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说说北大那个姓焦的

使用CN2/CN2GIA顶级线路,支持Shadowsocks/V2ray科学上网,支持支付宝付款,每月仅需 5 美元
## 加入品葱精选 Telegram Channel ##

《茶馆》里常四爷问:“乡下是怎么了?会弄得这么卖儿卖女的!”人贩子刘麻子感叹:“要不怎么说,就是条狗也得托生在北京城里嘛!”现在人们也常问“北大怎么了?又蹦出一个满嘴嚼蛆的教授!”标准答案是:要不怎么说,就是泡狗屎也得窖藏在北大嘛!别的地儿狗屎臭微味轻,不成气候不是。这几天,北大那个姓焦的所谓教授,发酵出笼了,屎不挑不臭,臭不发酵味不浓,口不雌黄死不休。前几天,毒口毒心的叶“女侠”深夜口吐罂粟花,说某加拿大女人“在替所有人担罪”,广大瓜民觉着清白之身被叶毒口喷脏了,纷纷反击叶“女侠”。眼看“女侠”体力不支,将要吐血之时,那个姓焦的拍马赶到,如公孙止救李莫愁,偎依在情花丛里。也有拥趸者吹捧支持叶檀,但粪量不够,人微味轻,非得北大窖藏的年份狗屎出马不可,比如孔三斜、张颐武之流。这次泚出来的是焦姓资深窖藏干屎橛子。北大的那个姓焦的全名叫焦国标,以毒舌接叶檀的毒口:“那些拒绝承认孟某某没为他担罪的人,都是叛国罪。”“那些借故辱骂叶檀、宣泄对叶檀仇恨的人,都犯了寻衅滋事罪。”“这就是我的立场和态度。”

估计叶檀也会大吃一惊:姐就够敢舔的了,咋挤进来一条倒刺大舌头,舔得腚开肉绽呀!“螳螂捕蝉,黄雀其后”要改一下了:叶舔碗粥,国标其后。过去有“马后炮”“回马枪”,今有焦氏“马后舌”“回马舔”。不负北大教授的名头,古龙再世,会写一部叶“女侠”和焦“男侠”的二人转《那一舔的风情》:一世的聪明 情愿糊涂一身的遭遇 向谁诉舔到不能舔,拍到马腚散红尘一笑叶焦共徘徊据说,焦国标在二十年前致某部的万言公开信曾轰动一时,国内外纷纷驻足观望,都在打听“那个姓焦的咋样了”?其实,焦国标跟孔三斜、司马南具有一样的冒险精神,信奉“富贵险中求”的基本原理。就像孔、司马当年投靠西红市赌一把一样,焦国标那年是咋呼着要劫一把生辰纲,把名号打响。要富贵,骂人放火受招安。可惜,当时的山寨好汉很多,官家没看上焦国标这种乱插杠子的小喽啰,直接窖藏冷处理,把他弄得外焦内生——夹生了。虽然他二十年前那局麻将是诈和了,但毕竟算和过牌了吧。那一年,焦国标做了空头,只赚了点名声卖字发财。据书法界人士说,焦那两刷子字,简直是狗屎蛋挞,是对书法二字的糟蹋。但看在他当年想劫皇杠敢诈和的面子上,还是有人捂着鼻子买他两幅字,就当给要饭的几个铜板吧。不料,他积攒了几吊铜钱,又开始做多头建仓了,瞅准机会把一身痰液的叶檀拨拉出来,联嘴共舔孟某某。舌翁之意不在粥,而在于碗粥的购买力吧?想把积压的所谓书法作品卖个天价?其实,网民们不必把喊民猪自游口号的人都当做英雄好汉,他们中有真诚的人,更有喊口号做生意的人。司马、孔三斜、张颐武金嘿嘿之流是以左翼粉红为营销对象,焦国标之类的装逼自游派是以渴望民猪的群体为客户群,零售希望,批发绝望,赚得盆满钵满。那个出走美利坚的乔木跟焦国标是一类货色,都是赚差价的中间商。左右割命家镰型有异,但刀法相通,只是各有各的韭菜根据地而已。

焦国标发现自游群体的钱不好赚了,垂涎粉红战狼的韭菜旺盛好收割,就想转型侵入叶檀、司马、金嘿嘿们的韭菜根据地,都顾不上吃相了。

《教父》里有个情节,土耳其毒枭索洛佐想跟教父做毒品生意,被教父拒绝。索洛佐发现教父的大儿子山尼有做毒品生意的意思,就要暗杀教父,好跟大儿子山尼做生意。索洛佐跟迈克谈判时对暗杀教父很坦然:迈克,只不过是生意。跟教父一起打拼的老战友泰西奥最后也要出卖迈克,被识破干掉前,他临终遗言很坦然:告诉迈克这纯粹只是生意。有人赞美美国,有人咒骂美帝,这都是生意。焦国标以前咋呼民猪自游,现在呼吁孟晚舟就是为国人担罪,美帝在压制中国崛起,这也是生意。焦国标还是没拿捏准投机的火候,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空头转多头的间隔太长,二十年沧海桑田骰子骨碌碌转,焦国标掷出个“叛国投敌罪”,荷官都笑抽了。遥想焦大在贾府当差时,身为奴才,敢骂荣国府不肖后人“扒灰的扒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一身正气,痛心疾首,耿耿之情,天日可鉴,却被塞了一嘴马粪。焦大后人焦国标二十年前模仿先辈悲愤状,把忠仆演绎成义士,求粪得粪,被塞了满嘴马粪。二十年后,却想走陈平李毅的无龟头晋身之路,毛遂自宫欲进司礼监,敬事房门卫抬眼望了下 ,耷拉着眼皮说“您老超龄了,走好吧您呐”。在早年马粪的芬芳诱导下,焦大的后人找到了马屁股,一顿毒龙钻狂舔,一解胸中郁闷……2021.8.10

往期文章:

叶檀替孟晚舟认罪了?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最简单好用的 VPS,没有之一,注册立得 100 美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See Also

叶檀翻车了,爱国的生意不好做

这已经不是叶檀第一次登上舆论的风口浪尖,但可能算是她的第一次正式翻车。 在微博上,叶檀发表了这样一条言论。 估计叶檀女士本以为能够引发爱国者的拳拳之心,却没想到点燃了网友众怒,这对于擅长点播大众心智的叶檀老师来说,恐怕是始料未及。  01 …

蚂蚁走进困局

就在刚才,上交所向蚂蚁发出了通告,指出“你公司实际控制人及董事长、总经理被有关部门约谈,你公司报告所处的金融科技监管环境发生变化等重大事项。该重大事项可能导致你公司不符合上市条件或者信息披露要求,”因此上交所决定暂缓其上市。 在这里需要重点 …

深度调查 | 中国生乳标准“全球最低”,为何十年不更新?

落后的标准急需更新,业界与消费者在这一点上已经达成共识。但是,新标准短期内仍难以出台 伊利乳业在呼和浩特的示范牧场 文| 马霖 编辑|余乐 近日,一篇有关中国乳业问题的质疑文章引发舆论争议,并再次把中国仍在实行的“全球最低”生乳标准问题摆到 …

山西人在纽约

《乔家大院》一开始,乔致庸就放弃科举回老家挽救家族生意。作为一代巨商,他有一条生意准则:“人弃我取。” 靠着这一条,老乔赚了很多钱,娶了很多老婆。 乔致庸是晋中人。他的生意准则,到了8102年,还被他的老乡们模仿。 今天,阿尔法工厂发现,前 …

万涛真是所谓的「中国黑客教父」吗,背后有哪些缘由?

知乎用户 匿名用户 发表 说起这个黑客老鹰万涛,我就呵呵了。正好今天有时间,就八一八所谓的 “中国黑客教父”。 利用中美黑客大战成名的万涛,最大本事是 “ping 白宫网站” 万涛出名最早是从 2001 年的中美黑客大战开始,那会儿口号喊得 …