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战”火 烧过春天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肖战在演唱会上

文 | 王于梦 张语墨 

编辑 | 王珊

人生过了四十多年,林艾丽结了两次婚,去过十多个地方旅游,却在微博超话里才感觉“又年轻了一次”。去年,网剧《陈情令》播出,第一个镜头,主演肖战与王一博在悬崖边诀别,面容干净,泪光闪烁,林艾丽马上打开电视想要投屏,“这要是我的孩子该多骄傲啊!”

为了加入粉丝正规组织,她在微博关注了几个超话,是哪个都爱的“双担粉”,凡是和他们有关的话题,林艾丽一丝不苟,按时签到发帖,和年轻小女孩们一样,称呼肖战和王一博为“哥哥弟弟”。

《陈情令》由耽美小说改编,两个年轻演员大火后,同人文根植滋长,微博里CP超话就有好几个。去年,一篇名为《下坠》的同人文被发布在国内同人文平台LOFTER和国外知名同人小说数据库网站AO3,文中将肖战设定成“有性别认知障碍的发廊女”,很快在CP粉中口口相传。林艾丽点开一个粉丝分享的链接,看了几页就气得关掉手机,“如果你真的爱他,你会这么糟蹋他?”

林艾丽是“博君一肖”CP超话反黑组的一员。春节前,几个像她这样的“妈粉”就提议,联合在微博举报《下坠》的分享链接,理由是“色情涉黄”,但被CP大粉否定,“干嘛那么认真?这是我们的乐趣。”“姐妹们都喜欢,你算老几?你跟不上潮流了!”她赶紧删除了那条留言,害怕自己引起CP粉众怒,被举报封号。

2月27日晚上,林艾丽在微博热搜闲逛,突然发现《下坠》被举报成功了。两天后,AO3网站彻底与简体中文世界告别。在粉丝群讨论和不断增加的热搜中,她才知道,这次带头的是肖战的“唯粉”(只喜欢肖战的人)。

“干得漂亮!”林艾丽有些可惜,“如果带上我,我肯定也跟着去。”

对林艾丽来说,这只是饭圈日常反黑的一次胜利:他们成功让恶意剪辑王一博的血腥视频消失,也曾让“肖战团队搞糊王一博”的“阴谋论”链接无法显示。但这一次,举报超出了饭圈的边界,人们终于意识到,这会给现实带来怎样的变化。愤怒在蔓延,网友们罕见地集合起来,开始了延续至今的“抵制肖战”行动。

另一场疯狂的战争开始了。

二·二七大团结

_

2020年2月的最后一天,每四年会重逢一次。但对同人圈很多人来说,失去的,再也无法挽回。这天傍晚,苏晴和平常一样刷着微博,疫情未结束,考研面试被推迟了,写同人文和刷微博是她打发焦虑的方式。但很快,她意识到情况不太对:首页上关注的“太太”(同人写手)们在重复刷词条:“AO3被墙了?”

作为拥有236万用户,3.618万个同人圈的非盈利网站,AO3被国内同人圈广泛使用。它保存着不同语言、不同国籍的所有自由创作者的同人作品,被公认为圈内最后正规,自由,开放的乐园。

苏晴试着不断刷新网站页面,熟悉的红色logo再也没有出现。她脑袋是懵的,眼泪无法控制地流下来。

苏晴从高中开始看网文,大一开始写同人文,四年来积累了近 8000个粉丝。和很多爱好者一样,她在这块主流之外的灰色地带寄托了时间与情感。很多段落在国内审查下无法通过,大家会挂上AO3链接,上面有完整版文章。如今,本就岌岌可危的圈子被再次逼退。

当晚的互联网掀起了一场风暴。

共同的失去让创作者们前所未有地团结在一起。很多人无法入睡,选择用行动表态。他们涌入豆瓣,给肖战主演的各个作品打1星,几部作品被顶上了实时热搜榜。

过去半年,苏晴总会在微博热搜上看见肖战。她对这位新晋顶流的印象是温柔、善良。但对他的粉丝印象并不是很好,苏晴记得肖战明确说过“不喜欢茄子”,但粉丝故意在评论区狂刷茄子图标。她觉得这种关系有些病态,“把他当作小孩子的玩具一样。”

但对于整件事,苏晴有些后知后觉。之前见过最激烈的情况,不过是“(其他偶像的)唯粉看到同人文里明显捧一踩一,去作品评论区骂作者。”但肖战粉丝把同人圈的规则改变了。

2月26日,微博名为“迪迪出逃记”的写手把同人文《下坠》的最新链接发在了微博上,在“博君一肖”CP粉圈广泛传播。文章里,肖战被塑造成一位性别认知障碍的性工作者,肖战唯粉愤而向网信办及扫黄打非办公室举报。苏晴当天就看到过相关热搜,以为只是粉圈内部日常斗争——唯粉举报CP粉。有写文的朋友害怕被举报这件事会降临到自己头上,还主动删掉了一些文章。苏晴觉得她们过于小心了。

《下坠》同人文的插画 图片来源网络

她没想到,原本饭圈内部常规争斗的事件,最终演变为一场耗时数日的战争,蔓延至漫画、游戏、电竞圈。2月27日,几个与创作有关的群体形成联盟,公开抵制肖战粉丝,被网友称作“227大团结”。之后,作战阵地不断外延,连第一卖货博主李佳琦的直播间也没能幸免:3月1日晚上,李佳琦紧急撤下了一款肖战代言的化妆品。

战争的严重态势早被敏锐的粉丝察觉到:李佳颖在英国交换,因为厌恶肖战粉圈的低龄化,选择“Solo追星”,游离于饭圈之外。“我经常看到有一些(反黑组的)人会把黑粉挂出来,让大家去举报,举报本身在她们眼里不是件很严肃的事,就只是达成目的一个手段。”她在肖战超话里发帖,告诫粉丝们“不要再像甩锅一样澄清,不如把事情说开了说明白”,结果被超话主持人禁言24小时。主持人由活跃的粉丝担任,掌握“舆情”导向。“理智粉在那个时候根本没有发言权,我们离核心圈层太远了。”

28岁的“双担粉”徐稚也曾在2月29日发帖劝告:你们现在道歉还来得及,可以及时止损。有唯粉发现她是CP超话“博君一肖”的关注者,回怼她:“你肯定不会只站在肖战这边着想,我们为什么要道歉?”徐稚无奈退出超话,“他们觉得全世界就他们最爱肖战!”

第二天晚上,朋友们的信息接连轰炸她手机:你最爱的男人和你最爱的游戏掐起来了,你站哪边?

原来,一个肖战粉丝在网络游戏“剑网三”刷屏,又在YY语音里“为肖战澄清道歉”,女生哭诉:“如果大家想对我们粉丝进行辱骂,我们全盘接受。”按照游戏圈的规矩,这是肖战粉丝主动“对线”(引战)剑网三玩家。一个游戏玩家说:“听得血压都高了,世间竟有如此脑残!”战火再次蔓延,恶搞肖战的视频出现在B站,肖战照片被做成表情包。

很多人承认,战争怒火里夹杂着更复杂的东西:举报,这个在饭圈已经常态化的操作像幽灵一样在各个领域潜伏。

痛恨这一行为的人们,采取了同样的方式反击:有人发现肖战在还未踏进娱乐圈之前的设计作品涉嫌“抄袭”《小飞象》,向迪士尼发去数封举报信;集体涌入Olay网店找客服开纸质发票,被冷处理后开始向消费者协会投诉举报,想送商家在315晚会上“出道”。

接连一周的车轮战后,肖战代言受到波及。3月1日,肖战工作室在微博发布道歉声明。肖战粉丝集体闭麦。但她们偷偷在各个话题里反黑、控评,为了挽回“金主爸爸”,更加热情地购买偶像的代言产品。

围观战役这几天,写手苏晴一直在想艺术史老师说过的一句话:人是过了很久才认识我们这个时代的。“我们在河流里的人是感受不到流速的,只有站在岸边的人能够看到。要等很多年以后,我们回望这段日子,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失去了什么。”

游戏圈的回击

随手举报不谢

_

一个月前事情还不是这样的。以肖战为封面的《人物》二月刊,3秒突破了10万册,同样作为二月刊封面的《时尚芭莎》完成这个数字只用了1秒。肖战出现的东方卫视节目中,收视率当天超过《焦点访谈》。疫情期间,肖战全球后援会集资123万余元捐款,“博肖爱心联盟”也以两个人的名义捐款150万余元,被媒体称为“正能量追星的打开方式”。他是去年夏天以来最亮的那颗星星。

举报事件几天后,琪琪晚上睡不着一直在想,现在这么多人骂他,肖战会不会很难过?她没有参与这次举报,仍然觉得很对不起他,“没有保护好战战”。琪琪说,经历了这次低谷,自己会一直陪肖战走下去。

琪琪是肖战的3年老粉——三年前,肖战25岁,刚出道,在X玖少年团做唱跳歌手。进入娱乐圈之前,肖战做过设计师,完全没演艺基础,练舞练到脚趾盖脱落。“他以前特别爱笑,阳光大男孩,积极向上,特别感染我。”哪怕一夜爆红,琪琪觉得肖战还是很温柔,“他签名是双手递给别人。”

那时,肖战被粉丝们调侃为“十八线小糊星”,他想出单曲,但只有团里人气最高的才可以,粉丝们“熬夜爆肝氪金打榜”,筹集了上百万,最终肖战人气第一——他超级开心,发了微博:“只要你们在我身边,我就满足。”

他曾为粉丝开辟了条“秘密花园”留言微博,粉丝们可以在下面尽情诉说自己的生活琐事、喜怒哀乐。肖战像个邻家知心哥哥,给即将考试的粉丝加油。一个肖战老粉丝觉得,他把自己放得太低。

《陈情令》剧照

去年夏天,《陈情令》大火,大批新粉丝随之而至。肖战唯粉、王一博唯粉、双担粉与CP粉开始在“秘密花园”下混战:唯粉认为肖战在事业上升期,需要单独发展,要求“拒绝和一切《陈情令》同事同台”。留言不堪入目,很多唯粉甚至希望“王一博早点死”,还攻击他家人,同时也被对方粉丝还击“给肖战收尸”。自此,粉丝之间开始了旷日持久的内部战争。

即使喜欢同一个偶像,饭圈的内部也很复杂:唯粉认为只有她们站在肖战立场上,无条件地对他好;更狂热的“毒唯”会针对肖战以外的艺人无差别开战。他们看不起CP粉,觉得那是一群整天意淫的“假粉丝”。而在CP粉眼中,唯粉把一切与肖战有关的人都当做“情敌”,“就像鹿晗唯粉至今还在骂关晓彤”。不同的粉丝会开设各自的微博超话,作为自己的舆论阵地。

至于林艾丽这样的“双担粉”,更没有话语权,谁都喜欢的粉丝,能为哪个真心考虑?她曾试图在超话里劝架,随后她的微博便被唯粉留言攻占,人数太多,“我们打不过他们。”

肖战和王一博

内战愈演愈烈,“秘密花园”也被关闭。去年11月7日,肖战将微博设置成“半年可见”。同一天,王一博方委托的律师事务所宣布,以“涉嫌侵犯名誉权之侮辱、诽谤图文”将六名肖战粉丝起诉至北京互联网法院,被告中,有人称自己还在读高中。

肖战唯粉中,许多大粉资料年龄显示是“00后”,林艾丽说,有些带节奏的唯粉,资料清一色填肖战的大学,假装大学生,可微博里还在讨论寒假作业。这次第一个举报AO3的肖战粉丝,资料里写的也是那所大学,之前曾自称“在上六年级”。

林艾丽觉得和这些小朋友没法沟通。她们不会跟你讲道理,要么辱骂,要么“随手举报不谢”——这也是饭圈越来越普遍的现象,一个蔡徐坤粉丝解释:因为各家立场和利益都不一样说不通,经常变成互喷;圈外的人更说不通,解释就是“洗白”,一些过分的言论直接举报。没有人会耐心讲道理。

进入饭圈后,林艾丽很快适应了这种技能。她是反黑组的成员,在饭圈,如果说打投组是靠数据给偶像赢得正面形象,那么反黑组的存在就是为偶像消除一切负面。林艾丽的女儿已上大学,她每天在家追剧刷微博,有的是时间。之前,她就经常在火山小视频等社交平台,随手举报色情暴力的视频,“孩子们不该看这种东西!”

每天,超话管理分配任务,把链接发在群里,“需要7000人举报。”林艾丽就会去刷这个任务。对于流量明星来说,路人缘很重要,“路人不关注作品,只看你有没有黑料。”一位经纪人说。

CP反黑组任务繁重,与两人相关的任何风吹草动都要关注。一次,肖战唯粉剪辑了一个视频,丑化王一博形象,说王一博“像网红眉毛小吴”,叫他“吴博”。林艾丽“肺都快气炸了”,迅速加入举报队伍,视频被举报成功消失不见。林艾丽承认,这其中也有王一博唯粉的功劳,在面对黑帖时,唯粉们才会暂时讲和,跟CP粉一起举报。

在饭圈,几乎每天,举报的戏码都会反复上演,唯粉举报CP粉、CP粉举报唯粉、一个爱豆的粉丝举报另一个爱豆的粉丝……但肖战粉丝斗争力强是圈里有名的事。

资深粉丝张玮沉在饭圈混了五六年,曾扛过“大白兔”(一款长焦红圈镜头 )在机场做拍图、产出一条龙服务的“站姐”,谙熟娱乐圈规则。讨论起肖战的粉丝,她非常笃定地说,他的粉圈还没有成熟起来,正处于粉头竞争的关键时刻:每个粉圈都需要经过内部互撕或者一致对外的挑战,才能优胜劣汰一些三心二意或者实力不足的“新手”,剩下的才是被粉圈公认的“领导层”。

“肖战的粉头去引战、号召下面小粉集体举报的行为正是‘巩固权力’的方式之一。”张玮沉说。

她总结,想晋升至粉头级别大概有四种路径:兢兢业业劳模型,产出比较多,比如发图、修图、搬资源;真金白银死磕型,花钱多,晒“业绩”时理直气壮;“舞人设”型,说话有趣,妙语连珠,能引起小粉丝共情;毒唯型,会带节奏,引领粉丝跟别家对抗。

而举报AO3事件,在她看来,恰好是想走第四类晋升路径的粉丝打破了界限,被公众看到。

可以确定的是,这并非肖战粉丝们第一次破圈举报获胜。

肖战粉丝号召大家举报《下坠》

失控

_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授,美国科学院外籍院士颜宁除了沉浸于科研,平时爱在微博上和粉丝们分享生活。她喜欢刘烨的儿子诺一、歌手李健,对演员朱一龙有好感,会在微博上发他的表情包。

去年夏天,《陈情令》热播,肖战粉丝在她的评论区留言:“给老师推荐魏无羡(肖战饰演的角色)啊。”“姐,陈情令看吗?”这是她们发起的“向全世界安利肖战”行动。颜宁回复:“讨厌被安利、没兴趣”。

这个拒绝被肖战粉丝理解为:“捧一踩一”——颜宁是朱一龙的粉丝,朱一龙也演过耽改剧,按照饭圈的逻辑,她在“拉踩”肖战。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肖战粉丝展示了强大的控评反黑能力,她们将这位著名的结构生物学家、博士生导师骂上了热搜。同时,有粉丝还以“学术不端”为由声称要举报颜宁。

被肖战粉丝们举报过的对象没有统一的标签和身份,看起来更像是一场排除异己的闹剧:举报为肖战准备猫咪抱枕的酒店女员工,因其利用职务便利向偶像表示善意,导致这位喜欢肖战的姑娘被酒店辞退;集体写举报信给广电总局,举报王一博没有主持人证,在《天天向上》违规主持,最终以湖南卫视出示红头文件,澄清“王一博只是辅助主持”告终;编剧程青松去年曾在微博上批评了肖战主演的电影《诛仙》,随后被人肉搜索曝光个人隐私。

编剧汪海林与肖战粉丝打了一场半年多的“持久战”。作为业内评论界资深人士,汪海林曾与许多流量明星粉丝对骂,去年8月,他在微博公开批评《陈情令》:了解一下我们国产剧恶心到什么程度了!这个剧他看了开头几分钟就受不了,“两个男的拉拉扯扯四目相对的。”

按照以往经验,汪海林判断他们会“骂几天就散了”,但肖战粉丝的持续战斗力让他吃惊:他们坚持在微博下刷屏辱骂,给他发私信;有两天,一些女粉丝还集中向他示爱表白。幸亏他斗争经验丰富:“我一个字也不能回,他们这套我知道,回什么都给你截屏发出去。”

一个肖战粉丝警告他:“你小心点,我们已经把你给举报了,你快被封号了。”汪海林不知道这条消息背后“已经有多少人付出了努力”,依旧在微博上与粉丝们互骂。封号目标没有达成,去年冬天,粉丝们为他创建了微博超话,“汪海林不爱国”——他在2019年12月13日发了一条批评肖战的微博,那天是国家公祭日,粉丝们举报他“破坏国家公祭活动”。举报再次失败,有人在超话提议去挖掘他别的“不爱国”证据。

这是开战以来汪海林第一次真正感到愤怒。“年轻人,在舆论批评领域,你们骂我、我骂你们很正常,甚至你编造谎言攻击我也理解,但你不能破坏规则,来给我扣政治帽子。”汪海林总结,肖战的粉丝们之前赢惯了,“你的粉丝基因被培养成这样,带着这种基因,他们就会把这个胜利经验再复制到别的圈子。”汪海林说。

汪海林戏称自己是肖战粉丝的吹哨人,去年10月,他就告诉过他们,要允许不同声音。但几个月后,还是出了AO3的事情。在汪海林眼中,同人文化是“分享行为”,底线是商业化盈利。汪海林举了金庸起诉作者江南的例子,江南曾使用金庸小说角色名创作,并出售了影视改编权。“AO3是个分享平台,我在家写日记给朋友看,谁管的着?”汪海林说,肖战粉丝不清楚各个圈子的规则和边界,就用他们那套逻辑直接举报。

很少有粉丝意识到,这个行为延展到现实世界需要付出什么:一位有一百多万粉丝的微博博主曾实名举报过网瘾电击疗法的创始人杨永信,背负很多压力,患上抑郁症。他说,法律、法规是举报的标准,举报人应该为举证负责,但饭圈举报只因“我不喜欢你我就要让你消失”,举报成本几乎为零。

事实上,作为“反黑文化”的极致体现,举报已成为饭圈日常:两年前,国家机关官方微博紫光阁发文批评说唱歌手PGOne歌词低俗,粉丝们以为紫光阁是饭店,将“紫光阁地沟油”推上热搜,联合抵制举报;为了避免被误伤,很多网友发微博提及明星,只用缩写代替。

近几年,饭圈的另一个趋势是,开始主动迎合主流叙事。去年6月,饭圈女孩为“守护最好的阿中哥哥”出征,在海外社交媒体评论区狂刷五星红旗和正能量言论,三分钟之内完成“屠版”,是饭圈历史上全面获胜的大型反黑行动,获得《新闻联播》的点赞表扬;而粉丝认领官方发起的公益项目已经是常规操作。“艺人如果被官方认可,相当于给自己增加了筹码。” 资深粉丝张玮沉说,粉丝和官方互动中,会对这种被赋予的权力产生认可和依赖。

南方一家小型经纪公司的老板刘梦见识过这种力量。几年前,SNH48女团成员曾艳芬与团内成员竞争一个上星卫视的综艺节目名额,粉丝们在圈内互撕后,对方粉丝搜集曾艳芬的日常微博截图,到电视台举报曾艳芬是“港独”,曾艳芬失去了出镜机会。“电视台不会考究分析,他们不允许任何一丝政治风险存在。”刘梦说,去年某知名香港女歌手来广东开演唱会,事后也被粉丝举报“港独”,导致当地相关责任人被撤职。

“这个文化其实从小我们就说,你要告老师、告家长。这次之所以闹成这样,也是其他圈子都是‘江湖事江湖了’,但举报之后公权力介入,大家的江湖都没了。”刘梦说。

紧急刹车

“秘密花园”关闭的时候,肖战和团队什么都没有说,只在后来的采访中,希望粉丝理智。酒店女孩被举报辞退的时候,肖战删掉了微博里的那张猫咪抱枕图片,发了一张全黑的图。AO3事件后,很多人等待肖战发声,但他的微博已很少再流露出个人感情。

肖战的合约很复杂,据天眼查,他背后的资本格局包括:原始经纪公司哇唧唧哇、新丽、腾讯、阅文等。“相当于这个马达所有人都要他转,他怎么办呢?”圈内一位经纪人说。

肖战背后的资本格局

资本追求的是快速积攒商务资源赚钱,肖战的粉圈结构还不稳定,这个时候把粉丝们往外推,是“自毁城墙”,这种暧昧的态度,会让粉丝觉得是一种默许,“给他们一种膨胀的错觉。”另一位经纪人说。

经纪公司老板刘梦在娱乐圈十几年,直言“粉圈已经脱离轨道”,“流量明星崛起之后,粉丝们可以左右偶像的拍戏代言,他不再满足于爱你,而是基于自我满足。”

归根结底还是“经纪公司对于饭圈的利用”:“说白了,粉丝就是小金主,尤其是流量艺人,粉丝越多越肯为你花钱、你就越红,地位也越稳定。”刘梦举例,最近选秀节目《青春有你》第2季播出,各个经纪公司开始发动粉丝买赞助商产品,产品里还可以帮艺人投票打分。“大经纪公司靠这些对每个粉圈的消费能力进行参考和侧重。”

肖战因为《陈情令》大火,这部网剧改变自耽美小说《魔道祖师》,为其吸引了很多亚文化粉丝。但在中国,耽美仍是一个不被主流认可的标签,正当红的艺人不会演耽改剧,两年前,朱一龙白宇因耽改剧《镇魂》大火,耽美成了男艺人的一个上升通道。

刘梦分析,肖战的团队这次可能出现了误判。“我们国家没有一线明星的标签长久是‘耽改剧’,这本身就很危险。”刘梦说,成熟的操作模式是把“耽改”作为跳板,粉丝基数扩大后马上转型“洗白”做切割,只有这样才能被主流肯定,成为主流艺人。

“这次举报由同人文引发,发生在肖战几部新戏之前,举报符合目前肖战这种要做切割的发展方向,所以这也是一开始为什么工作室和肖战都没有及时道歉、表明态度。”刘梦分析。

但卷入风波后不到24小时,品牌首先进行切割。肖战代言的饮料产品下架,清洁、洗护品牌也撤下微博置顶广告另换其他流量明星。“其实(粉丝购买力)给偶像报销代言费之外,我的年报表只有一点增长率。”与众多品牌方接触过的企划人徐稚解释,对于一线化妆品牌来说,流量明星粉丝受众多是年轻女性,粉丝只会让某条口线销量业绩增长。“我不会为了肖战粉丝去得罪其他所有圈的粉丝,得不偿失。”

做为作为经纪公司的老板,刘梦一直苦于维持艺人和粉丝的关系。“跟他们走得太近有很多风险,像这次,‘为肖战战斗’的有些可能逞一时之快,过几个月又喜欢别人了,可他们造成的伤害一直会留给艺人和公司。”但“越不运营,越得不到公司想要的(利益)”。他会从粉丝团队里物色比较有能力的优秀粉丝,直接签下来做职业粉丝,或者优先透露给他们各种活动信息。有了这层约束,不至于彻底失控。

带过网剧小鲜肉的经纪人Lisa很羡慕另一位流量明星的粉丝。对方出道很早,虽然也是近年才大火,但粉丝群体相对稳定,拥有话语权的都是资历深厚的十年老粉,公司通过他们进行管理。一个粉丝回忆,哪怕是为作品和产品打榜,他们也会遵守规则,很少带偶像名字:“这个歌曲立意很棒、很好听。”“这个产品我也通过代言人推广买了,特别好用。”

在刘梦的观察中,资历越老、能力越强的艺人在粉丝面前就越有话语权。“比如刘德华的华仔天地,30年了,里面都是几代粉丝,已经自有一套很成熟的秩序,因为艺人的能量本身就很大。但你看流量明星,他没什么作品,你享受顶流红利最多三四年,这个时间可能会越来越短。”

这是“顶流”与“顶级”的根本区别。“顶级不care你爱喜欢不喜欢,我作品在那里。顶流不一样,尤其是像肖战这种才火了一年多的,说白了粉丝就是他的一切。”

肖战粉丝为他购买的地铁广告

他们终究会成为一个个具体的人

战火延续到3月,肖战的一些粉丝还没有停战的意思,但很多人已感到疲惫。

一位8年同人文作者建了个人博客,给所有文章“搬家”。她觉得举报这件事会反复上演;一个20岁出头的CP粉把微信头像换成全黑图,这件事摧毁了她的生活,朋友们在社交平台上对肖战辱骂,她彻底崩溃,把他们一个个都删了;一位同人读者在各种平台上“抵制肖战”,连续6个小时后,整个人瘫软在沙发上,她怀疑自己被裹挟了——静下来,她发现自己其实没那么憎恨这位流量明星。

隔着屏幕,远在诺丁汉大学交换的肖战粉丝李佳颖感受到失控,“双方就像在一个斗兽场的两边,互相使用暴力,讨论的早就不是最初的问题了。”这些天,她尽量避免长时间刷微博,也不和身边的人进行直接的交流,“如果吵起来,我也不知道自己会说出来什么话。”

她觉得肖战成为了各方情绪的宣泄口、一个靶子,“大家的愤怒越积越多,现在有一个人成了发泄的出口,你可以去骂他,而且骂他的结果是可以承受的。”但是,就算肖战最后糊掉事情就会有本质的变化吗?李佳颖觉得遗憾,这场讨论仍然局限于饭圈的逻辑里,“为什么没有人去思考,为什么举报这件事情可以被随便拿来滥用,并且举报了就可以成功的?”

亚文化爱好者卿卿归纳整理了事件始末,写出一份长达45页的PDF文件,试图留存一份属于这个时代的“互联网记忆”。卿卿觉得,抵制肖战本质上是抵制作为资本层面商品化的“失格偶像肖战”,警醒相关粉丝和从业者,“不要越界,有些红线不能碰。”参与过举报AO3的饭圈女孩总会不断成长,“希望她们长大了以后能明白她们今天摧毁的东西到底意味着什么。其实她们不光害了别人,自己也是受害者。”

同人写手辰辰不想放弃与“粉圈孩子”沟通。“同人圈这批作者比那些孩子大不到10岁,再过几年,她们会是我们的师弟师妹、学生、下属,不会永远是一个个虚拟的账号,终究会成为一个个具体的人。”

战火也烧着了一段七年的友谊。阿简是同人文多年读者,贴吧时代就开始追文,AO3被墙之后,她感觉自己失去了“家园”,和很多愤怒的同人读者一起抵制肖战:去Olay直播表达自己的态度,去豆瓣给肖战作品打一星,去开发票。不过这些都是偷偷进行的——她最好的朋友之一楚楚是肖战的粉丝。她们从高中就是好友,相识七年。

阿简专门开了个小号发表观点,转发抵制肖战的相关微博。3月1日,微信群里另一个朋友阿含扔到群里一张截图,是肖战粉丝举报AO3的讨论,“这是怎么回事?”阿简看到后立马私聊她,让她撤回,怕楚楚看到会不开心。阿简说,回避楚楚是觉得无法深入沟通,对方喜欢了肖战好几年。“她这个人想法特别简单,不会深度思考,被保护得很好。”在这件事情发生前,楚楚连“同人文”是什么都不知道,哪怕闺蜜就是资深腐女。

但阿简刻意保持的平静还是被打破。3月4日晚上,喜欢肖战的楚楚在群聊里主动提起,“你俩不会被带节奏了吧?不过正常,今晚还有一波黑,现在微博已经是黑子的狂欢了,真爱粉心知肚明闭麦了,现在有人借着粉丝名义让战战背锅。”

作为三人里的中立者,阿含主动担任了“辩论主席”的角色,让楚楚先发言陈述事情经过。

在楚楚版本里,整件事情是一场被安排的骗局:AO3被墙和肖战粉丝没有直接关系,不是因为举报,而是进入外网的流量过大间接导致被封。“战战前段时间得到央视短片《三十三》的配音(工作),很多人抢破头,被黑也是这个视频播出不久。”

阿简第一次正面反对楚楚:“全是黑粉做的,后援会和团队为啥发声?全是谣言不辟谣,让他被骂背锅吗?”楚楚晒出一张截图:“我有别人贿赂营销号的证据。”

旁观者阿含发现,她们彼此固有的价值体系难以改变,像行星避开地球,蓝天和大海永远平行。她的两个闺蜜,一个认为肖战靠同人红利吸引了最初的粉丝群,才会营销成顶流;另一个认为哥哥凭借演技,在去年夏天迎来演员人生的好时光。一个认为资本在背后助推;一个坚持爱豆是普通打工仔。一个觉得肖战媚粉、固粉,玩脱了,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另一个相信他只是单纯的友善。

两个多小时的线上辩论过去,谁也无法说服对方。“观念不一样”,裁判阿含总结说。

最后陈词。阿简:“所以该干嘛干嘛。” 楚楚:“真相总会知道的。”

(除汪海林外,文中受访者为化名)

后台回复“读者群”,加入更多讨论

小昼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文章已于修改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肖战事件:没有胜利者的战争

原标题:肖战事件:是非曲直如何评说 姚雯/漫画 2月26日,因对一篇同人文不满,肖战粉丝举报了该篇作品及发布平台AO3,还人肉了小说读者,要求其学校给予处分。此举随后引发了众怒,第二天包括同人圈在内的各路网友开始联合抵制肖战及其粉丝,此事因 …

不能任由粉丝喜好毁了同人文化-中新网

因为粉丝不满同人小说《下坠》对肖战形象的塑造,于是愤然举报刊载该小说的网站涉黄,引起同人作家读者以及路人的齐声声讨,形成了抗“疫”之外,与孙杨事件近似的“227”文化事件。这件事为什么会让“同人”及文化界兴师动众?我来说说我的看法。 一、同 …

肖战事件:是非曲直如何评说

​​ 2 月 26 日,因对一篇同人文不满,肖战粉丝举报了该篇作品及发布平台 AO3,还人肉了小说读者,要求其学校给予处分。此举随后引发了众怒,第二天包括同人圈在内的各路网友开始联合抵制肖战及其粉丝,此事因此被称为 “227 大团结”。 ​ …

评判肖战事件的两个维度

原标题:评判肖战事件的两个维度 这次引发公众大讨论的肖战事件,从局外人的角度,我认为可以从两个维度来判断孰是孰非。 一、怎么看待同人作品,其有何法律风险? 同人作品在现代网络的语境下,一般指使用被一定群体所熟知的作品中相同或近似的角色创作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