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经检验的新冠疗法可能弊大于利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未经检验的新冠疗法可能弊大于利

翻译:李长青

一个医生团队在《美国呼吸细胞与分子生物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通讯文章,警告说,治疗COVID-19的新方法可能弊大于利。

该团队来自芝加哥西北大学费恩伯格医学院医学系肺部和重症监护医学科,他们认为,医生们应该依靠经过试验和测试的、基于证据的重症监护实践,而不是新型疗法。

被忽视的标准疗法

导致COVID-19的病毒Sars-CoV-2的迅速出现和扩散,对全世界的社会和文化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影响。

它还对治疗COVID-19重症患者的医务人员和其他卫生工作者产生了重大影响。由于需要重症监护的病人突然增加,公共卫生系统面临着压力。

研究人员和临床医生一直在努力了解这种病毒,以便确定最有效的治疗方法,帮助挽救生命,缓解重症监护室的压力。

来自西北大学的研究小组观察到,未经测试的治疗方法以及那些缺乏证据或理由证明其有效性的治疗方法有所增加。

作者指出,COVID-19并不完全符合其他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ARDS)的一些定义,如病毒性肺炎等。因此,COVID-19被认为是ARDS的一个变体。

作者认为,这种认识鼓励了一些医生在治疗COVID-19时使用新的疗法,而不是标准的ARDS治疗方法。

作者认为这是错误的,并指出,ARDS是一种综合征,因此是异质性的。这意味着它可以以不同的方式出现。

作者认为标准的ARDS疗法即使是在不典型的COVID-19患者身上使用时依然是有效的。

他们重点介绍了低潮气量通气试验和另一项关于患者俯卧位的试验,这两项试验尽管用于 “多种病因和表现的患者,都从这些干预中受益。”

因此,忽视标准疗法可能是不应该的。

新疗法可能造成伤害

作者认为,虽然一些医生正在尝试的一些新疗法在生物学上可能是可行的,但这并不是在临床上实施这些疗法的充分理由。

他们指出,在整个重症监护实践的历史上,许多看起来在生物学上可行的疗法都没有任何积极的效果,或者干脆是有害的。

作者强调,这并不意味着医生永远不应该使用新疗法。然而,他们所关注的是常规使用新疗法治疗COVID-19,尤其是那些在试验中没有产生令人信服的结果的新疗法。

为什么要使用新疗法?

是什么原因导致这种偏离了标准的临床实践?本杰明·辛格医生和其他作者认为,”情感、压力、疲劳和政治宣称放大了我们帮助病人的内在欲望,并尝试一些东西——任何东西——可能会给治疗者和病人带来益处的希望。”

然而,作者们显然不认可这种做法。如果患者在使用一种新疗法治疗后恢复了,医生可能会假设患者的恢复是由于这种新疗法所致。这可能会鼓励其他医生使用它。

然而,如果没有随机对照试验来证实这一结果,就无法得出这样的结论。可能是巧合,这个人的病情好转了,也可能是他们很幸运没有出现任何不良反应。而下一个患者可能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在作者看来,偏见意味着人们会迅速地将原因归结到他们希望的事情上——这被称为确认偏见。同样,人们也会迅速忽略他们的尝试可能导致的不良影响。

在辛格医生和其他作者看来,”克服这些偏见的唯一已知策略在于科学方法和应用对照试验来确定一种药剂是否有效,以及它的危害程度。” 他们的结论是:

“在进行中的临床试验的数据出来之前,我们必须抵制人类与生俱来的感情用事的欲望,而依靠我们的信条:第一要义,不做伤害。”

原文链接:https://www.medicalnewstoday.com/articles/untested-covid-19-therapies-may-do-more-harm-than-good

(XYS20200531)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批当局防疫不合理 湖北黄石一副院长被免职 - 大纪元

【大纪元2020年04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安报导)继李文亮医生后,一名湖北医生因为疫情期间在网上批评当局各种不合理的防疫政策被处理,受到外界关注。网民感叹,当局不允许医护人员进行公开的专业讨论。 日前,网上流出一份鄂东医疗集团纪委的 …

从缪可馨到李文亮:记忆没有正误,只有真假

缪可馨坠楼事件尚未得到妥善解决,民众对所谓“正能量杀人”的愤怒情绪仍然汹涌。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们在抗疫烈士李文亮的微博之下,又一次嗅到了“正能量杀人”的意味。近日,有网友发现,李文亮医生宣布自己确诊新冠的微博下,评论竟赫然被清空。现 …

在我遇到的麻烦事里,终身透析简直排不上号

我三岁时得了非常严重的尿道感染,住了院,做了手术。出院之后,大家看我每天都活蹦乱跳的,就乐观地觉得我痊愈了,压根没带我去复查。 2011年,差不多17岁的时候,我去做了一次体检,检测项目里有尿蛋白和血肌酐。 那应该是我三岁之后第一次查这两个 …

“李建雪医生无罪”

太原某医院手术室外,一位医师在走廊内休息。图文无关,图源CFP。 **摘要:**2020年6月11日,福建省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宣判李建雪医生无罪。作为福建首例“医疗事故罪”,该案曾引发巨大的社会关注,从医学界的讨论、媒体报道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