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英国最高法院裁定 uber 司机归类为正式员工,享受最低工资带薪休假等权利?

by , at 26 February 2021, tags : 司机 英国 承包商 Uber 平台 点击纠错 点击删除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知乎用户 星看法​ 发表

英国最高法院对于 Uber 司机到底是 “员工”(Employee),还是 “独立承包商”(Independent Contractor,简称 IC)作出的这一裁定,应该说并不令我感到意外。由于之前工作的关系,Uber 和 Lyft 这样的大量使用独立承包商的互联网平台型企业,一直是我们跟踪研究的对象。在美国,Uber 司机到底属于员工还是独立承包商的争端由来已久,Uber 每年花在解决劳动争议及相关游说方面的资金数以亿计

目前我还没有看到英国高院的判决书。根据柯振兴老师在公众号《美国劳动法观察》上刊载的文章《Note:英国最高院认定 Uber 司机属于 worker,并非劳动者(employee)》,英国最高院认定 Uber 司机属于 Worker,并非 Employee,当然也不是自雇者(Self-employed),这点非常的重要

如柯振兴老师文章所言,“英国则是一种三分法,employee 对应的是我们劳动法中的劳动者,享受劳动法的保护,比如解雇保护,最低工资等,self-employed 对应的是自雇者,没有任何劳动法的保护。而 worker 就是介于 employee 和 self-employed 之间,worker 表面上也是一种自雇者,区别在于,worker 所提供的服务,属于他人所经营业务的一部分 “。

这种三分结构,是英国劳动法比较特殊的地方,它和美国的不太一样,在美国主要分类就是员工(Employee)和独立承包商(Independent Contractor,相当于英国的 Self-employed)。在美国,由于缺少了”Worker“这样一个中间类别,类似于 Uber 这样的零工经济科技企业往往只会将网约车司机这样的外包工归类为独立承包商,以减轻平台企业面临的经济压力。

随着零工经济(Gig Economy)模式在英美的兴起,类似于 Uber 这样的平台型企业需要大量的可以灵活安排时间的外包工,包括网约车司机、外卖派送员等等。由于西方国家的劳工保护法普遍比较严格,出于节约成本和方便运营管理等考虑,Uber 和类似的西方平台企业往往会将这些外包工定义为独立承包商(Independent Contractor),并签订与此相应的独立承包商合同(Independent Contractor Agreement),其中一般会明确说明这些外包工并不是 Uber 的员工,而是独立承包商

但是,如此安排的后果就是,Uber、Lyft 等零工经济企业陷入两难境地,在美国劳动法方面麻烦不断,美国各州的劳动局和各地法院几乎都成了劳资双方的战场。其中很关键的一点在于,像 Uber 这样的平台,到底对网约车司机等所谓的独立承包商实施了多少”控制 “(Control)。独立承包商也好,自雇者也好,他们本质上应当属于自负盈亏的小生产者(类似于我国的个体工商),法律赋予他们极大的经营自主权,包括决定自己的工作方式、工作时间和收费标准等等。而美国的平台型企业,往往以中介面目出现。以网约车行业为例,如果网约车公司将平台上的司机归类为独立承包商,那么平台只能在独立承包商(比如网约车司机)和终端客户(比如网约车乘客)” 牵线搭桥“,而无权对作为独立承包商的司机实施管理和控制,包括司机的收费标准。

可是,如果要让平台完全放权给司机,那么平台会发现自己在经营管理方面的处境就很困难,从利润到服务质量方面恐怕都难以保障。因此,过去几年来我们所看到的,至少在网约车和互联网教育等类型的平台上,这种完全放权给独立承包商(对应的是司机和外教)的操作模式几乎行不通。所以平台基本上不会完全放权给独立承包商(有例外,但是属于少数个别)。按照以 Uber 为首的这些企业在美国劳动局和法院输掉的判例来看,基本上都是因为美国监管机构认为这些企业对外包工实施的管理或控制,已经足以达到被认定为正式员工的程度。既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这在劳动法上站不住脚。

正是由于上述的情况,这些外包工的身份和福利待遇问题,在美国社会也引发了巨大争议。人们争议的焦点就在于这些外包工到底应该被归纳为员工,还是独立承包商。要知道,一旦这些外包工被视作互联网平台公司的员工,那么公司必须为他们提供带薪病假、医疗保险,退休养老等一系列正式员工才可以享受到的福利。对于 Uber 这样的公司来说,这绝对是噩梦,意味着经营成本的巨幅上升。实际上,当 2019 年 Uber 申请上市时候,其向美国 SEC 提交的材料中有披露这一点,并且指出这是一个巨大的风险,因为有可能会动摇 Uber 的商业模式

此前美国加州通过的第 5 号劳工法案(AB-5),对美国劳动法语境下的独立承包商的定义作出了一定修改,明确指出:独立承包商应当有权决定自己的收费标准、并且可以直接接触用户。如果按照 AB-5 法案的标准,那么 Uber 的司机、外卖员们将无法再被定义为独立承包商,而要被视作这类公司的正式员工。美国的 San Francisco Bussiness Times 特地帮这些临工经济公司算了一笔账,如果要遵从 AB-5 法案的规定,则这些公司需要在人力成本上至少额外支出 30% 的花费。由于这类企业的盈利状况往往不是很好,因此,像 AB-5 法案这样的规定一旦适用于 Uber 这样的零工经济平台,那无疑是晴天霹雳。因此招致这些零工经济企业和相关行业组织的强烈反对和尖锐批评。

由 Uber、Lyft、DoorDash 等严重依赖独立承包商的科技企业联合发起了一项名为 “Prop 22” 的民间选票提案,要求豁免适用 AB-5 法案。换句话说,这些科技企业要说服加州通过修正法案,允许他们不用将平台上的司机、外卖员等当作正式员工来对待,从而避免工人们巨大的福利开支。为此,以 Uber 为首的这些科技公司至少投入了 1.89 亿美元的经费。Uber 甚至还在法院起诉过 AB-5 法案违法美国宪法。

而这些公司的游说努力的成效也是非常明显的,Prop 22 提案于 2020 年 11 月在加州获得 58.6% 选民的支持而通过了。22 号提案使公司免于提供加州法律要求的劳动保护,仅要求 Uber,Lyft 这样的科技公司提供一些适度的保障,例如医疗津贴,最低工资和工伤保障等等。你看,这就是资本的力量。不过,劳动关系问题和劳资纠纷对于任何一个国家来说影响重大的社会政治和法律议题。这些西方零工经济企业和外包工之间的明争暗斗和爱恨情仇并不会就此划上句号。

知乎用户 红色共济​ 发表

最高检张军同志曾经说过,

要学习英国大法官的判定,不允许罢工,

现在,英国最高法院已经裁定为 uber 司机为正式员工了

这比那英国大法官更直接了吧、更有法律效应,这可是英国最高法院!

那我们现在总该学习英国最高法院了吧

[

最高检张军检察长的讲话

红色共济的视频

 · 6668 播放

](https://www.zhihu.com/zvideo/1319352527288930304)

我也觉得,

咱们不能只学习英国大法官丹宁不允许工人罢工

我们也要学习英国最高法院

给互联网雇工以正式工的身份

我觉得这样才公平,不能只学一面,

两面都要学啊!

知乎用户 陈风暴烈酒 发表

沉瓶:“谁人打的马恩牌?谁人打的毛家拳?!”

知乎用户 一代王鱼 发表

井外势力又开始大打马恩牌试图干涉我国内政了。

知乎用户 知三天乎 发表

这是一个世界范围内的问题,按照翻译措词 “自雇工人”,我觉得等同于我们的 “个体工商户”。虽然法律体系有不同,但是面临的问题都是一样的。

可以参考我下面的这个回答。

[知三天乎:饿了么过年期间向骑手推出奖励活动,被指故意提高任务量,导致骑手没回家还拿不到奖励,这一行为合法吗?​www.zhihu.com

](https://www.zhihu.com/answer/1737710167)

都是资本通过这种佣工方式,降低成本,规避责任,从而更高获利,提高竞争。

资本成功地把这个工作业务进行了切割,分散了佣工,强化了自己的话语权。佣工们则被边缘化,无组织化,讲价地位降到最低,还要承受内部分化、竞争。

我认为这是新世纪的资本剥削新策略,也遍及全球。

这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劳资双方的平衡,将会加剧社会贫富分化,引起劳工不满。这已经引起老牌英帝国的重视。因此,经过六年的斗争,终于在 Uber 司机领域,做出了有利于劳工的裁决,籍此,来再平衡这个领域劳资关系。

然后就会涉及相关送货司机、送餐员等领域。最终,全面消灭这种劳资不平衡现象。

英国如此,欧美也会如此。

我相信,涉及到我们国家的外卖、快递等这种类似、大量的 “工商个体户” 也迟早会解决的。

知乎用户 立党 发表

这种行为太可怕了。无论是休假、最低工资、福利、保险,都会由 uber 直接承担,最终平摊到每个消费者的头上。

我们必须时刻警惕这种马克思主义糖衣炮弹,坚决抵制这些外卖、快递、出租司机的任何福利和额外的人力成本,充分利用享受咱们社会主义国家的 14 亿人口红利,把实惠全部让给我们最广大的人民!

知乎用户 低调 de 专属 发表

保持警惕!

知乎用户 一直住顶楼 发表

拜登一上台,英国人马上就开始捣乱。

不过我相信我们的人民自有大国定力,绝对不会被境外势力的马恩牌得逞。

时刻牢记艰苦奋斗、勤劳致富的核心竞争力,100 年不动摇。

这事同时也反映西方的无产阶级真是不行,uber 司机居然告自己的单位,没有心!

我国的无产阶级要牢记:善待你的单位,离开单位你什么也不是!只要大家团结一心,迟早能让欧美国家这些软弱的无产阶级和我们一起 996。

知乎用户 解云 发表

警惕资本主义的糖衣炮弹,坚决维护我们工农阶级吃苦耐劳,坚强奋斗的 “老黄牛” 精神。

这样就会大大增强我们劳动力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通过高产能,高持续性的人工劳动来占有国际劳动力市场,集中转化全世界的财富。

更何况目前我们的国际劳动力竞争力不断下降,产业制造加工链不断向印度转移,这些都是这类资本主义的福利对比侵蚀掉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我们懒惰,不思进取,让我们的人民慢慢废掉,失去国际竞争力,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我们要做一颗岗位上的螺丝钉,在致富路上发光发热。

手狗。

知乎用户 游旭东​ 发表

怎么看,明明自己养尊处优,还不允许别人艰苦奋斗。西方逻辑,看似慈悲,实为祸心(狗头

知乎用户 玉聆泠 发表

愚蠢的资本主义国家为自己掘好了坟墓。

只有充分采用劳动雇佣制度,充分刺激一线工作者的工作意愿和工作创意,方能不断推动社会向前发展。很明显,正式员工会导致一线工作者不够 “狼性”,过于安逸

“这是一个用命拼的时代,你可以选择安逸的日子,但你就要选择安逸的后果,人是可以控制自己的努力的,我们都可以。”—- 某些公司

知乎用户 wanger 发表

老牌资本主义国家的剥削也就图个乐。

知乎用户 Deceiver 发表

你们千万不要联想到我国的快递员,外卖员,和出租车,网约车司机!资本主义世界攻击我国的方式如此歹毒,竟然靠提高资本主义世界打工人待遇来倒逼我国提高劳工成本!必须警惕拜登上台以来,反华势力大打马列牌来让我国处于不利地位。咱们工人的劳动待遇不要紧,咱老百姓要为国家想!

凡是在这个中外对抗的关键时期提及国内劳动者待遇的,都是居心叵测的恨国公知。他们螳臂当车,一方面逼迫我国提高劳动待遇,阻碍我国的发展,提高我们的用人成本。另一方面,他们想引发国内矛盾激化,不顾大局,不识大体,应该以寻衅滋事罪论处。

我们很多人的劳动暂时得不到充分的保障,都是因为欧美卡住了我们发展的脖子。一天不入关,一天就没有办法让劳动者过上更好的日子。想要最终让劳动者得到充分的保障,就像陈平老师强调的一样,高福利是短视国策,不能被福利社会束缚住我们的手脚。至于现在的劳动者待遇,都只是暂时的牺牲!

知乎用户 1000 米恐惧症 发表

这一招太下流阴毒了。

他们竟然提高劳动人民待遇,企图打马列牌向中国输出颜色革命,短时间大幅度抬高中国用工成本,阻挠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入关!入关!

知乎用户 不恤人言 发表

你们这么多回答里,就没有一个人看了 uber 事后发言吗?

你们给我整吐了。

uber 发言:这项裁决只涉及 2016 年使用该应用的一小部分司机。

事实上,早在 2016 年时,uber 就修改了整个应用逻辑框架。规避了此类事件后续发生,就算最高法院裁定,也不会影响到 uber 后续的经营。

反到是可能会上调里程费用,使用户使用 uber 的客单价上升,uber 利润上升。

资本不会站着不动,等着一个拳头 飞了六年时间打在他的脸上。

长时间的诉讼,给了 Uber 非常充裕的时间应付法院的裁定。

大企业都有风险规避部门和法务部,针对可能会发生的事做出预警和改变。

举个例子

国内棋牌公司和国内法律法规的斗智斗勇。

最初棋牌公司代币可以直接换现金。

出新法规规定不允许游戏代币兑换现金,

棋牌公司改为兑换话费和购物卡。

出新法规规定不允许游戏代币兑换现金等实物,

棋牌公司内置农场,代币兑换雨水,雨水灌溉种植实物。

出新法规又把上面的方法堵了。

棋牌公司出高倍代币红包赛事,参与都能平分现金红包,胜者还可以红包翻倍。(变相兑换代币)

后来,棋牌公司还开发出 app 上没有任何兑换路径,在公众号上兑换的方法。

资本有的是方法绕开法律,特别是这种诉讼期那么长,还一点惩罚性赔偿都没有的诉讼,Uber 不是 70 岁大爷没有闪。至于其他回答里说的什么打马恩牌,这其实是标准的形式主义。英国最高法院获得了好名声,然而 Uber 司机的就业环境一点变化都没有。

uber 也有很多招可以用,比如将平台包装成一个服务商,uber 司机们按月支付一次费用,0.1 元就可以了,为这些 uber 司机们提供更便捷的找客户服务,每一次客人再抽取数个点的佣金。从过去的平台外包服务给 uber 司机,变成司机支付费用雇佣平台,性质一下就不同了。绕开法律的方法有的是。

资本是最会玩弄法律的。

此路不通,绕开便成。

飞了 6 年的拳头,是打不到资本家的。

Uber 司机再告怎么办?

那又是 6 年后的事了。

知乎用户 海东喵 发表

知乎用户 Harry Zhu 发表

这说明英国的 “营商环境” 恶劣,如果 Uber 当年没有退出 xx 市场,那么现在它应该高兴地听着英国法院裁定 Uber“灵活用工”胜诉了吧,英国 Uber 司机敢讨薪就定性为 “恶意讨薪”,还可以搞什么“4 周任务达成奖励 8000 块” 这样的督促司机 007 跑三周然后第四周突然把任务难度提高到几乎无法完成的奋斗活动,英国 Uber 司机?最低工资?带薪休假?Uber 和英国法院要学习的姿势水平还是太多了.

知乎用户 苍星零​ 发表

美国加州通过的第 5 号劳工法案(AB-5),对美国劳动法语境下的独立承包商的定义作出了一定修改,明确指出:独立承包商应当有权决定自己的收费标准、并且可以直接接触用户。

这个条款可以理解为,既然独立承包商自负盈亏那么就应当允许该承包商直接向用户指定收费标准。换而言之,既然独立承包商承担了该笔订单的所有风险那么他当然享有对该订单的议价权,因为独立承包商要对潜在的风险进行充分的评估和衡量,根据用户给出的价格决定是否承接。退一步来说,UBER 等零工经济平台在纠纷中抗辩为信息中介属性,那么享有议价权显然与信息中介身份不相匹配,而且他们也没有获得独立承包商的授权与用户进行议价的权利,也不是授权代理关系。

现在 UBER 等零工经济模式却直接否定了这层议价权,而是替这些独立承包商去议价谈价并向他们制定统一的收费标准,而自己从中牟取利益,而无需承担独立承包商接单后的任何风险。这是典型的权利与义务不对等的状态。

知乎用户 Serendipity​ 发表

这张图能用到知乎倒闭

知乎用户 笨呆薪火 发表

那些口口声声说着「警惕境外势力打马列牌」的人呀,水平甚至不如几十年前委座说的「共体时艰。」

回到这个问题,

某些订外卖发生的冲突,本质上就是平台没有肩负自己的义务,将平台—外卖员的矛盾转嫁到平台—消费者身上。

支持外卖员获得应有的保障,不只是为了外卖员,同时也是为了更好的服务品质以及更好的生活,这是跟每个人息息相关的大事。

假如外卖员身上背负着无数的义务,却不能得到该有的保障…

那我们也就不奇怪平台一边发大财,而外卖员却只能自焚讨薪。(谁说资本家付出风险的?我看付出风险的人可是猝死的 PDD 女员工和辛勤工作却连该有报酬都没有只能自焚的外卖员呀)

知乎用户 捷税宝​ 发表

2016 年,两名前 Uber 司机将 Uber 诉至伦敦就业法庭,诉称 Uber 将其作为自由职业的 “合同工”,而未向他们提供正常雇佣关系下的员工福利。最终法院裁定司机胜诉,Uber 应当向司机支付最低工资。

2017 年及 2018 年,Uber 曾提起上诉,并坚持认为 Uber 司机并不属于正式员工,希望上诉法院推翻伦敦就业法庭之前的裁决,但均以失败告终。

2021 年 2 月 19 日,Uber 在英国最高法院的裁决中败诉,法院裁定 Uber 需将 Uber 司机列为正式员工,给予司机最低工资、带薪假期、基本工时等劳工权利。

1. 争议焦点及裁决理由

(1) Uber 司机是否构成 “劳动者”(workers)?Uber 司机提供服务的对象是乘客还是 Uber?

被上诉人认为自己构成《1996 年英国就业权利法案》第 230 条(3)(b)款所定义的 “劳动者”,而 Uber 则辩称,Uber 司机作为独立承包商为其自身工作,Uber 只是作为 Uber 司机与乘客之间的代理。

根据《1996 年英国就业权利法案》第 230 条(3)(b)款的规定,尽管未订立 “劳动合同”(contracts of employment)但却根据“劳动者的合同”(workers’ contracts)而为另一方工作的个人亦构成“劳动者”,而此处“劳动者的合同” 需具备三项要素:(1)个人承诺为另一方履行工作或服务;(2)个人承诺亲自履行工作或服务;以及(3)要求合同另一方不是该个人从事的任何专业或业务的客户或顾客。

英国最高法院认为,在本案中,上述第(2)、(3)项要素是毫无争议的——Uber 司机根据与 Uber 签订的合同,承诺亲自提供驾驶服务;Uber 不是 Uber 司机的客户或顾客。因此,关键问题在于上述第(1)项要素,即 Uber 司机是否应被视为其根据与 Uber 签订的合同而承诺为 Uber 提供服务;或者是否如 Uber 所说,Uber 司机应被视为仅为乘客提供服务,并通过 Uber 的代理与乘客签订合同。

对此,英国最高法院认为,尽管 Uber 主张 Uber BV 与 Uber 司机签署的书面服务协议所描述的相关服务和关系的性质是 Uber BV 同意向 Uber 司机提供电子服务,包括访问 Uber 应用程序和支付服务,Uber 司机同意为乘客提供运输服务,但该服务协议是由 Uber 的律师起草的,并提交给 Uber 司机,作为他们使用或继续使用 Uber 应用程序必须接受的条款;且许多司机不太可能读过这些条款,或者即使读过,也不太可能理解这些条款的法律意义。

英国最高法院认为,在判断 Uber、Uber 司机及乘客三者之间的关系时,一个特别重要的考虑因素是由谁来决定向乘客收取的价格,具体包括两项要素:**(1)谁负责定义和提供给乘客的服务;(2)Uber 司机与乘客之间的关系在多大程度上为司机提供了推销自己服务和发展自己独立业务的潜力。应当注意,劳动者的脆弱性表现在其所做工作从属于和依赖于另一方,而这种从属关系和依赖关系的试金石是假定雇主对有关个人所从事的工作或服务的控制程度。**这种控制的程度越大,就越有理由将根据 “劳动者的合同” 受雇的个人归类为“劳动者”。据此,英国最高法院援引了伦敦就业法庭的调查发现:

a. 支付给 Uber 司机的工作报酬是由 Uber 确定的,司机对此没有发言权(除了选择工作时间和工作金额)。司机的收费不得超过 Uber 应用程序计算的票价;Uber 还确定了自己的 “服务费”,从支付给司机的车费中扣除。

b. Uber 司机提供服务的合同条款是由 Uber 规定的,司机不仅需要接受 Uber 的标准书面协议,而且他们运送乘客的条款也是由 Uber 强加的,司机对这些条款没有发言权。

c. 一旦 Uber 司机登录了 Uber 应用程序,司机是否接受乘车请求的选择就会受到 Uber 的限制。

d. Uber 在很大程度上控制了司机提供服务的方式,Uber 应用程序的技术完全由 Uber 拥有和控制,并被用作控制司机的手段。如果司机连续三次拒绝出行,Uber 应用程序就会自动注销 10 分钟。

e. Uber 将乘客和 Uber 司机之间的通信限制在执行特定行程所需的最低限度,并采取积极措施防止司机与能够超越单独乘坐范围的乘客建立任何关系。

根据上述伦敦就业法庭的调查发现,英国最高法院进一步认为,由 Uber 司机执行并通过 Uber 应用程序提供给乘客的交通服务是由 Uber 非常严格地定义和控制的。此外,Uber 应用程序的设计和组织方式旨在为乘客提供一种标准化的服务,在这种服务中,司机被认为是基本上可以互换的,Uber(而非 Uber 司机)从中获得客户忠诚度和商誉的好处。而从司机的角度来看,其无法为乘客提供特色服务或自行定价,以及 Uber 对他们与乘客互动的各个方面的控制意味着他们几乎没有或根本没有能力通过专业技能来提高自己的经济地位。实际上,Uber 司机增加收入的唯一方法是延长工作时间,同时不断满足 Uber 的业绩指标。

(2) 如何确定 Uber 司机的 “工作时间”?

首先,Uber 上诉称,Uber 司机在登录 Uber 应用程序时没有义务接受出行,他们可以随时随意忽略或拒绝出行请求。此外,当登录 Uber 应用程序时,司机可以自由接受其他工作,包括通过其他类似平台提供的驾驶工作。

对此,英国最高法院认为,个人有权拒绝工作这一事实并不必然导致无法认定该个人是劳动者,也不排除认定该个人是根据 “劳动者的合同” 而受雇的;换言之,拒绝工作的权利的存在和行使并不重要,只要至少有义务做一些工作即可。另外,Uber 在发给新司机的欢迎材料包中提到登录 Uber 应用程序为“上班”(going on duty),并指示司机:“上班意味着你愿意并能够接受出行请求”。因此,Uber 向司机提出,登录 Uber 应用程序意味着——如果有工作机会,司机就有义务接受工作。

其次,根据《1998 年工作时间条例》第 2(1)条,“工作时间” 为 “在雇主支配下工作并执行其活动或职责的任何期间”。英国最高法院认为,根据这一规定,可以确定 Uber 司机 “随叫随到” 的时间属于工作时间,伦敦就业法庭也有理由认定,根据与 Uber 签订的 “劳动者的合同” 而工作的 Uber 司机所花费的所有时间,包括登录 Uber 应用程序以接受出行请求所花费的 “上班” 时间均属于《1998 年工作时间条例》所规定的 “工作时间”,且 Uber 司机的工作地点在其车辆目前所在的任何地方。

另外,Uber 辩称,如果一名司机在登录 Uber 应用程序的同时,还登录了 Uber 竞争对手提供的另一个应用程序(该竞争对手经营类似服务),那么就不能合理地说该 Uber 司机是为 Uber 工作并由 Uber 支配。对此,英国最高法院认为,Uber 在伦敦的市场份额使得 Uber 司机在实际操作中无法保持对任何其他 PHV(私人租赁汽车)运营商的可用性,因此,事实上,当 Uber 司机打开了 Uber 应用程序时,他们正在任 Uber 支配。

2. 本案影响

对于 Uber 司机而言,其最低工资、带薪假期和基本工时等劳工权利得以保障,无疑是本案的大赢家,而对于 Uber 而言,在此判决之外,近年来,包括法国最高法院、纽约上诉委员会、加州及宾夕法尼亚州法院在内的多个国家和地区均肯定 Uber 司机 “正式员工” 的地位,这无疑将给 Uber 带来巨大的人力成本支出,且或将在其他国家和地区引发“蝴蝶效应”。

而在我国,滴滴出行等网约车平台作为中国版 Uber,与其平台司机之间亦尚未建立劳动关系。2019 年,交通运输部、工业和信息化部等七部委发布了《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2019 修正)》,并规定:“网约车平台公司应当保证提供服务的驾驶员具有合法从业资格,按照有关法律法规规定,根据工作时长、服务频次等特点,与驾驶员签订多种形式的劳动合同或者协议,明确双方的权利和义务。” 可以预见的是,未来我国将更为注重相关法律制度的完善,网约车平台与平台司机之间的关系亦将得到进一步明确。

知乎用户 硅谷 IT 胖子 发表

这说明英国政府因为疫情死了 50 万人以后,财政困难,想把经济包袱甩给 Uber。

啊不是,对不起,忘了美国已经独立了,不再效忠女皇了。

这个讨论早在沃尔玛和亚马逊时就有了,其中一种看法认为:

过低的工资和福利,实际上是用当地福利的钱在补贴大企业

举例:沃尔玛就很缺德,给人家开最低时薪,比如 8 美元。然后一年忙下来,员工收入才 3 万多都可能不到,当地贫困线在 4 万。这种情况下,员工就能享受当地福利,申请补助。

于是当地人不干了:我们交的税,凭什么养他们?你们沃尔玛故意给这么低的工资,实际上是用我们交的税,在补贴你们大企业。

所以回到 Uber 问题,如果不是自己员工,Uber 司机没医保,生病了直接去医院看,看完病拍拍屁股走人,账单来了一撕,纳税人买单;而且也可以避免收入税。其实支出大头在政府:相当于 Uber 低成本用人,然后政府负责养他们;

如果是正式员工,得弄医保,得有 W2 交收入税。而支出大头就是企业(Uber)了。这种情况企业又不干了。

所以,个人觉得国内的情况不是 100% 能套用的:美英的 “正式员工” 定义之争,其实是政府和大企业谁都不想为这群人买单罢了。

正式员工相当于正牌日本鬼子,临时工相当于汉奸和伪军。他们争论的焦点就是:汉奸和伪军的在大日本帝国的地位,该不该跟真鬼子看齐?

本来他们招收汉奸和伪军的目的就是节省人手,降低成本。如果伪军和鬼子一个价格一个待遇,肯定用真鬼子啊。

所以这是个很复杂的经济博弈。最低时薪从 8 美元提升到 15 美元,往往导致大量店主发现养活不起雇员,那要么就倒闭、搬迁,要么就用非法移民,一小时给 5 块、10 块人乐呵呵。最后结果都是让当地(合法人口的)失业率更高。

美英的社会问题之一就在于,过于强调对人的保障(福利),但不考虑人劳动价值的差异性。最后导致,保障(福利)方面的投入,反而转来转去被资本家拿走了。当然你换个角度想,资本家提高普通人福利恰好是为了自己也能获利,这就在下一层了。

==== 不懂经济学的 update====

没读过经济学,只能说我观察到的:这里面博弈的有三方。

资本家、政府、劳动人口。

政府从劳动人口抽税,这是政府的特权;但劳动人口制衡政府的办法是选择不工作,吃福利,你税收收上去他(她)再吃回来。所以这里有个精妙的平衡点:政府又要提高福利,去哄小孩一样提高人们的安全感和满意度,但又不能把福利提得太高,导致大量人口不工作,不仅福利支出过高,过少的人口工作消费,抽税也抽不到。

资本家(Uber)跟政府的博弈就更复杂了。首先 Uber 比政府的组织能力更强,所以人能组织闲散的人口去更高效地劳动,产生价值,让政府能抽到更多的税、降低福利支出;但另一方面,Uber 等也往往利用政府的福利,把工资或是医疗压低,最大化自己的利益。

Uber 等还有一个隐忧,就是它是国际资本。如果 Uber 在英国赚了大钱,都发给员工或是挥霍掉,好歹拉动当地经济,“肉烂在锅里”;问题是如果 Uber 拿了钱就跑,回流到美国。

那么英国可能就会认为:这岂不是英国福利支持了 Uber,但 Uber 随手就把钱转回美国去了?所以资本家有一个优势,就是跨国:他们可以选择自己想面对的政府,而政府不能。

但是整体来说,我认为大概还是:劳动人口克制政府,政府克制资本家,资本家克制劳动人口的石头剪子布关系。

劳动人口通过吃福利、躺平来克制政府,政府通过法律克制资本家,资本家随意揉搓劳动人口。

比如回到这个问题:你法院裁定正式员工恶心我 Uber 是吧,Uber 就恶心劳动人口和消费者,提高抽成、降低服务质量、或是侵吞小费,总之劳动人口减少了或是收入降低了,又会去折腾英国政府。

这又回到知乎一个经典问题:如果三者关系循环了,那到底是劳动人口,还是资本家,创造了价值?

我个人认为 Uber 案例上,是资本家创造了价值。是资本家发明了 Uber 平台,以及 “核心员工 - 临时工”(“鬼子 - 伪军” 体系)这种高效率的公司组织模式,所以才有劳动人口的工作机会。

或者说,是资本家创造了 “新模式“,而“新模式” 产生了价值,放大了普通劳动人口的劳动价值。

这种 “新模式” 类似一个炮楼,放 10 个鬼子,100 个伪军,以最低的人力和资源成本控制一片领域:“鬼子”是 “自己人”,战斗力、装备、士气都高,关键时候会拼命,但缺点是培养困难、成本高;“伪军” 是在鬼子(或是鬼子发明的软件)监视下干活,成本低、士气低落、训练程度差,但可以大量召募,随时解雇。

我个人认为这种组织模式,部分上达到了 “大锅饭” 和“绩效为先”之间的平衡点。而且不类似于鬼子、伪军由其国籍定义,资本家采取 “临时工转正”(类似满洲入关的“抬旗”)、“开除躺平的鬼子” 等方式,鼓励竞争和流动性。

当然,比较搞笑和喜感的是,生活中真正常见的情景,比喻一下是:中国移民在日本反而当的是真鬼子,而土生土长的日本人倒成了伪军战斗序列。

知乎用户 特洛诺米 发表

可能有些人看到的是法律字眼,但我看到的是屁股。

uber 作为一个典型的美国公司,在美国这个主场,Uber 司机就不是正式员工。

uber 作为一个典型的美国公司,在英国这个客场,Uber 司机必须是正式员工。

在美国,Uber 事关资本家和底层劳动力的利益,底层利益就要靠边站,给具备强大游说能力的金融资本让路。

在英国,Uber 只关系到底层劳动力收入和乘车阶层的花销,资本利益那是要被美国人抽走的,于是在相似的社会制度、相近的法律基础上,把更多银子留在国内就是更好的选择,英国 Uber 司机就可以获得更高的待遇。

知乎用户 硅基生物 发表

没有任何物体能摆脱万有引力。

引力的本质是熵力,天庭作为巨引力源,一切向天庭靠拢的过程都是熵增,对抗天庭的引力就是对抗熵增。

越向天庭靠拢越昌盛,越背离天庭越虚弱,欧洲对于天庭的反抗,终究是徒劳的。

熵的本质是混乱的信息增加,有序的信息减少。当信息总量增加的时候 (比如宇宙膨胀,人类信息储存总量增加) 有序的增加让人产生混乱越来越少的错觉,然而当宇宙的膨胀放缓,引力作为增加熵的熵力就会摧毁一切可读取的信息。

终有一天,扭曲的时空的巨引力源吞并星河,天庭收拢一切的光,成为唯一的极点。

知乎用户 左轮已骑虎难下 发表

互联网时代,零工经济在世界各国都挺火爆的。这其中最典型的有两个,一个是快递或外卖配送员,另一个是网约车司机。如果有主业工作,可以利用业余时间搞点收入补贴家用。即使没有主业,也可以就选择这两个方向作为工作。(当然,在国内还有第三条路——做保险销售。)

这种典型的零工经济,目前正在受到非常严厉的冲击,特别是网约车司机的运作模式已经饱受诟病。到底网约车平台需要承担什么样的责任,网约车平台和司机之间是什么关系,这些问题日趋浮出水面。

对于平台来说,坚持认为司机和平台属于经营或者承包关系是非常有利的,因为如果认定司机是平台的雇员,那么平台需要为其雇员提供相应的社保、养老金、带薪假期等一系列符合劳动保护法律的基本事项。这样一来,平台的成本就会大幅度上升。

周五,英国最高法院裁定,英国 Uber 旗下的数千名英国司机属于 Uber 的雇员。法庭援引了 Uber 与司机签订合同中关于车费以及司机如何履行服务的条款,认为司机的活动 “被 Uber 严格定义和控制”。

不少英国法律专家认为,该裁定会对 Uber 在英国的业务(也是其全球最重要的业务来源之一)造成重大打击。Uber 很有可能不得不调整在英国的业务模式,支付法庭裁定的赔偿金额。今后,Uber 司机可能援引此次的判例,进而根据雇佣关系申请最低工资和带薪休假。

早在 2016 年,英国两名 Uber 司机就向英国法院提交诉讼,表示被丰厚的薪酬和奖金吸引到 Uber 进行工作,但随着越来越多的司机加入平台,收入迅速下降。随后这两名司机在一审以及 Uber 进行的后续两次上诉中都获得了胜诉。

目前,英国向 Uber 诉讼的人数已经从最初的 20 名,逐步增加到了数千名。考虑到英国法律体系,判例一旦被认可后,Uber 的其他司机都有资格申请依据之前的判例提出索赔。

此外,英国最高法院裁定,司机从打开 Uber 应用开始就在工作,而不是 Uber 认为只在运送乘客时才工作。那么 Uber 能够允许多少司机在其应用程序上使用,也必须进行相应的调整。当然,更重要的是,司机如果要求 Uber 按照英国法律规定支付最低工资,那么计算工作时间的基础将不是运送乘客的时间,而是司机使用 APP 的时间,后者明显远高于前者。

英国最高法院的裁定对于 Uber 而言,是对其的一个重要打击。据 Uber 自己统计的数据,有 350 万伦敦人经常使用其服务,曾经有将近 4.5 万名司机注册在 Uber 旗下。如果上述人员都被列为雇员,那么最低工资、社保的支出将远远提高 Uber 的运营成本。这导致在相关消息公布前后,Uber 股价下跌了超过 2%。

因此,Uber 长期以来致力于倡导将其旗下司机不按照雇员处理。据 CNN 估计,Uber 和其他零工经济龙头企业,用于此的公关经费高达 2 亿美元,也取得了不少的效果。在美国加州,该州法律要求 Uber 将司机按照雇员处理,但去年年底,加州通过公民投票允许 Uber 不受该法律的约束。

一旦英国确定了零工经济参与者雇员的性质,那么极有可能被欧盟国家效仿,同时将适用范围扩大到食品配送和其他服务行业。如此一来,零工经济很有可能在欧洲国家开始逐渐走向下坡路,特别是高福利、高税收制度下,零工企业的成本将迅速增加,并丧失价格优势。

知乎用户 杂货店的老板 发表

这地球上大部分资本主义国家的资本家对工人的剥削太少,高福利是又是给社会埋雷。

国内待过欧美外企的都知道,有些公司想加班都不批准。太恶心人了,员工自己拟了一张投名状,想跟公司签奋斗者协议,公司竟然还会给你警告

对于劳资关系来说,欧美闹这一出儿是要作死,它们这种搞法怎么跟我们的资本家竞争?我们都不用 007,放个四层的力道 996 它们都扛不住。敌人总是在内部垮掉

知乎用户 法律人袁亚洋 发表

抖个机灵。

这招叫啥,这招叫伤敌八百,自损一千。

万恶的资本主义妄图用这个判决,影响国内的舆论和判决。

用这种方式来打击中国国内互联网行业的蓬勃发展。

但是,这行为实在是螳臂当车、自不量力!

接下来,UBER 的成本肯定会提高,然后就会迫不得已涨价,

滴滴这个时候应该大举进入英国市场,抢夺 UBER 的是市场份额。

让国内的滴滴司机开到英国,我们既不是正式员工,也不用享受最低工资标准!

甚至,哪天猝死在车里了,连工亡都算不上!

别光点赞,求关注啊,我还是有正儿八经的专业性回答的。

知乎用户 乘风破浪的爷爷 发表

英国最高院认定的 Uber 司机不属于劳动者。在中国的法律体系中,劳动者对应的是 employee。英国最高院并没有将 Uber 司机认定为中国法意义上的劳动者(employee),而是 worker,介于劳动者和自雇者之间的第三类劳动者,享受部分劳动法的权利。

我国和美国实行的是劳动关系认定两分法,要么属于劳动者,享受劳动法的保护,要么属于独立合同工或者叫自雇者,不享受劳动法的保护。英国则是一种三分法,employee 对应的是我们劳动法中的劳动者,享受劳动法的保护,比如解雇保护,最低工资等,self-employed 对应的是自雇者,没有任何劳动法的保护。而 worker 就是介于 employee 和 self-employed 之间,worker 表面上也是一种自雇者,区别在于,worker 所提供的服务,属于他人所经营业务的一部分。worker 仅拥有部分劳动法的权益,比如最低工资和带薪休假,不享有解雇保护。

知乎用户 小嘴儿抹了砒霜 发表

西方国家在打马克思的牌了,我们应该坚决反对

在这个话题下阴阳怪气的各位,都是敌对势力的帮凶,耗子尾汁

狗头

知乎用户 躺狮三摆手 发表

西方发达国家打着 “反社会倾销” 旗号,试图把所谓劳工标准列入世贸组织国际贸易制度,还利用谈判强势地位,罔顾国际劳工组织公约 “自愿签署” 原则,在双多边贸易协定中强塞“劳工条款”,以此来削弱发展中国家的劳动力优势。

他们打着 “保护人权” 旗号,操纵发展中国家工会组织,倒逼其政府制定超前劳工标准。在西方影响下,许多非洲国家制定了超越其发展阶段的劳工法规。

明明自己养尊处优、好逸恶劳,还不允许别人艰苦奋斗、勤劳致富。然而起跑线都不同,又怎能一概而论?西方逻辑,看似慈悲,实为祸心。

原文出处:

[真相:这个世界的规则,仍然是西方老爷们定制的​mp.weixin.qq.com

](https://link.zhihu.com/?target=https%3A//mp.weixin.qq.com/s/md68hGEmuMhaVVquwZPbEw)

知乎用户 天知道我们发现了什么 发表

这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地方:

Uber 被认定为不是自雇的话,留学生可以合法开 Uber 作为打工了

说实话 Uber 收入比很多地方打工都要高,适用最低工资以后摸鱼就能周入 200 磅左右,还有带薪假

按照这个判决,滴滴才比较像资本家

知乎用户 中原宪兵大契丹 发表

不管英国是不是要这么做。现在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就是,企业可以通过这种所谓的个人承包方式大大降低自身的人力成本,丰厚的利润留给企业,而把风险转移给社会。

如果国家不对这种行为进行干预,且不说鼓励,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放任,那么在利益的驱使下,绝大部分的企业都会选择这种方式来用人。

以后的人在春节时被亲戚朋友问:你这个工作,给你签劳动合同吗?现在这签合同的工作好像挺少的。

回答说:现在基本上除了国企或者外企,都不给签劳动合同。私人企业基本上没有给签合同的。

亲戚朋友说:那一点保障都没有啊,身体可千万要好好的。

各位觉得,对于这个被问的人来说,他是不是想改变这种情况?想改变,但是现有的规则对其极其不利,他对修改规则那是极其渴望的。他这样的人有多少呢?光外卖骑手就有几百万人。

知乎用户 vergelt blanc 发表

拿起资本主义的传统艺能啊,labor dispatching。

百度看了一下,从 70 年代开始资本主义就这么玩,只不过现在好像占比不高,百度上英国劳务派遣站总劳动人口 2.6%。现在 Uber 这么一搞,labor dispatching 正好可以发挥余热。

知乎用户 吔我咸鱼突刺 发表

怎么看?

羡慕的看呗。

我就不说什么 “懂的都懂不懂得说了也不懂的半懂不懂不懂装懂自以为很懂实际根本不懂” 之类的屁话了。

国内的劳动法根本没做到 “有法必依,执法必严”,仍然存在着大量不依照劳动法雇佣员工的中小型企业与商户,越是偏远的城市越是如此;而即使北上广深这样的大城市也没法做到全部的工作都依据劳动法,甚至连最基础的签订劳动合同都不是所有的公司都签,很多小型企业的工资待遇与工作内容甚至都是依靠口头协议定的,即使存在着非法问题也无法用法律手段去维护。

就像大学生福利不是大学生的福利一样,人口福利不是人口的福利一样。

我相信国内会更好,但是什么时候持平甚至接近欧美的社会福利…… 遥遥无期吧。

先定个小目标吧,真正的把劳动法落实到每一个商户与劳动者的头上吧。

知乎用户 接收不到所有回复 发表

说到底现在的滴滴司机 Uber 司机和外卖员快递员不就是新时代的骆驼祥子么

自己准备生产资料,汽车电动车,还有劳动力 还被平台各种扒皮

知乎用户 黑暗 发表

意料之中。

在英格兰和威尔士,规责原则仍然秉持了延续自 80 年代的密切联系原则,uber 司机如果不是兼职,就不能申请只要来源单一,就不能称为 “自我雇佣类”,仍然按照 dependency。

不过,我觉得这个更像是因为疫情而申请 pay aid 的法律基准,对后续的 uber 和司机经营没什么太大关系。

知乎用户 亚修 brick 发表

“谨防西方社会打马恩牌。在一起,就可以!我们赢麻了!”

知乎用户 MadMel 发表

我对平台最初的理解就是一个沟通渠道,一方面收集客户需求,一方面转推给服务提供者。就像五八同城那样,增强信息沟通效率,减少客户找商家商家找客户的时间和资源浪费。同时也可以使价格透明化,做到良币驱逐劣币。客户花更少的钱,服务提供者有更多的活干,皆大欢喜。

但事情却往畸形的方向发展了,掌握了海量信息的平台垄断了信息,反客为主,比如滴滴,司机付出同样的劳动,赚的钱越来越少,顾客同样距离花的车费却越来越多。钱都被平台赚走了。外卖软件也一样,淘宝店也一样。现在开个小饭馆,加入外卖平台可能还会反过来赔钱,现在开个淘宝店,投入的资金比实体店更多。

互联网时代的红利绝大部分都被平台拿走了,人们的生活成本和辛苦程度比起十年之前没有什么变化。似乎只是便利程度提高了而已。

这还不提那些大数据杀熟什么的。

总而言之,他们在靠信息差欺负人。

平台赚钱,也不是说不行,问题是你得回答我们一个问题:你干什么了?

你干什么了?顾客花十块钱你能拿走三四块甚至七八块?

你干什么了?一吃吃两头。

你干什么了?平台下的司机骑手店主们连个保险都没有。

每年多少司机饿出毛病憋出毛病?多少外卖骑手被撞死?多少店主血本无归?

然后这时候你平台说了,我们没关系啊,又不是我们的员工,出于人道主义给几万块钱慰问金吧。

这些平台干的那点事,不配赚这么多钱。既然赚了,那好,负起责任吧。

滴滴司机也好,外卖平台骑手也好,从工作强度和风险来说,就不该按照兼职看待。大平台就应该跟他们签合同,上五险一金,对他们的健康和意外负责。

企业干到这么大,就该有社会责任和人文关怀。

做饭的、送饭的、吃饭的,永远都会有,平台再大,不仁不义的话也会被换掉。

我觉得我国应当向英国学习。

知乎用户 天语 Auradiction 发表

你看我早就说要谨防欧美国家跟我们打马恩牌!我说的没错吧!

——在美国拿着观察者网稿费享受着自由市场调节带来的物美价大 house 的陈平老师如是说。

知乎用户 则蚺 发表

陈平老师果然厉害,英国用糖衣炮弹攻击美国,我的心里只有感恩。

知乎用户 平克莱特豪斯 发表

美国疫情死了多少人了?疫情中死去的美国人就不算正式员工了吗?就不配享受最低工资带薪休假了吗?美国街头捡面包吃的流浪汉就不是人了吗——

啊,不好意思,看错了,是英国。

我再答一次。

英国疫情死了多少人了?疫情中死去的英国人就不算正式员工了吗?就不配享受最低工资带薪休假了吗?英国街头捡面包吃的流浪汉就不是人了吗?

回头看看,这边风光独好。工作辛苦一点算什么?至少你还活着。你要是去美国,啊不,英国,你就有很大几率成为死去群众中的一员。

能活着还不够吗?

看来看去,还是中国最好。英国佬惺惺作态,有什么用?疫情还是死这么多人。䀚撒匪帮的伪善本性暴露无遗。

在疫情面前,才能显示真正的国力,和对人民真正的态度。

我庆幸我在中国,活着不好吗?活着还不够吗?难道要去资本主义国家送死吗?

以后少发这种新闻,我看就是居心不良,想分化我们,其心可诛。

知乎用户 Lorenzo 发表

我想不太明白英国的 Uber 到底要怎么去把一个网约车司机视作员工,这里面似乎有很多操作上的问题,但是英国最高院的这个裁定代表了一种方向,这还是让我多少感到了一丝希望。

互联网巨头在各传统行业掀起的种种颠覆性的革命,其核心就是钻政策和法规的空子,将企业承担的种种成本想法设法转嫁给政府,进而在面对各传统行业的旧巨头时享有天然的优势。

我们不妨把整个社会大生产视为一台复杂的机器。

在这部机器中,部分零件的性能提升会比其他零件的提升要快,所以我们在必要时会修改机器的构造,由此来不断提升整个机器的效率。

而对构造的修改往往会意味着对部分旧零件的抛弃。

理论上,任何一个零件的重要性都比不上提升整个机器的效率的重要性。

但是,如果我们要抛弃的是作为零件的 “人” 呢?

当然,“人” 有能动性,“人” 可以被改造,“人” 可以学习,实在不行也可以被赡养起来。

可是无论是培训、改造还是赡养,都是要有开销的。这笔开销从何而来呢?

理论上随着部分劳动力被淘汰,社会生产的效率和能力要提升上很多倍,赡养这些劳动力应该并不难。可这是要建立在一个前提下,那就是有一个总管分配的利维坦妥善处理好这一切。

可是,我们在很多科技巨头崛起的国家中,似乎并没有看到利维坦跳出来去积极干预再分配,反倒积极配合科技财阀收割传统行业巨头,美其名曰进步和创新。

这种血淋淋的进步和创新本质上和价格革命中资本贵族击垮旧地主一样,只不过这一次恐怕更彻底。

这些科技财阀的力量超乎了我们过去对任何势力和阶级的想象。

他们掌控媒体,能让美国总统闭嘴,能决定社交媒体上推送哪些新闻,能自己发行货币……

说白了,他们不需要配合利维坦,不需要把自己的掌握的巨大财富分享出来,不需要赡养那些他们眼中没用的人。

澳大利亚的山火,加州的山火,蔓延的疫情,德州的暴雪,国会山的暴动…… 或许昭示着西方的衰败

可是这些天灾人祸影响到纳斯达克指数了么?

影响到马斯克的火箭升空了吗?

影响到比特币涨到 57000 美元一枚了么?

都没有。

我们要面对的就是这样一个世界。

政客和科技财阀们已经达成了全面的媾和。任何胆敢阻拦这种新联盟的都被击垮了。科技财阀们无需再为技术进步导致的社会动荡而埋单。政客们则是他们的擦屁股纸。

我们眼前是一个晦暗的未来,但在这一片野蛮中,也有些许希望。

比如蚂蚁的上市被暂停,再比如英国裁定 Uber 司机是正式员工。

我不知道如何对抗这些科技财阀,但我眼下还相信一些简单而且质朴的道理,那就是人是第一位的。人的生存和发展才是一切的意义所在。

所有如果有人问我,希望在哪,我认为,那就是房产税、扶贫、提升基建、给穷孩子提供助学贷款、约束科技企业。

要把人当成人看待。

You can’t eat the orange, and throw the peel away—a man is not a piece of fruit!

知乎用户 程序员生活圈 发表

“网约车司机”“外卖员” 都是新兴职业,虽然二者都为互联网企业工作,但对于这些 “员工” 来说,并没有享受到科技公司的真正福利。为了保证自己的权益,“Uber”司机也开始积极争取自己的合法权益,保证自身的健康安全,降低未来风险。

  近日,英国最高法院裁定 Uber 需将司机归类为 “劳工” 而非“自雇人士”。这意味着网约车司机将享受正式员工待遇,包括享有最低工资、带薪休假和基本工时等劳工权利。

  在 2 月 15 日,网约车巨头 Uber 向欧盟提出一个零工经济监管方案,认为从业者仍然不应该视为正式工,但是可以提供更多福利待遇,英最高法院一致驳回 Uber 的上诉,就业法庭有理由认为,Uber 司机是为 Uber 工作,并与之签订了合同。

  同时还认定,他们对自己的薪酬和工作条件,根本没有发言权,能够增加收入的唯一途径,就是通过延长工作时间来实现,这些都是为了不断满足 Uber 的业绩衡量标准。

  据报道,裁决前后花费 6 年时间,具有 “里程碑式” 意义。此举或让 Uber 面临巨额赔偿费用,威胁到该公司在英国的业务模式。

知乎用户 金中午 发表

这个判例充分说明了资本主义的狡诈和贪婪。极大地衬托出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知乎用户 青龙指引你​ 发表

知乎用户 caijust 发表

众所周知,农民工虽然修桥铺路,但他们不是国企员工,他们不在体制内

这个判例告诉我们,农民工都是中建 123456789 局的正式员工,农民工都应该是体制内人士

到底有多少修桥铺路的农民工啊?一亿?

体制内人士瞬间增长起码一个亿,想想都刺激呢

更刺激是,基建还能狂魔不?

知乎用户 QFu 发表

如何看待?资本主义的阴谋吧 瓦解国内劳动人民的斗志 以及为和平演变或颠覆社会主义添砖加瓦

正式员工意味着公司成本的大幅提高 抵消 Uber 等商业模式的竞争优势 对比一下猝死骑士的二千元人道主义援助 只能说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

知乎用户 欧拉 发表

我已经不寄希望于两三代人消灭资本主义了。

只是请资本家们时刻谨记,其他资本家的员工就是你的顾客,你的员工也是其他资本家的顾客。

你希望你的顾客有钱还有闲吗?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请感到不幸福各位先跟我默念,根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

每次不爽了多去看看人日,观察者和环球老胡,排解一下负能量,就可以假装一切都变好了。

至于是不是真的变好了,你不要去计较。

也不能计较……

因为嗒埠闽杆

@寒冰射手曹草草

知乎用户 这是小号 发表

西方势力反华的手段那么毒辣,给劳动人民提高待遇。

知乎用户 笑书神侠倚碧鸳 发表

共青团中央教导我们要艰苦奋斗,勤劳致富。同时警惕境外势力打这保护人权的旗号巧立名目,收紧劳工标准套锁恶意灌输养尊处优,好逸恶劳的错误思想。以此来削弱发展中国家的劳动力优势。

西方逻辑,看似慈悲,实为祸心!!!

知乎用户 李天灏 发表

警惕资本主义打马列牌 腐化我们。

(狗头)

知乎用户 微亿 发表

国情和接轨两把万能武器,这时候该祭出国情了。

撒哈拉多可西多,出来吧,国情!

知乎用户 左逗士 发表

我还以为会是欧洲大陆上的社会主义国家率先给出该类认定,没想到是英国。

知乎用户 Hercules 发表

很简单,Uber 不是英国企业,当然要站在劳方一边,而且最近美国的互联网企业做出几件大事,欧洲还不赶紧动手打压一下

知乎用户 九斗 发表

勃烈日涅夫同志当上最高领导人之后,将乡下的老母亲接到了莫斯科。

老太太来了以后,勃列日涅夫得意洋洋地向老妈展示了一番自己的豪华别墅、高级汽车、名贵家具、美貌女仆等等,展示完了后,勃列日涅夫问老太太这一切如何?

老太太说:“儿子啊,这一切都太好了,妈妈很为你高兴。但是我担心一点,万一将来共产党来了你怎么办?”

知乎用户 若木 发表

英国是英国,跟咱们比不了的,别乱代入,这是在打马列主义牌,项庄舞剑,意在中国经济。

坚持爱国敬业诚信友善不动摇,赶英超美不是梦。

知乎用户 上邪 发表

这是美国佬的阴谋!!!

哦,是英国啊,那这就是以美英为首的西方资本主义的阴谋!!!

知乎用户 大海 发表

我这人喜欢反着想~

既然英国最高法院裁定 uber 司机归类为正式员工,享受最低工资带薪休假等权利

基本就相当于英国政府、政权默认和同意

那么这个世界上不承认的地区,又是为什么呢?

知乎用户 傲来 发表

建议向 uber 派出我们美团外卖高层,让美国人学习一下什么叫真正的资本主义!

知乎用户 流苏学姐 发表

先别忙着阴阳怪气。既然是正式员工,那,是不是要承担正式员工的责任呢?

假如我每天下了班,开一单 uber,然后我说我是 uber 正式员工,要求对方支付最低工资,还要给我带薪休假,你猜能不能行得通?

知乎用户 野猪猪 发表

中国加入 rcep ,加入中欧贸易协定,开放国内市场,可以预见会有更多能遵守劳动法并且肯承担社会责任的企业进场。

国内企业如果还是不思进取,继续采用外包的方式企图绕过劳动法而不承担社会责任,只能被领导者唾弃。

知乎用户 鬼火渊 发表

uber: ***英国,你背叛了资本主义,***!.jpg

知乎用户 MJ zhuo 发表

饿了么 43 岁外卖员送餐时猝死,平台称:不存在劳动关系,只能给人道主义费用。

知乎用户 玫瑰力量 发表

太狠了

对自己人打马恩牌

果然是水深火热的资本主义国家

知乎用户 鱼鱼鱼小红鱼 发表

知乎用户 马克 发表

天朝自有国情在此

知乎用户 花尽蝶无情叙 发表

这资本主义国家又想打马恩牌,变相的逼迫我国的相关公司提升人力成本,此心太过恶毒了…

知乎用户 YJolla 发表

要警惕他们打马克思的牌, 恩格斯的牌

知乎用户 Stream 发表

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

扯什么打 Marx 牌?看不起你们 yygq 的。

看看解放之前,每天可是要干十个小时的!看看现在的生活,不好吗?

[听说解放军来了,解放了,就干八小时工作了。我们想想真高兴,会干八小时吗?_哔哩哔哩 (゜ - ゜) つロ 干杯~-bilibili​b23.tv

](https://link.zhihu.com/?target=https%3A//b23.tv/hAndkq)

愿来生还在种花家。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欧洲是不是已经flop了?今后还能主导科技革命吗?

品葱用户 巴比伦花园 提问于 2/14/2021 文艺复兴,大航海时代,全球殖民浪潮,工业革命,两次世界大战都起源于欧洲,都是影响了全人类,影响全球各国。 但是自从二战后,世界格局重新洗牌,美国成为了老大,欧洲的光芒肉眼可见的暗淡,被美国苏 …

推荐两张我长期持有的墙外手机卡,成本都很低

一张是英国的giffgaff卡,一张是泰国的dtac卡 适合墙内反贼持有的海外手机卡,这两张不见得是最好的,但是毕竟我用了很多年了很熟悉,所以可以提供一下科普。 Giffgaff只有预付卡,不搞合同绑定什么的,你买一张giffgaff卡基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