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可道非常道,思维的方法

by Hkfool, at 28 November 2020, tags : 逻辑 道可道 点击纠错 点击删除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道可道非常道,这句话是道德经的开篇。
道是可以道的,不是平常的道。

逻辑,又称为思维的法则。 The Laws of Thought.
下面用浅陋的逻辑学方法思考一下非常道,
抛砖引玉,错误之处请包涵。

真与假,这是逻辑学的基础。 我们以道德大法替换一下:

- 真可真,非常真
- 假可假,非常假

真是可以真的,但是不是平常的真。
假是可以假的,但是不是平常的假。
那么请问现在中国骗子多不多? 太多了吧? 不骗白不骗啊。

逻辑学中有非常简单的一条定律,等同定律。
1 = 1, 2 = 2, 一就是一, 二就是二, A = A, 然而道不是道!

逻辑学中另一条定律,矛盾定律,或者称为「不矛盾定律」。
The Law of non-contradiction
这条定律是说:没有什么可以既是,又不是。 写成公式就是:

    not ( A and (not A)) = true
    # not, 逻辑运算中的非运算
    # and,  与运算,or,或运算
    # true, false, 真,假或者伪

而「道」,就既是道,又不是道。 也有点类似于白马非马的矛盾。

相反的法则叫做:或者是,或者不是,写成公式就是

    A or (not A) = true

简单的说,用「道可道」思考的时候,
应注意在基础思维方法上这是和逻辑学矛盾的,得不到科学的思维基础。
然而,如果在中国不用道可道的方法思考,他(她)又会不适应中国传统文化,很矛盾。

另有一个「爆炸原理」,有兴趣的自行去探索, Principle of Explosion,
大意是说:如果可以证明一个事物既是,同时也不是,那么这个世界就没有逻辑了。
如果一只猪既是猪,又不是猪,其实是一只非常的猪,它当然可以飞。

有一句简单的英语: It’s always true, to be or not to be.

上面笨拙的用的一些逻辑学的法则,基本都是老子那个年代古希腊的逻辑,其实,
道可道只是做不到更简单的一句话而已:Yes for yes,no for no.

如果一个人有意或者无意中信奉了非常道,他会「得道者多助」吗?

相反,他也可能再不辨真伪,
无法让自己的行为建立在逻辑的基础上,
最终只有暴力可以支持他,进入暴力和谎言的循环。

请参考「魔鬼的几何体,金字塔和中国」一文,就可以了解他将进入什么样的世界。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24886

我认为他将会变成金字塔爬虫。

最后,这些都是古人的智慧,东方的道德经和西方的逻辑学,就不可以东西并存吗?
中国的老子,和古希腊的苏格拉底,他们可以和平的坐在一起吗?
既符合逻辑学,又符合道德经的方法有没有?

讲道,讲德,讲到逻辑混乱了怎么办?很简单,
感受一下自己的身体,在人类还没有进入高维空间的时候,肉体还存在,
最基本的道德是尊重人类的身体,尊重人身安全。

最基本的人类语言是身体语言,是身体必然表达的含意。
不需要高明的道德和逻辑,每个人都可以感受到这样的含意。

骗得人们忘记了自己的身体,还谈什么道德? 语言中失去了逻辑的元素,历史中就把男人害成了太监,女人搞成了小脚婆娘,社会定形成为集权金字塔,至今也无法脱离集权体制,对人性的残害坚持了二千年。 评价一种语言要看她对人类的爱护程度,看语言先看生死, 文字语言需要对照身体语言。 而从身体语言的角度来说,中文之道是食人之道,比如以「道非道」的套路让人们去「我非我」,忘我,无我,然后当然是牺牲自我。然而这样的思想是没有逻辑的,最后牺牲的总是弱者,底层平凡的人被洗脑之后被吃掉,食人族的语言如果不加入逻辑成分就会继续鼓吹食人,也继续「世间三千大道,皆非恒道也」。

在下才疏学浅,但是真心期待东西文化和睦并存。 说得不对的地方请包涵。

品葱用户 沙漠仙人掌 评论于 2020-11-28

比较中庸的吧,一生三,三生万物

品葱用户 天下无贼 评论于 2020-11-27

点赞。

写这么多我看不懂的东西,楼主一定很有学问

品葱用户 曉之天道 评论于 2020-11-28

不要用我们这个时代的思维去理解古汉语,现代人的解读大部分都是错的。

老子的祖先是负责记录历史和图书管理的,那个时代“文字系统”本身还处在发明与完善阶段

文字是什么?文字是一套描述现实和人类内心思维的符号系统。 人类用各种符号标记猎物、水果、石头、水源等各种事物。
人类没有文字的时候信息无法精确的隔代传递无法跨越地理空间传递,信息被时空限制。每个人只能拥有当代的记忆,信息和记忆无法隔代传递则无法产生知识,文明也就不会诞生。
文字发明之前是靠编故事口口相传,传两代人信息就变得失去本来面目,乱七八糟,圣经旧约之前也差不多,所以你会看见各种离奇的故事,你可以想象没有文字和词汇的世界该如何沟通。

道可道,非常道。本意是,能用文字表达的道理,不是宇宙永恒的道理。(因为文字本身还不完善)

品葱用户 带钢丝的韭菜 评论于 2020-11-27

儒家有儒家的 “道”、墨翟这个射秽主义脑残也有自己的 “道”、连商鞅这个杀千刀的法西斯王八蛋在找工作时也知道夸夸其谈 “帝道、王道、霸道”。
为什么有这么一群奇葩,要自称自己是 “道” 家,仿佛全世界只有它们这一派才有 “道” 似的?

意思是,它们是 “道中之道”、它们才是一切 “道” 的老大,而别人的 “道” 都是从它们这儿出去的、都是跟它们学的、都是它们的分支。
尽管这帮废物自己什么都不会做、什么也不想做。

这才是 “道,可道也,非恒道也” 的真正内涵……

日本人养花有花道、喝茶有茶道、书法有书道、舞剑有剑道,如果这时候突然冒出一条什么也不会的楚国猴子,宣称自己才是各种道的祖师爷,你觉得大家想不想群殴它?

就像西方,有人喜欢哈耶克、有人喜欢凯恩斯,但这时候突然来一群没进化好的东西,大言不惭 “你们全都是错的,只有马克思主义才是宇宙真理”,你说它欠不欠揍?

这就是为什么连做梦都会梦见周公的孔老二,突然莫名其妙成了楚国猴子的 “学生”;
这就是为什么连千里之外的释迦牟尼,居然也成了应该遭到种族屠杀的楚国猴子 “化胡为佛” 的产物。

但是当人们批判 “儒家礼教” 吃人时、批判 “佛教清规戒律” 灭绝人性时,不仅不去思考自己批判的到底是不是真正的 “儒家”、“佛教”,甚至从来都怪不到两者共同的 “老师”、那只应该遭到千刀万剐的楚国猴子头上。
就像卡尔马克思散播瘟疫后,它就成了全世界 “无产阶级” 的教主,但是法国流氓打着它的旗号乱来,它却要说 “如果这也是马克思主义,那马克思就不是马克思主义”。

品葱用户 观西 评论于 2020-11-27

中国的典籍,废话太多。重复太多。佛经在这方面表现更甚!

品葱用户 muhammad 评论于 2020-11-27

古文不是白話,每個人的理解都不同,沒有對錯。

品葱用户 **hkfool

                                曉之天道** 评论于 2020-11-27

[>>]( “/article/item_id-554451#“)不要用我们这个时代的思维去理解古汉语,现代人的解读大部分都是错的。老子的祖先是负责记录历史和图书管理…

文中用到的逻辑学原理,基本是在苏格拉底的思想范围内。苏格拉底和老子相差没有多少年,大约不到一百年吧。 因此不算是以现代思想解度古人,可以算是古希腊思想解度古中国。 逻辑学并不是现代科学出现之后才有的思想啊。

品葱用户 **hkfool

                                带钢丝的韭菜** 评论于 2020-11-27

[>>]( “/article/item_id-554510#“)儒家有儒家的 “道”、墨翟这个射秽主义脑残也有自己的 “道”、连商鞅这个杀千刀的王八蛋在找工作时也知…

真,可真也,非恒真也。 假,可假也,非恒假也。

用这个句式更好。 逻辑和语言的关系比较大, 后来发展到用集合论做基础。 我上面用的都是更古老的逻辑学,估计就是大约老子年代的西方人的逻辑吧。

道如果做为一个集合,{茶道,酒道,花道…},  那么: 恒道,常道是不是道? 这个问题代入理发师悖论:

小城里的理发师放出豪言:他只为,而且一定要为城里所有不为自己刮鬍子的人刮鬍子。

但问题是:理发师该为自己刮鬍子吗?如果他为自己刮鬍子,那么按照他的豪言“只为城里所有不为自己刮鬍子的人刮鬍子”他不应该为自己刮鬍子;但如果他不为自己刮鬍子,同样按照他的豪言“一定要为城里所有不为自己刮鬍子的人刮鬍子”他又应该为自己刮鬍子。

恒道是道吗? 按照老子豪言, 道非恒道。 可是恒道应该是道啊?

理发师悖论发展到罗素悖论后, 后来发展到 ZFC 理论, Zermelo–Fraenkel set theory.  这些我傻傻看不懂了。 所以看到为道可道非常道扯一堆理由而不认逻辑错误的人,我也没脾气。

我又没有说道德经全错, 道德经里还是有不少名言的。 但是开篇确实一个大悖论而已,摆明了就是骗死人不尝命的一部经。

品葱用户 **带钢丝的韭菜

                                hkfool** 评论于 2020-11-29

恒道是道吗? 按照老子豪言, 道非恒道。 可是恒道应该是道啊?

它不是这个意思。
按照哥们的逻辑,它应该把话写成 “恒道也,非道也” 才对。

但它实际却写的是 “道,可道也,非恒道也”。

所以,这仍然还是我上文所解释的:
它想谈 “道”,但它想谈的 “道” 却不是儒家、墨家、法家所追求的 “平凡的道”,它根本不屑于与儒家、墨家、法家等等等等平起平坐(虽然那时候还没墨家与法家),它是想显示自己比别人更高人一等、显示自己这一派所追求的 “道” 是所有学派的祖宗。

其实这跟网络喷子是一模一样的变态心理:
自己又提不出什么靠谱的真知灼见、也理解不了别人到底谈的是什么,但是却见不得别人比自己更出风头,于是偏要以把别人踩下去的方式、来变相衬托自己更 “高”。

哥们确实没说道德经全错。
其实连我这么痛恨《道德经》的人,也没说过它全错。
但从整体而言,这本妖书确实通篇都充斥着妖论,是跟《共产党宣言》、《资本论》一个档次的害人之物。
墨家(射秽主义)、法家(法西斯),都出自反人类的《道德经》。

《道德经》的作者是楚国猴子。
楚国猴子是应该遭到种族屠杀的反人类物种,它们的心理能健康得了就见鬼了。

仁慈的周武王、周公,不听姜太公之言,没把楚国猴子给杀干净,后果就是反人类的楚国猴子数千年来都在朝周边输出反人类的共产瘟疫,最终把高贵的华夏人也统统拉低到 “汉民族” 的水平。

品葱用户 **hkfool

                                带钢丝的韭菜** 评论于 2020-11-29

[>>]( “/article/item_id-554690#“)它不是这个意思。按照哥们的逻辑,它应该把话写成 “恒道也,非道也” 才对。但它实际却写的是 “道,可…

但是我一直接受不了杀掉那怕是史前的楚国猴子,思想问题用逻辑学解决就可以了。 。 当然,你所说的楚国猴子是很暴力的,根据历史来看,它们禁止人类发展逻辑学,甚至把这些有逻辑的人都肉体消灭了。

但是,这仍然不能归罪与老子。 用他的思想害人的不是他自己, 是后世的猩猩们。 而猩猩们也不一定是楚国原生的, 以中共的人类史研究所的说法好像是三十万年前的北京猿人才是中国人祖先, 但是我不太相信这些猩猩的说法。

原文我补了一段语言与逻辑的关系,重点之一是身体语言才是更真实的语言。

品葱用户 **hkfool

                                带钢丝的韭菜** 评论于 2020-11-28

[>>]( “/article/item_id-554690#“)它不是这个意思。按照哥们的逻辑,它应该把话写成 “恒道也,非道也” 才对。但它实际却写的是 “道,可…

有一个最大的问题是,按照集合论的逻辑, 「道可道非恒道」中的道无法进入「道的集合」。
同样,「复兴中国」的这个中国根本不是「真的中国」。

你看,同样的逻辑错误,猩猩们会承认这个逻辑错误吗? 二千年来猩猩们就没认过错,谁提出问题就消灭谁。

品葱用户 **带钢丝的韭菜

                                hkfool** 评论于 2020-11-28

[>>]( “/article/item_id-554693#“)但是我一直接受不了杀掉那怕是史前的楚国猴子,思想问题用逻辑学解决就可以了。 。 当然,你所说的楚国猴…

我又不是当政的政治家、每句话都必须严谨到滴水不漏。
我一介平民,说两句气话也没什么。
其实真要我去干种族灭绝这种事,我是干不出来的,否则真成 “种族歧视” 了。

我依然是那个态度:我只歧视文化,不歧视地域、更不歧视血缘。

真若从政治家的角度去考虑问题和说话,其实应该把作为族群的楚猴给描绘成 “受害者”。
就像《美国队长1》里的台词一样(大意):纳粹第一个侵略的,其实是它们自己的祖国——这样的言论就等于是在把 “纳粹政府”、“纳粹文化” 与 “德国人” 等元素拆开。
所以,不是楚猴这个族群制造了共产瘟疫,而是楚猴作为一个族群最早被共产瘟疫感染。

这就是为什么一百年前的日本政府要用 “支那” 一词来拆分 “清政府” 与 “大清子民”;
这就是为什么今天的美国政府要把 “中共” 与 “中国人” 拆开。

但我又不是政治家,不需要像这么说话、不需要去玩什么分化瓦解。

我没有归归罪于李耳、庄周。否则就不是在骂它们了,而是在夸它们。
我说老庄才是 “汉文化” 真正的奠基者、“汉民族” 真正的教主,不表示这俩脑子有问题的残疾人真有能力塑造一种文化、一个民族。
事实上,宋国、楚国,本来就满地都是 “老庄”,大家的思维都差不多,只不过只有那两个神棍把想法写成了书而已。

非洲人、印第安猴子,跟宋国、楚国猴子的想法是一样的,既野蛮又反智,本来就 “共产主义”。以至于别人都工业时代了,它们还在石器时代。
但是非洲人、印第安猴子就写不出《道德经》或《共产党宣言》来祸害全世界,顶多只是常年活在 “自己杀自己” 的状态中。

可是,“共产主义” 毕竟是瘟疫。
一旦有人感染,你既不治疗、也不屠杀、甚至也不隔离,后果就是所有人早晚都会被感染。
美国就隔开了印第安猴子,给它们保留地,所以美国就没被印第安祸害。当然,美国现在有没有被非洲移民祸害,是另一回事。
中南美就不隔离,所以共产瘟疫就会在这里肆虐,它们现在还和当年的印第安猴子是一样的生存状态,以至于满地军阀、毒贩,甚至委内瑞拉这种地方的石油明明比沙特还多,却是个穷国。

而华夏不仅不隔离,还他妈脑子抽风地把一部分猴子给封成了公爵,这不是鼓励猴子朝周边输出瘟疫么。前商贵族成了宋国这么个公爵国,照样搞破坏;前商底层成了楚猴这么个蛮夷国,不仅搞破坏,而且你不给它们爵位,它们还自封为王,公然与你平起平坐。
几百年后,华夏就被楚国猴子给翻了盘,还被变成了 “汉民族”——这其实跟 “南非” 的性质是一模一样的。南非也曾经是发达国家,但是被文化落后的原住民翻盘后呢?

品葱用户 **hkfool

                                带钢丝的韭菜** 评论于 2020-11-28

[>>]( “/article/item_id-554703#“)我又不是当政的政治家、每句话都必须严谨到滴水不漏。我一介平民,说两句气话也没什么。其实真要我去干种族…

理解。 另外,我认为猴子问题是这样判断的:他行为像猴了,他思想像猴子,那么,他就是猴子。

在德国民俗中应该是用鸭子:走路像鸭子,说话像鸭子,这就是鸭子。

而我一般是用猩猩,因为猩猩社区被研究的比较清楚。 英国美女 Goodall 研究的是非洲猩猩,日本人进一步研究的是猴子群落。 Goodall 是人类学者, 可惜中共不知道 Goodall (古德)研究的是它们。

品葱用户 **带钢丝的韭菜

                                hkfool** 评论于 2020-11-28

[>>]( “/article/item_id-554706#“)理解。 另外,我认为猴子问题是这样判断的:他行为像猴了,他思想像猴子,那么,他就是猴子。在德国民俗中…

“夷狄而华夏者,则华夏之;华夏而夷狄者,则夷狄之。”

品葱用户 **hkfool

                                带钢丝的韭菜** 评论于 2020-11-29

[>>]( “/article/item_id-554707#“)“夷狄而华夏者,则华夏之;华夏而夷狄者,则夷狄之。”

这句话有学问,但是小孩子们又会被老夫子们教训:咱祖上才是华夏,他们都是夷狄。 然后写作业的时候夷狄这两个字又会写错,最后就记下一个以夷制夷。
其实人类社会中何尝有华夷之分,只有人兽之分。但是多数中国人都不教育这个,还一直说人之初性本善。 结果是逻辑混乱,行为懦弱,儒分明就是懦,却成圣了。而最后,金字塔里当然只剩下爬虫。

所以是社会结构让语言退化,退化的语言无法支撑逻辑,混乱的逻辑让人性退化,退化的人性助长暴力,暴力再支持谎言,谎言再让语言中失去真相进一步退化,更缺少逻辑,更迷信权力,更加强社会集权结构,,这样的循环就不断加强金字塔结构。

要等中文做为一种语言得到逻辑的营养,至少还要三代人吧。

品葱用户 **hkfool

                                hkfool** 评论于 2020-11-28

[>>]( “/article/item_id-554709#“)这句话有学问,但是小孩子们又会被老夫子们教训:咱祖上才是华夏,他们都是夷狄。 然后写作业的时候夷狄这…

还有请考虑一下:
- 道可道,非恒道。  道非恒道,这个口气好大,但是,恒道是道吗?
- 白马非马,这是矛盾。 马非白马, 这个可以说得过去。

但是如果有一个集合是「马的集合」, 马和白马都在马的集合中,对吧?

道 的集合中没有老子的道,那么你胡扯什么? 人的神必须理解什么是人,你家的道都不在所有的道中了, 当然没有人道。  这样说当然就会引来猩猩们狂喊:逻辑错误,呵呵之类。

神在人的集合之外,但是如果没有人的集合,神就不存在,至少无法被逻辑对应。

这个时候,我自己也就逻辑混乱了。 但是至少可以感觉到「道德经」会把人道灭掉。@带钢丝的韭菜

品葱用户 **带钢丝的韭菜

                                hkfool** 评论于 2020-11-28

[>>]( “/article/item_id-554709#“)这句话有学问,但是小孩子们又会被老夫子们教训:咱祖上才是华夏,他们都是夷狄。 然后写作业的时候夷狄这…

我认为老夫子们给孩子强行洗脑,是结果,而不是原因。

伟大的周人入侵东亚,才给这里带来了真正意义上的 “文明”。而反人类的楚国猴子,不去学周人的思想、以让自己也能进化成文明人,却光他妈学其它东西、然后再用这个反过来扰乱人类文明秩序。

等到反人类的楚国猴子窃取了华夏,所有人都成了 “汉人”,这就等于是实现了庄周的 “思想”——
庄周这个宋国神经病不是一直叫嚣 “圣人不死,大盗不止” 么。
意思是,正是因为有了 “圣人(文明人)”,才衬托出了 “大盗(野蛮人)”。
所以,消除 “大盗” 的正确姿势,应该是先消除 “圣人” 造成的对比差。
只要 “圣人” 死绝,天下没了对比,自然就不存在 “大盗” 了。
(这就不要奇怪为什么 “掩耳盗钟” 的故事会发生在宋国,这俩明明是一样的自欺欺人的逻辑。这也从侧面证明了我前文所说:老庄这种反人类的神棍并没有开创什么,前商瘟疫文化肆虐的地区,本来就满地都是 “老庄”。捂住自己耳朵去偷别人家钟的那只宋国猴子,明明就和庄周是一模一样的脑回路。)

同理,只要楚国猴子把正统华夏人赶尽杀绝,天下就没人还会歧视自己是野蛮人了。
甚至 “汉民族” 这个由楚国猴子建立起来的、应该遭到种族屠杀的劣等民族,还能反过来以 “华夏” 自居,调头去把别人当成 “蛮夷” 歧视。

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这样的 “思想” 荼毒华夏大地几千年后,清末时一条湖南猴子喊出 “师夷长技以制夷”,居然能被没见过世面是支那猪认为是 “进步”、是 “开眼看世界”。
不愧是生在楚地的,这他妈跟当年反人类楚国猴子的思维一点区别都没有。华夏人,本来就是因为这个才歧视反人类楚国猴子,结果反人类的楚国猴子把所有人都变成 “汉人” 后,这样的瘟疫居然会被当成正面东西宣传。

品葱用户 **hkfool

                                带钢丝的韭菜** 评论于 2020-11-29

[>>]( “/article/item_id-554719#“)我认为老夫子们给孩子强行洗脑,是结果,而不是原因。伟大的周人入侵东亚,才给这里带来了真正意义上的 “…

蛮夷真的是傻乎乎的,不信你看一下「理发师悖论」,他们的理发师连自己的顾客都分不清了,这个悖论搞到蛮夷们把数学基础全推倒重来了一遍, 折腾了一百年。你说傻不傻?

集合就是 SET, 蛮夷们就全部 RE-SET 了一轮。

楚猴非猴,这肯定不对。那么猴非楚猴?

被形容词修饰的名词还是在名词原来的集合中。 道 不在 道 的集合中会带来什么问题? 这个时候我们才真的是用现代逻辑学研究道德经之害。 问题在于,「道非恒道」破坏了集合论的基础,把正常逻辑出现的条件给阉割了。

逻辑学的基础是一个只有两个元素的集合: {真、伪}
然而道德经开篇就以道非恒道的方法唆使学生们学会如何把「真」元素改成了一个多元素的集合: {真,大真,常真,非常真,以伪做真,假做真来真做假之真,…}
同样把伪改成了集合从而让中国人不辨真伪, {伪,大伪,恒伪,常伪,善意之伪,小善之伪,圣人之伪,爱之伪,为了人民的利益不惜一切代价之宁愿之伪,大义之伪…}

而不辨真伪的结果是什么?  就是:只有死亡是真的,只有权力是真的,只有杀人的权力代表逻辑中的「真」。

品葱用户 **hkfool

                                hkfool** 评论于 2020-11-29

[>>]( “/article/item_id-554734#“)蛮夷真的是傻乎乎的,不信你看一下「理发师悖论」,他们的理发师连自己的顾客都分不清了,这个悖论搞到蛮夷…

中国人追求的「道」是道的集合所不能包容的, 这个悖论的结果在现实中演绎就将是「大量的血」,和历史中发生的一样。 金字塔要血祭,因为按照所谓道德经的开篇,中国人应该不在人的集合中。

德国数理逻辑大师戈特洛布·弗雷格(Frege)曾研究用集合论去描述数理逻辑,为此他还写了一本书。他在给罗素的信中提到他的工作时说他为此构造了一个特殊的集合(A),这个集合由所有不包含自己的集合构成。也就是说,集合 A 的元素 X是一个集合,  X自己不是自己的元素,即 X ∉ X , X not in X。罗素在回信中讲述了前面的理发师的故事。聪明的弗雷格看出了这实际上是指出了他所构造的集合 A  的问题:如果 A ∉ A ,  A  not  in A,那么根据定义 A  应该包含 A ,即 A ∈ A ,  A in A;但是如果 A ∈ A  , A in A,那么同样根据定义 A  又不应该包含 A  ,即 A ∉ A,  A  not  in A。可此时弗雷格的书已经付印,修改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弗雷格只能在书中加一个后记并写到:在工作结束之后而发现那大厦的基础已经动摇,对于一个科学工作者来说,没有比这更为不幸的了。

虽然罗素没有直接点出那个弗雷格所构造的集合的悖论,但人们还是将那个集合的悖论称作罗素悖论。…

道不在道的集合里? 真不是真,如果用中文来描述各种真,真就不在真的集合里。同样,伪不在伪的集合里。
华夷之分和道德经的逻辑悖论也同样就是一个问题:中国人不是人吗?

所以还奇怪吗? 只要中国复兴这个想法一出来,就会有全球排华。 因为中国人不在人的集合里。

品葱用户 **带钢丝的韭菜

                                hkfool** 评论于 2020-11-29

[>>]( “/article/item_id-554734#“)蛮夷真的是傻乎乎的,不信你看一下「理发师悖论」,他们的理发师连自己的顾客都分不清了,这个悖论搞到蛮夷…

是的,正因为害人的 “伪道家” 的存在,使得那些本来应该被改造、隔离或屠杀的低等人,自认为自己也领悟了 “道”。所以,是害人的《道德经》生出了极右的法家、和极左的墨家,荼毒华夏数千年——它们本质上都是认为 “一切都是假的,只有权与利是真的”,都是犬儒思想的受害者。

品葱用户 帳號又忘了 评论于 2020-11-30

日本政客自殺,直覺反應是什麼?
可能發生政治醜聞被抓包,甚至只是民政沒有辦好,他覺得很羞恥自殺了。
他可能做了壞事。但是一般人看到這種事件,會有他做了錯事,但是在自殺這個層面有”謝罪”、”這人沒那麼壞”還知道廉恥的感覺。

韓國政客自殺,反應是什麼?
韓國人比較剛,可能為了表達政治訴求抗議,又或者像盧武鉉那樣親屬被抓包有財務問題。
出事以後”謝罪”的部分感覺跟日本人差不多,如果是為政治訴求抗議,那不管贊不贊同這個人的政治立場, 會讓人感到尊敬。

中國政客自殺,反應是什麼?
解放軍上將張陽自殺時,官方通告說其:“自絕於黨、自絕於人民”。有部分粉紅則認為“腐敗份子死的好”、“自殺是要保護親屬免於案件繼續被調查之波擊”,諸如此類,人都自殺死了還要踩上幾腳。

為什麼不會認為,中共黨內的涉案幹部或者有“謝罪”色彩?
為什麼會這樣?
按共產黨的說法,那就是因為中國國情特殊。

別國的道都“可道”,中國的道不可道。因為“中國道路、中國主義是與具體實際相結合”所以中國的道不可道,中國的“常道”不僅外國人不可道,中國人也不可道。

每一個共產黨高幹,他們都在說道些什麼“可道”的“非常道”?
他們在講: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科學思想觀、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
這些是什麼?這些就是他們可道的非常道。

常道是什麼?
常道是他們真正相信並且身體力行的事,天地不仁中國人都是芻狗,共產黨就是天,視人命如生產資料。無所不用其極大撈特撈,只要能獲取利益不要在意踐踏別人,盡量把子女送出國,這就是不可道的常道。

不可以在央視或任何媒體教育中國人這些“與中國實際相結合的常道”,不可在大學、高中、國中、小學教育中國人這些”常道”,他們只能公開告訴人們“可道”的“非常道”。

可道就是官員腐弊自殺是自絕於人民是無恥的表現,可道就是“愛國就不要遞刀子給外國人”。可道就是要跟吳花燕說的做的一樣,拒絕給外國醫院免費治療,可道就是這樣做這樣才能避免產生方方那樣的尷尬,“遞刀子給外國人”,這之中還有自我保護的“常道”,如果你跟方方做了類似的事,隨時有可能會陷入被粉紅圍攻的境地。

不可道的“常道”,大多數中國人都沒辦法從學校的教育中接收到,只能自己去體會,因為“中國道路、中國主義只會與具體實際相結合”,你得實際被鐵拳了才能漸漸體會,甚至被鐵拳了都還體會不到。

論語說:道不同不相為謀。

共產黨用可道的非常道教育民眾、統一中國的意識形態,然後放任領略常道卻能夠滿口非常道的黨人使用“常道”去謀取自身利益。弱民以為道就是要避免“遞刀子給外國人、要愛國”那樣愛國愛黨之黨人口中的可道之道,其實那些只是被教育的可道之道,不是在中國能往上好好生存的常道。結果就是統治階層的不可道之常道與多數被統治階層之間的學習的可道之道不相為謀。

沒有與統治階層統治中國所需要的具體實際相結合時,道的本來面目是怎樣?

道可道是常道,說什麼就是什麼。

現在有不少發達國家的政治人物,也有這種公開說一套私底下另外做一套的行為模式,離“道可道非常道”已經不遠,也有不少選民無奈之下已經默認去接受那種政治人物普遍都騙人說謊好像也無所謂的價值觀。

川普任職總統,有時表現的像個白癡,但他非常誠實的袒露自己的想法。他以前從來沒認為自己真的能當選總統。你們應該也有看過他孫女表演中文的樣子,從這可以看得出來川普一家早在成為第一家庭以前,便看到中共統治的中國正在越來越有商業利益可以賺取,而那代表的是中共所謂的崛起。

他今年跟美國人說:“我要是輸了以後美國人都要學中文”,他是真心話,不是在開玩笑。

他們可以說川普拉攏盟友做的不夠好,內政愚鈍魯莽。可川普沒有欺騙美國人,他孫女早就在學中文了,川普做了總統以後針對中國到底做了什麼?他不為民主或意識形態,他想為美國人改變這種趨勢,如同他競選時的口號那樣,美國第一,他是個誠實的人。

道可道是常道,說什麼就是什麼,誠實、講真話,才是最好的政治品格。

中國共產黨認為照搬西方“道可道是常道”的民主,只會帶來災難,與中國的具體實際相結合的民主才是“道可道非常道”。

西方民主有可能會帶來災難不假,但與中國具體實際相結合的共產黨認為的民主本身就是巨大持久的災難。

品葱用户 **hkfool

                                帳號又忘了** 评论于 2020-12-01

[>>]( “/article/item_id-555187#“)日本政客自殺,直覺反應是什麼?可能發生政治醜聞被抓包,甚至只是民政沒有辦好,他覺得很羞恥自殺了。他可…

除了日本韩国与中国的文化对比,可以看到文化的基础是不同的逻辑。欧亚各大地缘政治区域都有不同的文化,西欧、俄罗斯、中东阿拉伯世界、印度、东亚,各地的文化不同,宗教不同,政治结构也不同。

而日韩不仅有中国文化的影响,也有海洋文化,近代更受美国文化的直接输入。

回到欧亚大陆,从西欧到东亚有明显的逻辑梯度。 从西欧的逻辑学、数学、科学,到东亚的道德经、道家、儒家。 如果仅从区域文化差异来说,不分优劣,只是差异而已,和地理对应着。 这也是普世价值无法西学东渐的原因。 在欧洲,人们认定人体之美, 从而赞美人体,保全人体。 而在中国,人们认定有更大的存在,在上方,是一种玄玄妙妙的道,结果是要求个人牺牲,以我将无我的套路让人伤害自己,当然首先是伤害他人。 和西方的逻辑几乎完全不同,道不是道的迷宫里不会承认:道就是道,人就是人。

这同时也是东亚政治结构的结果,金字塔集权体制让所有人只敬上。 一切都在推向一个方向,人不是人,而是一将功成百骨枯中的百骨。 或者是不惜一切代价中的代价。

然而在西欧的逻辑中这一具枯骨,这个代价是很大的。 我也认为这样的逻辑很合理,每一个人,他/她的身体最真实,不可以用道德名义伤害他们每一个人的身体。

@带钢丝的韭菜 回复 hkfool

它不是这个意思。
按照哥们的逻辑,它应该把话写成 “恒道也,非道也” 才对。

但它实际却写的是 “道,可道也,非恒道也”。

道,可道也,非恒道也。  简化一下:道非恒道。 确实没有说:恒道非道。

白马非马,对应于:马非白马。  但是,这里其实说的不是马,而是颜色。 马是动物,而白色是颜色,两个不同的概念。

同理,道德经开篇就其实是说:我讲的不是道,而是恒。  这就是诡辩术的起手式, 恒,通常是用来形容时间的, 恒久、恒古。 道非恒道, 请问你要说道,还是要说恒?

将道做为一个集合可能抽象一些,但是将马做为一个集合就容易,这个集合里有:{马、白马、黑马、公马、母马、战马、拉车的马、…} .  这个集合里都是马, 不能有不是马的马。 如果白马也变成一个集合,就是子集,其中有 {大白马、小白马、公白马… }

如果说构造一个集合包含不是自己的元素,这本身就是悖论。 但是,补集的概念是这样的, {1,2,3},这个集合 有一个补集是所有不是1,2,3的自然数。 补集如果无限大,那么应该就没有什么值得讨论的。 无限大的数学运算其实不是无限大就是 0。

逻辑学在上世纪深入到了集合论, 给自己理发的理发师到底是谁的问题可能不会让中国人过于奇怪,但是,一个集合包含不属于自己的元素就是集合论中的悖论了。

道德经开篇就指向悖论,比理发师悖论更经典,只是罗素这位西方哲学家可能不知道道德经。如果说这不是老子的本意:要找一个不属于道的集合的道。那么他至少是要找一个不是「恒道」或者「常道」的道的集合, 这是一切逻辑混乱的开始。 直接进入无限大的地步了。 真实的「人道」就是一个太小的集合,再不值一提。

品葱用户 **hkfool

                                hkfool** 评论于 2020-11-30

这里给《道德经》道歉,因为《道德经》没有说:道非道。 也没有说「道 」仅仅用作名词,不可以用作动词。

我只是用古希腊的逻辑学来解读道德经, 自然就解出了矛盾。 如果要把这种矛盾解决的更清楚,现代的集合论就更好用。 上面已经说过了,这里不再重复。老道们可能会说:非也非也,道是一种修行。 修你个狗头,我可不是给专业胡扯的老道 们来道赚的。 都把人领到悬崖上了,稍微向前一步就掉下去。

我们现在就以原文来解,道可道非常道,头尾两个道,是不是集合与子集的关系? 子集已经是无限大,交集、补集在哪里? 根本就是不想让人做集合运算,专业诡辩的伎俩。 学生如果不先听我讲一下,直接就被这种老道带沟里去了。

如果理解成为「道非道」就是构造了一个标准的罗素悖论。 就算他只说了:道可道非常道。 我也希望人们知道这是危险的方向。 这是中国人的思想常常逻辑混乱的原因之一,老祖宗没讲好,把人们给讲糊涂了,祸害二千年,这老头结果还做成了道祖。

最后也是最严重的问题是:道,如果做为一种形状,有人形吗?  – 这个问题为什么最严肃? 以我们人类的心理来看待「道」, 我们吃没有人形的动物植物就少一些心理压力, 相反就可能会有同类相食的心理障碍。既然它已经成神了, 它又没有多少可能有人形, 它很可能就是要吃人的所谓神。

点击品葱原文参与讨论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求援】新晋youtuber被大量五毛袭击

想做教育家的Klaus,是今年新出道的注重逻辑分析,而不是时政话题的youtuber。 结果还没做几支影片,评论区就被大量粉红和五毛洗版,稍微往下翻一点就能看 …

中共会不会垮台?中国人不会造反?

欢迎交流讨论,顺便支持一下原作者 品葱用户 千年暗室一灯明 评论于 2020-07-12 暴政必亡! 品葱用户 同人志 评论于 2020-07-11 垮台是一定的 但是造反却不一定 可能直到中共完蛋了,国内都不存在什么要求共产党滚蛋的造反, …

工银国际程实:民生、科技、金融是投资中国的黄金三角

**发言 | 程实 ** 编辑 | 郭力群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全球经济受到严重冲击,出现了一场前所未见的危机,全球产业链随之生变。在第一轮疫情高峰期过去后,中国等一些国家重启经济并出现缓慢复苏势头,由于对疫情应对及时,再加上政策扶持,当 …

所有生活都是合理的,我们没必要相互理解

这是半佛仙人的第283篇原创 1 题目出自刘慈欣,我最喜欢的作家之一。 在我看来,网络吵架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生活这么难了,还不让人在网上喷几下么? 白天被生活暴打,被老板欺负,被学业嘲讽,被同事捅刀子,被金钱笑话,喷一喷,有利于身心健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