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现实:李文亮医生死后的3个小时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点击 “蓝字” 关注我们

**
昨天晚上,一个医生死了。**

如果没有 “造谣八君子” 的头衔,李文亮医生也是个普通人,和大家一样喜欢看庆余年,喜欢数码产品的普通人。儿子五岁,还有个怀孕的妻子和八个月未出生的宝宝。

这两天里,腾讯、新浪微博紧急签署了几个外包合同,扩充了一万多名内容审核人员,我不知道这篇文章的寿命会是几个小时,从微博撤热搜、知乎解散回答来看,可能也撑不了太久。

**
但这事确实让人非常恶心。
**

**昨天晚上 9 点半,人民日报海外版发布推文:
**

中国医生 LWL,武汉的八名造谣者之一,12 月 30 日因为传播谣言被当地警方传唤,周四晚死于新型肺炎感染,引发民族悲痛。

**
这条推文发于周四晚上九点半,网络上正在为他哀悼的时候,真正魔幻的事情发生了:
**

就在人民日报发布死讯的三个小时之后,武汉中心医院发布微博:LWL 医生还在全力抢救中。

群众已经过河了,有些人还在装聋作哑地摸石头。

**
这三个小时里,鬼知道李文亮的尸体都经历了些什么。**

我们来总结一下【时间轴】:

20 点到 21 点半,李文亮医生心脏停止跳动。

**21 点 33 左右,使用 ECMO 进行抢救。**ECMO 相当于人工肺,用于对重症心肺功能衰竭患者提供持续的体外呼吸与循环,这个可以理解,ECMO 在去年 8 月成功抢救了一名心脏停跳 72 小时的患者。

23 点左右,ECMO 被撤掉,上级要求 “争取时间等组织回应”,ECMO 重新上。

0 点 38,武汉中心医院发微博 “正在全力抢救”。

几乎同时,张纯医生发微博表示 LWL 已经殉职,武汉中心医院还在假装抢救,而媒体都在等待抢救结果。

截止到本文发出为止(早晨 5 点),武汉中心医院、其他官方媒体没有进一步报导。

**为什么在李文亮医生 9 点半被宣布死亡后,医院又突然说他在抢救?
**

这是一种舆情操控的手段。

重大消息突然告知没有准备的民众,容易在瞬间引发愤怒情绪,而官方突然改口说他在抢救,愤怒就被转化为揪心和祈祷。

网民在揪心的同时,其实就是在做心理准备,慢慢地消解了愤怒的情绪。

从而让人们的悲愤转化为对奇迹的失望。

韭菜的记忆只有三天。

三天以后,韭菜们就会迅速忘记这个被训诫的医生,就像三天前红 X 字会,在现在的暴风式的网络里不再有什么波澜。

李文亮医生的尸体在死亡后,被折腾了两三个小时,目的就是为了安抚暴躁的网民,应对网民的愤怒。

**
武汉中心医院,好一出起死回生!**你们还知道 “良心” 两个字,是怎么写的吗?

有些人可以为了掩盖自己之前犯的错误,拿着英雄的遗体做戏,玩弄大众的智商。

这个普通的医生,疫情的吹哨人,冠状病毒的感染者;

生前是造谣者,连死了都是谣言。

我希望如果他们还是人,还有一点对英雄的尊重,就把真实的情况报道出来,

让我们和英雄好好告这最后一次别。

**

此后如果没有炬火,我们便是唯一的光 。


你阅读后的每一次分享
都是在为这个世界投票**

拒绝智商税,从我做起。

**
聪明的人,都关注我了。**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那个死于肺炎的医生,不应该成为标杆

我没有半点不尊重他的意思,纪念,当然要纪念。但是如果对比蒋彦永连夜通知媒体,他并不是什么吹哨人、守夜人的角色,否则他反而会逃过一劫,不是被警察训诫那么简单。他通知了亲友,尽到了作为亲戚的责任和作为友人的义举,但除此之外,他的意义其实是有限 …

当我们哀悼李文亮时,我们究竟在哀悼什么?

在充满专制与集权历史传统的中国大陆,从来没有一个小人物的生死像医生李文亮这般令人动容。他死亡的消息尚未完全被证实之际,就已经引发了举国关注,迎来全民的哀悼。 昨晚(2月6日)22时左右,网络上传出李文亮病逝的消息,我和很多人一样不敢相信,也 …

【中国哭墙】蒸煮后的洗尘除垢,微风细雨,蛙鸣鸟吟(6月9日)

编者按:6月9日,距离李文亮医生的去世已123天。这位在武汉新冠疫情期间因为说出真话成为悲剧英雄的普通眼科医生并没有被民众遗忘,为公共安全与健康充当“吹哨人”成为他闪亮的墓志铭。在李文亮医生留下的微博的评论区,“每天都有成千上万人写下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