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了四十多天后,第一次走出了小区。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小波福娃

一开始我是拒绝的,所谓的限时通行证就像监狱放风,精准安排好了分批出小区时间段,并且是点对点,一个时间段只能一次 50 人去指定超市购物,简直像什么超市广告缺群演了似的。这难得的自由,却条条框框束手束脚,实在了无生趣。我坐下来想写个采购清单,竟然也写不出来——真的,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我无欲无求,六根清净。作为小区的退休大团长,我替居民和自己发展了很多搞物资的渠道和手段,各种奔波劳顿不为私利,一部分也是因为,这样可以保护好我自己的一点安全感。

我问了邻居们,出小区了都想干啥。包括我在内好多邻居都对于居委的安排毫无兴趣,那家超市又小又贵,“没啥好买的”。我本人则完全没有去超市买任何东西的欲望,也知道附近商超都没开门,能想得到的唯一可以做的事情啊想破了头,大概就是跑跑步吹吹风散漫地到处乱走,看看自己被错过的春天吧。

结果一听居委宣布只能点对点出行,我当场心态崩了,宣布弃权泄气倒在地上。关系好的邻居隔空扑过来摇我肩膀,大喊振作啊啊啊。

由于超市离得有点远,步行也要二十分钟的样子,购物时间只有三刻钟,不提供推车塑料袋,无论买的东西多重也只能自己带购物袋或者小推车(甚至扁担,如果你有的话),也没有任何公共交通,通勤方法只能靠自己各显神通,年纪大的小区居民顿时怨声载道,只有跑步狂人如我,眼睛突然发光。

于是我也去排队抢了出小区去超市的名额,还换上了我的跑马战靴。大清早全小区跑步去的好像只有我一个人,其他相当大部分的人竟然真的都是去买东西的。小算盘打起来!如果我速战速决,留一个小时跑步的心愿,应该是有可能达成的!

当跑出小区的一刻,我就开心了起来。清早路跑时微风和阳光的味道太久违了,跑着跑着,我就在四下无人的马路上一个芭蕾大跳空中劈叉了起来——顺着熟悉的街道,跑过关闭的各家商铺,跑过没有修剪的绿化带,咯咯笑起来顺手跳起拍打头顶低垂的树叶,还开心得在长满野草的人行道上翻起了跟头。就连每一朵被遗忘在路边的蒲公英,我都顺路义务为它们传播了种子。

唯一的遗憾是,小区到超市的路还是太近了,完全不够跑。每路过一个拐弯停下来等红绿灯我都拍照直播给朋友们,上海区的朋友各种羡慕,非上海区的朋友说我差不多就是,关疯了吧。

接下来超市门口的排长队、漫长的等待(一次只能进 50 人,前一批走了要消杀才能入场)、被喷一身消毒水(抗议并科普但无效)、要戴一次性手套各种被叮嘱(避免接触传播),好像都被跑步十分钟的多巴胺给抵消了(骑电瓶车迟迟抵达的邻居瞪眼问我是什么飞毛腿)。

本来打算排队四十分钟购物十分钟速战速决的我(答应帮老年人和没参与的邻居代购一些物资、人肉背回去),进超市时甚至开心得拍了视频和朋友现场直播,病得相当不轻了。超市基本是本小区居民专场,货架一拐弯全都是邻居,大家倒也见怪不怪。

没想到的是,买着买着我就停不下来了,紧绷绷的,慢慢舒展开了四肢。可以只买一丁点东西,不用一口气三十份甚至一百份起卖,还可以想买多冷门的东西就买(买了姜黄粉之类小众调料),也太爽了吧!家里已经有一箱可乐的我,甚至买了一小瓶零售可乐,就为了体验一下这种不用团购接龙、随心所欲的快乐。对着以前爱理不理的满减促销海报,我也停下来慢慢露出了笑容,真的,给小区跑了这么多次团购,理论上买得多价格应该更便宜的市场经济法则,对于我们封控小区竟然是失效的,其他人则会打圆场说 “能买到就不错了”,天啊我这才慢慢回味过来。这一个多月来,我被迫用双倍价格或者加价买了太多东西,都快失去对物价的正常感知了——十块钱一斤的速生绿叶菜为什么大家都说平价?等等要不是我小时候亲自种过这种菜,我都快不认识这个植物了。

最后我差不多快乐得买到超额(对,为了预防无必要囤货还限定了消费金额不能超过 500,但很多东西我是替邻居买的嘛),恋恋不舍,待到购物时间预警才走。小区唯一的真香党可能是我本人了,其他邻居只在疯狂抱怨手拎东西购买累,回程大包小包不方便,年纪大的老年人甚至摔了一跤,哭诉这趟出门风险太大得不偿失了。

于是买完东西还剩下没用完的出行时间,我倒也没浪费,放下东西折回去帮购物袋破掉的老年人拿了袋子。

然后,世界是我的了。我跑了足足四十分钟,沿着被堵了路障的路口各种绕圈子(真的不知道消防车到时要怎么通过这些路障),最后傻笑着拍了一堆花草和毫无意义的风景照片,让每一只见到我的流浪猫都变成了我的密接,才心满意足地踩点返回小区。

可是,为什么这样一次本应吐槽满满的限时出行,接下来整整一天我却脸上都笑容满满呢。只有同样出过小区的上海同学,温柔地表示理解。一切不在于出小区干了什么,超市的东西可能也很贵体验也不够好,但是最最开心的其实是——朋友说,让我们体验到了一种,终于回到正常世界的感觉。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封控的上海小区里,邻居为我办了场婚礼

**文 ****|**蔡家欣 邹帅 **编辑 **| 王一然 招财猫、红枣茶、子孙桶 如果不是那条求助信息,就不会有后来的这场婚礼。 4月29日晚上6点24分,上海学林苑小区的志愿者群弹出一条信息:“谁家有双喜或者喜庆的饰品?”消息是46单 …

你看过既隐晦又讽刺的笑话是什么?

知乎用户 铁憨憨大王 发表 食人族眼里的战争 1914 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奥匈帝国人类学家马林诺斯基先生在太平洋岛屿的热带雨林中考察。他向当地的一名食人族描述:“欧洲正在发生战争,每天有几万人丧生。” 食人族土著惊奇地问道:“你们怎么吃 …

昨天格外难过

从2008年以来,每年人们都会在5月12日来纪念汶川地震,我也写过几篇文章。 但是今年格外不同。早上在朋友圈看到一段视频,是主持人宁远当年在四川电视台的播报。她字正腔圆地播报每个城市的死亡数字,却又难以控制地哽咽了。 我在2008年的时候就 …

我和我的上海邻居

**文 ****|**姜婉茹 魏荣欢 罗晓兰 邹帅 **编辑 **| 毛翊君 陶若谷 送89岁的奶奶一幅梵高 “独****居是要付出代价的, 耳聋,牙少,眼一只坏” ** 涂妍,31岁,窗外不远处是杨浦大桥 ** 我住在上海内环,是个很老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