以公民身份。虽然投票人口大致相同,但少了一百万不支持他的选民,却获得了一百万支持他的选民。而他是通过让离开匈牙利的人几乎不可能在匈牙利的选举中投票来做到这一点的。这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高明策略。

所以,是的,欧尔班的存在是因为移民。

所以你不认同多尔蒂的论点,即由于经济原因,使匈牙利的人口流失到更繁荣的欧洲国家,这引起了留下来的人的某些怨恨?

波罗的海诸国(指波罗的海周边的前苏联国家)已经走空了。一旦他们加入欧盟,很多人就为了机会而迁移。波兰失去了许多水管工和工人阶级的商人。

一旦这些国家在2004年加入欧盟,就会出现大规模的东欧移民。匈牙利却不是这样。是有一些人离开,但大量的人一直等到欧尔班上台,开始对他的反对者进行经济驱赶,把他们从他们在国内的任何工作中开除后才走的。

你已经提出了一些欧尔班可能受到世界各地右派人士欢迎的原因,但还有什么可以解释他在国外右翼人士中受欢迎的原因吗?

嗯,我认为他的公众的吸引力是所有这些言论,以及他不断赢得选举的事实。

他在议会中以三分之二的席位获胜,这是他操纵规则的一个后果。但另一件事是,当然,他已经成为一个独裁者,使权力集中在他手中。看看特朗普主义,不需要独立的司法机构,因为他们可能会去追究特朗普的腐败。根本也不需要自由主义者的存在。

如果从头到尾只有一个声音在旷野中呼喊,那就更好了。这是一个强人的政治愿景,其中缺少我们认为是民主秩序的基本必要条件的东西。

也不需要有一个多元化的自由媒体,因为他们应该只说领导人说的话。

欧尔班已经做到了这一切。欧尔班声称自己是一个代表群众的人,不断地被赞誉重新当选的人。这并不是匈牙利里正在发生的事情。

所以我担心,欧尔班是真正的完成形态。他使用吸引右翼的言论,就像特朗普的言论吸引美国政治中的右翼一样。但在这之后,有一个独裁者,独自掌控这一切。

我担心的是,这种愿景实际上才是真正吸引美国右翼的。

我并不是想低估事情的严重性,但你没看到记者被关在监狱里,比如说像土耳其那样的,而且有些人认为,欧尔班可能会在下一次选举中失败。那么你如何定义他的政权?

欧尔班是二十一世纪的终极独裁者。二十世纪的独裁者是利用意识形态和镇压的:用一种可憎的意识形态进行身体镇压。而二十一世纪的独裁主义是通过经济手段而不是身体手段来运作的。所以经济胁迫在匈牙利随处可见。

但是,如果你去那里度假,你绝不会猜到这是一个独裁国家。这是因为欧尔班实施控制的方式是通过金钱。欧尔班取消了福利和失业保险等制度,因此,只有通过他的试金石测试,你才能拥有生存手段。

在媒体方面,他的寡头们已经买下了所有批评他的媒体。他们也把银行业整合在自己手中。

因此,这就是新形的压迫形式。如果你在布达佩斯的街道上,它看起来并不像有被压迫。但是如果你住在那里,而你没有钱,也不能得到收入,因为没有人愿意雇用你,那么会发生什么?

你必须离开。因此,这是一个监管调整的组合,但主要是靠经济措施,而这些措施不是很明显。人权组织并不像会追踪监狱里的记者那样,适应去追踪这些人。

我在你的文章中看到,你认为反对派必须完全团结起来才能打败欧尔班。反对派确实已经做了相当多的团结工作,而且明年还有一次选举。

欧尔班执政的方式之一是将自己定位在匈牙利光谱的中间,至少在他的言论中是如此。

反对派要想打败他,就必须团结其他所有政党。有一个社会主义党,它是前共产党,但现在里面没有共产党员。任何在旧政权下的人现在都在欧尔班的党内,而不是在社会主义党内。然后还有一些自由派政党,以及一个小绿党。还有就是前新纳粹党,Jobbik(意译为“更好的”或“右边的”双关语),他们已经有点向中间靠拢了。

考虑到选举制度的结构,为了让反对派获胜,所有这些政党都必须共同合作。在欧尔班当权十年之后,他们终于决定这样做了。

在塔克·卡尔森的采访中,卡尔森说:“前共产党人与反犹太主义者结盟,他们正在与你竞选。” 

然后欧尔班说:“你看,我是周围唯一理智的人”。

欧尔班现在正试图通过提出楔子型问题来击败这个联盟。在欧洲引起大量反对的反性少数法案就是这些楔子问题之一。极右翼政党Jobbik热衷于支持这项法律,而所有比欧尔班左翼的政党都反对它。

提出这个问题的全部原因就是为了加深这个联盟中的分歧。

尽管如此,欧尔班已经没有空间了。他需要欧盟的钱来生存,而欧盟终于建立了一个系统,他们通过这个系统可以削减给他的资金,而且似乎也有足够的支持来做到这点。

如果发生这种情况,他就没有那么多钱分给他的亲信了。

因此,他在过去六个月里所做的是建立一种替代性的经济结构,以支持他和他的寡头们,同时使匈牙利国家破产。他们将数十亿美元的国家财产交给了一系列新成立的私人基金会,这些基金会由欧尔班的忠实支持者管理。它们逃避了公共审计。你无法通过信息自由请求来了解它们。

除了五所大学之外,匈牙利所有的大学都被纳入了这些所谓的公益基金会,而这些基金会可以以任何方式使用他们的资源。例如,他们已经得到了国家石油公司的股份,也得到了湖泊和度假村。

这让我觉得欧尔班可能已意识到,首先,一个团结的反对派事实上可能会打败他,如果他们这样做了,也许对欧尔班是件好事,因为这样他就可以扮演受害者,他可以说,“看,我不是一个独裁者。反对派赢了。” 

但是一旦他们上台,他就可以使国家破产。

在过去的十年里,反对派学到了什么?

他们能够获胜的唯一方法是,摒弃匈牙利政治中典型的三方分裂。现在已经出现了中右翼、中左翼和极右翼之间的分裂。这就像一个三角形,而不是一个两极系统。而欧尔班正得益于这样一个现实:当民众不投票给他时,他们会在极右和中左之间平分秋色。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极右翼和中左翼政党只有联合起来,才有机会在那些单议席选区赢得胜利。

欧尔班认为这永远不会发生,十年来,它也确实没有发生。然后,渐渐地,随着这种专制制度开始扼杀所有人,它也扼杀了Jobbik这个极右翼政党。他们进行了一场大型的内部斗争,并更多地向中间靠拢,这使得左派政党有可能与他们合作。

但问题是:他们或许能赢得选举,但他们能治理吗?欧尔班创造了一个法律结构,使反对派几乎不可能进行治理。只要欧尔班拥有三分之二的议会席位,他就可以每天都修改宪法。

所以,他修改了宪法,说管理他的私人基金会的法律是一部宪法性法律。如果反对派赢了,在这种体制下,它也不会以三分之二的票数取胜;它会赢得一个很勉强的多数,然后它就不能改变这些私人基金会,而这些私人基金会将会在欧尔班下台后给他所有的钱。

原文链接:https://www.newyorker.com/news/q-and-a/why-conservatives-around-the-world-have-embraced-hungarys-viktor-orban

**加美财经招聘
**

加美财经是为全球华人提供财经与商业新闻的新媒体,我们相信华人理应获得高质量的新闻资讯和分析,我们相信华人创业者和企业家的故事值得认真报道。

以下全职均按规定提供各种保险与福利,表现优秀者,公司会提供额外的商业保险。

财经、生活记者(多伦多,全职)

岗位职责:

  • 努力拓展业界采访资源。收集所负责领域的选题。

  • 报道所负责领域的新闻信息,挖掘新闻故事。撰写快讯、消息、综述、分析以及深度报道。

任职要求:

  • 中英文书面和口头表达能力俱佳。学习研究能力强,愿意积极接触并拓展业界资源,乐于采访和提问。具有一定的政治、金融市场及商业知识。

  • 责任心强,具有团队精神和合作意识。抗压性好,能够适应紧张的工作环境和弹性工作时间。

公号高级编辑与运营(办公地点可在武汉,北京,多伦多)

岗位职责:

  • 策划与写作国际资讯公号选题,与同事一起努力提升用户量。

  • 在中国与北美的社交媒体上通过活动和合作,实现用户和影响力的增长。

任职要求:

  • 希望有三年以上的新媒体经验,有独立策划选题或者运营能力。

  • 编辑要求能逻辑清楚的撰写解释性报道。熟悉北美时事与生活最佳。

  • 细致,对文字水准和版式美感有要求。

  • 运营需熟悉中国和北美社交媒体推广,有明确的社交媒体运营思路。

  • 有良好的职业性,能够与同事有效沟通。

我们提供有竞争力并基于绩效的薪酬。请将简历和作品样稿发送至:job@caus.com,并在标题注明你感兴趣的职位和所在城市。

  • 加美财经报道不收取任何费用,新闻线索和采访需求,请联系:newsroom@caus.com。

  • 企业与创业公司如需内容、会议以及社群运营等市场服务,请联系:info@caus.com。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2021 年 7 月,美国最糟糕最严峻的问题是什么?

知乎用户 12 门外语 发表 1、分配制度不合理,且无法改革。 昨天我说了,美国在阿富汗砸的那几万亿,其实前线开支一半,另一半回到美国精英层。比如 1000 美元的咖啡杯,5 美元的进口费用,995 美元进入精英腰包。阿富汗战争的实质作用是 …

谁跟你是同胞?华人反S386法案前后

这是【破桥的不舒适区】的第 50 篇文章。本专栏讲解网络舆论与网民心态。iOS 用户可在 PC 端付费观看。(本文质量不高,全文免费) 后续 V + 写作计划:51.QAnon 理论与中文圈涉美谣言的关联 52. …

美国躲过了一场“灭顶之灾”

美国躲过了一场“灭顶之灾” 作者:托马斯·弗里德曼 2020年11月17日纽约时报 大选两周过后,我的感觉如何?惊叹和恐惧。我惊叹于美国做出的民主表达。这是自1864年以来最令人赞叹的一次选举,也可能是自1800年以来最重要的一次。然而,我 …

孙立平和罗曼·罗兰,不同方向的朝圣

Photo courtesy of Michael Vadon | Flickr 北大飞按 赞同茉莉老师此文观点。只有一点想补充:孙立平这类川普帮闲的行为和当年西方左翼知识分子朝圣苏联的错误有个很大不同。苏联搞的共产主义极权,可说是“挂羊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